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0: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沈佳人回过神来之后,看了一眼厉雪舞离开的方向,发现人早就跑的不见影了,她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厉墨成打电话通知一声呢,却又碰上一个熟人,其实也不算是熟人,但是因为包贝贝的关系跟他有过几面之缘,不过大概,人家不会记得她这种小人物了吧?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包贝贝的小叔,莫远。

莫远给沈佳人的印象好像是永远都这么温和,不过在见识到了莫晨那只笑面虎的功力之后,沈佳人十分自觉地也将莫远归为笑面虎的行列。

“佳人,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莫远看到沈佳人,主动开口笑着打招呼。

“莫叔叔好。”沈佳人没想到莫远竟然记得她,简直有点受宠若惊。

莫远含笑点点头,然后看着沈佳人问:“你自己过来的?”

“没,跟贝贝一起,贝贝说这里的回锅肉特别好吃,就过来尝尝,不过这家餐厅里面规定没桌客人只能点一盘回锅肉,这会贝贝正在里面跟他们抢肉呢!”沈佳人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就说多了,说完还不好意思的对着莫远笑笑,肯定是刚才被厉雪舞撞了一下,大脑出故障了。

“那只小馋虫。”莫远听了沈佳人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让餐厅的人再给你们那边送一份。”

“不用不用,一份就够了,别坏了人家餐厅的规矩。”沈佳人听莫远的口气就知道他跟餐厅的老板认识,但是即便是这样,也不想让人家为难。

“没事,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莫远看着沈佳人,颇有些感慨。

“那,谢谢莫叔叔。不过要是实在为难的话,就不用了,那一份也够解决掉贝贝肚子里的馋虫了。”沈佳人补充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刚才莫远的那句话,有些意有所指,但是看莫远脸上那副永远都温温和和的样子,沈佳人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不过,有回锅肉吃总是好的,刚才她吃了一块,觉得那滋味的确与众不同,看来她们今天有口福了。

“不为难,就当是我为我家的那只小馋虫赔礼道歉了。”莫远摆摆手,然后离开了。

沈佳人看着莫远背影,觉得这个男人给她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味儿。

豪门里竟是奇葩。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佳人把碰到厉雪舞的事情跟厉墨成说了一遍,让厉墨成打电话回去关心下自己的老妈,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谁知道厉墨成却一反常态的说:“她的事,让她自己处理好了。”

“厉墨成,你这还没娶媳妇呢,就忘了老娘了!你赶紧打电话问问,我看你妈今天哭的挺伤心的。”沈佳人不满的推了推厉墨成靠过来的身子,说道。

“老一辈的一些旧事,我们不要管。”厉墨成看沈佳人那副着急的模样,忍不住打趣:“怎么了?还没过门,就开始想要讨好未来婆婆了?”

“去去去,我才没你想的那么无聊呢!”沈佳人被说的不好意思,别扭的提了厉墨成一脚,然后有些担心的问:“厉墨成,你说,你妈会接受我吗?”

这个问题,沈佳人老早就想问厉墨成了,但是却一直没有问出口。

“当然,我妈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再说了,就算是她不喜欢你,为了他的宝贝儿子我,也得喜欢啊!”厉墨成非常自负的说。

“就臭美吧你!”沈佳人被厉墨成的话逗的一乐,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说。

“所以,你要赶紧讨好我,以后有我罩着你,在厉家横着走都没问题!”厉墨成说着,狼爪不老实的伸进沈佳人的衣服里。

“切!谁稀罕讨好你了,我又不是螃蟹,不需要横着走。”沈佳人拍飞厉墨成的狼爪,撇撇嘴说。

“那我讨好你,总成了吧!”厉墨成有点委屈的揉了揉自己的手,做出一副很蛋疼的模样,然后讨好的说:“老婆,天色不晚了,我们拉灯睡觉吧?再聊下去,就是少儿不宜了。”

“那你去客房睡,或是跟佳宇睡一个房间,保证不会有任何少儿不宜的事情发生。”沈佳人憋笑,好心的建议着。

“不行,好久没吃肉了,你今天去吃回锅肉,我还没吃过,先尝尝什么味儿!”厉墨成说完,霸道的封住了沈佳人的嘴,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这个霸王!

沈佳人用眼神抗议,但是很显然,抗议无效,这段日子,她也总结出一点经验来,厉墨成这个家伙就是个土霸王,如果她乖一点,顺着点他的话,那么他晚上就会少折腾她几次,有的时候还会良心发现,自我检讨下,搂着她盖着棉被纯聊天,要是她负隅顽抗,跟他对着干的话,那第二天骨头准散架。

厉墨成见沈佳人软趴趴的躺在床上,一副恹恹欲睡的模样,忍不住心疼的问:“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傅少卿那个混蛋找你麻烦了?”

“没有,就是觉得累。”沈佳人有气无力的垂下眸子,掩盖住眼中的那一抹调皮的光芒。

“那就睡吧。”厉墨成怜惜的在沈佳人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果然,只是抱着她睡,不再缠着她索欢。

沈佳人窝在厉墨成的怀里,听着他咚咚咚的心跳声,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计谋得逞的笑容。

其实,土霸王还是很好糊弄的,她真的就是随便发挥下小演技,博取下同情,就过关了。哈哈!

“小兔子,你讨不讨厌别人骗你?”

头顶上突然想起厉墨成的声音,沈佳人心里一沉,不自觉的想到了厉家人身上。

“特别讨厌。”沈佳人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要是被自己喜欢的人欺骗呢?你会怎么做?”厉墨成语气有些沉重。

沈佳人的心情也沉重起来,她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找机会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些狠话的时候,沈佳人的眼睛有点灼热,有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她生怕厉墨成接下来说的,就是她心底想的那样。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有点太过了,但是绝对不会原谅她,对不对?”厉墨成皱眉皱眉头,语气中带着点儿小心翼翼的刺探。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沈佳人突然觉得鼻子里酸酸的,她将脸紧紧贴在厉墨成的胸前,贪恋的深吸一口气,心里却是异常的难受,她感觉自己要失去这个男人了。

“真的不可原谅?”厉墨成又问,眼底飞快的略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绝不——原谅!”沈佳人斩钉截铁的说。虽然只是短短的四个字,但是沈佳人觉得自己已经用尽全力。

“同感!绝不原谅!”厉墨成突然语气一变,然后在沈佳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翻身压住沈佳人,低头俯视着沈佳人的眼睛说:“小兔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嗯?”

沈佳人来不及躲闪,一双微红的眼睛暴露在厉墨成的视线中,她尴尬的闭上眼,生气的问:“谁骗你了?厉墨成,你不要给我乱扣罪名。”

“没有?刚刚也不知道是谁故意假装很累的样子,来博取同情!”厉墨成皱眉:“我被你骗的好惨!”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不说话。

“而且,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被骗了!”厉墨成低头逼视着沈佳人的眼睛:“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所以,所以,你刚才说那么多,就是因为,因为这个?”沈佳人看着厉墨成问,悬着的心回到了实处,不知道怎么的,里面却烧起一把熊熊大火。

“不然呢?还有什么?”厉墨成佯装不解。心里却十分开心,原来小兔子比他想象的更在意他,原谅他刚刚的恶劣,他其实有的时候,也需要一点点试探来肯定自己,因为小兔子拒绝他的次数太多了,在她的面前,他的魅力早已经被打击的七零八落。

“厉墨成,你竟然还敢给我装傻!我咬死你这个混蛋!”沈佳人怒吼一声,然后勾住厉墨成的脖子,不客气的咬了上去。

这个混蛋,真是恶劣到家了,刚才,害得她那么伤心,竟然全都是试探她的!

难道她沈佳人就这么不被信任?

“嗯~”虽然小兔子咬的很用力,但是厉墨成却没有呼痛,而是迅速无比的将小兔子给剥光,先吃饱了再说。

房间里的激情,浓烈似火。

临近年关,沈佳人也比往常忙碌一些,但是闲暇之余,她有点盼望新年快点到来。

今年对于她跟弟弟佳宇,是不同的。

自从父母去世,她跟佳宇两个相依为命,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饥饱线上挣扎,后来就算自己有了稳定的工作,条件好转了一些,但是一到过年过节的,仍旧避免不了会觉得孤单。

每逢佳节倍思亲,一到过年的时候,她跟弟弟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小时候,然后两个人在家里,哭哭笑笑,完全没有过节的气氛。

今年,会有些不一样吧?

厉墨成说要带他跟佳宇,回家过年。

回家啊……这样的词儿,听起来都倍觉温暖。

“佳人,今年来傅宅过年吗?”傅少卿汇报完工作,发现沈佳人今天一直在走神,脸上还带着几分迷离的笑意,他心里像是被什么给蛰了一下,忍不住开口打断沈佳人。

“为什么要回傅宅?”沈佳人回过神来,不解的看着傅少卿。

“那里,毕竟是你的家。”傅少卿有些牵强的开口,在提到家这个字的时候,心里充满苦涩。

如果他没有做过哪些错事该有多好?他跟佳人没有离婚的话,现在孩子都该有了吧?他记得傅家有次举办宴会,沈佳人不知道为什么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喝醉了,当人都走了,他找到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醉的神志不清了,搂着他的脖子一直嚷嚷着说要给他生猴子,还说一个不够,要很多很多个,让家里每天都热热闹闹的,可惜,人生从来没有如果。他那个时候根本好坏不分,被一些假象眯了眼,生生的将她推出自己的怀抱。

傅少卿脑子里不禁开始想象家里多出很多个孩子的景象,嘴角露出笑意。

沈佳人看着傅少卿心里打了个冷战,这个家伙不知道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猥琐。

“一个亲人都没有的地方可以称之为家?”沈佳人讽刺的笑了笑,说道:“我不会去傅宅,那里面有我这辈子最不愿意想起的回忆。”

嫁进傅家那一年,她受的冷眼嘲讽暗算污蔑已经够多的了,这些还是其次,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初梁桂芬害她在宴会上出丑,指着狼狈的她不屑的对别人说:“这只是傅家一个不知好歹的下人。”

她这样的身份,是入不了傅宅那样高贵的门厅的。

“佳人,我妈她现在对自己过去所做的那些错事十分后悔,你能不能给她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傅少卿没想到沈佳人竟然是这么排斥痛恨回到傅宅,有些黯然的说。

“不能!”沈佳人一口回绝,然后看着傅少卿说:“傅少卿,你是不是把我的身份跟你妈说了?”

“没有!”傅少卿连忙回答,“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在她面前乱说,你也知道,我妈,我妈那个人,靠不住……”这还是自从他经历过牢狱之灾之后,第一次在沈佳人面前提起梁桂芬,一想到这个女人,傅少卿就觉得羞耻,简直无地自容。

“算了,上一辈的恩怨,我也不想搀和,活在当下吧。”沈佳人跟傅少卿一样,现在也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是傅易恒的事实,再多的荣华富贵又怎么样?还不都是没有感情的金钱堆砌起来的,她小的时候,家庭只算小康,但是但是父母恩爱,家人和睦美满,比傅家人活的幸福多了。

“那佳人,你是不是原谅我妈了?”傅少卿带着希冀问。

沈佳人冷冷一笑:“傅少卿,我没有那么好的胸襟,我不想搀和上一辈的恩怨,不代表我过去受的伤害就会这么一笔勾销,我不会忘记当初你妈是怎么对我的,现在不过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对她网开一面而已,如果,她敢再次惹到我头上,那就新帐旧账一起算,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我知道。”傅少卿叹一口气说,他不喜欢沈佳人的直白,但是又有些欣慰与沈佳人肯对他这么直白。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怪只能怪当初他母亲做的太过火了,从监狱里出来之后,他让人专门调查了沈佳人当初那一年在傅家所发生的一切,几乎每一件都有她母亲的身影在里面。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沈佳人看了傅少卿一眼,没再说什么,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话说梁桂芬这阶段确实是老实了很多,傅少卿出狱后,对她看得特别紧,本来她心里就有鬼,所以每次都不敢正视傅少卿的目光,脾气都收敛了很多,至少在傅少卿的面前是这样。

好在钟成坤这段日子也消停了,没有再来找他打电话要钱或是提傅氏股份的事,她在家里除了要看儿子脸色外,还是过得比较滋润的。

“梁阿姨,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正在做美容的梁桂芬,突然听到一声热切的招呼,她抬头一看,立刻满面笑容的回应:“是宁馨啊,你怎么也在这家做美容?”

“没有,梁阿姨,我是陪我妈来的,这来一次要好几个小时呢,我怕她一个人太无聊了,就来陪陪她。”宁馨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笑着说。

“真是个孝顺的孩子,你妈真有福气。”梁桂芬仔细打量着宁馨,说道。

她就说这小丫头细皮嫩肉的长得这么水灵,哪里需要到这种地方来,原来是来陪妈妈的。

还是生个女儿好啊,生个儿子就知道整天忙事业,哪里能有女人这么贴心。

宁馨被梁桂芬看的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喊了她一声:“梁阿姨?你先忙着,我去找我妈妈了。”

“啊,馨馨啊,你以后有时间多去阿姨家里走动走动,少卿现在忙得整天早出晚归的,丢下阿姨一个老婆子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梁桂芬有些不舍的看着宁馨说。

“梁阿姨还这么年轻,走出去就像我的姐姐一样,哪里老了?”宁馨不赞同的说,面上带着几分古灵精怪,但是没有讨好的意思。

“你这个丫头,就会说话哄我开心。”梁桂芬被宁馨夸的心花怒放,越发的跟宁馨亲近起来:“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下午来阿姨家,阿姨做你最喜欢吃的软糯高给你。”

“梁阿姨,连你也知道我喜欢吃那个了,真是丢死人了,现在是不是没有人不知道我是个吃货了?”宁馨不好意思的捂着脸说。

“怕什么,谁敢笑话你,能吃是福气!”梁桂芬嗔怪的说,然后看着宁馨越看越入眼。

宁家家世不错,而且早就听说宁馨喜欢他们家少卿,这两个人要是能在一起,简直就是珠联璧合。

心里有了撮合的意思,梁桂芬对宁馨就越发的热情了,只不过宁馨有些矜持,但是最后还是同意明天会到傅家去玩。

看着宁馨离开,梁桂芬脸上的笑容都没散去过,晚上傅少卿下班回来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跟傅少卿说了,还说让傅少卿明天哪里也别去,就在家里接待客人。

“明天我上班。”傅少卿不耐烦的说。

“明天周末,还上什么班?”梁桂芬一听就不乐意了,她这么极力的撮合儿子跟宁馨的事,还不是为了他好,没想到这儿子却这么的不领情!

“加班。”傅少卿冷冷的说。

“少卿,不是妈说你,你这样天天上班,连个休息日都没有,会把身体熬坏的,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考虑下个人的婚姻问题了,早点有个孩子,家里热闹些不说,日后也能快点帮你分担身上的担子不是?”见傅少卿不说话,梁桂芬以为他同意了,然后喜滋滋的吩咐厨房去准备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傅少卿拿起公文包去上班,刚走到门口,就被梁桂芬跑过来给拦住了,“少卿,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在家里招待客人的吗?”

“你自己招待就好了,愿意招待谁就招待谁,我还要上班。”傅少卿不耐烦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这是,妈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你好?”梁桂芬难受的又开始眼泪汪汪的了,“你爸走了,你说我里里外外的操持这个家容易嘛我?”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为了谁,但是我知道,要是我不去上班,不去赚钱,你就没这么多钱在家里铺张浪费的宴请客人!”傅少卿说完,看了一眼家里一晚上按照梁桂芬的要求布置起来的客厅,嘲讽的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梁桂芬看着傅少卿的背影,火大的说了一句:“真是不识好人心!”

傅少卿没有理会梁桂芬的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想起自己第一次跟楚思雨那个女人见面,也是因为母亲的有意牵线,如今,他的人生再也不要受任何人的左右。

宁馨来到傅家,没有看到傅少卿有些失落,而且恰到好处的把这些失落表现了出来,这让梁桂芬心里想要跟宁家联姻的想法又深了一层,所以,在宁馨说要上楼参观一下傅少卿的卧室的时候,梁桂芬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而且十分热心的做向导,领着宁馨进了傅少卿的卧室。

“少卿哥哥的卧室装修的好友品味啊,果然不愧是做设计的。”宁馨第一次进傅少卿的卧室,心情不免有些激动,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咦,少卿哥哥还会画画啊,让我看看,这画的是谁?”宁馨在看到与卧室相连的书房的书桌上有几张素描的时候,忍不住走过去拿起来。

“少卿那个孩子啊,不是我夸自夸,从小就多才多艺的,这画素描算什么……”梁桂芬自吹自擂的话在看到素描上的那个女人的时候,戛然而止,片刻后,生气的走上前,将桌上的那一叠素描纸拿起来,发现上面全都是一个人,这个人她也不陌生。

沈佳人!

“这是怎么回事?”梁桂芬将那一叠素描纸拍在桌上,生气的说:“这个扫把星,又来缠着我们家少卿了,怪不得我觉得最近做什么都不顺心,少卿也对我冷淡了很多,原来都是小人在作怪!”

“梁阿姨,我听说沈佳人又回傅氏上班去了,而且还坐上了设计总监的位置,听说她挺有本事的,一会去就把明诚的合作案又签下来了,帮了不少的忙,傅氏这次能这么快的在这场风波中平稳下来,多亏由她,少卿哥哥对她特别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宁馨有些黯然的看着桌上的素描开口。

“她一个乡下野丫头,能有什么本事?还不是整天勾三搭四的用些狐媚手段!”梁桂芬现在正在气头上,听宁馨说沈佳人的好话,火气更大了。

“不行,我不能让那个女人再靠近少卿,有她在,少卿早晚要吃亏的!”梁桂芬眼里划过一道狠色。

“梁阿姨,还是算了吧,听说她现在跟厉大少走的很近,我听朋友们在圈子里说,厉大少对她宝贝的很,她现在也跟变了个人似的,飞扬跋扈的,这种人还是不要去招惹好了,免得惹一身麻烦。”宁馨温柔的劝说着梁桂芬说:“听说,她很快要嫁进厉家了,到时候有了靠山,我们那里能得罪的起。”

“哼!我就不相信厉家人会要这么一个不知检点的扫把星回去!”梁桂芬听了宁馨的劝说,不但没有消火,反而更加容不下沈佳人了。

她早就知道沈佳人那个女人一天不除掉,迟早就是个祸害,趁着她没有攀附上厉家之前,要赶紧做点什么,不然就像宁馨所说的,真的让她得了厉家这么个大靠山,那么以后想要对付她就难上加难了。

“厉家人应该不知道这些吧,我听说厉大少对她宝贝的紧,上次她跟朋友去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不知道怎么走丢了,结果厉大少竟然让军队把我们家给包围起来了,把我们都吓坏了!”宁馨有些怕怕的说:“那次,少卿哥哥也在,他没有跟你说吗?”

“没有,那个孩子现在变得什么都不爱说了,以前他对我不是这样的,肯定是沈佳人那个小人再作祟!”梁桂芬想起傅少卿最近对她的态度,就特别来气,将一切的原因都算在了沈佳人的身上。

“其实,少卿哥哥可能是被楚思雨打击的太狠了,所以又回想起沈佳人的好来了吧?觉得对她有愧疚什么的。不然,也不会给她买了房子升了职,还派专门的司机接送她上下班。”宁馨似乎是在安慰着梁桂芬。

“你说什么?”宁馨的话一说完,梁桂茹就尖叫起来,“你说少卿给她买了房子升了职,还派专门的司机接送她上下班?”

“梁阿姨,难道你不知道?”宁馨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梁桂茹,然后慌忙掩饰:“梁阿姨,我什么都没说。”

“你这个孩子!”梁桂芬也因为刚刚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平静了下语气,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少卿知道你告诉我这些的,我知道你心里有少卿,巴望着你们两个能好上呢。”

“谢谢梁阿姨,我真的不知道你不清楚这些,我可不想让少卿哥哥认为,我在挑拨你们母子的感情。”宁馨担忧的说。

“好了,没事,我们下去吃饭,软糯糕应该做好了。”梁桂芬看着宁馨有些担忧的脸,拉着她的小手高兴的说。

“嗯,我好像已经闻到香味了。”宁馨调皮的做了个鬼脸,一脸天真的说。

梁桂芬跟宁馨走出傅少卿的卧室,在关门的时候,又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眼中有些狠色一划而过。

一边站在梁桂芬身边的宁馨,看着这样的梁桂芬,嘴角几不可查的一勾。

送走了宁馨之后,梁桂芬就迫不及待回房给钟成坤打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钟成坤那边传来一些个女人的声音,梁桂芬不悦的问:“你在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帮老大看场子!”正抱着一个嫩模翻云覆雨的钟成坤一边示意身下的美女别出声,一边对着电话不客气的说。

他这几天刚好手头紧,这个女人就打电话来了,怪不得他觉得今天神清气爽。

“我让你帮我办一件事。”梁桂芬虽然心里怀疑,但是却没时间深想,就将沈佳人的事说了一遍。

钟成坤一听有钱赚,当即想也没想的就一口答应,尤其是听到梁桂芬说在他账户上打个三十万让他请兄弟们喝酒,更是心花怒放。

挂断电话,身下的小美人不满的抱怨:“坤哥,谁的电话啊?不会是又是那个老女人吧?坤哥,你口味真是重啊!”

“你懂什么!”钟成坤发了狠,动作十分野蛮,弄得小嫩模夸张的哇哇大叫,他心里觉得尤为满足,心想没有那个老女人,你这个小女人会乖乖的躺在我身下?

完事后,钟成坤很大方的给了小嫩模一叠粉钞,小嫩模欢喜的走了,钟成坤就开始张罗起来赚钱的事情来。

梁桂芬那个女人说事成之后还会有三十万进账,有了这笔钱,他又可以逍遥快活好一段日子了。

这一天,跟往常一样,沈佳人一早就接到了厉墨成的电话,每次厉墨成不在她这边留宿的时候,总会一早打电话喊她起床,然后还会说一些不正经的话,调笑到她抓狂了才会放过她。

只是电话一接通,沈佳人听到里面传来的急切的声音,吃了一惊。

“小兔子,今天哪里也不要去,跟佳宇在家老实呆着,谁的电话也不要接,除了我谁敲门也不要开。”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了哦,要回娘家给老爸过生日,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