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82:喂不熟的白眼狼(二更)

沈佳人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厉墨成,她看着这个带着一身冷气的男人步步走近,又低头看了一眼仍旧单膝跪地,正扭头看着厉墨成的卢海涛,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没来由的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慌乱。

“请问你是谁?在别人求婚的时候打断别人,是不礼貌的!”卢海涛直觉这个突然闯入的男人不善,还以为他也是这次来录节目的男嘉宾,语气十分不好的说。

厉墨成不屑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卢海波,然后又看向沈佳人,微微眯起眼睛来,那意思很明显,你就看上这种货色?

沈佳人被厉墨成嘲弄的目光给刺激了,她像是没有看到厉墨成似的,对着卢海涛微笑着说:“卢先生,你先起来吧。”。

卢海涛被沈佳人那一笑勾了魂,两只眼睛发直,看着沈佳人急切的问:“佳人,你答应我了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卢海涛高兴的站起来,拿着那枚戒指,就要去拉沈佳人的手给她套上。

沈佳人看着这卢海涛极度无语,他哪只耳朵听到自己答应他了?

厉墨成气的差点自燃起来,小兔子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对别的男人笑得这么招摇,真当他是死人吗?

“我……”沈佳人刚想跟卢海涛解释,手就被卢海涛突然拉住,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人影一晃,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惨叫,“谁干的!”

“我!”厉墨成大手扣住身价的腰,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卢海涛说:“这个女人是我的!”

这个男人竟然敢往小兔子的手上套戒指,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野蛮?”卢海涛生气的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被厉墨成的气势震慑住了,只敢动动嘴,他整理了下自己被弄乱的衣服,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沈佳人,然后又看着红娘包贝贝说:“包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这个沈佳人没有男朋友吗?这个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沈佳人在听到厉墨成的那句这个女人是我的的时候,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个男人,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霸道啊!

但是一想到厉墨成竟然跟别的女人相亲,很快就会订婚了,立刻就甩开厉墨成的胳膊,与厉墨成保持距离。

她跟这个男人,已经路归路,桥归桥,不该再有交集。

厉墨成没想到沈佳人竟然会这么排斥他,生气的的瞪着沈佳人问:“还没闹够?”那神情,虽然是不满,但是却难掩几分宠溺,像是丈夫在呵斥闹别扭的小妻子。

“啊……厉……你,你怎么来了?”包贝贝生气的挡在沈佳人的面前,指着厉墨成,质问道。

“包贝贝,谁准你把她带到这里来的?还给她安排相亲,你皮痒了是不是?”厉墨成看到包贝贝,就一肚子火。

尤其是想到刚才那个男人对沈佳人跪地求婚的场景,心里火气更大,要是他今天晚来一步,这个不靠谱的女人还不知道整出什么事来呢,他还在外面的时候就听到这个女人在瞎嚷嚷着什么“在一起在一起”的,比谁都起劲儿!

“我怎么不能把她带到这里来?沈佳人跟卢海涛两个男未婚女未嫁,凭什么不能相亲?怎么,只许你厉大总裁放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坐享齐人之美,不许我们小老板姓点灯,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了?你凭什么对沈佳人的事指手画脚?你们两个现在没关系!”包贝贝跟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然后叉腰瞪着厉墨成,一副老母鸡的架势。

厉墨成皱眉,他什么时候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想要坐享齐人之美了?犀利的目光扫过包贝贝气愤的脸,落在包贝贝身后的沈佳人身上,在看到沈佳人脸上的冷漠的时候,心里一跳,难道是有人在小兔子耳边嚼舌根了?

那个人……厉墨成一想到母亲厉雪舞这些天总是有事没事的缠着他,让他无暇分身,心里就明白了几分,他上前将包贝贝推到一边,抓住沈佳人的手说:“跟我来!”

说完,就拉着沈佳人往外走,他要跟小兔子好好沟通一下。

“厉墨成,你放开我!”沈佳人被厉墨成拖着往外走,生气的挣扎着说。

而厉墨成二话不说,直接将沈佳人抗在肩上。

“混蛋!强盗!放我下来!救命啊!”沈佳人一边拍打着厉墨成的后背,一边大吼,今天她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你这个野蛮人,你放开佳人小姐!”卢海涛一看沈佳人被厉墨成劫持,立刻要上前英雄救美,却被包贝贝身边的大白给拦住。

“你做什么?干嘛拦住我!”卢海涛不悦的说:“你没看到佳人被强盗劫持了吗?你身为佳人的朋友跟同事,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见死不救!”

“那好,你想死,我不拦你!”大白看了一眼卢海涛,移开身子。

卢海涛听了大白的话,有点瑟缩,那个男人好像真的很可怕的样子,但是一想到沈佳人,卢海涛就顾不上那么多了,起步朝外面追了过去。

“哎……”包贝贝没想到卢海涛竟然真的追了出去,有些无奈的看着卢海涛的背影,摇了摇头。

大白眼中倒是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的恢复平静。

厉墨成扛着沈佳人一路出来,直接将沈佳人给丢到了车上,沈佳人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才挣扎着爬起来,结果车子就开动了,害得她差点撞到鼻子。

“厉墨成!你个混蛋,到底要做什么?停车,我要下去!”沈佳人生气的说。

“我说了,我们谈谈!”厉墨成开着车子,从后视镜里看了沈佳人一眼,发现她小脸红红的,眼里还有点水媚的光在漾啊漾的,觉得呼吸一紧,喉咙里有点儿干。

“沈佳人,谁让你不戴眼镜出门的?”这只小兔子竟然敢趁他不在的时候,这副模样出来勾搭人,真是欠收拾!

“我戴不戴眼镜出门,关你什么事?”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

这个家伙以为自己是谁?管得太宽了吧?

“待会希望你还能这么嘴硬!”厉墨成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说道。

那危险的讯号让沈佳人禁不住头皮一跳,她戒备的看着厉墨成问:“你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到了你就知道了!”厉墨成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佳人,被她的眼中的防备刺伤,这只小兔子好像又回到了他们刚开始认识那会了。

难道他厉墨成就这么的不值得信任?

沈佳人知道自己是改变不了厉墨成说一不二的霸道的,所以也不再浪费力气,他看着前面男人凌厉的眉眼,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事,说明白点也好,省的以后麻烦。

原本,沈佳人以为厉墨成会带她到个相对安静点的地方,比如咖啡馆,茶馆什么的,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带她来酒店。

“厉墨成,换个地方!这个地方没法谈事情!”沈佳人窝在车里,不肯下来,生气的对着厉墨成吼。

她可不想跟这个家伙谈着谈着就滚到床上去,以她对这个混蛋的认知,绝对有这种可能。

“沈佳人,你以为在哪里可以谈?我开了五六个小时的快车才到这里,有累又饿,你打算让我饿着肚子跟你谈?”厉墨成站着车门边上,看着沈佳人,目光带着几分挑逗:“还是你怕被我的美色诱惑,控制不住把我扑倒?放心,我会拼死反抗的。”

“你还要不要脸?”沈佳人被厉墨成气的心肝疼,她什么时候成女色狼了?“姐姐是怕被某些饥渴的男人给猥亵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饥渴了?”厉墨成故意板着脸问,心里却反问,难道他表现的这么明显?

沈佳人被厉墨成问住,忽然想起这个男人跟韩家大小姐情投意合的事来,心里一阵发酸,那两个人应该早就滚到一起了吧?有韩大小姐相陪,这个男人的确不会饥渴!

“总之,我不会跟你进去。”不管怎么样,沈佳人就是寸步不让。

“我只想好好休息一下,放松的吃个饭,沈佳人,你放心我还没有那么饥不择食,不然,你以为你在车里就安全?我想要,你在哪里都跑不掉!”厉墨成自大的说。

“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沈佳人被厉墨成气的七窍生烟,什么叫饥不择食?她有那么差吗?

“我抗你进去,还是你自己乖乖跟我走进去,你选一个,你要是不选,那我就帮你选。”厉墨成沉声道,声音透着一丝不耐烦。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咬了咬唇,从另外一边,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泄愤般的重重的甩上车门。

厉墨成将沈佳人的怒气看在眼里,嘴角一勾,也关上车门,锁上车。

原本,厉墨成咬上前拉沈佳人的手,却被沈佳人不客气的甩开,让出一条路来,示意厉墨成先走。

厉墨成也不跟沈佳人计较,走在前面。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的后脑勺,气愤的挥了挥拳头,然后两只眼睛四处乱瞟,想着趁厉墨成不注意,自己逃跑的胜算有多大。

“别妄图想要逃跑,我的脾气你知道的。”就在沈佳人脑中刚冒出这个念头还没付诸实施的时候,厉墨成冷飕飕的话就响了起来。

沈佳人压抑的抬头看着厉墨成的后脑勺,这个家伙后面明明没长眼睛啊,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真是活见鬼了真是!

沈佳人磨磨蹭蹭的跟着厉墨成进了酒店大厅,却不知道酒店外有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看着画面上的两个人,一脸冷笑。

厉墨成要了一个房间,带着沈佳人径直进了电梯。电梯叮的一声响,厉墨成走了出去,沈佳人却突然反悔,不肯出来,对着厉墨成说:“我还想起来我今天还有事,我们改天再谈吧。”说完,就去摁关闭键,想要下去。

电梯门还没合上,一只大手突然伸进来,将沈佳人直接从电梯里抓了出来,“晚了!”

已经到嘴里的兔子肉,厉墨成怎么会吐出来?

“厉墨成,我真的有急事,你放开我!放开我!”沈佳人被厉墨成眼里不再掩饰的火热看的浑身发软,一颗心也跟着狂乱的跳动起来。

她要是现在还看不明白厉墨成的意图,那就真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厉墨成根本不管沈佳人的挣扎,跟拎小兔子似的将沈佳人捉住,进了房间,一脚踢上门,直接将沈佳人丢到床上,然后不等沈佳人爬起来,就倾身压上。

“厉,厉墨成,你不是说要好好谈谈,你先起来,你这样怎么谈?我都不能说话了。”沈佳人用力推着厉墨成的胸膛说。

“那就不谈!”厉墨成撤了一下沈佳人身上碍事的体恤衫,在她露出的白色肩膀上咬了一口,“我想吃肉了。”

“啊……痛啊!”沈佳人惨叫一声,眼里已经横了两汪水,要落不落的,她生气的瞪着厉墨成怒吼:“你变态啊!疼死了!”

“疼吗?我怎么没感觉?”厉墨成说着,又朝沈佳人露出森森白牙,低头咬向沈佳人的肩头。

废话么这不是,咬在她肩膀上,他当然不会有感觉了!

“啊……厉墨成你这个混蛋!大变态!放开我!嗯~”在厉墨成的牙齿还没落下来的时候,沈佳人就先受不了惊恐的大叫了起来,刚刚那一口,咬的可真是够狠的,让她心有余悸,她现在真怕厉墨成就这样将他咬死。

只是,沈佳人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只是觉得自己肩窝处有些痒痒的,紧接着就是脖子上像是有条毛毛虫在爬,刺激的她整个人的毛孔都酥酥的,然后这股子酥麻的感觉袭击了她最敏感的耳垂的时候,她再也受不了的失控的叫了出来。

“厉墨成,我,我不敢了,别,放开我~”沈佳人偏开脑袋,想要躲开厉墨成的舌头,谁知道厉墨成只用一只大手,就将她的脑袋给固定住,继续挑逗,害得沈佳人又哭又笑又骂又叫的求饶:“不敢了,厉墨成,放开我,嗯~别来了!求求你~”

“小兔子,求我。”厉墨成声音低哑的开口。

“求你!”沈佳人困难的吞了吞口水,她快要窒息了。

“要你。”厉墨成继续引诱。

“要……厉墨成,你混蛋!放开我!”沈佳人差点就着了套儿,恼羞成怒的大吼。

“真不乖!看来就不该把你放养这么多天!”厉墨成说着,一用力,就撕碎了沈佳人的白色体恤,在看到里面粉色的胸衣后,呼吸急促了起来,扣住沈佳人的双手,直接压了下去,将沈佳人所有的不满都堵在了喉咙里。

上次她酒醉后,撩拨起来的那把大火就一直没熄灭,这十几天,他一直被煎熬着,如今好不容易将这个女人拐来,又怎么会放过这活色生香的娇躯。

面对厉墨成的强势,沈佳人的连反抗都无力,她早就不止一次体会到这个男人的霸道,但是在那一刻后,她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厉墨成感受着久违的紧致,仰头悠长的吐了一口气,一低头却发现沈佳人在怀里哭得不能自已,他皱了皱眉头,低头轻轻地将那些泪水吮掉,沙哑的问:“小兔子,我弄疼你了?”

沈佳人泪眼婆娑的看着厉墨成,哽咽着说:“你不是跟韩家大小姐马上就要定亲了吗?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难道她满足不了你?”

“这些你听谁说的?简直胡说八道!”厉墨成没想到沈佳人突然冒出这些话来,有点生气的说。

他什么时候要跟韩家大小姐订婚了?他怎么都不知道?八竿子都没影的事!

“你妈说的!”沈佳人生气的推着厉墨成,“你走开!别弄脏我!”一想起厉墨成快要跟别的女人定亲了,这身体也会跟别的女人如此亲密,沈佳人就十分受不了,情绪有点儿崩溃。

“我妈说你就信?”厉墨成无奈的再次抓住沈佳人的小手,看着沈佳人脸上明显的错愕,没好气的说:“你别以为你恶人先告状,我今天就会放过你!是谁一声不吭的就给我玩失踪?嗯?现在竟然还怀疑我跟别的女人有染,沈佳人,数罪并罚,你今天都别想下床了!”

“厉墨成,我跟你说正事,你别扯那些不正经的!”沈佳人脸色一红,不知道为什么,听厉墨成否认他跟韩家大小姐的事,她心里觉得特别舒坦。

“爷也没时间跟你扯那些不正经的,先喂饱了爷再说!”厉墨成明显的感觉到沈佳人身体不如之前紧绷了,又怎么肯放过机会,浪费时间扯那些有的没的,当即决定,先将小兔子啃得骨头渣都不剩了再说,看她还敢不敢再生反骨。

一室春色荡漾。

沈佳人真的下不了床了,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手却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夜色,目光有些茫然。

她就这么又跟厉墨成两个滚到一起去了?

厉墨成没出现之前,她可是发了狠的要跟那个男人划清关系,但是现在呢?沈佳人自我检讨着,她拒绝过,但是好像效果不明显,而且从心底里,她好像也并没有那么排斥厉墨成,厉墨成三言两语的解释,就将她心里这么多天的不满都给驱散了,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相信这个男人,甚至相信到了盲目的地步。

可是就算是相信了又怎么样呢?沈佳人看着床边一身清爽,精神抖擞的厉墨成,眼神一暗,这个男人终究不属于她,今天,就算是她向老天偷来的吧,也算是,最后的告别。

厉墨成不知道沈佳人心里在想什么,看她眼神幽暗,还以为是她因为自己一下午不餍足的折腾生气了,连忙陪着笑说:“晚餐马上就会送上来,你再等等。”

“送我回去吧。”沈佳人别开脸说。

“一会吃完饭,我们一起回去,佳宇那个臭小子这些天也没想我?”厉墨成没有发现沈佳人的异样,有些不满的抱怨:“你们姐弟两个都一个德行,喂不熟的白眼狼!”

沈佳人因为厉墨成孩子气的话有些好笑,但是终究没有表露出来:“那让我打个电话回去,总要跟他们说一下,我晚上不回去吃饭了吧?”

“不用,让他们等!”厉墨成不厚道的说,显然还是在因为佳宇没有想他的事赌气。

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转眼一想包贝贝还住在她那里呢,她这么晚不回去,她肯定也猜得出来是怎么回事,会帮她看住佳宇的,也就不再跟厉墨成计较,闭上眼睛休息,她被厉墨成这禽兽折腾的累死了。

厉墨成原本还想着沈佳人会再继续跟他说打电话的事,逗她说会话,他这么多天没见着这小女人,心里有很多话要跟她说的,谁知道沈佳人竟然闭上眼睛不理人,他顿时觉得很不舒服,刚想上前去捏捏沈佳人的脸,却被门铃声打断。

是客房服务来了。

厉墨成眉头一皱,起身去开门。

直到厉墨成的气息远了一点,沈佳人才松了一口气,她睁开眼睛,有些贪恋的看着厉墨成的背影,在厉墨成发现之前,又心慌的移开自己的目光。

说好要放手,她心里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洒脱,只不过是理智告诉她,或许这样,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而已。

饭菜的香气,很快就占据了沈佳人的思维,她看了眼推到自己面前的餐车,上面摆放着的,都是自己平时爱吃的菜色跟点心,心里不禁一暖,眼睛有些不舒服,她假装饿很了似的,吸了吸鼻子,将眼底的湿气压下去。

“看你那副馋样!”厉墨成被沈佳人的模样给逗笑了,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弹了一下,气的沈佳人摸着额头直瞪他,惹得他哈哈大笑。

沈佳人错愕的看着厉墨成,这个男人难得一笑,像笑得这么夸张的时候,更是鲜见,让她一时间都有点玄幻了,不知道怎么究竟是做了什么好笑的事,让厉*oss笑得这么开心。

“不是饿的能吞下一头猪了吗?怎么不吃了?”厉墨成好像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不自在的轻咳一声,看着仍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沈佳人说。

“你丫的!”沈佳人没好气的又瞪了厉墨成一眼,“姐姐现在胳膊酸的筷子都拿不动了,哪里还有力气爬起来吃饭?”

“真有这么夸张?我看你骂人倒是挺有精神的。”厉墨成怀疑的看着沈佳人说。

“废话!夸不夸张的你下次被人压一下午,折腾这么多次试试!”沈佳人被气的口不择言,说完之后,看着厉墨成笑得异常狡诈的脸,顿时恨不得要掉自己的舌头。

“那下次你压我。”厉墨成笑着将沈佳人抱起来圈在怀里,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吹凉了放到沈佳人嘴边。

沈佳人不客气的喝下,喝掉半碗汤之后,沈佳人觉得总算有了点力气,想要去抓筷子,却被厉墨成抢先一步,他夹起一筷子沈佳人爱吃的青菜,放到沈佳人的面前,沈佳人皱了皱眉头,在厉墨成坚持的目光下,张嘴吃掉。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吃着饭,气氛前所未有的温馨,等厉墨成觉得沈佳人吃的差不多八分饱了的时候,才放下筷子,在看到沈佳人不满的目光的时候,笑着弹了一下她的脑袋说:“晚上不能吃太多。”

沈佳人巴巴的看了一眼那些美食,没骨气的吞了吞口水,眼睁睁的看着厉墨成将那些东西推远。

“小兔子,现在我们来好好谈一谈我们两个人的事。”厉墨成一句话,将沈佳人的注意力给捞了回来。

沈佳人抬转头看着厉墨成严肃异常的眉眼,心里一突,觉得眼前的男人,气势凌厉而又逼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