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62章 打完今年最后一炮

莫向南是在第二天中午醒来的,医生为他做了一系列检查之后,便将他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VIP病房,全家人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此时,距离大年三十还有两天,莫向北带着安夕颜和小宝搬回了老宅,莫向东也带着妻儿从京城回来了。

家里一直沉重的氛围这才因为新年的到来和莫向南的好转渐渐缓和起来,老爷子和老太太的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瞬。

又过了两天,也就是大年三十这一天,征求了医生的意见和莫向南的自身情况,他被允许可以出院待在家里养伤,每天会医生亲自上、门为他做两个小时的治疗,这对于全家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年三十的一大早,莫向北和莫向西一起去了医院,接回了莫向南和温心然,虽然因受伤变得很虚弱,但好在伤口在慢慢地愈合,完全康复只是时间的问题鱿。

温心然一直陪在莫向南身边,唇角一直噙着笑,她将自己全部的耐心、细心和温柔都倾注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而被她无微不至照顾着的莫向南,似乎是回归了两人认识的最初,眼里和心底都装不下别人,只有温心然。

家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两人回归的感情,都为他们感到高兴,其中最高兴的要数莫小曦,她一直不停地在顾天弈耳边一遍遍的说,“我还有家,我的爸爸依旧深爱着我的妈妈,我的妈妈也同样深爱着我的爸爸!”

“嗯,他们彼此相爱,不管是曾经、现在还是未来!”

“那我们呢?”

“我还不够爱你?”

“不够,顾天弈,我要你更爱我!”

“好!”

……

家里的佣人都回家过年了,年夜饭的任务自然就落在安夕颜的身上。

南城的风俗,年三十的早上必须吃面,安夕颜将闹钟定在五点,想着起得早点,全家这么多人,她要多做几种口味的面,大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闹钟响的时候,她正在做梦,梦见正在新加坡吃辣椒螃蟹,眼瞅着螃蟹就要吃到嘴了,闹铃突然响了。

她十分不情愿地伸手使劲拍了一下响个不停的闹铃,然后翻了个身,直接偎进身边一抹温暖的所在,正准备再次沉入梦乡,突然想起她今天是全家人的厨娘,肩负着全家的吃喝偷懒马虎不得,立马吓得睁开了眼睛。

看了眼身边依旧熟睡的莫向北,她不想弄醒他,便悄悄地起身,刚想下床,一只健壮的胳膊袭来,直接圈住了她纤细的小蛮腰,下一秒,她又跌回了他的怀里。

随即他就翻身而上,压住了她。

伸手轻轻推他,刚睡醒的声音又软又糯,“我要起床了,不然一会儿全家人都起来了,我早饭还没做,会丢死人的。”

莫向北将脸深深地埋在她脖颈间,“还早。”

随着他说话,炙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脖子间,那里是她敏感地带,又酥又痒,惹得她不停地缩脖子,一边躲着他的呼吸一边小声说,“不早了,都五点了,我得起来做手擀面,还得再熬一锅浓汤,昨晚熬的那锅牛骨汤,我害怕不够……”

她说话的时候,莫向北的大手已经挑开了她的睡衣,此时正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上……

安夕颜无奈地握住他为非作歹的大手,娇嗔地说,“别闹,真的没时间。”

莫向北终于将头从他脖颈间抬起来,深邃的眼眸缓缓睁开,散发着慵懒的光,“我做事从来都是从一而终,今年的最后一炮,我非打不可。”

在床上,他说话一向都粗俗,所谓近墨者黑,现在的安夕颜根本不需要仔细去想就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当下,小脸一红,羞得她抬手就捶了他一下,“什么最后一炮?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莫向北低头,一边轻啄着她娇嫩的唇角,一边低低地说,“你是我的阵地,我是你的长枪大炮,只有我才拥有朝你打P的权利!”

“我表示抗议和反对,我这块阵地今天想休息,你必须得停炮!”

“最后一炮必须得打!”

“没时间!”

“一炮很快,我争取速战速决!”

知道让他停炮是不可能的事,在他狂热在

她身上点火的时候,安夕颜也没闲着,直接拔了他的衣服,然后一个翻身就压了上去。

她如女王一般将他压住,羞红着脸撂下狠话,“阵地不服,要反、攻,大炮你给我老实点,听我指挥。”

被她压着的男人,唇角斜勾着,一双黑眸间满是狂热的欲W,“我期待你的反、攻!”

接下来的时间,阵地极尽所能反、攻着大炮,将自己身上的性感和妖媚散发得淋漓精致,大炮一个不小心就缴了弹,看着阵地得逞的逃进浴室,大炮将牙咬得咯吱响。

靠!

今年的最后一炮,他竟然打失了水准,前后不超过二十分钟,是整整一年的最低值。

但转念一想,夜晚还有机会,他一定要将丢失的颜面找回来,不打得‘阵地’哭爹喊娘,他就不是长枪钢炮。

……

在她进厨房没多久,莫向北也随后就走了进来,原本是想帮忙,但被安夕颜嫌弃碍事,他索性换了运动服去了健身房。

从五点半到七点,整整一个半小时,安夕颜一刻没停,从擀面到配料都是她一人。

当她将所有的配料和配菜端上餐桌,大嫂李文静走了进来,看到她将早餐都准备好了,觉得很惭愧,“夕颜,辛苦了,我应该早点下来帮你的……”

“大嫂,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我也就是会做点饭,其余的,想帮也帮不上忙。”

两人又聊了会儿天,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进了餐厅,安夕颜麻利地下了手擀面,配上大骨汤装碗,除了老人和小孩之外,所有人都来帮忙,一会儿的工夫,所有人全部坐上了桌。

所有人都对安夕颜的手擀面赞不绝口,就连一向不爱吃面的老爷子也难得地开了尊口,“全家也只有你做出来的东西还能吃。”

不错,这就是夸赞!

虽然听起来不那么顺耳,但一般人想得到他这么一句话,难于上青天。

一旁的老太太不乐意了,“你的意思是说,我做的饭就不能吃了?”

老爷子看她一眼,给她夹了块牛肉,“好好吃饭,怎么还跟孩子争起来了。”

“哼哼,我就看不惯你这副口是心非的样,明明就好吃得不得了,却偏偏表现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

说不过她,老爷子索性不理她。

老太太说完了老爷子,又开始瞄准了身边坐着的三个儿子,“你们兄弟四个,都随了你爸别扭的性子,都闷S得很!”

好好吃着饭,莫名躺枪,兄弟三人很无辜。

莫向西看了老太太一样,哀嚎一声,“娘耶,你今早是不是忘了吃药了?”

“呸呸呸,大过年的,提什么药不吉利。”人越老就越讲究,特别是新年里,一些字眼特别忌讳,就连小宝都被叮嘱了好几天。

“OK,我吃面。”莫向西举手投降,他真是败给了老太太。

而这时,莫向北抬头看向老太太,风轻云淡地开了口,“不能光说缺点,我们兄弟四个也随了老头的优点。”

众人一听,都将目光看向他,特别是莫立国,莫向北的话让他十分感兴趣,“你说来听听,继承了我哪些优点?”

老太太嗤笑一声,“你爸有优点?我怎么不知道。”

莫向北一把勾住了安夕颜的肩膀,轻勾唇瓣,缓缓道来,“疼媳妇。”

众人安静了半秒之后,紧接着响起此起彼伏的呕吐声,莫小宝最是夸张,一边装吐一边大叫着,“莫老三好不要脸,这样不靠谱的话都说得出来。”

莫家长孙,也就是莫向东的儿子莫季,(原名莫小季,上了高中之后觉得名字太幼稚,便自己改成莫季。)立马为小宝点赞,“三叔,这话要是从我四叔嘴里说出来,我倒觉得没不夸张,但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当然怪!”莫小曦一边‘哧溜’吃着面条一边说,“一个傲娇的男人平白无故说出这样肉麻兮兮的话,只有一个可能性。”

“什么?”

“被雷给劈了!”

“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

一顿早饭,大家吃得不仅肚儿圆

,更是心情愉悦。

早饭过后,莫向北和莫向西就去医院准备接回莫向南,安夕颜则开车去了菜市场,买了最新鲜的蔬菜和瓜果,在路过一家花店时,她停了车,走了进去。

温心然最喜欢雏菊,想着他们今天就要搬回家来,便给她买了一束粉红色的小雏菊,然后又给李文静买了一束娇艳的玫瑰,本想给自己买一束栀子的,但花店里没有,最后,她选了一束蓝色蔷薇搭配满天星,同样好看到不行。

正在付款,却听见有人叫她,很熟悉的嗓音。

转身回头,当看到朝她缓步走来的陆立擎时,安夕颜微微有些愣神。

大概有四五个月的时间不曾遇见过他,再次,安夕颜有些恍惚,就像两人的上次见面是件非常久远的事。

她愣神之际,陆立擎已经走到她的面前,西装革履,依旧是温润儒雅俊逸非凡。

“颜颜,好久不见,你过得可好?”

陆立擎毫不避讳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觉得她似乎变了样,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安夕颜回神,立马笑得很开心,“师兄,我很好,你呢?”

听到她过得好,他应该开心不是么?

可为何,胸口处闷闷得让他几乎窒息。

她最终是将他全部抛弃,以至于他依旧站在原地等待,而她早已跑得没了踪影。

很想就这样不顾一切地带走她,但他却不敢贸然行动,因为莫向北的强大得让他不得不有所顾忌。

佯装风轻云淡的点头,“我也很好。”

“那就好。”安夕颜笑得开心,“我希望我们都能幸福快乐。”

陆立擎不想和她讨论‘好与不好’的话题,看了眼她放在一旁的花束,问,“都是你买的?”

“是啊,好不好看?”

陆立擎看了几眼,没回她的话,而是问道,“怎么没买你最喜欢的栀子?”

“这家店没有,我买了一束满天星,也很好看呢。”

陆立擎看她一眼,“等着,我刚好买了一束,拿给你。”说完,他抬脚出了花店,安夕颜想叫住他,他已经推门走了出去。

片刻后,陆立擎又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束包装得很精美的栀子花,递到安夕颜面前,笑着说,“送给我的颜颜,就当是我给你的新年礼物。”

安夕颜迟迟没接,“师兄,这栀子你是不是要送给别人的?现在送了我,会不会不太好?”

“颜颜,才几个月不见,你这是和我生分了吗?”

陆立擎的话,透着几分伤感和失望,如同有一根弦扯动了安夕颜的心房,让她有些难受。

立马伸手接过花束,“师兄,就算是几年不见,我又怎么会和你生分?花我收下了,谢谢师兄。”

陆立擎深深地凝着她,“颜颜,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啊~”安夕颜有些愣,“师兄,你……”

“没事。”陆立擎抬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满眼宠溺,“买好了吗?走吧。”

“哦。”

陆立擎将花束送到她车上,然后说,“年后有时间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安夕颜犹豫了一下,“吃饭吗?”

她的犹豫惹得陆立擎有些不满,“怎么?还没嫁给他,就被他管得死死的,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

“不是的。”安夕颜想解释,话到了嘴边却咽了下去,犹豫了下,便答应了下来,“好,师兄你定时间,然后给我打电、话。”

见她最终是答应下来,陆立擎脸上的表情立马多云转晴,“好。”

“那我走了。”安夕颜拉开车门,正要上车,却被陆立擎突然一把抱进怀里,她第一时间就是想挣脱,陆立擎却一把

将她紧紧摁住,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带着点祈求的味道,“颜颜,这个拥抱就算是你给我的新年礼物,不会这么小气吧?”

安夕颜还是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抬头看向陆立擎,秀眉微皱,“师兄,这样不太好。”

陆立擎明显有些

受伤,神情低落,“颜颜,你在害怕什么?你是害怕他知道?”

安夕颜摇头,“我只是觉得,既然咱们已经分手了,就不能再这样。”

“颜颜……”

“好了师兄,我得回去了,新年快乐,再见。”

安夕颜快速上了车子,关上车门之后,她快速启动了车子,然后迅速驶离了原地。

看着她慌乱的逃走,陆立擎久久站在原地未动,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伸手拿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没有立即接听,而是上了车子后这才接了起来,“怎么样?”

“拍得很清楚,各个角度,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很好,酬金我一会儿打给你,有需要我会再和你联系!”收起手机,陆立擎并没有立即启动车子离开,而是点燃了一支烟,看着安夕颜离去的方向,眼眸深深,在烟雾缭绕之间,让人无法看清他眸底的真实情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