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85:奇葩,开启相亲模式

不知道怎么的,厉雪舞自从接到沈佳人的电话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的,她最终忍不住,拿起手机给那边拨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厉雪舞不客气的说:“你们对佳人做了什么?不要把当年对付我的那一套用在那个孩子身上,不然,别怪我出尔反尔,鱼死网破!”

“你在威胁我?”那边声音低沉,听出是带着怒气的。

“是又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我的底线是什么,我警告你,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厉雪舞说完,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熟悉,厉雪舞不禁失笑,还真是……

“妈,给谁打电话呢?”厉墨成从外面进来,就看到厉雪舞看着手机,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忍不住好奇的问。

厉雪舞抬头看了儿子一眼,说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自己这阶段时运不济,有点感慨而已。”

“妈,你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厉墨成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感觉她这阶段患得患失的,好像有一堆的心事。

“妈老了,一闲下来,就忍不住胡思乱想。”厉雪舞看着厉墨成,忽然带了几分抱怨:“还不是你!早些年妈催着你结婚,你没反应,这要是早听妈的,现在妈都抱上孙子了,也不至于整天这么无所事事。”

“妈,现在想不通的人是你。”厉墨成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说。

“儿子,沈佳人不适合你,妈都是为你好,妈不想你跟她走妈的老路。”厉雪舞看着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说。

“妈,我不是他。”厉墨成的声音忽然变冷,整个人的气场也变了。

厉雪舞拍拍厉墨成的手,没有说话。

每次一提到那个人,儿子都会变成这样,他对那个人排斥,已经日积月深,深入骨髓了。

谈不上恨,只是却是比恨更可怕的冷漠。

沈佳宇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呆在家里,也没有感到奇怪,更没有问起沈佳人跟包贝贝等人,他是怎么回家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他做了场梦似的,梦醒了,梦里的事也不记得了。

沈佳人也特地提醒包贝贝,不让包贝贝等人当着佳宇的面提起商场里的事,于是在大家的粉饰太平下,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贝贝,我有事跟你说。”晚上吃完晚饭,沈佳人突然将包贝贝拉倒卧室里,一脸凝重的开口。

“什么事?”包贝贝察觉到沈佳人面色有异,也收敛了那些不正经,问道。

“听说你们那个栏目组,办的挺火的,网站促成了不少佳偶,我也想试试。”沈佳人看着外面有点阴沉的天色,说。

“你也想上节目?”包贝贝惊讶的睁大眼睛。

“不是,我就是想看看通过你们的相亲网站,找个合适的交往对象,最好是能快点结婚的那种。”沈佳人看着好友睁得跟铜铃似的大眼睛,笑了笑说。

“沈佳人,你,你脑子没毛病吧?就那些虾兵蟹将的,连成群也没法跟厉墨成一个小拇指相媲美啊!”包贝贝狐疑的看着沈佳人,不知道她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你不帮忙就算了!”沈佳人走到书桌边坐下,拿起一本书来翻看。

“沈佳人,你玩真的?”包贝贝没想到沈佳人这样就生气了,连忙跟过来,倚在书桌边的墙上,看着沈佳人问。

“我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沈佳人看都懒得看一眼包贝贝。

“你真的打算红杏出墙?你就不怕厉大少嗯~”包贝贝做出个抹脖子的动作,一脸惊悚“咔嚓了你?”

“杀人犯法的。”沈佳人白了一眼包贝贝。

“这倒也是,可是厉大少肯定不会轻易饶过你。沈佳人,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才几天,你就移情别恋了?”包贝贝有些闹不明白,沈佳人究竟是哪里抽风了。

“你只要回答我帮不帮?”沈佳人对于包贝贝,已经是疲于应付。她现在后悔让包贝贝知道了,真怕包贝贝问个不停。

“帮!当然帮!为什么不帮!沈佳人我告诉你,这件事你找到姐姐我,可是找对人了,姐姐我虽然才录了三期节目,但是手上的资源可不是吹的,你说吧,要个什么类型,我明天就给你安排。”包贝贝兴高采烈的说。

“不需要太优秀,条件过得去,人没有什么性格缺陷就行,最主要的是,家里人通情达理。”沈佳人想了想,其实她也不知道究竟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她所接触较多的异性,也就是大白,沈佳宇,傅少卿,厉墨成这几个人,对于其异性的认知,都很模糊。

“沈佳人,你怎么能这么没追求呢,目标不明确,你让我怎么给你找?”包贝贝皱眉,不赞同的看着沈佳人说:“这么说吧,有这几种风格,你看看你喜欢那种?霸道总裁型的,经济实用男型的,高冷男神范儿的,暖男风格的……”

沈佳人听着包贝贝如数家珍的介绍,头有点晕,随口说了句:“经济实应男吧。”

“那好,那我明天就给你安排。”包贝贝的演讲被打断,颇有点意犹未尽,“你准备一天相几次亲?”

相几次亲?沈佳人惊讶的看着包贝贝。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现在年假刚过,还没出正月呢,正是相亲的高峰期,一天相亲个七次八次的,很正常好不好。”包贝贝一副看土包子的表情看着沈佳人。

一天相亲个七次八次的,还很正常?!沈佳人真的觉得自己落伍了,怎么感觉这相亲比吃速食快餐还快捷,就算是吃饭,也就一日三餐吧!

“那一天一次吧。”沈佳人伸出一个手指头。

“那行,你等我消息,我现在就去资源库里搜索一下。”包贝贝说完,就要往外走。

“贝贝,你就不问我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包贝贝不按常理出牌,沈佳人却忍不住了。

“有什么好问的,这女人就不该在一棵树上吊死,我老早就劝你了,多认识点男人对你有好处,省的你被人骗去卖了还帮人数钱!”包贝贝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心里却暗爽不已,她真是等不及要看厉墨成被甩的样子了。

哼!看那个家伙还拽不拽的起来!

包贝贝好心情的从沈佳人房间里出来,一路上还哼起了歌,大白见包贝贝骨子里那副小人得志的劲儿藏都藏不住,忍不住拦住她好奇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干嘛要告诉你!”包贝贝冷哼一声,鼻孔朝天,越过大白走了。让这个家伙之前冷落她,凡是敢跟她包贝贝拽的,迟早都要他们好看!

大白看着包贝贝翘着尾巴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这个女人!还真是记仇!

第二天一大早,包贝贝就闯到沈佳人的房间,将沈佳人从被窝里给拖出来了。

“贝贝,你做什么?”沈佳人昨天晚上有点失眠,一直到后半夜才眯着睡了一会,大清早被包贝贝折腾起来,头痛欲裂的。

“你说做什么?沈佳人,这都几点了,赶紧起来,打扮的美美的给我去相亲去。”包贝贝数落着沈佳人,一看沈佳人的眼睛,立刻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啊……沈佳人,你昨天晚上去偷人了吗你?这一对熊猫眼,让我怎么带你出去见人?”

这一嗓子,将张妈大白佳宇都引过来了,沈佳人头嗡嗡的坐在床上,有些茫然的看着一脸惊悚,跟见了鬼似的包贝贝,还有点不明白状况!

“真是气死我了你!”包贝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沈佳人,然后又嘱咐张妈去煮鸡蛋,将大白跟佳宇赶出去,砰地一声甩上门。

“贝贝姐这是怎么了?”佳宇有些担忧的看着门板问。

“神经病复发,别理她。”大白摸了摸沈佳宇的脑袋,安抚道:“走吧,我们下去吃饭。”

沈佳宇乖巧的点点头,跟着大白下了楼。

沈佳人迷迷糊糊的任由包贝贝在自己脸上一阵折腾,趁机舒服的偷偷又眯了个一小会,等包贝贝将沈佳人得意的领下楼,推到众人面前的时候,沈佳人还犯迷糊呢。

只不过,包贝贝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沈佳人瞬间清醒,也让大白沈佳宇跟张妈,惊愣不已。

“怎么样?佳人打扮成这样去相亲的话,只要是个男人,就会乖乖的俯首称臣,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相亲?!”

大白跟张妈惊叫。

“相亲是什么?”佳宇一脸迷惑。

“相亲?!”沈佳人如梦初醒。

“怎么了你们?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很奇怪吗?”包贝贝被大家看的极为不自在,一扭头发现沈佳人也一副傻愣愣的模样看着自己,顿时不满了:“沈佳人,你别在这里装傻充愣,不是你让我帮你的吗?”

大白张妈等人的目光又看向沈佳人,沈佳人很快的恢复如常,看着包贝贝说:“约得几点?”

“早上八点,人家8点半要上班,地点就是他们公司楼下的那家咖啡馆,半个小时足够了。”包贝贝立刻报备,完全就是跟沈佳人之前的角色对调,成了沈佳人的小助理。

“嗯。”沈佳人淡定的点点头,然后转身上楼。

“沈佳人,你不会临阵脱逃吧你?”包贝贝猜不透沈佳人心里想些什么,着急的问。

“不会。”沈佳人,没回头,吩咐张妈说:“张妈,早饭都准备好,我上去换个衣服。”

“哎!”张妈应了一声,赶紧去张罗早饭去了,心里却是在想着,大小姐要去相亲,这么大的事,得赶紧通知苍海。

沈佳人上去换了个衣服,顺便将包贝贝在她脸上涂涂抹抹的那些东西都洗掉了,一脸清爽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脸上那两个大黑眼圈,分外的明显。

“沈佳人,你怎么都洗掉了?你知不知道,为了给你遮住这两个黑眼圈,姐姐我废了多大的功夫?你现在怎么出去见人?”包贝贝眼看自己一番心血付之东流,气愤的讨伐。

“贝贝,我是去相亲,不是去拍戏,不需要太隆重了,要是接受不了我日常的样子,将来也过不到一起去。”沈佳人无奈的看一眼好友,然后坐到餐桌前,开始吃东西。

包贝贝听了沈佳人的话,觉得有道理,于是也没在勉强,只是她总是觉得沈佳人这两个黑眼圈比之前大了很多啊,刚才没有这么明显的。

八点的时候,沈佳人跟包贝贝,大白,沈佳宇四人浩浩荡荡的走进咖啡馆,包贝贝看到角落里坐着看书的男人,兴奋的说,就是他了。

那个男人闻声转头看过来,在看到包贝贝的时候,一张脸上露出惊艳惊喜的表情,尤其是包贝贝跟他核对信息的时候,他已经激动得要说不出话来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今天的相亲对象,竟然是包贝贝。

于是,当包贝贝挑明来来意,将脂粉未施,穿着一身简单随性的沈佳人推到他面前,说这才是他今天的相亲对象的时候,那男人的脸色简直是好看极了,一瞬之间,变化了好几个颜色。

“包小姐,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给我,我妈妈十分喜欢你。”男人只是瞥了沈佳人一眼,然后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包贝贝的身上,像是一只哈巴狗儿,看到了肉骨头。

“刘先生,你今天的相亲对象,是这位沈佳人小姐。”包贝贝耐着性子再次提醒了刘先生一次,一只脚已经蠢蠢欲动,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男人一脚踢飞了。

“哦,沈佳人小姐,请问你喝什么口味的咖啡,随便点不客气。”说完,又对着包贝贝问:“包小姐,请问你平时都有什么爱好?”

说了这么多花,那双眼睛都一直在包贝贝的身上没转移过。

包贝贝烦躁了,沈佳人却乐了。她细细的打量了一眼这个刘先生,他今天穿了一身浅灰色的西装,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倒是有几分商业精英的架势,听包贝贝在车上介绍,这个男人在这栋大厦的写字楼上做一个小的销售经理,年薪20万左右,收入尚可,很符合经济实用男的标准,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做的是销售,竟然连基本的察言观色的不懂。

“算了,贝贝,我们回去吧,我有些累了,8点半也要到了,不要打扰刘先生上班。”沈佳人在包贝贝暴走之前,开口说。

“好的。”包贝贝显然也是早就忍耐不住了,一听沈佳人说要走,立刻解脱似的松了口气。

“包小姐,你们点的咖啡还没上来呢。”刘先生一听包贝贝要走,立刻挽留,“这家店的咖啡不错的,尝一下再走吧?”

“不用了!”沈佳人从包里拿出一张粉色的毛爷爷放在桌上,然后挽着包贝贝的胳膊,从容的离开。

刘先生在沈佳人掏钱的时候,发现沈佳人手里的钱包是国外某个大品牌当季的新款,这才注意到包贝贝身边一直寡言的沈佳人,然后愣了,呆了,傻了。

直到沈佳人跟包贝贝离开之后,他才追悔莫及的追出来,然后看着沈佳人他们离开的方向一直懊悔莫及的捶打自己的脑袋。

“佳人,今天是个意外,意外。”一上车,包贝贝就跟沈佳人狗腿的道歉。

“一点也不意外,你这个试金石效果很明显。”沈佳人憋住笑,看着包贝贝说。

“是好姐妹能别恶心我吗?谁知道那姓刘的那副德行啊。”包贝贝想起刚才那刘先生看着自己快要流口水的模样,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沈佳人看到包贝贝这副跟吞了苍蝇似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包贝贝没好气的白了沈佳人一眼,然后愤愤地说:“放心吧,明天肯定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大白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的两个女人,几不可查的摇摇头。

女人心海底针,本来他以为包贝贝这个女人就挺不靠谱的了,谁知道沈佳人比包贝贝还不靠谱,好端端的突然就要去相亲,真不知道他们这些女人,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那个人看了他的信息,会是什么样子?

大白突然有点小期待,在他意识到自己心底竟然有如此邪恶的想法的时候,果断的将一切不正常都推给了包贝贝,肯定是被包贝贝那个女人传染了。

厉墨成今天一天都有点心神不宁,他昨天发现母亲厉雪舞的不对劲之后,就立刻让人调查了最近母亲的通话记录,发现母亲最近跟楚家那边联系频繁,这让他心里十分不舒服,想起母亲这阶段的表现来,厉墨成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

收到大白的短信,厉墨成心中那股不安得到了验证,在看到沈佳人竟然跟别的男人去相亲的画面的时候,厉墨成气的简直是要暴走。

他差点就要丢下S市的一切,飞去沈佳人那边将那个女人给好好教训一顿了,最终还是忍住了。

“把明天沈佳人相亲的对象资料给我。”厉墨成冷静了好一会之后,给大白发了条信息。

相亲是吗?他倒是看看,他厉墨成的女人,到底谁敢染指?

大白正在开车,听到手机响,拿起来看了一眼,在看到厉墨成的回复之后,嘴角微微一勾,看了一眼在后面跟包贝贝两个玩闹的沈佳人,恰巧沈佳人也看过来,两个人相视一眼,大白又继续若无其事的开车,而沈佳人却觉得大白有点怪怪的,被他那一眼看的心里有些毛毛的。

沈佳人又仔细的看了看在认真开车的大白,并没有什么异常,她心里狐疑,难道是自己太多心了?

从包贝贝手里弄到沈佳人相亲的对象资料不是什么难事,尤其对于大白来说,根本就是举手之劳,因为包贝贝从来不知道防备他。

中午的时候,厉墨成看着大白发过来的短信,拿起手机,按照上面的电话拨了过去:“紫薇地产的老总吗?你们公司有个叫……”

搞定了沈佳人那边的事,厉墨成坐在办公室里沉思一会后,又打电话给莫远:“莫叔叔,我妈前几天撞到腿了,我看她这几天睡觉睡得很不安稳,可能是以前腿寒的毛病又犯了……嗯,是的……那麻烦莫叔叔有时间去看一看……嗯,她应该是一个人在家呢……好的,我知道了……嗯,再见。”

打完电话之后,厉墨成窝在宽大的皮椅里,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嘴角露出一个狐狸般的笑容。

赵霖正抬头想要提醒一下厉墨成还有十分钟要开会了,一下子看到厉墨成脸上的笑容,机灵灵打了个冷战,要说的话也忘记了,只是张口结舌的看着厉墨成。

厉墨成微微一侧脸,扫了一眼赵霖,吓得赵霖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他看着厉墨成,讨好的说:“老大,九分钟后,年度总结大会,各地区分公司主管都已经到齐。”

“在公司,喊我总裁。”厉墨成看了一眼赵霖。

“是总裁老大。”赵霖皮实的说。

上次他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解救老大于水深火热,这段时间,老大都对他特别宽容,所以,他最近觉得老大实在是比之前好相处多了。

“派几个人,去F市,配合大白的行动。”厉墨成淡淡的吩咐。

“是。”赵霖一听是让人去F市立刻就知道是跟沈佳人有关,精神头也足了些。这些日子,老大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们心里清楚,老大最近后院起火,过的很不安顿,害得他们也提心吊胆的,现在看老大的样子好像是准备着手解决这一团乱麻了。

“别做的太明显了。”厉墨成又说了一句。

“明白!”赵霖保证似的说道。然后拿着开会用的资料,跟着厉墨成去会议室。

为了让沈佳人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不再带着一对熊猫眼出去吓人,包贝贝特地将第二天的相亲时间定在了中午。

地点是一家快餐店。

沈佳人还是一身很随性的装扮,因为昨天那场相亲的乌龙,包贝贝这次是不敢跟沈佳人坐在一桌了,她将沈佳人带到了之后,就跟大白坐到附近的一桌上去了,沈佳人领着沈佳宇刚一坐下,就听对面的男人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呼。

“哎呀呀!”这一声,极富艺术气息,一波三折,让沈佳人差点以为,对面坐着的是个唱戏的,只是沈佳人远远低估了对方的才华,对面的男人不但精通京戏,而且还是一个国学大师,只见他看了一眼沈佳人的模样,就开始跟神棍一样来了个掐指一算,不断的开始数自己的指节,越数越眉头紧皱,最后有些不悦的看着沈佳人说:“沈小姐,你明明早已经心有所属,为什么还要出来相亲?”

沈佳人原本是端着一杯水,默默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想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听了他的话,差点将嘴里的水喷出来。这个男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这里是公共场合,不是在举行汇演。尤其是,这兰花指一直这么翘着,不累么?

包贝贝这个女人不是在逗我玩的吧?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些个极品?

狐疑的看了一边显然也完全搞不清状况的包贝贝一眼,沈佳人看着这位国学大师兼戏曲大师,问道:“大师,你这掐指一算,不收费的吧?”

“友情价,八折,给一百块好了。”大师十分慷慨的说。

“大师你确定你是来相亲的?”

“顺便赚点外快,这居家过日子嘛,能省一点十一点,你不是找经济实用男吗?我就是标准的经济实用男,只不过,我这个人做人很有原则,君子不夺人所爱,沈小姐,劝你也不要朝三暮四红杏出墙。”大师十义正言辞的说。

“我知道了,那不知道大师出门前有没有给自己算上一卦?我看你印堂泛青,眼皮松垂,这是凶兆,你今天可能有血光之灾。”沈佳人装模作样的说完,一摊手:“相逢即是有缘,我给你打个五折,三百块,不找零,扣除你刚才那一卦的一百块,麻烦你,200块,谢谢!”

“你打劫啊!神经病!”那位大师白了沈佳人一眼,然后愤然离席,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的说是遇上神经病了。

沈佳人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看着在一边早已经笑瘫了的包贝贝皮笑肉不笑的问:“很好笑?”

“咯咯~佳人,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奇葩啊~哈哈,笑死我了!”包贝贝笑得肚子都要抽筋了。

沈佳人白了包贝贝一眼,然后领着沈佳宇离开了。包贝贝可能觉得自己笑得过火了,连忙追着沈佳人离开了。

等一行人都离开之后,坐在他们后面的一桌上,一个男人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血光之灾吗?有意思。”说完,朝着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很快有人朝着那位来相亲的大师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题外话------

吼吼,厉雪舞真心不是恶婆婆。求表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