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63章 我要你疼我一辈子

安夕颜的车子驶进老宅时,莫向北就等在院子里,车一停下来,他便替她打开了车门,“怎么去这么久?”

安夕颜解开安全带,抬眸看他,“路过一家花店,买了几束花儿。瞬”

“嗯。”莫向北转过身子去了车尾,打开后备箱将里面的东西都拎了出来,安夕颜将几束花抱在怀里,两人一起进了屋子。

除了莫向南之外,所有人都在客厅,安夕颜先将怀里的红玫瑰递给了李文静,“大嫂,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花,看着这束玫瑰挺好看,就买给你了。”

李文静伸手接过,很高兴,“谢谢妹妹,我就喜欢这大红色的玫瑰,真好看。鱿”

安夕颜半开着玩笑,“买的时候我还担心呢,按理说这玫瑰应该是大哥送你的,我这越俎代庖了,大哥会不会不高兴?”

“他?”李文静朝莫向东撇撇嘴,“我都二十多年没收到他送的花了,通常都是我自己买给自己,是不是很可怜?”

安夕颜连忙安慰她,“我比你更惨,从来没收过他送的花。”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莫小宝也在笑,特心虚的笑,“嘿嘿嘿嘿……”

他才不会告诉大家,莫老三曾经为了追求安安,在七夕的时候送过她一束花。

莫向北将安夕颜买回来的菜放进厨房,再出来,看到大家都在笑,便问,“笑什么?”

安夕颜连忙抢在众人前头,“没什么。”

莫向北怀疑地看她一眼,却也没再继续追问,而是径直上了二楼。

安夕颜又将那束雏菊送给了温心然,温心然什么没说,而是微微泛红了眼眶,直接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

自闹出离婚到现在,她整天沉浸在自己悲伤的痛苦之中无法自拔,对孩子,她根本没心思去照顾,一直都是安夕颜陪在小曦的身边。

安夕颜就像一个妈妈一样,从饮食起居到她的情绪,无一遗漏。

特别是小曦进入大学时,是安夕颜亲自陪着她一起去的,给她收拾床铺,买生活用品,因小曦是宿舍年龄最小的一个,她又请其宿舍的同学吃了顿饭,拜托她们在生活上多照顾小曦。

甚至在小曦军训时,有一次天太热中了暑,也是安夕颜送她去的医院。

这一切的一切,原本是该她这个做妈妈的责任,却都一股脑地交给了她。

现在想想,温心然后悔莫及,如果她能再理智一点,如果她能对莫向南再多一点信任,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

安夕颜怀抱着那束栀子上了二楼,不要问她漫天星去了哪里?

还用问么?

当然是莫小曦抢了去,美名其曰:婶婶好偏心,在场的所有美女都配了鲜花,你是觉得我不够美么?

她敢说她不美么?

推开、房门,立面没人,她便将栀子装进花瓶,然后换了一身家居服出了房间。

下到二楼时,正巧遇上从莫向南房间出来的莫向北,她立马迎了过去,抬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仰着脸儿问,“二哥睡着了?”

“嗯。”

“他还是没告诉你究竟是谁伤害的他么?”

“我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但二哥好似不愿去追究。”

“的确很蹊跷呢。”安夕颜若有所思,“我也问过二嫂,虽然二嫂嘴上说不知情,但我感觉她是知道什么的,只是不愿说而已。”

“先看看吧,等过了年再说。”

“嗯。”安夕颜挽紧了他的胳膊,娇娇地问,“莫向北,中午饭你做好不好?我有点累。”

她其实也不算太累,就是想朝他撒撒娇,享受一下被他疼着宠着的感觉。

莫向北睨她一眼,将她的小心思尽收眼底,却还是点点头,抬手捏了捏她可爱的鼻头,低沉的嗓音带着宠溺,“夫人的指示我岂能不从?”

“莫大总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小女子都有些受宠若惊。”

“你只要受着我的宠就好。”

“那你要宠我一辈子!”

“嗯。”

“还有下辈子!”

“一辈子还不够腻烦的?”

“哼,我随口一说,你可别当真。”

“傻瓜,我已经当真了!”

……

午饭最后还是安夕颜做的,因为一下楼,莫向北就被老太太拉去打麻将去了。

但倍感欣慰的是,莫向北不仅事业给力,就连打麻将也彪悍得不行,两个小时下来,将其他人的钱都赢了个干干净净。

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赢来的‘巨款’交给安夕颜,安夕颜想着都是一家人,就想将各自的钱还回去,但莫向北一句话成功制止了她的动作,“送上门的,不要的话岂不是浪费了大家的一片美意?”

“这样好么?”

“他们有的是钱,全家数你最穷,有什么不好的。”

安夕颜一想觉得在理,立马又加了一句,“那你下午再接再厉,多赢一点,我明天拿来包红包。”

“好。”

众人,“……”

全家有谁比得过莫大总裁有钱?

他们竟敢当着他们这些穷人的面哭穷,简直就是丧尽天良,为富不仁。

吃过午饭后,其他人又接着打麻将,安夕颜就钻进厨房,开始准备年夜饭。

今年,不管是对她还是对莫家人来说都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她早就想好了所有菜品。

二十个菜,再加上两道地地道道的铜锅,一个稍小的铜锅里精心的熬着各种腊味,另外一个大铜锅里,是用浓浓的骨头汤做底料做的火锅。

二十道菜,寓意着新的一年十全十美;两个锅,寓意着红红火火,日子越来越好。

从下午两点到夜晚八点,整整六个小时,虽然手忙脚乱,但总算是把年夜饭给做好了。

众人也散了牌局,围坐在餐桌前,连莫向南也下了楼,好在他是伤在肩胛骨的位置,而且也不是拿筷子的那只手,吃起饭来倒是没事。

一道一道的菜被端上餐桌,虽然早已见识过安夕颜的厨艺,但还是免不了有些意外和吃惊。

所有人都对她赞不绝口,莫小宝更是夸张,直接像猴子似得跳到她身上,捧着她的脸颊亲了又亲,骄傲到不行,“我的安安真是全世界最棒的女人!”

老爷子忍不住多了一句,“什么安安?从今以后,改口叫妈。”

“哎哟喂,这老头子,态度转变也太快了吧?”老太太是典型的补刀王,“前几天还在嘀咕,说要再考察人家颜颜一段时间,这才几天呢,就被收服了?”

老爷子尴尬得不行,冲老太太咬牙,“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哼哼,我是想让颜颜知道,你之前待她不咋地!”

李文静忍不住开了口,“颜颜,你就知足吧,想当年我嫁给你哥,半年时间,咱爸都没拿正眼瞅过我呢。”

温心然连忙附和,“你哥当年带我来见爸,你知道咱爸说了句什么么?”

“什么?”

众人皆好奇,莫向南却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温心然学着老爷子板着脸,口气特冲地开了口,“屁大一点,连大学都没毕业就敢跑到我面前瞎嘚瑟,赶紧给我麻利地滚回学校去好好念书!”

“哈哈……”

众人都忍不住大笑出声,就连作为主角的老爷子也忍不住笑了几声,然后问老太太,“我当年真的这么坏?”

“哼哼,你不会还以为自己是个好人吧。”

“……”

老爷子默。

所谓年夜饭,就是吃得时间越长,就代表来年的福气和好运越多。

从八点一直吃到十点,其他人早就散了桌,只剩下莫向东、莫向北和莫向西三人,依旧在举杯慢慢地喝着。

安夕颜和李文静陪着两位老人在客厅里看春节联欢晚会,小宝跟着哥哥姐姐在院子里放烟花,温心然早已陪着莫向南

回了二楼,毕竟是受了伤失

了元气,虽然仅仅只是吃了半个小时的饭,但莫向南已经有些发虚。

这一刻,热闹而祥和,喜庆而舒心。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会放下过去一整年的所有的不开心、烦恼和忧愁,同享这一刻的欢乐和喜气洋洋。

今晚是要守夜的,老太太打了一整天的麻将,这会吃饱喝足看了会儿电视之后,就有些昏昏欲睡。

毕竟是老年人,体力比不得年轻人,安夕颜就让她和老爷子一起去睡了。

兄弟三人喝到十一点才散场,安夕颜和李文静将餐厅和厨房收拾干净,然后各自回了房间洗漱。

她刚脱了衣服进了浴室,就听见门外有动静,知道是莫向北进了房间,她继续洗着也没去管。

但一分钟不到,浴室门被推开,莫向北大步走了进去。

安夕颜一见他,就立马用手捂住敏感部位,朝他发出抗议,“莫向北,我在洗澡呢,你先出去。”

莫向北根本不理会她,当着她的面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直接朝她靠了过去。

安夕颜气得拿手拍他,却被他一把握住举到头顶,下一秒,他就紧紧地顶上她,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片刻后,她趁着他放开唇瓣亲上她锁骨的那一刻,忍不住再次气喘吁吁的抗议,“你说过,只打一炮的……”

“早上的那一炮不够理想,我决定要补偿你。”

“我能不能拒绝你的补偿?”

“拒绝无效,你只有权利享受。”

“……霸王。”

安夕颜觉得莫向北肯定是计划好了的,当她终于从他身下解脱出来,瞄了一眼时间,恰好凌晨时分,南城的新年大钟已经敲响。

顾不上累,她连忙拉起莫向北,两人换了衣服就下了楼去。

除了两位老人和莫向南之外,所有人都齐聚在大院里,莫季正在燃放烟花,大朵大朵的花团锦簇升入天空,照亮了整个暗黑的天幕。

烟花‘噼里啪啦’的响声混合着孩子们的嬉闹声,安夕颜依偎在身边男人的怀里,白皙的小脸在璀璨的烟火中,愈发显得动人。

莫向北收回看烟火的视线,低头,深深地凝着她,执起她一只手放在唇边,不停地亲吻着,每一下都仿佛在诉说着他对她浓浓的爱恋和深深的情意。

安夕颜被他深情的目光所感染,索性不管还有他人在,直接勾上他脖子,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耳边传来莫小曦起哄的尖叫声、莫小宝抗议的大呼小叫再加上大白不爽的嗷嗷大叫。

但这些,她都不想管。

这一刻,她只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他……

“莫向北,我爱你!”

“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庆幸当初你对我的坚持和霸道,若不是如此,我又何来的福气拥有你?”

“遇见了你,我才知道真正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滋味?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呵护和宠爱,我是个贪心的女人,只觉得你对我的疼爱还不够多,新的一年,你要多疼我多宠我多爱我!”

“莫向北莫向北莫向北……”

……

放过烟花之后,莫小宝就直接困到不行,安夕颜一路抱着他回了房间,连澡都没来得及洗,就直接睡着了。

安夕颜准备下楼继续守岁,莫向北却在半道截了她,将她带回了房间。

安夕颜问他,“不守岁行么?”

“我和老四守,其他人都去睡了,明天一整天都会很忙。”

安夕颜实在是又累又困,也没再坚持,直接倒在床上闭眼睡去。

莫向北站在床边,静静地看了她片刻,临出去之前俯身下去,一个吻轻轻地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开口,声音很轻很柔,“老婆,新年快乐。”

……

次日一大早,安夕颜就被莫小宝给摇醒了。

“安安,快起床帮我找新衣服,我要赶在莫小曦前面去给爷爷奶奶磕头拜大年。”

“小宝,现在几点?”

安夕颜觉得自己刚睡着就被叫醒了,从床上坐起来,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

莫小宝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六点了,再不起就晚了。”

六点?

安夕颜抓狂大叫,“小宝,这也太早了吧?我能不能再睡一会儿。”

“不能睡了不能睡!”莫小宝使劲拽着她的胳膊就把她往床下拉,“小曦一会儿就要起来了,我要是输了,下场会很惨的!”

安夕颜一边下了床,一边好奇地问,“什么下场?”

“我们赌今天的红包啦,我要是输了,就把我今天收到的红包都给她;她要是输了,就把红包给我!”

安夕颜不经意地问,“有多少红包啊?至于这么急。”

“去年我收了五六万吧,不知道今年咋样。”

“什么?”安夕颜一听,眼睛瞪得老大,“五六万?”

“嗯,少吗?”

安夕颜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安安,你还不快点拿衣服,是想让我输给小曦么?”

安夕颜一听,立马冲进换衣间,“快进来,咱今天绝不能输给莫小曦,一定要把她的红包全赢过来。”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支持我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