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7:身世(二更)

沈佳人虽然知道楚家对傅家动手是早晚的事,但是却没想到楚家的动作竟然这么快,不过想到昨天在KTV碰到楚思雨,听到她在电话里说陪什么死胖子的,沈佳人恍惚又有些明白,楚家早已经准备多时了。

“傅氏哪有这么快倒,不过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罢了,你没看今天的新闻,可热闹了,前两天不是那两个人还在媒体前秀恩爱吗?今天楚思雨就跟傅少卿撕破脸了,说什么要控告傅少卿强暴,还有图有真相的,说傅少卿给她拿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完全是为了掩盖他的罪行,息事宁人。特么的,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我早就看那个女人不是东西,这下傅少卿可真是焦头烂额了,真痛快啊!”隔着电话,沈佳人都能想象出包贝贝此刻的神色是多么的亢奋激动。

“这倒也是。”沈佳人平静了一下心情,想到昨天晚上看傅易恒的传记里写的楚家的那些过往,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很感慨。

如果傅易恒活着的话,傅氏应该不会陷入今天的这种局面。

“佳人,你怎么了?你不会为傅少卿伤心吧?我可告诉你,那个男人完全是活该,你可不许同情他!”包贝贝听出沈佳人情绪不对,立刻说道。

“你真的想多了,我同情他干嘛?他这是自作自受,再说了,他也不需要我的同情,只不过觉得他这个跟头也载得太快了点。”沈佳人因为包贝贝的话不由失笑,她跟傅少卿,已经断的干净彻底,为什么包贝贝还老是以为她对傅少卿余情未了呢?

“就是,传言傅少卿多么的年轻有为,多么的能力卓著,特么的都是狗屁,一个楚思雨就让他丢盔弃甲了,幸好你早一步办好离职手续,跟傅氏脱离关系了,不然你想想,万一楚家真的吞并了傅氏,你要在那里看楚家人脸色,多恶心啊!”包贝贝幸灾乐祸的说。

“嗯。”沈佳人也深有同感。

与包贝贝聊了一会之后,挂断电话,沈佳人打开电脑,从网上找到相关新闻,看了一下,尤其是看了楚思雨召开记者招待会悔婚的新闻,看着那个女人声泪俱下的痛斥傅少卿施暴强奸,沈佳人脸上露出一丝讥诮,坏心的想着,她要是将昨天晚上自己录到的楚思雨打电话的那段录像放到网上去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效果?

不过,这个念头她也是随便一想,楚家跟傅家现在正厮杀的火热,她这个时候得罪了那一方都会被炮灰掉。再说了,她犯不着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看了一会新闻后,沈佳人觉得有点无趣,刚想关掉电脑,屏幕上弹出一个新的消息框,傅氏新任总裁因为涉嫌强奸案被带走立案调查。

釜底抽薪,楚家气势好汹涌啊,傅少卿在这个时候被带走立案调查,对傅氏来说绝对是致命一击,不管是对外界来说还是对傅氏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傅氏,恐怕真的要毁了。

感慨了一会之后,沈佳人关掉电脑,那些事都与她无关,作为一个局外人,她只要当笑话看着就好。

只是,沈佳人做梦也没想到,她想要看的笑话,不但没有看成,反而连她自己都避无可避的被牵扯了进去。

下午的时候,沈佳人打算带着弟弟佳宇去商场里买衣服,佳宇这两年身体长得很快,去年的冬衣有点小了,以前她们经济条件不好,还可以凑合着穿穿,现在沈佳人手里有钱了,半点不想委屈弟弟。

只是沈佳人带着沈佳宇刚下楼,就被一辆车子拦住了去路,她本能的防备着,将沈佳宇护在身后,却在看清楚车上走下来的人的时候,愣住了。

“马律师?”

来的人正是傅氏的法律顾问,马成才律师,她与傅少卿离婚的事情就是这位马律师一手操办的。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来找她有什么事?难道是她跟傅氏解约的事出现了问题?还是又有人要拿这件事做文章,对她出手?如果是这样的话,沈佳人想到自己手里的证据,那她这一次绝对不会客气的!

马成才看着面前个子娇小的沈佳人,面色有些犹豫,他受聘于傅氏多年,当年也是因为傅易恒的栽培,他才能有几天的成绩,这么多年,他陪着傅易恒一路风雨的走来,甚至傅易恒的不易,现在真的要将傅易恒一手打拼下来的江山,交到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懂的女孩手上吗?相比之下,他还是更看好傅少卿多一些,只是……唉!

“马律师,请问你有什么事?”沈佳人被马成才打量的极为不自在,有些不满的问。

“沈小姐,我是受傅老爷子临终所托,有些重要的事想要告诉你,请上车。”马成才严肃的开口。

“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沈佳人看了一眼那辆黑色轿车,有些戒备的拒绝。

“沈小姐,请上车。”就在这个时候,车子上又走下一个人来,看着沈佳人,面色恭敬的开口。

“苍海!你怎么也在?你不是出国了吗?”沈佳人惊讶的说。

苍海是傅易恒的私人保镖,曾经她去学习那段日子都是苍海开车接送,但是后来傅老爷子去世之后,苍海也就离开了,说是出国了,再也没有回来。

“是受傅老爷子嘱托出国办了点事情。”苍海对沈佳人点点头,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有礼,“沈小姐,请上车,我们确实是受傅老爷子的嘱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如果但是马成才来找,沈佳人是不相信的,但是苍海,沈佳人是深信不疑的,因为傅老爷子临终前告诉她,如果有一天她觉得周围的人都不可信了,那么就相信苍海,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好。”沈佳人深吸一口气,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他们今天要告诉她的事,非同寻常,让她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紧张。

车子开往墓园的方向,沈佳人的心里像是十五只水桶打水,一路上都七上八下的很不踏实,虽然脑子里胡思乱想,但是她表面上一直力持镇定。

停车后,沈佳人跟沈佳宇跟着苍海与马成才一路走到傅老爷子的坟前,苍海将车上带下来的祭品整齐的摆放好,然后点了一炷香给沈佳人,恭敬的说:“给老爷子上个香吧。”语气里难掩沉痛。

沈佳人没有说什么,对着傅老爷子的墓碑恭敬的拜了拜,然后将香插好,一边的沈佳宇也有样学样的跟着沈佳人拜了拜。

沈佳人跟沈佳宇祭拜完之后,苍海跟马成才也紧跟着祭拜起来,不过,他们直接跪拜在地,行的大礼。

大概是触景生情,沈佳人此刻的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难受,眼眶也有些发酸发胀,想起她与傅少卿的这段婚姻里,傅易恒是唯一对她好的人,却在她们结婚不久后就因病去世,梁桂芬那个女人直接将傅易恒的死算在了她的头上,说是她命里带煞,克死了傅易恒,更是在傅易恒的葬礼上,当着众人的面给了她一巴掌,骂他是扫把星,让她滚出傅家!

吸了吸鼻子,沈佳人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下情绪,然后看着一边的马成才与沧海问:“到底是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马成才与苍海互视一眼,然后从随身带着的文件包里拿出一一份文件来,双手递给沈佳人。

沈佳人看了一眼表情肃穆凝重的马成才与苍海,狐疑的接过那份文件,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份亲子鉴定书,沈佳人越发的不解了,她打开那份亲子鉴定书看了一下之后,啪的一下合上,生气的说:“这是假的!不可能!”

“大小姐!这份鉴定书千真万确。”苍海对沈佳人的称呼也变了。

“开什么玩笑,我爸爸是沈耀宣,我姓沈不姓傅!我是沈耀宣的女儿,不是傅易恒的!你们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目的!”沈佳人的情绪激动,几近失控!

亲子鉴定书是她与傅易恒的,上面清清楚楚的确诊了她们之间的血缘亲子关系,可是这年头,什么不能造假?单凭一张纸,他们就想让她相信这些荒诞无稽的事情,真是可笑,当她沈佳人是傻子吗?

“大小姐……”苍海没想到沈佳人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刚想开口解释,却被沈佳人冷冷的打断:“闭嘴!我不是你们的什么大小姐,你们认错人了!”

说完之后,就拉着弟弟沈佳宇的手说:“我们走!”

沈佳宇见姐姐生气了,狠狠的瞪着苍海与马成才说:“坏人!”说完之后,跟上沈佳人的脚步离开。

马成才跟苍海两个完全没有料到沈佳人竟然是这种反应,有点儿傻,等他们回过神来,沈佳人跟沈佳宇两个已经跑远了。

“要去追回来吗?”苍海看着马成才问。

“不用了,给她点时间吧。”马成才叹一口气说。

“也好。”苍海看着沈佳人的背影,目光有点复杂。

他们以为这种黄袍加身,天上掉馅饼的事,沈佳人会欣然接受,谁知道,她竟然会是这么的排斥,不过,这倒是很符合沈佳人倔强的性子。

沈佳人拉着弟弟沈佳宇拔足狂奔,跑着跑着,不知道怎么的,已经是泪流满面,她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可是太多的疑点一下子涌上脑海,让她的心绪乱作一团。

包贝贝跟大白两个接到电话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哭的满脸狼藉的沈佳人站在那里,眼神空茫,像是被人抽去灵魂似的,吓得包贝贝差点尖叫。而沈佳宇显然也被吓到了,抱着沈佳人的胳膊,完全不知所措。

“佳人,沈佳人,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包贝贝抱着沈佳人被风吹的有些僵冷的身体,紧张的问。

“贝贝!”沈佳人终于回神,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包贝贝跟大白的时候,突然抱紧包贝贝,哽咽着说:“贝贝,快点送我回家!”

“好,好好,我们马上回去!马上回去。”包贝贝扶着沈佳人上车,将姐弟两个安排好,然后跳上车,对着大白说:“大白,用最快的速度,回去!”

大白点点头,他发动车子,状似无意的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微微眯了眯眼,踩下油门。

车子离开后,一直隐藏在暗处的苍海跟马成才相视一眼,都是叹了口气。

大小姐现在的情绪很激动,他们不敢再上前打扰她,就一直在这里远远的看着她,大小姐在冷风里吹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们也在这里吹了将近一个小时。

一路上,沈佳人都像是个木偶似的坐着,没有说话,包贝贝问她什么,她也不说,急的包贝贝跟什么似的,回到家之后,沈佳人连家门都没让包贝贝进去,说了句:“贝贝,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这几天,佳宇就跟着你们吧。”

“沈佳人,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说话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包贝贝担忧的问。

“没有,我只是想要静静,有些事想要想明白,等我想明白了,再告诉你。”沈佳人几近哀求的目光看着包贝贝。

包贝贝瞬间没了脾气,她看着沈佳人说:“那你先冷静一会,晚点我给你送饭过来。”

“不用了,家里还有很多菜,我自己做饭就好了,你放心,我只是要想些事情,不会虐待自己。”沈佳人苦笑一声,同时又十分感激包贝贝的细心。

“那好吧那好吧,你可要快点想明白了,然后老老实实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不然我会被你急死的。”包贝贝郁闷的说。

“放心吧,我不会瞒着你。”沈佳人说着,感性的上前抱了抱包贝贝,沙哑着说:“贝贝,谢谢你。”

“得了得了,酸不酸啊你,咱俩谁跟谁啊!要不我把佳宇带走,把大白留给你?你放心,大白这根木桩子三脚踹不出个屁来,就跟空气一样,绝对不会打扰到你。”临走的时候,包贝贝不放心的问。

正拉着沈佳宇下楼的大白听了包贝贝的话,脸色一黑,脸上的肌肉跳了跳,然后又继续下楼。

“不用了,让大白把佳宇保护好,有他看着佳宇,我才放心。”沈佳人叹口气说。

“好了,知道了,那你记得把门关紧点,有什么事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包贝贝又嘱咐道。

“嗯。”沈佳人点点头,包贝贝离开后,她砰地一声关上门,身体倚在门上,慢慢的滑落下来,将头埋在膝盖上,眼里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在冷风里吹了那一个小时,她想了很多,只是越深想越觉得结果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在父母出车祸之前,她有一个很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是个才华横溢的男人,身上有种与生俱来优雅高贵的气质,待人温和,对谁都礼遇有加,从小特别疼爱她,将她们母女简直都要宠上天,就算是后来弟弟出生,妈妈的爱被分去一大半,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弟弟的身上,那时候她年纪小不懂事还经常会抱怨妈妈喜欢弟弟不喜欢她了,可是父亲对她却是更加疼爱了,有时候妈妈会抱怨说父亲过于惯着她了,父亲总是不在意的说,女儿就是该娇养,他沈耀宣的女儿就该被这么娇惯着,她至今都记得当时父亲说这句话时候的神情,那么的认真,那么的理所当然,可是,这么一个爱她宠她的父亲,怎么会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沈佳人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要崩溃。

再说傅易恒,她已经记不得傅易恒是怎么注意到她的了,好像是有一次乘坐电梯碰到,看到她带着自制的午餐问了一句,大发感慨,然后就开始经常碰到,慢慢的熟了起来,再到后来,他知道自己暗恋傅少卿,就有意栽培她,教她很多东西,现在想起来,哪有那么多的巧合?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一开始就带着某种目的接近她,只是她当时太单纯太傻,根本没有察觉到,还以为自己遇上了贵人。

不对!

沈佳人突然想到,她如果是傅易恒的亲生女儿的话,那么傅少卿又是谁?傅易恒还没有变态到让自己的女儿跟儿子结婚吧?

不过,很快的,沈佳人又想起自己昨天下午拍到的梁桂芬的照片,手指紧了紧,现在他根本怀疑,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安排,不然为什么会那么巧?还有楚思雨的事!不然,为什么会那么巧,就在楚家跟傅氏发难,傅氏陷入困境的时候,这一系列的证据都轻易的被她给碰上了,她现在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拍的那些东西,一旦公布于众,究竟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浪来,也更加清楚的知道,就算是自己不拍那些照片,那些东西恐怕还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在她的面前。

如果,这是一个精心布置的局,那么布局的这个人会是谁?已逝世的傅易恒?这样的心计,太可怕了!

整整一个下午,沈佳人就这样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会好像是想明白了,一会又好像是完全没有头绪。

厉墨成从窗户爬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沈佳人这样傻傻的呆呆的坐在门口,眼角还残留着泪滴,但是双眼去空洞无神,他心疼的上前一把将沈佳人抱起来,在感受到她身上冰冷的气息的时候,脸色难看到极致。

沈佳人先是被吓了一跳,想要挣扎,却发觉自己手脚发麻已经不听使唤,她难受的皱了皱眉,吸了吸鼻子,在看清楚厉墨成的脸的时候,将脑袋顺从的贴在厉墨成的胸口上,从未有过的温顺。

厉墨成一愣,脸上的怒气就这么散去,将沈佳人放到床上,拿杯子裹着她,然后将她的鞋子袜子脱掉,大手在她脚底的穴位上游走,直到沈佳人的脚终于有了知觉了之后,他才放开手,然后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沈佳人,冷冷的问:“想不想跟我说点什么?”

沈佳人的眼里又有泪水聚集,她吸了吸鼻子,泪眼朦胧的看着厉墨成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跟他们一样,也有目的。”厉墨成直视着沈佳人的眼睛,说道。

沈佳人眼里的泪,流了出来,眼底的光暗淡下去,嘴唇动了动,牵起一抹自嘲。她何德何能,让厉*oss这么煞费苦心,大费周章,难道是因为厉*oss早就知道她的身份?

心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沈佳人忽然觉得呼吸不畅,憋闷的难受。

厉墨成将沈佳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突然冷笑一声:“沈佳人,我厉墨成在你眼里,难道就是这么卑劣的一个人,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可以出卖自己的感情跟*?别说是傅氏,就算是傅氏跟楚氏加起来,在我眼里也一文不值!”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明明是被这个男人说的一文不值,她的心里为什么却不觉得难受?

厉墨成蹲在沈佳人的床边,抬手将她脸上的泪抹掉,说道:“沈佳人,我的目的,只为一个你。”

“厉墨成,我不值得的。”以前她身份卑微,名声不好,觉得配不上眼前这个男人,现在她就算是真的成了傅家的大小姐,可是傅氏现在的状态,她只会更连累他。她不想这样。

“我喜欢,就值得。”厉墨成认真的说。

沈佳人忍不住哽咽出声,她突然起身抱紧厉墨成,将自己的委屈与不安狠狠的哭了出来。

就在之前,她还悲观的认为自己的人生就是别人手里玩弄的一颗棋子,被那些不亲近的或是亲近的人,无情的戏弄,现在这个男人却告诉她,他接近他目的就是单纯的因为喜欢,沈佳人突然就觉得,特别的感动,特别的想要借这个男人的肩膀依靠一下,哪怕,这又是一场短暂的烟火。

“别哭了,难看!”厉墨成等沈佳人发泄的差不多了,将人从怀里拉出来,看着那双红肿的眼睛,皱着眉评价。

“难看就别看,又没让你看!”沈佳人佯装生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垂下眼帘,是真的很难看吧?刚刚她哭的那么撕心裂肺的,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难看也只能我一个人看。”厉墨成说着,亲了亲沈佳人的眼睛,然后说:“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沉默了一会,轻轻的摇了摇头。

“还不相信我?”厉墨成皱眉,小兔子的心防可真是牢不可破啊。

“不是,我想傅氏还一时半会的倒不了,就先静观其变吧,应该会有人比我们先沉不住气的。”沈佳人露出个苦笑,那些人大概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将她一下送上位,让她趁机收服人心吧,可是,别说她现在没有能力坐上傅氏那个位子,就算是有能力,她也不想这样受人摆布。

厉墨成低低的笑了,一脸愉悦,“我还以为,你会迫不及待的开口让我先去把傅少卿救出来。”

“让他在里面呆着吧,里面清静,让他好好反省反省。”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这个男人有必要这么小心眼吗?时刻不忘记提醒自己跟傅少卿那段过去。

“嗯,是该好好反省,不过我又怕他要是反省好了,跟我抢媳妇儿怎么办?”厉墨成露出几分苦恼的模样。

“谁是你媳妇儿?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说话注意点,少占我便宜!”沈佳人瞪了厉墨成一眼,粉面含羞,分明是不排斥。

“小兔子,又想利用完了就丢?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这次你想都别想!”厉墨成故作凶狠的说。

“明明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只是废物利用而已。”沈佳人毒舌的说道。

“废物利用?”厉墨成危险的看着沈佳人的眼睛,“很好!”

“厉墨成,你做什么,啊……”沈佳人意识到危险,刚想逃开,却被厉墨成狠狠的扑倒。

“不做什么,就是证实下,我到底是不是废物而已!”厉墨成坏笑。

“……”沈佳人泪奔:“厉墨成,你这个流氓,脑袋里能不能想点别的?”

“能~”厉墨成扯掉沈佳人的衣服,邪恶一笑:“今天换个姿势。”

噗!沈佳人吐血!

外面狂风大作,房间里却热烈似火,沈佳人窝在厉墨成的怀里,被他身上的热度熨帖的十分舒服,她伸手抱紧厉墨成的腰,突然觉得,两个人也挺好。

------题外话------

我有木有很乖很努力?求表扬~

屁股都坐麻了,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