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4:不离不弃

沈佳人沉默,厉雪舞的话,让她觉得无从反驳,回想起她跟厉墨成之间的这一切,好像一直都是厉墨成主动,他虽然霸道强势,但是每次不管她怎么误会退缩,都从来没有放弃过她,而她却好像一直是被动的接受着厉墨成的一切,就如同厉雪舞说的这样,她自己都觉得她没有厉墨成爱的深。

“佳人,我不是怪你,感情的事,谁都无法勉强,我承认,我当初那么对你,逼你离开墨成,有一些迫不得已的原因在里面,但是私心里,我也是想看一下,你究竟能为墨成做到哪一步,毕竟,你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不是他,你这样倔强的性格,如果对傅少卿还放不下的话,我也不想委屈了我的儿子。”厉雪舞叹了一口气。

“我对傅少卿,怎么说,就算是当初少女怀春时的一个梦吧,现在梦醒了,发现现实跟梦境完全不一样,所以,我现在对他根本没有什么念想了,那一年的婚姻,让我连做梦的勇气都没有了,所以,在面对比傅少卿更加优秀的墨成的时候,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本能的想要退缩,逃避,我害怕再重复一个错误,毕竟在你们这种身份的人眼里,想要让我这样的小人物消失,轻而易举。”沈佳人觉得,既然厉雪舞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有必要跟厉雪舞开诚布公的谈一下。

“你这孩子,看来是被梁桂芬折磨的吓破了胆了。”厉雪舞看着沈佳人,眼中带着几分怜惜。

“我不能这么自私的只顾着自己,我还有弟弟。”沈佳人垂下眼帘。所以,当初她离开S市,其实私心里是想让厉墨成再为她坚持一下,还留着一丝希望的,但是后来佳宇被绑架,是真的让她吓破了胆,所以,她才决定去相亲。

“你是个好姐姐。”厉雪舞感慨的说,沈佳人从父母去世后,就一个人带着弟弟生活,历经艰辛,仍然对自己的弟弟不离不弃,将弟弟照顾的这么好,别说当时她也还是个孩子,就算是好多成年人,也未必会做到这样,沈佳人重视亲情这一点,是让她钦佩的。

“弟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沈佳人幽幽的说:“任何时候,我都不可能丢下他。”

“傻孩子,你这样说,别说墨成了,就连我听了,都要吃醋了,难道我们现在还不算你的亲人?”厉雪舞佯装生气的说。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沈佳人连忙解释。

“好了,你不用这么紧张,妈就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这个恶婆婆一开始就给你留下心理阴影了,也难怪你总是在我面前放不开。”厉雪舞安抚的拍拍沈佳人的手,示意她放轻松。

“我其实没怪你,是我自己不够优秀。”沈佳人有些泄气的说。

昨天厉墨成在飞机上的时候,已经将厉家人的资料对她脑补了一下,虽然,厉墨成说的云淡风轻的,但是听在她的耳朵里,却根本不能那么平静,厉家每一个人,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厉老爷子这样家喻户晓的上过教科书的就不说了,厉墨成的两个舅舅,都在S市任职,一个军委一个市委,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就连看起来丝毫没有什么架子,和蔼可亲的大舅母,也都是官职不低,二舅母更是女强人,只不过是隐在幕后而已,甚至连看起来吊儿郎当完全就是败家子形象的厉墨阳,手下都经营着好几份产业,业绩斐然。跟这些人一比,她简直是太渺小了。

真不知道,当初厉墨成怎么就看上她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优秀不优秀!”厉雪舞大概是看出沈佳人的想法来了,嗔怪的说:“这家里优秀的人已经够多了,我也从来没有真的想过,让墨成去找一个女强人回来。就想着这孩子,找一个肯跟他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对他不离不弃的就行了,佳人,以后不论遇到什么,我都希望你不要轻易的放弃墨成,我那个儿子虽然看起来很强势,无坚不摧似的,但是他太重感情,这是他最大的弱点,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妈,我明白。”沈佳人郑重的说:“我不是三心二意的人,我不会离开墨成的,不管他贫穷富贵。”

“但愿今后遇到什么沟坎了,你还能记住今天说的话,这个家现在光鲜亮丽,说不定什么时候一场风暴,就化成烟土了。”厉雪舞感叹,声音透着几分悲观:“妈别的不求,只希望到时候,你能不离不弃的一直陪在他身边。”

“嗯,我会的。”沈佳人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厉雪舞的话,心里莫名的有点沉重,她看得出来,这个婆婆心里装着太多的事,虽然年近五十,依旧年轻美丽,乍一看上去,像是个三十出头的少妇,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是历尽沧桑。

“你现在呀,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就是开开心心的,好好养着我的小金孙就好了,那些糟心的事,让他们大老爷们去操心就好了。”厉雪舞忽然爽朗的笑着说。

“嗯。”沈佳人点头,心里默默的想,她能不有负担吗?厉家人这么重视自己的孩子,让她高兴之余,又觉得惶恐,觉得自己肚子里简直就是怀着个金蛋一样。

沈佳人跟厉雪舞又说了一会话,忽然听到楼下厉老爷子大喊大叫的,厉雪舞眉头一皱,有些懊恼的抱怨:“这人老了,就跟个小孩似的,你爷爷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年轻时候可没这么输不起。”

沈佳人仔细一听,才知道楼下下棋的厉老爷子大概是又输给莫远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莫远也真是的,跟个老人较什么真!”厉雪舞抱怨完厉老爷子又抱怨莫远。

沈佳人只是安静的听着,不插话。

楼下厉老爷子的吵闹声越来越大,厉雪舞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说:“佳人,你好好休息,我下去看看,这两人太过分了!”

“嗯。”沈佳人点头,心想,分明就是厉老爷子一个人在哪里大喊大叫的,婆婆非要说上莫远,看来,对莫远的成见不是一般的大啊。

厉雪舞下楼,就看到客厅里厉老爷子站在那里吹胡子瞪眼睛的,对着莫远大吼:“你这个臭小子,懂不懂尊老爱幼?让我悔一次棋又能怎么样?”

“你刚才说好是最后一次的。”莫远坐在椅子上看着厉老爷子,有些头疼的说。

“我刚才说悔一次,不是悔一步,我还没悔完!这局不算!重来!”厉老爷子气呼呼的说。

“厉老,说好了下两盘,你这都已经是第六盘了。”莫远揉了揉太阳穴,有些苦恼的说。

“怎么,让你小子陪我下个棋你还这么大意见!你今后还想不想到我这里来混吃混喝了!”厉老爷子很没风度的连威逼利诱都用上了。

“……”莫远看了一眼正下楼的厉雪舞,很没骨气的禁了声。

厉老爷子一看就知道自己威胁奏效了,将棋盘上的棋弄乱,然后不解气的说:“今天我非赢你不可。”

厉雪舞一听厉老爷子这话,就忍不住头大,“爸,佳人在上面休息,你在下面吵吵什么!什么时候跟个孩子似的,输都输不起了。”

“谁说我输不起了?”厉老爷子眼睛一瞪,看着厉雪舞不悦的说:“当初莫老头跟我下棋,也都是各有输赢,我就不信,我赢不了这臭小子一盘!”

“爸,莫老爷子是莫老爷子,莫远是莫远,这怎么能一概而论!”厉雪舞为厉老爷子的逻辑感到头疼。

“怎么不能一概而论,莫远难道不是莫老头的种?我就不信我连一个后辈都下不过!”厉老爷子不服气的哼哼。

厉雪舞觉得根本跟厉老爷子讲不通道理,于是不悦的看着一边的莫远说:“你也真是,输一盘给他能怎么样!”

“是你说过,让我不要输给他的。”莫远看着厉雪舞,语气带着几分几不可查的委屈。

“我什么时候……”厉雪舞刚想反驳,忽然想起什么来,脸色一红,有些生气的说:“都多久的事了,你还记这么清楚做什么!”

“你说的,不管多久,我都记着。”莫远看着厉雪舞目光灼灼。

“我懒得管你们了!”厉雪舞避开莫远的视线,然后看着厉老爷子说:“你们爱怎么样我不管,但是不准给我吵着佳人休息!”说完,厉雪舞就转身回房了。

“臭小子,看什么看,快下棋!”厉老爷子看着盯着厉雪舞背影发呆的莫远,生气的说。

“厉老,我们能不能不下了,休息一会?”莫远看着棋盘上厉老爷子已经摆好的棋,头疼的说。

“不行!除非你不想留在这里吃午饭了!”厉老爷子很无耻的说。

莫远沉默了一瞬,然后很没节操的笑着说:“那就继续。”为了今天的饭票,他豁出去了,就再忍受一下这个臭棋篓子吧。

“你确定?”与此同时,远在A市的楚家客厅里传来一声咆哮:“那个混小子真的跟沈佳人那个女人领证了?还把人带回厉家了?!”楚老爷子生气的将报纸拍在书桌上,气的胡子直抖。

“爸,这种事,我怎么能拿来骗你,是真是假,你只要一个电话就能知道,我有必要做这个恶人吗?”钟雪梅看着怒气冲冲的楚老爷子,低眉顺眼的说着,心里却是划过一丝得意。

她一得知这个消息,就迫不及待的跟楚老爷子来汇报了,果然,如同她料想的一样,老爷子大发雷霆,气的不轻。

哼!厉雪舞,当年你斗不过我,如今,你儿子也休想拿走该属于我儿子的一切!属于我钟雪梅的东西,一分一毫,也不会让它落到你厉雪舞跟那个贱种的手里。

“厉家那边什么态度?难道就这么让那种女人,登堂入室?”楚老爷子不怀疑钟雪梅的话真假,这种事,她也绝对不敢拿来骗他,他现在想知道的是,厉家那边的态度。

“何止是登堂入室这么简单,爸,你是不知道,那个厉雪舞有多么的过分,明知道你不赞同墨成娶那种女人,还故意将那个女人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昨天不但亲自下厨,将她介绍给全家人,据说连莫家的人都请了去了,我看啊,这下那边恐怕是要双喜临门了,儿子娶妻,老娘嫁人的,啧啧~”钟雪梅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添油加醋的抹黑厉雪舞。

“你给我闭嘴!”一边一直没说话的楚越,厉声呵斥道。

“怎么了?说道你的痛处了?她厉雪舞能做的出来,为什么就不能我钟雪梅说,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才会看上沈佳人那种破落户,这叫什么来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说不定,人家婆媳两个就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呢。”钟雪梅可不管楚越的脸色有多么难看,仍旧不解气的说着:“你生气也没用,听说那个莫远,昨天跟厉家人详谈甚欢,晚上都直接睡在厉家了,啧啧~没想到,这厉家老小都是这么开放。”

“你……”楚越气的身手扬起巴掌来就要打钟雪梅,钟雪梅却根本不怕,仰着脸不甘示弱的瞪着楚越,眼神挑衅。

你打呀,有本事你就打给我看!

楚越扬起的手,却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钟雪梅越发的得意,斜了楚越一眼,说:“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提前准备点见面礼什么的,免得到时候厉家人领着新媳妇来认门儿,你这个正牌公公还没人家那个冒牌的出手大方,让外人戳我们脊梁骨说我们小气。”

“你还有完没完了!给我闭嘴,滚出去!”楚越双眼喷火,瞪着钟雪梅,这个女人真是得寸进尺。

“你让我滚去哪里?这里可是我钟雪梅的家,再说了,就算我滚出去,厉雪舞有了新欢,也不会再上门了!”钟雪梅面色难看的继续戳楚越的心窝子。

让她滚!哼!她钟雪梅这辈子都不会给厉雪舞那个贱人让道儿。

“够了!你们两个要吵就给我滚出去吵!”楚老爷子被这两个人吵得头疼,生气的吼了一嗓子。

迫于楚老爷子的威严,钟雪梅安分下来,但是脸上的得意之色,怎么也盖不住。

“楚越,你说,这事怎么办?你这个做父亲,怎么连儿子都管不住,结婚这么大的事,墨成那孩子竟然连个招呼都不给你打,就私下这么领证了?”楚老爷子顺了顺气,看着楚越质问。

“爸,墨成对我什么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楚越想起厉墨成,眼中情绪复杂,别说给他打电话了,就是他每次主动打电话找他,他也不会接,明明是父子,却比陌生人都不如,今天知道他跟沈佳人登记结婚了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他,结果,打了四五次,那边都掐断了,后来更是干脆关机了。

“你……”楚老爷子看着儿子,眼中划过一丝厉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这门婚事,都不能作数,沈佳人那种声名狼藉的女人,没资格进我们楚家的门。”

“爸,说不定人家根本没打算进我们楚家的门呢,人家现在进的可是厉家的门,将来,生个孩子出来,说不准也是跟他爹一样,姓厉不姓楚。”钟雪梅在一边煽风点火。

“胡闹!墨成是我们楚家的子孙,这是血的事实,他的孩子,跟他一样,只能姓楚!”楚老爷子听了钟雪梅的话,青筋暴跳,脸色狰狞起来,吓得钟雪梅心里一颤。

不过钟雪梅害怕归害怕,心里却是高兴的,老爷子越是生气,就说明她这把火是添对了地方了。只要能不让那对母子好过,她就好过了。

“那个女人也不配给墨成生孩子!”楚老爷子又补充了一句。

“说不定,人家现在已经怀孕了呢,毕竟跟在墨成身边也不短了,墨成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钟雪梅状似无意的开口,心里却越发的得意。

“怀孕了也不能生下来!墨成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身上不能有任何污点!”楚老爷子身上的戾气暴增,瞪着楚越说:“这件事,交给你去办!”

“我知道了!”楚越看着一脸怒气的父亲,面无表情的说。

从楚老爷子的书房出来,钟雪梅得意的白了楚越一眼,然后拿起自己的小包包出门去了,楚越回到自己的书房,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萧条的景色,长时间沉默,直到心境平静下来,他才走到书桌旁坐下,给厉墨成打电话,厉墨成那边已经开机,但是仍旧不接电话,打了三遍之后,楚越放弃了,又打电话给厉雪舞。

这次电话倒是被接起来了,只是还不等他开口,里面传出来的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让他整个人都冷了下来。

“你好,哪位?”

这个声音,他不会忘记——莫远。

难道真的如同钟雪梅说的那样,这个比她小十岁的男人,已经登堂入室了。

“我找电话的主人。”楚越声音紧绷。

电话那边明显愣了一下,继而温和的说:“你稍等一下,小舞在厨房做饭,我这就把手机拿给她。”

“不用了!让她忙完给我回个电话!”楚越冷冷的说。他无法忍受,他找厉雪舞的电话却要让这个别有用心的男人传递。

“那麻烦你留个姓名,方便我转告,来电显示上只是一串数字。”莫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

“啪!”楚越在听完莫远的话之后,生气的一下挂断电话。

原来,他在厉雪舞的通讯录里,无名无姓,只剩下一串陌生的数字?!

厉雪舞,你够狠!

这边楚越气的恨不得捏碎手机,而那边莫远却拿着厉雪舞的手机,笑得像是只狡诈的狐狸。

“到你了!”厉老爷子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莫远,然后催促着。

谁说这臭小子温润儒雅好相处来着?分明就是只黑心的狐狸,还是气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哼!楚越那混蛋,这回该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吧?可惜他看不到。

莫远继续将手机放回一边的茶几,然后低头去看棋盘,不客气的将厉老爷子趁他接电话不注意移动了的三颗棋子放回原地,然后落下一子,淡淡的说了一句:“厉老,你有输了。”

“你个臭小子,竟然真的半点也不让我!”厉老爷子没有被抓包揭穿的难堪,只是气愤难当的瞪着莫远,一副你小子一点也不懂得尊老爱幼的模样。

明明只要这臭小子刚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他就赢了的。让他这个老人家赢他一局,能少快肉吗?

“小舞说,跟你下棋,不用客气。”莫远看着厉老爷子,表情非常认真。

“哼!都是些胳膊肘往外拐的。”厉老爷子生气的一推棋盘,伸了个懒腰说:“没意思,不下了!”

“那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莫远一听厉老爷子说不下了,立刻像是获得解脱了似的站起来,生怕厉老爷子反悔,又拉着他开局。

“嗯,做盘回锅肉来我尝尝。”厉老爷子不客气的说。

莫远笑着点点头,起身去厨房的时候,还看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手机。

厉雪舞在厨房里给沈佳人炖汤,见莫远进来,不客气的说:“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老爷子说是想吃我做的回锅肉了,让我来做一盘。”莫远像是没看到厉雪舞眼中的防备似的,自若的走向冰箱,拉开门问:“肉放在哪里?”

“左边第二个。”厉雪舞条件反射的回答,说完之后,生气的看着莫远说:“回锅肉我会做,你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家了。”

“你做的,跟我做的,怎么能一样,老爷子可不好糊弄!”莫远从左边第二个格子里拿出肉来,说道。

“莫远,你到底要怎么样?我说了我们不可能!你该趁现在还年轻,找个好女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厉雪舞见莫远朝自己走过来,跟比瘟疫一样,立刻躲开,生怕被莫远碰到。

“我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我自己心里清楚。”莫远的脸色异常的认真。

“反正我说了我们不可能,你别在我身上浪费心思了。”厉雪舞冷冷的说。

“哦,对了,刚才你的手机响,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说是让你给他回个电话,我看上面没显示名字,就问了一句他是谁,结果对面就挂断了。”莫远状似随意说。

厉雪舞脸色一变,说了句:“我知道了。”然后放下手里的勺子,离开厨房。

莫远拿起勺子,打开汤锅嗅了嗅,然后取了一小勺盐,放进汤里,又盖上锅。

沈佳人虽然孕吐喜欢清淡,但是一直淡而无味,怎么能行?盐可以少放,但是不能没有。

昨晚这一切,莫远又将厨房里厉雪舞准备好的没下锅的菜都一个个的炒了出来,最后才做厉老爷子点的那道回锅肉,而莫远将这一切做完了之后,厉雪舞也没有回厨房,就如同他所料的一般。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一遇到那个人的事,她仍旧是无法冷静,上次在餐厅,他只不过是提了一句,她东西都没吃,就跑了。

虽然心情有点黯然,但是莫远面上还是那副儒雅的模样,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厉墨成回到家的时候,恰巧看到莫远端着一盘回锅肉从厨房走出来,他吸了吸鼻子,说道:“今天莫叔下厨,看来又有口福了。”

那语气熟稔的,像是一家人一样。

莫远看着厉墨成,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快去喊佳人下来吃饭。”

“嗯。”厉墨成点点头,然后跟厉老爷子打了个招呼,没有看到老妈厉雪舞,刚想开口问下,就听莫远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那个人,打电话过来了。”

------题外话------

继续网络,继续崩溃中。

郁闷~来几个妹子让偶调戏下,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