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78章 你就不怕你家Boss真的被那女人给强了

一路上浑浑噩噩,甚至有有一次因为她的分神差点没车毁人亡。

终于将车子开进别墅院子里,安夕颜这才重重松了口气,只是,她没有立即下去,而是将头抵在方向盘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前所未有的疲惫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带着心底钝钝的痛,让她难受得窒息。

孟昕还没睡,听到院子里的动静,立马披了件衣服从房间走出来,她原本是等在客厅,但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安夕颜进来,便推门走了出来鲎。

借着院子里的路灯,她朝安夕颜的车走了过去,而此刻的安夕颜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忧伤之中,没注意到孟昕走过来,直到车窗玻璃被敲响,她才猛然抬头。

当看到是孟昕时,她有些慌乱,有些无措。

妈妈的身体才刚康复,不能因为她的事让她再操心了,于是,立马收起所有的情绪,然后推开车门。

“妈,你还没睡呢。”她走过去,很自然地挽住孟昕的胳膊,“是不是在等我?”

孟昕看着她,眼神中透着关切,“颜颜,你没事吧?”

安夕颜佯装不解,“我没事啊。”

“那你到家了怎么不下车?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不是和朋友吃饭了么?”

“不是累,是有些犯晕,今晚没忍住喝了杯红酒。”

“你这孩子。”孟昕一听就有些生气,“开车怎么能喝酒?这万一出了事该怎么办?”

“就喝了一小杯。”安夕颜一见孟昕急了,连忙解释,“就小杯红酒,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喝了,打死都不喝,成么?”

孟昕抬起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开车坚决不能喝酒,记住了。”

安夕颜吐吐舌头,“知道了,我最亲爱的母上大人。”

看着她俏皮的模样,孟昕彻底放下心来,“走吧,回去睡觉。”

“好。”

将孟昕送回房间后,安夕颜就上了二楼。

一进房间,她就将自己摔到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脑子其实是空的。

她想,如果就能这样睡过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但,脑子虽然是空的,但为何心就跟扎了一根倒刺似地,一阵阵隐隐作痛。

突然,她从床上跳起来,拿过放在一旁的挎包,然后从里面掏出手机……

除了一条广告信息之外,没有任何提示。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她清楚的记得,她是下午四点给他打的电、话,距离那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他毫无回应。

安夕颜的一颗心一点点沉入谷底,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和忐忑。

花开屏幕,她毫不犹豫地拨通了他的号码,但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紧接着,她又给唐逸打电、话,却是无法接通。

如果是往常,安夕颜肯定会因为联系不上他而担心焦虑;但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只有那几张照片,一张张从她脑子里翻过,带给她的,只有心痛和绝望。

几乎是彻夜无眠,待她第二天顶着两道黑眼圈头重脚轻地下楼,把孟昕和莫小宝都吓了一大跳。

莫小宝,“安安,不就一夜未见么?你怎么把自己搞得像只鬼似的,走路都带飘的。”

安夕颜幽怨地看向他,“飘算什么?我恨不能用飞的。”

直接飞到他爸出差的地方,看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莫小宝斜睨着她,凉凉揶揄着,“飞?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姐姐么?”

安夕颜被他的话气得心口疼。

这姓莫的父子俩,都不是好玩意。

一个伤她,另外一个气她,有那么一瞬间,安夕颜直接就有了想卷了铺盖走人的冲动。

孟昕看着她却是一脸担心,“颜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

安夕颜连忙打了个哈欠,“我睡眠一向好都爆,昨晚竟然失眠了。”

她轻松的语调让孟昕放下心来,“偶尔失眠也是正常的,一会儿妈给你熬点安神汤。”

安夕颜立马开心地搂着她的脖子,撒着娇地说,“妈妈真好。”

孟昕用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脸颊,“先吃点早饭,然后再去睡一觉。”

安夕颜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一遍喝粥一遍摇头,“不用,我一会儿送小宝去幼儿园,顺便去看几家店铺,昨天又有几个人给我打电话,想转让。”

“好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嗯。”

吃过早饭,安夕颜开车先将小宝送去了幼儿园,然后就将车直接开去了莫氏集团,打电、话约出了苏叶。

正忙得脚后跟打转的苏叶一接通电、话正要冲她嗷嚎几句,却听出安夕颜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便立马放轻了声音,

“怎么了这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

“忙不忙?”

“忙死了,集团最近在招聘,我都连续加一个星期班了,已经加得内分泌失调了。”

“现在挤得出时间来么?我就在公司楼下。”

苏叶一听她这话,断定肯定是出事了,立马二话不说便同意了,“行,你先去对面的咖啡馆,我忙完手头这一点就过去。”

“好。”

安夕颜就将车停在集团大院内,然后走着去了对面咖啡馆。

她刚点上一杯卡布奇诺,苏叶就风风火火赶了过来,一见她跟见了鬼似的,瞪大了眼睛叫了一嗓子,“我靠,才几天

没见,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到底出什么事了?”

幸亏这个时间咖啡馆没人,不然以她这嗓门肯定会招来众人的注目和非议。

安夕颜一把将她拉到身边坐下来,压低了嗓音,“大姐,你能别大呼小叫么?你不知道我脸皮薄么。”

“切。”苏叶看她一眼,“都丑成老太婆了,再薄也没人看你。”

这要放在平时,安夕颜肯定一巴掌攉在她胳膊上了,但今天实在是提不起和她打闹的兴致。

苏叶见她情绪低落,抬手便招来服务员,“麻烦,一杯现磨,谢谢。”

待服务员离开,苏叶立马问她,“到底出什么事了?”

安夕颜看她一眼,也不说话,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然后从包里拿出几张照片来递到苏叶面前。

苏叶伸手接过,一看之下,直接从卡座上跳了起来,“我靠,这这这……”

见她甚至比她见到照片时还要激动,安夕颜后悔了,她今天不该来找她的,说不定下一秒苏叶就能暴跳如雷地将人家咖啡馆拆了说不定。

用手抚额,安夕颜头疼不已,“你先坐下,别这么激动成么?”

苏叶直接跑到她的卡座,和她挤在一起,一脸不敢置信地低声问,“这些都谁给你的?”

她可不相信,安夕颜有跟踪***的本事。

“陆立擎。”

“他?”苏叶皱了秀眉,“这东西他又是从哪儿来的?”

“他说是一个报社的朋友给他的,具体不清楚。”

苏叶若有所思,“那还真是巧合。”

安夕颜将整个人窝进卡座的沙发间,水漾的眸子里透着浓浓的受伤,“叶子,我该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从见到照片的那一刻起,她整个人都乱了。

又痛又乱,痛到极致,也乱到极致。

昨晚,她拿起手机拨通他电、话的那一刻,她的脑子其实都是懵的,她根本没想好要怎么开口。

如果不是他关了机,或许,昨晚她早就不顾一切地问了出来。

苏叶两眼依旧盯着照片看,她还是不相信莫向北会做出这种事来,想从中找出一点被PS过的蛛丝马迹,但凭她怎样看,这几张照片都没有一丝破绽。

一时激动过后的苏叶也渐渐冷静下来,她偏头看向安夕颜,“或许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不过是男女之间一个普通拥抱而已。”

安夕颜轻轻闭上眼睛,“你知道那个女的是谁吗?”

“你认识?”

“还记不记得去年夏天H市发生的那场意外。”

“记得啊,但这女人和那场意外有关?”

“她就是事故当事人的女儿,”安夕颜猛然睁了眼,一个名字从她嘴里缓缓而出,“唐小柯。”

看到照片那一刻,安夕颜并没有十分紧张,她的想法和苏叶的一样,或许只是男女之间一个普通的拥抱。

那时那刻,她完全已经将‘唐小柯’这个人忘记了。

对于她来说,唐小柯不过是生命中的一个陌生得不能再陌生的匆匆过客,她甚至已经记不清她到底长什么样。

但当陆立擎提醒她,“她,你不记得?”

安夕颜当时摇头,“我不认识她。”

陆立擎好心提醒她,“去年莫氏在H市的工地发生了一场意外,我看过那几天的新闻,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女人不就是

那场事故亡者的女儿么,那次事故的发布会一直都是她在说,我倒是对她印象极深,小小年纪就如此心狠绝情,不惜亲手将自己的母亲送进监狱。”

他的提醒,让安夕颜猛然记起了一个名字---唐小柯。

如果不是陆立擎的提醒,或许安夕颜这辈子再也记不起这个名字来。

这个名字再次被提起,她才猛然想起去年的那天早晨,她想要给莫向北一个惊喜,但最后,喜是没有,惊倒是给了她一个。

唐小柯竟然拿着莫向北的贴身衣服……

只是,最后他给了她解释,她也更是相信他,根本没做它想。

但现在……

苏叶被惊到,“那个女的?可她不是在H市,什么时候跑来南城了?”

安夕颜轻轻一阵叹息,“她将自己母亲送进监狱之后,就跟着我们来了南城,然后上了A大。”

“我靠!”苏叶惊呼,“一个能亲手将自己母亲送进大牢的女人,那绝对是人渣啊。”

安夕颜沉默不语。

‘唐小柯’这三个字,就像紧箍咒,每提一次,她就头痛欲裂。

苏叶仔细地看着照片上的唐小柯,评头论足,“白色长裙,及肩长发,看似一脸纯真,实则就是朵心机颇深死不要脸的白莲花啊。”

苏叶狠狠地骂了几句之后,依旧不解气,“这样的绿茶婊,简直就是社会败类,人渣中的渣渣,我恨不能一巴掌扇死她。”

骂了一会儿之后,见安夕颜不吭声,便住了口。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忍不住问,“你没打电、话问问他?”

“打了。”安夕颜睁开眼睛,“昨晚打的,但他手机关机。”

“关机?”苏叶皱了眉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声音一下子又大了几个分贝,“我X,Boss这次出差就是去了H市……”

“你说什么?”

“他没跟你说去了哪儿?”

安夕颜摇头,面如死灰,“没有,他只是说去外地出差,我也没仔细问。”

苏叶拿手指戳她的脑门,“你的一颗心呦,可真是大,你连他去了哪儿都不知道,如果我家Boss真要劈了退,你也得有一半的责任。”

“我有什么责任?”

“监督不严!”

安夕颜默。

苏叶认真思索了片刻,“也不能光凭几张照片就判了Boss大人的死刑,我还是相信我家Boss的人品是极好的,这样吧,反正你也没事,不如现在就飞去H市,一探究竟?”

安夕颜有些犹豫,“这样……好么?”

“你男人都要被其他女人给抢了,你还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再晚一步,你就不怕你家Boss真的被那女人给强了?”

安夕颜鼻子哼了哼,“一个巴掌拍不响,他若是不愿,那女人再强悍又怎么抗得过一个男人?”

苏叶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上,“你傻啊,要让一个男人变疯狂的方式有很多种,药物就是其中

之一,姓唐的那绿茶婊心机那么深,为了攻下Boss,她估计会不折手段,万一Boss中了招,你到时候哭都没用!”

安夕颜‘腾’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抓起包包就往外冲。

“我靠,你……”苏叶抓出一张毛爷爷丢在桌子上,也等不及找零就追了出去,“确定要去?”

安夕颜直接将车钥匙丢给她,“把车开回国山墅,然后跟我妈说一声,就说莫向北病了,我不放心去找他了。”

苏叶将钥匙丢进包里,“万一咱妈问她女婿得了啥病,我咋回?”

安夕颜一边伸手拦车一边回她,“眼病。”

“啥眼病?”

“眼瞎!”

“……”

……

H市,莫氏刚成立的分公司的会议室内,正在开会。

莫向北坐在首位,一手支着额头,一手握着金笔,一边听主持会议的下属讲解一边拿笔写写画画,不时地抬头看一眼,然后问出他所关心的问题。

他轻易不出声,但每一次出声,都带着几分迫人的犀利。

两个小时的会议,从十点半到十二点半,散会的时候,他率先大步走出了会议室,唐逸跟在他身后。

分公司负责人也紧跟其后走了出来,然后几步追上莫向北,恭敬地开了口,“莫总,我在天庭订了位子,咱们现在过去?”

莫向北没看他,脚步未停,“没时间,我和唐特助回盛华,你们去就行。”

负责人一听,满头冷汗,“这饭是特意为了您预定的……”

莫向北冷睨他一眼,“那就取消。”

“是是。”

司机就将车停在分公司门口,见到莫向北过来,他立马打开了后车门,莫向北抬脚坐进去,当看到里面已经坐了一人时,忍不住皱了眉。

开口,声音冷得有些骇人,“下去。”

唐小柯原本巧笑倩兮的表情倏然变得僵硬,一张小脸变得苍白,嘴唇动了动,小声说,“莫大哥,我是来给你和唐哥送手机的。”

她说着,从包里掏出两只手机来,递到了莫向北面前。

莫向北看了一眼,从她手里拿过他的,神情依旧很冷,但却没再开口让她下去,而是靠在一旁闭目养神。

唐逸也从她手里拿过自己的手机,并客气地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唐小柯腼腆的笑了笑,“本来就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你们的手机也不会丢。”

唐逸客气笑了笑,“找到就好。”

从分公司到盛华酒店,莫向北一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唐小柯坐在他身边的位置上,视线不时地朝他看去,每看一次,就会让她失神一次,跟多了一分对他的痴恋和着迷。

只是,他一直对她冷,是那种巨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他原本就高高在上,再加上这份冷漠,让她想靠近又不敢,眼瞅着下午就要回南城了,一想到回到那里,他就要回到那个女人身边去,唐小柯就忍不住咬紧了唇瓣。

那个女人……

她到底凭什么要独自拥有这个强大而完美的男人?

如果能分她一点,哪怕一点……

十几分钟后,车子稳稳地停在盛华大酒店门前,莫向北睁开眼睛,随即推门下车。

他走路一向不喜东张西望,一向都是目不斜视,大步而行,自然没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那抹娇小的身影。

唐逸也没注意到,他下了车就站在一旁叮嘱司机,说他们一个小时后要去机场,让他原地待命。

唯一看到安夕颜的,就是唐小柯。

当她看到安夕颜的那一刻,明显一慌,但下一秒,她就冷静下来。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立马抬脚朝莫向北跑去,就在即将追上他的那一刻,突然身子一个踉跄,整个身子就这样直直地朝着莫向北扑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