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86:不靠谱,国内很危险。

“佳人!咯咯~佳人你别生气嘛,咯咯~”包贝贝追着沈佳人进了家门,但是一想起今天相亲的那个人,就忍不住笑的花枝乱颤。

“包贝贝,你个不靠谱的女人!耍着我很好玩?”沈佳人怒了。

“佳人,我是冤枉的,我真没有,我发誓,这些人可是我经过精挑细选的,资料上明明写的好好的,很正常,谁知道竟然是这样的逗比。”包贝贝也很委屈。

佳人生气了,害得她都不敢笑了,可是憋得真的好难受啊,怎么会碰到这样的奇葩、

“最好是你说的那样!”沈佳人凶巴巴的瞪了包贝贝一眼,然后径直上楼,回卧室了。

“佳人,那明天还要不要继续?”包贝贝在沈佳人后面问。

“继续!”沈佳人冷冷的丢出了两个字,关上门。

包贝贝很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沙发里,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大白说:“大白,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人呢?”说完又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大白看了一眼笑得很没形象的包贝贝,无奈的摇摇头,跟佳宇玩去了。

包贝贝这个女人,根本没办法拿她当正常人看,不过,那个家伙也真是够绝的,竟然连神棍都折腾出来了。想到这里,大白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期待,这接下来的日子,相比应该很是精彩。

沈佳人关在房间里一下午没出来,直到晚饭的时候才现身,包贝贝见沈佳人不生气了,吃饭的时候直接当着大家的面,把自己一下午为了将功赎罪,精挑细选的几个人的资料拿出来,让沈佳人自己选一个。

“就这个吧。”沈佳人看了一眼那些密密麻麻的字,就头疼,随手指了一个,就把包贝贝打发过去,吃完饭又上楼去了。

“张妈,你说佳人这是怎么了?我总感觉她有点不对劲。”包贝贝目送沈佳人上楼,然后跟张妈说道。

“我也觉得大小姐最近情绪不对,相亲这么重要的事,哪能这么随随便便就决定的?”张妈也抱怨,她已经给苍海打电话说了这边的事情了,可是苍海那边还没有回话,照这样下去,万一大小姐真的就这么随便的找一个人嫁了,那该怎么办?

“唉……”包贝贝跟张妈两个同时叹了一口气。

今天相亲的时间,安排在下午茶的时段,沈佳人等人走进一家古香古色的茶室的时候,觉得周围袅袅茶香,很有意境,昨天的坏心情散去一些,但是当她看到前来相亲的人那张惨不忍睹的猪头脸的时候,突然觉得,今天的相亲,注定了不会顺利。

“佳人小姐!”猪头脸一见沈佳人,就异常的激动,十分激动的起来,绅士的为沈佳人拉开椅子,请沈佳人入座,然后自己才坐下,目光灼灼的看着沈佳人,充满深情的说;“佳人小姐,我等你很久了。”

沈佳人看看时间,自己是准时到达的,并没有迟到,看来对方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甚至不用介绍,都已经认出自己来了,这个认知,让本来准备掉头走人的沈佳人安分的坐了下来,至少,今天的男人看起来比之前的两个要靠谱很多,只是这张脸——

“这位先生,你的脸……”不会是欠了高利贷,被人追杀吧?沈佳人在心里嘀咕。

“佳人小姐,不用这么客气,我是海涛啊,卢海涛,你直接喊我海涛就好了,我们见过的,你忘记了吗?在上期录节目的地方。”卢海涛看着沈佳人,一脸深情,只是他现在的脸肿的完全是个猪头,看不出来深情,只让人觉得有点瘆人。

“卢海涛?!”沈佳人讶异的抬高了声音。她对这个人有印象,前不久还跟她求婚来着,她虽然记不太真切这个男人的模样,但是貌似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怎么今天面目全非了?

“佳人小姐,你是不是被我吓到了?对不起对不起!”卢海涛还以为自己的模样惊吓到沈佳人了,连忙道歉。

“没有,就是卢先生你不是刚刚才回国吗?怎么就弄成这样子?是不是惹到不该惹的人了?”沈佳人狐疑的问。

“佳人小姐,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自从昨天晚上,接到贝贝小姐的电话,知道今天要跟你来相亲,我激动的一晚上都没睡着,但是今天早上就接到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让我不要来跟你相亲,还威胁我,说是如果我来相亲,就要我好看,我当然不可能同意啦,我对佳人小姐的真心,岂是几句威胁就能吓退的,谁知道在来的路上,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几个小混混,二话不说就把我打成这样了,即便是这样了,我也不想退缩,放弃这次难得的见面机会,因为我相信,佳人小姐不是个以貌取人的肤浅女子,对不对?”卢海涛义愤填膺的说完,然后又一脸希冀的看着沈佳人。

“呵呵,对,对。”沈佳人僵硬的扯动了下唇角,看起来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到底是谁在暗中阻止卢海涛来相亲?沈佳人心里像是平静无波的湖水被投下一颗巨石,激起巨大的浪花,久久难以平静。

会是,他吗?

“佳人小姐,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也许那天我是太心急了,吓到你了,可是只要你肯给我机会,我们可以试着相处一下,慢慢了解,我敢保证,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卢海涛激动的像沈佳人表白,说了一大堆,发现沈佳人在走神,有些不满的提醒了一句:“佳人小姐,佳人小姐!”

“嗯,卢先生,我在听。”沈佳人回过神,对着卢海涛微微一笑,说道。

“佳人小姐……”卢海涛因为沈佳人的这一笑,心花怒放,像是被勾了魂似的,一脸花痴样的看着沈佳人。

这下,轮到沈佳人不自在了,她伸手在卢海涛的眼前挥了挥,说道:“卢先生?”

“在!佳人小姐,你有什么吩咐?”卢海涛一个机灵,反应过来,一下抓住沈佳人的手,看着沈佳人激动的问。

“那个,卢先生,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沈佳人不着痕迹抽回手来,随便找了个话题。

“佳人小姐,我是孤儿,没有什么亲人了,所以结婚后,你不用担心婆媳关系问题,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家庭关系要处理。”卢海涛一听沈佳人问及家庭背景,立刻认真的回答,他之前从包贝贝那里得知,沈佳人曾经遇人不淑,遭遇过恶婆婆的迫害,对沈佳人的遭遇很是同情,所以,很明白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我也没有什么亲人了,只有一个弟弟。”沈佳人看向不远处坐着玩机器人的沈佳宇。

“佳人小姐,你的情况我早已经了解了,对于你的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如果我们能在一起,对你弟弟来说,也是个很好的选择,我在国外这些年,认识了不少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其中不乏在医学领域有所建树的人,再说国外的医疗条件,也远比国内好很多,你弟弟的病情会有好转也说不定。”一听沈佳人提及弟弟沈佳宇,卢海涛马上说道。

沈佳人诧异的看了卢海涛一眼,她没想到卢海涛连这个都想到了,心里微微动容。

“钱的问题,佳人小姐也不必担心,我这些人虽然在国外求学,但是也小有存款,应该能应付的来。”卢海涛又补充了一句,然后看着沈佳人,有些犹豫的开口,“不过……”

“卢先生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好了。”沈佳人看着卢海涛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也大概猜到他想问什么。

“上次将佳人小姐带走的那个男人……”卢海涛看着沈佳人的脸色,吞吞吐吐的开口:“你跟他,你们……”

“我们已经分开了。”沈佳人淡定的说:“相比卢先生现在也已经知道,他那样的家庭背景,不适合我,而且,他的家人,不赞同我们在一起。”

“分开就好!分开就好!”卢海涛一听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分开了,激动的又要上前抓沈佳人的手。自从上次沈佳人被那个一身霸气的男人当众带走,卢海涛就从别人口中打听到一些有关厉墨成的事情,一查才知道,厉墨成竟然是明诚集团的总裁,身份背景都不是他这种人可以相提并论的,很是受打击。如今听沈佳人这样说,他心里终于踏实了。

沈佳人再次不着痕迹的避开卢海涛,将放在桌子上的手拿下来,垂在身侧。这个卢海涛各方面条件都算不错,但是有个坏毛病,就是喜欢动手动脚,这让沈佳人很不喜欢,她还没有做好跟异性亲密接触的准备。

“其实,不瞒佳人小姐说,我之前还在怀疑,我今天之所以会弄成这样,是因为厉大少暗中下黑手,不过现在听佳人小姐说跟他分开了,这些就都不重要了。”卢海涛喝了一口茶,来掩饰刚才的尴尬。

沈佳人不动声色的看了卢海涛一眼,问:“卢先生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没想到这个卢海涛也是够阴的,竟然当着自己的面,黑厉墨成。

不过,他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就连自己不也是觉得这件事是厉墨成在背后捣鬼吗?

“这个,我早已经规划好了。”一听沈佳人问今后的生活规划,卢海涛更加激动了,看着沈佳人的眼神更加灼热,佳人这样问,是不是说明,自己有希望了?

沈佳人做出一副聆听的模样。

“我觉得呢,婚礼可以举办两次,一次在国内,一次在国外,我在国内除了院长妈妈已经没有什么亲人,只有几个同学,不过佳人你应该还有很多好朋友,国内的婚礼我们就主要宴请佳人你的朋友,国外的婚礼,就主要宴请我的朋友当然了,要是你的朋友们有时间到国外观礼,两场婚礼都可以来参加。”卢海涛激动的说,看着沈佳人的目光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新娘一样,连称呼也变了。

“那有关婚后生活呢?”沈佳人没想到,卢海涛真的有备而来,连婚礼举行两场这样的事情都想好了。

“婚后生活,佳人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在国外有房子,也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家庭开销不成问题,当然了,我是不反对佳人你出去找工作的,国外女人都比较独立,你也可以出去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来,多接触人群,多交流,对你的发展有好处,至于佳宇,到时候可以根据他的兴趣,像是在国内一样,送他去音乐班,要知道,国外的音乐水平以及教学质量,比国内高了不止一个档次,相信佳宇也会很喜欢,国外的环境,国外的医疗设施及技术,国外人整体素养都比国内的高处很多,相信对佳宇的病情也有很大助益。”

“所以,卢先生是打算结婚后直接移民国外?”沈佳人从一大堆崇洋媚外的话中终于听出重点。

“国内环境这么脏乱差,各种不方便,我不觉得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佳人,只要你出国过一段时间,你就会觉得我说的是对的,这里是在不适合居住。”卢海涛听出沈佳人语气中的不悦,立刻解释。

“卢先生,听说你是作为交换生出国留学的,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学成之后回国发展?”沈佳人不带情绪的问。

“国内根本提供不了我想要的平台,只会限制我的发展,哪有国外的环境好?”卢海涛听沈佳人这样问,立刻反驳道。

沈佳人不说话了,其实她不是什么愤青也不是什么卫道士,卢海涛的情况再平常不过,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卢海涛将国外说的跟人间天堂似的,贬斥国内各种不好的时候,觉得很刺耳。

卢海涛的人生规划在国外这一点,她们就打不成共识,她身上还有个傅氏这么重的担子,怎么能说扔下就扔下?

“佳人,相信我,我们一起出国,远离国内这一切脏乱差的环境,从此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卢海涛慷慨激昂的说。

“卢先生……”沈佳人刚想着怎么委婉的拒绝卢海涛,就听到一个激动的带着几分尖锐的女声响了起来:“海涛!我总算找到你了!”

沈佳人循声看去,只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大波美女朝这边飞奔而来,一过来还不等他们反映过来,就直接扑在卢海涛的身上,对着卢海涛来了个缠绵长吻。

“你……你是谁?放开我,我不认识你!”卢海涛脸色一变,一边挣扎一边问,目光有些闪烁的看着沈佳人。

“海涛,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昨天晚上不是玩的很开心吗?”selina将自己傲人的胸器在卢海涛的身上蹭了蹭,极尽挑逗的说:“你也说过我们的身体很合拍的。”

“你,你别乱说,我根本不认识你。”卢海涛一边推着selina,一边急急地向沈佳人解释:“佳人小姐,这是个误会,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从哪里冒出来的。说不定又是有人想要陷害我,故意破坏我们的相亲。”

沈佳人原本准备离开,在听了卢海涛的话,又犹豫了,一个眼神制止了要过来的包贝贝跟大白等人,看了一眼抱着卢海涛不松手的那个大波美女说:“是谁派你来的?”

selina微微一笑,打量了一下沈佳人,在看到沈佳人的胸部的时候,得意的挺了挺自己的胸器,说道:“海涛不喜欢你这样的,他喜欢胸大的女人,你趁早死心吧。”说完,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丢在桌上。

“不要!”卢海涛在selina拿出照片的时候,突然大喊一声,身手飞快的去将那些照片抢在手里。

尽管卢海涛的动作很快,但是沈佳人还是看到了一些照片上的内容,看着那些银乱的画面,沈佳人胃里一阵抽动,差点吐出来,再看卢海涛那一副紧张的模样,沈佳人心里也明白了个大概。

“佳人小姐,这不是真的,有人在陷害我!”卢海涛仍旧死不承认。

“海涛喜欢豪放的女人,尤其喜欢参加各种交换女伴的party,你恐怕放不开吧?”selina又继续说道:“只有我跟他才是最合拍的!”

沈佳人真的是恨不得吐这两人一脸了,她拿起自己的包包,一言不发的准备走人。

“佳人小姐!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都是个误会!”卢海涛着急的说。

沈佳人不为所动,卢海涛急了,口不择言的说:“沈佳人,都是成年人一起玩玩,这在国外很普遍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都没有在意你离过一次婚!”

沈佳人转头看着卢海涛肿的像是猪头的脸,突然扯出一抹笑意,说道:“卢先生,国内很危险,你还是回国外逍遥快活去吧。”

沈佳人突然记起来,在栏目组的时候,卢海涛说自己对感情很认真,说的自己像是纯情的王子似的,现在看到这副画面,真是让人幻灭,原来男人的感情跟*是可以分开的。

沈佳人走了,包贝贝气不过的走过来,拿起桌上的茶水,一下泼到了卢海涛跟selina的脸上,然后鄙视的竖起中指,拉着沈佳宇追沈佳人去了。

卢海涛跟selina刚想发飙,就看到大白一身煞气的走过来,两个人到嘴边的话,又都识相的吞回肚子里去,只能顶着狼狈的茶叶,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人离去。

“佳人,你等等我!”包贝贝好不容易追上沈佳人,担忧的拉着她的胳膊说:“佳人,你别生气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那个卢海涛竟然是那么一个龌龊下流的坯子!”

包贝贝跟大白等人在一边看得真切明白,早就气的恨不得掀桌子了,要不是她心急出来追沈佳人,肯定要狠狠的收拾一下那对狗男女,把他们给废了!

“我没生气,就是觉得别人相个亲也没这么多事,怎么到我的话就这么不靠谱?”沈佳人语气有些烦躁。

“这个,的确你最近运气不好,不如我们去购物,撒点钱,散散霉运,我每次都是这样,很管用的。”包贝贝一眼看到旁边的商场,提议道。

沈佳人白了一眼身边不靠谱的败家女,看了一眼身边的沈佳宇,想起上次沈佳宇被人差点带走的事,心有余悸的说:“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让大白先把佳宇送回去不就好了?”包贝贝看出沈佳人在担心什么,然后瞅了一眼跟上来的大白。

“我先送佳宇回去。”大白说道。

“大白,你真是越来越深得我心了,简直就跟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包贝贝夸张的拍了拍大白的肩膀说。

大白白了包贝贝一眼,丢下一句:我送他回去就来接你们,然后带着沈佳宇上车了。

“这个大白,今天怎么这么识相?平常都是跟个跟屁虫似的,甩都甩不掉。”包贝贝直到大白的车子开走了之后,还有些不敢相信大白就这么听话的毫无反抗的在一个陌生城市将她丢下了。

“行了,不是说要去逛街,还去不去了?”沈佳人拉了一下包贝贝的胳膊问。

“还逛什么街啊!难得大白不在,我们当然应该去泡吧!”包贝贝兴奋的不由分说的拉着沈佳人上了一辆出租车,“去在水一方。”

在水一方是F市最有名气的酒吧,沈佳人没有听说过,但是包贝贝早就将这里好吃的好玩的地方摸得一清二楚。

两个美女一进到酒吧,自然分外的引人关注,不一会儿,就已经有好几拨的狂蜂浪蝶被包贝贝给打发走了,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很识趣,这不,麻烦就来了。

“我们坤哥想要跟你喝酒,那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一个地痞模样的男人开口道。

包贝贝看了一眼那个小地痞嘴里无比崇拜的一脸豆子的坤哥,冷笑一声:“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滚,不然到时候缺胳膊少腿的,姐姐我可不报销医药费!”

“他妈的!还真蹬鼻子上脸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另外两个小混混气气的撸撸袖子,就要上前来扯包贝贝。

“大白,上!”包贝贝习惯性的吼了一嗓子,吼完才发觉大白不在,然后转头看着沈佳人,沈佳人无语的对她摇摇头。

包贝贝闭上眼睛惨叫一声:“啊……”

大白不在,她怎么混啊!

只是,有人比包贝贝叫的更惨烈,声音完全盖过了包贝贝的,包贝贝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刚才对她伸出禄山之爪的小混混捂着胳膊惨叫,而那个坤哥带来的几个人已经被人放倒了,只留下坤哥一个光杆司令站在面前,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

“还不快滚!”楚非墨冷冷的看了一眼坤哥,说。

“你,你们给我等着!”坤哥丢下一句狠话,离开了。

“沈小姐,我们又见面了。”闲杂人等被清理干净,楚非墨看着沈佳人,露出个迷人的笑容来。

“刚才的事,谢谢了。”沈佳人感激的看了一眼楚非墨说。

“举手之劳而已。”楚非墨不在意的一摆手。

“佳人,这谁呀?好有范儿!”包贝贝拉着沈佳人的袖子,对英雄救美的楚非墨露出标准的星星眼。

“一个……”沈佳人有点犯难,不知道该怎么介绍楚非墨。

“朋友。”楚非墨接过话茬,微微一笑。

“既然是朋友,那就喝一杯。”包贝贝完全陶醉在楚非墨的笑容里,豪气的说。

“跟两位美女喝酒,当然要开一瓶好酒。”楚非墨说着,对服务生一招手,不一会儿,一瓶上好的葡萄酒就送过来了。

包贝贝是个识货的,一看那只红酒,立刻兴奋的对楚非墨竖起大拇指:“帅哥,够敞亮。”

“贝贝!”沈佳人扯了扯包贝贝的胳膊,然后在服务生给她倒酒的时候,抱歉的说了一句:“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抱歉。”

不知道为什么,沈佳人老是觉得楚非墨这个人有点危险,虽然她今天救了他们,但是他出现的也未免太巧合了点,不是她把人往坏处想,而是这里是酒吧,她们两个女人人单势孤,不得不小心谨慎。

“佳人,你真扫兴。”包贝贝不满的看着好友。

“没关系,给这位小姐一杯果汁吧。”楚非墨很绅士的说。

“白开水好了。”沈佳人对着服务生一笑。

楚非墨耸耸肩,表示随意。

很快的,一杯白开水就放到沈佳人的面前,楚非墨举杯,“很荣幸碰到两位美女,干杯!”说完,轻轻地抿了一口红酒。

包贝贝也举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眼中盛放出七彩光华来:“82年的珍藏拉菲,不错。”

楚非墨礼貌的颔首,然后看向沈佳人。

沈佳人有点尴尬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

从酒吧出来,包贝贝还在兴致勃勃的问楚非墨的事,沈佳人能告诉她的有限,“我只知道他叫楚非墨,其他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沈佳人无语的看着兴奋过头的包贝贝。

“姓楚啊?”包贝贝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吧了,郁闷的瞪了沈佳人一眼:“你怎么不早说。”

沈佳人忽然想起包贝贝之前有个男友就是因为姓楚,跟楚思雨那个女人一个姓就被包贝贝毫不留情的fire掉了,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算了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包贝贝豪迈的摆摆手,然后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大白,拉着沈佳人郁闷的说:“惨了,被抓包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怕大白了!”沈佳人看包贝贝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好奇的问。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

“你不懂,这个家伙有唐僧的潜质。”包贝贝苦逼的看了沈佳人一眼,然后迎上大白的目光,干干的讨好的笑着。

沈佳人狐疑的看着大白,这个男人一直沉默寡言,完全没有存在感,怎么可能像唐僧?包贝贝这个不靠谱的女人嘴里没一句靠谱的话。

因为经历了前几次相亲的不愉快,沈佳人这两天没什么相亲的兴致,包贝贝也不敢提这件事,所以大家又恢复到起初风平浪静的日子。

这天,张妈买菜回来,突然神神秘秘的拉着沈佳人问:“大小姐,你还去不去相亲了?”

沈佳人被张妈问的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张妈被沈佳人看的不自在,有些尴尬的说:“那个,我就是问问,我一个朋友的儿子,人挺好的,长得也不错,学历也高,主要是人我认识,知根知底的,要是大小姐还要去相亲,不如约出来见见面,认识的人总归比那些网站上见到的要靠谱些。”

张妈说完了,就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沈佳人,发现沈佳人看着她不说话,心里顿时敲起了鼓,刚想说她就是随便说说的,让沈佳人别当真,就听沈佳人的声音响起:“那就找个时间,约出来见一面吧。”

------题外话------

下面一章,厉大少就要出场了哦,下午没有更新了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