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5:沈小姐,我们谈谈

厉墨成跟沈佳宇出去了,沈佳人羞愤的蒙着被子,将厉墨成骂了千遍万遍,她这次丢人丢大发了,都怪厉墨成这个急色的老流氓!

看佳宇的表情,应该是十分生气,对厉墨成应该是特别的失望痛心吧?

哼!枉费佳宇那么信任崇拜他,看他这次对佳宇怎么解释!

沈佳人没想到的是,厉墨成跟沈佳宇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一回来,厉墨成就大刺刺的明目张胆的回到她的床上,搂着她躺下,而佳宇在看到这一幕后,没有抓狂,没有气愤,没有争吵,爬到另外一张床上,躺下继续睡了,这让沈佳人惊讶不已。

等沈佳宇再次睡着了之后,沈佳人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厉墨成:“你到底跟佳宇说了什么?为什么他是这个反应?”

“男人之间话题。”厉墨成嘴角露出个精明的笑容,把玩着沈佳人的小手说。

“快说!”沈佳人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踢了厉墨成一脚催促道。

“这个不能说,只能做!”厉墨成顺势压住沈佳人,邪恶的笑着说。

他只是给佳宇稍微科普了下人类是如何繁衍后代的……而已。

要是让小兔子知道,他跟沈佳宇那只小白鼠说这些,非把他踢下床不可,所以,佛曰:不可说!

第二天,沈佳宇也没有像个好奇宝宝似的追着沈佳人问些让她尴尬的问题,只是偶尔会用一种很复杂不解的目光盯着沈佳人的肚子看,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一样,看的沈佳人浑身不自在。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沈佳人才“康复出院”,出院那天,自然是又让媒体追拍了,不过这一切也是在厉墨成与沈佳人默许的情况下进行的。

沈佳人住院这几天,厉*oss真正如同包贝贝所说的那样,对那些曾经煽风点火,传播沈佳人不雅照跟不雅视频的媒体追究了责任,又有几家媒体在厉*oss的施压下关闭,其中还包括两家在业内小有名气的媒体,这一举动为那些媒体敲响了警钟,对于厉*oss跟沈佳人的相关报道,自然不敢过分揣测,胡编乱造。

沈佳人出院后就被厉*oss勒令在家里养伤,这让她十分憋屈,好不容易出院,还以为会自由点,谁知道只不过是从医院那个小笼子换了一个大点的笼子而已。

“厉墨成,我要去上班?”沈佳人在家里呆了三天简直要发霉了,不止一次的对厉墨成说。

“不行!”厉墨成想也不想的就一口回绝,而且看着沈佳人那副气鼓鼓的模样,说道:“你看看你这副中气十足的模样,哪里有半点大病初愈的虚弱?出去准会露馅。”

“那我也不管,总之,我明天必须去上班,这次你说什么也阻止不了我!”沈佳人倔强的说。

“那好吧。”厉墨成看着沈佳人,沉思了一会后,竟然答应了。

“……”沈佳人狐疑的看着厉墨成,有点不敢置信,这个家伙,这是同意了?这个暴君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果然,如同沈佳人料想的那样,厉墨成有大阴谋!

“厉墨成,快点睡觉,我明天还要上班!”沈佳人努力想要掰开某只禽兽的狼爪,一边奋战一边说。

“病人就该有病人的样子!乖,让我帮你虚弱一点!”

“唔~你个……禽兽……”

一晚上的少儿不宜。

第二天,沈佳人是真的虚弱了,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简直就是虚脱了,她在脸上涂涂抹抹了好半天,才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一点,然后在厉墨成不赞同的目光下,出门去了。

那个霸王暴君想要用这种方式让她乖乖呆在家里,她偏不!

虽然早就知道沈佳人割腕自杀的事是假的,但是苍海在看到沈佳人这副虚弱的模样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说道:“大小姐,傅氏现在没什么事,其实你可以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公司的事,这些天有他们看着呢,沈佳人真的不需要这么拼的。

“我没事,开车吧。”沈佳人一上车,就软软的靠在座椅上,有气无力的回应。

她哪里是工作太拼,完全就是跟厉墨成那个混球置气而已。

苍海见沈佳人这副模样,将车子开的越发平稳,结果到公司的时候却发现沈佳人竟然在车上睡着了。苍海停稳了车子,看了一眼沈佳人眼圈下的青痕,眼中划过一丝复杂,他没有叫醒沈佳人,而是就这样静静的坐在车上,等着沈佳人醒来。

沈佳人没有睡太久,醒来后见车子已经停在傅氏停车场,有些尴尬的对着苍海笑笑,然后拿着自己的东西,准备下车,却听苍海说:“另外一只手。”

沈佳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包包换到那只没有受伤的受伤拎着,然后对苍海调皮一笑,离开了。

苍海目送着沈佳人的背影远去,也笑了笑。

对于沈佳人突然出现在公司,公司里的人都很是震惊,那场撕逼大战的烽烟犹在,现在他们看沈佳人这副虚弱的模样仍旧踩着坚定的步伐走在公司里,心里对沈佳人都敬佩不已,不知道是谁,带头先鼓起掌来,然后很快,沈佳人走到哪里都是一片掌声,虽然大家没有说什么,但是这充满鼓励的掌声,让沈佳人顿时觉得振奋了不少。

“佳人,你现在怎么样?”顶楼的会议室里,傅少卿看着沈佳人缠着纱布的手腕,自责的问。

“没什么大碍。”沈佳人淡淡的回应,然后怕傅少卿再问出什么让她心虚的话来,立刻转移了话题:“我们开始吧。”

傅少卿点点头,将沈佳人不在的这段时间,傅氏的一些重要事务汇报给沈佳人听,并将沈佳人不明白的一些事件解析了一下。

沈佳人强打着精神,听完了傅少卿的汇报之后,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却听傅少卿犹豫的开口:“佳人,我妈,我妈她一直吵着说要见你。”

沈佳人听到这话,抬头看着傅少卿,傅少卿被沈佳人看的有些不自在,苦涩的说道:“你别误会,我只是跟你这么一说,你见或是不见,都在你,我想,她也是想要拿你身份的事,来换取自由吧。”

梁桂芬一案已经被判刑,十年有期徒刑。当然了,单凭她散布的那些虚假言论是不足以有这样的刑期的,在她被抓后,又爆出了她曾经残害佣人,买凶杀人未遂等罪行,数罪并罚,漫长的牢狱生涯在等着她。

自从梁桂芬被判刑之后,傅少卿去看过她两次,每次,梁桂芬都对傅少卿破口大骂,并且吵着闹着要见沈佳人,傅少卿是被她吵得没有办法了,想要她彻底死心,才会将这件事告诉沈佳人,当然了,沈佳人去或不去,都在她自己。

“我会去。”沈佳人丢下三个字,就离开了。

出门后,沈佳人嘴角溢出一丝冷笑,为什么不去?不去的话,怎么能亲自验收成果,不去的话,怎么能看到梁桂芬彻底绝望的样子?

在傅家的时候,曾经有很多次,沈佳人设想过梁桂芬的下场,都没有现在的结果,让她觉得大快人心!

监狱里沉闷而又压抑的气氛让沈佳人有些不舒服,但是在看到梁桂芬穿着囚服,被两个人压进来的时候,沈佳人的这些不舒服,都消失了!

才不过是短短的十几天,梁桂芬就完全变了个人,面色枯黄,皱纹也明显多了很多,一向保养得宜的脸像是朵枯萎惨败的花,就连她一向搭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都乱糟糟的,而且生出很多白头发,那双金贵的从来不沾阳春水的手,更像是老树枯藤一样,上面还带着些不太明显的伤口。

“沈佳人!”梁桂芬在看到沈佳人的那一刻,脸上露出惊喜来,她快速的扑到沈佳人的面前,抓起话筒来,急切的说道:“沈佳人,你快救我出去!救我出去!”

沈佳人被梁桂芬吵得耳膜嗡鸣,不悦的皱了皱眉。

“你发什么呆,我说的话你到底听没听到?”梁桂芬对沈佳人的态度十分不满,看着沈佳人呵斥道。

沈佳人轻蔑的看着梁桂芬,用梁桂芬之前一直以来对她的那种眼神跟语调,“梁桂芬,你还在痴人做梦呢?”

她费尽心思的把她弄进来,又怎么会傻的将她再放出去?

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做。

“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梁桂芬被沈佳人脸上陌生而又熟悉的神色激怒了,如果不是他们中间隔着一道玻璃,她真的想掐死沈佳人。

这个女人也是看她落难了,来看她笑话的!

“梁桂芬,你才是个彻头彻尾的大贱人,勾三搭四的不要脸!”沈佳人厌恶的看了梁桂芬一眼,然后不等梁桂芬开口,就不耐烦的提醒:“你不是有事情告诉我?有话就快说,我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看你这副恶心的嘴脸!”

“你这个……”贱人两个字,在沈佳人突然射来的凶狠目光中被迫咽了下去,梁桂芬气愤的瞪了一眼沈佳人,强迫自己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后,才压下要将沈佳人撕碎的冲动,说出自己的目的:“沈佳人,只要你把我救出去,我就告诉你你的身世,你应该还不知道吧?你根本不是沈家的女儿!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真是可悲可叹!”

“就凭这一点?你就想要让我帮你出去?梁桂芬,你是不是脑残剧看多了,脑子里全装着豆腐?”沈佳人冷笑着说。

她现在倒是能体会傅少卿今天那个带着几分痛苦与不耐的复杂眼神了。

很显然,梁桂芬为了能出去,谁都可以牺牲,哪怕她明知道,她跟沈佳人交换的这个条件,会将傅少卿那个推入尴尬的甚至是万劫不复的境地,她也毫不在意。

就算是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这么自私!

“难道你就一点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世一旦揭晓,你就会有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享受荣华富贵?而这个秘密,现在只有我知道!”梁桂芬引诱着沈佳人说,她就不相信,沈佳人这样一个穷惯了,过惯了寒酸日子的低贱女人,会不发疯的想要金钱跟权势。

“听起来像是不错的样子。”沈佳人突然态度一变,有些玩味的看着梁桂芬,一副被引诱了的模样。

看沈佳人动心了,梁桂芬觉得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一步,她摆出平时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看着沈佳人自以为是的说:“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少卿,等我出去之后,会同意你跟少卿两个复婚。”

生怕一个诱饵不够,梁桂芬又再加上一重砝码。

“还有呢?”沈佳人眼底略过一丝讥诮,看着梁桂芬问。

“沈佳人,做人不能太贪心,我都既往不咎,答应你跟少卿复婚了,你还想怎么样?”梁桂芬生气的瞪着沈佳人,“你跟厉墨成的风言风语传的满城都是,我肯让少卿接受你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你不要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沈佳人冷冷一笑,看着梁桂芬说:“难道你让我跟傅少卿复婚,不是因为怕我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后,把你们娘俩赶出傅家,让你们流落街头,做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

“沈佳人,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把我跟少卿赶出傅家?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梁桂芬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声色俱厉的质问。

“就凭我的身份是傅家真正的大小姐,就凭,傅少卿是你跟钟成坤苟合出来的,跟傅家没有半分血缘!”沈佳人冷笑着说。

“你……你怎么知道的?不,不可能!你怎么知道的?不可能!不可能!”梁桂芬不敢置信的看着沈佳人,心里的依仗没有了,她瞬间又苍老了许多,整个人陷入癫狂:“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梁桂芬,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早在你让人散播谣言诋毁我之前,我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不可能!你骗我!沈佳人,你骗我!不可能!谁告诉你的,谁告诉你的!”梁桂芬疯狂的大吼。

“你以为,傅易恒死了,这件事你不说,就会石沉入海?你也太不了解你生活了三十多年的男人了!”一想起傅易恒的心机算计,沈佳人的声音越发的冷沉,梁桂芬这样的智商,十个加起来也比不上傅易恒一分。

“竟然是那个该死的!”梁桂芬听了沈佳人的话,脸上的恨意狰狞而又扭曲。

“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耐呢,原来也不过如此,这十年,你就好好的在里面享受吧!看在过去婆媳一场的份上,我会好好让人关照你的。”沈佳人意味深长的说。

此关照非彼关照,她知道梁桂芬心里清楚明白她的意思。

“沈佳人!你这个恶毒的贱人!”梁桂芬被沈佳人刺激越发失控,她这几天在监狱里已经被里面的人欺负的难以忍受了,如果沈佳人再刻意针对她……“沈佳人,你会不得好死的!我真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斩草除根,把你跟你那个智障弟弟也弄死!”

“你说什么?!”沈佳人听了梁桂芬的话眼里射出寒光,她抓着话筒的手收紧,上面青筋暴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我爸妈是你害死的?”

“哈哈!沈佳人,我不会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你!我死都不会告诉你!”梁桂芬说完,丢下话筒,离开了,临走前,还得意的看着沈佳人说:“死都不会告诉你!”

沈佳人生气的将手里的话筒狠狠的扣掉,这段日子,她已经开始怀疑爸妈的死不是一场意外那么简单,但是却真的不知道,竟然跟梁桂芬这个女人有关!

带着心事走出监狱,沈佳人上了车之后,还一直神不守舍,看的开车的苍海一阵担忧,他清了清嗓子,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女人说什么了?”

其实,苍海心里是不赞同沈佳人来看梁桂芬的,一想到梁桂芬那张丑陋的嘴脸,苍海就觉得反胃。

如果,不是现在外面风头太盛,这件事还备受大家关注,他早就下手将那个女人弄死了!

“她说,我爸妈当年的车祸,不是一场意外。”沈佳人揉了揉眉心,当年父母离开时候的惨状她至今记忆犹新,多少个午夜梦回,那可怕的记忆像是梦魇一样折磨着她,如今再被梁桂芬提及,她心里怎么能平静?

苍海皱眉,“或许,她只是欺骗你,想要利用你而已。当年的事,老爷曾经派人查过,没有任何疑点。”

“有的时候,没有疑点就是最大的疑点。”沈佳人叹了一口气说,“总之,这件事,你再想办法帮我查查。”她回去之后,也要让厉墨成帮忙查一下,不能让她的爸妈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好,交给我!”苍海点头答应,然后看了一眼沈佳人疲惫的脸色,说道:“这里到家还有一段距离,你先休息一下,养养精神。”

“好。”沈佳人应了一声,她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她歪头倒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车子开到小区楼下,沈佳人睁开眼睛,她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腮,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的脸色好了一点之后,才开门下车。

晚上,沈佳人将梁桂芬的话给厉墨成说了,厉墨成立刻让人去调查,但是很快的,就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梁桂芬死了!

梁桂芬是在见完沈佳人之后死的,死的无声无息,但是死撞却无比诡异,像是死前见到鬼一样,眼睛挣得好大,脸上的表情惊恐无比。

“死了?”沈佳人的心里咯噔一跳,“谁下的手?”为什么就死的这么正当口,难道是因为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被杀人灭口了?

“厉墨成,你说,梁桂芬的死,是不是因为今天跟我说的那些话,泄露了什么不该泄露的秘密?”沈佳人想了一会后,问道。

“这只是一种可能。”厉墨成虽然看起来比沈佳人冷静很多,但是心里却是一点也不平静,梁桂芬的死太诡异,就连他手下的人也查不出蛛丝马迹,他还真不知道,难道小兔子父母的死,背后还隐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

沈佳人没想到的是,梁桂芬的死,竟然让她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又火了一把,继嫁入傅家克死公公之后,沈佳人才离婚没多久,就风波不断,克死了前婆婆,一时间,上流社会对沈佳人之前的命里犯煞的谣言又再次流传起来,一时间让沈佳人极度无语。

之前她跟傅少卿两个没离婚,也就罢了,为什么现在离婚了,前婆婆的死,都要算到她的头上?她难道就是生来给人做冤大头的吗?

简直是不可理喻!

虽然一直相信,谣言止于智者,但是那些人传的越来越邪乎的谣言,让沈佳人还是不胜其扰,尤其是,到年底了,公司的各种宴会也多,沈佳人每次参加宴会,都被人暗地里用那种很怪异很惊悚的目光看着,实在是很不爽!

现在她沈佳人已经荣登S市最不能娶的女人榜首,也不知道是哪个闲的蛋疼的家伙弄得这些个乌七八糟的排名,反正自从知道有这么个排行榜,她沈佳人雄踞第一的霸主地位就从来没有动摇过,简直完全就是一副我做第二,没人敢做第一,舍我其谁的姿态。

为此,沈佳人也没少跟厉墨成抱怨,谁知道厉墨成看了,那些罗列出来的上榜理由之后,竟然还十分赞同,觉得这个排名很合心意,更是将沈佳人给气的七窍生烟,这段日子都对厉墨成爱答不理的。

不光是厉墨成,就连包贝贝也因为这个事,没少调侃她,“沈佳人,你现在可是名人了,知名度简直比国际巨星还牛掰,哈哈~”

“包贝贝,你给我说话注意点,这样的名人,谁爱当谁当去,我可不稀罕!”沈佳人没好气的拿枕头丢了包贝贝一下,然后郁闷的窝在沙发上直叹气:“你说,我这是走了什么霉运啊我?怎么什么不好的事情都让我赶上了?”

“这有什么不好的啊,你看看,我才排名第十,勉强吊在个车尾,相当第一还当不上呢!”包贝贝看着沈佳人颇有些羡慕嫉妒恨的说。

“包贝贝,你能不能靠谱点!”沈佳人白了包贝贝一眼,这已经是包贝贝不止一次这样抱怨给她听了。

拜包贝贝花心又不靠谱的名声所致,她把排行榜最后一名的位置也坐的稳稳的,沈佳人这几天听说她又连甩三个渣男,结果排行榜竟然愣是没有刷上去一个名字,气的她着急上火的。

有这样的朋友,沈佳人也是醉了,头一次听说还有刷这个榜的,这个女人为了出名真是什么不靠谱的事都做的出来。

“唉!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坐上第一啊,就算不是第一,做个千年老二也行啊!”包贝贝像是没有听到沈佳人的抱怨,感叹道。

“你丫的不用刷,也足够二了!”沈佳人戳了戳包贝贝的脑袋。

“你懂什么!”包贝贝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脑袋瓜子,看着沈佳人说:“我又不急着佳人!我还没玩够呢!老头子想要就这么把我草草嫁出去,推给别人,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一想到莫骢每次见到她都是那副恨嫁的表情,包贝贝就气的咬牙切齿的。

是除了莫晨之外,不想嫁给别人吧?所以才这么卖力的将自己弄的声名狼藉,没人敢要!沈佳人在心里默默的叹息,都不容易啊。

今年,傅氏的尾牙宴办的相当的隆重,不但是总部的全体员工都参加了,另外还要请了许多合作伙伴,请了不少明星大腕助阵,一派繁华和乐的景象,彻底洗刷了傅氏这几个月来的低迷之气。

沈佳人今天没有穿什么礼服,仍旧穿着一身合体利落的工作装,只不过,自从她升任设计总监后,她戴的眼镜也换了一副,这次是厉墨成带着她亲自去精挑细选的,少了之前的那股憨傻的气质,但是有不让沈佳人的容貌过分突出,还带了几分女强人的气势出来。

“沈佳人!”就在沈佳人给几个重要的客户敬完酒之后,拿了一杯果汁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刚坐下想要偷个懒的时候,一个带着几分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沈佳人抬头一看,面色有些发沉。

傅氏的尾牙,楚思雪怎么来了?她可不记得傅氏跟楚家有任何的业务往来。

沈佳人明显的排斥,让楚思雪笑了笑,她自若的做到沈佳人的对面,然后举起酒杯,对着沈佳人玩味的笑笑说:“你不用紧张,我这次来,是为了来专门谢谢你的。”

“我可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让楚小姐感激的事。”沈佳人冷冷的一笑,今天的楚思雪倒是没有脸以往的飞扬跋扈,看起来正常多了,不过也让沈佳人越发的防备,楚思雨明晃晃的例子告诉她,楚家的女人,从一出生就是带着好几张面皮来的。

这个楚思雪,外表看起来飞扬跋扈,行事冲动,头脑简单,但是也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

楚思雪大概是知道沈佳人心里所想,无所谓的笑了笑,对着沈佳人一举酒杯,压低了声音说道:“谢谢你帮我弄死了楚思雨,让我在楚家少了一个劲敌!”

沈佳人因为楚思雪的话一愣,然后不动声色的说:“你谢错了人,楚思雨是畏罪自杀,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不管楚思雪这话是发自真心还是做戏,沈佳人都为楚家的家风感到心寒,什么样的家庭,能教育出来这样的亲姐妹?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当是因为你!”楚思雪自说自话,然后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看着沈佳人,眼底带着十足兴味的光芒,“说实在的,一开始我觉得楚思雨是运气不好,竟然会栽在你这样一个女人手里,现在我觉得,楚思雨死的不冤枉。”

“楚小姐,你喝醉了。”沈佳人又抿了一口果汁,假装听不懂楚思雪的暗示。

“或许吧。”楚思雪听了沈佳人的话,低低的笑了起来。

沈佳人就那么镇定的坐在那里,面色平静的看着楚思雪笑傲,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楚思雪笑够了之后,又看着沈佳人说:“沈佳人,可惜了,我生在楚家,不然,我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我发现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有那一点,值得楚小姐欣赏了?或许我此刻该表现出某种程度的受宠若惊?”沈佳人配合的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但是脸上的嘲弄居多。

“此刻你不比对我冷嘲热讽。”楚思雪也不在意沈佳人的态度,“沈佳人,今天晚上,我真的只是来表达我的感谢而已,今天晚上过后,这一切,就当没发生过。你防备我是应该,但是楚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坏人,我们不择手段,只不过是为了不像母狗一样的或者而已。”

楚思雪的眼中飞快的划过一抹痛色,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是沈佳人却看得十分清楚,不过她判断不出真假,所以就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以不变应万变。

楚思雪又喝了一杯酒之后,站起来看着沈佳人,说了一句:“祝你好运。”然后便离开了,沈佳人看楚思雪的脚步有些踉跄,但是仍旧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看着楚思雪慢慢离开她的视线。

对于楚思雪突然冒出来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沈佳人也没太当回事,经过上一次的事件,楚家与傅家之间的仇怨又深了一层,楚家人是不会放弃打傅家这块肥肉的主意的,只不过,需要再找一个机会下手而已,至于这个机会要等多久,他们谁都不知道。

尾牙宴结束后,正式进入年假,这天沈佳人将佳宇送去包贝贝那里,正准备去商场大采购,走到半路,发现自己忘记拿列出来的清单了,然后又让苍海将车子开回家。

车子在楼下停稳,沈佳人匆匆上楼,拿了那张清单之后,下楼,还没走到苍海的车子边上,就见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了她的面前,她刚想绕过去,宝马的车门打开,一个气质超然的女人走下车,对着沈佳人说:“沈小姐,我们谈谈。”

------题外话------

吼吼,猜猜这个女人是谁?

有没有加群的妹纸,来找我聊聊人生跟理想的,哈哈,群号在我的作者信息里面,诚聘读者群金牌大管家数名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