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9:小心眼的厉大boss(二更)

傅少卿一惊,他猛地坐起来,看着床边站着的带着半张面具的男人,充满戒备。

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又有什么目的?

在监狱里,想要一个人死,太容易了。

傅少卿垂在身侧的手指卷曲的厉害,他看着对方,脑中想着明天新闻的头条会不会出现一条他在狱中畏罪自杀的消息。

“你是谁?报什么恩?”傅少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对方问。

他不记得自己欠过谁什么恩情,大的需要让人追讨到监狱里来。

“先看看这个!”那个人随手丢了一个袋子在他面前。

傅少卿狐疑的接过,里面装的好像是些照片,他脸色一变,“如果你是想要跟我说楚思雨的事,那么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

他今天从楚思雨那里收到的侮辱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另外再来一个人提醒他的曾经的愚蠢。

“先看。”那人声音冷了几分,不难听出里面的嘲弄与不屑。

傅少卿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打开那个袋子,里面的照片,果然是如同他所料想的不堪入目,但是在看到照片上的人的时候,傅少卿只觉得一股气血在心口翻涌,大脑轰鸣,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些照片,说:“这不可能!”

照片上的男人他并不陌生,今天白天他还见过面,当时他还怀疑母亲梁桂芬跟那个男人关系不一般,谁知道竟然会是这么的不堪!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有数。”那人不屑的看了一眼傅少卿,那眼神像是看着一团脏东西,让傅少卿羞愧的无以复加。

这几天在监狱里,他感觉自己真的是从天堂到地狱走了一趟。

“你要我做什么?如果是觊觎我手中的股份,那么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宁可死,也不会把股份卖给楚家人。”傅少卿眼中划过一丝狰狞,他跟楚家,从此势不两立。

当然了,傅少卿之所以会这么说,还有一个原因,他在赌,赌对方不是楚家派来的人,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他欠过楚家什么恩情,倒是欠了傅易恒的养育之恩,可惜的是,恩人已经与世长辞。

不得不说,傅少卿也不是全无用处,至少这次他赌对了。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出去,今天晚上,我来找你的事,你就当没发生过,那些,也当从来没看到过,但是今后,你的命,就卖给傅氏,要是你敢生出二心……”威胁的话,从来不是说的多么耸人听闻才能达到效果,有的时候,点到即止,反而更能让人心生畏惧。

“我知道了,只要我能出去,就算你不说,也会这么做,这是我欠下的。”傅少卿很快的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的男人保证到。

“那就看你表现了。”男人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留下傅少卿在房间里,看着那些代表着耻辱的照片,久久难眠。

怪不得父亲一直不给母亲股份,一点也不让母亲插手公司的事,甚至在弥留之际都不忘记叮嘱他这一点,原来,他早就发现了,只是,他又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将他抚养成人?又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精心栽培他,将一手创办的公司交给他搭理?

想到这些,傅少卿就羞愧难当。

沈佳人睡了一觉起来后,神清气爽,她躺在床上无聊,顺手拿起傅易恒的传记翻看了几页,却返现有一本传记里面记载了傅氏股东们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沈佳人的八卦心思被勾起来了,她细细的将那些文字看了两遍,最后心里都不由自主的佩服傅易恒的心机,当然了,佩服的同时,还有心惊。

傅易恒停留在她脑海中的印象,一直是个和蔼可亲的长辈,如今看到这些,沈佳人才恍然明白,这个她自认为和蔼可亲的长辈,有着多么狡诈阴险,心机深沉的一面。

从这些传记里的事件一件件看来,这里面或许有很多的不得已,但是终究,他也是逐步蜕变成了个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

金钱,名利,就是诱人沉沦的毒药,可以将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甚至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当人了,沈佳人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感慨上,她不想插手傅氏的事,但是现在傅氏的事,不是完全跟她无关,她想要独善其身,就有必要先将傅氏目前的危机给化解掉。

至少,在现在自己还掌控一点主动权的时候,尽力为自己争取一些空间吧。

想通了这一点,沈佳人将自己在KTV拍的那段视频发给苍海,做这种事情,她相信是苍海最拿手的。

果然,不一会,苍海就给了她恢复,很简单的两个字:“明白。”

沈佳人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两个字,苦笑一声。

其实,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别人手中的提线木偶,就算是她不配合,也只是木偶突然有了自己的情绪,最终不管是被迫还是自愿,她仍旧会按照提线人规定好的路线前进吧?

突然的,觉得心里,很不爽!

苍海的动作很快,没让沈佳人等多久,一场新的撕逼大战又拉开了序幕,只是这次,舆论的风向来了个大逆转,从一开始对楚思雨的同情变成了谩骂,而楚思雨精心打造了二十多年的圣女形象也一夕破碎,彻底成了人们所不齿的下贱女人。

当然了,这些,可不是沈佳人发给苍海的那一点点录像就能达到的效果,只不过是起了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只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段视频一出,立刻陆续有有关楚思雨的不雅视频跟照片什么的被放到网上,将楚思雨虚伪的外衣一层层剥开,一点点的抽筋剥骨。

沈佳人看的最后一次新视频文件,是在傅少卿的卧室,有关洗清傅少卿被诬告强暴的那个视频,让众人大饱眼福的同时又大跌眼镜。

画面中先是楚思雨喂傅少卿喝了什么东西,评论有人指出那可能是让人乱性的迷药,紧接着就是少儿不宜的一些画面,上面的楚思雨并没有她开记者招待会揭发傅少卿真面目的时候所说的,她当时极力挣扎,反抗无效,反而十分享受,完事后,她推了推傅少卿,拿过手机拍了所谓的被强暴的照片,然后将傅少卿推开后,又从包包里拿出一个事先早就准备好的血袋,伪造现场,最后,就是在傅少卿醒来的时候,假装被伤害。

视频很长,将傅少卿跟楚思雨的对话都清清楚楚的播放出来,包括傅少卿因为愧疚,要给楚思雨百分之十五的傅氏股份的事。

这段压轴的视频一出,在网上被闹得沸沸扬扬,楚思雨算是彻底没有翻身的机会了,马成才趁热打铁,将傅少卿从监狱里救了出来,傅少卿出狱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楚思雨以诬陷罪和欺诈罪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帮助追回赠与楚思雨的那百分之十五的傅氏股份,然后又马不停蹄的发表声明,沉痛的诉说自己被楚思雨迷惑这么多年,痴心错付,将自己悲情男主角的身份演绎的淋漓尽致,获得一片同情。

不得不说,傅少卿之前一直塑造的纯情形象在这次事件中给他加分不少,尤其是获得了绝大部分女性网民的支持与同情。

沈佳人将电脑合上,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眼角,这些人撕逼不嫌累,她看着都觉得替他们累的慌。

不但累,还觉得恶心,尤其是看到傅少卿跟楚思雨两个那啥的时候,竟然喊的是她的名字,沈佳人举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所以,当苍海打电话过来征求她的下一步指示的时候,沈佳人只没好气的丢给他三个字:“看着办!”

当然了,跟沈佳人同样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还有厉*oss,所以那段视频没多久就被删除了,对于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意淫这种事,厉*oss觉得绝对不能忍气吞声,于是将所有的怨气都发在了始作俑者楚思雨跟傅少卿身上,落井下石这种事,当然比锦上添花容易,厉*oss更是做起来得心应手,楚思雨的相关视频,除了最后那段,厉*oss技术人员专门盯紧了,不让楚家人动手脚删除屏蔽,除此之外,每次楚家让人删除一段视频,他就让人恢复一段,并且随之再奉送一条有关楚家那些腌臜事的图片或是视频,删一条加一条,折腾了几次之后,楚家人学乖了,不敢再轻举妄动。

至于傅少卿,鉴于他还要为傅氏卖命,厉墨成觉得他对傅少卿的报复就仁慈多了,只不过是不经意的将沈佳人才是傅易恒亲生的女儿的身份透露给他而已,然后坐在办公室里欣赏了半天傅少卿悔不当初,追悔莫及的表情,才总算觉得心里舒坦了一些。

这场风波,沸沸扬扬的折腾了两个多月,才总算稍微平静了下来,当然了,这两个月,傅少卿大刀阔斧的改革裁员,让傅氏有了一番新迹象,而在监狱里的楚思雨,也完全变了个人,比之前的傅少卿还颓废不说,甚至变得形销骨立。

“我说过,我们可以合作,现在这个依然有效。”探视室内,男人笑得邪魅,看着楚思雨说。

“带我离开这里,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今后什么都听你的!”楚思雨听了男人的话,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不断哀求。只要能离开监狱,不再受里面那些人的折磨,哪怕让她把灵魂卖给魔鬼!

魔鬼听了楚思雨的话,满意的笑了,“看来这阶段被调教的不错,终于,学乖了!”

楚思雨听了魔鬼的话,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但是仍旧尽力维持一副恭顺的模样。

对于楚家来说,她现在只是一枚弃子,楚家不赶尽杀绝,已经是给她留了余地了,想要出去,只有依靠面前的这个男人,不管让她做什么,都比在这里过这种猪狗不如生不如死的日子好。

沈佳人又回傅氏上班了,当然了,这也算是与马成才跟苍海做的妥协。

在马成才与苍海的想法里,傅氏毕竟是属于沈佳人的,傅老爷子临终前,将自己持有的傅氏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全部都留给了沈佳人,沈佳人作为傅氏最大的股东,隐形的掌权人,想要完全做个甩手掌柜是不行的,只要她呆在傅氏,哪怕只是个普通的职员,也让他们安心。

当然了,傅氏的掌权人,又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职员,哪怕她是个隐形的掌权人,职位也不会低了,于是沈佳人一跃成了傅氏的设计总监,当然了,她上任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与明诚再次签约,将传言中冷漠无情不近女色的厉*oss再次搞定。

顺利签回明诚的案子,不仅仅让沈佳人当之无愧的坐稳了设计总监的位置,而且也让经历过一场浩劫的傅氏内部运作更加平稳。

回去上班没什么不好,设计总监的位置她也应付的来,只不过,这每个周一次要到楼上以开会的名义听傅少卿汇报工作,让沈佳人十分别扭,尤其是傅少卿每次都会用那种愧疚加懊悔的眼神看着她,让沈佳人简直如坐针毡。

都怪厉墨成那个小心眼的混蛋将她的身份暴露出来,这哪里是在报复傅少卿,分明是在报复她!

“佳人,这个周的工作汇总,就是这么多了,你有没有什么不明白的想要问的?”

沈佳人皱眉,傅少卿叽里扒拉说了一大堆,她哪能全部弄明白啊?不过大体还是听明白了。她点点头,表示还OK。

傅少卿松了一口气。

沈佳人看傅少卿这副模样,忍不住说:“其实没比要这样的,除非那些特别重大的决策,不然的话你们开会决定就好了。”

这阶段,沈佳人也感觉出来,傅少卿并不像是单纯的跟她汇报工作这么简单,其实更像是在授课,有些事情,在潜移默化的渗入她的思想,她有种上当受骗,被人绑上贼船的感觉,心里十分不舒服。

“佳人,你始终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明白一个公司的运作,很重要。”傅少卿看着沈佳人,语重心长的说。

以前,如果沈佳人跟他说她不在乎傅家的钱,不看重傅家的地位,他会对此嗤之以鼻,觉得她欲擒故纵,别有心机,如今再回过头来看看,才知道当初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算了吧,说不过你们。”沈佳人表示放弃,这种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但是效果全无,她也就不再浪费口水了。

听完汇报,沈佳人拿着自己的东西起身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傅少卿又喊住她。

“什么事?”沈佳人回头看着傅少卿问。

“晚上能一起吃个饭吗?”傅少卿犹豫了一会,别扭的开口。

“不能!”沈佳人想也不想的拒绝。

傅少卿的脸上划过一丝黯然,又带着几分不甘心,“就算是为了工作,也不可以吗?”

“我不提倡手下的人加班,自己更不会这样做,下班了就是我的私人时间。”沈佳人将私人时间几个字咬的特别重,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她的私人圈子,不会允许傅少卿再次出现。

“佳人,他如果真的在意你,为什么,厉家人至今不知道你的存在?而且,厉夫人对你又是那种态度。”傅少卿有些气不过的开口。

前阶段,他们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就碰到过厉墨成的母亲厉雪舞,当有人对厉雪舞提起沈佳人的名字的时候,厉雪舞反应很是奇怪,只是看了沈佳人一眼之后,一句话没说,就跟别人攀谈起来了,这让在一边远远看着的傅少卿很是不爽。

沈佳人推了推自己的眼睛,看着义愤填膺的傅少卿说:“这个新年,他会带我去见家长。”

本来没有必要跟傅少卿说这些的,但是为了不让她再生出一些其他的想法出来,沈佳人觉得,还是做得再明显一些好。

“那么,祝福你。”傅少卿干干的说。

沈佳人点点头,推门走了出去。

其实,沈佳人对于那天晚宴厉雪舞的态度不是一点没受影响,本来这件事压在她心底都要淡化了,但是今天被傅少卿这么刻意的一提起,她又想了起来,而且很容易的往悲观的角度去想。在失去了父母之后,她就渐渐的有了个习惯,无论做什么事都事先设想好最好的结果,在心里做好准备,以免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的时候,她不至于当场崩溃。

坐上总监的位置,让沈佳人觉得唯一的好处就是,她的工资高了,荷包也鼓鼓的了,生活条件改善很大的同时,人身安全也有了保障,比如说,现在她有了公司配给她的座驾,还有专门的司机,这个司机不是别人,正是苍海。

关于苍海做她的专职司机,也在公司里引起不小的风波,不少人猜测傅少卿的这一番作为是在受了楚思雨那个女人的蒙骗之后,终于觉察到前妻的好,浪子回头,想要跟沈佳人旧情复燃,尤其是每次沈佳人去楼上开会,也总会引起各色目光的关注与猜疑,不过沈佳人都自动的选择将这些人给忽略罢了。

“先去接佳宇,晚上我们跟包贝贝出去吃饭。”到了年底,厉墨成忙的难以分身,最近这段日子,她跟包贝贝那个吃货吃饭的次数日渐增多,包贝贝自从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整天叫着嚷着,要将这些年她请沈佳人吃饭的钱给吃回来,所以,每次出去吃饭,都是沈佳人掏的腰包,包贝贝更是不客气的什么贵点什么,每次都让沈佳人有种吐血的冲动。

苍海一听又是跟包贝贝一起吃饭,眼中露出一丝期待,到不是他像包贝贝那个女人自吹自擂的那样被包贝贝那个女人的魅力给煞到,臣服在她的裙下,而是拜倒在包贝贝身边的那个大白的西装裤下,最近每次一起吃饭,苍海都要缠着大白比划比划,一天不伸展拳脚,他就觉得浑身不得劲。

因为资金允许,沈佳人给弟弟沈佳宇换了一家更好的音乐班,距离她的公司不远,开车五六分钟就到了,这样也方便她接送佳宇上课。

两个人接了沈佳宇之后,就去了早就定好的老槐树餐厅,今天包贝贝那个吃货,变了口味,喜欢怀旧风格,想要忆苦思甜,不过真相是包贝贝那个女人听说这里的回锅肉做的堪称一绝,闻着肉香问来的。

老槐树餐厅,开在距离市中心挺远的常州路上,地方较为偏僻,之所以取这么个名字,也是十分有渊源的,先是从里面的布置就能大体猜到老板的用意,这栋建筑外面看有几分陈旧,餐厅里有一颗两人合抱的洋槐树,树的躯干根部在餐厅里,枝桠什么的却是露在外面等于是冲破屋顶的那种,这也是常州路上的一大奇观了。

虽然是冬天,但是这棵树被装点的很好,上面挂着绿色是的叶子,红色的灯笼,还有一些红色的彩带,有不少客人跟酒店要了彩带在上面留言,还有不少情侣的,都被保存的很好,所以这颗洋槐树还肩负着月老的一部分使命,也被来往的客人称作月老树。

包贝贝一进门,就被那可月老树给吸引了,跑过去拿着手机搔首弄姿的一阵自拍,还非拉沈佳人一起来,说什么沾沾好运,说不定早点把自己嫁出去的话。

沈佳人早就习惯了包贝贝的人来疯不靠谱,配合着她照了几张照片之后,就把包贝贝丢一边去了,进了定好的小包间。

佳宇在路上的时候就说肚子饿了,她可不忍心让自己的宝贝弟弟挨饿。

据说这里每天晚上前五十道回锅肉是老板亲自下厨做的,味道很经典,但是老板做菜的速度很慢,要等很长时间,所以她可要赶紧下手,不然晚了没得吃了。

鉴于包贝贝那个吃货,还有三个食量大的大男人,沈佳人点了两盘回锅肉,将菜单给了服务生之后,不一会,服务生又进来了,抱歉的跟沈佳人说:“这位美女,我们老板说了,这个回锅肉没桌仅限一盘。”

“为什么?”沈佳人不解的问。

“我们老板说,美好的滋味是需要细品的,一盘已经足够,多了,就没有意义了。”服务生将原话转告。

“那就一盘吧,不够的话,我们再点别的。你们老板挺有意思的,不像是做生意的,倒像是个文人。”沈佳人也不强人所难,不过被服务生这么一说,她对原本没有很期待的回锅肉倒是有了几分期待。

好吧,她收回刚才说的话,这家的老板,分明是具有奸商品质。

包贝贝臭美够了,听说沈佳人只点了一盘回锅肉,立刻抓紧筷子,对在座的人说,“一会肉上来,谁跟我抢我跟谁急,姐姐我是认肉不认人,到时候别怪我翻来你无情。”

大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苍海更是对包贝贝这个吃货说不出任何精妙的语言来吐槽了,只有沈佳宇弱弱的竖起一根指头说:“贝贝姐,那我吃一块可以吗?就吃一块。”

“佳宇真乖,一块怎么能够!”包贝贝摸了摸沈佳宇的头,一脸大方的说:“怎么说也要给你一块半。”

沈佳人看都不想看包贝贝一眼了,生气的说:“包贝贝,你别忘记,这次是谁掏钱请客!”

“都说了认肉不认人,告诉你们,别说我不够意思,一会肉上来,你们一人只能吃一块,剩下的都是我的,佳宇多出来的那半块,从佳人那份里扣,当然了,佳人要是想发扬风格,给佳宇一整块,我也管不着。”包贝贝振振有词的说。

沈佳人哭笑不得,每次一提到好吃的,就能让这个女人本性毕露。

回锅肉真的很好吃,肥而不腻,有种让人吃了还想再吃一口的感觉,但是沈佳人看了一眼护住整个盘子的包贝贝,放下筷子。

好在,她倒是知道佳宇是小孩子,没有真的就给他一块半,看佳宇吃的满脸幸福的模样,沈佳人也懒得跟包贝贝计较了。

饮料喝的有点多,沈佳人出门去卫生间,解决完人生三急之后,回来的路上却冷不丁被人撞了一下,那个人走的很急,撞到人之后,低着头道了歉之后就匆匆跑开了,留下沈佳人一个人愣在原地。

刚刚那个哭着跑出去的人,是……厉雪舞?!

------题外话------

呼呼,总算赶出来了,求表扬,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