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80章 我手疼,你喂我好不好

晚饭的时候,在酒店餐厅,安夕颜见到了唐小柯。

她和莫向北正在吃饭,唐小柯走了过来,站在他们身边,轻声开了口,“安姐姐,你来了?”

安夕颜抬眸看她一眼,点点头,却没开口,继续吃着饭褴。

一方面是不想搭理她;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实在是饿了,早上没胃口,就只喝了一碗粥,中午没顾上吃饭,然后又被莫向北压在床上一下午,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刚下楼的时候,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恨不能像猴儿一样挂在莫向北身上,任他一路背下来鲎。

她的冷淡并没有让唐小柯识趣地离开,而是看向坐在安夕颜对面的莫向北,虽然他从她出现都不曾抬头看她一眼,但只要他不赶她,她就知足。

开口,嗓音轻而柔,甚至还带了几分嗲音,“莫大哥,你不介意我坐下来一起吃吧?”

说完,不等莫向北开口,她就径直坐在了他身边的位置上!

她的话以及她的动作,让安夕颜膛目结舌!

她拿她项上人头发誓,活了二十四年,她真的没见过像唐小柯这么没眼力见的女人!

不!

‘没眼力劲儿’这几个字已经完全不能形容唐小柯的无耻行为,安夕颜倒觉得‘死不要脸’这四个字更加贴切。

虽然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但安夕颜依旧维持着表面的淡定,她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等待他的反应。

莫向北表情未变,也没看坐在他身边的唐小柯,而是冲一旁的餐厅经理招了招手。

餐厅经理立马走了过来,态度无比恭敬,“莫先生,您说。”

“我身边有个脏东西,把她弄走!”

餐厅经理一听,立马紧张起来,“抱歉莫先生,脏东西在哪里?我现在就派人来清理。”

莫向北眼角的视线扫过一旁坐着的唐小柯,“她又是个什么玩意?谁准许你放进来的!”

餐厅经理精明得很,立马知道了所谓的‘脏东西’是什么,一边满脸歉意地对着莫向北说抱歉,一边不客气地对面色惨白的唐小柯开了口,“抱歉,这位小姐,请你离开。”

此刻的唐小柯又羞又恼又无地自容,她完全没料到,莫向北竟然会当着餐厅所有人的面羞辱她。

在唐小柯心里,莫向北虽然一直对她冷淡疏离,让她始终无法靠近,但也从未这样羞辱过她。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餐厅其他客人的关注,各种异样的眼光和越来越大的议论声让她再也待不下去,从位置上站起来,转身就冲出了餐厅,跑的时候,肩膀一抖一抖的,似乎在哭。

见她离开,餐厅经理立马吩咐人将她坐过的椅子调换了一张崭新的,最后,还充满歉意地说,“莫先生,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这顿晚饭为您免单。”

“嗯,下去吧。”

“祝您和夫人用餐愉快。”

待经理走了之后,安夕颜立马笑趴在餐桌上,因极力克制着自己,整个身子都在轻轻颤抖着。

莫向北看她一眼,伸手将她的汤碗拿了过来,给她盛了一碗汤递了过去,“再喝一碗。”

他的嗓音低沉而温柔,惹得安夕颜更是对他心动不已。

一时兴起,她没接他递过来的那碗汤,而是学着唐小柯发嗲的声音,轻轻地说,“莫大哥,我手疼,你喂我好不好?”

看着她做怪的小模样,莫向北唇角勾了勾,深邃的眸子一片宠溺,“调皮。”

安夕颜冲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小声问他,“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女人这种调调?”

脑门被轻轻弹了一下,紧接着汤碗就放在她面前,莫向北睨着她,“快喝了,我一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安夕颜揉着被弹疼的脑门,刚想抱怨几句,听到他这么说,立马来了兴致,“到哪儿去?”

“先把汤喝了。”

安夕颜立马端起汤碗,几口就喝光了,然后拉着他就出了餐厅。

外面天色已黑,出了酒店之后,莫向北便紧紧牵了她的手,带着她沿着马路慢慢地走着。

H市是个二线小城市,比不上南城的

繁华,却也有独属于她的小城情调。

路上散步的人很多,又一家三口一起的,也有老夫老妻携手同行,更有相互依偎的情侣……

经过一个广场,音乐声震聋欲耳,大妈们兴致高昂地跳着广场舞,不时有孩子踩着滑板飞过,热闹而喧嚣。

难得有这样休闲的时光,两人都刻意放缓了步子,慢慢地走着,在经过一家冰激凌店的时候,安夕颜拉着莫向北走过去,也不去管莫向北同不同意,直接对老板说,“要三个球……”

她还没说完,一旁的莫向北就皱了眉头,“太多,只能吃一个。”

“两个。”

“只能一个!”

安夕颜嘟着唇儿,还想再争取一下,不料身边的男人拉着她就要走,她一把将他拽住,心有不甘地说,“好,就一个。”总比没有强。

莫向北将钱递给老板,然后问她,“要什么口味?”

“巧克力。”

“好咧。”

老板将找的零钱递给莫向北,然后又给了安夕颜一个球,“姑娘,好吃了再来。”

拿着那可怜兮兮的一个球,安夕颜朝身边男人投去幽怨的眼神,心里忍不住想,太扣了,连多买一个球都不愿意,下次逛街,她一定记得带着钱包,坚决不花他的钱。

莫向北看她一眼,“在想什么?”

安夕颜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你太抠。”

“嗯?”

一听他这音调,就知道某大Boss又要训人了,立马乖巧地吃着手里的冰激凌,识时务地一声不吭。

莫向北看着她,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无奈的宠溺,“肠胃不好就要远离辛辣冷饮,你是不是都忘了疼了?”

安夕颜当然知道他是为了她好,立马将脸抬起,一边舔着冰激凌一边冲他笑嘻嘻地说,“我知道。”

莫向北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

安夕颜也不恼他,将手里只剩了一点的冰激凌伸到他嘴边,“你也尝一口,很好吃。”

莫向北看了她一眼,将她一脸的不舍都收入眼底,唇角勾了勾,“快吃吧,一会就到了。”

安夕颜也不再客气,直接一口就吞了那一点美味,末了,看到手指上还沾了一点,也不舍得擦去,索性含在嘴里一点点舔干净。

一直看着她的莫向北,眸色一沉,牵着她手的大手不自觉收紧,身子莫名的燥热起来。

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带着她大步拐进路边一条巷子里。

他突然加快的速度让安夕颜有些莫名,“怎么了?”

莫向北没看她,“买完就回去!”

“还早呢,我还想再逛逛。”

“没时间。”

安夕颜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明明才不到八点,你一会儿还有事?”

“嗯。”

说话的同时,莫向北带着她走进一家店铺,因走得太快,安夕颜都没看清是家什么店铺,直到走进去,她才看清,原来是家旗袍店。

她抬眸看他,“你要给我买旗袍?”

“你穿着好看。”

“真的?”安夕颜高兴得咧了小嘴,女为悦己者容嘛,听到他的夸奖,她整个人都开心起来,“那我再买几件。”

这时,一个老婆婆从一侧的小门走了出来,见到莫向北便笑了,“小伙子,你来了。”

莫向北冲她点点头,“我是来拿衣服的。”

“已经做好了,就等着你来拿。”老婆婆说着,从一旁的衣柜里拿出几个袋子来,然后走到两人面前,将袋子递给莫向北后,然后看向安夕颜,“这就是穿这衣服的姑娘吧?眼光不错,这几身都很适合她。”

安夕颜有些意外,“都做好了么?”

“都做好了。”老婆婆看着她笑着说,“你可真是个有福气的姑娘,你老公对你好得很呢,好好珍惜属于你们的幸福吧。”

老婆婆的夸赞让安夕颜忍不住抬眸

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只见他正一脸平静地看着她,只是,那深邃的眸子,却是一片让人心动的深情。

脸颊一热,她赶紧收回视线,然后看向老婆婆,“我会的。”

“好好。”

“我们走了,再见婆婆。”

“慢走,不送了。”

两人出了店铺,安夕颜主动挽上身边男人的胳膊,抬眸看着他,甜甜地叫了一声,“老公。”

她的声音原本就娇,此刻,更是多了几分软糯甜腻,莫向北低头看向她,唇角勾着,也不说话。

在他深情目光的注视下,安夕颜觉得整个人都要化了。

毫不犹豫地,她踮起脚尖,对着他削薄的唇瓣亲了上去。

亲了一下觉得还不够,又亲了一下,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开,站在他面前,安夕颜笑得像只偷吃了小鱼的猫儿,末了还用粉红的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好甜。”

莫向北的呼吸突然就紧了,一把裹住她的小手,大步走出了巷子,然后伸手打了辆车直奔盛华而去。

坐在车里,安夕颜还没反应过来,“很近的,为什么要打车?”

莫向北牵引着她的手,放在早已有了变化的某处,倾身靠在她耳边,声音低而性感,如同一股电流从她脚心直直地窜向心尖处,引得全身酥麻不已。

“我已经等不及了。”

虽然两人早已亲密无间,床上那点事,能做的都做了,但这一刻,安夕颜还是忍不住羞得一头埋进他胸膛间,一句话也不敢说。

不到五分钟,车子就停了下来,莫向北掏出一张钱递给了司机,丢下一句,“不用找了。”便带着安夕颜就下了车。

一路电梯到八楼,如果不是电梯里还有其他客人在,莫向北已经将她抵在电梯壁上,先缓解一下饥渴再说。

电梯很快就到了八楼,门一开,安夕颜就被拽了出来。

那火急火燎的模样,让安夕颜忍不住有些害怕,她轻轻扯了扯他的手,小声央求着,“你吃药了?这么急,不是下午才……做过,我受不了,能不能……”

“不能!”

话音未落,房门已经打开,他将她拉进去,长腿一勾,房门悄然而关。

一进去,安夕颜就被他抵在了门板上,狂热的吻随之而来,透着股子无法压抑的疯狂。

反抗不了,只能享受。

纤细的胳膊勾上他的脖子,主动地将舌尖探了进去……

那一夜的疯狂,让原本订好的机票又取消了,接到Boss指示的唐特助,深深地被虐到了。

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像自家Boss一样,百忙之中抽时间谈谈情说说爱,将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也不枉来这人世一遭。

美美地想到最后,唐特助被自己虐到了。

妈的,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到哪儿谈情说爱去。

直到安夕颜到来的第三天,他们三人才得以顺利回到南城。

路上,安夕颜偷偷问唐逸,“唐小三去哪儿了?”

她的称呼,让唐逸嘴角狂抽不止,“估计是先回南城了。”

“她是跟你们一起来H市的?”

“不是,在机场偶然遇见。”唐逸实话实说,“回市里的时候,我好心捎了她一段路。”

“为什么我打你们的手机都不通?”

“Boss的手机我拿着,和我的一起都放在我随身带的手提包里,下车的时候被她拿错了,我们当时要急着赶去分公司,也没注意。”解释完后,唐逸又加了一句,“夫人,你那天真的误会了我家Boss,唐小柯是去给我们送手机的,

那天Boss一上车见到她,当场就让她下车,但她脸皮太厚,死赖着不下去,我们是男人嘛,总不至于将她赶下去吧。”

“哼哼。”安夕颜对他的解释不甚满意,“果然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男人要是能更坚定一些,又怎么会出现不必要的误会!这次就算了,本夫人宽宏大量心怀慈悲,饶那谁一次,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那……谁。”

唐逸抬手擦了擦一

脑门的冷汗,“多谢夫人不杀之恩。”

坐在安夕颜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缓缓收起手里的报纸,侧目看向她,淡淡出声,“谁给了你那些照片?”

安夕颜没打算隐瞒,“陆立擎。”

莫向北微微皱了眉,原本缓和的脸色变得有些冷,“你还和他有联系?”

知道他是生气了,安夕颜摇摇头,“好久没联系了,他突然给我打的电、话,约我出去吃饭,我当时给你打过电、话,但你手机一直关机。”

“所以,”莫向北眉头皱得很深,“没经过我同意,你就去了!”

他的话,听起来是那么地不中听,安夕颜忍不住反驳道,“我和他没什么,我只当他是我的师兄。”

莫向北冷冷地凝着她,“我只知道,你曾经暗恋过他。”

“你……”安夕颜气恼的咬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不能还揪着不放手。”

“既然跟了我,你就不能再去见他!”

安夕颜彻底恼了,“莫向北,我是人,不是你圈养的宠物,我连见谁的自由都没有吗?”

莫向北看向她的眼神彻底变得冰冷,“他,不允许!”

安夕颜气得抓狂,可现在是在飞机上,而他们现在坐的事头等舱,很安静,根本不适合在这里吵架。

安夕颜咬咬牙,再也不吭声,气呼呼地拿过一本杂志盖在脸上,眼不见为净。

莫向北看她一眼,也缓缓收回视线,将手里的报纸放在一旁,身子靠在椅背上,也闭上了眼睛。

坐在一旁的唐逸,看了自家Boss一眼,又看向安夕颜,来回转了几圈之后,他改变了想要找一个女朋友的主意。

单身,挺好!

一路无话,从机场出来,小黑已经等早了出口处,见莫向北过来,他立马上前接过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等他上车的时候,才发现副驾驶座竟然坐着安夕颜。

愣了愣,“夫人,您不是应该坐后面。”

安夕颜瞪他一眼,“这里坐着舒服。”

一向温柔的夫人竟然冲他瞪了眼,小黑吓了一大跳,立马紧闭了嘴巴,发动了车子。

而坐在后座上的唐逸,感受到身边某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心底幽怨得不行,他们两口子吵架,和他有什么关系?

可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呢。

待车子驶进国山墅的院子,车子一停下来,安夕颜就推开车门,率先下了车。

然后脚步不停,直接进了屋,正在客厅打扫卫生的李婶见她回来,立马笑意吟吟迎了上来,“夫人,您回来了。”

“嗯,我妈呢。”

“一大早老宅那边来人接,老夫人和小宝都过那边了。”

“好我知道了。”

安夕颜直接抬脚朝二楼而去。

她刚上楼梯,就听见李婶的声音再次传来,“先生,您回来了。”

“嗯。”

安夕颜听到他朝楼梯走来的沉稳脚步声,于是,上楼的速度愈发快了。

上到二楼,一进房间,她就将房门被反锁了,在心底气呼呼地想:惹到我,你就别想进门!

很快,房门被敲响,安夕颜装耳聋。

外面的人敲了两下,便没了动静,就在安夕颜以为他放弃的时候,却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安夕颜懊恼的抚额叹息,她真是够笨的,竟然忘了他有钥匙。

房门很快就被打开,莫向北大步走了进来,目光凉凉地看她一眼,便进了换衣间。

再出来时,他已经重新换上一身正装,短袖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裤,精良的面料,纯手工的剪裁和制作,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愈发高大而俊美。

安夕颜鼓着腮帮坐在床边,心里想着,他要是过来哄哄她,她就立马原谅他。

他自换衣间出来后,连眼角的视线都没给她一个,然后就这样走了——

题外话——明天一万字加更,茶花争取早点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