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79章 他喜欢她这样咬着他,不轻不重,酥麻入心

唐小柯立马抬脚朝莫向北跑去,就在即将追上他的那一刻,突然脚下一个踉跄,整个身子就这样直直地朝着莫向北扑了过去……

大步而行的莫向北听到身后的异响,转身,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一个物体就朝他直直扑了过来,还正巧扑进他的怀里。

看清扑过来的是谁时,莫向北忍不住皱了眉,正要将她推开,却听到唐逸的惊呼声响起,“夫……夫人。褴”

他一时忘了手上的动作,顺着唐逸的视线看过去,便看到站在不远处角落里的安夕颜。

当他看过去的那一刻,安夕颜转身离开,脚步凌乱而匆忙鲎。

心头一沉,莫向北一把推开依旧扒着他不放的唐小柯,抬脚大步朝安夕颜追去。

他的力气很大,甚至推得很急切,唐小柯被他推得连连后退,如果不是一旁的门童及时出手扶住了她,她肯定会跌落在地,狼狈不堪。

她垂头,敛去了眼底一抹异样,小声对门童说了句,“谢谢。”便抬脚朝莫向北追去的方向走去。

但没走几步,便被唐逸拦住,她抬眸看他,是一脸的急切和无辜。

她说,“唐哥,刚……我看着像夫人,怎么办?夫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得去解释一下……”

原本还对她有怀疑的唐逸,见她如此,便微微松了一直紧皱的眉头,不悦的神情也缓了些,“不用,你先走吧。”

唐小柯咬了咬唇,点头,“那好吧。”

待她离开,唐逸转身看向不远处‘你走我拦’的一对,忍不住一阵深深叹息,“这下子,误会深了。”

……

问安夕颜此刻的感受是什么?

她会深吸一口气,一向不喜欢爆粗口的她,会丢给你一句四字真言:去他妹的!

从南城到H市,从上午九点半到现在下午一点,将近五个小时,她在路上奔波了三个小时,在酒店门口等了将近两小时。

只是,等来的是什么?

想到这儿,安夕颜更是气恼,使劲去推紧紧抱着她的男人,声音有些冷,“莫向北,你放开我!”

知道她是误会了,面对她的推拒和不悦,莫大总裁不但不气,反而勾着唇角,低低地哄着她,“媳妇,你这是在吃醋?”

安夕颜气得呕血,“莫向北,你再不放开,我就踹你!”

心情愉悦的男人只当她在说笑呢,唇角弧度更大了几分,“媳妇,你怎么舍……嘶……”

前一刻还得意洋洋死皮赖脸的莫大总裁,下一秒就蹲在地上,双手不雅地捂着某处,神情痛苦不堪。

被他放开的安夕颜转身就走,脚步决绝而坚定,但没走几步,身后传来唐逸的大呼小叫。

“Boss,你没事吧?”

“啊……Boss,你脸色好白……”

“不好,Boss,流血了……”

安夕颜本想坚定地离开,不去管他死活,但不知为什么,她的大脑中枢似乎指挥不了她的动作,待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蹲在了莫向北面前。

他微垂着头,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再开口,声音有些急切,“真伤到了?那我们赶紧去医院。”

她说着就伸手将他扶了起来,然后看向一旁的唐逸,焦急地说,“快去开车呀。”

“啊。”唐逸眼珠子滴溜转,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问谁,“开车……吗?”

任由莫向北整个人靠在她身上,安夕颜急得不行,“不开车,我们难道走着去。”

“哦,那个那个……”唐逸一个劲地瞅着此刻正‘装死’的某人,犹豫着是开呢还是开呢。

但很快,一道痛苦的申银就解救了他,“不用,送我回……回房间。”

为了装出受伤很严重的样子,一向低沉醇厚的嗓音在此刻竟然虚弱得不像话,吓得安夕颜也不敢再多说,立马半扶半抱着他进了酒店。

唐逸跟在身后,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上去帮一把?

帮吧,Boss肯定恨不能一脚把他踹开;

不帮的话……

逸看着他家夫人吃力地模样,最后脚步一拐,他决定先去餐厅吃午餐,等吃饱喝足再说吧。

看这架势,一个小时后的飞机,估计是赶不上了。

……

安夕颜一路架着莫向北回了房间,依旧是总统套房,舒适又奢华。

将他好不容易送到床上,安夕颜立马伸手就要去脱莫向北的裤子,她心里一直惦记着‘流血’这件事。

但她的手刚碰上他的皮带,一只大手突然握住了她的胳膊,下一秒,一股力道袭来,毫无防备,整个人就这样跌进了他的怀里。

抬头,正对上他看过来的黑眸,那里正含着戏谑的笑意。

安夕颜脸色一变,气得抬手就捶他,“莫向北,你耍我!”

一个翻身,莫向北就将怀里的人儿给压在了身下,他任由她捶着他,轻声说,“媳妇,不是耍你,是真的疼,要不你摸,都肿了。”

说着,他真的抓了她的手朝下面伸去。

安夕颜气得一把将手抽开,忍不住大叫道,“莫向北,你不要脸,你无耻,你无赖,你……你欺负我!”

“嗯。”他抓着她乱挥的小手,放在唇边,一下又一下地亲着,“媳妇,你是不是想我了?特意赶来看我,嗯?”

他的话,让安夕颜瞬间平静下来。

她直直地看着他,任由他继续亲着她的手,平静地开口,“莫向北,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亲吻的动作微微一顿,莫向北抬眸对上她平静的视线,唇角忍不住抽了一下,“你该不会告诉我,你特意跑来这里是为了……捉、奸?”

安夕颜被他敷衍的态度弄得火冒三丈,一路憋着的火儿就这样无所顾忌地就爆发了出来。

“不错,我今天过来就是来捉你奸的,但好巧不巧,就被我捉到了!”安夕颜咬牙切齿地说着,“莫向北,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都被我逮住了,竟然还能装得这么若无其事风平浪静?”

面对她泣血的质问,莫向北却表现得异常平静。

不但没恼,反而将脸埋在她的脖颈间,深吸一口属于她的体香,嗯,是他最熟悉最眷恋的栀子花香,连日来的劳顿竟然在这一刻有些困倦。

微微闭了眼,就想这样抱着她睡去。

只是,小女人气得呼哧带喘的声音就在耳边,他微微勾了唇,嗓音温柔得厉害,“你捉到什么了?”

“你……”他的呼吸就喷洒在她的耳垂边,那里是她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她忍不住将头往一旁偏了偏。

只不过,偏了也没用,她偏过去,他就靠过来,呼吸更加灼热。

忍不住伸手去推他,“莫向北,你起来,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聊什么?”

他依旧压在她身上未动丝毫,他的声音低沉而慵懒,性感地撩拨着她的心弦。

如果是平时,安夕颜早就受不了他这股子性感,肯定勾着脖子就亲了上去。

但现在,“聊聊咱们以后。”

安夕颜提的以后,在此刻,已经带了点想要分手的意思。

她完全无法接受莫向北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

即便是下半辈子都要在痛苦和心如死灰中度过,她也不愿意在留在他身边。

但莫向北却完全曲解了她的意思,只听他说,“想结婚了,嗯?”

“莫向北,”安夕颜浑身都充满了无力感,“咱能不能好好说话。”

莫向北终于将头抬了起来,看着她,眼眸深邃而迷人,“媳妇,我没想到,你吃起醋来,倒挺可爱。”

“……”

安夕颜气结。

索性一把将他推开,然后下床,抓了一旁的挎包就朝外走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下一秒,她就被莫向北拉了回来,他的力道有些过猛,毫无防备,她的鼻头撞上他硬得跟铁板似的胸膛。

一阵酸痛袭来,毫无预警地,泪水大颗大颗地滴落下来,犹如断了线的珍珠。

安夕颜哭了!

就这样,借着被撞痛的时机,哭得无声无息,却揉痛了莫向北的心房。

他抬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她撞得有些红的鼻头,一贯冷静沉稳的嗓音透着几分急切,“媳妇,很疼?抱歉,

我……”他说着握住她的手腕,朝他自己身上拍去,“你也打我几下。”

安夕颜当真就打了。

握紧了拳头使劲地捶他,在‘砰砰砰’的响声中,她一边哭一边问他,“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爱上别的女人?你怎么能……”

莫向北无奈拧眉,“这辈子,我除了爱你,还能爱谁?”

安夕颜泪眼朦胧地控诉他,“唐小柯,你爱唐小柯!”

莫向北不由皱紧了眉头,“和她有什么关系?”

“莫向北,你这个混蛋,都被我亲眼看到了,你还想维护她!”安夕颜真的要疯了,又用手去推他,嘴里还不停地说,“我要和你分手,现在就分!”

“别闹!”

莫向北更紧地将她困在怀里,表情有些阴沉,“你到底怎么回事?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跟我吵架?”

“我要和你分手!”安夕颜吼得更大声了。

明明都是他的错,可为什么到了现在,却像变成了是她在无理取闹?

“安夕颜!”莫向北眼眸微沉,像是被她闹得有些不耐烦,“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他的声音不高,却极其低沉,透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闹?”安夕颜忍不住苦笑,“莫向北,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竟然还敢说是我在闹?”

“我他妈的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一向不喜爆粗口的莫向北,终于是忍不住骂了一句。

眉心纠结成团,脸色极其阴郁,深邃的眸子隐约冒着火光。

安夕颜冷冷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男人明明做了亏心事,却还能大言不惭地对着她质问。

就好像一切都是她在无理取闹,都是她的错!

深深吸了口气,安夕颜压下满腔的怒火,平静地开口,“你先放开我!”

莫向北丝毫没打算放开她,依旧紧紧地钳制着她的身子,薄唇微启,“说清楚!”

声音是不容拒绝的坚定和威严。

安夕颜淡淡凝着他,“你放开我,我给你看样东西。”

莫向北静静地看了她片刻,依言将她松开,看着她走到一旁将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几张照片来。

安夕颜走回他面前,将手里的照片递了过去,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目光沉静地看着他,不想放过他的任何表情。

只是,让她失望的事,除了他的表情更冷了几分之外,再也看不出任何的变化。

照片,莫向北只看了一眼便随手扔到一旁,继而转身朝一旁浴室走去,边走边脱去西装外套。

他的反应完全在安夕颜意料之外,她设想的场景完全应该是这样的……

要么淡定从容,索性坦白,两人好聚好散;要么矢口否认,抵赖到底,继续对她纠缠不休。

只是,他这副态度,又是个什么意思?

见他走进浴室,安夕颜想都没想,也跟了进去。

“莫向北,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在等你的解释!”

“解释什么?”

莫向北单手扯掉深蓝色条纹的领带顺手扔在一旁,接着脱衬衣,“那照片一看就是被处理过的,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你看不出来?”

处理过?

安夕颜一愣,“可明明那么真……”

莫向北脱了脱了衬衣,正在解皮带,“也只能骗骗你这样低智商的傻女人!”

安夕颜一听不乐意了,几步窜到他面前,抬手,用那白嫩嫩的手指使劲地戳着莫向北坚硬的胸膛,一边戳一边说,

“那你告诉我,刚刚又是怎么回事?唐小柯为什么会在你车上?还有,你为什么要抱她?”

此刻的莫向北已

经脱了西裤,正在脱N裤,听了她的话头也不抬地丢给了她一句话,“问唐逸去,我现在没时间给你解释。”

“洗个澡能有多忙。”她不依,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劲地摇了摇,“再说,你干的好事凭什么要去问人家唐助理?”

莫向北已经丢了N裤,一个转身,直接将她摁在墙上,一句话都不说,低头就含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狠狠地吻了片刻之后,直到把她给亲老实了,莫向北这才不舍地松开她的唇,一边用手解着她的衣扣一边在她耳边低声回她,“安夕颜,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安夕颜一边任由他解着衣扣,一边勾住了他的脖子,“姓莫的,看到照片我就疯了,根本就等不到你回南城,跑到这儿来找你;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你们在一起,你说,你让我怎么信你?”

“是她主动投怀送抱!”

“她送你就接?”

“只是一个意外!”

“狗屁意外,你明明知道她对你垂涎已久,你还将她带在身边。”安夕颜气得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莫向北,你就是故意的!”

莫向北任由她咬着她的脖子,他喜欢她这样咬着他,不轻不重,酥麻入心。

但他特别不喜欢在做美好的事情的时候,她的小嘴说着大煞风景的话,最后索性扒光了她的衣服,让她根本没心思再去想其它。

整整一下午,他都没放过她,从浴室到卧室,然后又将她从卧室带到了客厅……

傍晚的时候,安夕颜浑身无力地小声地求饶着,“不要了……“

“以后还敢不敢胡思乱想?!”

“……你动用武力威胁,你胜之不武!”

莫向北轻轻勾唇,“要不,你也动一个试试!”

安夕颜,“……流M!”

……

下午的时候,眼看就到了去机场的时间,却没有任何动静,一直等在房间里的唐小柯按捺不住,便去找唐逸。

“唐哥,我们是不是该去机场了。”

唐逸淡淡地回她一句,“唐小姐不必等我们一起,你可以自己先回吧。”

“是出了什么事吗?”

“Boss和夫人的事,最好是少打听。”

唐逸毫不客气的话,让唐小柯神情讪讪,却依旧坚持等到第二天和他们一起回南城。

……

一觉睡到晚上九点才醒,身边的男人早已不在。

安夕颜掀被下床,穿好衣服便去了客厅,一走进去,就听到莫向北在打电、话,“妈,我没事,嗯,好多了,您不用担心……颜颜她在休息,一路赶过来有些累……好,我会照顾好她的……好我们明天回去……”

挂了电、话,莫向北转身,就看到扒着房门可怜兮兮瞅着他的某小女人,脸色一沉,冲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老公。”安夕颜哭兮兮地小声哀求着,“我错了。”

莫向北朝她缓缓走来,“错哪儿了,嗯?”

“我不该说你病了……”

“嗯?”

“我不该说你得了眼病……”

“继续!”

安夕颜一咬牙一跺脚,“是我眼瞎!”

莫向北停在她面前,抬手抚上她白嫩的脸颊,唇角性感的勾起,“嗯,乖!”

晚饭的时候,在酒店餐厅,安夕颜见到了让唐小柯。

她和莫向北正吃着饭,唐小柯直接走了过来,站在他们旁边,轻声道,“安姐姐,你来了。”

安夕颜抬眸看她一眼,点点头,没开口,继续吃着面前的饭菜。

一方面是不想搭理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真的饿了。

早上没胃口,就只喝了一碗粥;中午没顾上吃饭,然后被莫向北压在床上一下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