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2:礼物,温馨一章

“车震?!”不等沈佳人开口解释,厉墨阳就像是见到外星人似的,指着沈佳人跟厉墨成问:“你是说我大哥大嫂玩车震?还被你抓了个现形?”

“呵呵,那天也是巧合,不过我真不知道他们两个当时,那个,抱歉啊,我也是秉公执法,不是存心破坏你们的。”韩悦看着沈佳人,不好意思的说。

“你误……”会了!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她身上,就连进了餐厅的厉雪舞都出来了,神色不明的看着她,沈佳人连忙开口解释,只是她还没说完,就被韩悦打断了。

“不过你们也真是玩命,开车的时候,怎么能做那种事呢?尤其是厉大哥,你也好歹是个名人,这S市哪条路上没有个三个五个的摄像头啊,这万一要是拍下来什么,多难为情啊。”

“就是,大哥,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玩命!”厉墨阳也打蛇顺滚上,抓住机会黑着厉墨成。

“这两个孩子,真是的,下次可不准这样了,开车要注意安全。”

“就是,可不能这么孟浪了。回到家你们小两口房门一关,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可不准闹到外面去,让人家笑话。”

厉墨成的两个舅母也半开玩笑的打趣。

“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沈佳人发现自己真是有嘴也清了,看着众人的目光,觉得极为不自在,连解释都觉得无力。

这些人应该是瞧不起她,以为她就是用了这种狐媚手段勾引到厉墨成,无论她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的吧?

沈佳人精神恍惚的想着,当初在傅家的那些负面情绪一时间都涌了上来,要不是厉墨成正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她真的想逃跑了。

“行了行了,你们呀,就别欺负佳人面皮薄了!我自己养的儿子我能不知道?他这么宝贝媳妇儿,怎么可能开车的时候一心二用,做那么危险的事?再说了,这孩子从小就定力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佳人今天可是头一天回家,不摸你们的脾性,你瞧瞧你们一个个说的跟真的似的,要是把我儿媳妇给吓跑了,都仔细你们的皮!”厉雪舞见沈佳人脸色透着几分惨白,立刻佯装生气的拉下脸来,将周围起哄的人都训斥了一顿。

“大姐,我们不敢了,就是难得能打趣下墨成这孩子,玩笑过头了!”刘晓静经厉雪舞这么一提醒,也发现沈佳人脸色不对,立刻说道。

“大姐我们错了,佳人呀,你可别往心里去,我们平时都开玩笑开惯了,一时嘴快。”大舅母孟嘉怡也连忙道歉。

“哼!没大没小!为老不尊!”厉老爷子冷哼一声,然后站起来朝餐厅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还杵在原地的沈佳人跟厉墨成说:“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洗手吃饭,在自己家里吃饭,还想让人三催四请的?”

说完,老爷子就背着手进了餐厅。

“吃饭吃饭,佳人呀,今天你妈可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色,你一会可得多吃点。”刘晓静看着沈佳人笑着说一句,也跟着进了餐厅。

“大嫂,你面子可真大,我大姑姑一听说你怀孕了,孕吐的有点严重,就担心的不得了,听说你们晚上回来,都在厨房忙活一下午了,恨不得把所有会做的菜都做个遍,今天我也跟着你沾光了!”厉墨阳说着,拉着沈佳宇就去洗手去了。

很快,客厅里就剩下沈佳人厉墨成跟韩悦,还有在餐厅门口那里站着的厉雪舞。

“那个,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你们别介意啊,我这个人就是嘴巴藏不住事,经常祸从口出。”韩悦有些歉疚的看着沈佳人说。

“没事,不过那天你真是误会了,只不过是你突然将摩托车横在我们前面,墨成急刹车怕撞到我将我护在怀里而已。”沈佳人一边说,一边看着厉雪舞,不放过厉雪舞脸上的细微表情。

她真的没料到厉雪舞会替她解围,而且表现的十分护短的模样,表情那么认真,让沈佳人越发的捉摸不透了,这还是之前那个数次警告她,让她离开她儿子的厉雪舞吗?

完全跟换了个人似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真的是我误会了。”韩悦愧疚的道歉:“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的,误会说开了就好了。”沈佳人看着韩悦,有几分不自在的说。

对于韩悦,沈佳人不算完全陌生,毕竟这个交警一枝花,在S市可算的上是名人了,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韩悦会出现在厉家,脑中突然想起之前厉雪舞打电话跟她说厉墨成跟韩家大小姐相亲的事,莫非……那个韩家大小姐,就是韩悦?!

想到这一点,沈佳人看厉雪舞的眼神有些微变,不过,她仍旧竭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将自己心底的提防与不悦表露出来。

“都别傻站着了,快点来吃饭。”厉雪舞和蔼的笑着招呼。

“终于可以尝尝厉阿姨的手艺了,我都早忍不住口水了。”韩悦孩子气的说了一句,做了个鬼脸。

“你这孩子,那一会可得多吃点。”厉雪舞好笑的看着韩悦说。

韩悦用力的点点头,然后欢喜的跑进餐厅去了。

“妈!”客厅里只剩下她们三个人的时候,厉墨成眉心微皱,看着走到身边的厉雪舞不满的喊了一声。

“是她今天突然自己过来的,说是找妈妈聊聊天,这上门就是客,妈妈总不能把人赶出去吧?你以为妈故意让她来给你们小两口添堵?你把妈想成什么人了?”厉雪舞生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再说了,人家韩悦压根就对你没意思,我看她这性子挺活泼的,跟墨阳两个倒是挺般配的。”

厉雪舞说完,看着沈佳人半是嗔怪的开口:“怎么,还在为以前的事生气?进门到现在了,连句妈也不叫。”

沈佳人看着厉雪舞,喉咙里干干的喊了一句:“妈。”厉雪舞今天的态度,真是太奇怪了,让她完全摸不清状况。

“哎!”厉雪舞笑了,看着沈佳人说:“你现在跟墨成两个结婚了,以后就坚定点,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相信他,坚定的站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别再随便冒出个什么人来,一吓唬,你就缩进壳子里去,随随便便就把他丢下了。”

沈佳人惊讶的看着厉雪舞,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在想,你是随便冒出来的人吗?你可是厉墨成的妈妈。

“好了,今后两口子就好好过日子,你也放心,要是墨成今后敢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我第一个打断他的腿!”厉雪舞见沈佳人今天也乖巧,各打五十大板。

“知道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然后相视一笑。

“好了,快来吃饭。”厉雪舞把该说的说完,转身朝餐厅走过去。

“墨成,佳人,恭喜你们两人终于修成正果。”厉雪舞刚走出去几步,身后就响起一个声音来,她惊讶的转头看着不请自来的莫远,语气有些不好:“你怎么来了?”

“莫叔是听说佳人今天回来,就过来看看。”厉墨成说着,在沈佳人腰上的手指弹了两下。

“哦,莫叔上次帮了我的大忙,我一直没机会感谢就回F市了,想着这次借机会请他吃个饭,好好谢谢他。”沈佳人接收的厉墨成的暗示,随口胡诌道,说完之后又有些担忧的看着厉雪舞问:“我是不是做的有些过火了?”

“不过是多双筷子而已,好了你们小两口快去吃饭,可别饿坏了我的小金孙。”厉雪舞对着沈佳人跟厉墨成挥挥手。

厉墨成搂着沈佳人的腰去洗手,走到厉雪舞身边的时候,在厉雪舞身边,用三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妈,你刚才也说了,上门都是客,你可不要把莫叔再赶出去,让佳人难做人。”

“臭小子!”厉雪舞瞪了厉墨成一眼。

厉墨成露出一个得逞的笑意,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莫远,“莫叔,今天我大喜的日子,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别一会醉的找不到北。”

“臭小子,你忘了,你当初喝酒,还是我教的呢!”莫远笑骂道。

“那今晚不醉不归。”厉墨成笑笑,搂着沈佳人离开了。

沈佳人看着这奇怪的一幕,发现厉雪舞的脸色有点潮红,她突然想起有次去吃回锅肉的时候厉雪舞撞到她,哭着跑出去,然后紧接着,她就碰到了莫远,现在想想,这一切恐怕不是巧合。

因为包贝贝的关系,沈佳人对莫远的事也多少知道一些,他一直单身,据说是受了情伤,甚至动过出家的念头,后来气的莫老妇人犯病,临终的时候逼他下了保证,他才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看来,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恐怕就是她的婆婆厉雪舞了。

沈佳人发现,她的脑袋有点乱,转头看着厉墨成脸上那抹来不及收起的狐狸笑容,她心里一颤,这个腹黑的家伙,不会是连他老妈都算计了吧?

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人进了餐厅坐下不一会,厉雪舞也进来了,莫远跟在她身后。

沈佳人瞧着厉雪舞的脸色不大好,有些担忧的暗中扯了扯厉墨成衣服,厉墨成却像是没看到一样,指着他们对面留下的两个空位,对莫远招呼:“莫叔,坐这边。”

“莫远来了,来,快坐下,陪我喝两盅。”莫老爷子也热情的招呼莫远。

“给佳人打电话,恰巧知道她今天回来,就过来蹭两杯。”莫远温润的笑着说。

沈佳人心里腹诽,这莫叔叔给她的感觉一直是个翩翩君子,没想到撒起谎来,也这么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倒是这厉家人,好像早知道莫远会来似的,连位子都给他预备下了。

莫远落落大方的走到厉墨成的对面坐下,厉雪舞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才在众人的视线中,慢吞吞的走过去坐下。

人都到齐了,厉老爷子端起酒杯,清了清嗓子说:“虽然墨成这臭小子先斩后奏,人还没领回来给我看,就先把证给领了,不过看在他这次为我们厉家开枝散叶的份上,功过相抵,就饶了他这一次,你们两个臭小子,要是也敢学你大哥这样,不给我按正常程序走,看我老头子不打断你们的腿!”厉老爷子说完,瞪了一眼坐在末位的厉墨阳。

“爷爷,我就知道,你肯定偏心我大哥!”厉墨阳苦着脸说。

“你哥臭小子,你要是有你大哥看人的眼光,我更不想操这份心,你看看你身边都是些个什么女人!”厉老爷子生气的呵斥着厉墨阳。

“爷爷,我错了,我错了,今天是大哥跟大嫂大喜的日子,别提我那点风花雪月的事了成不?小心吓着我大嫂。”厉墨阳连连告饶。

“墨白他人过不来,托我把礼物捎过来。”莫远,笑着插话,替厉墨阳解围。

“这两个臭小子,没一个让我省心的!”厉老爷子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说道。

沈佳人这才注意,这餐桌上还却了一个人,厉家二少厉墨白,细想起来,她跟厉墨成在一起这么久了,好像还从来没有见过厉墨白,这厉家二少,果然跟传闻中一样的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跟大姐一样,抱上孙子。”厉墨白的妈妈孟嘉怡感慨又羡慕的说。

“应该快了。”厉墨成一边给沈佳人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面前的小碗里,说:“尝尝妈的手艺。这个清淡。”

沈佳人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厉墨成吸引过来了,说道:“我还不饿。”这长辈都还没开动呢,她怎么能先吃?太没规矩了。

“爸,你少说两句,这以后有的是说话的机会,这都这个点了,佳人早该饿了,先吃饭吧。”厉雪舞看着还要说话的厉老爷子,说道。

“我不饿,真的,还不饿的。”沈佳人一听厉雪舞的话,连忙说。

“怎么会不饿,你现在可是双身子的人,大人不吃,孩子也得吃。”厉老爷子见沈佳人窘迫一脸窘迫,态度严肃起来,看着厉墨成问:“下午吐了几次?”

“六次。”厉墨成回答,“这会早该饿了。”

沈佳人红着脸瞪了厉墨成一眼,这个家伙非要这么拆她的台吗?有必要连她吐了几次都记得这么清楚吗?

“那赶紧吃饭,你这边这些都是些清淡的爱吃什么就让墨成给你夹,要是没有可口的,还想吃什么,就让你妈给你去做,可别饿着我的小曾孙!”厉老爷子说道。

“嗯,谢谢爷爷。”沈佳人乖巧的说:“这些已经够多了。”

沈佳人看着面前摆着的八道精致可口的菜色,心想她一个人哪里吃的完这么多,太浪费了。

“一家人了,不用这么拘谨,张口谢谢闭口谢谢的,听着生分!”厉老爷子有些不悦的说,然后又看着规规矩矩坐在厉墨阳身边的沈佳宇说:“佳宇,想吃什么就让你墨阳哥哥给你夹,别饿着自己。”

“嗯,谢谢爷爷。”沈佳宇也跟沈佳人似的,乖巧的回答。

“这俩孩子!”厉老爷子讨了两句谢谢,有些不自在,又看着韩悦说:“小韩是第一次来,别客气,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那我就不客气了,厉阿姨做的菜我都想吃,刚才在厨房的时候早就馋的忍不住了,就等厉爷爷你这句话了。”韩悦调皮的吞了吞口水说。

“那还等什么,开动!”厉老爷子听了韩悦的话,眉开眼笑的说。

晚餐开始,饭桌上的气氛倒也和乐融融的,没有沈佳人想象的那么多规矩,让她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在傅家吃饭的情形,饭桌上冷冷清清的,连咀嚼声都几乎听不到,偶尔不小心勺子碰到盘子响一下,都显得那么的突兀,还有梁桂芬那随时都盯着她的挑剔的眼神,简直让人食不下咽。

“在想什么?是不是菜不合胃口?”厉墨成见沈佳人走神,低头问道。

“没有,妈……”沈佳人有些别扭的顿了顿,她还是没习惯这突然转变的身份,总觉得这一声妈有点别扭,下意识的看了厉雪舞一眼说:“妈做的菜都很好吃,就是太多了,吃不完,太浪费了。”

“听墨成说你反应挺大的,一开始也摸不准你到底什么口味,就多做了几样,下次想吃什么,直接跟我说,就不会这么浪费了。”厉雪舞笑着说。

“听到没,下次想吃什么,就跟你妈说。”厉老爷子紧跟着说。

“嗯,谢……我知道了,妈。”沈佳人刚想习惯性的说谢谢,就见厉老爷子眼睛瞪了过来,连忙将到嘴边的话咽下。

厉雪舞高兴的点点头。

“佳人,你好幸福啊,我将来也要找个像厉阿姨这么会做菜的婆婆。”韩悦一边夹菜一边羡慕的说。

沈佳人羞涩的笑笑,算是回应韩悦的话,她现在还有点恍惚,觉得眼前的这一切,跟幻影泡沫似的,那么的不真实,真怕一戳就碎了。

韩悦从刚才就开始大快朵颐,一点也不生分的样子,还时不时的跟厉雪舞逗趣几句,夸厉雪舞的厨艺好,让厉雪舞心花怒放。

“你要是喜欢,就常来我们家坐坐,我们家可不光我会做菜,你刘阿姨厨艺更好,她可是我们家的厨神。”厉雪舞说着,对刘晓静递了个眼神。

“真的?!”韩悦巴巴的看着刘晓静,连忙点头,“那我可真要过来蹭饭了,你们可不许嫌我太能吃。”

“能吃是福气,你要是不嫌弃,就常来,我平时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做几道菜。”刘晓静看着韩悦那副小馋猫的模样,笑着说。

“那我可当真了!馋瘾上来就到这里来打打牙祭,哈哈!”韩悦笑得特别开心,“终于不用每天回去啃泡面了!”

“这孩子!”刘晓静跟厉雪舞两个相视一笑,脸上露出慈爱之色。

一边的厉墨阳见老妈跟韩悦相谈甚欢的模样,突然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有些挑剔的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韩悦,甩甩头,心中暗暗警戒,看来,他又要到船上继续漂泊流浪一段日子了。

厉老爷子今天特别高兴,刚开始还不显,但是随着几杯酒下肚之后,话就特别的多了起来,“这酒喝着没滋味,墨成,你去把我窖藏的那两瓶宝贝拿来,我今天非把莫远这臭小子喝趴下不可,让这臭小子有来无回!”

“爸!”不等厉墨成起身,厉雪舞就皱眉说:“你喝多了!”什么有来无回,听起来怎么就这么不对味儿呢?

厉雪舞说完,又没好气的看着莫远说:“我爸年纪大了,哪能喝这么多酒?”这语气,分明就是怨怪了。

“那我不喝了。”莫远听厉雪舞发话,放下酒杯,说道。

“不行!今天难得这么高兴!谁都不许拦着我!墨成,去拿酒!”厉老爷子将酒盅往桌上一墩,发话道。

“爸,你不是说那两瓶窖藏要等墨成跟佳人婚礼的时候拿出来喝?”厉雪舞说着,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弟弟:“你们也不劝着点!”

厉国强跟厉国盛两人苦着脸看看自己的老爸又看看自己的老姐,干干的说:“爸今天高兴,大姐你就别拦着了。”

“就是,爸自己心里有数,没喝多少。”

是真的没喝多少,他喝两盅,莫远喝一杯,分明就是要把人灌醉的节奏,老爷子清醒着呢。

“你们……”厉雪舞瞪了两个弟弟一眼,不说话了。

“大姐,他们老爷们喝酒喝他们的,反正是在家里,喝醉了就让他们自个儿睡去,怕什么。”孟嘉怡上前打圆场说。

“就是,难得今天双喜临门,好多年没看爸这么高兴了,你就由着他这一会吧。”刘晓静也说。

“喝醉了可没人送你!”厉雪舞劝说不住,没好气的对莫远说。

莫远端着酒杯,笑笑不说话。

“醉了就在这里睡一晚,家里这么多房间,收拾间给他就是了,你就安心伺候你儿媳妇跟小孙子好了,别管我们大老爷们的事。”厉老爷子不悦的嚷嚷。

“……”厉雪舞不说话了,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

厉墨成去将厉老爷子说的窖藏拿了一瓶出来,放到桌上,厉老爷子生气的说:“怎么就一瓶,这哪能够?”

“一瓶足够了!”想要有心醉倒,别说一瓶酒了,一滴酒也就够了。

莫远看了眼厉墨成,没有说话,倒是在感觉到身边坐着的厉雪舞放松的下来,对着厉墨成会心一笑。

很快的,一瓶酒见底,厉老爷子正说得高兴呢,突然将酒盅又往桌上一墩,从怀里口袋里掏出个盒子来递给沈佳人说:“差点忘了见面礼。”

见沈佳人犹豫,厉老爷子不耐烦的催促:“快拿着,爷爷这份礼物可不轻!”

沈佳人连忙接下,“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哪里敢嫌弃长辈给的东西啊。

“你们,一个也不许少!”厉老爷子看了一圈在座的人,然后突然往桌子上一趴,睡着了。

“爷爷!”沈佳人被厉老爷子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却发现厉家人像是见怪不怪似的,都坐着不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看着厉墨成呐呐地问:“爷爷没事吧?”

“没事,他一喝醉就这样。”厉墨成拍了拍沈佳人的手,安抚着说。

“我还以为这次爷爷肯定把莫远叔给喝趴下呢,谁知道又是自己先倒了。”厉墨阳有些恨铁不成的意味。

“快点把你爷爷送回房间去。”厉国盛瞪了儿子一眼。

厉墨阳连忙过来将厉老爷子给打包带走了。

“佳人,恭喜你跟墨成修成正果,新婚大喜,这是莫叔的一点心意。”莫远拿出自己准备的礼物,顺带将厉墨白的那一份也给了沈佳人。

“谢谢莫叔叔,让您破费了。”沈佳人客气的说。

“佳人,这是大舅母给你大舅舅的。”孟嘉怡也笑着将两份礼物送给沈佳人。

“还有我们的。”刘晓静也送上两份。

“谢谢!”沈佳人抱着一堆礼物,有点手软的感觉。

“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至于墨成说的另外一份,今后会加倍补上的。”孟嘉怡笑着打趣。

“大姐,你给儿媳妇准备了什么见面礼,给我们瞧瞧。”刘晓静笑着问。

“当然不能被你们的比下去。”厉雪舞说着,掏出一个盒子,递给沈佳人说,“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沈佳人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到一边,双手接过那个盒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没有什么光彩耀眼的钻石金银,只是一块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古玉。

“哇塞,这是,这是那个我爷爷说的厉家的传家古玉?”一边的韩悦惊呼道。

传家古玉?沈佳人在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震惊的睁大眼睛。

------题外话------

断网的日子没法活了,本来说昨天11点就弄好,结果只送上电,网络现在都还没好,真是郁闷了。谢谢美妞们的票票5星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