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80:楚家长孙

“墨成,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恨着我们?”因为厉墨成刚才决绝的话,客厅里沉寂了良久之后,楚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恨?”厉墨成嘴角的冷笑更深,何止是恨?“上一辈的事,我尊重我妈妈的选择,既然当初你们已经达成一致,形同陌路互不往来,那么现在,你们就不该再来打扰我们母子的生活。”

“墨成,当年的事,谁是谁非,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已经长大了,就让那些事过去吧,不管怎么说,你身上留着的是我们楚家人的血,你再怎么否认,也无法抹杀你是我们楚家子孙的事实。”楚老爷子看着厉墨成脸上的恨意,心底一惊,他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厉墨成还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

“所以,楚老爷子这是准备出尔反尔了?那么楚老爷子打算给我们母子什么样的身份?”厉墨成看了一眼楚越身边满脸憎恨的钟雪梅,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你是我们楚家长孙,这事实毋庸置疑,至于你母亲,只要你肯认祖归宗,我们自然不会委屈了她。”楚老爷子嗅出一丝希望,立刻说。

“怎么个不委屈法?”厉墨成又不是三两岁的小屁孩了,怎么会让楚老爷子这样打马虎眼,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给糊弄过去。

“这个……”楚老爷子被厉墨成犀利的眼神逼得有些躲闪,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就听一边的钟雪梅说:“爸,你可别忘了,我才是楚家明媒正娶的长媳,我虽然赞同你让楚家的骨血认祖归宗,但是,自古嫡庶有别,只有我生下来的孩子,才配得上楚家长孙这样的身份。”

“雪梅!”楚老爷子没想到钟雪梅会突然跑出来拖后腿,不悦的呵斥了一句,说:“墨成也是婚生子。”

“是又怎么样?可惜投错了胎,投进了一个楚家人根本不认可的女人的肚子里。”钟雪梅反驳。

她没想到,楚老爷子不光是想要让厉墨成认祖归宗这么简单,她原本想着,厉家这些年势力越来越大,在S市呼风唤雨雄踞一方,楚老爷子只不过想要拉拢在身边而已,她知道阻止不了楚老爷子想要厉墨成认祖归宗的念头,但是也绝对不会让厉墨成母子动摇了她们母子在楚家的地位。

“你……”楚老爷子被钟雪梅气的说不出话来,眼角的余光在看到厉墨成嘴角深深的讥诮的时候,恍然大悟,心里对厉墨成不满的同时又越发的觉得楚家继承人非厉墨成不可。

既然厉墨成这边的态度动摇不了,他又转头看着厉雪舞,问道:“你怎么看?”

“我已经老了,现在正是应了那句养儿防老的话的时候,墨成已经不小了,有自己的主见,我什么都听墨成的。”厉雪舞没去看楚老爷子,而是将目光投向窗外。刻意避开楚老爷子眼中的那些压迫,装作不知。

“哼!怪不得这么不知进退,原来都是这么惯出来的!”钟雪梅一点也不放过贬损厉雪舞的机会。尤其是看到厉雪舞此刻语气淡然假装什么都不在意,看着窗外风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却吸引了楚越的目光的时候,心中的嫉恨更深。

她今天特地好好的打扮了一番才出门,谁知道,却仍旧是败在厉雪舞这个女人的身上,明明,这个女人就穿着件普通的手工唐装,一张素颜,凭什么就让他身边的这个男人念念不忘了二十年!

她钟雪梅自认家事样貌才学气质哪一点都不比眼前的这个女人差,可是为什么这二十多年来,她跟她的儿子,就是得不到那个男人的重视,甚至,现在,连老爷子都想要动摇她们母子在楚家的地位!

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将自己好不容易经营了二十年的一切,拱手送给别人!

厉雪舞听了钟雪梅的话,转过头来看着钟雪梅,钟雪梅立刻紧紧的挽住楚越的胳膊,挺胸抬下巴的挑衅的看着厉雪舞,谁知道厉雪舞只是那样没有情绪的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移开目光,完全不将钟雪梅的挑衅当回事,漠然的很。

楚越被厉雪舞眼中的淡漠之色刺激的心惊,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被厉雪舞冷漠的态度刺伤,但是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让他心痛的时候心惊。

现在的厉雪舞,对他完全就像是个陌生人那样,眼里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波澜,平静的让人心里不安。

传闻,这阶段她跟莫远走的很近,难道真的……

“楚老爷子,我们母子的态度,相比你已经明确了,多余的话我没有,这大过年的,你贵人事忙,我们就不多留你们了。”厉雪舞客气疏离的对着楚老爷子一笑,下了逐客令。

“厉雪舞,你这是在赶我们走?”楚越不等楚老爷子发话,就生气的质问。

“我说的不够明白?”厉雪舞看着楚越问,眼神讥诮。

“你太过分了!”楚越生气的皱眉看着厉雪舞,他从来没有在这个女人脸上看到过这种嘲弄不屑的表情。

“我再过分,也没有像某些人一样,大过年的跑到别人家里来找不痛快,我父亲快要串门回来了,奉劝各位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然一会撞到了……”厉雪舞冷嗤一声:“相比你们也应该知道,他老人家脾气不好。”

“厉雪舞,你也不瞧瞧你们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这么威胁我们!”钟雪梅最看不惯厉雪舞这副清高的模样,明明,她们钟家比厉家更有权有势!她钟雪梅比她更身份高贵,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假清高。

“我没什么身份,我只是厉墨成的妈,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而已。”厉雪舞冷淡的回了一句,然后看着一言不发的楚老爷子。眼中送客的意思很明显。

楚老爷子看了一眼面色从容平静的厉雪舞,又看了一眼飞扬跋扈,面色扭曲的钟雪梅,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墨成,不管过去的事情怎么样,你身上流着的毕竟是楚家人的血,爷爷老了,也只是个普通的老人而已,你有时间就回家去看看爷爷。”

说完,也不等厉墨成跟厉雪舞两个再说什么,招呼着身边的楚越跟钟雪梅说:“走吧,回去。”

楚越看了厉雪舞一眼,最后又看了一眼厉墨成,在看到厉墨成与厉雪舞眸子中如出一辙的淡漠跟冷意的时候,欲言又止。

钟雪梅恨恨的警告的瞪了厉雪舞一眼之后,才不甘心的跟着离开。

等楚家的人离开了,厉雪舞脸上伪装的平静才终于土崩瓦解,她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幸亏厉墨成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妈,你怎么样?”厉墨成担忧的看着母亲问。

知母莫若子,不管厉雪舞怎么伪装的不在意,厉墨成都知道,楚家的人每次上门,都会让厉雪舞将那些本来已经深埋的过往挖掘出来,让那些曾经受到过的羞辱与伤害再次碾压着她的心。

“妈妈没事。”厉雪舞欣慰的看着厉墨成,在看到厉墨成眼下的青痕的时候,心疼的拍拍他的手说:“儿子,楚家那边,你到底打算怎么办?楚老爷子是不会轻易对你放手的。”对于楚老爷子的脾气,没有人比厉雪舞体会的更深,那个老人看起来和颜悦色,但是却最是固执心狠,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我心里有数,妈,你就不要为我再担心了!”厉墨成安抚的握紧厉雪舞的手,默默的给她支撑的力量。

厉雪舞疲惫的坐在沙发里,厉墨成坐在一边,母子两个各自想着心事,都没有说话。

“妈,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打算了。那个男人,根本不值得你耗费时间。”厉墨成想起今天楚越的表现,面色冷凝。

“好了好了,妈都一把年纪了,哪有时间考虑这些,说出去让人笑话!倒是你,也该成家立业了,隔壁你王叔叔家的孙子,都要上小学了!”厉雪舞没好气的打断厉墨成的话,转移话题。

“妈,孙子可以有,要多少都没问题,前提是你让沈佳人进门。”厉墨成看着自己的老妈,认真的说道。

只不过是看似平常的一句话,厉雪舞却听出了其中隐藏的几分威胁的味道。

“妈妈还是那句话,别人都可以,唯独沈佳人不行!”厉雪舞听到厉墨成提起沈佳人,脸色立刻变了。

“妈,究竟是为什么?你给我一个原因!”厉墨成郁闷的问:“佳人到底哪里不好?难道就因为外面那些传闻?妈,那种检查,你当年也做过,你该能体会,一个清清白白的女人,被人污蔑,去做那种检查,是怀着怎么样一种羞愤的心情,难道你宁肯相信外界的那些风言风语,也不相信你儿子的眼光?”

一句话,勾起那些不堪的过往,又让厉雪舞的脸色沉了沉,“总之,妈妈说不行,就是不行!别的事,妈妈都可以由着你,只有这件事不行!”

“妈,我也如同你说的那样,别的事都可以由着你,只有这件事不行!我的妻子,只能是沈佳人!”厉墨成也态度强硬的不容反驳。

这还是两母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针锋相对,各不相让。

“你……”厉雪舞被厉墨成的固执气到,生气的站起身来要上楼,谁知道刚站起来,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妈!妈!”厉墨成接住厉雪舞,心急的大喊。

厉雪舞被送往医院,原本打算摆平楚家人就赶去F市的厉墨成走不开,这些天尽心尽力的在医院里照顾厉雪舞,被厉雪舞看的死死的,根本脱不开身。

好不容易,厉雪舞在医院里休养了几天出院了,厉墨成刚想放松一下,却听厉雪舞说好久没有去醉仙居吃饭了,让厉墨成陪她一起。

厉墨成耐着性子答应了,但是在进了包间后,看到里面坐了一圈的人之后,厉墨成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变得黑沉无比。

“妈,既然你约了朋友,有人陪,那我就不打扰你跟朋友叙旧了!”厉墨成扫了一圈包厢里的人,冷着脸说。

“你这孩子,这是说的什么话?”厉雪舞脸上差点撑不住,暗暗的生气瞪了厉墨成一眼之后,才嗔怪的说:“你韩叔叔跟韩阿姨一家今年过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也不打个招呼,小时候,你韩叔叔一家可没少帮我们。”

厉墨成听了个厉雪舞的话,很配合的说了一句:“韩叔叔韩阿姨过年好。”

“这个墨成啊,现在越发的出息了,看不上我们这些老家伙了。”韩穆修看着厉墨成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打趣。

“韩叔叔说的哪里话,我确实是公司有点事。”厉墨成面不改色的扯着慌。

“大过年的能有什么要紧的事,再要紧的事,这到了饭点也得吃饭吧。”厉雪舞面带几分不悦,强硬的拉着厉墨成走进来,说:“今天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陪你韩叔叔一家吃晚饭再说,你韩叔叔跟韩阿姨一年才回来一次,这么多年都没见上面了,不准失礼,给我老老实实坐下。”

厉墨成皱了皱眉,看了眼身边位子上的那个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年轻女孩,绕到厉雪舞的另外一边,坐下。

“韩叔叔韩阿姨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今天我做东,想吃什么随便点,别客气。”厉墨成恢复了平素的模样,客气疏离的开口。

“那韩叔叔韩阿姨可就不跟你客气了!这醉仙居可是好几年都没来过了,这里有几道菜,我可是爱吃的紧。”韩穆修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厉墨成的冷漠似的,热络的回应。

“你……你就是那个,那天连闯三个红灯的厉墨成?!”韩悦指着厉墨成,不敢置信的结结巴巴的开口问。

厉墨成诧异的抬头看了韩悦一眼,不悦的皱了皱眉,被这个女人一说,他倒是有点印象里了,这不是那个交警一枝花,韩悦?没想到,她竟然是韩叔叔跟韩阿姨的女儿。只是她一个韩家的大小姐,为什么跑到S市这种地方来做一个小交警?

“怎么?原来小悦你们两个早就认识啊?”厉雪舞一听韩悦的话,立刻来了兴致,“快跟阿姨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韩悦就将厉墨成那次连闯三个红灯,最后还是被她给抓住的事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听得在坐的人都心惊肉跳的,一说完,韩穆修就生气的瞪着韩悦说:“你这个丫头,真是太胡来了!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你说当时要不是墨成刹车及时,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们怎么办?简直任性妄为!”

“哼!谁让他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最讨厌这种自持身份,不守交通法规的人了!”韩悦说完,撅起嘴,不满的瞪了厉墨成一眼。

厉墨成整个人都笼罩着一股低气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没有说话。

“这不关小悦的事,这事怪墨成不好。”厉雪舞听了韩穆修的话,立刻替韩悦开脱,然后不悦的对厉墨成说:“一直以为你是个省心的,这么大了还做这么孟浪的事情,以后再让妈妈知道你这么拿着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妈妈可不轻饶你!”

“知道了。”厉墨成很给面子的回应了一句,把玩着手里的水杯,面无表情。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那这两个孩子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韩悦的妈妈韩明珠笑着打圆场。

厉墨成把玩着水杯的手微微一顿,这句不打不相识,怎么听都透着一股暧昧的味道,他微微眯眼扫了眼对面的韩悦,发现她脸上还带着几分气恼与不服气看着自己,心里放松了一点。

“谁跟他不打不相识!”韩悦发现厉墨成看她,很不给面子的回了一句:“根本就是冤家路窄!你们不知道,我明明是抓违章,结果倒好,因为他的事,被上面给狠狠的训了一顿,扣了个一个月的奖金,简直就是没天理了!哼!那些人都是非不分!”

一想起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没了,韩悦就觉得无比肉疼。

“行了行了!还记仇呢!就你那点奖金,才几个钱啊!”韩穆修笑着说了一句。

“钱再少,那也是我辛辛苦苦凭自己本事赚的血汗钱,凭什么平白无故的被扣了!我根本就没做错!”韩悦仍旧一脸不忿。

厉墨成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一出,他当时只是让秘书找人把车给弄出来,交了罚款,根本没有说要怎么样韩悦的意思,不过想来那些人为了巴结讨好他,也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想到这些,他对韩悦的看法倒是有了点改观。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墨成,你听到没?这事可是你的不对,改天请小悦吃饭,赔礼道歉。”厉雪舞不放弃任何能让两个人多接触的机会,虽然只是才刚相处,但是韩悦的性子,倒是很和她的胃口,她听喜欢这种心直口快,心思单纯的女孩的。

“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多大点事……”韩穆修一听厉雪舞的话,连忙阻止,但是话还没说完,韩明珠就在桌子下面用力拉了下他的手,韩穆修明白过来,立刻笑笑不说话了。

“吃饭倒是不必了,把饭前打到我卡上就行了!跟这么个大冰块一起吃饭,我真怕自己消化不良!”韩悦接过韩穆修的话,不客气的说。

“你这个孩子,怎么说话呢这是,没礼貌!”韩明珠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家里什么时候缺了你的生活费了?个小财迷,钻钱眼里去了你!妈下个月再给你多大点生活费。”

“妈,我都多大了,还跟家里要生活费?我又不是缺手缺脚的生活不能自理,我能赚钱自己养活自己,才不要花家里的钱!”韩悦一听韩明珠提生活费的事,立刻不高兴了,“你们再这样,我好好一个人都被你们养残疾了!”

“越来越口无遮拦了!好好的A市你不呆着,好好的大小姐你不当,硬是要大老远的跑来S市考个公务员,选什么不好,还选个交警,天天在外面风吹雨淋的,你说说你这脑子里究竟都在想什么?”韩明珠忍不住数落着韩悦。

“大小姐有什么好的,跟米虫有什么区别?我才不要过那么无聊的日子呢,你给我的那些生活费,我都寄给儿童基金会了,我自己能养活自己。”韩悦不以为意的说。

“你……”韩明珠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明珠,我看小悦这孩子挺好的,有主见,自食其力,现在这样的孩子可不多了,你该为她高兴。”厉雪舞看着娘两个要吵起来,立刻上前打圆场。

“高兴什么,我跟他爸简直是为她操碎了心,一个女孩子离家这么远,平时想见一面都难,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都!”韩明珠像是找到可以诉苦的对象了,对厉雪舞大吐苦水:“你说,她一个女孩子,离开父母这么远,这玩意要有个什么事,我们也赶不及……”

“能有什么事啊!妈,你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让人家厉阿姨笑话!”韩悦打断韩明珠的话。

“这不是还有我在这里嘛!”厉雪舞安抚的看了眼韩明珠,然后笑着跟韩悦说:“小悦,以后有空就到厉阿姨家坐坐,厉阿姨也是整天一个人在家,正好缺个人陪我说说话呢。”

韩悦看着厉雪舞,然后又看了一眼厉墨成,尴尬的说:“厉阿姨,我其实平时工作都挺忙的。”

“那就不忙的时候,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上班,还是要有个休息日的吧。”厉雪舞不容拒绝的说。

“好,好吧。”韩悦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厉雪舞说,一脸的盛情难却。

一顿饭,除了厉墨成,其他人都聊得很欢快,韩悦是吃的欢快,边吃边说今天的一顿饭都要她一个月工资了,怎么样也要吃够本,不能浪费了,惹得韩悦的父母心疼不已,让厉雪舞看在眼里,更是越发的喜欢了。

厉墨成自始至终都是维持着基本的官方礼节,不主动攀谈,不热络,不特别冷淡,只是一顿饭吃了将近三个小时,让厉墨成有些烦躁了,尤其是吃到最后,厉雪舞与韩悦的父母总是会时不时的拿着他跟韩悦两个打趣,撮合的意思很明显,让他几次都差点忍不住离席,但是都被厉雪舞给强硬的阻止了。

最后还是赵霖的电话将他从这种尴尬的境地中解救出来,“什么事?”第一次,厉墨成觉得赵霖的声音如此的顺耳。

“老大……”赵霖那边刚一开口,还没说什么事呢,就听厉墨成声音一沉:“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赵霖一懵,老大知道什么了?他只不过是刚才想起来,还没有给老大打电话拜年而已,不过赵霖脑子当机一秒,立刻反应过来,语气有些急切而又响亮的说:“老大你快点过来啊,这边我搞不定!”

“嗯。”厉墨成应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对着桌上的人抱歉的说:“韩叔叔韩阿姨,抱歉了,我有点急事要去处理下,你们聊,我先走了。”

“什么事?”厉雪舞几个人都听到了赵霖刚刚那一嗓子,没有怀疑真假,只是有些担心的看着厉墨成。

“公司的事,妈,我一会让司机过来接你。”厉墨成深锁眉头,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模样。

“那就快去吧,不用管我们了。”厉雪舞跟韩穆修韩明珠异口同声的说。

厉墨成点点头,拿起自己的外套,推门走了出去。

“这孩子,整天就知道忙。”厉雪舞有些抱歉的看着韩家人打圆场。

“男人嘛,以事业为重,忙点好,墨成这孩子也给你争气,比那些二世祖强多了。”韩穆修已有所指的说。

厉雪舞笑笑,没说什么。

厉墨成刚下了楼走到大厅,就听到后面有人喊他,他转头,看着气喘吁吁跑过来的韩悦,双眼微微一眯。

“厉墨成,我有话要跟你说!”韩悦是跑楼梯下来的,气儿还有些不顺。

“我时间听你废话!”厉墨成转身要走。

“厉墨成,你不要告诉我你没看出来我父母跟你妈的意思!”韩悦跑上前,拦住厉墨成,生气的瞪着他说。

“他们要怎么样,与我无关!”厉墨成不耐烦的看着韩悦,说道:“让开!”

韩悦被厉墨成的冷眼吓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生气的说:“厉墨成,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人人喜欢,我最看不惯你这样的二世祖,我跑出来是想告诉你,不管我爸妈跟你妈心里打什么主意,我是不会喜欢上你的,你最好也不要多想!”

“彼此彼此!”厉墨成总算是正眼看了眼韩悦,冷然的眸子里射出犀利的光来,“最好记住你说的话!”

说完,厉墨成迈步离开了。

韩悦留在原地,只觉得被厉墨成刚才看那一眼,浑身都冻透了,她转身看着厉墨成的背影,双拳紧握,用力的咬着唇,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厉墨成!

沈佳人这几天过的浑浑噩噩的,因为她的命令,苍海在第二天就启程回S市了,房子里就剩下她跟张妈,佳宇三个人,张妈虽然不知道沈佳人为什么突然将苍海赶走,但是也察觉到沈佳人这几天情绪不对,好像对她也多了些防备,不像是之前刚来的时候那么热情了,害得她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几次想要问一下,但是都在沈佳人那副疏离冷漠的面具下打了退堂鼓。

尽管苍海已经离开,但是沈佳人心里仍旧不踏实,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很是警醒,所以睡眠质量奇差无比,这几天的时间,小脸瘦了一圈,看的张妈心里急得跟什么似的。

这天,沈佳人在房间里无聊的翻着一本商业奇谭,手机突然响起来,她看着上面的陌生号码,来电归属地上标注的是S市,心里激动又犹豫,不过最终还是接起来。

“喂,你好。”沈佳人声音带着几分轻颤。

“沈小姐,是我。”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沈佳人心里激动的小火苗一下子熄灭了。

“厉夫人,我已经离开S市了,也从没有联系过你儿子,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指示?”一听是厉雪舞,沈佳人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客气。

同时心里又暗暗警戒,她来F市之前,将手机跟手机卡都换掉了,这个号码除了佳宇跟张妈还有苍海,没有几个人知道,就连她的好朋友包贝贝都不知道,厉雪舞是怎么知道的?

想到这些,沈佳人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安,难道,她一直派人在监视着自己?

“沈小姐,有没有纠缠,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我这次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墨成今天跟韩家的小姐相亲,我们双方都很满意,他们很快就会定亲,所以,我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下去,早点为自己今后的人生做打算。”厉雪舞声音十分冷淡:“虽然你跟墨成两个没缘分,不过,我相信沈小姐如果留在F市重新开始的话,肯定会觅得一份很好的姻缘。”

“厉夫人,其实这些事,你根本不需要打电话专程来告诉我,我说了不会纠缠,就是不会纠缠,绝对不会出尔反尔,至于我的婚姻大事,我们非亲非故,就不劳烦厉夫人操心了。”沈佳人气的浑身直发抖,却仍旧音色平静的回应。

竟然,相亲!

“这样最好,不过有件事还是要提醒沈小姐,虽然你远在F市,但是,最好安分,不然,我可不认为沈小姐能全身而退,以厉家的势力,要找一个人,根本不是难事。”厉雪舞警告道。

“多谢提醒!”沈佳人冷笑一声,挂断电话。

厉雪舞说的没错,以厉家的势力,要找到她,根本不难,她来了F市这么久,厉墨成那边都没有一点动静,是根本没有找过她吧?

而且,他这么快就去相亲了!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来,沈佳人合上书,原来,真的是,没有谁是不可取代!

------题外话------

吼吼,其实厉雪舞的过去也很复杂,佳人就要开启相亲模式了哦,吼吼,小成成赶紧接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