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3:婆媳恳谈

“没想到韩悦倒是认识。”厉雪舞听了韩悦的话,转头看着韩悦笑了笑说。

“那个,我就是,就是以前听我爷爷说起过,猜想应该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韩悦有点窘迫的捂住嘴,一副又没有管住嘴巴的懊恼模样。

“佳人,这是厉家的传家古玉,是当年我妈交到我手上的,如今,妈把她交给你,你要好好保管,将来给你的儿媳妇,一辈辈的传下去。”

“妈,这个,这个太贵重了,我,我……”沈佳人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收下,有些无助的看着厉墨成,而厉墨成这个家伙却故意不看她,避开她的目光。沈佳人气的恨不得在厉墨成的腰上拧下块肉来,可是那个家伙却像是压根没痛觉似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好了,佳人,你就别推辞了,你就听你妈的话,好好保管着。”刘晓静看着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的那些小动作,上来打圆场。

“就是,你现在肚子里可是怀着我们厉家的长孙,你妈这是认可你,还不赶紧收起来。”孟嘉怡也笑着说。

“可是我……”沈佳人还是不敢收下,她肚子里的那颗小芽儿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这些人就认定了是男孩,万一生下来是女孩,怎么办?

被长辈们这么一说,沈佳人顿时觉得压力山大的说。

“这个没什么好推辞的,墨成这小子这辈子就认准你了,这东西迟早也要交到你手上,你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今后就只要跟墨成两个好好过日子,多给家里添几个大胖小子就好了。”厉雪舞含笑看着沈佳人。

“……”几个大胖小子?!沈佳人无力想象了。

这还说让她没有心理负担!

“长者赐不敢辞,你还犹豫什么,快收起来。”一直不说话的厉墨成终于表态了。

沈佳人偷偷的剜了厉墨成一眼,暗暗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厉雪舞说:“谢谢妈。”

“嗯。你喜欢就好。”厉雪舞笑着点点头。

沈佳人心里苦笑,这么重的一份见面礼,意义深远,她敢说不喜欢吗?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一直在一边没怎么说话的莫远突然站起来,微笑着说道:“墨成,佳人,你们也早点休息,我们改天再……”莫远原本还好端端的说这话,突然说着身体一歪,直接倒了下去。

“喂,你……”厉雪舞就站在莫远身边,成了直接受害者,她本能的扶住莫远的身体,面上带了几分怒色,“你……”

“我,没事。”莫远一只手撑住桌子,勉强支起身体来,对着厉雪舞笑笑说:“没事,刚才起的太急了,头有点晕,没事了。”

“让你喝那么多酒!”厉雪舞没好气的白了莫远一眼,面上仍旧带着几分尴尬,看着厉墨成说:“送你莫叔叔回家。”

“妈,让我莫叔叔在客房凑合一晚上得了,我喝了酒,不想开车,再说了,今天可是我的新婚夜,不想出门。”厉墨成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说。

“这怎么行!”厉雪舞反应很激烈,然后又看着一边的厉墨阳说:“墨阳你去送。”

“大姑姑,你就饶了我吧。”厉墨阳苦着脸,“我今天晚上也被他们灌了不少酒,头重脚轻的。万一要是出了事,我妈还不得哭死,我可怜媳妇还都没娶呢!”

“你个臭小子,就爱说这些不吉利的!”刘晓静生气的瞪了儿子一眼,然后又对着厉雪舞说:“大姐,让他在客房住一晚上吧,反正家里房间多。”

“这……”厉雪舞犹豫。

“要不我送莫叔叔回去吧,我没喝酒。”一边的韩静插话进来。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行。”厉雪舞看了眼韩静,最后无奈的说:“算了,让他睡客房吧。”

“那我去把客房收拾一下。”刘晓静说着,给孟嘉怡递了个眼色。

孟嘉怡连忙说:“我去帮忙。”两个人就离开了。

“好了,吃完都散了吧。”厉国强一挥手,然后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离开,厉国盛也是,跟着大哥离席,回房间睡觉去了。

“我带佳宇去看看他的房间。”厉墨阳说着,拉着沈佳宇也离开了。

“小悦,这天色晚了,要不你也别回去了,在这里住一晚上吧。”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厉雪舞看着韩悦说道。

“不用了厉阿姨,我还是回去,明天早上上班也方便,就不打扰你们了。”韩悦微笑着拒绝。

“那阿姨就不留你了。”厉雪舞见韩悦态度坚决,说道:“阿姨送送你。”

“嗯,厉阿姨,你就别跟我这么客气了,你这样下次我都不好意思来蹭饭吃了。”韩悦做了个鬼脸说。

“你这孩子,要是想吃阿姨做的菜,随时都可以来,阿姨欢迎。”厉雪舞笑着说。

“那我可不跟你客气了。”韩悦欢喜的说道,然后看着沈佳人跟厉墨成说:“厉大哥,佳人姐,恭喜你们了,更多的祝贺我就不说了,今天不知道你们回来,我也没准备礼物,等以后补上,一定送你们一份大礼。”

“韩小姐不用这么客气。”沈佳人笑着说。

“这个一定要客气一下的。”韩悦眨眨眼睛,调皮一笑,然后跟厉雪舞沈佳人道别离开了。

“你们小两口也赶紧回房间休息去吧,都这个点了,佳人早该累了,你晚上别给我瞎折腾,伤着孩子,你就仔细你的皮!”厉雪舞半是威胁半是打趣的说。

沈佳人闹了个大红脸,不自在的低下头,倒是厉墨成一本正经的说:“不会伤到孩子。”

厉雪舞看了一眼这小两口,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出餐厅,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想起什么来,转身看着厉墨成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儿说:“去给你莫叔送点温水过去,下次再这么吃里扒外的算计你老妈,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妈,我现在是有了媳妇忘了娘,老娘都顾不上了,哪里还能顾得上莫叔李叔的,我先跟媳妇儿回房了,至于那什么莫叔李叔的,你自己看着办吧,不就是喝了点烈酒,一晚上不喝水也渴不死人的。”厉墨成说着,打横将沈佳人抱起来,然后快步走出餐厅,回房间了。

“厉墨成,你放我下来,我自己有腿有脚能走路。”沈佳人不好意思的推着厉墨成抗议。

当着长辈的面呢,她们两个这么亲密,多难为情。

“那可不行,你第一次回家,不熟悉路况,万一磕着碰着的,动了胎气,我妈还不得给我剥了皮!”厉墨成典型的拿着鸡毛当令箭。

“这臭小子!”厉雪舞站在餐厅门口,听了厉墨成的话,忍不住笑骂道。

沈佳人像是只鹧鸪一样,藏在厉墨成的怀里不敢露头,脸上红的跟火烧似的。

两个人回了房间,厉墨成将沈佳人放到床上,不由分说的就亲了起来。

“厉,墨成,你……”沈佳人难以承受厉墨成的热情,无力的推拒着他的胸膛,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就发情了。

“小兔子,你终于是我的了!”厉墨成怎么也亲不够,但是看沈佳人一张笑脸憋得通红,稍稍移开一点儿,给沈佳人喘息的机会。

“厉墨成,你妈……”想想这一天的经历,沈佳人也觉得像是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但是最让她意想不到的,就是厉雪舞的态度了,她完全无法捉摸厉雪舞的心思。

“我妈怎么了?”厉墨成居高临下的看着沈佳人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逗她。

“没什么,难道真的是母凭子贵?”沈佳人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肚子,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就算是母凭子贵,至少,厉雪舞也算是接受她了吧?不然不会把传家古玉那么重要的东西都送给她。

厉墨成好笑的看着沈佳人,“那你可要给我生一窝孩子出来,到时候你在我们家就贵气逼人,无人敢惹了。”

“你当我是猪啊!”沈佳人没好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还一窝孩子呢,以为这是下小猪仔呢!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不再纠结,嘴角泛起温柔笑意,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说道:“小兔子,你有没有觉得难受?”

今天晚上小兔子吃了那么多,还没吐过一次呢。

“有,现在就挺难受的。”沈佳人皱着眉毛看着厉墨成,脸上带了几分痛苦。

“是不是又要吐?我抱你进卫生间。”厉墨成一听沈佳人说不舒服,立刻翻身起来说。

“不用了,现在舒服了。”身上的重量一消失,沈佳人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次,说道。

“你在耍我?”厉墨成突然阴了脸问。

“没有!”沈佳人意识到威胁,立刻反驳,“厉*oss,你知不知道,你很重的,差点被你活活压死!”沈佳人说着,还身手戳了戳厉墨成的胸膛,示意她离自己远点。

“已经压过那么多次了,你还不是好好的。”厉墨成说着,眉眼一厉:“厉*oss?!小兔子,你是不是该改口了?”

“改什么口?”沈佳人假装不知道的撇开脸,心跳的节奏突然加快,与厉墨成两个不是在一起一次两次了,但是,今天好像格外不同,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在心底发酵,让人怎么也忽略不了。

她们真的结婚了啊!

“看着我,叫声老公来听听。”厉墨成摆正沈佳人的脑袋,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声音微微沙哑,带着几分诱惑。

“我……”沈佳人难为情的咬了咬唇,喉咙干燥的难受。

“老婆,叫声老公来听听?”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红透的耳朵,声音更加沙哑了。

“老……公。”沈佳人干干的喊了一声。

“这么勉强,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嗯?”厉墨成坏心的在沈佳人的耳边吹着气。

“厉墨成,你少欺负人。”耳朵上痒痒的,让沈佳人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猛地一下推开厉墨成,抗议道。

厉墨成被沈佳人推了个趔趄,委屈的看着沈佳人问:“老婆,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难道我们不该做点什么?”

“不要,你走开!”沈佳人一咕噜滚到床里侧,戒备的看着厉墨成说:“你刚才还跟妈说不会伤到孩子的。”

“不伤到孩子的方法有很多种……”厉墨成霸道的将沈佳人锁紧怀里,在沈佳人耳边暧昧的吐气。

“什么,什么方法?”沈佳人耳朵酥酥麻麻的,避无可避,大脑也有点不听使唤,傻傻的问。

“像这样……”厉墨成眼中划过一丝得逞的光芒。

第二天,沈佳人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一睁开眼,看到四周陌生的环境,她先是一惊,随即想起这里是厉墨成的房间,昨天她跟厉墨成结婚,住进他家里来了。

厉墨成这个家伙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房间里就剩下她一个人。

揉了揉有些混沌的脑袋,沈佳人感觉到两只手有些酸软无力,心里将厉墨成那个无耻下流的混蛋给骂了千百遍,那个家伙昨天晚上竟然威逼利诱的让她……害得她现在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是禽兽!

将厉墨成腹诽了一阵之后,沈佳人不经意的瞄到墙上的挂钟,然后用力的戳了戳自己的脑袋,一脸懊悔!

天啊!已经快十点了!

她才刚进门就睡到这么晚才起床!

沈佳人快速的起床,将床头放着的一套衣服拿起来,快速的穿上,然后又跑进卫生间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站在镜子面前将自己的仪容整理的一丝不苟,这才深吸一口气,轻轻的将房门拉开一道缝。

这次丢脸丢大了,不知道厉墨成的家人会怎么看她!

“佳人,你起来了?”沈佳人刚从房间里探出个脑袋来,就听到厉雪舞的声音,她看着楼下客厅里的厉雪舞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沈佳人有些尴尬的将房门打开,站直了身子,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妈,早啊!那个,不好意思了,我起晚了。”

“不晚不晚,怀孕的女人嗜睡是很正常的,不过你要是再不起来,我也准备上楼去喊你了,这都十点了,你好歹也该吃点东西再睡,不然饿坏我的小金孙可怎么办?”厉雪舞看着沈佳人脸上的窘迫,笑着打趣道。

“妈,墨成呢?”四下看了一下,发现整个屋子里就婆婆厉雪舞在,沈佳人小心的问。

“墨成那个小子也是个不靠谱的,这才刚新婚,你还怀着孩子呢,也不知道在家里多陪陪你,一大早公司那边有事,好像还挺急的,就去公司了。”听沈佳人问起厉墨成来,厉雪舞脸上很有些为沈佳人愤愤不平的模样。

“他是去忙正事,我就是怀个孕而已,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哪里用天天陪着我。”沈佳人连忙识大体的说,其实她此刻心里真的希望厉墨成陪在自己身边,因为虽然昨天厉雪舞的态度让她对厉雪舞有了很大的改观,但是现在家里就她们两个人,沈佳人单独面对厉雪舞还是觉得有很大的压力。

“你这孩子,也不用这么委屈自己,妈也是从你那时候过来的,这工作是做不完的,这个时候哪个女人不希望老公天天守在身边?回头妈好好说说他!”厉雪舞也看出沈佳人跟自己相处还有些不自在来,忙改口问:“饿不饿?我厨房给你煲着汤,也该好了,我给你去端。”

“不用了妈,我自己去就好了。不用麻烦你!”沈佳人连忙说。

“一家人什么麻不麻烦的,你现在可是怀着我的小金孙,我就是再麻烦也高兴。”厉雪舞笑着看了沈佳人一眼说:“去餐厅乖乖等着,妈还给你做了几样清淡的小菜,你一会试试合不合口味。”

“哦,谢谢妈。”沈佳人除了道谢,什么也插不上手的感觉。

“怎么又听到你这丫头谢来谢去的?”厉老爷子推开房门,不悦的呵斥。

“爷爷早。”沈佳人一看厉老爷子,立刻问好。

“不早了!哎呀!好多年没喝这么多酒了,没想到还是没喝过莫远那小子!”厉老爷子揉了揉脑袋,一副宿醉初醒的模样,然后看着从厨房端菜出来的厉雪舞问:“昨天莫远那小子几点回去的?”

“没回去,还在客房睡着呢。”厉雪舞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厉老爷子,“给你煮了醒酒汤,赶紧去喝了吧,这么大年纪了还不服老,跟人家拼什么酒!”

“哼!我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十个莫老头也喝不过我,没想到莫远这臭小子这么能喝!”厉老爷子不服气的说。

厉雪舞又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厉老爷子,转身刚要进厨房,就听莫远问:“醒酒汤,有没有我的份?”

厉雪舞身体一僵,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房门口的莫远说:“没有!既然醒了,就赶紧回去。”说完,就气冲冲的进了厨房了。

莫远笑笑,一双眼睛跟着厉雪舞进了厨房,直到厉老爷子轻声咳嗽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然后看着厉老爷子,不自在的笑笑。

“这个点回去做什么?吃完饭我们再杀两盘,我就不信,这次还能输给你小子!”厉老爷子说完,背着手进了餐厅,走了两步又抬头看着楼上的沈佳人说:“还不快下来吃饭,肚子不饿?”

沈佳人尴尬的笑笑:“这就下来。”然后又转头看着莫远问了一声“,莫叔早!”

莫远朝沈佳人点点头,跟着厉老爷子进了餐厅,沈家人随后跟上。

早餐很丰盛,而且明显不是一个人量,沈佳人双手接过厉雪舞盛好的汤,一个人乖巧的坐在座位上吃饭,异常的安静。

“墨阳那小子不是说这孩子挺活泼挺有趣的吗?怎么坐在这里半天,连个动静都没有?”厉老爷子皱着眉头问。

“爸,佳人吃饭呢,你让她有什么动静?”厉雪舞没好气的白了厉老爷子一眼,“我就喜欢佳人这样安安静静的。”

“爷爷,吃菜,这个味道清淡,醒目凝神,口感很好。”沈佳人听了厉老爷子的话,连忙为厉老爷子夹了一筷子菜,然后又看着对面坐着的莫远招呼道:“莫叔也尝尝,我妈的手艺是极好的,这个适合酒后吃。”

“谢谢佳人。”莫远夹起一筷子菜来,尝了尝,看着厉雪舞笑着说:“手艺越来越好了。”那语气,分明是熟悉的不得了。

“这是我为佳人做的,让你们跟着沾了光!”厉雪舞被莫远看的不自在,冷着脸说。

莫远只是笑,不说话,看厉雪舞的眼神,越发的温柔。

沈佳人作为一个过来人,再迟钝,也知道莫远跟厉雪舞之间的不一般,想起昨天厉墨成跟厉雪舞之间的那些话,她知道厉墨成是十分看好莫远的,而且还在极力的撮合他跟厉雪舞两人,她自然也就对莫远亲近了几分,对莫远招呼的十分周到。

厉老爷子见沈佳人这么上道,喝着汤,眼中划过一丝笑意。

这孩子,还算有点眼力,不迟钝。

一顿饭吃下来,好像就厉雪舞脸色有些不好看。

吃完饭,厉老爷子非要留莫远下棋,厉雪舞在楼下呆不住,就跟沈佳人回房间了。

“这墨成的房间,色调冷了些,男性化,太过刚硬,我昨天也没来得及给你们收拾,这两天,就重新布置一下,你是学设计的,这个我就不操这份闲心了,你看着怎么喜欢就怎么弄吧。”一进房间,厉雪舞四周看了看,对着沈佳人说。

“嗯。”沈佳人点点头,跟厉雪舞两个去了阳台的沙发坐着。

S市的天气还很冷,但是有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照在身上,微暖,很舒服的感觉,尤其是,坐在这个位置,视野很好,几乎将整个厉宅的景色都收进眼里,看着外面精雕细琢的一切,很是赏心悦目。

不过,如果身边陪着的人,不是厉雪舞的话,会让人心境更放松一些。

大概是沈佳人的拘谨太过明显,厉雪舞跟沈佳人闲聊了一会,突然冷不丁的问:“还是很防备我?”

“啊?”沈佳人没有想到厉雪舞会突然这样问,而且问的这么直白,一时间有些错愣。

“其实那次约你见面后,我是真的很不看好你。”厉雪舞看了一眼沈佳人,然后又看着窗外的景色,很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我名声不好,而且还结过一次婚。”沈佳人低声说。

厉雪舞之所以会勉强接受她,大概就是因为厉墨成的坚持,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了吧?

“你以为,我真是那么肤浅的人?”厉雪舞回头看着沈佳人,“在很早之前,我就找人调查过你。”

“……”沈佳人抬头看着厉雪舞,眼中划过一丝震惊,很早,是多早?

“也不能算是说调查你,只不过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让墨成喜欢上的女人是谁,只是看着他为你方寸大乱,我心里有些不安,尤其是在墨成救你弟弟后生病住院那么多天,你都冷漠的从来没有露过面,让我越发好奇的想要知道那个能如此影响我儿子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罢了。”厉雪舞说道这里,有些怨怼的看了沈佳人一眼。

“我,我当时其实并没有想过要跟他在一起,我,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他那样的男人。”沈佳人企图为自己辩解。

“只不过墨成知道我在派人调查,让人封了口,我一无所获。那时候,我就开始不安,墨成将你保护的这么严实,你肯定是个不一般的人,心里肯定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儿子养了这么大,一向不近女色,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情,我也怕他一时被迷惑,选错了人,你现在还没生孩子,不能完全体会那种身为母亲的对子女的担忧,以后或许会明白。”厉雪舞像是没听到沈佳人的话,继续说。

“我理解。”沈佳人低声回应,其实,作为一个母亲的立场,厉雪舞所做的一切,根本没有错。

“佳人,你还不明白,我并不在意你的那些过去,自从知道墨成中意的人是你之后,我也了解了你的过去,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我也不在意你有过一段婚姻,毕竟,这些都不是你的错,我还没有肤浅到,因为这些就否定你这个人,我在意的是,你根本没有那么爱我的儿子。”厉雪舞知道沈佳人会错了意,解释道。

“我……”

“你没有像墨成爱你那样爱他。”厉雪舞不等沈佳人说话,又补充了一句,看着沈佳人的眼神,带着几分不赞同。

------题外话------

没网络的日子好难熬,真想投诉联通了。呜呜~明天上午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