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73章 钟炎,你到底想干什么

回到酒店已经将近七点,田惠已经在等她,见她回来立马迎了上来,满眼的焦虑,“昕昕,你去哪儿了?你要早晚一会儿,我就要报警了。褴”

田惠的紧张让孟昕感到一阵温暖,“我去了一趟B大,跟过去告个别。”

田惠看着她明显哭过的双眼,心疼地说,“你呀你,就是个傻女人!”

孟昕笑了笑,什么都没说,而是打开了房门,一边走进去一边回头问田惠,“你未婚夫过来了么?”

“他去见一个朋友,我就先过来找你了。”

“那还来得及,我先去洗个澡,走了一身的汗,都快臭死了。鲎”

田惠推着她朝浴室走去,“快去,作为我最好的姐妹,你今天得把自己收拾好看点,替我撑撑门面。”

孟昕笑嘻嘻地问她,“万一把你比下去了怎么办?”

“臭美!”田惠娇嗔地拍她,“我家男人就好我这块肥肉,对你这样的小白菜不感兴趣。”

孟昕拍拍胸口,“那我就放心了。”

气得田惠一脚踹在她的屁股上,直接一脚给她踹进浴室,听着她惊慌失措的大叫声,她在外面笑得前俯后仰。

世间最好的友谊,莫过于,不管过了多少年,不管离了有多远,再见面情意依旧如初。

那个时候,大城市的人特别流行吃国外的菜,一些外国餐厅犹如雨后春笋般在京城涌出,晚上八点,田惠就带着孟昕来到一家新开的法国餐厅。

在餐厅靠窗的位置上,孟昕见到了田惠的未婚夫石磊。

身材欣长挺拔,长相俊秀帅气,谈吐举止优雅大方,和田惠站在一起,男俊女美,天生一对。

石磊伸出手来,与她相握,开口便是毫不掩饰的赞美,“一直听惠惠提起你,百闻不如一见,果然不负B大校花之誉。”

孟昕冲田惠调皮地眨眨眼,然后问他,“那你说,我和惠惠谁更美?”

石磊没料到她会问得这样直白,一把将身边的田惠拥进怀里,忍不住笑出声,“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就算是一根狗尾巴草,在我心里也胜过世间繁花的芬芳。”

田惠心花怒放,仰头看着石磊,满眼都是幸福的小星星,“老公……”

石磊屈起手指弹了弹她的额头,满眼宠溺,“孟昕还单着呢,咱们这样公开秀恩爱是不是不太厚道?”

“没事,你只当她是透明的就好。”

孟昕满头黑线,任由他俩继续秀,想挑个位置坐下来,但看到一旁椅子上搭着的一件男士的黑色西装外套时楞了一下,“你还有朋友?”

石磊看了一眼,连忙说,“嗯,一个很好的朋友,许久没见了,就邀了一起,不介意吧?”

孟昕摇头,笑着说,“反正是你们请客。”

田惠拉着石磊坐在对面,“是你下午见的那个朋友?”

“嗯,说来你们也许认识,他也是B大的,不过比你们高两届。”

“高两届?”田惠摇摇头,“估计不认识,不过他叫什么?”

“他……”石磊刚想说,突然抬眸看向孟昕身后,笑着说,“他来了。”

田惠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当看到大步朝他们走过来的男人时,整个人都惊了。

怎么会是他?

坐在他们对面的孟昕,看着田惠一副像吞了生鸡蛋似地吃惊表情,有些莫名地问道,“惠惠,你怎么了?”

此刻的田惠激动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用手指着她的身后……

孟昕不解回头,措不及防,她对上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眸,在对方暗涌的眼波中,她手里的菜单‘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整个人一片空白。

三年来,她设想过无数次与他重遇的场景,却没有一次是像今天这样。

就在她下定决心要忘掉他的那个晚上,他却如同天降,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意外得让她无处可逃,无处可避,唯有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他,忘了该有的反应。

相较于她的仓皇无措,钟炎从容淡定得如同陌生人。

他只是淡淡

看她一眼,便抬脚走到她身边,抬眸看向田惠,沉沉开了口,“许久不见,小师妹。”

他的声音不仅拉回了田惠的神智,也将孟昕从一片空白中拉回了现实。

她缓缓回转身子,就听见田惠的声音传来,“呵,都说贵人多忘事,我原以为像钟大总裁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记性一定很差,但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我,真是荣幸之至。”

田惠的声音是毫不掩饰的讥讽和冷嘲,惹得一旁的石磊有些莫名,要知道他的惠惠一直都是有礼而温和的,从来没这样尖牙利齿过。

他刚想出声,眼角视线却在看到对面的孟昕时,吓了一跳,“孟昕,你没事吧?”

她原本气色不错的脸颊,此刻竟然苍白如雪。

此刻的孟昕已经从惊涛骇浪中回过神来,六年的时间,改变的不止是他,在最初的失神之后,她也渐渐冷静下来。

当石磊叫出她名字的那一刻,孟昕感觉到一旁传来的迫人视线,她压制着自己狂乱的心跳,强迫自己平静如常。

抬眸,看了眼石磊,然后对上田惠关切而焦急的目光,轻轻摇头,“我没事,只是有点饿。”

田惠立马为她出声解释,“昕昕有点低血糖,一饿就容易犯晕。”

她的话,让一旁的男人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很快就恢复如常,在她身边的位置上坐了起来。

石磊抬手招来服务生,还没开口,一旁的田惠就站了起来,对孟昕说道,“昕昕,我刚看到门口有家卖糖果的,走,我陪你去买点。”

孟昕没有低血糖,但她的确需要出去透口气,便点头,“好。”

一旁的石磊见了,忍不住问,“那你们吃什么?”

田惠回他一句,“随便。”

他俩说话的同时,孟昕已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但想要走出去,必须要经过他的位置。

“麻烦。”她开口,声音淡到极致。

钟炎抬眸看她,却发现她根本没看他,神情淡漠,目光凉薄,心底不由腾出一丝无名火,微微眯了冷眸,“这么晚了,孟小姐不会以为外面糖果店还特意为你开着吧?与其吃那些无用的玩意,倒不如好好吃饭,把自己身体养好一点。”

孟昕偏转视线,淡淡地对上他的冷眸,“几年未见,钟先生倒是变得爱管闲事了。”

钟炎直直地与她对视,眸光深沉,薄唇渐渐抿成一条直线,如薄刃一般,迸发着让人心悸的冷意。

她要出去,他偏不让开,两人就这样对峙着,气氛渐渐变得僵硬冷却。

一旁的石磊终于按捺不住地开了口,“你们认识?”

孟昕坐回位置上,淡淡地回他,“不认识!”

石磊很显然不信,还想说什么,一旁的田惠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在他耳边恶狠狠地低声问,“你竟然和他是朋友?”

石磊很无辜,“怎么了?”

田惠一把松开他的耳朵,狠狠瞪他一眼,扭头不再看他。

石磊无辜躺枪,看向对面的一脸平静的钟炎,忍不住问,“你和孟昕……”

钟炎伸手拿过菜单,淡淡启唇,“吃饭!”

那一顿饭,孟昕吃得食不知味,想了六年盼了六年的男人此刻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她的鼻端甚至弥漫着属于他特有的男人气息。

只是,明明离得这么近,但为何她却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一顿饭吃得格外沉闷,四人草草结束了。

走出餐厅,田惠挽着孟昕的胳膊,对一旁的石磊说,“咱们先送昕昕回酒店。”

不待石磊开口,孟昕连忙说,“不用,你们快回去吧,我自己坐车过去。”

石磊开了口,“那怎么行?这样吧,钟炎也开了车来,让他送你。”

孟昕连忙摇头拒绝,“不用麻烦,我……”

一直走在她身后的男人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老石,你们先走,我送她!”

“好,那我们走了。”石磊拉着田惠想要上车,可田惠却死活不跟他走,“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坏

男人,姓钟的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样帮着他。”

石磊半拖半抱着她,强迫地将她塞进副驾驶,“媳妇,他俩明显有话要说,咱给他们创造一个机会呗。”

“哼,姓钟的就是个陈世美,我担心他欺负昕昕。”

“你放心吧,他要是敢欺负孟昕,我决不饶他!”

“哼哼哼!”

最终,田惠被石磊给提前弄走了。

离去之前,田惠恶狠狠地对钟炎撂下一句话,“你要是敢欺负她,你就不是人!”

钟炎淡淡扫她一眼,薄唇紧抿,什么都没说。

石磊开车离去,马路边,只剩下他和她。

时值八月,伏天已过,一阵凉风袭来,孟昕感觉一阵冷。

忍不住用手搓了搓胳膊,又连打了几个喷嚏,她知道这是要感冒的预兆,想着赶紧拦辆车离去,而这时,一件西装外套紧紧地裹住了她的身子。

熟悉而陌生的气息,让她有片刻的眩晕。

下一秒,她就拿下外套,转身朝身边站着的男人递了过去,“谢谢,不用。”

昏黄的路灯下,钟炎并没有接她递过来的外套,深邃的眸子直直地凝着她,深不可测,“几年不见,你倒是一点没变,一样的固执冷淡。”

他嘲讽的话,让孟昕再也淡定不了,恼怒的质问脱口而出,“钟先生,你没权利置喙我的一切!”

相较于她的愤怒,钟炎依旧平静如常,“那谁有权利?安怀庭?”

孟昕一愣,不知道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刚想开口反驳,却见一群人走了过来。

她脸皮一向很薄,不想在这人来人往中与他争论不休,收回与他冷对的目光,转身抬脚就想离开。

只是,连一步都没迈出去,她纤细的手腕被抓住,下一秒,她就被他拖着朝一旁停着的车子走去。

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孟昕又急又恼,忍不住低吼道,“钟炎,你想干什么?”

钟炎没理她,直接将她拽到车旁,然后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不顾她的反抗直接把她塞了进去。

孟昕气得咬牙,待他一关上车门,她就立马用手去推车门,只是钟炎早有防备直接将车门给锁了。

挣扎不了,逃脱不了!

坐在座位上的孟昕,又气又急,不禁红了眼眶。

她抬眸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冷冷地开口,“我要下车!”

钟炎没看她,径直启动了车子,“住哪个酒店?”

“我说,我要下去!”

他一边将车子驶入主干道,一边淡淡地睨着她,“你确定在这里下车?”

外面车来车往,孟昕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微微闭上了眼睛,“东方酒店,谢谢!”

一路上,两人都没再开口,直到车子停在东方酒店门前。

孟昕刚想开口说谢谢,但鼻子一阵不舒服,连忙伸手捂住嘴巴和鼻子,又连打了两个喷嚏。

吸了吸鼻子,觉得有些不透气,孟昕想,肯定是下午出了一身汗回来洗了澡头发未干就出了门,风一吹就着了凉。

抬手,揉了揉不舒服的鼻子,她突然觉得好难受。

钟炎一直看着她,见她又是揉鼻子又是打喷嚏,知道肯定是受了风寒,不自觉便皱了眉头沉了脸色。

“你以为现在还是伏天?出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多穿一件?”

一开口,就是霸道得让人讨厌的语气。

明明就是关心的话,但让人听着,就是那么不舒服。

孟昕看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径直推开车门,刚想下车,胳膊再次被抓住。

回头对上他的黑眸,孟昕秀眉皱了皱,“我很难受,能不能放了我?”

钟炎拿过一旁的西装外套,丢到她身上,“穿上,我放你走!”

孟昕犹豫了片刻,点头,“好。”

她现在实在没精力和他耗下去,很想回去喝点热水,然后蒙

头睡一觉。

钟炎也终于放开手,任她推门下车,然后走进酒店。

待孟昕进了酒店,钟炎立马启动车子,原地一个漂亮掉头之后,快速驶离了酒店。

待车子一离开,原本已经进入酒店的孟昕从一个拐角处走了出来,一双水漾的眸子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溢满了忧伤。

这一别,是不是就是永远?

也好,彼此不再纠缠,不正是她想要的么?

只是,为什么她还是会难受得想要窒息?

在原地怔怔地站了片刻,她才终于转身上了楼去,回到房间,连澡也没洗,直接扑倒在床上,不知是不是感冒加重,

她难受得直想哭。

就这样昏昏沉沉一阵,就在她感觉就要睡去之后,一阵敲门声响起。

她睁开眼睛,以为是客房服务,便起身走过去将门打开。

当看到外面站着的男人,她一下子从昏沉中惊醒过来,“你……”

钟炎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抬脚大步走了进去,待孟昕终于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见她还傻愣愣地站在门口,英挺的眉忍不住皱了起来,“还杵在那儿想当门神?”

孟昕立马回神,赶紧将门关上,快速走了过去,声音有些急,“你怎么知道我的房间?”

钟炎没回她的话,而是将手里的药丸和水递了过去,“把它吃了。”

孟昕这才发现,一旁的柜子上,有一袋拆开的感冒药。

想起他之前的离去,她原以为他是着急回家,却不料,他原来是给她买药去了。

心底涌出一抹异样来,只是,她看着他手心的药丸,却摇摇头,“我不吃。”

她的又一次拒绝,让钟炎真的有些恼,薄唇微启,他冷冷地叫着她的名字,“孟昕!”

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孟昕知道他生气了,连忙开口解释,“太苦,我不吃!”

原来是嫌苦?

钟炎原本冒火的眸子渐渐缓和了些,“良药苦口利于病,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懂?”

孟昕看着他手心的那颗白药丸,一脸的痛苦。

在面前男人迫人的视线下,孟昕牙一咬,快速地用手指从他手心里拈过放进嘴里,然后接过杯子,‘咕噜咕噜’猛灌了几口。

药丸冲了下去,她又转身冲到沙发前,打开手包,从里面掏出一颗糖来,快而娴熟的剥开包装纸,然后将糖含进了嘴里。

甜甜的味道瞬间冲散了药丸的苦涩,孟昕这才感觉好受了许多。

站在一旁的钟炎,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冷硬的唇角不自觉弯起一抹弧度,开口,嗓音不自觉软了几分,“有这么苦?”

孟昕看他一眼,忍不住说,“药店明明就有稍微甜点的冲剂,你偏偏给我买这种最苦的药丸。”

钟炎唇角的弧度愈发大了,“我记住了,下次不会了。”

他的语气相较于之前的冷硬,变得温柔,甚至还带着几分宠溺的味道。

孟昕微微一怔,收回与他对视的目光,看向墙壁上的挂钟,犹豫了下,轻轻开了口,“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她的逐客令让钟炎也瞬间冷了脸色,直直地看着她,突然抬脚朝她走过去。

孟昕见他走过来,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只是,她越往后退,他就越往前逼近。

直到孟昕被他逼到了一处墙角,退无可退。

抬眸,看向已经欺身而来的他,孟昕有些慌有些乱,“你别这样……”

他靠上来,用他高大而健壮的身子将她紧紧地抵在墙壁上,低头,深深地凝着她,沉沉地问,“安怀庭究竟比我好在哪里?”

孟昕不解地皱起了眉头,“你在胡说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