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1:丑媳妇要见恶婆婆

“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爷帅呆了?”厉墨成低头看着怀里的沈佳人,在她耳边问。

这个小女人,已经看着那两个小红本上的照片发呆半天了。

沈佳人看了一眼身边这个笑的一脸自负的男人,转头看向窗外,外面的云彩像是一大朵一大朵的棉花糖,那么的不真实,就如同她现在的心境。

一切仿佛就像是在做梦。

包贝贝将她的户口给给了厉墨成,厉墨成不容拒绝的抱着她去了民政局,她还没闹明白呢,手里就多了两个红本子,她看着那两个鲜艳的红本子直接傻眼了,再回神,人已经在直升飞机上。

她就这样,跟厉墨成结婚了?!

“厉墨成,我们,不应该这样的。”沈佳人从那一片云海中收回目光,看着厉墨成,幽幽的说。

“确实不该这样。”厉墨成赞同的回应,然后低头看着沈佳人,懊悔的说:“爷就该在第一次睡了你的时候像现在这样直接二话不说将你拖去民政局领证完事,快刀斩乱麻,就不该由着你的性子浪费多时间!”

沈佳人脸色一红,气恼的问:“不是说是我强了你?”这个男人,终于说出实话来了吧?

“咳咳!”厉墨成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刚刚那是口误,第一次当然是你主动勾引,爷被动配合。”

沈佳人剜了厉墨成一眼,拿起小红本本就朝厉墨成的脸上拍去,这个家伙笑得这么淫荡,太特么的碍眼了。

厉墨成一把抓住沈佳人的手,抢过沈佳人手里的小红本本说:“仔细着点,这可是爷的上岗证书,拍坏了你拿什么赔给爷!”说完,将那两个小红本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放好。

沈佳人气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的,她现在整个人都赔给这个家伙了,还要怎样?

“沈佳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爷盖过公章的女人了,好好跟着爷,好好养着爷的种,别整天胡思乱想,想些有的没的。”厉墨成像是领导训话一半,煞有介事的说。

“所以说,我现在是母凭子贵?”沈佳人白了厉墨成一眼,存心找茬。

“照现在的情形看,貌似是这样,爷本来这次已经做好准备打持久战的,原本想着怎么也要跟你周旋个三五天,给你这颗榆木脑袋开开窍,谁知道半天就搞定了。”厉墨成一副轻松的他很没有成就感的样子。

“厉墨成!”沈佳人气急败坏的身手不客气的在厉墨成的腰上拧着麻花,这个男人抱着她进民政局的时候,绷着张脸,不知道还以为谁欠了他两个亿似的,谁知道一从民政局出来,就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让人恨不得暴打一顿。

“老婆大人,我在!”厉墨成笑得一脸得意,丝毫没有一点被虐待的表情流露出来。

“你们两个够了啊!”在直升机后面坐着的包贝贝实在看不下去了,“没听说过吗?秀恩爱死得快,不就是领个证吗,差不多就得了,在我们一群单身狗面前这么得瑟,太没道德了。”

她们已经够委屈的了,坐在离他们最远的位置上了,还是免不了被荼毒,这两个人太不仗义了。

沈佳人被包贝贝这么一说,缩着脖子不说话了,倒是厉墨成,这次好心情的没有给包贝贝冷脸,抱着沈佳人笑得异常满足。

“贝贝姐,什么是单身狗?”沈佳宇好奇的问。

“就像我们这样,形单影只的。”包贝贝感慨:“唉,今后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贝贝姐不是一个人啊,大白哥哥不是天天陪在你身边吗?贝贝姐才不是单身狗。”沈佳宇虽然还闹不明白单身狗是什么意思,但是也知道觉得不是好词儿,立刻安慰着包贝贝。

“大白怎么能算?”包贝贝瞟了一眼大白,恰巧大白也正看向她,她傲娇的哼了一声,说道。

“……”大白没有说话,审视的从头到脚看了一眼包贝贝,面无表情移开眼。

“喂喂喂!臭大白,你那是什么表情?”包贝贝觉得自己被大白鄙视了,十分不悦的质问。

大白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只是转头看着窗外,被包贝贝闹得实在受不了,他突然站起来,走到驾驶室,对正开飞机的人说:“我来。”

那机长看了一眼大白,然后让开身子。

“喂,大白,你做什么?这是飞机,你当是什么?你快点让开,想害死我们啊你!”包贝贝一看大白竟然在摆弄飞机,吓得立刻跑过来阻止。

大白不说话,直接忽略包贝贝,将她完全当空气一样。

“大白!你到底听到我说话没有?你再这样,我扣你工资了!”包贝贝还从来没有被大白这么忽视,气的张牙舞爪的,要不是大白现在正在开着飞机,她真恨不得上去暴揍他一顿。

“我还有工资?”工资的事,让大白终于有了回应,只是他看了包贝贝一眼,讥诮的说:“不是下下辈子的工资都被你扣完了?怎么,你还打算把我下下下辈子的也一起扣了?”

一句话,堵的包贝贝跟吞了个鸡蛋似的,半天没说上话来,她死死的盯着大白的后脑勺,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修理大白的法子。

飞机突然一个摆尾,包贝贝猝不及防,向前摔了过去,眼看就要撞到脑袋,包贝贝闭着眼尖叫一声:“大白救我!”

身子被一条胳膊紧紧扣住,预期的疼痛没有传来,包贝贝怯怯的睁开眼,看到自己腰上的那条有力的胳膊,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她猛地一转头说:“大白,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最后一个字,压在包贝贝的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她惊讶的看着大白的侧脸,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

她刚才转头转的太急了,竟然亲在大白的脸颊上!

感觉到缠着自己腰的胳膊收紧了些包贝贝的身体紧贴在大白的怀里,觉得大白的心跳震得她身体都跟着轻颤起来,就在包贝贝意识到这样不妥想要推开大白的时候,腰上的束缚解除了,大白泛着丝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到底还要亲到什么时候?”那语气,竟然还透着几分不耐烦!

“亲你怎么了?我就亲,就亲,就亲!”包贝贝被大白的态度刺激的暴走了,双手捧着大白的来呢,在大白的脸上吧唧吧唧又亲了好几口,示威看着大白,一副我想对你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能奈我何,有种你咬我的傲娇样。

“包贝贝,你别太过分!”大白的话里已经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儿,明显就是在极力隐忍。

“姐姐我就过分了,怎么着?”包贝贝一抬下巴,挑衅的问。

“你……”大白气的脸色紧绷,一双大手紧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都暴跳起来。

“哼!”就在包贝贝以为,大白像之前无数次一样,明明被她气的要爆炸,但是就是拿她没办法的时候,大白突然一把将包贝贝给扯进怀里,扣住包贝贝的后脑勺,对准她的唇,凶狠的亲了下去。

机舱里想起两道抽气声,一道是沈佳人的,一道是沈佳宇的,两姐弟看着正在接吻的那一对男女,震惊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大白,竟然把包贝贝给强吻了?!

厉墨成看了一眼正激吻中的两个,又看了一眼怀里的沈佳人类似于羡慕的小眼神,伸出大手将沈佳人的眼睛给挡住,然后不悦的说:“不用羡慕别人,这个爷马上就满足你!”说着,就将沈佳人的下巴勾起来,低头封住她的嘴。

沈佳宇看看包贝贝跟大白,又看看沈佳人跟厉墨成,很自觉的捂住自己的眼睛,他好像明白单身狗是什么意思了。

飞机上唯一表情淡定不变的就是又接手飞行的机长了,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被打扰,至少,他现在就越发赞同包贝贝刚才的话,当着他一个单身狗的面秀恩爱,真是太不道德了!

包贝贝先是被大白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傻了,直到她觉得嘴巴里有异物闯入,才惊觉大白竟然在吻她,而且,还是舌吻!

包贝贝脸色大变,刚想要推开大白,谁知道大白却先一步将她推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冷的说:“再惹我,这就是下场!”说完之后,大白就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啊!臭大白,我要跟你拼命!”整个机舱里,都是包贝贝尖锐的叫声。

沈佳人身体一颤,想要推开厉墨成,却被厉墨成压迫的更紧:“小兔子,专心点,别管他们。”

飞机大概飞行了不到两个小时,一行人就到了S市,飞机刚一停稳,包贝贝就率先冲出去,招呼都没跟谁打一个,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离开了。

那恨不得将地面踩出两排窟窿的架势,是个人就知道此刻这双鞋的主人在生气。

大白拿着包贝贝的东西,跟沈佳人和厉墨成点点头,慢条斯理的跟在包贝贝身后下了飞机。

“大白他……”沈佳人看着两人的背影,语气中带着几分凝重。

大白对包贝贝的感情,她不是一点没有察觉,可是一想到包贝贝跟莫晨的事,沈佳人就觉得十分头疼。

“真不知道他看上包贝贝什么!”厉墨成带着几分不满的开口。

“喂!贝贝人很好的好不好!不许你这么说我朋友!”沈佳人护短的瞪着厉墨成。

“不说就不说!”厉墨成倒是很给面子,他看着沈佳人气鼓鼓的小脸,好笑的打趣:“有时间给别人操闲心,倒不如先关心下自己,丑媳妇马上要见恶婆婆了,你倒是表现的很淡定嘛。”

沈佳人胸口一滞,“厉墨成,要不,我今天先不去你家了,我……”

一句丑媳妇要见恶婆婆,让沈佳人顿时像是霜打的茄子,蔫吧了。

“我的家不是你的家?”厉墨成挑眉,“沈佳人,咱们两个现在是领证的人了,你现在肚子里还有我厉墨成的孩子,该时刻有身为厉太太的觉悟!”

“……”沈佳人默,半晌之后,才抱怨的吐出一句:“分明就是你逼我的,结婚也是你一手操办的,根本就没问过我的意思。”

“那现在你是想要反悔?”厉墨成的语气危险了几分。

“已经上了贼船了,我还反悔的了吗?”沈佳人苦逼的问。这一反悔,她可就成三婚女人了,再说,这男人肯给她反悔的机会吗?

“有这种觉悟就好!”厉墨成笑得愉悦,一下抱起沈佳人,说道:“走吧,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有爷在,多少刀都给你挡着,没什么好怕的。佳宇,我们走!回家!”

“哦!回家喽!”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只有单纯的沈佳宇了。

车子在树林中穿行,看惯了F市的葱翠,再看着外面这些光秃秃的树木,沈佳人还是有些不适应,手指紧张的捏紧手里的包包,面色紧张的绷着。

“至于么?我妈又不是豺狼虎豹,就让你这么害怕?”厉墨成开着车,看了一眼身边的沈佳人,好笑的说:“不是都跟你说了吗,那些事不是我妈做的。”

“厉墨成,要不我们先去买点东西吧?我第一次上门,空着手,太不礼貌了吧?”沈佳人看着厉墨成说。

她的确是很紧张,虽然厉墨成跟她说了,当时绑架佳宇的那些人不是厉雪舞指使的,但是她还是放心不下,跟厉雪舞短短的接触了几次,她深知,厉雪舞跟梁桂芬是不一样的,她看起来比梁桂芬藏得更深。

不是她想要将厉雪舞想象成个恶人,只是过去的教训,让沈佳人不得不防备。

“空着手的话,的确是不太礼貌,我打电话提醒她们让她们给新娘子准备礼物。”厉墨成说着,拿起手机。

“厉墨成,你别闹了!”沈佳人激动的一把抢过他的手机,然后生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明知道她紧张,还给她添乱!

“好了,你现在肚子里可是怀着我们厉家第一个金孙,她们恨不得把你捧上天去,不会为难你的。”厉墨成安抚的捏捏沈佳人的耳朵说。

“所以,我这回真的是母凭子贵了?”沈佳人摸着自己的肚子,有点自嘲的问。

“又瞎想了!我妈那个人,你相处久了就知道了,她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不通情理。”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笑着说。

可是厉墨成不知道的是,他越是这样说,沈佳人的心情就越发沉重,厉墨成从小跟着母亲长大,他对厉雪舞的信任与维护,让沈佳人心里觉得很不踏实,于是沈佳人忍不住问了厉墨成一个很白痴的问题:“厉墨成,你说要是有一天,我跟你妈同时掉进海里,你先救谁?”

“当然是先救你!”厉墨成想也不想的回答。

沈佳人眼底迸出喜悦来,只是厉墨成接下来的一句话,将沈佳人的那些欢喜的小星星都扑灭了:“我妈会游泳,我当初学游泳还是我妈教的呢。”

“哦。”原来是这样。沈佳人难免的有点失落。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领了证之后,她就老是忍不住患得患失的,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要鄙视自己了。

厉墨成将沈佳人的这些小心思都看在眼里,笑笑不说话,他怎么会不知道沈佳人此刻心里的彷徨,只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母亲给小兔子留在心底的阴影,还需要时间,让她们自己慢慢的消除,他就是说的再多,也无法平息小兔子心里的防备。

车子开进一栋别墅,厉墨成刚停下车,拉开车门,就听到一个带着几分调侃的声音响起:“恭迎大哥大嫂大驾!”

沈佳人顺着声音看去,就见厉墨阳倚在门口的石柱上,一脸邪气。

厉墨成看了厉墨阳一眼,厉墨阳吓得立刻站得笔直,哪里还有刚才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这一幕落在沈佳人的眼里,惹得她忍不住笑起来。

谁能知道平时在外面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厉家三少,在哥哥的面前竟然乖巧的跟个小学生似的,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厉墨成早就见怪不怪,他打开后面的车门,对着沈佳宇说:“佳宇,到家了,下车。”

沈佳宇哦了一声,跳下车,然后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禁不住感叹:“哥哥,你的家好大好漂亮啊。”

“这里,以后也是佳宇的家。”厉墨成摸摸佳宇的头,笑着说,然后又对着身后的厉墨阳说:“还愣着干什么?把佳宇的琴拿进去。”

“喳!”厉墨阳听了厉墨成的话,立刻狗腿的跑上前,不过没有去帮佳宇拿琴,而是绕到沈佳人这一边,打开车门,将一只胳膊递过来给沈佳人做扶手,毕恭毕敬的说:“小的恭迎老佛爷起驾。”

“厉墨阳,你够了!”沈佳人被厉墨阳这一闹,弄得哭笑不得,他还记得这个家伙第一次见自己的时候,喊自己乡下土鸡那副不屑的模样,如今这么伏低做小,真让人不适应。

“大哥,看到没有,我把大嫂逗笑了!”厉墨阳看沈佳人笑了,立刻献宝似的跟厉墨成邀功。

厉墨成眉头一皱,厉墨阳便立刻老实的跑过去,帮沈佳宇提琴了。

“阳哥哥。”沈佳宇看着厉墨阳,熟络的喊了一声。

“你小子,几个月不见,倒是又长高了一点,说了不准叫羊哥哥了,下次叫狼哥哥!”厉墨阳勾着沈佳宇的肩膀开玩笑的说。

沈佳宇也不反驳,笑得很开心。

沈佳人看着勾肩搭背的两个人,不解问厉墨成:“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沈佳宇的不排斥不防备,让沈佳人有种这个弟弟对厉家人免疫的感觉。

“谁知道!”厉墨成看了一眼笑得开心的两人,说道:“走吧,晚饭应该做好了,你也该饿了,先进去吃点东西,不然一会吐都没得吐。”

“能别提这个吗?我本来都忘记了,被你这么一提醒,又想吐了!”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然后转头看着身后灯火辉煌的厉家大宅,心里忐忑不安,别说吃饭了,她现在都担心自己一会被人给轰出去。

“走吧!妈跟爷爷她们在家里等着我们了。”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白了几分的小脸,上前牵着她的手说。

沈佳人听了厉墨成的话,又忍不住紧张的起来,她看着眼前的大宅子,深吸一口气,才说道:“走吧。”

厉墨成好笑的看着沈佳人像是要上断头台似的表情,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今天厉家人几乎都到齐了,厉墨成的两个舅舅跟舅妈也都在,所以沈佳人一进屋,就立刻被好多双眼睛给盯上了,这让她原本就紧张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坐在中间的沙发上的老人,应该就是厉老爷子了,两边这两位跟厉老爷子样貌有几分想象的中年大叔,应该就是厉墨成的两个舅舅了,而另外的两位女士,应该就是厉墨成的舅母了。

厉家人丁比较单薄,所以,根本不用厉墨成介绍,沈佳人就将人认了个大概。

只是,这些人里却没有厉雪舞。

沈佳人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圈,没有看到厉雪舞的身影,心情不由得又沉重了起来。

看来,就算是自己母凭子贵,进了厉家的门,厉雪舞也不打算接受她,就跟当年的梁桂芬一样。

“人到的都挺齐!”厉墨成看着客厅的人,搂紧沈佳人的腰,察觉到沈佳人身体僵硬的像石头似的,眉头一皱,“都看着做什么?见面礼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双份的!”

“厉墨成!”沈佳人没想到厉墨成一出口就是要礼物,窘迫的越发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臭小子!不声不响的就在F市把婚结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厉老爷子生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然后站着厉墨成身边的沈佳人,嘴唇咬的又发白了,不悦的瞪了沈佳人一眼:“哑巴了?不知道叫人?”

“爷爷,你可悠着点,别拿出平时对付我这套来对付大嫂,我大哥可不依,再说了,大嫂现在怀着孩子呢,你要是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吓出个好歹来……”厉墨阳在一边很不给面子的说。

“你个小兔子崽子给我闭嘴!再敢说这戏不吉利的,小心我打断你的腿!”还不等厉墨阳说完,厉老爷子就生气的打断他的话,然后又瞪着沈佳人,明显就是等着沈佳人叫人。

“这个是爷爷。”厉墨成给沈佳人介绍。

“爷爷好。”沈佳人暗暗的吸一口气,很乖巧的喊人。

“嗯!”厉老爷子明显的有点激动,但是憋着劲儿端着一副高冷的模样,点了点头。

“这是大舅,大舅母,二舅,二舅母。”厉墨成将沙发上的人都一一做了介绍,沈佳人也都一一的跟着喊了人,然后又将沈佳宇拉倒面前来,对着众人说:“这是我弟弟沈佳宇。佳宇,喊人。”

沈佳宇乖巧的照做,沈佳人在看到沈佳宇喊厉老爷子爷爷的时候,厉老爷子没有刚才的冷漠,表现的很随和,心里稍微好受了些。

“喂,还有我呢?”厉墨阳看沈佳人跟沈佳宇将客厅里所有人都喊遍了,唯独落下他,不满的提醒。

“你个臭小子,你该喊大嫂!哪有等着你大嫂喊你的!”厉墨阳的妈妈刘晓静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

“我算是看明白了,小的就是被欺负的份了。妈,你说你怎么早把我生出来几年?”厉墨阳抱怨的看着自己的老妈。

“这个你是没指望了,不过你可以早点找个媳妇定下来,将来孩子就比你二哥的早出生,不用做最小的了。”刘晓静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

“那还是算了吧!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可不不替那小子操这份闲心!”厉墨阳长吁短叹的说,眼睛还时不时的瞥向厨房。

“哎呦,我听着这话里明显有话啊!”正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盘菜的厉雪舞没好气的看着厉墨阳说。

“大姑姑,你可别多心,我可没说你啊!”厉墨阳连忙解释。

“得了吧,你这个臭小子,肚子里有几根弯弯肠子,我还不知道!”厉雪舞含笑瞪了厉墨阳一眼,然后又转头看着还站在门口的沈佳人等人说:“还愣着做什么?不是说孕吐的厉害?这肚子早该饿了吧?快洗洗手吃饭。”

说完,厉雪舞就端着菜转身进了餐厅。

沈佳人幻想过无数次跟厉雪舞见面的情形,独独没有这一种,她看着厉雪舞的背影,一时间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傻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啊呀!我认识你!你不就是那个那天跟厉大哥车震的女人?!”就在沈佳人呆愣的当口,一个惊讶的声音,又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题外话------

抱歉,今天完了。呜呜,第二卷正式起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