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88:老子要持证上岗

沈佳人就这样不说话看着厉墨成,厉墨成也看着沈佳人,两人之间一时气氛诡异。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佳人忽然拿起自己的包包起身,朝外面走去。

厉墨成这个男人有多么的无赖,她早就深有体会,跟这个男人根本不能好好交流,既然讲不通,那就不需要浪费时间了,冷漠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只是沈佳人却忘记了,厉墨成是多么霸道的一个人,他为了这次见面,准备了一个多月,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沈佳人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厉墨成拿着沈佳人手里的那本经济学,跟在沈佳人身后。

沈佳人察觉到厉墨成跟过来,步子迈得快了一些,但是她感觉到身后的厉墨成也跟着加快了脚步,沈佳人咬咬唇,又放慢了脚步,保持平常的步调,而身后的厉墨成,也慢了下来,总之,不管沈佳人快慢,厉墨成都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跟在她身后。

沈佳人眉头皱了皱,身后跟着的厉墨成像是一个悠闲的猎人一样,而她就是他猎人相中的猎物,猎人之所有没有出手,根本就是在逗弄戏耍她这只猎物罢了,这种感觉,让沈佳人很不爽。

“厉墨成,你到底要怎么样?”

终于,沈佳人还是忍不住,转身生气的问。

“小兔子,我想你了。”厉墨成答非所问,在三步之遥处看着沈佳人,说的认真。

沈佳人心里一窒,这冷不丁的表白,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两个人在街上,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瞪了一会之后,沈佳人深吸一口气,说道:“厉墨成,别再逗我玩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小兔子,你以为,我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为了逗你玩?”厉墨成脸上带了几分不悦:“你觉得我真的有这么闲?”

“你厉*oss闲不闲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你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沈佳人避开厉墨成那双喷火的眸子,冷清的说。

“佳宇的事,不是我妈做的。”

“?”沈佳人一时间跟不上厉墨成的跳跃思维,抬头看着厉墨成,发现厉墨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她惊了一下,身体本能的想要后退,却被厉墨成先一步扣住腰,身子直接装上厉墨成的胸膛。

“厉墨成,你做什么?这是在大街上!”沈佳人心慌的挣扎,但是却挣脱不开厉墨成的束缚,只得无奈的瞪着厉墨成,让他注意场合。

“所以,不在大街上,就可以了?”厉墨成眼底染上笑意,一个多月没见,虽然每天都有知道她在做些什么,见了那些人,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但是,都没有现在将人抱在怀里的这份踏实感。

“厉墨成,你不流氓会死吗?”沈佳人听着厉墨成明显的挑逗的话,羞愤的脸颊绯红。

“会。”厉墨成低头在沈佳人耳边暧昧的吹气:“会憋死!”

“……”耳朵上传来的酥麻的感觉让沈佳人的身体猛地一僵,她用力的咬着唇,已经完全无法愉快的交流了。

“跟我来。”厉墨成搂着沈佳人的腰说道。

“我要回家!”沈佳人拒绝,她明显的感受到厉墨成的呼吸已经急促,身体比刚才热了几分,傻子也知道,他现在想带她走,是想去做什么。

“或许,你想让我像上次那样,扛着你走?”厉墨成威胁道。

“你不欺负我会死吗?”沈佳人生气的瞪着厉墨成,上一次的事,她还记忆犹新,一想起那些放纵,沈佳人就觉得脸红心跳。

“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厉墨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着沈佳人问:“难道你想眼睁睁看我憋死?沈佳人,你这属于谋杀!”

“厉墨成,你其实,只是想要我的身体,是吧?”沈佳人一边被迫的跟上厉墨成的脚步,一边问,态度很漠然,无喜无悲的模样。

厉墨成看了沈佳人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将沈佳人塞进车里。

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了,让小兔子对他这么悲观?

还是那家酒店,还是那个房间,一室春光无限。

激情退去,厉墨成枕着自己的胳膊,侧躺在沈佳人的身侧,看着沈佳人,另外一只手,把玩着沈佳人柔软的发丝。沈佳人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没有说什么。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气息不稳的喘息声。

沈佳人恢复了一些体力,就默默的起身下床,脚刚一落地,胳膊就被厉墨成拉住:“要洗澡?我抱你去。”

明明刚刚两个人做的时候还很合拍,小兔子也很投入,可是为什么,他现在觉得,小兔子有些反常呢?

沈佳人甩开厉墨成的手,将地上散落的衣服收拾起来,一件件往身上穿。

“小兔子,这衣服不能穿了,我让人送新的来。”厉墨成下床,将沈佳人身上被他扯得变形的胸衣拿掉,说道:“我先抱你去洗澡。”

沈佳人不说话,任由厉墨成抱着进了浴室。她现在身上的确没有什么力气,厉墨成这只禽兽,每次都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好的精力,恨不得要把她给拆了才罢休。

大概是沈佳人的冷脸,让厉墨成规矩了一些,洗澡的时候也不敢再挑逗她,就认认真真规规矩矩的洗澡。

两个人洗完澡出来,房间里已经多了一套女装,沈佳人拿过来直接穿上,粉色的内衣,淡粉色的裙子,每一件都很合身。

厉墨成皱眉看着反常的沈佳人,一时间也猜不透沈佳人究竟是要闹哪样?小兔子有情绪是肯定的,所以他现在就等着见招拆招。

只是厉墨成没想到,沈佳人不哭不闹,穿上衣服就要拍拍屁股走人?!

“小兔子,你去哪里?”厉墨成站在门口,拦住沈佳人问,语气不悦。他没想到,沈佳人竟然又是这种逃避问题的解决方式。

“你要我的身体,我给你了,现在我可以回家了吗?厉*oss?”沈佳人看着厉墨成,火气很大。

“小心眼!竟然还在为那句话生气!”厉墨成笑得春光灿烂,他身手去捏沈佳人的耳朵,却被沈佳人不客气的一下挥开手:“厉墨成,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还想怎么样?不要欺人太甚。”

“你想说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对不对?”厉墨成好笑的接下沈佳人的话,“我不想怎么样,小兔子,我等你咬我!”

“厉墨成,你别逼我!”沈佳人气的狠狠的瞪着厉墨成说。

“我就是逼你,怎样……”厉墨成无赖的说,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手臂上一疼,他猝不及防,闷哼一声。

小兔子,竟然真的咬他,而且还是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的样子,这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

嘴里的血腥气,让沈佳人的胃里一阵翻腾,她抬头生气的瞪着厉墨成问:“让不让开?”

厉墨成附身逼近沈佳人的脸,热气喷洒在沈佳人的脸上说:“不、让!”

沈佳人扯过厉墨成的胳膊,又要下口,下巴却被厉墨成扣住,然后她只觉得嘴上一重,呼吸就被某人强取豪夺了。

“想咬的话,咬这里。”厉墨成舔了舔嘴上的血迹,脸上三分魅惑,七分危险。

“厉墨成,放我走!我要回家。”沈佳人无力的瘫软在厉墨成的怀里,仍旧倔强的想要离开。

“我会带你回家,但是不是现在!”厉墨成将人打横抱起,一下子丢在柔软的大床上,然后又附身上来,“小兔子,听说过一句话没有,爱,都是做出来的,至少现在你的身体,比的心,要诚实的多。”厉墨成再看到沈佳人的敏感的起了反应的时候,邪气的说。

沈佳人被气得恨不得抡圆了胳膊给厉墨成一个大嘴巴子,但是胳膊被厉墨成给扣在身侧,完全的束缚住,她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只得任由身上的男人为所欲为,只不过胃里的不适,让沈佳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终于受不住,抖着唇喊了一句:“厉墨成……”

厉墨成也察觉到沈佳人的不对劲,他停下动作,担忧的看着沈佳人煞白的脸色,问道:“小兔子,你怎么了?”

手上的束缚一松,沈佳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将厉墨成给推开,踉跄的下床,直奔卫生间,然后抱着马桶,吐得昏天暗地。

胃里已经空荡荡的,但是沈佳人仍旧觉得恶心难受,恨不得连胆汁都吐出来。

厉墨成将一杯水递给沈佳人,一脸受伤的看着沈佳人问:“小兔子,我真的就让你这么厌恶?”

竟然在跟他恩爱的时候,恶心的吐出来,厉墨成心中遭受的打击,可想而知。

沈佳人漱漱口,身体已经虚脱,她抬头看了一眼厉墨成,在看到厉墨成竟然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身边的时候,睫毛煽动了两下,别开脸:“去穿上衣服!”

“我觉得,这样说话,更显得坦诚一点。”厉墨成看着沈佳人带着几分红晕的小脸,呼吸一紧,轻咳了一声说道,此刻,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确禽兽了一点,小兔子都难受成这样了,他竟然还是控制不住的有了反应。

“厉墨成,你还能再恶心一点吗?”沈佳人说完,又忍不住吐了起来,将刚喝进去的两口水,也吐了出来。

吐完之后,沈佳人虚弱的站起来,甩开厉墨成想要上来搀扶的胳膊,走出卫生间,“厉墨成,别再做这些让我恶心的事,不然,小心我吐你一脸。”

厉墨成的脸,像是个调色盘,他看着沈佳人那副虚弱无力的模样,突然脑中一道光闪过,急切的问:“小兔子,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沈佳人身体猛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厉墨成眼疾手快的上前抱住她,才让她避免了跟地毯狼狈接触的画面。

“不可能!”沈佳人大声反驳,只是声音都带着丝显而易见的颤抖,与其说她是在驳斥厉墨成的话,倒不如说她是在说给自己听。

上一次来大姨妈是几号?沈佳人脑子里一团乱,不会,不会这么巧吧?她跟厉墨成,也就是一个多月前那一次……

“上一次来例假是什么时候?”厉墨成忽然激动的问。

“不可能怀孕,我一直都在吃避孕药!”沈佳人忽然想起上次厉墨成离开后,她有吃事后药,心里安顿了些。

“沈佳人,你竟然在背着我一直偷偷的吃避孕药?!”厉墨成生气了,怪不得他这么努力,却一直播不下种子,原来都是这个女人搞的鬼!

“不然呢?你还想让我给你生孩子吗?”沈佳人语气也不好,只是她刚才被厉墨成折腾了这么久,又吐得胃里空空的,没什么气势。

“为什么不给我生孩子?”厉墨成气的恨不得捏碎怀里这个倔强的女人!他真是太大意了,竟然不知道小兔子一直在偷偷避孕!

该死的!

“厉墨成,我们现在,充其量也不过是床伴的关系,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给你生孩子!”沈佳人给了厉墨成一个你很可笑的眼神,不甘示弱的迎上厉墨成的目光。

“不肯给我生孩子,是因为关系不对?好!好!好!”厉墨成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危险异常。

只是沈佳人此刻根本无暇顾及厉墨成的危险指数飙升的事,她脸色一白,推开厉墨成又朝着卫生间跑了过去,这次,真的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等沈佳人脚步虚浮的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厉墨成已经衣冠整齐的站在外面,沈佳人看了一眼厉墨成,心里暗骂了一句衣冠禽兽,然后看到床上又多出一套新衣服,她走过去,拿起来,准备穿上。

跟这只禽兽在一起,绝对的刺激消费,才半天不到的时间,已经毁了她两套衣服了。

两只胳膊软软的没有力气,连胸衣都扣不好了,沈佳人泄气的放下胳膊,刚想不管不顾的倒在床上睡一觉再说,就觉得胸前一紧,她一侧脸,就看到厉墨成站在身后,正在帮她穿衣服。

沈佳人一愣,随即脸色一红,还不等她开口,就听厉墨成冷冷的下令,“胳膊抬起来!”

沈佳人白了厉墨成一眼,不是她不配合,而是她根本没力气好不好?

厉墨成大概也看出她的窘迫,抓着她的胳膊塞进裙子里,然后又拉着她的一只手,从衣袖里将她的胳膊拽出来,整个穿衣的过程虽然说不上粗鲁,但是绝对也不温柔,显然,厉墨成的火气还没消。

给沈佳人穿好衣服,厉墨成直接将人抱起来,朝外走去。

沈佳人这次连挣扎都放弃了,她看着厉墨成的下巴,问:“去哪里?”

“医院!”厉墨成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不用那么麻烦,你送我回家好了,可能是肠胃不适。”沈佳人有气无力的说。

“闭嘴!”厉墨成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就算是肠胃不适,吐成那样也该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将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沈佳人被厉墨成的气势煞到,缩了缩脖子,闻着厉墨成身上熟悉的气息,眼皮越来越沉重。

好想睡一觉!

厉墨成走了几步,发现沈佳人竟然出奇的乖巧,一低头,发现沈佳人闭着眼睛,吓得他连忙摇晃着沈佳人的身子叫:“沈佳人!沈佳人!”

“好吵……让我睡一会……”沈佳人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动了动身子,更紧的贴在厉墨成的胸膛上,喃喃的说。

厉墨成的心放松了下来,看着这样的沈佳人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刚才,真的是吓到他了。

沈佳人一路睡到医院,连自己被推进病房都不知道,一度害得厉墨成以为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眼睛一分不离的盯着她,生怕她消失了一样。

检查的结果却出乎厉墨成的意料,沈佳人怀孕了!

“医生,这怎么可能?她一直避孕,吃着避孕药的。”厉墨成不敢置信的问。

那医生还以为厉墨成是怕负责任,语气冷了几分:“避孕药也不是百分百可以避孕成功的。”这男人看起来人魔人样的,原来又是个衣冠禽兽。

“真的怀上了?”这一刻,厉墨成惊喜的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要是不想要,就趁早将孩子拿掉,不然等时间长了,对母亲的伤害会很大,很有可能影响她今后的生育。”医生会错了意,面无表情的提醒。

“谁敢拿掉老子的种,老子找他拼命!”厉墨成揪着医生的衣服,一把将人提起来,满身戾气。

“放,放我下来!我只是好心提醒。”那医生没想到厉墨成竟然瞬间魔化,前后态度差别这么大,一时间竟然吓傻了。

这个男人好吓人!

“厉墨成,你在干吗?”沈佳人醒来,就看到厉墨成抓着个医生,恨不得将对方捏死的模样,生气的问。

“小兔子,你醒了!”厉墨成一听沈佳人的声音,立刻将那名医生丢了,跑到沈佳人的身边,紧张的问:“你感觉怎么样?胃里舒不舒服?是不是还想吐?要不要先喝点水?”

“要喝水。”沈佳人润了润干涩的唇说。

“你等着。”厉墨成一听沈佳人要喝水,立刻拿了纸杯给沈佳人接水,一不小心,还将水撒到了自己手上,但是他好像没察觉似的,接好了水,将水杯递给沈佳人,然后紧紧盯着沈佳人不放。

沈佳人狐疑的看着厉墨成,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之后,发现厉墨成还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也很奇怪,禁不住有种不好的预感:“厉墨成,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没有。”厉墨成将水杯放下,然后目光落在沈佳人的肚子上,表情有点纠结。

“难道是胃癌?”沈佳人脑子里全是糟糕的想法,双手放在肚子上问。

厉墨成的表情这么反常,究竟是要闹哪样?

“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厉墨成没好气的瞪了沈佳人一眼,然后将沈佳人抱在怀里,激动的宣布:“小兔子,你怀孕了!这里……有了我们的宝宝。”厉墨成将大手覆上沈佳人的小手,说道。

“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厉墨成,你不会是想孩子想疯了,以为传统医院出份假证明,打算用孩子拴住我吧?你当我傻?”沈佳人嗤笑一声,她一直吃着避孕药,怎么还可能怀孕?厉墨成就算是要编瞎话,也至少这个靠谱点的吧?

再说了,这种手段,想当初她在傅家的时候梁桂芬早就对她用过了,外面传言她是大着肚子才进了傅家的门,后来又说什么孩子不是傅家的种,所以她为了怕事情败露,在孩子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就将孩子弄死,流产了。

“谁跟你开玩笑!”厉墨成放在沈佳人肚子上的手抓紧沈佳人的,一脸傲娇的说:“不愧是爷的种,一颗小小的避孕药怎么能拦得住!”

“厉墨成,你……你说的是真的?”沈佳人察觉到厉墨成的认真,语气不确定起来:“你最好别骗我,我最恨别人骗我!”

“要不我们再换一家医院,重新检查一遍?”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瞪得跟铜铃似的眼睛,好心情的问。

“可是,这怎么可能。”沈佳人已经相信了八分,但是仍旧不敢置信自己明明吃着避孕药呢,怎么还会怀孕。

“只要是爷的种,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厉墨成越是看着沈佳人这副模样就越是好心情的没边了。

原本在此之前,他听到沈佳人总是偷偷避孕,吃药,气的恨不得将这个小女人吊起来打一顿,但是现在一听说沈佳人怀孕了,他第一次开始相信真的有天意这玩意。

沈佳人呐呐的看着厉墨成,失去所有的言语。

她竟然真的怀孕了?!

那么这个孩子,是该去还是留?!

“小兔子,你要是敢伤害爷的孩子,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厉墨成一低头,就看到沈佳人眉头纠结的模样,完全没有一分初为人母的喜悦,猜到她在想什么,语气阴森的威胁道。

“厉墨成,你理智一点,这个孩子……”有了这个孩子,她跟厉墨成两个才是真的要纠缠不清了,一想起厉雪舞的警告,沈佳人心里就无法平静。

“闭嘴!”厉墨成凶狠的瞪了沈佳人一眼,硬生生将沈佳人到嘴边的话,堵了回去。

沈佳人被厉墨成吓得身体不由自主的防备紧绷起来,这是第一次,厉墨成对她露出这副凶恶的表情,好吓人!

“孩子在哪里?快给我看看!”就在厉墨成跟沈佳人两个剑拔弩张的时候,包贝贝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兴奋的大喊。

“我的小外甥呢?”紧跟着跑进来的沈佳宇,也在房间里搜寻,没找到小孩子的影子,还以为沈佳人跟厉墨成将孩子藏起来了,眼巴巴的看着两个人问。

沈佳人头疼的瞪了一眼不靠谱的包贝贝,佳宇心智未开,难道这个女人也没有一点常识?她才怀孕,哪里来的孩子?

包贝贝也知道自己失态,干干的笑了起来,讨好的看着沈佳人说:“这不是突然听到你怀孕了,一时激动嘛!沈佳人,我真是服了你了,没想到你就是出来相个亲,竟然就怀孕住进医院里了。”

“包贝贝,你怎么说话呢!”沈佳人急了,这女人真是的,存心来埋汰她的吧?

厉墨成听了包贝贝的话,脸色也难看了起来,什么叫相个亲就怀孕住进医院里来了?说的他的小兔子在外面跟人胡来似的!

“不是,不是!我是说怪不得厉*oss这么不急不慢的呢,原来是早就运筹帷幄,有杀手锏在手静待时机。咯咯~”包贝贝看着厉墨成阴沉的脸色,立刻狗腿的补救。

听了包贝贝的话,厉墨成的脸色总算好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包贝贝说:“东西都带来了?”

“必须滴!我办事,你放心好了!”包贝贝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双手递给厉墨成。

沈佳人一看厉墨成手里的户口本,心中有种被出卖了的预感,紧张的伸手去抢:“你们,你们拿我的户口本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当然是去登记结婚!难道你还想让我的孩子做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厉墨成避开沈佳人,不悦的挑眉:“沈佳人,从今天开始,老子要持证上岗!”

------题外话------

哈哈,厉*oss霸气侧漏了,有木有?大婶的群号:普通作者群:282306105

正版读者群:103441804

来几个大牌管家,把我打包带走!

PS:此妞体重超标,一定要多来几个人手哦~

挥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