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9:厉少的身世

厉墨成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失败过,他不甘心的折腾了怀里的女人半天,发现这女人睡得跟死猪似的,就是没反应,一个人唱独角戏也没什么意思,厉墨成放开沈佳人,准备去洗个澡,然后在搂着这只没良心的小兔子美美的睡一觉。

“厉墨成,别走。”厉墨成的身体刚离开床,衣袖就被沈佳人扯住,他回头看着床上皱着两条眉毛的女人,睡梦中都带着惶恐不安,这些天心里所有的不满都奇异的烟消云散了。

重新躺倒床上,厉墨成将沈佳人搂紧怀里,轻轻的安抚着说:“我不走,小兔子,我不会离开你的。”

沈佳人在厉墨成的怀里找个了舒服的位置,嘴角微翘,皱着的眉毛舒展开来,嘴角微翘,睡得异常满足。

厉墨成就这样看着沈佳人这甜美的睡颜,舍不得闭上眼睛。

手机铃声响起,厉墨成怕吵到沈佳人,飞快的接了起来,那边传来一个带着几分沉重的声音:“儿子,平常也就罢了,今天是大年夜,你都不会来跟妈妈一起守岁吗?”

厉墨成心里有些愧疚,但是看了一眼怀中睡得安稳的女人,对着电话轻轻的说:“妈,我现在跟沈佳人在一起。”

厉雪舞的心里一沉,听不出情绪的问;“人找到了?”

“嗯。”厉墨成轻轻的应了一声:“我不会跟她分开的。”

“儿子,妈打电话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明天,那边要来人,妈妈觉得,这个时候,你最好在家里。”厉雪舞说道这里,声音有些说不出的凄凉。

每年的大年初一,对于她来说,都是最难熬的,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都会在这一天,被人无情的撕开,让那些伤口,再次鲜血淋淋。

“我知道了,我明天会赶回去。”厉墨成的语气也有些沉。

“嗯,路上开车注意安全。”厉雪舞没再说什么,嘱咐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厉墨成拿着手机,眸光半明半暗,最终他叹了口气,在沈佳人的额头上珍重的亲了亲,慢慢的从床上起来,这个时候,他不能让母亲一个人去战斗。

反正小兔子已经找到了,这次跑不了了,他派人看着就是了。

尽管不舍,但是厉墨成还是趁着夜色离开了。

苍海站在窗前,看着黑暗中那个急速离开的身影,眉心一皱。

他早就听出沈佳人房间的异动,但是却没有贸然的闯过去,其实这些天,他一直在等着厉墨成找过来,但是他没想到,厉墨成竟然用了这么多天才找到这里来,这让他觉得,厉墨成心里,大小姐或许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么重要,而且,既然找到了大小姐,竟然又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真的看不懂厉墨成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让厉墨成伤害大小姐!

沈佳人这一觉睡得十分瓷实,而且她还做了一个春梦,梦到厉墨成那个霸道的家伙压着她把她剥的精光,然后丢在床上,邪气的朝她扑过来,像每一次那样,急不可耐。

正做到关键时刻呢,外面突然想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沈佳人一惊,就醒了。

“这讨人厌的鞭炮!”沈佳人懊恼的揉了揉太阳穴,又倒回到床上,抱着被子在床上翻了几个滚,回味着刚才梦里的情形,厉墨成炙热的体温,低哑而又急促的喘息,那么的真实,还有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仿佛还在耳边似的。

“沈佳人,你真是走火入魔了!”沈佳人滚了一会后,四肢大张的躺在床上喘粗气,她这是怎么了?难道想男人了?

院子里传来弟弟佳宇的笑声,沈佳人好奇的起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睡衣,她忽然觉得不对劲,她什么时候换的衣服?她记得自己一进房间,就睡着了的,根本没有换过衣服。

难道是张妈?沈佳人拍拍脑袋,恍惚记得她说过,不准任何人到她房间里来的话,张妈是个特别守规矩的人,应该不会犯她的忌讳。

难道真的是自己换的?沈佳人迷迷糊糊的走进浴室,然后迷迷糊糊的挤了牙膏,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接了水,开始刷牙,沈佳人不经意的抬头,眼睛倏地睁大,对面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睡眼惺忪,发丝凌乱,眼角还有些疑似与眼屎的东西,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脖子上还有胸前这些,这些草莓都是哪里来的?

沈佳人丢掉手里的牙刷,一下子裹紧自己身上松垮的睡衣,然后又慢慢的一点点打开,果然,胸口上也处处是暧昧的红痕,她吓得一下又将睡衣裹紧,忽然觉得身体里有股凉风吹过。

是谁?!

难道是苍海?!

这个猜测,让沈佳人突然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意识,她想起昨天晚上那个梦,突然觉得心都凉了,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身体其它地方没有什么异样,沈佳人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么一折腾,她也已经是浑身冷汗。

如果真的是苍海做的,那么她该怎么办?

沈佳人一向平和的眼神突然前所未有的狰狞。

在房间里胡思乱想了半天,直到张妈来喊她吃饭,沈佳人才收拾好了起床,为了掩盖脖子上的那些暧昧的痕迹,沈佳人特地找了一条小丝巾系上,又挑了一件跟丝巾搭配的小洋装穿上,才别别扭扭满怀心事的下了楼。

楼下,佳宇,张妈,苍海都已经在等着她,苍海在看到沈佳人脖子上的那条稍显突兀的丝巾的时候,眸子一凝。

沈佳人敏锐的察觉到苍海的目光放到自己的脖子上,生气的攥紧了拳头,难道真的是苍海?!

一顿饭,沈佳人吃的食不知味,脸色也不好,频频走神,就连心思单纯的沈佳宇也察觉出来不对劲儿了,拉了下沈佳人的胳膊问:“姐姐,你怎么了?”“没事,姐姐就是昨天有点喝多了,脑袋还有些难受。”沈佳人拍了拍沈佳宇的手,问道:“佳宇,过新年开不开心?”

小孩子就是喜欢过年,她记得自己小时候,每到过年也是兴奋的睡不着觉,早上很早就起来,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新奇。

“喜欢!”沈佳宇郑重的点头,然后神色一暗,喃喃的说道:“要是哥哥也在这里,跟我们一起过年就好了。”

沈佳人听了弟弟的话,脸色一僵,随即尴尬的笑了笑说:“哥哥要跟他的家人一起过年啊。”

“可是哥哥说,今年要陪佳宇一起过年的,而且,哥哥还说,会给佳宇买一个大大的机器人模型。”沈佳宇小声的抱怨着:“大人总是喜欢说话不算话。”

“那姐姐今天陪佳宇去买好不好?”沈佳人不忍心看弟弟失望,哄着他说道。

“好啊好啊!”沈佳宇高兴的一直点头,开心的说:“还是姐姐对我最好了!”

沈佳人摸着弟弟的头,笑了笑。

一个机器人模型就能高兴成这样,这个家伙也真的是太容易满足了。

吃完饭,沈佳人说是要出去逛街,这次苍海倒是没有阻止,而是很自觉地去开车,沈佳人有些狐疑的盯着苍海的背影,为什么她觉得苍海是在心虚呢?

“苍海,昨天晚上我喝醉了。”车上,沈佳人试探的开口。

“嗯。”苍海点头。

“那昨天晚上,有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沈佳人紧追着问,看着苍海的脸,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

苍海看了沈佳人一眼,目光在沈佳人脖子上的丝巾上一落,没有说话。

沈佳人觉得浑身的血液都直冲大脑,她生气的看着苍海,冷冷的说:“明天,你就回S市,我这边不需要你。”

苍海突然一个刹车,不解的看着沈佳人问:“大小姐,为什么?”这个时候,他怎么能离开大小姐的身边?

“没有为什么!这是命令!”沈佳人声音冰冷,怒视着苍海说。

苍海被沈佳人这突如其来的怒气震慑住了,他从来没看到沈佳人发这么大的火,那双隐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

难道是大小姐跟厉墨成两个昨天晚上谈崩了?所以厉墨成离开了,大小姐责怪自己看护不周?

“是。”苍海服从的点头答应,却不知道他这副顺从的模样,让沈佳人心里的火气更大,在沈佳人眼里,苍海的不反抗,完全就等同于默认。

要不是她现在势单力孤,她真的会灭了眼前道貌岸然的男人。

苍海根本就不知道沈佳人心里想些什么,默默的又开着车子,将兄妹两人送去商场。

大年初一,商场里没有以往热闹,不过年味十足,沈佳人领着弟弟沈佳宇逛了一大圈,总算是买到了弟弟要的机器人模型,付完钱,看着弟弟脸上满足的笑容,沈佳人觉得心情好了些。

逛的有点累了,沈佳人到休息区坐着休息,刚坐下,迎面就走过来一个男人,看起来有几分熟悉,还不等沈佳人想起在哪里见过,就听到弟弟沈佳宇惊喜的喊了一声:“楚哥哥,是你!”

楚非墨侧脸一看,嘴角荡开一丝笑意,走向沈佳宇说:“小家伙,是你呀!”

微软的语调,带着几分调侃,几分惊讶。

“楚哥哥,你怎么在这里?”沈佳宇兴奋的站起来走到楚非墨面前,一扬手中的机器人,说道:“你看,这是我姐姐给我买的机器人,你会玩吗?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沈佳人没想到沈佳宇竟然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么热络,而且还邀请他一起玩机器人,顿时有些尴尬的阻止道:“佳宇,不要打扰别人!”

“楚哥哥不是别人,他是佳宇的朋友。”沈佳宇看着楚非墨,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求证,问道:“楚哥哥,佳宇说的对不对?”

“嗯,非常对!”楚非墨赞同的点点头。

沈佳宇笑得一脸开怀。

沈佳人头疼的看着自己的弟弟,然后不好意思的开口说:“不好意思,我弟弟他就是太贪玩了。”

“童心未泯。”楚非墨这才看向沈佳人,然后笑着问了一句:“沈佳人,你不认识我了?”

沈佳人眉头皱的更深,想了一圈也没有想起这个人是谁来,然后颇为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她刚回F市没几天,而且这是第一次外出,其它时间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实在没机会认识什么人。佳宇倒是这几天会偷偷跑去后山挖宝藏,难道是那个时候认识的?

“沈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在S市,海上餐厅。”楚非墨因为沈佳人的话,眼底飞快的划过一丝冷色,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脸上带着几分懊恼的说。

被这么一提醒,沈佳人倒是想起来了,“海盗?!”

楚非墨儒雅的笑笑,算是默认了沈佳人的话。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佳人好奇的问,S市跟F市相距可是很远的。

“我原本就在这里,有什么不对?”楚非墨好笑的看着沈佳人问。

“没有,没有,就是好奇,随便问问。”沈佳人也发现自己问题太多了点,连忙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不过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楚非墨反问。

“我的家也在这里。”沈佳人有些尴尬的回答。

“怪不得那天,我看到你就觉得有些亲切,竟然是老乡。”楚非墨脸上笑意更深。

沈佳人有点不自在了,这个楚非墨的笑容,让她觉得有几分刻意,想起当时在船上,自己拒绝了厉墨成的求婚,这个男人还说过让自己考虑下他的话,心里突然生出一些排斥来,应付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楚非墨将沈佳人的疏离看在眼底,没有说什么,转头看着沈佳宇说:“来,让楚哥哥看看你的新玩具。”

“好啊好啊!”沈佳宇不懂大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一听楚非墨要跟他一起玩,立刻高兴的说。

“佳宇,别打扰你楚哥哥做正事。”沈佳人不悦呃喝止弟弟,然后抱歉的看着楚非墨说:“小孩子不懂事,楚先生还是去忙自己的去吧,我们马上也要回去了。”

“大过年的,能有什么正事要忙,不过就是在家里太吵,出来走走散散心罢了。”楚非墨对沈佳人的话不以为意,然后招呼沈佳宇说:“一起玩!”

“佳宇!”沈佳人又警告似的喊了弟弟一声。

沈佳宇看看姐姐右看看楚非墨,小脸有点垮,他看着楚非墨,不自在的说:“楚哥哥,佳宇要跟姐姐回家了,我们下次再玩吧。”

“好!那就下次再玩。”楚非墨痛快的说,倒是没有再纠缠,跟沈佳人与沈佳宇到了个别,就离开了。

沈佳人看着楚非墨的背影,心里划过疑虑,她为什么总是感觉,这个楚非墨为什么会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而且,她也总觉得这个楚非墨不是一般人,难道是她多心了?

楚非墨离开后,沈佳人就跟沈佳宇回家了,下车的时候,沈佳宇终于忍不住问:“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楚哥哥?”

“为什么这么问?”沈佳人看着沈佳宇的小脸,问道。

“就是这么感觉。”沈佳宇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问。

“那么佳宇喜欢那个楚哥哥吗?”沈佳人反问。

“嗯,有一点点喜欢。楚哥哥懂得很多,他知道很多佳宇不知道的东西,而且他很懂音乐。”沈佳宇认真的回答。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沈佳宇会不排斥楚非墨的靠近,佳宇对知音,总是很容易放下心防。

“那要是姐姐不喜欢那个楚哥哥呢?”沈佳人又问。

她不知道那个楚非墨接近他们有什么目的,但是莫名的,她就是十分不喜欢他,从心底里产生的排斥,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那佳宇也不喜欢!姐姐喜欢谁,佳宇就喜欢谁,姐姐不喜欢谁,那佳宇就不喜欢谁!佳宇永远跟姐姐在一起。”沈佳宇坚定的说。

沈佳人激动的抱住佳宇,哽咽的说:“谢谢你,佳宇!”这个世界上,会这么毫无保留的支持她信任她对她不离不弃的,也只有弟弟佳宇一个人了吧?

“姐姐,你怎么哭了?”沈佳宇无措的看着沈佳人脸上的泪,担忧的问:“是不是佳宇做错什么了?”

“没有,姐姐是被佳宇感动了。”沈佳人连忙擦干脸上的泪,然后拉起佳宇的手说:“姐姐跟佳宇一起去玩玩具怎么样?”

“好啊!”沈佳宇痛快的回答,但是说完之后,又小心翼翼的说:“不过这次姐姐要按照上面的步骤来,不要再把佳宇的玩具弄坏了。”

沈佳人的手可以画出复杂的图纸,但是却摆弄不好这些复杂的零件,整个就是个玩具白痴,沈佳宇已经有好几件喜欢的玩具被她玩坏了。

“沈佳宇,你敢瞧不起你姐姐!”沈佳人故作生气的低吼:“看我不收拾你!”说完,就要去抢沈佳宇的玩具。

“啊……姐姐又发飙啦!好可怕!好可怕!”沈佳宇配合的大叫,抱着自己的机器人,一溜烟的跑进屋子里。

姐弟两个在家里上演了一场追逐大战,整个房子里都充满着他们的欢声笑语,好像,将那些看不见的阴霾,深藏进心底。

与沈佳人的强颜欢笑不同,厉墨成这边可是火气冲天。

他开了一夜的车,赶回到家里,刚洗去一身风尘,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客厅里就响起一个尖锐的声音:“怎么这么没规矩,知道我们要来,也不出来迎接!”

厉墨成眼睛一眯,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拉开卧室的门,看着客厅里的那几个最近几年每年都会不请自来的人,沉声道:“滚出去!”

钟雪梅正要对这里挑三拣四的数落一顿,突然感受到背后有两道冰冷耳朵视线,身上不禁一冷,她一转头,对上厉墨成,还不等调整下表情,就被厉墨成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脸色一下子撑不住的黑下来。

“墨成,你身为一个小辈,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你最近做事越来越出格了。”钟雪梅尽管心里有些畏惧厉墨成的眼神,但是一想到自己今天是跟着老爷子一起过来的,有人撑腰,顿时觉得腰杆硬了,说话也气势了。

“长辈?就凭你?”厉墨成冷笑,嘲弄的看着钟雪梅身后的楚越,淡薄的说:“你姓钟,他姓楚,我姓厉,哪里来的长辈?”

“墨成!”楚越有些生气的看着厉墨成,沉声说。

“楚部长是在叫谁?我跟你没有这么熟,奉劝你们认清楚自己的身份,看明白这是在谁的地盘上,想要撒野,回到你们的一亩三分地上去,要是想要来这里找不痛快,我成全你们!”厉墨成看了一眼楚越,声音更沉。

“胡闹!”一直在一边沉默不语的楚老爷子,突然开口说。

钟雪梅听到楚老爷子开口,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傲娇的看着一边始终神色淡淡没有说话的厉雪舞,眼神充满挑衅。

跟她斗!不管是这个女人,还是这个女人的儿子,都不是她的对手!

只是,楚老爷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钟雪梅的脸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雪梅,道歉!”

“爸!你说什么?!”钟雪梅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楚老爷子,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

“道歉!一把年纪了,说话没规没矩的,亏你还好意思提自己是个长辈!哪里有一点做长辈的风度!道歉!”楚老爷子不悦的呵斥。

“爸——”钟雪梅实在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楚老爷子突然转变的态度,还想开口为自己辩驳些什么,却听到身边呃楚越也冷冷的说:“道歉!”

“你们——你们——”钟雪梅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不听话就给我滚回去!”楚老爷子没有耐心的低吼。

“对不起!”钟雪梅心里一颤,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出三个字,完全没有一丝诚意。

老爷子说会赶她回去,就一定会赶她回去的,她怎么可能回去?无论如何,她是不可能回去的,她要是回去了,岂不是给了厉雪舞这个贱人可乘之机?

“墨成,你钟阿姨毕竟是长辈,就算是有做的有失分寸的地方,现在也道歉了,你也就别计较了!”钟雪梅道歉之后,楚老爷子看着厉墨成说。

“说完了?”厉墨成看着楚老爷子,冷笑一声,问道。

“……”楚老爷子看着厉墨成,一时间竟然因为他嘴角的冷意心惊。不过是一年没见,这孩子的气势又更胜一层了。

“说完就离开,我再说一遍,这里不欢迎你们,不要再送上门来找不痛快!”厉墨成丝毫不留情面的下逐客令。

“厉墨成!你这是跟谁说话呢?你也眼看要三十的人了,还这么没大没小,你的教养呢?果然是跟着什么样的母亲学什么样!”钟雪梅气愤的抢在楚老爷子面前开口说。

“墨成,对你爷爷怎么这么没礼貌!”楚越也不赞同的呵斥。

“我爷爷姓厉,不姓楚,楚部长,上赶着不是亲戚,为了你们高贵的门面,请你们自觉的离开这里,别再做降低自己身份的事。”厉墨成看着楚越,不客气的回击。

“厉雪舞,你就是这么教儿子的?”楚越被厉墨成说的无话可说,转头看着一直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厉雪舞,生气的说。

“我们厉家人怎么教育孩子,是我们厉家人的是,轮不到楚家人来干涉,楚家这么会教孩子,就好好的回去教导楚家人的孩子,不要眼巴巴的盯着我们厉家人的孩子不放。”厉雪舞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你——”楚越没想到厉雪舞竟然说出这种话,气的看着厉雪舞,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厉雪舞的话。

厉雪舞也瞪着楚越,目光清冷明亮,像是染了月亮的清辉一般,看的楚越心里一动,就再也移不开眼。厉雪舞察觉到楚越的眼神有异,冷冷的别开眼,恰巧看到钟雪梅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目光,冷笑一声。

“你——你这个孩子!”楚老爷子尴尬的笑了一声,然后又像没事人似的说:“性子倒是跟你爸爸年轻的时候很像,认定了一件事,就很难回头。”

被楚老爷子突然点名的楚越,回过神来,然后转头看着厉墨成,一脸动容,表情十分复杂。

几乎是转眼间,儿子已经这么大了,他们父子也已经分开了二十年,现在,他再也从儿子的眼中看不到过去的依赖信任跟崇拜,有的,只是冷漠疏离跟恨意。

不管他们大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于这个儿子,他是愧对的,在他需要父爱的时候,他不在身边,如今,他已经长大了,事业有成,他却回来想要儿子接纳他,的确是有些底气不足。

“楚老爷子,有话就直说,不要企图打什么亲情牌。”厉墨成嘴角绽开一抹笑意,只是这笑容,让周围的人都无端的觉得冷,尤其是他接下来的话,除了厉雪舞外的在场的人脸色都一下子撑不住:“我跟你们不熟!今后更不会熟!”

------题外话------

厉大少的家底也很复杂的,美妞们,可要看仔细了哦,一跳章的话,就会跟不上节奏,错过的哦。

如果有二更,我会在题外话通知的,没通知就是没有哦,周末,让我也歇一歇吧,吼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