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7:回家,就值一千万?

苍海带着沈佳人跟佳宇两个进了停车场,七拐八拐的在一个旧仓库里换了一辆车。

等他们三个再次开车上路的时候,已经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形。

“姐姐,我们刚刚的车子呢?”沈佳宇也察觉到一丝异样,神色有点不安。

“佳宇,刚才的车子坏了,所以我们要换一辆。”沈佳人面不改色的扯着慌,然后抓着沈佳宇的手,安抚着他说。

“刚刚明明还好好的,这个车子好旧了。”沈佳宇皱着眉头,有些不满。

沈佳人只是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前方的路,目光中带着几分迷茫。

她没有问苍海要带他们姐弟两个去哪里,只是知道他们现在已经上了高速,离S市越来越远,不能留在那里,其实,去哪里都无所谓。

手机在换车的时候,已经被苍海丢掉了,苍海这一路,甚至消灭了她们所有的踪迹,她们三个已经做好了人间蒸发的准备。

看了下车上的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也不知道厉墨成有没有按时吃饭,他最近肠胃不好……沈佳人回过神来,用力的攥紧了手里的那张银行卡,嘴角溢出一丝苦笑,还想这些做什么呢?她已经答应了厉雪舞,不再纠缠的,就不应该还这样念念不忘。

苍海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的看一眼坐在后面的姐弟两人,在看到沈佳人脸上明显的失落的时候,心里微微一叹,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最终,只是轻轻的抿了抿唇。

车子下了高速,直接叉进一跳小道,开车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苍海将车子停在一个小饭馆的门口,对沈佳人跟沈佳宇说:“需不需要上个厕所?”

沈佳人摇摇头,沈佳宇也跟着茫然的摇摇头,有些迷茫的看着外面陌生的环境说:“姐姐,我们这是去哪里?”

“到了佳宇就知道了,肯定是个好地方!”苍海不愿意沈佳人再为难,抢先说,说完又问:“吃什么?我去饭馆里买点。”

“我要一瓶水就够了!”沈佳人没什么胃口。

“我要吃大包子,三个大包子!”佳宇竖起三根指头,看着小饭馆门口刚出笼的大包子说。

“好,给你买三个大包子。”苍海被沈佳宇给逗乐了,看了沈佳人一眼,转身进了小饭馆,不一会,就拎了一个袋子回来,上车后,递给沈佳人,“佳宇的三个大包子,你的水,还有一杯小米粥,你不愿意吃饭,就喝点粥,我们还要几个小时才能到呢。”

“嗯,谢谢。”沈佳人感激的对着苍海一笑,拿起小米粥,插上吸管,吸了一口。

三个人草草解决完温饱,又开始上路。

这次,苍海没有再走高速,而是走的市区,沈佳人看着他开车熟练的在一条条道路上穿梭,有些好奇的问:“苍海,你对这里很熟悉吗?”

“没有,大体方位知道。”苍海随意的说。

沈佳人哦了一声,她总觉得苍海说的有些保留。

大概又这样开车走了三个多小时,佳宇已经累得在车上睡着了,车子才开进一座沈佳人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沈佳人在看着街头古老而又亲切的建筑的时候,眼圈突然红了。

“苍海,我们这是……”

自从父母离开,她被亲戚骗了之后,带着弟弟被迫离开,这么多年,是第一次回到这里。

苍海看着沈佳人激动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点了点头。

车子在一栋二层的小楼前停下,沈佳人拉开车门,跑了下去,站在门口,热泪爬满脸庞。

墙上的树藤还是那些,郁郁葱葱的,像是没有随着时间老去过,透过围墙,还能看到院子里面的那个秋千架,她梦里怎么也忘不掉的那些幸福时光恍然都在,好似只要她推开那扇门,就可以回到过去。

正想着,房门被推开了,沈佳人激动的心猛地一跳,却在看清楚走出来的那个女人的脸的时候,将喉咙里的那个字,生生的咽了回去。

“老爷从知道大小姐的身份之后,就让人将之前大小姐住的房子买回来了,并且休整好了,家里一直有张妈在这里照看着,她也是值得相信的人。”苍海像是没有发现沈佳人的失态一半,介绍着。

“你们是……”张妈在屋里就看到门口停了辆车子,她出来看看,发现一年一女站在门口,那女的还哭的满脸是泪的,她好奇的刚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就认出了沈佳人身边的苍海,立刻高兴的打开门说:“小海!”

“张妈!”苍海对张妈笑笑。

“这位是?”张曼转头看着沈佳人问。

“这就是大小姐。”苍海向张妈介绍。

“大小姐?!”张妈激动的上前拉着沈佳人的手说:“大小姐,我可把你给盼来了!”

沈佳人有些不自在的抽了抽手,不大习惯张妈的热情,张妈也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沈佳人的手,说:“你瞧瞧我,还堵在门口这里做什么?快快进去说,这一路上,你们也累了吧,赶紧进屋去歇歇。”

沈佳人点点头,转身看着苍海已经从车里吧沈佳宇抱了下来,然后跟张妈说这是“少爷”,示意她先去把沈佳宇安顿好。

张妈赶紧带着苍海进屋去了,沈佳人走在他们后面,看着在苍海怀里熟睡的弟弟露出半张恬静的脸来,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佳宇,我们回家了!回到我们的家了!

沈佳人没有跟着苍海张妈进屋,而是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恨不得将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摸遍,虽然,这里能看出休整的痕迹,小花园里种的花也不一样了,秋千架也换了新的了,但是看出当时休整的人很用心,仍旧让沈佳人很激动。

在院子里徘徊了一个多小时,沈佳人都没有要进屋的意思,后来还是苍海出来喊她,说是佳宇醒了,沈佳人才急急忙忙的进屋。

一进房间,熟悉的环境跟摆设,让沈佳人禁不住捂着嘴哭起来。这么多年过去,家里竟然还是一点没变,就像是她们离开的时候一样,这一刻,她甚至有些感激傅易恒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房子当年被人买了去,那户人家也没怎么住,老爷买回来的时候,基本上还是原来的模样,就是有些旧家具不能用了,老爷都让人换了新的,市面上买不到一模一样的,老爷就找了人来量了尺寸,专门定做的,他当时身体已经……还亲自监工,说是要将来大小姐回来的时候,就像是回到家一样,没有一点陌生感。给大小姐一个惊喜。”

张妈看沈佳人情绪激动,在一边很是感慨,“看来老爷的心思没白费。”

沈佳人看了一眼张妈,然后问苍海,“佳宇呢?不是说他醒了了吗?”

“少爷在二楼卧室里。”苍海连忙回答。

刚一说完,就听到二楼卧室的门被打开,沈佳宇拿着一个盒子,跑出来,站在门口对沈佳人兴奋的大叫:“姐姐,我找到了,找到了!”

沈佳人看着那个盒子,眼睛又湿了湿,那个盒子她跟佳宇一样,记忆尤深,那里面放着九颗七彩的珠子,是当年爸爸又一次带着她们姐弟去游乐场玩,从一个飞镖摊位上赢回来的,弟弟一直爱不释手,将那盒珠子藏在床底下的一个小洞里,当年她们姐弟两个被人从这里赶出去,弟弟最挂念的就是那盒珠子,念叨了好多次。

沈佳人上楼,从沈佳宇的手里接过那盒珠子,打开盒子上的小机关一看,里面那九颗珠子还完好无损的在里面,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将盖子合上,递给沈佳宇说:“好好放着去,这是爸爸留给你的宝贝。”

“嗯!”佳宇高兴的跑回房间,跑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身回来苦恼的问:“姐姐,为什么那些玩具,佳宇都没玩呢,就都旧了。”

“旧了就收起来,明天姐姐带你去再买一些回来。”沈佳人上前摸摸佳宇的头说。

“姐姐,你太好了!”沈佳宇高兴的抱了沈佳人一下,然后跑开了。

沈佳人在门口看着弟弟在房间里这里摸摸那里碰碰,一脸的兴奋与满足,心里又高兴又难受,百般滋味。

“大小姐,你不去自己卧室里看看吗?”苍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说道。

沈佳人看了一眼苍海,说道:“我先去主卧看看。”如果他没有猜错,她的房间应该跟弟弟一样,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在这一点上,她的确觉得傅易恒很用心,心里对他的那些不满也少了些,但是她现在最想看到的是父母的卧室。

“老爷让人将大小姐父母的卧室锁起来了,说是怕大小姐触景生情,再者就是,大小姐父母的卧室里面的摆设都已经变了,还原不了了。”苍海解释说。

“总要去看看。”沈佳人吸了吸鼻子,“我不怪他。”

这房子被人住过一段时间,主卧那边肯定改动很大,还原不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苍海没说什么,示意张妈拿了钥匙,将门打开。

沈佳人推开门,扑面而来一阵微风,房间的窗户开着,米白色的窗帘随风摆动。

张嫂看沈佳人诧异,说道:“前段时间老下雨,房间里有点潮,我趁着这几天天气好,就每天开了窗户通通风。”

沈佳人对着张嫂感激的一笑,然后走进房间,这间卧室的确变动很大,房间里的家具全换了新的,除了窗帘没变,几乎已经是面目全非。

沈佳人走到床边,身手摸着米白色窗帘上的蔷薇花纹,看着院子里的一切,记忆恍惚。

当年,爸爸妈妈最喜欢站着窗边,看她跟弟弟在院子里玩,有的时候还会趁她跟弟弟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亲妈妈,她荡秋千的时候,发现过好几次。

想着那些童年往事,沈佳人脸上带了朦胧的笑意。吸了吸鼻子,沈佳人将窗户关上,然后转身看着张妈说:“张妈,有吃的吗?我饿了。”

“有有有,晚饭我已经做好了,马上就可以吃饭。”张妈听沈佳人说要吃的,立刻下去张罗了。

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沈佳人看着苍海说:“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苍海不在意的笑笑,“你中午就没怎么吃东西,下去吃饭吧。”

沈佳人点点头。

晚餐很丰盛,张妈的手艺很好,饭菜做的又精致又可口,沈佳人吃了不少,佳宇更是吃的很开心,一顿饭吃下来,和乐融融的,让沈佳人暂时忘记了那些烦心的事。

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张妈先熬不住,回房睡了,沈佳宇由于白天睡了一觉,仍旧很精神,玩的不亦乐乎,苍海耐心的陪着他,满屋子里乱跑。

沈佳人窝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有一下没一下的换着台,明明的困乏的眼皮都睁不开了,但是仍旧不愿意回房睡觉。

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厉墨成现在在做什么?她是不是已经发现了她不辞而别了?想起今天白天给他打电话,沈佳人心里有些微酸,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她是很排斥跟厉墨成在一起的,也很清楚两人之间的差距,但是厉墨成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强势,让她根本无从抗拒,先是身体,再是心,就在她想要抛开一切,想要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现实又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一个耳光,就像是厉墨成的妈妈说的那样,她这样的女人,只能是厉墨成生命里的过客,永远成不了相伴一生的人,她的那些过去,只会成为厉墨成身上的污点,洗不掉的污点。

他那么完美的人,身上是不该有污点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客厅里的欢笑声突然停了,沈佳人回过神,发现苍海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眸色复杂的看着她。

“佳宇呢?”沈佳人从沙发上坐起来,问道。

“玩累了,去睡觉了。”苍海回答。

“嗯。时候不早了,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去休息吧。”沈佳人说完,放下遥控器,准备上楼。

“大小姐。”苍海突然开口喊了沈佳人一句,问道:“你真的能放下吗?”

“放不下也要放下,逼自己放下。”沈佳人突然提高了声音,有些狠狠的语调。

“感情的事,毕竟是两个人的事,你这样单方面就做出决定,对厉少未免不公平,为什么不问问他的意见?这种事,不该你一个人面对。”苍海终于还是忍不住说。

“感情的事,的确是两个人的事,可是结婚,就是两个家庭的事,他的家人不肯接受我,难道你还要我像当初嫁给傅少卿那样,再过一遍那样的日子吗?”沈佳人苦笑,她就是明白这些,才会那么痛快的放手。

苍海看着沈佳人脸上的苦涩,想要劝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沈佳人上一段婚姻,遭受过的那些事,他清清楚楚,如果真的厉家人不接受她,那么她就是勉强嫁进去,也会矛盾不断,过的不幸福,与其落个这样的后果,倒不如趁着现在什么都没发生,快刀斩乱麻,杜绝一切可能。

想到这些,他突然有些佩服起沈佳人来了,他觉得这个女人,身上隐约有股决绝的狠劲儿,这点,跟老爷子倒是有几分相像。

沈佳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凭着记忆,直接走到床边到头就躺了下去,房间里有股蔷薇花的香气,让她精神渐渐放松了下来,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沈佳人悄无声息的消失,S市里却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彻底炸了锅。

“大哥,人没找到,会不会是离开S市了?”厉墨阳苦哈哈的看着厉墨成,小心翼翼的说。

“继续找!找不到,你们就别回来了,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再回来!”厉墨成冷冷的说。

“喳!”厉墨阳做了个领旨的动作,又灰溜溜的离开了。

“老大。”电话只响了一声,厉墨成就接了起来,耳边传来手下的汇报:“老大,我调查了大嫂小区的监控录像,发现今天上午的时候,夫人去找过大嫂。”

“你是说我妈?”厉墨成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什么时候?”

“上午八点四十二分,大嫂上了夫人的车。”那边继续汇报。

“我知道了。继续查,看他们都去了什么地方!”厉墨成挂断电话,看了一眼手机上沈佳人给他打过来的最后一通电话的通话时间,十点零二分。肯定是母亲跟小兔子说了什么,小兔子才选择离开的!当时,小兔子给他打电话,是不是想要告诉他什么?她当时是不是已经被人胁迫了?

厉墨成按了按太阳穴,然后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他不相信母亲会突然对小兔子下手,可是现在最快的想要知道小兔子的去处,只有问她。

从他中午打不通小兔子的电话开始,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这么长的时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他等不起。

“儿子,怎么这个点给妈妈打电话?”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厉雪舞轻快的声音。

“妈,沈佳人在哪里?”厉墨成没有试探没有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问,语气很急。

“你是说沈小姐啊,妈妈今天是见过她,不过,妈妈只是找她说了会话,至于她现在在哪里,妈妈就不知道了。”厉雪舞说完又不解的问:“怎么?人找不到了吗?”

“妈,我不希望你隐瞒我,沈佳人是我喜欢的女人,本来,我准备今年过年就带她回家给你见见的,我希望你能接受她。”厉墨成态度强硬的说。

“儿子,结婚不是盖个戳领个证那么简单,妈妈今天见过沈佳人了,的确跟传闻中的不太一样,但是——”厉雪舞突然话锋一转,“她今天临走的时候,跟妈妈要了一千万,妈妈觉得,她不适合你。”

“妈,你以为她看上我的钱?”厉墨成苦笑一声,“妈,她现在的身家,是整个傅氏,就算傅氏比不上明诚,但是区区一千万,对她来说,算什么?”

厉雪舞听了厉墨成的话一愣,想起沈佳人今天临走的时候的决绝,心里微微一震,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说道:“如果是这样,倒是妈妈做的不对了,不过,这也恰巧说明你在她心中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

“妈,这绝对不是你的本意,是不是那边又跟你说了什么了?”厉墨成沉声问。

“没有,妈妈只是不想你娶沈佳人回来,不想今后出门因为有这样一个儿媳妇被人指指点点,儿子,你看上任何人都好,只要是家世清白,妈妈跟你爷爷都不会反对,但是沈佳人,不行。”厉雪舞肯定的说。

“妈,我已经看不上任何女人,这辈子已经认定了沈佳人,不管她是死是活,他都是我厉墨成的女人,除了她,我不会娶其他人!”厉墨成也同样斩钉截铁的说。

“你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固执!你这么对她,她是怎么对你的?你知道吗?我说让她离开你,她连争取一下都没有,反而问我打算用多少钱打发掉她,开口就是一千万,这个女人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就不要再剃头挑子一头热了!”厉雪舞苦口婆心的劝说。

“她心里有没有我,我自己心里清楚!”厉墨成被厉雪舞说的心里一堵,恰巧此刻电脑上有提示音传来,他看到手下发来的文件,点开一看,就是沈佳人一脸贪财样的看着厉雪舞问:“一千万,夫人觉得怎么样?毕竟,听您儿子说,我是他第一个女人,对于厉家这么显赫的家族来说,一千万不是什么大数目,夫人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厉墨成气的恨不得将那个女人从电脑里揪出去狠狠的暴打一顿。

他堂堂的明诚总裁,厉家大少,在她眼里就值一千万?

------题外话------

呼呼,不会离开太久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