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8:不解风情

有关沈佳人的消息一个个的汇报上来,最终,线索断在一个废旧的停车场。

“老大,听这场这边,发生过一场打斗,现场有血迹留下,我们已经提取了样本,拿去化验比对了,很快就有结果出来。”

“现场还留下什么?”听说有打斗,又有流血事件,厉墨成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

“找到了大嫂的手机,初步判断,他们可能是被人劫持了。”那边的语气有点凝重。

“继续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疑点。”厉墨成放下电话,额头上的青筋暴跳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抓起车钥匙,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

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回家,厉墨成怒气冲冲的进了屋子,这副模样,让正在家里修剪花草的厉雪舞大吃一惊:“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厉雪舞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平时不苟言笑面色严肃的儿子,竟然会变成这样,要不是面前这个人是从自己的肚子爬出来的,她都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妈,为什么要绑架她?佳人在哪里?”大概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厉墨成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但是说话的语气仍旧有点急,完全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绑架?厉雪舞拿剪刀的手一抖,将一朵开的正艳的花给剪了下来。

厉墨成将厉雪舞的动作看在眼里,神色越发焦急:“佳人在哪里?”

“儿子,你说什么绑架不绑架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厉雪舞转过身,避开厉墨成的目光,继续修剪着面前的花草,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那朵残花,心里叹息一声,可惜了。

“妈,你究竟在隐瞒什么?难道真的要我去查?”厉墨成声音有些冷。

厉雪舞拿剪刀的手又是一顿,这些年,他们母子相依为命,厉墨成从来没有对她用这种语气说过话,看来真的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唉……

“妈妈只是找沈小姐说了会话,她从我这里要了一千万就离开了,其他的,妈妈真的不知道,至于你说的绑架,妈妈更是没做过,如果沈小姐真的是被人绑架,那么,我想你现在应该做的是赶紧把人找到,而不是在妈妈这里浪费时间,毕竟,救人如救火,多浪费一秒,说不定就是人命。”厉雪舞转过身平静的看着厉墨成,目光坦荡。

厉墨成审视的看了厉雪舞一会,然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突然又折了回来,从衬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给厉雪舞,“妈,我跟沈佳人不会走上你的老路,我不是他。”

说完,厉墨成大步流星的离开,只留下厉雪舞一个人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他走出自己的视线。

儿子的聪明与敏锐,让她既骄傲又担忧。

打开厉墨成留下来的那张纸,厉雪舞在看到那张纸上的内容的时候,脸色一瞬间惨白,过往的那些屈辱的回忆,一下子涌了上来,手中的剪刀掉到地上,她都不知道,像是被抽走了魂魄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手中的纸被抽走,厉雪舞才回过神来,她收拾起自己脸上狼狈的表情,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老人,僵硬着嘴角,喊了一声:“爸。”

厉老爷子在看到那张检验单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露出一丝不自然,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跟你当年有过一样的遭遇。”

“爸,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厉雪舞喃喃的问。

“哼!她要是有你当年一半的执着,就不会走!”厉老爷子有些生气的说。

“可是事实证明,我当年的执着只不过是一场错误,一个笑话,沈佳人至少比我当年聪明。”厉雪舞苦笑。

厉老爷子看着一脸苦涩的女儿,微微叹了口气,“你现在还在执迷,放不下那些过去,才活的这么辛苦。”

“那些事,我早放下了!”厉雪舞眸色一暗,幽幽的说,她早放下了,但是那边的人却不肯当过她,确切的说是不肯放过他的儿子。

“既然早放下了,为什么就容不下一个沈佳人?”厉老爷子不解的问:“连我都看得出来,那些不过是有人刻意为之。”

这些天,沈佳人与梁桂芬的事闹得外面满城风雨的,厉老爷子就算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也知道个大概了,更何况,这件事还牵扯到厉墨成,所以他面上不显,暗地里却是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态。

“爸,我有我的苦衷,再说,沈佳人的确也不适合墨成,能这么潇洒的放手,至少说明,她爱的不够深。”厉雪舞说到最后一句,脸上有些沉郁之色,他的儿子这么优秀,对沈佳人又死心塌地,而沈佳人呢?

“莫远最近怎么也不过来陪我下棋了?”厉老爷子看着女儿,微微叹了口气,突然转移了话题。

“他以后,不会过来了。”厉雪舞脸色一僵,下意识的垂下眼帘,避开厉老爷子探寻的目光。

厉老爷子也没问什么,背着手转身上楼了。

客厅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厉雪舞犹豫了一会,拿起手气,拨了个号码,那边很快就接通了,不等对方说话,厉雪舞就冷冷的说:“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你们的手段依然是这么的让人不齿,沈佳人已经答应离开,为什么还要绑架她?墨成现在已经知道这件事,我劝你们最好不要伤害沈佳人,赶紧把他们放了,如果让墨成查出你们在背后暗中捣鬼,他可没有我这么好脾气!”

厉雪舞仍旧是如同上次一样,说完就挂断电话,不愿意听对方说哪怕一个字,对面的男人气的将手机直接丢在地上,然后面色沉沉的对着身边的人说:“去查,沈家人到底是被谁绑走了?”

的确是救人如救火,多耽搁一秒就是人命,所以厉墨成在查了一个小时仍旧没有消息之后,揉了揉眉心,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小成成,你又想人家啦,唔唔~人家还激动哦~”电话刚一接通,对面就传来一个娇嗔的声音。

“沈佳人被谁绑走了?”厉墨成眉心皱的像是要夹死蚊子,强忍着摔电话的冲动,问道。

“小成成,你变坏了哦,这么关心那个什么沈佳人的,人家会吃醋的啦~”

“是谁?别挑战我的耐性,否则,我~”厉墨成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那边打断:“否则你就告诉杀是么?小成成,你好坏哦,不过人家告诉你,昨天晚上,杀才是躺在下面的那个哦~现在他被我折磨的起不了床,吼吼!小成成,人家是不是越来越威武了!”

“夜魅!”厉墨成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显然已经是在盛怒的边缘。

“沈佳人现在很安全!”那边被点名的夜魅突然变得一本正经,原本娇嗲的声音恢复了正常,变得清脆,“不过小成成,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动用我们的力量了,代价你懂的!这个月……”

厉墨成一言不发的挂断电话!

沈佳人现在很安全,这几个字,像是一道符咒,安定了他紧绷的神经,他坐在椅子上,目光突然有点幽远,至少,还有时间,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小兔子有危险。

而话还没说完的夜魅,在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的时候,突然生气的说:“真没礼貌!”

“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说,把我折磨的起不了床?”身后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夜魅尖叫一声,身体本能的蹿下床,只是他快,有人比他更快,不等他逃离,身体就被人重重的抵在墙上。

“幻听,绝对是幻听。”夜魅讨好的看着面前这个修罗一般冷酷的男人,说道。

“这个姿势好,不会让你每次都要纠结上面还是下面,不过从今后,都要时刻记牢了,你永远是被压的一个。”

“救……命……”

“救命啊……救命!”沈佳人惊恐的大喊一声,呼啦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

“做恶梦了?”苍海看着沈佳人煞白的脸色,担忧的问。

“嗯!”沈佳人点点头,然后突然尖叫一声:“啊~苍海,你怎么在这里?出去出去!谁让你跑我房间里来的?”

苍海面色一囧,“我刚刚听到你喊救命!”

这下轮到沈佳人囧了,她有些尴尬的看着苍海,不自然的说道:“那个,我没事,你先出去,先出去。”

“是。”苍海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声,然后离开了。

门被关上,沈佳人长松一口气。

早上的阳光很明媚,沈佳人看着透过窗帘钻进来的调皮日光,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这是她的房间。

昨天,她没有来看过这个房间,总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今天从这里醒过来,越发觉得这是个梦一样,美得不真实。

如同她料想的一样,房间里的一切都没变,书桌上甚至还有她摊开的课本跟作业本,台灯也是那盏,让她想起当年自己无数次做功课到很晚,累极了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早上的时候却每次都是从床上醒过来,因为每次爸爸都是趁她睡着了,将她抱上床,她仿佛还在迷糊中记得爸爸轻轻的叹息声,如今一切还在,爸爸却不在了,妈妈也……

“大小姐,吃早饭了。”张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断了沈佳人的思绪,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露出个笑脸来,说道:“我这就来。”

爸爸妈妈已经离开了,如今,她还有弟弟要照顾,要更加坚强才对。

厉墨成……

这个名字不自觉的飘进她的脑海里,沈佳人甩甩头,厉墨成今后与她无关,一切,都无关。

沈佳人心情很好的下楼,然后跟弟弟沈佳宇,张妈还有苍海一起吃早饭,当然了,张妈还是跟昨天晚上一样,坚决不肯跟沈佳人同坐,说什么不合规矩,沈佳人劝说不过,也就不管他了,倒是苍海,没有那么多的忌讳,安静的坐在最末位,吃着自己的早餐,以前,在傅家,傅老爷子还在的时候,苍海就是坐在那个位置。

吃完早饭,沈佳人想要出去逛逛,离开了这么多年,突然回来,沈佳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门去看看这里的变化。

只是苍海的一句话,就将沈佳人的希望粉碎了,“他在找你。”

这个他,自然是厉墨成了。

沈佳人咬咬唇,一言不发的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张妈看到沈佳人不开心,担忧的问苍海:“大小姐没事吧?”

“没事。”苍海回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妈念叨了两句,就去忙去了。

因为苍海的一句话,沈佳人回来三天,都没有出门,最多只是在院子里的秋千上一坐就是一下午,整个人神不守舍的,除了发呆就是发呆。

因为沈佳人的这次不辞而别,傅少卿也显得特别焦躁,最后忍不住打电话到厉墨成那里去。

“厉少,傅氏这边有很多事,需要佳人裁决,请问你什么时候放人?”

“佳人?如果傅少是因为公事打来这个电话,那么请尊称沈佳人一声大小姐,如果是因为私事……”厉墨成冷笑一声,“现在已经是年假,我不认为,傅氏现在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

“厉墨成,你……”傅少卿的借口被人毫不留情的拆穿,脸上有些挂不住。

还有一天就过年了,他只不过是想问一下沈佳人是不是会傅宅过年而已,毕竟,他心里也清楚,这有可能是他跟沈佳人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新年。

厉墨成没有再听傅少卿废话,冷冷的挂断电话。

小兔子已经失去音信三天了,这三天,夜魅总会打电话来说一声,沈佳人现在很安全,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满足于只是知道这个女人平安,而是迫切的想要见到她!

“沈佳人现在很安全。”夜魅的电话又准时打过来。

“告诉我,她在哪里?”厉墨成沉声问。

“小成成,你确定要知道?这是第三次机会哦~”夜魅独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她在哪里?”厉墨成声音又沉了几分,他相信,夜魅肯定是已经查出来沈佳人的藏身地,不然,不会一直这么打电话骚扰他,他没那么闲。

“小成成,你还是这么聪明,一下就被你猜到了!”夜魅调笑着说。

“夜——”

“沈佳人当然是在她家里啊!”夜魅说完,就飞快的挂断电话,每次被小成成这么连名带姓的喊,他都觉得自己被一种死亡的气息笼罩住。

“小成成的定力变差了哦,一点也不好玩。”挂断电话后,夜魅无趣的耸耸肩。

“为了个女人,没出息!”杀冷冷的回了一句。

“那么离杀阁下,你的手现在在做什么有出息的事?”夜魅羞愤的看着自己身上那只不规矩的大手问道。

“我跟他怎么能一样!”离杀不屑的冷哼。

“有什么不一样?”夜魅紧绷着身体,气息不稳的问。

“老子喜欢的是男人!”离杀理直气壮的说。

“……”好吧,夜魅承认,男女有别,是不一样。

“也不知道小成成要是知道是我们故意伪造沈佳人被绑架的现场,会不会生气。”夜魅担忧的说。

“会。”离杀肯定,然后面色冷冷的看着夜魅,“现在我更生气。”

夜魅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除夕。

虽然沈佳人不能出门,但是张妈跟苍海还是将家里布置的妥妥的,贴春联,剪窗花,挂灯笼,整个小院子里到处洋溢着喜气,沈佳人也很配合的露出欣喜的表情。

晚上,张妈又做了一桌子的菜,这一次,张妈没有拒绝沈佳人的邀请,跟大家一起坐在桌子上吃饭,苍海提议喝点酒,张妈立刻响应,然后两个人一起看向沈佳人,征求沈佳人的同意。

沈佳人又怎么会反对?这样的气氛,没有点酒助兴,怎么样也说不过去。

张妈高兴的去地窖里拿出好几瓶红酒,有了红酒助兴,桌上的气氛更加热烈了,尤其是沈佳人,一杯红酒下肚,整个小脸焕发出迷人的光彩来,没有眼镜遮挡的双眼,带着几分迷离而又魅人的气息,让人看了之后,禁不住呼吸都要停止了。

张妈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拍着胸口感叹:“大小姐这双眼睛真的是太美了,太招人了,怪不得她明明不近视,却每次都要带个眼镜。”

苍海看了一眼小脸已经微醺的沈佳人,上前将她手里的就被拿掉,说道:“差不多了,别喝了。”

沈佳人一把将酒杯抢回来,瞪了一眼苍海说:“别管我,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苍海被沈佳人的眼锋一扫,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一步,他眼神古怪的看着沈佳人,却不敢再对上她的眼神。

总是觉得,大小姐这双眼,太有杀伤力了。

“对!不醉不归!不醉不归!”一边的沈佳宇突然举着个酒杯说,说完之后,将酒杯里的红酒一口气吞下,然后人趴在桌子上,脑袋一歪,就睡着了。

这是喝醉了!

苍海跟张妈相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沈佳宇什么时候喝的酒,可能是刚才闹腾的太厉害了,没有注意。

苍海将沈佳宇给抱回房间,张妈也赶紧的去厨房煮醒酒汤,等两个人忙完回来,发现沈佳人手里拿着一个空酒瓶子,她手里的那一瓶红酒,都被喝光了。

张妈顿时头大,苍海看沈佳人拿着个空酒瓶痴痴笑笑的模样,后悔死了自己今天提议喝酒,上前把沈佳人的酒杯抢过来,然后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将沈佳人给制服住,跟张妈一起,扶着沈佳人上楼。

“放开我,我还要喝,今天不醉不归!”沈佳人挣扎着大吼,“不醉不归。”

苍海跟张妈将人好不容易弄到沈佳人呃卧室门口,沈佳人突然大力的推开两个人说:“你们都去忙,我去洗洗睡了。”

那模样,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要不是看到她脸上的酡红,脚下仍旧跟踩着棉花一样的虚浮,苍海跟张妈真要怀疑,沈佳人刚才是在装醉了。

沈佳人转头,指着苍海跟张妈说道:“这是,这是我的卧室,我的地盘,没有,没有呃……我的允许,谁,谁也不许,进来!”

苍海默,看来是那天早上,自己突然出现在沈佳人的房间里让她排斥了。这也算是酒后吐真言吧?开来自己今后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大小姐毕竟是个女人。

张妈担心的看了苍海一眼,然后又看着沈佳人打开门,歪歪斜斜的进了房间,关上门,两个人才总算松了口气,默默下楼。

沈佳人没有开灯,脚步虚浮的朝自己的床走过去,一到床边,就直挺挺的倒下去,像是她小时候每次被训练的狠了,累极了似的那样,倒下去。

只是,这次迎接她的,不是柔软的床,而是一堵坚硬的墙,撞的她原本不清醒的脑袋更加的晕沉,鼻子也酸酸的,她身手好奇的戳了戳自己的身下,仿佛听到一声闷哼,而身下的墙也开始升温,暖暖和和的,沈佳人好奇的挣扎着坐起来,又用手指戳了一下刚才她戳过的地方,果不其然,又听到一声闷哼,这下,沈佳人玩上了瘾,忍不住有用力的戳了几下,一个指头不够,她双手齐下,开始骑在那堵墙上用力的戳了起来。

厉墨成现在脸色已经彻底黑的跟这夜色一样了,他从夜魅那里得知沈佳人的消息,大过年的丢下佳人跑到这里来,原本,是想给小兔子一个惊喜的,谁知道,却等来这么个一身酒气醉醺醺的女人。

看着在自己身上玩的不亦乐乎的沈佳人,厉墨成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觉得好笑了,他在那边着急上火的找了这个女人四天,而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却躲在这里逍遥快活,半点不顾念他的感受,真是气死他了!

“怎么没声音了?不好玩!是不是没点了?”沈佳人又连续戳了好几下之后,发现那堵墙不发声了,有些懊恼的在那堵墙上摸来摸去,“电源插头呢?怎么充电啊这玩意?”

厉墨成终于受不了这“非人”的虐待,一个翻身,将沈佳人给压在身下,逼近沈佳人的眼睛,冷冷的说:“沈佳人,看我这次怎么惩罚你!”

沈佳人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脑袋一阵阵的发蒙,一双眼睛里也荡漾出水光来,她被压得呼吸不畅在听到厉墨成的声音之后,迷迷糊糊的看着厉墨成的脸,然后忽然伸出双手将厉墨成的脸给固定住,不耐烦的左右摇了摇,说道:“你别动嘛,让我看看你,看看你是谁?”

厉墨成只觉得一口老血堵在心口,不吐不快,他盯着沈佳人,幽幽的问:“你想我是谁?”

“当然是厉墨成啊!”沈佳人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不过说完了之后,又神色黯然的说:“不过他是不可能找到这里来的,所以,你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三更半夜的闯进,闯进本大小姐的闺房,臭流氓!看我不废了你!”

说着,沈佳人就朝着厉墨成狠狠的踹了一脚。

厉墨成还沉浸在沈佳人的那句“当然是厉墨成”的喜悦中没回过神来,这一脚被揣了个结结实实,咚的一声掉下床去。

幸亏,这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所以,他倒是没怎么摔疼,但是一想到这不是被小兔子第一次踹下床了,厉墨成的火气就蹭蹭往上窜。

“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告诉你,姐姐,姐姐不是好欺负的!”沈佳人趴在床上看着地上呃厉墨成大笑。

厉墨成一言不发的从地上起来,又一言不发的上床,然后又一言不发的将沈佳人给压在身下,压了个结结实实。

“呜呜,不好玩!你下去,下去,你不能在这里!”沈佳人推搡着厉墨成,不满的挣扎。

“沈佳人,你看看我是谁?”厉墨成耐着性子,固定住沈佳人左右摇摆的脑袋,气呼呼的问。

沈佳人闻言,努力的睁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厉墨成,甚至伸出手来在厉墨成的眼睛上,鼻梁上跟嘴上勾画,半天后狐疑的问:“厉墨成?”

厉墨成被撩拨的气息不稳,在听到沈佳人那句近似怀疑的疑问的时候,不满的回应:“不然你以为呢?”他决定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将这只兔子吃的渣都不剩,不然他就不姓厉!

“厉墨成,真的是你?”沈佳人又狐疑的问了一遍,语气带着几分激动的哽咽。

“是我。”厉墨成看着沈佳人泛着水光的双眼,心里一软。

“厉墨成,我好想你!”沈佳人突然伸出双臂,紧紧抱住厉墨成,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口上说。

“小兔子,我也想你。”厉墨成心满意足的享受着沈佳人的投怀送抱,心里想着,这只小兔子还算识时务,看来今天晚上不需要他才去强硬措施也能好好的抚慰下他这几天被冷落的身心。

只是,下一秒,厉墨成就听到怀里传来轻微的鼾声,他脸色一沉,咬牙切齿的低低的吐出三个字:“沈——佳——人!”

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竟然,竟然就这样在他怀里睡着了!

------题外话------

呼呼,端午节快乐,美妞们,谢谢小修修的66朵花花,谢谢美妞cyw66292818,海里捞,帅比爷们欧买噶i,520小说聚米的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