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6:污点,请离开我儿子

沈佳人看着厉雪舞,点了点头,在厉雪舞上车之后,也跟着上了车。

不远处的苍海看到这一幕想跟上前,却被沈佳人用眼神阻止了,只好默默的开车跟在宝马车后。

车里很安静,厉雪舞不说话,沈佳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手里下意识的捏紧那张购物清单,心思百转千回。

厉雪舞这个时候来找她,究竟是什么事?

沈佳人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抿了抿唇,压下心底的忐忑。

“夫人,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不知道车子开了十几分钟,沈佳人终于受不了车里沉闷的气氛,开口问道。

没有任何人引荐,一个称呼,沈佳人都揣测了好久,才敢出口。

一直看着窗外景色的厉雪舞回过神来,淡淡的看了沈佳人一眼,说道:“快到了。”

完全一副不想多说的语气。

沈佳人将唇抿得更紧,没有再开口说话。车厢里再次陷入沉默。

“夫人,后面有辆车子一直在跟着我们,要不要甩开?”开车的司机突然询问。

“看来,墨成真的很紧张你。”厉雪舞看了一眼沈佳人,然后对着司机吩咐:“甩开,我不想有人打扰。”

“是。”司机接到命令,开始加速,在车流中穿梭。

沈佳人因为厉雪舞的话,也看向厉雪舞,不过厉雪舞只给了她一个侧脸,她的目光仍旧在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摆明了一副不想跟她多谈的模样。

沈佳人微微叹一口气,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车子在一家咖啡馆门口停下,厉雪舞下了车,没有招呼一声就往里面走,沈佳人也下了车,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咖啡馆的雅间,厉雪舞坐下,跟服务员说:“一杯摩卡。”然后看着站在门口的沈佳人说了一声:“坐。”

沈佳人在厉雪舞的面前坐定,对着服务员说:“一杯温水,谢谢。”

服务员下去,雅间里的气氛再次陷入沉默。

厉雪舞这次倒是没有再看景色,而是细细打量着沈佳人,沈佳人也没有回避厉雪舞的目光,在厉雪舞打量她的同时,也悄悄的打量着厉雪舞。

厉雪舞长得很美,像是水墨丹青中走下来的美女一样,厉墨成的样貌,大概有一半是继承了她。气质也典雅,无形中带着一股高贵之气,这种高贵的气质跟梁桂芬的不一样,梁桂芬的贵气是完全用金钱堆砌出来的,而厉雪舞的贵气,则是她一举手一投足,甚至是一个眼波流转中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韵味,气场。

直到咖啡上来,服务员又退出去,厉雪舞也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她不先开口,沈佳人也不说话,省的多说多错。

厉雪舞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像是忘记对面还做这个人似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沈佳人喝了一口水,完全放弃揣摩厉雪舞的心思,她现在根本看不懂眼前的这个女人。

其实,对于厉雪舞,加上今天这次相见,她也只不过是见过三次面而已,一次是在宴会上偶遇,一次是在餐厅里厉雪舞被厉雪舞撞到,不过那一次,厉雪舞低着头跑的匆忙,应该根本没看到她。说实在的,沈佳人对于厉雪舞的印象,说不上太好,也说不上太坏,只不过她是厉墨成的妈妈,而自己跟厉墨成目前又是这种暧昧的关系……

“来到咖啡馆,就是要喝咖啡,就跟人一样,在什么样的位置,就该做什么样的事,你说是不是,沈小姐?”终于,在厉雪舞手里的咖啡喝了大半之后,开口了。

但是这语气,一开口就是这么的暗藏锋芒。

沈佳人看着厉雪舞,平静的指出:“这里不但提供咖啡,也提供白水,还有果汁。”

“但是,这里的名字却始终叫咖啡馆,不是白水馆,果汁馆,沈小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厉雪舞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快。

“请夫人再说的明白一点。”沈佳人悄悄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其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不过,对方不把话彻底挑明了说,她沈佳人不甘心而已。

“沈小姐,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既然你装糊涂,那我也就索性跟你直说了吧,离开我儿子!”厉雪舞看着沈佳人脸上那份不死心的表情,心里幽幽一叹。

“为什么?”虽然,心里早就想到过会是这样,但是到了真的被拒绝的这一刻,沈佳人仍旧无法保持淡定。

“你不适合呆在墨成身边,就像这间咖啡馆一样,虽然里面也卖白开水,也卖果汁,但是,他最主要的经营还是咖啡,而对于这咖啡馆来说,你自始至终,只是一杯白水。”

“是因为我的身份配不上?”沈佳人眸色一暗,厉墨成曾经跟她说过,他们家不注重门当户对那一套,她傻傻的就信了,现在想想,自己都有过一次教训了,竟然还是这么的幼稚。

厉雪舞没有回答,但是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默认。

“厉墨成知道吗?”沈佳人忽然问。

“这种事,他不需要知道。”厉雪舞态度忽然变得强硬:“沈小姐,你已经有过一次婚姻,我想,你也应该清楚,结婚,不止是简单的两个人在一起,结婚后,就是两个家庭。”

“谢谢夫人提醒,我知道了。”沈佳人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如果,如果你是真的爱他,就不要再来纠缠,你应该知道,墨成现在的身份地位,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他身上不能有任何污点。”

污点?

沈佳人心中苦笑,是呀,她这样离过婚而又声名狼藉的女人,对于高高在上的厉家,对于金光闪闪的厉墨成来说,的确是个污点。

这就是,她为什么一开始坚决不想跟厉墨成在一起的原因,厉墨成,太过光芒耀眼,而她……

沈佳人心里第一次生出自卑来。

不是因为身份,不是因为地位,而是因为在这样的厉雪舞面前,她总会想起自己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虽然被厉雪舞视为污点,但是沈佳人对厉雪舞真的讨厌不起来,作为一个为儿子考量的母亲来说,厉雪舞的行为没有错,错就错在,她没有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吧。

如果不能被他的家人认可,那岂不是又要重复她上一次婚姻的悲剧?

就算是,她有厉墨成的喜欢,可是正如厉雪舞说的那样,婚姻不单单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她现在甚至都能预想到,厉墨成整日被夹在她与佳人之间,辛苦周旋的模样,甚至是……有人说,爱情这种东西,是有保鲜期的,如果保鲜期一过,那么……

沈佳人忽然想起,厉墨成对楚思雨不屑一顾的模样,心一阵阵的发冷,是不是,有一天,她也会像楚思雨一样,被他厌弃。

她没有那样的自信。

厉雪舞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沈佳人,又开始搅拌面前的咖啡,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么,夫人准备花多少钱,擦去我这样一个污点呢?”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佳人忽然开口问。

厉雪舞抬头看着沈佳人,眼中飞快的略过一丝诧异,不过转瞬即逝,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沈佳人这样*裸的直白,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过好在,她也早有准备。

“你准备要多少?”厉雪舞看着沈佳人,不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一千万。”沈佳人脱口而出,“一千万,夫人觉得怎么样?毕竟,听您儿子说,我是他第一个女人。”沈佳人露出一副市侩的嘴脸:“对于厉家这么显赫的家族来说,一千万不是什么大数目,夫人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那就一千万。”厉雪舞呼吸一滞,从手袋里拿出一张卡,放到桌上:“这里是一千万,希望你说道做到,今后不要出现在我儿子面前。不然……”

“我知道,你们这样的人,要让我消失,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这个人很惜命,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沈佳人打断厉雪舞的话,很是识时务的笑着说。

“你很聪明。”厉雪舞脸色微冷,说道。

“我就当夫人这是夸奖了。”沈佳人说着,拿起桌上那张卡,很宝贝的紧攥在手心里,然后站起身来,对厉雪舞笑笑说:“那么夫人,我这就消失了,保重。”

说完,转身急步离开。

厉雪舞看着沈佳人的背影,嘴里轻轻的吐出两个字:“保重。”

面前的咖啡已经冷掉,厉雪舞仍旧机械的搅拌着,脸色晦暗不明。

手机铃声响起,厉雪舞看了一眼那组陌生而又熟悉的数字,犹豫了一下,点了接通,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冷冷的开口:“她已经走了。”

然后不等对方说话,就生硬的挂断。

电话那边,一个男人站在窗前,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眼中浮起一层怒色。

“夫人,您的东西掉到地上了。”一个服务生将一张微皱的纸捡起来,放到厉雪舞面前,然后在看到厉雪舞眼中微愣的神色之后,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弄错了。”

“放着吧,是我的。”厉雪舞将那张纸拿在起来,打发掉服务生。

这张纸是沈佳人的,之前看她一直拿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字,也不知道是什么。

采购清单?

厉雪舞看着这满满一张采购列表,微微诧异,原来,她今天是要去采购,事先列好清单,倒是个很好的习惯。厉雪舞看着那娟秀的字迹,心里想着。

突然很好奇,沈佳人都会准备些什么年货,厉雪舞就拿着那张清单仔细的看了起来,只是看了一半,就再也看不下,将那张清单放在一边,叹了一口气。

这整整的大半张纸,全部写的要去厉家拜年准备的东西,每一个人,都精心准备了礼物,而且每一个人下面,都有标注,都是些个人喜好,性格什么的,记载的很详细,看起来很是用心。

“小舞……”

一声低唤,打断了厉雪舞的思绪,她没有抬头,将那张清单伸平了折好放进手袋里,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小舞!”莫远身手抓住厉雪舞的胳膊,“我有话对你说。”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厉雪舞甩开莫远的胳膊。

“为什么要拆散他们?”莫远看着厉雪舞的背影,突然开口问。

他早就来了,只是坐在不显眼的位置,他远远的看着厉雪舞跟沈佳人,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表情动作上也能猜测出几分,尤其是,厉雪舞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给沈佳人,沈佳人拿着卡离开,让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猜测。

“这是我的家事,与你无关!”厉雪舞冷冷的回了一句。

“小舞!”莫远有些头疼的皱眉看着厉雪舞,“我们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厉雪舞的脊背一僵,没有说什么,快步离开了。

莫远看着厉雪舞的背影,眼中划过失落,她总是这样,每次都走的这么决绝。

沈佳人拿着那一千万走出咖啡馆,看到苍海已经等在外面,见她走出来,细细的从头打量到脚,确认她没有被怎么样之后,转身上车,发动起车子。

沈佳人因为苍海的神色莫名的发笑,只是手里那张坚硬的银行卡,让她的笑容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苦涩。

沈佳人默默上了车,车子开动,汇入车流,沈佳人看着车窗外川流忙碌的车流人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莫名的孤单。

这个时候,厉墨成在做什么?明诚的尾牙在后天,他现在应该依旧很忙碌吧,沈佳人不自觉的拿起手机,在察觉到手机已经拨出去的时候,连忙挂断。

她答应过厉雪舞,从此不再纠缠的。

“我只想只想给你宠爱,这算不算不算爱,我还……”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厉墨成正在开会,会议室里突然响起这么稚嫩清甜的声音,会议室的人都愣了愣。

这总裁的铃声跟他的性格及处事风格简直完全不符啊!

厉墨成无视一干人的异样,嘴角露出丝笑意,刚想接起电话,铃声却停止了,他看了下时间,示意会议暂停,拿起手机拨了回去。

小兔子很少在上班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今天要去大采购,肯定是有什么拿不定主意吧?

他都说了,他家里的人很好打发,随便买点礼物就可以,可是她却不行,将这看的像是使节出使似的,缠着他问了几天了。

沈佳人看着回拨过来的号码,心思起伏,好一会之后,才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是不是又拿不定主意了?”电话那边响起厉墨成略带几分调侃的声音。

“比那个还糟糕。”沈佳人沮丧的说。

“怎么了?”厉墨成好笑的问。

“购物清单不知道放哪里去了。找不到了。”沈佳人的声音,像是要哭出来,而现实是,她的眼圈也的确已经红了。

那张购物清单,应该是丢在咖啡馆里了,虽然现在已经派不上用场了,但是沈佳人想起她这些天缠着厉墨成打探他家里每一个人的喜好的情景,鼻子就忍不住发酸。

“不就是一张购物清单!”厉墨成听到沈佳人那边声音有异,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安慰着说:“你打开通话录音,我背给你听。”

小兔子的那张购物清单,他看过一遍,东西虽然琐碎,但是上面的十之*,他都记得,尤其是前半部分,他记得清清楚楚。

“开了。”那边滴的一声过后,沈佳人哽咽着说。

厉墨成将那张购物清单上的内容背了一遍给沈佳人听,还更详细的将母亲厉雪舞跟老爷子的喜好强调一遍,而后又讨好的对着沈佳人问:“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嗯。”沈佳人用力的点点头,发出一个单音节。

“不准哭!大惊小怪!”厉墨成霸道的说。

沈佳人将手机拿远一点,然后吸了吸鼻子,忽然换了一副狡黠的模样,语调轻快的说:“哼!厉墨成,你果然还是有所隐瞒,上次说的一点也不详细!被我问出来吧?”

厉墨成微微一愣,无奈的笑了笑说:“你个精细鬼!”

“好了,我去大采购了,你接着忙吧,中午记得好好吃饭!”沈佳人像是往常一样,叮嘱着。

“知道了!”厉墨成一笑,脸上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宠溺。

挂断电话之后,厉墨成看着会议室里一张张惊讶的脸,面色一沉,冷冷的说:“会议继续!”

四个字,像是打破了结界的利器一样,让会议室里的高层们都回过神来,然后快速收起自己脸上的不敢置信,刚才,那个一脸温柔与笑意的男人,他们的总裁吗?他们不会是看花眼了吧?

总裁竟然还有这么多表情,这世界,真的是太神奇了!

沈佳人挂断电话之后,发现车子开向商场的方向,她收拾好情绪之后,对着苍海说:“去接佳宇。”

苍海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从后视镜里看了沈佳人一眼,没有说什么,调转车头。

即便是不用问,从沈佳人的神色里,苍海也大体能明白沈佳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有些气愤,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沈佳人需要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完全的静一静,他现在能做的,只不过是将车子开得平稳一点,慢一点,给她多一点时间。

车子开到包贝贝家楼下,沈佳人并没有下车,而是对苍海说:“你进去把佳宇带出来吧,我就不进去了。”

“嗯。”苍海点点头,打开车门下车。

沈佳人目送着苍海背影,心里感叹,苍海这样的性格,倒是个完美的保镖,不会问些不该问的事,其实她这一路,真的担心苍海会问她出了什么事,因为她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忍不住失态的哭出来。

人在特别脆弱的时候,总是喜欢找个人倾诉,而她不想将这样的脆弱展示在别人面前。

等苍海将沈佳宇带出来的时候,沈佳人已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至少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异样。

沈佳宇跟包贝贝挥手告别,在打开车门,看到坐在车上的沈佳人的时候,好奇的问:“姐姐,你怎么在车上?”

沈佳人将弟弟拉倒身边坐下,然后关上车门,笑着说:“姐姐想给你一个惊喜!”

“那刚刚包阿姨问起你来的时候,苍海说你没来,苍海撒谎!”沈佳宇倒是没有想什么惊喜不惊喜的,他现在在意的是,苍海做了坏事。

苍海没说话,发动了车子。

“是姐姐不让苍海说的。”沈佳人替苍海解围。

“为什么啊?包阿姨说都好久没看到姐姐了,姐姐好不容易来一次,也不进去,包阿姨知道了会难过的。”沈佳宇有点不赞同。

“那姐姐错了,下次再不这样了,好不好?”沈佳人看着沈佳宇完全将包贝贝一家人当成自己亲人一样的,鼻头又是一酸。

这些年,他们姐弟两个多亏有包贝贝跟包阿姨的照顾,包阿姨真的是将他们姐弟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可是如今她要离开,竟然连个招呼都不能打。

“那好吧,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哦!”佳宇见沈佳人乖乖认错,立刻就原谅了她。

沈佳人拍拍佳宇的肩膀,突然抱住了她,将头埋在沈佳宇的肩膀上,潸然泪下。

今后,她的亲人,又只剩下佳宇一个了。

“姐姐……”沈佳宇有些无措的喊了一声。沈佳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将他吓了一大跳。

“佳宇长大了,让姐姐靠一会好不好?”沈佳人没有起来,闷闷的问。

“好!”沈佳宇听了沈佳人的话,用力挺直胸膛,非常自豪的说:“姐姐,佳宇真的已经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了,以后,佳宇就保护姐姐,把那些坏人统统打跑,让他们再也不敢来欺负姐姐!好不好?”

“好……”沈佳人哽咽着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将抬起头来,看着沈佳宇的眼睛说:“谢谢佳宇。”

“姐姐,你怎么哭了?”沈佳宇看着沈佳人满脸的泪水,顿时慌了手脚,一边给沈佳人擦眼泪,一边着急的问:“是不是有坏人欺负你了,姐姐你告诉佳宇!佳宇打不过,可以让哥哥把他们打跑,哥哥很厉害的,他说会保护我们的!”

沈佳人听着沈佳宇在提到厉墨成的时候,一起种难掩自豪与崇拜,心像是被什么蛰了一下,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强颜欢笑的说:“姐姐没有被坏人欺负,姐姐就是看到佳宇长大了,这么懂事,能保护姐姐了,心里高兴,这是高兴的泪水。”

“原来高兴的时候,也是可以流眼泪的啊?”沈佳宇迷糊的说。

“嗯,这是幸福的泪水。”沈佳人继续骗着沈佳宇,然后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之后,绽开个大大的笑容,说:“姐姐只是太高兴了!”

“那姐姐下次高兴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流眼泪了,看的佳宇鼻子里也酸酸的。”沈佳宇看到沈佳人脸上的笑容,放心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忘记要求。

“好。以后姐姐再也不会在高兴的时候流眼泪了!”沈佳人因为沈佳宇的话,觉得窝心的又想哭了。

姐弟两个在车上说这话,没有人关心车子是开去哪里,直到苍海将车子停到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停车场,让他们下车的时候,沈佳人才发现,她们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苍海,这是什么地方?”沈佳人防备的看着苍海,本能的护住沈佳宇。

“我们需要换一辆车子。”苍海看到沈佳人的防备,心里有些受伤,在沈佳人又开口之前,低低的解释,“不然,以厉墨成的本事,很快就会追上来。”

“苍海,我能相信你吗?”沈佳人没有动,同样压低了声音问。

“大小姐,从老爷子去世的那一天起,我的命就是你的。”苍海神色严肃,将一个硬硬的东西塞进沈佳人的手里。

沈佳人的身子一僵,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一双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苍海,她现在手里握着的,竟然是一把手枪。

苍海他……

苍海看着沈佳人脸上的震惊,一向木讷的脸上露出丝笑容来,提醒道:“时间不早了,大小姐。”

“嗯!”沈佳人将手枪不动声色的塞回给苍海,然后拉着沈佳宇下车,跟在苍海身后健步如飞。

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了一种大逃亡的感觉。

------题外话------

呜呜,不少美妞猜对了呢,好聪明,群么一个。

下午2点还有一更,嫩们懂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