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8:一边天堂,一边地狱

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两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享受着激情过后的余韵,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又或者,此刻不管说什么都是多余。

厉墨成搂紧沈佳人,一只手抬高她的下巴,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嘴角带着得逞的笑。

沈佳人被他看得不自在,垂下眼帘,避开厉墨成灼热的视线,耳朵微微有点红。

“今后不准再拒绝我。”厉墨成将沈佳人的下又抬高几分,贴近她的脸,直视着她的眼睛说。

沈佳人撇撇嘴,别扭而又害羞的抱怨:“霸道!”

所以说,这就是同意了?!

厉墨成心情一下大好,将沈佳人抱得更紧了一些,“小兔子,今后有我的就有你的,就算是我没有,只要你想要,我也会不遗余力的满足你。”

“我没有那么贪心,只想过平常日子就好。”沈佳人虽然是心里接受厉墨成了,但是一想到厉墨成身后的整个厉家,她又不自觉的退缩。

“他们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会接受你的。”厉墨成像是看懂了沈佳人心里的犹豫,安慰着说。

“慢慢来吧。”现在,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她现在不想想这些,只想好好的睡一觉,累死了。

“傅氏的事,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我全力配合你。”第二天早上起来,吃早饭的时候,厉墨成突然问。

沈佳人想了一会,“我想先把傅少卿救出来。”

厉墨成拿筷子的手一顿,然后夹了一筷子菜放到碗里,吃了一口之后,问道:“为什么?”

“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不想改变,傅氏,我也没有能力撑起来,谁惹出来的烂摊子,就让谁去处理吧。”她昨天半夜忽然就醒来了,睡不着就在想傅氏的事,想了大半夜,就想出这样的办法。

她不想做一颗让别人肆意玩弄的棋子,就算是那个人打着为她好的旗号,那也要看她接不接受傅氏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她不想将自己的时间都浪费在那些勾心斗角上。

“是单纯的不想搀和傅氏的事,还是因为傅少卿这个人?”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的黑眼圈,这个女人辗转半夜,就是为了傅少卿的事?

厉墨成不得不承认,他此刻心里酸得要命,就算是小兔子没有别的心思,但是现在从她嘴里说出傅少卿这三个字,他都觉得不舒服。

沈佳人微微惊讶的看着厉墨成,心里有些生气,她低头吃饭,没有回答厉墨成的问题。讨厌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难道她是这么随便滥情的女人?一边跟他厉墨上床,谈情说爱,一边对傅少卿余情未了?

厉墨成见沈佳人不说话,也没有再追问,只是脸色有些冷,两个人就这么各怀心事的吃完早饭,然后厉墨成去上班,临走的时候对沈佳人说:“傅少卿今天就会出来。”

“不用麻烦你了,我有办法帮他脱罪。”沈佳人拒绝,她不想养成依赖别人的习惯。

“为什么?还在生气?”厉墨成将沈佳人的刘海抿到一边,声音有些低沉:“我会吃醋。”

见厉墨成这么大方的承认,沈佳人的心里舒服了很多,那点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她抬头看着厉墨成说:“我准备明天再让他出来,今天让他在里面再反省一天,或许还能见到相见的人。”

厉墨成了然的笑了,捏了捏沈佳人的小耳朵说:“还以为你是只兔子,没想到是只小狐狸!”

“赶紧上班去!”沈佳人拉下厉墨成的手,推着他出门,这家伙笑得这么淫荡,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那我先去工作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厉墨成走到门口又不放心的嘱咐:“小兔子,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不但有弟弟还有我。”

“知道了知道了,跟大妈似的,啰嗦!”沈佳人心里暖烘烘的,脸上却假装不耐烦。

厉墨成猛地将人抱住,在沈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低头攫住她的唇,亲了好久之后,才不舍得松开,看着沈佳人苦逼的说:“要不我今天不去上班了,在家陪你。”

沈佳人察觉到厉墨成身体的异样,羞恼的推开他,说道:“快滚!不努力赚钱养家,我怎么能安心在家貌美如花!”说完就不客气的关上门,将厉墨成彻底隔绝在门外。

那个臭流氓,大清早的发情,要不快点他弄走,他真的会死皮赖脸的继续留在这里白日宣淫的,那她今天真的是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厉墨成摸摸鼻子,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小兔子要是在床上能这么“粗鲁”点,就好了。

沈佳人回到卧室,将傅易恒的那几本传记都拿出来,然后在里面走马观花的找着有关楚家的记载,她不相信傅易恒在吃了楚家那么个大亏之后,会一直忍气吞声,一点反击都没有。

折腾了大约一个小时,终于在一个案例中,沈佳人找到了有关楚家的记载,这个合作案并不是跟楚家的,而是跟京城的一个大家族,是个不小的案子,但是沈佳人却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个合作案中突兀的提到楚家,这关系太错综复杂了,想不明白,沈佳人也不较真,将有关楚家的那些资料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她一直以为,傅家就算是够乱的了,没想到楚家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沈佳人合上资料,心里对这些豪门大户,越发的排斥了,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不想搅进这些风波里,让他们自己去狗咬狗吧。

不知道,厉墨成的家人,会是什么样的,好像外面传言一直很少,她目前为止,也就见过一个厉墨阳。

厉墨成说,一切都交给他来处理,可是,他的家人,真的会接受她吗?

整个上午,沈佳人都在胡思乱想这件事,然后发现,厉墨成那个家伙虽然离开了,但是他仍旧深深的影响到她了!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马成才的电话才打过来,电话想过几遍,沈佳人都没有接,隔了大概半个小时候,又打进来,响过两遍之后,沈佳人才接起来。

“大小姐。”马成才此刻心里很着急,他们没想到楚家竟然买通了傅氏几个老股东策反,原本他们也早有预料会有人受不住诱惑与压力,跟楚家人沆瀣一气,但是却没想到,跟楚家投诚的古董数量远远超出他们的估计,让原本还可以控制的局势一下子紧张起来。

原本他们还想给沈佳人一点时间,让她心里有个缓冲,可是现在事态紧急,他迫切的希望沈佳人出来主持大局。

“马律师,你还是称呼我沈佳人好了。”大小姐三个字,让沈佳人心里很不舒服。

“沈小姐。”马成才现在也没时间跟沈佳人在一个称呼上较真,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说道:“楚家现在联合几个老古董要召开董事会,公司里人心不稳,请您出来主持大局。”

“马律师,我想过了,傅氏的事我不想接手,而且我也没有能力接手,还是交给有能力的人来做比较好。”沈佳人直接拒绝了马成才的提议。

“怎么会?”马成才不敢置信的惊呼,他没想到沈佳人考虑了这么长时间的接过竟然是拒绝!

“关于公司运行方面,沈小姐你不必担心,老爷子临终前,早就已经有了安排,只要你以大小姐的身份坐镇傅氏就可以了。”马成才以为沈佳人是顾虑自己没有经验,撑不起这个担子,立刻说道。

沈佳人苦笑,那个男人,真的是思虑周全,竟然连智囊团都给她培养好了,可惜,她真的不打算领情。

“我已经想好了,你不用再劝了,不过傅氏的状态现在还不算太糟,你先稳住,我再想想办法,还有就是,不准对任何人提起我的身份问题,不然,我不但会见死不救,还会再添一把火。”沈佳人威胁道。

“可是……”马成才十分不能理解沈佳人的想法,他们已经铺好了光明大道,为什么沈佳人要拒绝走上红毯?

将送到手的滔天富贵往外推,他还是真的第一次碰到这样对钱财这么不屑一顾的女人。按照沈佳人的情况,她贫苦了这么多年,不是应该比平常人更渴望金钱与名利吗?

“没有可是,就按照我说的做。”沈佳人态度强硬起来。

马成才还想劝说,沈佳人已经挂断电话,完全不给他机会,马成才拿着手机苦笑,刚才这一句,倒是很有大小姐的气势。

沈佳人与马成才结束通话后,想了一会后,给厉墨成打电话,电话一接通,那边就有个不正经的声音传了过来:“想我了?”

沈佳人脸色一红,清了清嗓子说:“厉*oss,我打电话给你是来说正事的。”不是来跟你*的!

“好吧,那就说正事,晚上去哪里吃饭?我下班来接你。”厉墨成态度认真了几分。

“我要说正事。”沈佳人又强调了一遍。

“吃饭还不算正事?那好吧,今天晚上睡你那边还是睡我这边?”厉墨成拿着手机,想象着此刻沈佳人抓狂的模样,嘴角向上翘起。

“厉墨成!”沈佳人抓狂了,简直没办法愉快的交流了。

“老婆,我在!”厉墨成嘴角的笑意更深,声音却比之前更加严肃认真。

“厉墨成,我要你打电话给傅氏宣布要终止与傅氏的合作案。”沈佳人说完自己想说的话,不给厉墨成再调戏的机会,快速的挂断电话。

厉墨成将手机放在桌上,眼角晕染开笑意,小兔子这是想要将水搅得更浑一些?果然,是只小狐狸!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马成才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这次沈佳人没有为难他,很快的接了起来。

“沈小姐,不好了,明诚那边刚刚打来电话,要终止与傅氏的合约,稍后会开记者发布会。”电话一接通,马成才就心急火燎的说。

“傅氏目前的状况,的确不能按时履行合约,对方终止合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要他们按照规定支付赔偿金就好了。”沈佳人说的云淡风轻,厉墨成那个家伙手脚倒是快,这么快就办好了。

“沈小姐,你可能不知道,照这种情况,明诚是不会支付赔偿金给我们的。”马成才现在着急的是这个,当初签约的时候,那合约是对方拟定的,他看过的,上面有一条清楚的指出,如果傅氏在签约后公司内部发生重大变革,对方认为其没有能力继续履行合约,那么明诚有权利提出终止合约,所造成的的损失,均由傅氏承担。

所以,一旦明诚终止合约,傅氏不但拿不到明诚那边的运作资金,还要承担所有的损失,对明诚进行赔偿,这对于现在的傅氏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原来是这样。”沈佳人假装恍然大悟的回应,然后问了一句:“那现在该怎么办?”

“沈小姐,你不是跟明诚的厉大少关系很……要好,你看能不能……”马成才话里的暗示意味很明显。

“所以,你现在是想把我推出去?钱色交易?”沈佳人冷下脸来。

“不是的,不是的。”马成才听沈佳人语气不对,立刻改变口风,说道:“我只是想请沈小姐你打电话给厉总,让他再给傅氏一个机会,或是,将这件事拖延几天再公布。”

“这个我恐怕无能为力。”沈佳人拒绝道:“我跟厉总的关系,没你想象的那么乐观。”

果然,他们还是将厉墨成也给算计进来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马成才失望的问。

“公司管理这方面,我真的不懂。”沈佳人表示无能为力。

挂断电话后,马成才看着一边默不作声的苍海,疲惫的问:“现在该怎么办?大小姐,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排斥傅氏的一切。”

“再等等,如果真的没有任何转机,那么也只能……”

“那好,就再一天。”马成才咬咬牙说。

以他们的能力,能撑一天,已经是极限。

S市郊区的监狱里。

“傅少卿,出来!”狱警打开门,对着坐在床上的人喊了一声。

突然射进来的强光,让傅少卿不适的抬手挡了挡,此刻的傅少卿已经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优雅绅士,现在的他下巴上已经冒出青色的胡渣,面色惨淡,一脸颓废之气。

“有人找!快点!”狱警不耐烦的又说了一句。

傅少卿的精神一震,连忙起身跟狱警走了出去,进了一间单独的探视室,在看到来人的模样之后,傅少卿激动的上前抓住对方的肩膀,说道:“小雨!”

楚思雨被傅少卿抓的肩膀生疼,她不耐烦的挥开傅少卿的手,细细的打量着傅少卿,在闻到傅少卿身上的馊味的时候,烦躁的皱了皱眉。

而傅少卿根本没有发觉楚思雨的这些小动作,他又激动的上前抱紧楚思雨说:“小雨,我就知道你回来,我就知道你回来,你是被迫的是不是?你被楚家人胁迫了,是不是?你不会害我的,不会害我的是不是?”

楚思雨生气的挣扎,尖叫一声:“傅少卿,你放开我!”

傅少卿被楚思雨尖锐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慢慢的松开楚思雨,在看清楚楚思雨脸上的表情之后,一股凉意直窜心底。

楚思雨看了一眼傅少卿的表情,说道:“你一直说要见我,到底是什么事?”

原本她根本不打算再见这个男人,但是傅少卿在监狱多次要求见面,楚家那边还在觊觎傅少卿手上的那些股份,所以硬是逼着她来。

她现在根本对任何人都不抱幻想,心里明镜似的,不管现在她说什么做什么,傅少卿都不可能再给她傅氏的股份,而楚家还想着她继续用那套老方法迷惑傅少卿,简直是痴人说梦。她已经为楚家拿到了傅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楚家想要更多,也要开出他们的条件来。

“为什么?”傅少卿冷静下来之后,看着楚思雨,平静的问。

“没有为什么,我是楚家人,这是我的责任。”楚思雨说的冠冕堂皇,看着傅少卿惨淡的面容,心里有些不屑。

她原本对傅少卿是有那么一点点感情的,但是自从他答应跟沈佳人结婚,离婚后又跟沈佳人纠缠不清,尤其是在跟她上床的时候,嘴里还喊着沈佳人的名字,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所以,当傅氏的股份一到手,她就完全没有再跟他做戏的必要。

“所以,你接近我,只是为了能吞并傅氏?”傅少卿尽管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但是仍旧不死心的问:“这么多年,你对我,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感情?”

“没有!”楚思雨回答的十分干脆。

傅少卿的手指卷曲起来,他看着楚思雨的脸,气愤的说:“楚思雨,你一直都是在利用我?你怎么能这么卑鄙!”

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的布局!

“傅少卿,成王败寇的道理你都不懂吗?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就算不是我,傅氏也迟早有一天会败在你的手上,你太天真了!”楚思雨不屑的说。

“是我太天真!竟然相信你这样一个蛇蝎女人,被你骗了,玩弄这么多年!”傅少卿愤恨的看着楚思雨说。

“傅少卿,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好好呆在这里,反省下你失败的人生吧!”楚思雨嘲弄的看了傅少卿一眼,抬腿往外走。

“等等!”傅少卿突然拉住楚思雨的胳膊,说道:“那晚,是不是你的第一次?”

“你说呢?”楚思雨甩开傅少卿的胳膊,妖娆一笑,很是风尘,完全没有了之前纯洁的气质,“知道吗?楚家每个女人到了二十岁,都会有一场特殊的成人礼,没有谁能例外。”

傅少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他到底是有多天真,想起每次求欢,楚思雨都百般推诿,他早就应该察觉到不对劲的!

二十岁,他一直以为自己守护的是只纯洁的天使,没想到只是个披着天使外衣的荡妇!

怪不得,当初父亲极力反对与楚家联姻,强硬的为他安排了沈佳人的婚事,他当初还不能理解,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是愚蠢透顶!

楚思雨至少有一句话说的是真的,他的人生,真的很失败!

与楚思雨的见面,让傅少卿终于对楚思雨不抱任何希望,倍受打击,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还有更打击的事情等着他。

“妈!”进来这几天,梁桂芬还是第一次来看他,只不过这次不是她一个人来,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傅少卿看了一眼那个眼神乱瞟的男人,皱着眉头问:“这个人是谁?”

这个男人虽然穿了一身名牌,但是傅少卿看着他,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那个人应该也觉得不自在吧,不然也不会时不时的去拉一下领带。

“这个是你钟叔叔。”梁桂芬脸色尴尬了一下,为傅少卿介绍,然后在男人要开口辩解的时候,暗中拽了拽他的衣袖。

钟成坤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看着傅少卿说:“你妈来找我,说你遇到点麻烦事,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你在里面再呆几天,我很快就会动用关系,把你弄出去。”

梁桂芬听了钟成坤的话,立刻感激的点头,然后又看着傅少卿说:“少卿,你就安心在里面先待几天,你钟叔叔已经打点好关系了,里面没有人会为难你,还不快点谢谢你钟叔叔。”

傅少卿听了梁桂芬的话眉头皱的更深,然后又看了一眼坐在那里跟大爷似的摆谱的钟成坤一副等着他谢恩的模样,心里简直都要呕血。

“妈,我的事你不用操心,也不要病急乱投医。这些天你就在家里老实的呆着,什么事也不要做,什么人也不要见。”傅少卿深吸一口气,对着自己的母亲说。

他知道梁桂芬向来没有什么主心骨,如今傅氏发生这么大的变动,他又被暂时困在这里,她在外面肯定急的跟没头的苍蝇似的,很容易被人蒙骗。

“妈怎么能安心在家里呆住了,现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说傅氏马上要倒台了,妈心里害怕的每晚上都睡不着觉,这傅氏要是真没了,我们娘两个可怎么办啊!”梁桂芬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妈,不会的!”傅少卿头疼的看着梁桂芬说。

“怕什么!这不是还有我吗?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遭难不管的!”钟成坤拍着胸脯说。

梁桂芬看了一眼钟成坤,然后又看着傅少卿,擦了擦眼泪开口说:“少卿,妈今天带你钟叔叔来,是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傅少卿心里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他看着面前的两个人,问道。

“妈就是想,你现在在监狱里,一时半会的也出不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我听你钟叔叔说,他认识个很厉害的朋友,很会运作资金,如果你把你手上的股份拿出来一部分的话,那么公司的事说不定还有转机。”梁桂芬看了一眼钟成坤,对着傅少卿说道。

“拿出来一部分?给谁?”傅少卿心里彻底的凉了,他看着自己的母亲,仿佛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候,她还惦记着自己手里的股份,究竟是为什么?

“当然不会给外人,先放在妈名下,妈替你保管着,也不需要太多,只要百分之五就好,你要是不放心,百分之三也可以。”梁桂芬听到傅少卿的语气有点松动,立刻说道。

“妈,在我这里,跟在你那里,有什么区别?我们是亲生母子,如果你朋友真的要帮忙的话,会在意这个?”傅少卿冷冷一笑,问道。

他现在已经百分百肯定,母亲是受人摆布的,已经鬼迷心窍。

“少卿,你这次就听了妈的吧。你都被关起来了,手上有再多的股份又有什么用?”梁桂芬的语气带了几分哀求。

“你这个小子不要冥顽不灵,做人要学的变通一点,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钟成坤听到傅少卿拒绝,不悦的说。

“回去告诉你幕后的人,我傅少卿不会再傻第二次,让他趁早死了这份心!”傅少卿说完,又看了一眼梁桂芬:“妈,我对你,很失望!”

他进来这么久了,第一次来看他,竟然还是打的他手中股份的主意,这就是所谓的亲情?以前不觉的怎么样,现在出了事了,他才知道自己身边都是些什么人,他活的到底有多可悲!

“刚才你干嘛拦着我?”傅少卿离开后,钟成坤不悦的瞪着梁桂芬说。

“总要给孩子个适应的空间,我怕一说出真相来,他的反应更激烈,更谈不成了。”梁桂芬有些讨好的说。

“那现在怎么办?完不成上面的交代,我会没命的!”钟成坤捉急的说。

“再给我点时间!”梁桂芬脸上也闪过一丝不耐烦。

钟成坤见梁桂芬不高兴了,立刻态度转变,说道:“算了,我在跟上面求求情,让他们通融通融,这些年你也累了,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梁桂芬看着钟成坤眼中的关怀,点了点头。

与梁桂芬见完面之后,傅少卿的心里极为不踏实,整个人也比之前更加颓废,他总是感觉母亲梁桂芬与那个钟成坤之间怪怪的,胡思乱想到深夜,都睡不着。

“傅少卿,你想不想报恩?”就在傅少卿好不容易要睡着了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在耳边。

------题外话------

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还有一张,谢谢美妞门的票票,月半了,有五星票的砸死我吧,吼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