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1:风波再起,楚思雨死了?!

“发生了什么事?”沈佳人心里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像是要回应她这种预感似的,门铃声响了起来,门口有些嘈杂。

厉墨成也听到了门铃声,急切的说:“小兔子,千万别开门。”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沈佳人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到外面呼呼啦啦的几折一大群记者,堵在走廊里水泄不通,脸色难看起来。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已经在解决了,你放心,很快会没事的。”厉墨成听出沈佳人语气不对,立刻安抚着。

“厉墨成,总要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是我没有能力解决,但是至少不会无形中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来给你添乱,我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你也可以觉得我说这些是不自量力,但是这件事关系到我,我有权利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沈佳人认真的说。

她一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有几斤几两,她也清楚的很,不会做一些无谓的去逞强的事。但是这不代表,她要一直躲在厉墨成的羽翼之下,守着那方天地,对外面的危险不闻不问。甚至连这个男人在背后替她都做了些什么,她也不知道。

忽然想起小时候,和爸爸相处的情形,那时候她觉得爸爸简直厉害的无所不能,是自己心目中的超级英雄,有一次,她被训练的特别累了,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眼泪汪汪的抱怨:“爸爸,我不想学这些了,学的再多,也没有你厉害。”

就算自己再刻苦,也还是这么的不堪一击,被爸爸一招打倒。

爸爸走过来,像是拎小鸡似的将她从地上拎起来抱在怀里,说:“佳人,任何人的成长都需要一个过程,这世界上没有天才,没有一蹴而就的事,要想变得跟爸爸一样厉害,只能靠自己的刻苦与毅力,坚持不懈的努力,爸爸也是从你这个时候,一点点变得强大起来的。”

“爸爸也曾经像我这样,被人一招打倒吗?”她不相信,爸爸明明这么厉害。

“是的。”爸爸摸了摸她的头,目光有些悠远:“不是爸爸太强了,而是你现在太弱了。佳人,你要快点长大。”

那时候,沈佳人还不能理解,为什么爸爸总是会时不时的跟她说,盼望她快点长大的话,但是现在再回想起来,分明是那个时候,爸爸已经预料到一些什么,所以,一直督促她,想要教给她更多,可惜的是,她还来不及长大,原本的幸福,就被那一场车祸粉碎。

而只学了一点点皮毛的她,带着弟弟流浪在外面讨生活,每天为了温饱奔波,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医治弟弟的病上,以前学的那些,甚至连点皮毛都没剩下了。

如果,她当时能坚持下来,就算没有爸爸厉害,但是对付一般的绑匪的话,还是不成问题的,也不会像上次那样,差点被……

电话那边的厉墨成不过是沉默了一会,沈佳人的脑子里却已经想了很多。

“我只是不想这些事影响到你的心情。”厉墨成的语气有些复杂,他知道小兔子虽然倔强,但是做事却很有分寸,就像她刚才说的那些话一样,分寸拿捏的让他难以拒绝。

“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厉墨成,你现在告诉我,总比等下我从其它渠道知道的要好些,你觉得那些想要对付我的人,闹得这么大,会让我安安稳稳的什么都不知道吗?”沈佳人冷笑,对方这么煞费苦心,惊动了这么多记者在她家门口蹲点,又怎会让她清闲度日?

“网上不知道是谁散播了一些视频跟照片,我已经在找人处理了。”厉墨成隐晦的说。

“不雅照?”沈佳人问,然后走到书房里去,一边打开笔记本,一边问:“上次那人不是特别厉害吗?你让他删了不就行了?”

之前他们对付楚思雨的时候,楚家人找人删了照片视频,但是厉墨成这个黑心的家伙,找了一个电脑高手,楚家人删一条,他们马上还原数据并且多发一条相关视频,弄得楚家焦头烂额,半点脾气都没有,最好找好龟缩起来,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次的有点麻烦。”沈佳人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件事,厉墨成的脸色就变得黑沉下来。他能告诉小兔子,他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吗?

这次的视频事件,他一发现,就找人删除了,可是删除之后却发现,幕后的人竟然无耻的复制了他上次的手段,他这边删除一条,那边就变本加厉的多上传两条上来,当然了,其中有些根本就是PS出来的,但是,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照片是真是假已经没有太多人去关注了,大家都将八卦的焦点放在了沈佳人的身上,没有人去在意真假。

“竟然还有厉*oss你搞不定的麻烦?”沈佳人一边等电脑开机,一边打趣着说:“还以为,你厉*oss是无所不能的呢!”

“我不是神,不过我不会让你被人欺负!”厉墨成听了沈佳人的话,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倒不是因为沈佳人的调侃,而是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很——没用。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神。不过,我现在也不是以前的那只软柿子,人人揉捏。”沈佳人看着充斥着整个电脑屏幕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与文字,冷声说道。

“就不该告诉你。”厉墨成听到沈佳人的声音有异,叹了一口气说。

“这种事,你瞒不住也不该瞒我。早知道比晚知道好。”沈佳人的声音仍旧很冷,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竟然能好脾气的看着电脑上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还能跟厉墨成好好的通电话,而是没有气的将电脑摔在地上。

虽然,连她自己也知道电脑上的那些画面很多都是假的,但是明知道是假的,说不生气,也是假的。尤其是看到网上纳西照片,不知道是把哪一个A片的女优脸给PS成了自己的,那么银狼的模样,看的她都恶心不已。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厉墨成安慰着沈佳人说。

“有锁定的目标了吗?”沈佳人深吸一口气,问道。

“散布这些照片的目标一直在追踪。”

“现实中的呢?”沈佳人又拖动了一下鼠标,目光停留在一张照片上,眸色一深。

“还在查,对方这次的手段很高明,暂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来。”厉墨成揉了揉眉心,“楚思雨在监狱里畏罪自杀了。”

“死了?”沈佳人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她会这么轻易的选择结束自己的性命?”

楚思雨那种人,明明就是有很强的忍耐力,不然也不会伪装了这么多年,把傅少卿玩弄于鼓掌之中。现在厉墨成说楚思雨死了,她觉得这简直是在说笑。

楚思雨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不报仇雪恨的话,怎么甘心自杀?

“验尸报告上诊断的是自杀。我找人在监狱里好好照顾过她,不过,只是折磨下她为你出出气,倒没有真的要她的命,里面关照她的人,倒是挺多的。”他只是想要楚思雨生不如死的活着,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要她的命,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关照,倒是让楚思雨活的更久一些。

“真是狠心,人家楚思雨可是你的爱慕者。”沈佳人想起楚思雨一直觊觎厉墨成这件事给她下了不少绊子,心里就忍不住酸溜溜的。

“我的爱慕者,只要你一个就够了。”厉*oss十分臭屁的说。

“谁是你的爱慕者了?少臭美了。”沈佳人反驳,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

“现在嘴硬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在床上的时候你一直硬气到底,别每次到最后跟只软脚虾似的睡成只猪,让我一个人不上不下的唱独角戏。”厉墨成颇有些怨怼的说。

“厉墨成,你够了!”沈佳人被戳到痛点,立刻打断厉墨成的话,这个家伙总是爱说些荤话,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记占她便宜。

“好了,晚上回家再跟你扯淡,你今天乖乖的在家,不准出门,还有,要记得按时吃饭,知不知道?”厉墨成听沈佳人那边又恢复了以往的状态,也不再调戏这只小兔子了,临挂电话前还不放心的嘱咐。

“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放心吧,我没事。”沈佳人给了厉墨成一个保证后,挂断电话。

这种事情,她真的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只不过是,没有这次这样轰轰烈烈而已。

刚跟厉墨成结束通话,傅少卿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佳人,你,你现在在哪里?今天公司网络系统瘫痪,正在找技术维修,你不用来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一下,这阶段你工作压力太大了,该适当的放松调节下。”

沈佳人眉头一挑,心里微微一叹,这是多么拙劣的借口?“我在家上网。”

“佳人,你,你没事吧?”傅少卿沉默了一会之后,才担忧的问。

“怎么会没事?我又不是木头人,被人这么诋毁还无动于衷。”沈佳人苦笑。

“我们已经让人在调查了。”傅少卿干干的说,好像除了这句话,他也再说不出什么可以安慰沈佳人的话,其实,他心里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却发现,除了这个,其它的都说不出口。

“嗯,谢谢。”沈佳人客气的道谢。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傅少卿一脸苦涩与失意,他早就预料到沈佳人会像是现在这样疏离。

“哦,对了,楚思雨在狱中畏罪自杀了,你知道吗?”电话两端的人沉默了一会,沈佳人见傅少卿不肯挂电话,于是将从厉墨成那边听来的消息告诉傅少卿。

“没有,她的事,我不想知道。”傅少卿面色一寒,说道。楚思雨死不死的,跟他有什么关系,那个女人做出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来,早就该死了,苟且偷生的活着,有什么意思?

沈佳人这个女人,还真是会在关键的时候破坏气氛,永远懂得怎么打击他!怎么不动声色的提醒他他们之间的距离!怎么将他一次次推得远远的!

“还真是冷漠,好歹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呢。”沈佳人火上浇油的说。

“沈佳人,你不恶心我能死?”是人就都有弱点,傅少卿目前的弱点就是他那段识人不清的过去,沈佳人一脚踩过去,就是一道不堪回首的血痕。

“不能,但是恶心下你,我就觉得心里好受多了。”沈佳人很不厚道的说。

“我跟楚思雨顶多是订婚,而你却是挂着傅少夫人的名衔一年多!”比起嘴毒,傅少卿也不逞多让。

“我们只是挂名夫妻,有名无实,当然比不上你跟楚思雨情谊深厚。”沈佳人不动声色的反击,然后在傅少卿沉默的时候,冷不丁的问:“傅少卿,你说要是这件事背后的黑手有你妈的一份的话,我该怎么办?”

“这怎么可能?我妈哪里有这个本事,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傅少卿想也不想的就否认。

“我只是说如果,假设一下,你懂不懂?”沈佳人一边说,一边将电脑上的那些个照片,挑了一些保存起来。

通过她的目测,这些照片应该是没有被PS过的。

“不会的。”傅少卿嘴上说着否认的话,但是心里却是因为沈佳人的话,泛起惊涛骇浪。

他母亲梁桂芬的确是没有这么大本事,那个钟成坤也没有,但是钟成坤背后的人呢?

他出狱后,专门让人调查过钟成坤这个人,但是他的资料显示,这个人就是个典型的地痞无赖,完全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但是傅少卿知道,这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做了手脚,不然,钟成坤不会一直想要打傅氏股份的主意。

一想到钟成坤跟她母亲梁桂芬有染,傅少卿的脸色就难看几分,他真不明白,他那个人前高贵端庄的母亲,怎么会跟钟成坤那种人牵扯在一起。

“我也希望最好是跟他们没有关系,但是傅少卿,我们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你妈真的牵扯进来,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下手不留情!”沈佳人将电脑上保存的那几张照片放在一个文件里,然后一一对比查看,眼神犀利了起来。

这些照片,原本被穿插在其他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中没有什么,但是单独拿出来一看,就会发现有一个共同点,这个共同点,别人或许不会留意,但是沈佳人作为当事人,却不会这么容易被骗过去。

她找出来的这些照片,每一张都是她在傅家那一年被人陷害或是被人欺负的时候留下来的最狼狈的也最容易让人误会的镜头。

就拿这其中的一张照片说吧,她记得这上面的那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脸部被人虚化了,但是她记得很清楚,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宴会的时候遇到的,当时,她的礼服被人动了手脚,不知道被谁踩了一下裙摆,结果就撕开了一条大口子,露出整个后背,跟快破布似的勉强挂在身上,她当时整个人都有点蒙,反应过来之后就是提着裙摆飞快的跑到僻静的角落藏起来,但是她那晚穿着破碎的礼服根本什么地方也去不了,想离开都不知道怎么离开,后来还是有个男人很绅士的脱掉外套给她披上,才帮她解除了困境。

但是,她原本以为这是一场好心,但是回到家就被梁桂芬将照片甩在脸上,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说她在外面不安分的勾三搭四,连这种货色的男人都能上手。后来她从包贝贝那里得知,当晚送她衣服的那个男人是有名的花花公子,而且是没有节操没有下限,在上流社会风评很不好的那种。

电脑上的这一张张照片,勾起了沈佳人很多不好的回忆,她一张张的仔细看完之后,已经是快中午了,她将笔记本合上,拧了拧眉心,有些莫名的疲惫。

厉墨成的电话再次打过来,沈佳人飞快的接了,原本以为厉墨成会给她带来好消息,谁知道厉墨成避而不谈网上那些照片跟视频的事,只是督促她吃饭。

沈佳人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她是真的有点心慌了的,连厉墨成都搞不定的事,究竟是有多麻烦。

“我知道了,我不会帮助敌人亏待自己,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吃的饱饱的。”沈佳人语气轻松的保证着。也刻意的不去问那些烦心的事。

最终还是厉墨成忍不住,有些郁闷的问:“小兔子,你怎么不问我?”

这只小兔子也太沉得住气了,不知道为什么,厉墨成有些心疼。

“你不想说,应该是还没搞定,问了也是白问,反而让你难堪,何必呢?”沈佳人拿着手机的手一顿,随即说道。

“这么懂事,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好了。我倒是希望你跟我撒撒泼发发脾气什么的,至少让我觉得好受点。”

“我干嘛白费力气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沈佳人听出厉墨成的郁闷,好笑的问。

“也是,是该留着力气,不然晚上又丢我一个人半夜睡不着。”厉墨成突然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邪恶的说,想必是那边现在说话不方便,所以他也有所收敛。

“没听到你说什么!”沈佳人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早就没救了。“厉墨成,这段日子,我们还是少见面为好,我门口的那些记者可不是吃闲饭的,估计这段日子准备把我困死在家里了!”

“不会让你等那么久的。”厉墨成听了沈佳人的话,脸色一黑。小兔子是不是对他的能力很失望?

“不过,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如果你们那边还是没什么进展的话,不如就试试?”沈佳人重新打开电脑,又看了一遍那些照片,说道。

“说来听听?”厉墨成来了兴致,倒是不指望沈佳人说的办法有用,而是为了转移沈佳人的注意力同时,也为沈佳人能在发生了这种事之后,还没有被逼的失态,能在家里冷静的想解决的办法表示欣赏欣慰。

“围魏救赵,你觉得怎么样?”沈佳人问。

“我语文没学好。”厉*oss不解的卖萌。

“我刚才一直在看网上那些照片,然后发现一个问题,你在电脑边上吗?我把照片传给你。”沈佳人边说边动手将照片传给厉墨成。

“这些照片都是真的。”过了一会之后,厉墨成的声音传过来,有些低沉不悦。

倒不是他不相信沈佳人,而是在生气她的小兔子被这么多男人觊觎。

“嗯,是真的。”沈家人点头承认。

“你打算怎么做?”厉墨成问。

“这些照片,我都从梁桂芬那里看到过,你说这会不会是个巧合?”沈佳人嘴角露出一丝冷嘲,就算这真的是一个巧合,她也不打算放过梁桂芬,谁让这个女人作恶多端?

“你是说这次的事,跟梁桂芬有关?”厉墨成的语气有丝凝重,起初,他不是没有怀疑过梁桂芬,但是很快的又否定了,梁桂芬没有这个能力,现在被沈佳人这么一提醒,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想法确实存在漏洞,让人有机可乘。

“应该跟她脱不了干系。”

“你打算怎么做?”厉墨成又问,如果真的是那个女人,他倒是有一笔账要好好跟那个老巫婆算算!

“就像我刚才提到的,围魏救赵,现在我们一时半会也证明不了这件事就是梁桂芬做的,而且就算是证实是她做的,现在对我不利的局面已经造成,想要彻底扭转,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媒体不是想要争夺独家头条吗?不是喜欢八卦揭人*吗?那就让八卦来的更猛烈些吧!”沈佳人坏心的说,心情竟然有点小激动。

“小兔子,你变坏了!”厉墨成很快就明白了沈佳人的意思,面对这么强大的舆论攻势,不管她们再怎么极力否认,民众也不可能很快的接受,如果现在再发生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轰动的大事勾起人们的八卦兴趣的话,那么有关沈佳人的这些八卦,倒是可以不会被一直这么关注了,可以给他们多少赢得一些喘息的机会。

“跟你学坏了!”沈佳人不客气的回击。

“我就喜欢坏坏的!”厉墨成的声音不自觉的又暧昧了起来。

“好了,做事,有什么需要,你可以联系苍海,他那里肯定有你想要的东西。”沈佳人说着就想挂断电话。

刚才觉得没什么食欲,现在忽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小兔子,你这么做,不怕自己的真正身份暴露出来吗?”厉墨成问。

“不怕,你放心吧,梁桂芬就是死,也不会选择公开我的真正身份的。”这一点,沈佳人还是有自信的,梁桂芬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曝出她的身份,她就是再愚蠢,也知道,一旦她的身份曝光,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那就好。等我消息。”厉墨成说完,又嘱咐沈佳人快点吃饭,然后才挂断电话。

沈佳人邪恶的想了下梁桂芬从云端坠落悬崖的惨状,然后哼着歌去做饭去了。

吃完饭,沈佳人继续守在电脑边,随时注意着舆论的动向。

厉墨成的手脚很快,没多久,网上有关梁桂芬的的八卦就像是一场海啸般,再次不容忽视的引发了市民的关注,就连守在沈佳人门外跟楼下的记者,都分出去一拨,去围堵梁桂芬了。

傅少卿跟沈佳人通过电话之后,心里觉得很不踏实,开车回家准备找母亲梁桂芬谈谈。

这段时间来,他对梁桂芬一直很冷落,一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多太忙他无暇顾及,还有就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个给了他生命与耻辱的女人!

“少卿,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在家里看报纸的梁桂芬正高兴呢,看到傅少卿回来之后,脸上的表情都来不及换,极为不自然的开口问。

“妈,我有事情要问你!”傅少卿怎么会没有看到梁桂芬眼底那一抹心虚,心情更加沉重,“你到我书房里来一下。”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这家里就我们娘俩。”梁桂芬嗔怪的看着傅少卿,暗暗的吸一口气。

总是觉得儿子自从监狱里出来之后,对她的越来越不当回事了,谈事情要去书房,书房那种地方,那么肃静,总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谈那个人的事,你确定要在这里?”傅少卿眉心一皱,没有再多跟梁桂芬废话,率先上了楼。

梁桂芬一惊,然后也没说什么,神色有些忐忑的跟着傅少卿进了书房。

刚刚儿子的话,是什么意思?他都知道了?

“少卿,你到底要跟妈说什么,可别再外面听到些空穴来风,捕风捉影的话,就来怀疑自己的亲人。”书房的门关上,还不等傅少卿开口,梁桂芬就先声夺人,为自己开脱。

傅少卿看着心虚的梁桂芬,心中难掩失望,怪不得从小到大,父亲傅易恒就不喜欢他跟母亲亲近,什么事都把他带在身边,起初,他也以为他是怕儿子跟母亲相处的久了,容易变得优柔寡断,没有魄力,但是现在想想,父亲根本是怕他跟着母亲久了,学坏了吧?

“少卿,你到底有什么事?不要这样一直看着妈不说话啊?你这样看着妈,妈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妈心脏不好,你可不要吓唬妈!”梁桂芬被傅少卿看的越发心虚,惴惴不安的问道。

傅少卿仍旧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梁桂芬的眼神,带了失望之色。

“少卿,你是不是想问妈关于今天报纸上的那些事?”傅少卿不说话,梁桂芬受不了的开始自说自话:“妈承认,妈对沈佳人那个女人呢,是有些偏见,可是这次的事真的不是妈做的,妈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啊!再说了,妈不喜欢她,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是不是?你看看她,从小就克死父母双亲,克的弟弟成了智障,嫁进我们家没几天就把你爸爸克死了,她那样的女人,有几个人家敢要?妈对她不待见,也是为了你好,她不管是身份还是样貌,哪点都配不上你!你这么优秀,值得更好的女人!再说了,你看看她嫁进我们家做的那些事,哪一件不是伤风败俗,给你脸上抹黑的?今天报纸上报道的这些事,有些是连妈都不知道的,真是被吓了一大跳,幸好你跟那个女人早就离婚了,不然,这次被她这么一闹,外面的人指不定怎么对我们傅家说三道四呢。”

梁桂芬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为自己开脱却明显的是不打自招的话,发现傅少卿还没有反应,只是看着自己的目光越发的冷了,梁桂芬有些着恼了,生气的问:“少卿,你到底要跟妈说什么?”

“我问过司机,你这几天没怎么出门,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的开销,那么昨天,你账户上转出去二十万,是做什么了?”傅少卿看着梁桂芬要狗急跳墙了,终于开口问道。

“我当是什么事呢!不就是花了二十万吗!你这个孩子,什么时候在一起这种小钱了?那是妈前几天跟方太太他们打麻将,输了钱,那天给她转过去的。”梁桂芬眼睛一闪,不在意的笑着说:“妈知道你最近公司运作出了点问题,需要钱,但是这二十万,是妈之前存的私房钱……”

“方太太?我不知道方太太什么时候交改姓钟了,而且还变性成男人了!”傅少卿不耐烦的打断梁桂芬的话:“那个钟成坤,到底有什么好?竟然让你背叛我爸爸,做出这么寡廉鲜耻的事情来?”

“少卿,你,你到底再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可不要胡说!我跟你钟叔叔清清白白!”梁桂芬结结巴巴的说,心虚的不敢去看傅少卿的眼睛。

“那么我呢?你跟钟成坤清清白白,那么我又是谁?”傅少卿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甩在梁桂芬的面前!

------题外话------

那啥,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谢谢美妞们的祝福,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