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84: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厉墨成刚走一会,沈佳人就收到了厉雪舞的电话。

“沈小姐,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出尔反尔的人。”厉雪舞不满的说。

“夫人,我不想为自己的行为狡辩什么,厉墨成这次回去,希望你能留住他,不要让他再来F市了。”沈佳人的声音很轻很淡,听得那边的厉雪舞眉头一皱。

“你这是在怪我没有本事留住人?”

“不是,是我没有本事拒绝他。”沈佳人眸色一暗,说道。

厉墨成是多么强势的一个人,相信厉雪舞十分清楚。

“我明白了,不要再有下次!”厉雪舞留下一句警告,挂断电话。

沈佳人回到屋子里,包贝贝一见到她就打趣:“哎呦,情郎才刚送走,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我说你刚才干嘛不跟着他回去?”

沈佳人脸色有点儿白,对着包贝贝勉强笑笑,“别瞎说。你们玩,我先上楼了。”

说完,也不等众人回话,就回卧室去了。

“大小姐没事吧?我瞧着脸色不大好。”张妈担忧的问。

“别管她,纵欲过度,让她休息休息就好了。”包贝贝没有察觉出不对劲儿来,不在意的说。

大白则是看了一眼沈佳人卧室的方向,脸上划过一丝异样。

沈佳人回到房间,整个人差点虚脱,她倒在床上,明明身体很累,但是心却睡不着,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全是厉墨成的样子,还有他说过的话。

她发现自己现在完全夹在他们母子之间,进退两难。

沈佳人承认,刚才在电话里跟厉雪舞说的那些,言不由衷,但是厉雪舞一手将厉墨成带大,如果她硬是要反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今天车祸撞到腿,明天指不定又会想出什么新花招来将她跟厉墨成两个分开,经历过梁桂芬那样一个婆婆,沈佳人已经不会天真的认为,婆媳间的关系,会通过相处来慢慢好转融洽了,有些人,就是捂不热的石头,就算是她再尽心尽力也不管用。

晚上的时候,傍晚的时候,厉墨成的电话打过来,“小兔子,我已经到S市了,你在那里老实呆着,等我过几天过去接你回来。

“嗯。”沈佳人淡淡的应着,“你妈的腿怎么样了?伤的严重吗?”

“她的腿没事,就是受了惊,住个三两天就能出院。”

“那就好,你多陪陪她,父母上了年纪,身边离不开人。”沈佳人真心的说。

“这就开始讨好未来婆婆了?”厉墨成听了沈佳人的话,心情又亮丽了几分,“放心吧,我连同你那一份孝心,一起尽了。”

沈佳人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些日子,别跟包贝贝那个不靠谱的女人乱跑,出门记得带上眼镜,下次再让我抓到你跟别的男人相亲,仔细你的兔子皮!”临挂电话,厉墨成还郑重的警告。

“知道了!”沈佳人的声音透着几分不满。

“好了,不说了,我肚子饿了,先去吃点东西。”

沈佳人这才想起来,中午吃饭的时候,厉墨成一直忙着照顾她了,自己几乎没吃几口,接到厉雪舞的电话就回去了,连忙催促:“那你快去。”

“小没良心的,是想让我快点挂电话吧?”厉墨成抱怨道。

沈佳人无语,“饿死你活该!”

“最毒妇人心啊!”厉墨成哀怨的说了一句。

“你到底还要不要去吃饭了?”沈佳人不满的说,这个深宫怨妇一样的男人,真的是那个高贵冷艳的厉*oss吗?真是让人幻灭。

“好了,不逗你了,记得我说的话,等我还有,想我!”

“知道了。”沈佳人没好气的挂断电话,然后身子倚在床头,整个人都颓废了。

包贝贝一进沈佳人的房间,就看到沈佳人这副发呆的模样,忍不住打趣:“哎呦,我说,这厉大少才走了几个小时啊,你这魂都跟着跑了,咯咯~”

沈佳人白了包贝贝一眼,沉默了一会,冷不丁的问:“贝贝,你说,怎么样才能忘掉一个男人?”

“想要忘掉一个男人还不简单,这种事当然是以毒攻毒,再找一个男人不就完了?你看看我,谈了这么多男朋友,有哪一个是忘不掉的?”包贝贝一副很有经验的模样。

沈佳人鄙视的扫了一眼包贝贝,心想,你那么多男朋友,有哪一个是你真心交往过的?还不是因为你心里有个莫晨。

“沈佳人,你好端端的干嘛问这个?难道你跟厉大少又吵架了?”包贝贝狐疑的看着沈佳人。

“随便问问。”沈佳人应付的说。

“不过,像厉大少那种那人,一旦沾上,就跟吸毒似的,很容易上瘾,想要忘掉,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包贝贝感叹道。

“……”沈佳人没有说话,心情却更加阴暗。

厉墨成回去两天了,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沈佳人也表现的跟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异样,这两天,厉雪舞也会打电话过来,无非就是说一些警告的话,沈佳人就这样在他们母子中间做着夹心饼干,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厉墨成的话刚让她心里那点儿隐藏的希望火苗燃烧的旺了一些,就被厉雪舞紧接着而来的冷水给毫不留情的浇灭了,沈佳人觉得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被这对母子折磨出精神分裂来不可。

包贝贝在沈佳人家里安分的呆了两天,就再也呆不住了。

“沈佳人,本大小姐警告你,今天你必须陪本大小姐一起去逛街,不然本大小姐发霉给你看!”包贝贝叉着腰,气呼呼的瞪着沈佳人说。

沈佳人知道包贝贝能这么在一个地方安静的足不出户的呆上两天,已经是极限,所以,在包贝贝的炮轰下,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佳宇,快点下来,我们要去逛街了!”沈佳人一点头,包贝贝立刻扯开嗓子,对着楼上的沈佳宇大吼。

“贝贝姐,我来了!”沈佳宇拉开房门,飞快的跑下来。

沈佳人看着带着个大大的鸭舌帽,又带了一副黑墨镜遮住半张脸的弟弟,忍不住好奇地问:“怎么今天想起戴帽子了?”

“贝贝姐让我戴的。”沈佳宇眼中闪着兴奋的光。

沈佳人不解的看向包贝贝,却发现包贝贝这个家伙更夸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脑袋上扣了一顶大大的遮阳帽,这还不算,脸上还戴了副大大的黑墨镜,整张脸就露出个尖下巴。

“贝贝,你这是……?”

“有什么好奇怪的?姐姐现在可是家喻户晓的名人了,出个门没有准备怎么能行?少见多怪。”包贝贝傲娇的白了沈佳人一眼,把一顶鸭舌帽扣在沈佳人的头上,紧接着又不由分说的将一副黑墨镜给她扣在眼睛上,然后才总算满意的说了一句:“大功告成!letgo!”

沈佳人真是哭笑不得,包贝贝虽然才录制了三场相亲栏目,播出了一场,但是人气已经将那个19号给甩了几条街,说是家喻户晓,倒是一点也不夸张,但是,他们四个人,打扮成这样出门,真的好吗?这不是明摆着勾引记者呢还是勾引记者呢?

不过,包贝贝坚持,沈佳人也不反对,反正,这帽子一戴,黑超一戴,大半张脸就遮住了,应该也没有人能认出她们来吧?

沈佳人求证的看着大白,黑超遮住了大白的视线,根本看不出他的情绪,沈佳人只好就这样被包贝贝拉着出门了。

四个人开车到了F市最大的百货商场,一下车,就立刻吸引来不少人的视线,沈佳人被周围的人看的不自在,心里吐槽着,那些明星每次上街都这个打扮,绝对不是为了想要低调的掩埋行踪,这简直就是高调的吸睛。

其实,她们这次出来,就是包大小姐很久出来败家了,手痒了,所以出来撒点钱,透透气。真没什么特别想买的东西,虽然,不一会,大白手里就已经战果颇丰了。

沈佳人看着包贝贝在商场中转悠,凡是有点眼缘的东西都一挥手买下来了,也不管用不用得着,心里不禁感叹,以这个女人的败家程度,一般家庭根本承受不起。

忽然想起厉墨成那天跟她说的话,沈佳人苦笑一声,她这种节俭的性格,的确是没本事败完他那庞大的家业。

大白将包贝贝买的东西送去车上了,沈佳人跟沈佳宇坐在休息区里喝着饮料休息,远远的看着包贝贝乐此不疲的在一堆琳琅满目的商品中转悠,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群人来,直接将包贝贝给围了起来,沈佳人在看到那些人手中的相机的时候,眉头一皱,放下饮料,嘱咐佳宇在这边好好呆着别乱跑,就朝包贝贝那边挤了过去。

她就说,包贝贝不该打扮的这么吸睛出来,果然被记者盯上了。

“包贝贝小姐,请问,你怎么会在F市?一个人吗?”

“您出门都没有人陪,一个人买了这么多东西,是不是心情不好?”

“传说,你已经被某富豪包养,是不是真的?”

“……”

那些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而且他们故意将包贝贝挤到角落里,不知道是谁,将包贝贝头上的大帽子给扯掉了,头发也弄乱了,一群人对着有些狼狈的包贝贝猛拍。

“都给我滚开!你们这些没节操的狗仔!”包贝贝火大了,大小姐脾气一下子上来了,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不知道是谁的爪子不老实,竟然趁乱在她胸上捏了一把,包贝贝生平最不能容忍这种猥亵的男人,所以当场爆发了。

沈佳人一听包贝贝爆粗口,就知道大事不妙,但是包贝贝被那群记者挤在里面,她根本挤不进去,只能在外面干着急,眼看包贝贝状态不对,她连忙给大白打电话,电话刚接通,就看到大白出现在门口,沈佳人立刻像是看到救星似的,对着大白喊:“大白,快点!快点!”

大白也发现了这边情况不对,立刻飞快的跑了过来,沈佳人只觉得一眨眼的功夫,大白就已经冲进人群,将情绪几乎要崩溃的包贝贝给护在怀里。

沈佳人还以为自己花了眼了,心里禁不住感叹,好快的速度。

包贝贝一看到大白,眼泪立刻下来了,她扑在大白的怀里,直接哭了起来,指着一个猥琐的男人说:“大白,那个渣男摸我的胸。”

周围的记者愣了愣,没想到包贝贝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也有几个反应快的,将包贝贝指控的这一幕,立刻拍了下来。

大白原本就生气,一听包贝贝的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嚎叫声响了起来,那个被包贝贝指控的男记者,捂着自己的一只胳膊,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就在刚才,大白一出手就卸了那个渣男的胳膊,而包贝贝也不甘示弱,一脚踢中男人最脆弱的部位,差点把那那人废了。

有了大白撑腰,保驾护航的包贝贝立刻神气活现,看着地上的渣男说:“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对着姑奶奶我袭胸,让你这辈子都不举!”

这彪悍的模样,让周围的那些记者都直接傻眼了,快门都忘记摁了。

说起来,包贝贝也不过是借着一档相亲节目才刚蹿红不就的小明星而已,在娱乐圈,连个三流明星都算不上,竟然敢这么不给媒体面子,他们还是第一见。

不过是愣了一会,那些记者又开始对着包贝贝跟大白拍了起来,而且问题也更加尖锐:“包贝贝小姐,请问,这位男士只是你的保镖吗?”

“看你跟他关系不一般,应该不仅仅是保镖这么简单吧?”

“方便给我们透漏一下您的私人生活吗?听说您交往已经不知道多少个男朋友,这位先生也是您的入幕之宾吗?”

“……”

“停!”包贝贝被那些人问的头都大了,忽然大喊一声,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别自己满脑子龌龊就把人都想的跟你们一样龌龊,他是我的保镖,仅此而已!”包贝贝从大白的怀里站直身子,然后不屑的看着周围那些仍旧对着她不断按快门的记者说:“拍什么拍?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敢保证,你们今天拍的这些,明天一条也不会播出来!散了散了!”

那些记者彻底傻眼了,有几个不舍弃的,追着包贝贝问:“包贝贝小姐,请问你凭什么这么说呢?要知道我们可是有言论自由的。”

“你所谓的言论自由,就是追着我问一些捕风捉影空穴来风的事,然后再经过你们的胡乱臆测刊登出来,煽动舆论,将我黑的一文不值?这不是言论自由,这是诽谤,新娱记是吧?明天要是让我看到你们的杂志上有一个字提起我,你们就等着关门吧!”包贝贝冷哼一声。

大概是被包贝贝的气势跟威慑住了,那些记者觉得包贝贝大有来头,于是也真的不敢再上来纠缠,更有甚者,包贝贝身边的那个保镖,一看就不是善类,他们这些人常年跑新闻个个都懂得察言观色,什么样的人能招惹什么样的人不能招惹,心里都清楚的很。

沈佳人见包贝贝没事了,总算是放下心来,被那些人一折腾,包贝贝也没有逛街的心情了,招呼沈佳人说:“走吧走吧,回家!”

“嗯,我去叫佳宇,我们回家。”沈佳人说着,转头看向休息区,却发现原本坐在那里的沈佳宇不见了,她大惊失色,禁不住大叫一声:“佳宇?!”说完就朝休息区跑过去。

原本佳宇坐的地方,空无一人,只有两杯饮料,一个放在休息椅上,一个洒在地上。

包贝贝跟大白也发现佳宇不见了,连忙跑过来,问:“怎么了?佳宇人呢?”

“不知道,不见了,刚才还在这里的。我让他在这里等我的。”沈佳人声音都颤抖起来,带着哭腔。

“都怪那群该死的记者!”包贝贝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是沈佳人刚才看她被记者围攻,担心自己想要上去帮忙,才让佳宇在这里等的。

“别担心,佳宇不会有事。”大白倒是冷静,他看着包贝贝跟沈佳人说:“我们分头去找,你们两个去那边,我去看监控,有事电话联系。”

“嗯,好。”沈佳人听了大白的话,连忙答应,拉着包贝贝就朝大白指的方向跑去了。

大白看着包贝贝跟沈佳人的背影,眼中划过一丝戾气,或许刚才包围住包贝贝的那群记者,只是声东击西,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佳宇?

沈佳人跟包贝贝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沈佳宇的影子,监控录像也被人动了手脚根本就看不到佳宇是怎么失踪的。

“怎么办?”沈佳人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佳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

“要不要先报警?”包贝贝也六神无主。

“不要!”沈佳人惊恐的说:“万一他们撕票了怎么办?”

如果是以前,沈佳人当即想到的就是要报警,因为她顶多当佳宇是走丢了,但是现在,她的身份不同了,想的也多了,对方绑架佳宇,肯定是为了钱,她就算是倾家荡产,只要佳宇没事就好。

大白看了一眼焦灼而又紧张的沈佳人,没有说什么。

沈佳人的顾虑是对的,可是,他们也不能这么就在这里坐以待毙。

“到底是什么人绑架了佳宇?”包贝贝一屁股坐在休息椅上,狠狠的说:“连佳宇这样的孩子读下得去手,那些人真是丧心病狂!”

沈佳人因为包贝贝的话,眼皮一跳,脑中突然划过一个人影。她连忙掏出手机,刚想要打电话,就听到一个声音问:“你们是不是在找人?”

沈佳人手一抖,看着眼前的一个女生,激动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弟弟不见了,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他?”沈佳人说着,将手机里佳宇的照片拿给那个女生看。

那个女生看了一眼照片,说道:“我刚才看到女厕所门口有个男的昏迷了,好像是长成这样的。”

那女生的话刚一说完,沈佳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包贝贝连忙去追,然后对着那个女生说:“谢谢啊!谢谢你!”

三个人跑到女厕所门口,果然看到沈佳宇昏倒在地上,沈佳人扑上前,抖着手试了试沈佳宇的呼吸,发现他只是昏迷了,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

大白上前给佳宇检查了一下,然后也松了一口气说:“没什么事,就是被人打晕了。”说完,抱起佳宇,对着包贝贝跟沈佳人说:“我们先回去。”

两个人没有异议,跟在大白身后,上了车。

沈佳人让佳宇枕在她的腿上,一只手轻柔的梳理着佳宇的头发,眼睛里有些忽明忽暗的光一闪一灭,没有人能猜透她在想些什么,就连一向聒噪的包贝贝,在看到沈佳人这副模样的时候,也闭上嘴巴不出声,一路无话。

张妈没想到这四个人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出去,竟然这么狼狈的回来,尤其是看到大白抱着昏迷着的沈佳宇的时候,顿时慌了。

“大小姐,这,少爷这是怎么了?”

“遇到点事,张妈,你先去忙吧。”沈佳人神色有些疲惫,对着张妈挥挥手。

张妈见沈佳人脸色不对,也不敢再问,去准备晚饭去了。

包贝贝跟着沈佳人和大白进了沈佳宇的卧室,大白将沈佳宇放到床上之后,沈佳人就对着大白跟包贝贝说:“贝贝,你们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我跟佳宇呆一会。”

“佳人,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非要出去,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包贝贝看着沈佳宇,一脸自责。

一直以来,她都从心眼里将沈佳宇当成亲弟弟一样爱护,现在沈佳宇被人欺负了,她心里别提多不好受了。

“贝贝,这不关你的事,你今天也累了,先去洗个澡吧。”沈佳人看了一眼包贝贝,然后求助的看向大白。

“走吧,让他们姐弟两个呆一会。”大白难得强势,拽着包贝贝的胳膊就走了出去。

“喂,你就不能轻点!我自己能走。”包贝贝被大白拽着走出沈佳宇的卧室后,不满的甩开大白的手,指控道。

大白收回手,看了包贝贝一眼,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哎……”包贝贝没想到大白竟然对自己这么冷漠,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得罪这个男人了,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

“真是的!我下次不这么任性了还不行吗?就算是呆到发霉,骨头里都长出草来,我也不出去了不行吗?你们干嘛都不理我!”包贝贝最受不了被人冷落,一直以来,就算是再任性,大白都不会这么漠视她,现在连大白都受够她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丢弃的可怜虫。

“行了!丢不丢人!”大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包贝贝的面前,递给包贝贝一张面巾纸。

包贝贝接过那张纸,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还揩了揩鼻涕,对着大白赌气的说:“你不是不要我了吗?你走啊?干嘛还回来找我?臭大白,我告诉你,这个月工资,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不光这个月,下个月,下下个月,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工资!”

“你这是打算解雇我?”大白好笑的看着包贝贝问。

“你想得美!今后要是你再敢丢我我走了,离开我身边半步,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包贝贝恶狠狠的说:“打的你性生活不能自理!”

大白看着蛮不讲理的包贝贝一阵头疼,看了一眼在一边假装忙碌的张妈,别扭的说:“有什么事先回房间再说。”

“哼!”包贝贝也发现张妈在一边呢,她不好意思的看了张妈一眼,傲娇的冷哼一声,回自己房间了。

张妈看着包贝贝跟大白离开了,才总算松了一口气,她怎么觉得,这个包贝贝跟大白两个越看越般配呢?

咳咳!肯定是自己相亲节目看多了!这大白,只是个保镖而已!跟她身份是一样的。

沈佳人静静的在沈佳宇的床边坐了一会,然后拿出手机来,拨通了厉雪舞的电话。

“我会离开厉墨成。”电话一接通,沈佳人就说。

厉雪舞一愣,这还是沈佳人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她原本以为沈佳人会说一些要跟她这个恶婆婆抗争到底,不放手的话,谁知道,沈佳人竟然这么主动的说会离开!

“条件呢?”厉雪舞压下心中的疑问,声音前所未有的冷漠。

“不要再动我的弟弟还有我身边的人,厉夫人,我会离开厉墨成,但是也请你不要再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我身边无辜的人下手,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沈佳人说完,不想再听厉雪舞说什么,就挂断电话。

看着床上安静的像是天使一样昏睡的弟弟,沈佳人心里默默的发誓:佳宇,姐姐不会让你再受到一点点伤害。

------题外话------

吼吼,下午两点左右,第二章。给自己加油!

谢谢美妞们的支持,让我也来袭个胸!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