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3:演戏,袭警

因为怕吓到佳宇,所以,沈佳人原本想让包贝贝带着佳宇先离开,谁知道佳宇这次很固执,没有看到沈佳人,说什么也不走,沈佳人没有办法,只好让厉墨成来的时候,带着佳宇一起上来。

厉墨成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到了沈佳人的住处,然后带着包贝贝跟沈佳宇和大白上楼,一上楼就被守在那里的记者包围了,那些记者一看是厉墨成,倒是没怎么干为难,他们都深知厉墨成的背景,而且上次傅氏跟明诚签约的时候,得罪了厉墨成的那几家媒体很快的便在业内消失了,这让他们个个都心有余悸,不敢造次。

不过,想要让媒体放弃这个抓新闻的好机会,当然是不可能的,厉墨成他们不敢上前采访,还有后面的三个人呢,不过大白早有先见之明的将沈佳宇给护在了身边,气场全开,那些人也都是人精,欺软怕硬的,所以,自然也不敢找沈佳宇跟大白的麻烦,剩下的一个,就是包贝贝了。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沈佳人小姐的什么人?”

“您对这次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对于沈佳人小姐无辜被冤枉,您是怎么想的?”

“……”

包贝贝被一片闪光灯包围,看了一眼前面被割开的大白跟沈佳宇,然后气呼呼的将一些媒体的话筒跟摄像机砸到地上,说:“我对这次事件有看法,对你们这些人更有看法,你们这些人,好赖不分,为了挣个头天,为了挣那几个臭钱,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瞎报道,你们还好意思问我什么看法,我告诉你们,那些坏人之所以会这么猖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们在这里瞎起横,煽风点火的助涨了他们的犯罪气焰,这次事件,凡是参与过不实报道的媒体,我们都会一一追究法律责任,不能让你们这些人做了坏人手里杀人的刀子!”

别看包贝贝平时挺不靠谱的,真要讲起道理来,可是牙尖嘴利口风如刀的,这可全都是平时跟莫骢两个斗嘴锻炼出来的。

那些媒体被包贝贝说的一愣一愣的,就在他们愣神的功夫,包贝贝已经挤出人群,跟大白他们一起,站在沈佳人的家门口了。

厉墨成摁了半天门铃,里面都没有响应,他不禁有些发急,拍着门大喊:“佳人!你开门!快开门!”

“姐姐,快开门!开门啊姐姐!我是佳宇,你快开门!”沈佳宇吓得要命,一边拍门一边喊,眼看就要哭出来。

“怎么回事?佳人不会是想不开吧?”包贝贝也上前,拍着门大喊:“佳人!佳人!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你开门,开给我开门!”

“佳宇,你的钥匙呢?”厉墨成拍了一会门之后,问沈佳宇。

“我的钥匙?对!我的钥匙呢?”沈佳宇被厉墨成这么一提醒,连忙在自己口袋里翻找起来,但是他太紧张太害怕了,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钥匙,哭着对包贝贝说:“贝贝姐,我的钥匙呢?明明就是放在口袋里的,怎么会不见了?”

“别着急,我来找,我来找!”包贝贝也害怕极了,不过好在比沈佳宇好一些,最终在沈佳宇的口袋里找到了钥匙,她哆嗦着去开门,却怎么也插不进锁眼里面去,最终还是厉墨成一把抢过去,打开大门,冲了进去。

“佳人!沈佳人!”一进门,厉墨成便被里面的景象给惊呆了,就连随之跟进来的包贝贝等人,也吓傻了。

沈佳人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娃娃似的,躺在歪倒在沙发上,沙发上,手腕上一条血线蜿蜒流淌,沙发的一侧已经被鲜血染红,白色的沙发上,一片片触目惊心的红,就连地上也流了不少血。

厉墨成身体一个趔趄!

“姐姐!姐姐!”沈佳宇最先扑过去,抱着沙发上的沈佳人大哭起来。

“佳人!你怎么这么想不开?佳人!沈佳人你这个白痴!”包贝贝也冲过来,大声哭喊。

外面徘徊的媒体记者,听到里面的哭喊声愣了愣,然后有几个胆大的跑到门边,看到里面的情形后本能的按下快门,将沈佳人自杀的一幕拍了下来。

“走开!都走开!”厉墨成像是发了狂一样,将包贝贝跟沈佳宇都甩开,上前将沈佳人抱在怀里,然后对着大白喊:“赶紧叫救护车!”

众人像如梦初醒似的,赶紧嚷嚷着叫救护车,大白看了厉墨成一眼,拿出手机,叫救护车。

“佳人!你醒醒,不要睡,醒醒,不要睡!”厉墨成一边给沈佳人做了简单的止血,一边将沈佳人抱在怀里,哽咽着说。

“姐姐,你不要丢下佳宇,不要丢下佳宇!姐姐!佳宇听话,他们打我的时候,我都不疼的,姐姐,你别丢下佳宇,我真的不疼的。”沈佳宇真的是被吓到了,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

“佳宇……”沈佳人的眼皮动了动,却是怎么也睁不开的模样,一脸痛苦,嘴里喃喃的说着:“傅太太,我求求你,不要,不要伤害我弟弟,我,我真的会跟傅少卿离婚的,我不要你们傅家的一分钱,什么都不要,不要打我弟弟,求求你们……”说完,沈佳人又一歪头,昏迷过去!

“梁桂芬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巫婆!真的是要把佳人逼死才开心!这个混蛋!”包贝贝一边抹泪一边咒骂!

门外的那些记者,异常安静,将沈佳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看着这幅惨象想到沈佳人的遭遇,心里不免有些动容。

房间里一片哀戚,血腥味刺激着周围人的每一根神经,直到大白说了一句救护车来了,医生马上就上来了,厉墨成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对着门口的记者怒吼:“都给我滚得远远地!”

那些记者看着厉墨成猩红的眸子,吓得腿都发颤了,连忙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不过还是有几个胆大的记者站在远处,想要伺机一路拍摄沈佳人被送去医院的画面。

医生带着单价上来,很快的将沈佳人带上救护车,沿路有厉墨成,沈佳宇,大白,包贝贝一路跟着,哭的伤心欲绝。

沈佳人被直接送进急诊室,厉墨成也换好衣服跟着走了进去,不等医生说什么,他就走到病床前,把沈佳人的身子翻过来,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三下。

“厉墨成!你个混蛋!发生么疯!”沈佳人痛的捂着屁股尖叫,目光凶狠的瞪着厉墨成。

“沈佳人,你竟然敢骗我!嗯?”厉墨成气愤的将沈佳人一把捞进怀里,扣住她的后脑勺,凶狠的亲了上去。

“混,蛋……放,呜呜~放开,我……”沈佳人用力的挣扎,气的在厉墨成的后背上用力拍打,将手上的血迹,弄了厉墨成一身。

厉墨成惩罚够了之后,终于放开沈佳人,看着沈佳人红润的小脸,心里总算踏实了。

“下次不准这样!”小兔子竟然拿鸡血当人血来用,幸亏我及时发现,要不然还真的被她给骗了,也幸亏,现在是冬天,气味散播的不明显,距离远的话,不会发现这点,不然的话,她这点小聪明,准会露馅,至少当场就被他跟大白两个识破了。

“你管我!”沈佳人的小把戏被戳穿,撇撇嘴,不服气的说,然后攥着自己的一只手腕,只皱眉头。

“怎么回事?”厉墨成察觉到沈佳人的不对劲,抓过沈佳人的手腕来一看,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沈佳人,你这个白痴,竟然真拿自己开刀!”

“你嚷什么嚷!”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然后心虚的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几个医生。

这个厉墨成,也太不注意场合了,这里还有外人在呢,这要是传扬出去,她不是白白浪费感情演这场戏了吗?

“这里都不是外人!”厉墨成知道沈佳人的顾忌,不悦的说:“现在,你给我解释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一进门看到小兔子倒在血泊里的情形,现在还让他心有余悸,他早就已经见惯了生死流血,可是发现那一刻,自己远没有平素的冷静。

“这样啊!哈哈,其实也没有什么嘛,演戏嘛,当然是要逼真一点嘛,不然穿帮了,那不就是要白费力气了!”沈佳人看着周围的人,讪讪的笑了笑,然后又十分不客气的对着厉墨成说。

“所以,你就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万一要是你掌握不好力度,就假戏成真了你知不知道?”厉墨成黑着脸训斥。

“当然知道,我又不傻,怎么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然后指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比划着说:“这里到这里,半分力道就够了,只是破个表皮,学都不会流出来。”

“那是谁刚刚喊疼的?”厉墨成拿消毒棉帮沈佳人将伤口清理好了,确认跟沈佳人说的那样,只是破了个表皮,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又给她仔细的包扎了起来,做完这些,还忍不住生气的警告:“不准再有下次!”

“我又没有自虐倾向!这次不也是被逼急了嘛,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总不能被动的一直挨打,半点都不反击吧?”沈佳人郁闷的瞪了厉墨成一眼,为自己申辩。

厉墨成黑着脸不说话。

沈佳人眨眨眼,然后用胳膊拐了下厉墨成,说道:“怎么样?我刚才的演技是不是很逼真?是不是很苦情?是不是很能赚取大家的眼泪?”

“哼!一般!”厉墨成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要不是知道这只小兔子在演戏,他刚次啊真的要被沈佳人给吓到。

“我果然是很有演戏的天分!”沈佳人自我陶醉着。

“是很有天分,我看你一会怎么跟包贝贝和佳宇解释,外面那两个人今天是真的被你吓的不轻,尤其是佳宇。”厉墨成不忘记打击沈佳人。

“我这也是怕包贝贝不靠谱的笑场,才瞒着他们的。”一想起弟弟佳宇的哭声,沈佳人也开始自我检讨,这次她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

可是,如果这次不趁着这个机会在梁桂芬的事情上添一把火,彻底将这个女人给弄垮的话,以后那个女人缓过劲儿来,指不定还要再生出什么风浪来,她可没时间整天浪费精力防备着她。

“还有你不靠谱?弄得家里到处都是鸡血?”厉墨成瞪了沈佳人一眼说。

“这不是事态紧急,弄不到血袋嘛,只好拿鸡血将就将就了。”沈佳人对着厉墨成囧囧一笑,讨好的说:“下次肯定不会这样了。”

大不了她去买几个血袋放到家里冰箱里,有备无患。

厉墨成看穿沈佳人那点小心思,也不戳破,只是静静的抱着她,很久没有说话。

沈佳人感觉到厉墨成的紧张,也乖顺的窝在他的怀里,急诊室里一时间静的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可害惨了里面无辜的医生,他们几个相视一眼之后,都默契的移开目光,像是木桩子似的站在角落里,眼观鼻鼻观心,不发出一丁点声音来打扰两人的好事,生怕像赵霖一样不长眼色的被老大发配出去。

做戏自然是要做全套,所以经过“抢救”之后,沈佳人被从急诊室里推着出来送进了VIP病房,而她在家里割腕自杀的消息也早已经被报道出来,引起疯狂点击,就连包贝贝砸了记者相机,说的那番正气凛然的话,也同时在晚上流传,不少网民都大力点赞,对包贝贝的话表示认同,对不负责任,虚假报道的媒体予以谴责,骂声一片。

傅少卿跟冯杰两个赶到医院的时候,医院里还是有很多记者在这里跟踪拍摄,只不过他并没有如愿见到沈佳人,被厉大少不客气的拒之门外,“傅总如果真的觉得过意不去,就回家好好的管好你的家人,不要让她再出来祸害无辜,当然了,我们也不会放弃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件事,像傅家人讨还一个公道,佳人的血不能白流!”小兔子这么卖力的演出,总要赚回点票价来!

傅少卿被厉墨成的话说的无言以对,原本他还对沈佳人自杀的事有些怀疑,但是看到在一边哭的眼睛都肿的不像话的沈佳宇跟包贝贝,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不过,介于自己的身份尴尬,他最终也不想落下什么新的话柄给媒体,只是作为傅氏的上司,表达了下对员工的关心,就带着冯杰匆匆离开了。

在来医院的路上的时候,家里的管家就打电话过来跟他说,梁桂芬割腕自杀被救了下来。

上了车子之后,傅少卿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沉默着不说话,家里的电话,一遍遍的打过来,傅少卿不耐烦了,再一次接起来,就听到佣人哭着喊着说:“少爷,夫人真的要自杀,求你快点回来吧?”

于此同时,电话那边还传来梁桂芬竭力撕底的声音:“别拦我!那个小贱人能自杀博取同情,我不怕死,我真死给你们看!”

“那就告诉她,演戏演得真一点,对自己下手狠一点,别到时候又成了一桩笑话!”傅少卿冷漠的说完,就结束通话。

“夫人,少爷挂断电话了。”打电话的佣人拿着手机,有些害怕的看着拿着水果刀对着自己手腕不断挥舞,但是没有一刀真正下去的梁桂芬说。

“你个没用的东西,你就不会告诉少爷,说我大出血已经快不行了吗?”梁桂芬看着佣人破口大骂。

“哦哦哦,是是是!”佣人害怕的又开始拨打傅少卿的手机,只是电话响了一遍遍,那边却没人应答,最后直接传来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

“夫人,少爷手机关机了!”佣人哭丧着脸说。

“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给我滚!”梁桂芬气的一把将水果刀朝佣人丢过去,直接把佣人吓傻了,好在她准头不行,没有扎到人。

佣人惊悸之余,听到梁桂芬让她滚,赶紧跑了出去,她要马上辞职,这家待遇再好,也做不下去了。

“滚!都给我滚!都滚出去!”梁桂芬见佣人避自己如蛇蝎,气的对着客厅里的佣人大吼,吓得其他人也赶紧的都跑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梁桂芬一个人,她气急败坏的将茶几上的一个茶壶丢到地上砸了个粉碎,然后累的歪倒在沙发上直喘粗气。

少卿这次真的不管她了!她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知道过了多久,客厅里想起嘈杂的脚步声,梁桂芬没好气的顺手抓起茶几上一个茶杯朝声音来源处砸了过去:呵斥道:“不是说让你们滚吗?谁准你们进来的!”

“梁女士,我们是市南区警局的,现在接到电话举报你涉嫌污蔑她人,侵犯她人名誉权以及有家暴行为,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现在带你回警局调查,当然了,你要是不配合,顺便可以再加上一条——袭警!”

------题外话------

二更有点卡,主要是写不了虐,虽然只是假虐,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