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4:梁桂芬的狼狈

“啊——”梁桂芬被那名警察的话吓到了,好半天才尖叫一声,将身体缩进沙发里,说道:“你们,你们……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这是私闯民宅。”

风向龙听了梁桂芬的话,觉得万分好笑,他对着身后的两名警察说:“先把人带走。”

“不要,不要抓我!我没犯法!不要抓我!求求你们不要抓我!”梁桂芬惊恐的看着走上前的两名警察,不断的尖叫,就在那两名警察要抓住她的胳膊的时候,她突然急促的叫了一声,然后头一歪,昏倒在沙发上。

那两名警察一愣,回头看着身后的风向龙,说:“昏过去了,怎么办?”

风向龙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梁桂芬,在看到她的眼皮因为自己的靠近,不断抖动的时候,嘴角溢出一丝冷笑,说道:“去找找,看看有没有冰块,我看她是头脑发热才晕倒的,给她降降温看看能不能醒过来要是还不行,就找几根长钉子扎手指甲,听说扎手指是最疼最不容易被发现的酷刑,如果哦还不醒,估计也就醒不过来了,直接让她在口供上按了手印,这案子就结了,我们也省事!”

那两名警察被风向龙说的一愣一愣的,不解的看着风向龙,用眼神询问,头儿,你确定?你最近是不是古装剧看多了,被洗脑了?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风向龙朝那两个人打了个眼色,那两个人才算是明白过来,立刻高声说:“是!我去找冰块!”

“我去找钉子!”

说完,大步走开了。

假装昏迷的梁桂芬被风向龙的话吓到了,还不等那两名警员走远,她就睁开眼睛,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问:“我这是怎么了?”一脸的装疯卖傻。

那两名警员看梁桂芬醒了,又走回来,上前二话不说,抓住梁桂芬的胳膊,将她从沙发上拽了下来。

“啊……你们干嘛!别动手动脚的,小心我告你们性骚扰,告你们强奸!”梁桂芬使劲儿的挣扎着大喊。

“……”那两名警察虎躯一震,相视一眼,然后不耐烦的抓着梁桂芬往外走。

他们的眼光是要有多瞎,口味是要有多重才会看上这种女人!

“你们不能就这么带走我!放开我!我要给我儿子打电话,你们先放开我!”梁桂芬仍旧不肯合作的嘶喊。

风向龙皱眉,要不是外面有那么多记者,他现在真想将梁桂芬打晕拖走。

“梁女士,你最好说话注意点,要知道祸从口出,你刚才的那一句显然有构成了诬蔑。”风向龙冷冷的看了梁桂芬一眼,吓得梁桂芬身体一缩,果然老实了很多。

“我要给我儿子打电话,我要给我儿子打电话!”梁桂芬现在别的不敢说,只敢嚷嚷着一句,她被之前风向龙说的那些话给吓破了胆,生怕风向龙对她动用私刑。

不得不说,梁桂芬也是古装剧看多了,好歹她也是曾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结果一遇到事情就慌乱的像是只没头的苍蝇似的,方寸大乱,不知所谓。

梁桂芬被警察带着走出傅宅,立刻被一群记者给包围住了,将梁桂芬狼狈的模样拍了个过瘾,梁桂芬在一片刺眼的闪光灯下情绪几乎崩溃,大声嘶喊着:“别拍了!别拍了,我让你们这些下贱的东西别拍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出口,立刻引起更大的骚乱,让媒体越发的振奋。

风向龙等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梁桂芬带出记者的包围圈,结果还没上警车呢,就碰到问询赶来的傅少卿。

梁桂芬本来已经绝望了,在看到傅少卿的时候,心里的那点残存的希望被无限的放大,她扯破喉咙大喊着:“少卿,快来救救妈,快来救救妈!”

原本消停下来的记者,在看到傅少卿出现之后,立刻又激动起来,蜂拥上前,将傅少卿等人团团围住。

“少卿,你跟他们说,放了我,他们要多少钱都行,就是别把我抓起来,你快说啊!”梁桂芬扑上前,拽着傅少卿的胳膊说:“你快点告诉他们,快点!”

“你好好配合警察执法。”傅少卿看着语无伦次的梁桂芬,眉心皱的像是能夹死蚊子,母亲梁桂芬的出事手段再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她是有多法盲,竟然敢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说出这么自毁后路的话来。

也许是真的吓傻了,神经错乱了,不然不会这么失态。

梁桂芬一听傅少卿根本不打算帮她,气的表情狰狞了起来:“傅少卿,你这个没良心的吃里扒外的东西,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你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外人欺负我还能袖手旁观,我当时真应该在你没长大的时候掐死你,也省的养出你这么个见死不救的白眼狼来!”

傅少卿猛地抬头看着梁桂芬,在看到她脸上那些恨意的时候,心里一堵,将梁桂芬抓着自己衣袖的手掰开,一字一句的说:“为什么不掐死我?我现在真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如果可以选择,我绝对不会做你的儿子!”

刚才梁桂芬的话,真的是彻底寒了他的心,傅少卿深知梁桂芬的脾气,她刚才说的那些,绝对不是一时气话!

“少卿,你别生气,妈妈不是那个意思,妈妈是被吓坏了,你别往心里去,你救救妈妈,现在只有你能救妈妈了,妈妈不想被这些人带走,妈妈听你的话,今后就安心的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去,就呆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梁桂芬见傅少卿如此绝情,吓得又来讨好他。

如果连傅少卿也放弃她,那么她这辈子就真的完了。

她不要坐牢,不要像楚思雨那样死在牢里。

虽然外面说楚思雨是畏罪自杀,但是梁桂芬始终认为,楚思雨是被人杀人灭口,豪门里这些腌臜事多了,她心里清楚的很。

傅少卿看着梁桂芬没有说话。梁桂芬变脸的速度,让他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少卿,要不你去求沈佳人,那个贱人喜欢你,只要你开口,她就肯定什么都会答应的,大不了,妈妈以后不再管你们了,你要是愿意,就再把她娶回来,给她个名分就是了,只要她不再追究那些事,好不好?”梁桂芬又开口哀求着。

傅少卿看着梁桂芬,心里越发的凉,真不知道母亲是哪里来的自信,自以为是的以为沈佳人还是那个曾经让她摆布欺负的沈佳人!

“少卿,大不了妈妈再退一步,给沈佳人那个女人低头认错!这样总可以了吧?”梁桂芬自以为自己做出了很大让步的说。

“警察同志,将人带走吧。”傅少卿越来越听不下去,不想让梁桂芬再说出什么荒唐可笑的话来,对着风向龙说。

“傅少卿!你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梁桂芬听了傅少卿的话,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如果不是被两个警察抓住了胳膊,她现在真恨不得上去挠花傅少卿的脸,“我要见沈佳人!我要见沈佳人!我有个大秘密要对沈佳人说!让沈佳人来见我!不然她会后悔一辈子!我要见沈佳人……”

被压上警车之前,梁桂芬一直大喊大叫着,就算是上了车,也趴在车窗上,用力的拍打着玻璃大叫。

梁桂芬被押走了,很多记者对这场母子间的撕逼大战仍旧有点意犹未尽,转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傅少卿的身上,一个个尖锐的问题抛向傅少卿。

“傅总,身为您一个大集团总裁的母亲,梁女士法律意识如此淡薄,请问您是怎么看的?”

“无可奉告。”

“傅总,是不是真如你母亲所说的,沈佳人对你余情未了,只要你开口,她就会撤销对你母亲的控诉。”

“无可奉告!”

“傅总,有关您母亲刚才说的那个大秘密,究竟是什么?放不方便透露一下。”

“无可奉告!”

“傅总,您母亲是不是用她口中的那个大秘密一直要挟沈佳人?”

“无可奉告!”

“傅总,听闻沈佳人小姐今天被逼自杀,请问您是怎么看的?”媒体记者见傅少卿一直回避有关梁桂芬的事,于是又将话题绕到沈佳人的身上。

“我跟包贝贝的看法一致,沈佳人被逼到自杀的境地,你们记者要付很大一部分责任!”傅少卿看着那名提问的记者冷淡的说。

“傅总,有关楚思雨临终遗言所说的,是你跟沈佳人旧情复燃才导致她做出那些不可理喻的事,请问是不是真的。”

“一棵树,树心是有毒的,结出的果子也是有毒的。我跟沈佳人一直清清白白,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流言蜚语。”傅少卿丢下一句话,然后挤开记者,朝自己的车子走过去,那些记者,不甘心的又追过去,问题一个个像是无穷尽,傅少卿吩咐人开车,将那些烦人的记者甩在后面,走出好远后,他的神情才放松下来。

他这段日子,经历的大起大落太多了,忽然觉得自己心态苍老了很多,对待有些事,也麻木了很多。

沈佳人,不知道醒过来了没有?

沈佳人此刻正被包贝贝跟弟弟沈佳人一左一右的抱着,看着身边这两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家伙,头疼不已悔不当初。

“沈佳人,你这个笨蛋,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你要是死了,丢下我一个人该怎么办?”包贝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说。

沈佳人无语,包贝贝这货,说的好像她们两个有什么奸情似的。

“姐姐,不要丢下佳宇一个人,佳宇不要姐姐死!”沈佳宇眼泪汪汪的看着沈佳人可怜兮兮的像是只被遗弃的小狗。

沈佳人求助的看着坐在一边的厉墨成,谁知道厉墨成甩给她一个自作孽不可活的刀眼,悠闲的喝着茶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小兔子就该被狠狠的教训,吃点苦头,不然下次指不定还敢做出什么挑战他心里承受底线的事情来。

厉墨成袖手旁观见死不救,沈佳人又看向大白,巴结讨好的对着大白笑笑。

平日里她跟大白关系还算不错,相处融洽,大白应该会卖他这个面子。

大白像是没看到沈佳人的暗示似的,不着痕迹的将头扭向一边,让沈佳人饱含期望的眼神再一次落空。

这些没义气的!

沈佳人求助无门,只好豁出去的一闭眼睛说:“你们两个别哭了,我根本就没自杀,骗你们的!”

正在哭着数落沈佳人的包贝贝一愣,立刻抹了抹脸上泪,抬头看着沈佳人不解的问:“没自杀?没自杀你哪里来的那么多血?”

“那是鸡血。”沈佳人乖乖招认,一副心虚的等候发落的模样,她不知道包贝贝那个女人被骗了之后,会怎么对付她。

“鸡血?不是你的?”包贝贝再次确认。

“嗯,不是我的。”沈佳人不自觉的将脑袋垂的更低。

“你行啊你沈佳人!”包贝贝猛地拍了一下沈佳人的肩膀,说道。

“贝贝,我不是想要故意瞒着你的,只不过临时起意,没有来得及通知你。”沈佳人心虚的为自己辩解。

“算了算了,你没事就好!”包贝贝不在意的挥挥手大方的说。

“贝贝,你不生我气?”沈佳人小心翼翼的问。

“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个恶作剧嘛!”包贝贝说,“不过,沈佳人你这个女人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平时看你文文静静的,没想到你竟然一肚子坏水,你快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个好主意的?我下次也试试,保准将那个臭老头吓得屁滚尿流的,哈哈!你不知道,我刚刚真的是被你吓惨了!太好玩了!”

沈佳人看着包贝贝,风中凌乱了,包大小姐你还能不能再不靠谱点?你现在的模样,哪点像是被吓惨了的?

沈佳人再次用铁血一般的事实证明了,包贝贝那个女人,是不能用正常思维定位的。

搞定了包贝贝,剩下一个弟弟沈佳宇,就好说话多了,沈佳人愧疚的看着弟弟,身手擦掉他脸上的泪,说:“佳宇,姐姐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对不起。”

“佳宇知道,姐姐这么做,有姐姐的道理,我现在还不懂,以后就会明白的。”沈佳宇垂下眼帘,懂事的说。

“……”沈佳人愕然,这些都是她平时跟佳宇说的话,没想到,佳宇竟然都记住了。

“下次不会了。”沈佳人摸摸佳宇的头,保证着。

沈佳宇没有说话,只是依旧抱着沈佳人的胳膊,不肯松开。

原本沈佳人以为沈佳宇这就是被她安抚住了,可是后来,沈佳人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自从沈佳人“自杀未遂”之后,沈佳宇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音乐课也不去了,整天在医院里陪着沈佳人,黏在她身边哪里也不去,寸步不离的,谁劝都不管用,有的时候,说的太多了,把沈佳宇逼得狠了,他就眼泪汪汪的看着你,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你,让人就觉得心里特别的有负罪感,再也不忍心阻止他了。

不过这阶段外面风言风语的还没消停,沈佳人也不放心沈佳宇去上课,生怕那些人打扰沈佳宇的清静,于是也就默认了沈佳宇跟在她身边。

只是沈佳人的这一做法,可苦了我们厉*oss。

虽然是VIP病房,但是里面也就两张床,晚上怎么睡,就成了个问题,厉墨成当然是要跟沈佳人一起睡的,沈佳宇当然也是要跟姐姐一起睡的,两个人开始各不相让,厉墨成好话说尽,沈佳宇就是不肯,抱着个枕头非要跟沈佳人一床。

最后,沈佳人被这两个人吵得实在没办法了,烦躁的一摆手:“你们两个都不要争了,我自己睡一张床,你们两个睡一张床!”

“不行!”厉墨成跟沈佳宇同时反对。

“我们两个大男人,那张床怎么能挤得下?”厉墨成摆出理由来。

“姐姐,佳宇会不舒服。”沈佳宇弱弱的开口,一双眼睛萌萌的看着沈佳人。

“反对无效!”沈佳人拿出女王般的气势来:“谁反对谁就回家给我睡,省的在这里吵得我头大!”沈佳人说完,一拉被子蒙住头,不理那吵架的两只。

厉墨成跟沈佳宇两个面面相觑,最后厉墨成说:“佳宇,你去床上睡,我睡沙发。”

“不要!”沈佳宇看了一眼在两张床中间位置的沙发,提出反对意见。明显睡沙发上就跟姐姐更近些。

“那你去睡沙发?”厉墨成问。

“也不要!”沈佳宇头摇的像拨浪鼓,沙发那么小,他睡起来不舒服,会掉下来的。

“那你想怎么样?”厉墨成好笑的问。

“我们一起睡。”沈佳宇指了指身后的那张床说。

厉墨成一阵恶寒,然后拍了拍沈佳宇的肩膀无奈的说:“好吧,那就都睡床。”

这小家伙是被小兔子吓狠了,简直是谁都不相信了。

蒙在被子里的沈佳人听到两个男人上了床,嘴角一深,她悄悄的打开被子的一角,偷偷的看着对面床上的两个人。

沈佳宇一躺上去,就自发的抱着厉墨成的一条胳膊。

厉墨成看着沈佳宇,直皱眉头,“你抱着我的胳膊做什么?”

“万一你趁我睡着,跑到姐姐床上去怎么办?”沈佳宇撅着嘴说:“这叫防患未然。”

厉墨成不由失笑,这个小家伙,竟然这么鬼灵鬼灵的,一点不傻嘛!竟然还知道用成语!

其实他真的是打算趁沈佳宇睡着的时候,爬到沈佳人的床上去的,没想到这点小心思都被沈佳宇识破了。

“睡觉!”厉墨成有些生气的丢下两个字,然后闭上眼睛。

沈佳宇看厉墨成闭上眼睛了,也赶紧的闭上眼睛睡觉。

沈佳人偷看了两个人一会,发现两个人好像真的安静的睡着了,于是也有些索然无味的打了个哈欠,一翻身睡了过去。

只是,这姐弟两个都嘀咕了厉墨成的无耻。

所以当沈佳人睡得迷迷糊糊的觉得身体有些异样,吓得一个机灵醒来,看着在她身上不安分的男人的时候,气的差点暴走。

“厉墨成!”沈佳人压低了声音磨牙吐出三个字来。

“嘘,别说话,别把佳宇吵醒了。”厉墨成说着,指了指对面床上正抱着个枕头睡得香甜的沈佳宇说。

“你给我滚下去!”沈佳人抓狂,这个家伙就不能忍忍么?这是在医院里呢!而且,她弟弟就在一边睡觉。

“嗯~别乱动,你再这么挑逗我,我会忍不住的。”厉墨成呼吸一重,沙哑着开口。

“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下去!下去!”沈佳人红着脸推着厉墨成的胸膛,她可不想跟这个家伙在医院里荒唐。

“还差一点。”厉墨成抓着沈佳人的手扣在一边,然后邪恶的说:“据说偷情更容易有*。”

“你不耍流氓会死?”沈佳人红着脸瞪了厉墨成一眼。

“乖,别吵醒佳宇。”厉墨成见沈佳人生气,立刻拿出杀手锏。

沈佳人逼逼无奈,只要咬住唇,将那些暧昧的声音都憋回去。

一晚上,被厉墨成折腾了两次,沈佳人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厉墨成才放过她,然后打扫完战场,抱着沈佳人睡觉。

“你下去,你就不怕明天早上佳宇起来,看到你睡在这里生气?”沈佳人踢了厉墨成一脚,说道。

“不会的,快睡,不然我们再来次?”厉墨成闭着眼睛,将沈佳人作恶的腿夹住,说道。

沈佳人无语了,也懒得跟厉墨成再计较,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临睡前那一刻还在想,等明天佳宇看到厉墨成睡在她这边,不知道要怎么折腾这个家伙。

只是,沈佳人注定要失望了,她刻意起了个大早,想要目睹厉墨成的狼狈,谁知道一睁眼,正好看到厉墨成走到沙发上躺下,发现沈佳人正在看着他,还朝沈佳人暧昧的眨眨眼。

沈佳人白了厉墨成一眼,翻了身继续睡。厉墨成这个家伙,节操早就丢到外太空去了。

沈佳宇早上醒来发现厉墨成不在身边,着急的去找,却发现厉墨成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身材高大,躺在那张小沙发上显得十分拥挤,看的沈佳宇直皱眉,心里想着要是他将沙发压坏的话,医院是不是会让姐姐赔?

厉墨成感应到沈佳宇的目光,睁开眼睛,对着沈佳宇说了声:“早。”

“哥哥早。”沈佳宇礼貌的回应,然后不满的撅着嘴说:“哥哥,不是说一起睡床,为什么你跑到沙发上来了?”

“你睡觉不老实,半夜将哥哥踢下床,哥哥没办法,只好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厉墨成说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副腰酸背痛的模样。

“……”沈佳宇狐疑的看着厉墨成,没有说话。

等厉墨成出去弄早饭的时候,沈佳宇才终于憋不住,问沈佳人:“姐姐,佳宇睡觉很不老实吗?”他明明睡觉很老实的,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睡在那个位置没错啊?

“别听你哥哥胡说,他是不喜欢个别人睡在一起。”沈佳人不忍心欺骗弟弟,可是又不能说厉墨成那只禽兽昨天晚上是跟她一起睡一张床,大清早的才跑到沙发上去装可怜的。

“哦!”沈佳宇松了一口气,然后又不放心的说:“可是哥哥那么重,要是将沙发压坏了怎么办?医院会不会要我们赔?这个沙发看起来很值钱的模样。”

“噗!”沈佳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安慰着弟弟说:“放心吧,没事的。”

“要是佳宇能像姐姐一样工作赚钱就好了,那么姐姐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沈佳宇懂事的说。

“姐姐不辛苦,姐姐现在有钱,佳宇只要做喜欢做的事情就好了,钱的事,不用担心。”沈佳人因为弟弟的话觉得很窝心,拍了拍沈佳宇的肩膀说:“不过佳宇能这么说,姐姐真的很开心,这说明佳宇长大了,越来越懂事了。”

“真的?”沈佳宇问。

“嗯。”

“那佳宇要长得快一些,像哥哥那样,让那些坏人再也不敢欺负姐姐!”沈佳宇高兴的说。

“嗯,佳宇要快快长大。”沈佳人满是欣慰。

厉墨成回来,就看到一副姐弟情深的场景,将早饭摆了一桌子,招呼两姐弟吃饭,然后吃完饭,又收拾掉残局,像是个勤恳的保姆,完全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派头。

沈佳人以为厉墨成吃完早饭就回去上班,谁知道厉墨成竟然让秘书将要处理的文件以及笔记本送了过来,直接在沈佳人的病房里开始办公。

“厉墨成,你赶紧去上班,别耽误工作,我没什么事,有佳宇陪着我就可以了。”沈佳人说。

“我跟佳宇一起陪着你,你乖乖的躺倒床上去,别忘了,现在你可是虚弱的病人。”厉墨成一边打开电脑一边说。

“我哪里虚弱了!这里记者又上不来,不需要演戏。”沈佳人讪讪的回答。

“嗯,面色红润又光泽,是没有半点虚弱的样子。”厉墨成打量了沈佳人一眼,开口评断着,然后又看了一眼在带着耳机听音乐的沈佳宇,转头对着沈佳人暧昧的眨眨眼睛说:“看来,我昨天晚上不够努力,今天晚上继续!”

“厉墨成!你还要不要脸!”沈佳人被厉墨成调戏的一阵气血上涌,生气的抓起一个枕头就朝沈佳人砸了过去。

厉墨成一把接住砸过来的枕头,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背后沈佳宇带着几分害怕的问:“姐姐,你跟哥哥吵架了?”

“没有。”沈佳人对着沈佳宇一笑,说道。

沈佳宇狐疑的看着沈佳人,显然是不很相信沈佳人的话,然后又看着厉墨成求证:“哥哥,你欺负姐姐了?”

“没有,佳宇,你别担心,哥哥这是在试探一下你姐姐的臂力怎么样,看看她的手腕是不是跟以前一样灵活自如。”厉墨成面不红心不跳的扯着谎。

“哦,那姐姐恢复了吗?”沈佳宇天真的问。

“还差点,不过休息一下,晚上就会好的。”厉墨成一本正经的说着,刻意将晚上两个字说的重了些,还暧昧的瞥了沈佳人一眼。

沈佳人看懂厉墨成的暗示,垂在身侧的手又差点忍不住将另外一个枕头砸过去,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忍得住。

沈佳宇看不懂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但是也老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哥哥说姐姐的手晚上就能好了,那他就等到晚上好了。

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沈佳人坐在床头百无聊赖的翻着书,偶尔抬头看一眼认真办公的厉墨成,还沉醉在音乐中的弟弟沈佳宇,觉得这小日子无比的安逸。

如果,能这样一辈子……

晚上,沈佳宇折腾到很晚才睡,一直问沈佳人的手好些了没有,直到沈佳人跟他千保证万保证的说自己的手的的确确没有问题了,恢复如初之后,沈佳宇才总算是放下心来,乖乖的上床睡觉。

等沈佳宇睡着了之后,厉墨成又故技重施,跑到沈佳人的床上欲行不轨,沈佳人在厉墨成强大的攻势之下,半推半就的妥协了,就在两个人嗯嗯啊啊的到紧要关头,忘乎所以的时候,忽然听到沈佳宇生气的怒吼:“哥哥,你竟然,竟然欺负我姐姐!”

沈佳人跟厉墨成闻声看去,之间沈佳宇气愤的站在床边瞪着他们,两眼通红。

做坏事被当场抓包,沈佳人尴尬的至极,第一反应就是将厉墨成给推开,而厉墨成被这一折腾,竟然提前那啥了,他苦着脸瞪了沈佳人一眼,然后看着已经恨不得要杀人的小舅子说:“佳宇,我们像大人一样的谈谈。”

------题外话------

哈哈,谢谢小叶子的两张5星票票,么么哒!谢谢小米的钻钻,谢谢雪儿的票票,谢谢帅爷们的花花,群么一个。

月中了,有得到评价票的美妞翻翻口袋赶紧投了,记得点满五颗星,或是选择经典必读哦,人家需要各位的支持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