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5:乌烟瘴气

第二天,傅少卿醒来,觉得头疼欲裂,他用力的的揉了揉太阳穴,慢慢的睁开眼睛,却被房间里的狼藉惊呆了,他的房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看来家里的佣人要换一批了!

傅少卿又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傅少卿甩开被子下地,想要去洗漱,谁知道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被绊倒,他刚想发火,却在看到自己踩到的东西的时候吃惊的睁大眼睛。

女人的胸衣!

傅少卿心里一惊,紧接着觉得身上一凉,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是赤身*的,再次确认了一遍这里的确是他的房间没错,傅少卿又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努力回想他究竟做了什么。

昨天晚上他喝醉了,冯杰送他回家,然后,他……他好像看到沈佳人,然后……然后……

一阵低泣声从背后传来,傅少卿浑身一震,他猛地转身喊道:“佳……”未出口的名字,却在看清楚对方的时候,梗在喉咙里,再也喊不出来。

“小雨!”傅少卿有些心虚的喊着楚思雨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划过一抹失落又有种微微松了口气的感觉,很是矛盾复杂。

此刻的楚思雨蜷缩着身子坐在床脚,头埋在膝盖上,形成一个防备的姿势,让原本就身形娇小的她越发显得楚楚可怜,尤其是她身上披着的那件破碎的衣服,只勉强的遮住了重要部位,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布满青紫的痕迹,看起来简直触目惊心。

这样的楚思雨,让傅少卿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快步走上前,将楚思雨抱在怀里,在察觉到楚思雨身体排斥的带着恐惧的轻颤,瞬间变得僵硬的时候,傅少卿心里的愧疚与懊悔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他沙哑着开口说:“小雨……对不起,我,我真是个混蛋!我竟然,竟然酒后乱性,对你做出这种事情来!小雨,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怪我!”

楚思雨听了傅少卿的话,慢慢的抬起头来,已经哭得红肿的像是桃子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带着心碎的光芒,她定定的看着傅少卿良久,直到看得傅少卿浑身不自在了才幽幽的开口,“少卿,你是不是,是不是不要我了?”

“小雨,你别瞎想,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傅少卿用力的将楚思雨搂紧怀里,心虚的不敢去看楚思雨的眼睛,只是一遍遍用力的保证着。

一辈子?在傅少卿怀里的楚思雨露出个嘲讽的笑容来,她轻轻的推开傅少卿的胸膛,垂着眼帘说:“少卿,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我了,一年的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只有我还傻傻的固执的留在原地,以为你是永远不会离开我的那个。”

“小雨,别胡思乱想,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傅少卿再次想要将楚思雨拥入怀中,却被楚思雨用力推开。

“少卿,为什么要骗我,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被人欺骗!最讨厌被自己爱的人欺骗,你知道为了跟你在一起,我付出了什么代价吗?家里的人起初同意我们两个人的婚事,无非就是为了能将傅氏与楚氏死死绑在一起,而我怕那些人不安好心,宁可放弃家族里的继承权也不要做出伤害你的事,如今我为了爱你舍弃一切,变得一无所有了,而你却在昨天晚上跟我……喊着沈佳人的名字!傅少卿,你让我情何以堪?”楚思雨说完,看着傅少卿,眼中毫无生气,一副生不如死,心如死灰般的模样,分外憔悴。

“小雨,不是这样的,我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傅少卿听了楚思雨的话,愧疚更深。

“算了,少卿,原本就是我不好,他们说得对,我就是破坏你跟沈佳人婚姻的小三,我本来就不该奢望跟你在一起,我是个坏女人!坏女人!”楚思雨说着用力的揪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痛苦与懊悔,伤心欲绝。

“小雨,别这样!小雨,别这样,别伤害自己,你要打要骂,就冲着我来!”傅少卿看到楚思雨自虐,立刻紧紧的抓住她的手,阻止她的动作。

“你放开我!放开我!不要管我!我不要你假惺惺!去找你的沈佳人!去找你的沈佳人!跟我这种破坏别人幸福的第三者在一起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我宁可自生自灭,也不要你假惺惺的!”楚思雨神情激动的大吼大叫。

“小雨,是我不好,我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的很过分,我跟你道歉,但是我真不是跟你想象的那样,我跟沈佳人之间没有什么,我对她只不过是出于愧疚,真的,我对天发誓!”傅少卿说着举起自己的右手,刚要开口诅咒,就被楚思雨迅速的打断,她咬着唇看着傅少卿片刻后说:“傅少卿,誓言只不过是男人欺骗女人的谎言,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是原本气愤伤心的脸上却透出几分担忧。

“小雨,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不知道你为了跟我在一起竟然牺牲了这么多,不过你放心,我今天就把我名下的百分之十五的傅氏股份过户给你,你不会一无所有的。”傅少卿因为楚思雨的动作,刚才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点。

小雨还是担心着他,爱着他的,不过昨天晚上,自己做的的确是太过分了,小雨虽然平素看起来是个温柔的女人,但是骨子里是骄傲的,不容亵渎的。

楚思雨听了傅少卿的话一愣,她看着傅少卿,幽幽的问:“给我百分之十五的傅氏股份?”

“是,小雨,我不会让你一无所有的,我会跟你永远在一起,绝对不会辜负你!”傅少卿身手要去抱楚思雨,却被楚思雨生气的一把推开!

“傅少卿,你以为我是什么?”楚思雨生气的质问。

“小雨……”傅少卿不解的看着楚思雨,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错了。

“我不要!我不要傅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楚思雨生气的说:“傅少卿,你把我当什么?你以为我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傅氏的股份?你可以,可以强暴我的身体,但是不要拿这些臭钱来玷污我的爱情!人心都不在了,我留着钱又有什么用?”

“小雨,你误会我了,我这样做只不过是想让你心安罢了。”傅少卿再次用力,将楚思雨搂进怀里,其实他刚才说要给楚思雨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完全是一时大脑冲动,说完就有点后悔,但是楚思雨的表现,却让他心里越发的愧疚自责,越发的觉得自己卑鄙自私。

“小雨,不会这样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别哭了!”感觉到胸口上有温热的泪水流过,傅少卿温柔的哄着楚思雨说。

“少卿,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晚上,真的是生不如死,你弄得我好疼,心也好痛,如果不是不甘心,想要听你亲口说出不要我的话,我昨天晚上就自杀了。”楚思雨在傅少卿怀里,悲悲切切的说。

“小雨,别说这样的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给我次机会,我们说好要一起白头到老的。”傅少卿一听楚思雨的话,心里一阵后怕,有点失而复得的用力搂紧楚思雨。

“你弄疼我了。”楚思雨闷哼一声,皱着眉头说。

“那我轻点,对不起对不起!”傅少卿连忙松开胳膊,看着楚思雨上上的片片青紫伤痕,满脸愧疚。

“我想先去洗个澡。”楚思雨咬着唇小声的说。

“我抱你去。”傅少卿说着,将楚思雨抱了起来,走进浴室,放好热水后又将楚思雨放进浴缸里。

整个过程,楚思雨都没有说话,傅少卿的心情一直忐忑不安。

“小雨,我帮你洗。”傅少卿说着身手要来脱楚思雨身上那件残破的衣服。

“不要!”楚思雨吓得反射性的叫了一声,脸上露出惊恐。

傅少卿伸到半空中的手停住,一脸自责:“小雨。”

“我没事,你让我自己静静。”楚思雨垂下眼帘,神色别扭小声的说道:“你,你去把床单换一下,免得被佣人发现了,太尴尬。”

“好,那你有什么需要,就叫我。”傅少卿听楚思雨这样说,也不再强求,走出浴室,关上门,将楚思雨留在里面。

让她静一下也好。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原本一脸受伤的楚思雨看着门口的方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百分之十五的傅氏股份,足够了!不枉费她这么牺牲。

傅少卿听了楚思雨的话撤换床单,在看到床单上的那些痕迹的时候,面上露出几分不自然,尤其是在看到床单上的一大片血迹的时候,心里的愧疚像是要灭了顶,他一直想要给小雨的完美的第一次,没想到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发生的一场强奸,他真的是太过分了!

不怪小雨责怪他,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可原谅!

因为昨天玩的太晚,体力透支的厉害,沈佳人一觉睡到中午才起来,醒来后发现自己仍旧在船上,只不过是换了个房间,又回到厉墨成的那个专用房间,她记得自己昨天晚上是跟弟弟沈佳宇在一个房间里,趴在床头睡得。

紧紧的抿了抿唇,沈佳人环视四周,发现厉墨成正穿着睡衣在不远处的一张办公桌上开着笔记本办公,她气愤的瞪了那个家伙的背影一眼,没有说话。

“懒猪,终于睡醒了?”厉墨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沈佳人一愣,心里吐槽,这个家伙背后长着眼睛吗?明明没有回头,竟然知道她已经醒了!

厉墨成像是听到了沈佳人的心声,指了指他身后的镜子,说道:“那里!”

他虽然没有回头,但是从镜子里能看到沈佳人的一切表情。

沈佳人伸了伸懒腰,发现自己身上穿着厉墨成的大衬衫,衬衫下空荡荡的不着寸缕,顿时尖叫一声:“厉墨成,我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你又对我做什么了?”

“佳宇虽然心智未开,但是他的身体毕竟是个成年的男人了,就算你是他的亲姐姐,也不能睡在一起。”厉墨成转身看着沈佳人认真的说。

“我们哪有睡在一起,只不过是一个房间而已!”沈佳人生气的说:“厉墨成,你的思想真龌龊!”

“龌龊?”厉墨成起身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沈佳人,严肃的说:“我不允许我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同居一室,就算是亲姐弟的关系,也不行!”

“谁是你的女人了!厉墨成你不要太自以为是,别以为自己条件好点,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想爬上你的床!”沈佳人被厉墨成的话刺激到,气呼呼的说。

“放心,我只准你爬上我的床!”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的小脸,目光下移在看到衬衫下的突起不断的颤动的时候,眸色幽暗,暧昧的说。

“你滚开!看哪里呢你!”沈佳人防备的环住胸,气的直磨牙。

“我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厉墨成,你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大流氓!”只穿了件男式衬衫的沈佳人底气不足的骂道。

这个男人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占她的便宜。

“怕你睡得不舒服,就好心的帮你换了。”厉墨成耸了耸肩,当然了换的时候顺便吃了点嫩豆腐,差点擦枪走火。

“谁要你假好心了!我的衣服呢?还给我!”沈佳人白了厉墨成一眼,心里对厉墨成的那点小把戏心知肚明的,不过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计较了,只想快点换好衣服,下船走人,离这个衣冠禽兽远远的。

“脏,丢了!”厉墨成简单的回答。

“你……”沈佳人为厉墨成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气结,她怎么就忘记厉墨成这个家伙是有洁癖的呢?昨天她跟佳宇两个在音乐餐厅里玩的时候不小心把番茄酱弄到了衣服上,谁知道他竟然就将衣服给直接丢了,明明洗洗就好了的!

“那我的内衣呢?”内衣又没有弄上番茄酱,不脏的。

“也丢了。”厉墨成不以为然的说:“都穿了一天了。”

“那你给我找一套女装来。”沈佳人深吸一口气之后,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跟这个家伙较真,不然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可以,不过要等船靠岸,现在你只能穿这个。”厉墨成上下打量了一下沈佳人,“还不错,中间扎条腰带的效果会更好,要不要试试?”

“试你个大头鬼!”沈佳人气呼呼的怒吼,这衬衫的长度刚好到她的大腿,要是再扎一条腰带,那岂不是要露出屁股了,她这种真空状态,哪里敢这样造次,尤其是房间里还有一只虎视眈眈的色狼,说不定一会又无赖她勾引他,将她扑倒给吃的骨头都不剩!

厉墨成因为沈佳人的小心防备有些无趣的皱了下眉,小兔子真是一点情调都么有,半点*的机会都不给他!

“饿不饿?我给你弄吃的。”厉墨成问。

“佳宇呢?佳宇起来了没有,吃过东西了没有?”沈佳人问。

“佳宇跟包贝贝和大白已经做汽艇回去了,他今天有课。”厉墨成解答。

“回去了?那你为什么不叫醒我?”沈佳人郁闷:“厉墨成,你太过分了!”

“是佳宇的意思。”厉墨成说着,掏出手机,点开一段录音,里面传出佳宇的声音:“姐姐,我跟贝贝姐姐和大白哥哥回去上课喽,你要玩的开心点,听哥哥的话,不能任性哦。”

沈佳人听了差点吐血,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对厉墨成更加不喜了:“厉墨成,你到底是怎么收买佳宇的?”

“想知道?”厉墨成弯腰看着床上的沈佳人,眼中划过一丝戏谑:“告诉你可以,不过,要付出点代价。”

“走开,不需要你说,我去问佳宇!啊……”沈佳人防备的推了厉墨成一下,谁知道非但没有推开他,反而被他直直压过来的身子给压在床上。

“厉墨成,你放开我!”沈佳人感觉自己肺部的氧气全都被挤出去了。

“撩拨了我一晚上,总要付出点代价吧!”厉墨成大手爬进沈佳人的衣服里捏了一把,疼的沈佳人闷哼一声。

“疼啊!你这个混蛋!滚开!”沈佳人大叫,用力的推着厉墨成。感觉到厉墨成不安分的躁动,整张脸都红透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得。

“乖,别闹!”厉墨成扣住沈佳人的手,毫不费事的长驱直入。

房间里的激情被点燃,一室旖旎。

等厉墨成折腾完了,沈佳人身上已经使不出半点力气,她像是条频死的鱼似的躺在床上,一只眼角还挂着滴残留的泪,沙哑着声音开口:“厉墨成,你不是说要给我弄吃的么?你个混蛋!”

“刚刚没吃饱?继续?”厉墨成抱着骨头软软,异常乖顺的沈佳人暧昧的说:“刚才是谁大喊着不要了不要了的?我以为你吃饱了。”

“你……你去死!”沈佳人举起拳头,无力的捶打在厉墨成的胸口,这个男人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

“好了,留点力气洗个澡做点正事。”厉墨成抓住沈佳人的手,在她的手背上用力的嘬了一下,然后起身抱着沈佳人进了一边相连的浴室,抱着沈佳人坐进浴缸,开始给沈佳人洗澡。

“我自己洗,你出去!”沈佳人别扭的扭动着身子,说道。

“真没吃饱?”厉墨成危险的声音响在沈佳人的耳边,只是一句话,就让沈佳人变得安分起来。

这个家伙到底是吃了什么?怎么才做过就又这么亢奋了?

这个澡洗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等厉墨成终于折腾完,沈佳人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肚子也发出抗议声,所以,等厉墨成用大浴巾把她包裹好抱出去的时候,沈佳人在看到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好的饭菜,简直两眼放光。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喝点汤。”厉墨成在一边看着狼吞虎咽的沈佳人,心里反省,他是不是做的太过了,竟然将一只小兔子训练成了饿狼!

突然有点嫉妒桌上的这些食物!

沈佳人拿过厉墨成送过来的汤,喝了一口后,又继续大快朵颐,完全没时间搭理厉墨成,倒是看到厉墨成仍旧吃相斯文优雅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装腔作势!

早饭只吃到八分饱,厉墨成就让人将那一大桌子菜撤下去了,气的沈佳人差点就跟他翻脸。

“厉墨成,我还没吃饱!”

“一会还有下午茶,吃多了对胃不好。”厉墨成捏了捏沈佳人的耳朵,“放心,不会饿着你!”

一个饿字,又说的暧昧无比。

沈佳人愤愤的丢下筷子,丢下一句:“可恶的资本家。”转身看了一眼大床的方向,眼皮变得沉重,好想去上面躺着睡一会。

但是想到厉墨成的危险性,沈佳人最终不舍的将目光收回,坐到房间里的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垂着眼帘,有一下没一下的换着台,昏昏欲睡。

厉墨成看了一眼沈佳人强打着精神的模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有那么禽兽吗?小兔子完全是将他当成洪水猛兽一样的防备。

“本台记者前方发来报道,今天傅氏新任总裁傅少卿先生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已经将名下傅氏百分十十五的股份赠送给自己的未婚妻楚思雨小姐,请看前方发来的报道。”

差点睡着的沈佳人一愣,抬头看着电视,上面播放的是记者招待会现场,傅少卿意气风发满怀深情的看着楚思雨告白:“小雨,无论今后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一起,你永远不会是一个人!”

楚思雨已经感动的双眼透红,她上前抱住傅少卿,眼里流下激动的泪水,已经哽咽的不能讲话,只是面对记者的镜头,露出幸福的笑容。

沈佳人愣愣的看着电视上傅少卿跟楚思雨的特写镜头,半天没有说话,直到电视里开始播放其它的新闻,沈佳人仍旧没有回过神来。

“伤心了?”身边的沙发陷了下去,一道不容忽视的气息逼近,厉墨成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悦的低沉。

那段过去,小兔子还没放下!

“我有什么好伤心的!”沈佳人一惊,转身看着厉墨成,冷冷的说:“我只是没想到,傅少卿竟然这么蠢!”

傅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呢,可真是大手笔,真不知道楚思雨那朵小白花给傅少卿灌了什么*汤,竟然把傅少卿迷得晕头转向的,做出这样的决定。

“的确是蠢,不可救药!”厉墨成因为沈佳人的态度,面色好看了一些。

“你早就知道了?”沈佳人发现厉墨成根本没有一丁点儿惊讶之色,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没有,只不过楚家同意跟傅家联姻,为的就是傅氏的股份,这都是迟早的事而已,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傅少卿竟然这么快就入了套。”厉墨成眼中泛起一道亮光。

他要不要再添一把火,让傅家人早点尝到苦果?

“我也没想到,我公公——傅老爷子在去世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楚家对傅氏一直心存觊觎,当时我还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我说那些,现在,好像有点懂了。”商场上尔虞我诈,傅少卿虽然是青年才俊,商业新秀中的佼佼者,但是比起目光老辣的傅老爷子来,终究眼光差了点,至少,他勘不破情关,就是最大的致命伤。

“傅老爷子倒是个明白的,只是死的早,还没等儿子成器。”厉墨成因为沈佳人那无心的一句公公,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不过想起自己家里的情况,最终没有说什么。

“楚家人的手段真的是很高明。”沈佳人想起楚思雨那朵小白花,幽幽一叹,觉得傅少卿被蒙蔽也没什么奇怪的。

“用来用去无非就是美人计,楚家人最擅长卖女儿,不过楚思雨倒是卖了个好价钱。”厉墨成冷笑一声,傅氏虽然是家族企业,但是他相信,楚家人手里持有的傅氏股份远不止这百分之十五,看来很快的,傅氏将要变天了。

“楚思雨那种女人,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沈佳人想起楚思雨人前总是那副知书达理,温柔体贴的模样,突然觉得有点恶心,“别再在我面前提到那个女人!小心我吐你一脸。”

“那就不提。”厉墨成将沈佳人捞进怀里,给她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让她的头枕着自己的大腿上,拿起她一条胳膊,揉捏着。

“厉墨成,你……”沈佳人原本以为厉墨成又想耍流氓,刚想反抗,却又忍不住舒服的哼哼起来,抬头看了一眼专心给自己揉捏着胳膊的厉墨成,突然觉得厉墨成这个男人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霸道,至少这一刻还是挺温柔的。

“怎么,这就被感动了?是不是觉得昨天拒绝我的求婚,太冲动了?没关系,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厉墨成低头在沈佳人的耳边吹气。

“……”好吧,沈佳人承认自己刚才纯粹是想多了。她翻了个白眼,不再看厉墨成,这个男人不说话还好点,一说话简直完全破坏这一身的高冷范儿。

“厉墨成,昨天的事,你真的就一点不生气?”临睡前,沈佳人嘟囔着问。

“……”厉墨成正把玩着沈佳人手指的手一顿,“你说呢?”

生平第一次求婚被当众拒绝,一点不生气是假的,可是他就是拿这只小兔子没办法。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沈佳人翻了个身,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谁让你也不提起打个招呼,搞这种突然袭击,丢脸也活该。”

“……”好吧,厉墨成无语,不过下次求婚如果提前打个招呼的话,是不是胜算就大些?

沈佳人被伺候的很舒服,不一会就觉得眼皮重的掀不动,沉沉的睡着了,厉墨成看着沈佳人毫无防备的睡颜,心里某一处异常柔软,小兔子这么毫无防备的在自己身边睡着,是不是说明,潜意识里,小兔子已经接受他了,只不过是嘴上逞强而已?

如果沈佳人此刻知道厉墨成心里所想的,肯定会忍不住翻个白眼吐槽,她就算是防备又防备的了吗?这个臭流氓根本就是防不胜防,与其把自己搞的那么累去防备这个混蛋,倒不如顺其自然,先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养足了精神再说。

又是一天过去,第二天,沈佳人起床后,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又换了,虽然还是男式衬衫,但是这绝对不是昨天洗完澡穿的那件,心里将厉墨成腹诽了一阵后,沈佳人才发现厉墨成竟然不在房间里,她眼珠一转,起身下床跑到衣柜前,拉开衣柜在里面找衣服,她就不信这衣柜里没有其它的适合她穿的衣服,趁厉墨成不在,她要把自己给武装起来,省的那个家伙又找借口说她勾引他,趁机占她便宜。

厉墨成拿着一整套的女装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衣橱门大开,沈佳人晃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在衣柜里翻找,时不时的拿出一件自己的衣服在身上比划两下。

厉墨成喉咙一紧,轻咳了一声。

“厉墨成,你上辈子是属鬼的吗?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沈佳人被吓了一大跳,回头看着厉墨成生气的说。

“看来我很不受欢迎,既然这样,我还是出去吧。”厉墨成面无表情的看了沈佳人一眼,然后随意的晃动了下手中的袋子。

“等等!人可以走,东西留下!”沈佳人一眼就看见厉墨成手中的女装袋子,上前一把抢过来抱在胸前,然后对着厉墨成摆摆手说:“你可以走了!”

“……”这小兔子就想这么把他打发了?

“我的东西可不是白给的!”商人本性又暴露出来了,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白花花的大腿,目光灼热。

“你什么时候白给过?昨天晚上不是都肉偿了么?”沈佳人咬牙切齿的瞪着厉墨成,想起昨天晚上被欺负的画面,就气的牙痒痒,她今天一定要回到岸上,这个家伙要是再阻拦她,她就跳海,游也要游回岸上,再在这里待下去,她就完全成了厉墨成这个混蛋的禁脔了!

“难道昨天晚上不是我肉偿给你?不知道最后是谁舒服的哇哇直叫的。”厉墨成调侃道。

“厉墨成,你敢再没节操一点吗?出去出去出去!”沈佳人抓狂的大吼。像是只被刺激了的小兽,要是厉墨成敢再惹她的话,她保证会咬死这个家伙。

厉墨成看沈佳人那副张牙舞爪活力四射的模样,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倒是没有再调戏沈佳人,转身出了船舱。

每次调戏小兔子,他都觉得自己才是被调戏的更狠的那一个,要不是这两天休假,积压了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他真想就这样跟小兔子两个在船上一直呆着。

换好了衣服,又梳洗完了,吃了一顿美美的早餐,沈佳人觉得神清气爽,尤其是回到陆地的那一刻,她有种终于脚踏实地的踏实感。

“先去哪里?”厉墨成看着沈佳人那副兴奋劲儿像是出笼的小鸟一样,心情有点不爽。

“去傅氏,我辞职手续还没办呢,拖了这么多天了都。”沈佳人坐上车,说道。

“没必要。”厉墨成心情更不爽了,小兔子这么迫切的要去傅氏,是要去办离职手续还是想要去看傅少卿?

“什么意思?”沈佳人不解的看着厉墨成问。

“离职手续我昨天已经让人给你去办理好了。与明诚签约你该拿的那部分提成也已经汇到你的账上,你现在没必要去傅氏。”厉墨成发动了车子,边开车边说。

“那就不去,正好我也不想去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沈佳人倒是没有听出厉墨成话里的酸气,一听手续已经办好,钱已经到位,立刻拿出手机,去核实自己的账户信息,果然,账户上多处三十几万存款,她高兴的眉开眼笑的。

厉墨成这个家伙,总算做了件好事。

“现在还要去哪里?”厉墨成转头看了沈佳人的小脸,问道。

没想到小兔子是个见钱眼开的,三十几万就能让她笑得脸跟朵花似的,看来自己之前求婚是用错了方式。

不过小兔子说傅氏里面乌烟瘴气,还真是用词准确,楚家这次下手可真快,看来早就对傅氏这块肥肉,觊觎已久。

“当然是回家!”沈佳人不假思索的回答,回家后她要去菜市场多买几个菜,然后做一桌子好吃的,叫包贝贝跟大白一起,庆祝她与傅家彻底脱离关系。

正如厉墨成跟沈佳人所说所想的那样,傅氏里面此刻一团低气压,从昨天,傅少卿突然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将自己名下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赠送给楚思雨开始,他的耳朵就没有片刻的清静过。

“少卿,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一个人突然决定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冯杰作为傅少卿的秘书兼好友,竟然也是在记者招待会开始后才知道这件事,对于好友这个冲动的决定,他心中很是担忧。

那天晚上,他离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少卿会突然做出这样不理智的决定?

“没什么,只是觉得亏欠了小雨,想要弥补而已。”傅少卿疲累的坐在椅子上,刚刚他才应付走一波董事会成员的电话,现在感觉精神疲惫。

“弥补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不觉得,你这样做是明智的,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不是小数,少卿,你这次太冲动了。”冯杰有些不赞同的说。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小雨,她马上要跟我结婚了,这股份仍旧是属于我们傅家的。”傅少卿其实心里也有点后悔,但是一想起楚思雨那张满是泪痕的脸,还有哭肿的双眼,以及身上的青紫伤痕,他就为心里的犹豫与猜忌感到无地自容。

“是在傅家没错,但是却不是在你名下。”冯杰现实的指出其中的不同:“而且,你跟楚思雨还没结婚呢!,说句不好听的,这万一她要是……”

“我知道。别说了,这事情已经成定局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傅少卿打断冯杰的话,拧了拧眉心,疲惫的说。

冯杰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他老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楚思雨背后可是还有一个楚家!

傅少卿刚想清静片刻,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母亲梁桂芬打来的,将手机又放回到桌上,直到手机铃声响过了之后,他紧皱的眉头才松开一点,母亲打电话过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股份的事。

只是,傅少卿低估了梁桂芬的执着,直到电话响了三遍之后,再响起,傅少卿避无可避,无奈的点了接通。

“少卿,你怎么这么糊涂!”梁桂芬一张口就是训斥:“你怎么能将傅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楚思雨?你这是将妈至于何地?”

她嫁给傅易恒这么多年,汲汲营营的维持这这个家,手里却没有一点傅氏的股份,而楚思雨还没过门呢,就拿到傅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这让她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题外话------

谢谢美妞们的支持,兜里有评价票的赶紧丢到大婶的碗里来,记得要点五星哦,手机阅读的美妞们一定要选经典必读,不然一个低分票,分数哗啦一下就下去了,呜呜,大婶需要嫩们的支持。

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