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87:厉大boss的经济学释义

F市的天气就是这么多变,刚才还大雨倾盆,才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又雨过天晴了,变幻莫测的像是女人的心。

雨后的空气带着几分凉爽,有微微的风调皮的抚弄着衣摆,倒也还算惬意。

沈佳人坐在走到广场的休息椅上坐下,将手里的书打开,安静的看了起来。

F市的人早就适应了这多变的天气,雨后的广场很快的又热闹起来,只是角落里看书的沈佳人,却不受什么影响,安安静静。

张妈说让她带一本书做暗号,沈佳人临出门的时候就随便从书桌上抽了一本,想着打发时间也好,谁知道竟然看到一个典型的商业案例,来了兴趣看的有些入迷。

不知道是谁突然发出一声尖叫,让沈佳人受到惊扰,她不悦的皱眉,一抬头,愣了。

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很多粉色的气球,每个气球上,都挂着一条细长的彩带,一只气球飘过来,沈佳人发现那条彩带上竟然有字,她顺手一拉,将气球拉近,终于看清楚上面写得:沈佳人,对不起。

沈佳人心里一动,她放下书,站起来,又拉了一只气球过来,发现彩带上写得是:佳人,原谅我。再拉过来一只,上面写着:沈佳人,给我一次机会。再拉……沈佳人,我爱你!再来一只……

不一会,沈佳人手中已经有了很多气球,每一个气球上的话,都不一样,但是却将沈佳人的心,塞得满满的,她拉着一大堆气球,在广场上四处搜寻,却始终没有发现那个男人的影子,就在沈佳人眼中的光一点点暗淡下去的时候,人群又是一阵惊呼,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看天上,沈佳人也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天。

一颗由很多只红色气球拼起来的红心飘荡在半空中,向着沈佳人的方向飘过来,红色气球下面的彩带上几个闪烁的大字特别的耀眼:沈佳人,嫁给我!

人群中有不少女孩羡慕不已,沈佳人却看着那几个字,眼圈发酸,“厉墨成,你在搞什么鬼?”

“佳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透着几分悲凉,响在沈佳人的身后。

沈佳人的身体一僵,机械的转过身。

傅少卿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脸上的的表情,复杂的难以形容。

沈佳人在看到傅少卿的那一刻,拿着气球的手松开了,那些气球没了束缚,很快的便从沈佳人的手中飞走了,沈佳人放下手,去休息椅上拿起自己的书,默默的转身离开。

围观的人群原本还以为会有个幸福ending的大结局,见证异常浪漫的求婚,谁知道女猪脚不配合,竟然在男猪脚出现后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太傲娇了。

“佳人!”傅少卿之前想过,自己或许会被拒绝,被奚落,但是却没想到沈佳人如此的冷漠,只给他一个决绝的背影,他不甘心的追上前去,拦住沈佳人。

自从知道沈佳人开始相亲,傅少卿就忍不住蠢蠢欲动,前几天苍海找到他,跟他说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就再也按耐不住,暗中布置了这一切,他没想到,自己鼓足勇气,精心准备的一切,却让沈佳人会错了意,在听到沈佳人嘴里说出厉墨成的名字的时候,在看到沈佳人看到求婚的人是他,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失望之色的时候,傅少卿终于明白什么叫悔不当初。

“傅少卿,别白费心思了。”沈佳人皱眉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傅少卿,心里懊恼,张妈竟然会跟傅少卿两个联手,这里面肯定也有苍海的功劳吧?想到这里,沈佳人就有气,她身边的人,什么时候都开始帮着傅少卿了?还是他们以为,她沈佳人就真的嫁不出去?

“为什么?佳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相信我们两个在一起是最好的!这也是你父亲的意思,不是吗?”傅少卿拉住沈佳人的胳膊,急切的说。

“这不是他的意思,以前,他撮合我们两个,是因为我喜欢你,而现在……都过去了。”沈佳人看了傅少卿一眼,心里自嘲,如果是以前,傅少卿肯对她露出这样一丝紧张,一丝不舍,那么说不定,她们现在就真的修成正果了,可是,那时候傅少卿给她的全是厌恶,不屑,冷漠,将她推得远远的,现在她的心不在了,他又想找回来,多么可笑,人是不是都是在失去之后,才会懂得珍惜?

“佳人,忘了厉墨成,你跟他原本就不可能。”傅少卿不肯松手。

“就算是跟他不可能,你傅少卿也没有机会!”沈佳人忽然冷了脸,带了几分阴鸷。

“你真的就这么爱他?!既然你这么爱他,为什么还要跑去相亲?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傅少卿没想到,沈佳人会用这种可怕的表情看着他,他不知道厉墨成在沈佳人的心里已经那么重要,显然已经成了她的逆鳞,碰之即死。

“我的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沈佳人的眼神又冷了几分,看在傅少卿的眼里,甚至带了几分狰狞的杀气。

被人当众戳穿心事,揭开伤疤,沈佳人维持不了和颜悦色,尤其是,这个人还是傅少卿。

傅少卿禁不住身体一晃,他看着如此陌生可怕的沈佳人,良久不语。

沈佳人甩开傅少卿的胳膊,刚往前走了两步,胳膊却又被傅少卿拉住。

“放开我!”沈佳人没有回头,语气中明显透着不耐烦。

“如果我不想放手呢?沈佳人,如果,是为了傅氏呢?”傅少卿拉着沈佳人的手指收紧,声音明明很轻,却又带着几分沉重。

沈佳人转过身,看着傅少卿,突然冷冷一笑:“傅少卿,你威胁我?”

“我,我只是想要一个陪在你身边的机会,为什么你可以去跟一个陌生人相亲,却不肯给我一个机会,难道现在还有人,比我更合适吗?还是,沈佳人你根本就没有打算……”傅少卿有种豁出去的想法,他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不然,他这辈子都不会甘心。

“傅少卿,你以为傅氏对我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你大可以让傅氏垮台,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傅少垮掉的那一刻,就是你傅少卿身败名裂的时候,而这些,根本都不需要我动手!”沈佳人说完,甩开傅少卿的手,大步离开了。

傅少卿站在原地,看着走远的沈佳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刚才沈佳人的气势,让他震惊,他知道沈佳人这阶段转变很大,但是心里仍旧自以为是的将沈佳人当成之前那个在傅家隐忍倔强暗恋他的女人,他心底幻想,哪怕沈佳人心底还残存对他的一丝丝情感,那么他今天就有胜算,谁知道,却是如此绝情。

大雨毫无预警的落下,广场上的人做鸟兽散,原本热闹的广场,顿时就只剩下傅少卿一个人,那些气球也被大雨冲击,或破碎或散落在地上,一地惨败,就如同此刻站在雨中失魂落魄的傅少卿。

“怎么?心疼了还是嫉妒了?”广场附近的咖啡店里,一个男人站在窗前看着广场上站着的傅少卿,喝了一杯咖啡,漫不经心的问身边的女人。

女人冷冷的看着雨中的人,眼底闪过一丝杀气,不过随即掩藏起来,对着男人说:“真不知道你们男人为什么这么贱,永远都在浪费时间追求别人手里的东西,却从来不会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

“嗯?听起来很有哲理的样子,怎么,你不下去给他送一把伞?”男人对女人的话不以为意。

“不用,我倒是希望这场雨下的再大一些,彻底浇醒他!”女人嘴角掀起几分狰狞,说道。

“真是最毒妇人心。”男人轻笑一声,抿了一口咖啡,这F市的鬼天气真让人受不了。

“你什么时候,解决掉沈佳人?”女人的目光从广场上的人身上收回来,看着男人问。

“快了。”男人随意的回答。

“那我静候佳音。”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急切。

男人看了女人一眼,随即又看向雨中,眼底闪过一丝轻嘲,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真愚蠢!

沈佳人回到家的时候,雨还在下,张妈早就打着伞等在门口了,一看沈佳人下车,立刻高兴地迎了上来,但是在看到沈佳人身后没有人跟来的时候,眼中划过一丝失望。

沈佳人将张妈的神色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走回家。

一进客厅,包贝贝就立刻好奇的围了上来,拉着沈佳人问:“怎么样怎么样?张妈给你介绍的人靠谱不?有没有感觉?”

张妈事先嘱咐包贝贝不让包贝贝他们跟过去,包贝贝这半天在家里简直就是屁股上长了疮似的,坐也坐不住,一见沈佳人回来,哪里还忍得住?压根就没看到张妈一直在一边给她打眼色。

“明天开始,继续相亲。”沈佳人没有回答包贝贝的话,接过弟弟沈佳宇递过来的一杯凉开水,喝了一口说。

“到底怎么回事啊?”沈佳人不说,包贝贝越发好奇了。

“大小姐,饭菜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张妈突兀的插话进来。

“吃饭吃饭,佳人,张妈今天可是大显身手,做了好丰盛的饭菜,我早就馋的流口水了,可是张妈不给吃,说是等你回来一起吃。”包贝贝这个吃货,一听有吃的,立刻忘记追问沈佳人了,一边朝餐厅走,一边唧唧歪歪的抱怨着。

沈佳人看了一眼餐桌上丰盛的大餐,然后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张妈,凉凉的说道,“你们吃吧,不是给我准备的,我怕吃了折寿!”说完,就放下水杯,准备上楼。

“大小姐!”张妈被沈佳人那一眼看的心惊肉跳的,再听沈佳人的话,吓得当即就跪下了,忏悔道:“大小姐,是我不对,我不该擅作主张,你原谅我这一次,千万别赶我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包贝贝直接傻眼了,“张妈,这不是在拍电视剧。”

这都多少年代的主仆戏码啊?包贝贝看了一眼沈佳人,张妈这么大年纪了,别太过分啊~

沈佳人站在楼梯上,转身看着张妈,假装没看到包贝贝眼里的提醒,冷冷的说:“我最恨被别人欺骗跟背叛,张妈,今天的事,不会再有下一次!”

不是她沈佳人非要拿乔,张妈现在也算是她的心腹了,如果连身边的人都管理不好,那么她随时都会有被出卖的危险,或许张妈今天做的一切是为了她好,可是她的事不需要别人来擅作主张。既然张妈吃主仆这一套,那么就用这种手段来制约她,让她再不敢做出这种逾越身份的事。

“是,我知道了,大小姐。”张妈听沈佳人原谅她了,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可是一想到沈佳人的警告,她心里再也轻松不起来,如果有一天,大小姐知道了真相,不知道会怎么样?

沈佳人教训完张妈,就丢下一群人,转身上楼了,高冷的让包贝贝张口结舌。这根本不是她认识的沈佳人,哪个剧组穿越来的吧?

今天傅少卿的突然出现,让沈佳人没了吃饭的心情,她回到房间,继续看那个商业案例,却发现怎么样提不起之前的兴趣,根本集中不了精力。

“佳人,忘了厉墨成,你跟他原本就不可能。”

傅少卿的话又响在耳边,沈佳人自嘲的笑笑,看来,他们真的不被人看好。

包贝贝吃完饭大刺刺的闯进沈佳人的房间,发现沈佳人竟然在看书,走进一看,才发现沈佳人竟然是在捧着书本发呆,她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觉得这样的沈佳人还算正常。

从张妈哪里套出来沈佳人这次相亲的对象竟然是傅少卿,包贝贝就坐不住了,她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垫吧了下肚子,就上来找沈佳人了,别人不知道沈佳人跟傅少卿的过去,她可是一路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走过来的,就算是现在沈佳人跟傅少卿两个掰了,包贝贝也觉得依照沈佳人那个死脑筋,今天的事,肯定会放不下,从她对张妈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

“沈佳人,你不会还在为傅少卿那个人渣伤春悲秋的浪费脑细胞吧?”包贝贝拿掉沈佳人手里的书啪的一声合上丢到一边,看着沈佳人问。

“你觉得可能吗?”沈佳人抬头看了包贝贝一眼,问道。

“我觉得很有可能,你看看你今天这副反常的样子,你可别告诉我你心里一点都没有他了。”包贝贝切了一声,说。

“贝贝,我心里一点也没有他了,你信不信?”沈佳人认真的看着包贝贝的脸,说道。

“信!”包贝贝原本是想说不信的,但是在看到沈佳人脸上的认真的时候,到嘴边的话打了个折,就蹦出一个字。

“真没有了?”包贝贝问。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沈佳人白了包贝贝一眼。

“那厉墨成呢?也没有了?”包贝贝不放过机会追问道。

沈佳人沉默,过了一会,像是没听到包贝贝的话似的开口:“说说明天的相亲对象吧。”

“沈佳人,你刚才训斥张妈的气势哪去了?”包贝贝恨恨的看着沈佳人:“你既然爱上了厉墨成,为什么不为自己争取一下就放弃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懦弱了?”

“我们之间,不像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差距太大了。”沈佳人倚在靠背上,看着外面连绵不绝的雨幕,说道。

“差距哪里大了?当初你跟傅少卿两个差距不大?你还不是勇敢的一头栽了进去,怎么现在就畏首畏尾了呢?你当年的勇气呢?”包贝贝看不惯沈佳人这副深沉的模样,这样的沈佳人让她觉得压抑。

“就是因为当年的年少无知,让我在那一年的婚姻生活中受了那么多的教训,吃一堑长一智,贝贝,我不想在同一件事情上跌倒两次。”沈佳人的声音忽然有些难以控制的尖锐。

“厉墨成不是傅少卿,他可以保护你。”包贝贝反驳。

“他可以保护我一时,但是保护不了我一世,而且我身边的人呢?佳宇之前差点被人绑架,就是个很好的教训。”沈佳人语气沉重:“贝贝,我赌不起。”

包贝贝震惊的睁大眼睛,她原本就觉得沈佳宇上次的事有点蹊跷,还以为是有人看她不顺眼,故意拿她身边的人开涮,毕竟她在栏目组人气高涨,得罪了不少人,谁知道,竟然是冲着沈佳人来的,难怪,沈佳人突然性情大变,要去相亲。

“可是,你也不用就这样随便的找个人嫁了吧?”包贝贝虽然是鼓动沈佳人去相亲,但是里面玩闹恶作剧的成分居多,说白了就是想给厉墨成添堵而已,她可不是真的想把沈佳人就这样嫁出去的。

“不是他,谁都无所谓。”沈佳人突然想起小言剧里常用的台词,说道。

“那傅少卿为什么就不行?说实话,要是你真想找个人嫁了的话,傅少卿还是蛮合适的,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嘛?而且,他那个人,除了跟楚思雨两个有过那么一段情,还是很干净的,现在他又掌管着傅氏。”包贝贝点到即止,其实还是试探沈佳人的心意。

“他不行。”沈佳人难堪的别开脸,“明天继续相亲,至于傅氏,早晚有一天,我会接手的。”

想起傅少卿今天对自己的威胁,沈佳人心里就十分不舒服,她不想去揣测傅少卿究竟是出于什么用意去说那样的话,但是她讨厌自己现在的不够强大,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的感觉,糟糕透了。

“那好吧,明天继续相亲。”包贝贝知道再深挖掘下去,沈佳人肯定会恼羞成怒的跟自己急,在明白了沈佳人的心思之后,她又恢复了那副不靠谱的模样,贼兮兮的贴过来问:“快说说,傅少卿今天是用的什么花招,啧啧,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啊,没想到傅少卿也有被你不屑一顾,败得落花流水的一天。”

沈佳人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好友,拿起书来,继续看着那个商业案例,被包贝贝这么一闹,心倒是静了下来。

一个月过去了,相亲还在继续,只是,每次跟沈佳人相亲的对象都毫无意外的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说,本来两个人谈的好好的,突然冒出个大肚子女人对沈佳人说这个那人是我肚子里的孩子的爹,要不就是突然冒出一群黑社会打扮的人直接将男人暴打一顿,说是再不还钱就让他断子绝孙,更夸张的是又一次,一个涂脂抹粉的大男人跑过来搅局,指着沈佳人说:“你别以为他是真心喜欢你,我们只不过是想要借你的肚皮用一下而已!”

这一个月,沈佳人遭遇到各种奇葩,她觉得自己看戏都已经看的麻木了,所以,在她看书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察觉到对面坐了一个人的时候,她头也不抬的问:“是不是处?借没借高利贷?性取向正常不正常?黄赌毒有没有前科?酒品好不好?……如果没有以上不良记录就吱一声,有的话,就不要在这里挡着光。”

说完之后,沈佳人翻了一页书,就又看了起来,好半天之后,她口有点渴,身手去拿水杯,一杯温水送到她手里,沈佳人喝了一口,手里的杯子又被人接走了,沈佳人喝完水,又看了几页书之后,才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对面的人没有吱一声,也没有走人!

“你怎么还没走?不符合条件就不要浪费大家时间了。”沈佳人一边翻书一边说。

“我在纠结。”一个含着几分笑意的男声响起。沈佳人以为自己幻听,猛的一抬头,在看清楚对面坐着的人的时候,身体突然紧绷了起来,“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我来相亲。”厉墨成看着沈佳人,一个多月不见,小兔子倒是圆润了不少,这个女人没心没肺的程度,真是可见一斑了。

“厉墨成,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最初的惊讶退去,沈佳人生气的质问,她都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相亲了,拜这个男人所赐,每次都是以笑话收场。

“睡也睡了,吃也吃了,你除了嫁给我,还能怎么样?”厉墨成看着沈佳人,一脸纠结:“你给老子破了处,难道还想不负责?”

沈佳人一口老血,差点喷厉墨成一脸,她勉强镇定的说:“不可能,我只想找个经济实用男,你,我高攀不起!请厉*oss你移驾,不要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厉墨成眉头皱了皱,不悦的将沈佳人手里的书抽走,拿过来一看,顿时脸有点发绿,这个女人刚才就捧着这本枯燥的《经济学》看的津津有味,把他一个大活人晾在一边半天?

“经济实用男?”某个男人低醇的,带着几分玩味的声音响了起来:“所谓经济,就是要有良好的经济基础,无论何时何地在任何人面前都不会给你丢面子,这点我符合。”自己的绝大部分家当都交给小兔子了,他的经济实力有多雄厚,小兔子应该一清二楚才对。

沈佳人佯装淡定的看了厉墨成一眼,没有说话,一副静待下文的模样。

“所谓实用,咳咳!”某男脸色微红,“虽然……但是我确定你也非常享受,当然你要是不满意,我还可以更努力。”比如可以尝试多种姿势什么的,小兔子每次都不主动,他们的花样是少了点,这点他是该深刻检讨。

沈佳人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综上两点,我都符合,经济实用男明明就是非我莫属,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不配合,非要出来相亲浪费大家时间?”

沈佳人默!

头一次听说经济实用男是这样解释的?

抓狂!所有的语言都难以用来形容沈佳人此刻的感受了。

厉大BOSS,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么不要脸的话!

------题外话------

哈哈,终于写到这里了,明天就将这两个家伙配成对,这几天被这两个人折磨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