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4:阴谋,合作。

沈佳人被吓了一跳,她倏地转身,看到之前跟她搭讪的海盗男站在自己身后,嘴角带着几分玩味的笑意看着她。

沈佳人没有说话,又转过身去看岸上的风景。

拜包贝贝那个不靠谱的女人所赐,像这种喜欢猎艳的公子哥儿,她见识的多了。不过,这个人明知道自己是厉墨成看中的女人,却还敢来骚扰她,不得不说勇气可嘉,当然了,他的背景也肯定不一般。

这种人,她一个也招惹不起。

“我是认真的。就算厉墨成喜欢你,他的家人也不会接受你,但是我不一样,我的家人不会约束我。”海盗男没有离开,站在沈佳人身后继续说。

“……”沈佳人无语,她这么个声名狼藉的女人,什么时候竟然成了香饽饽了?这些人把她当什么?争来抢去用来炫耀斗气的玩物么?真是可笑!

“听说莫家也中意你,不过莫晨……呵呵,他绝对不是合适的人选。”海盗男肯定的说。

沈佳人再次转身打量着海盗男,目光充满防备,这个男人知道的还真不少,专门调查过她?

“沈佳人,你竟然跑到这里来了,让我好找!”一身女巫装的包贝贝提着大裙摆跑了过来。

海盗男看了一眼包贝贝,对着沈佳人优雅一笑:“记住我说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说完,在包贝贝赶过来之前,先一步离开。

沈佳人看着海盗男的背影,翻了个白眼,神经病!

“沈佳人,那个男人是谁?你新勾搭的?”包贝贝看着离开的海盗男,口无遮拦的问。

“不认识,问路的。”沈佳人十分淡定的满嘴胡诌,她当然不可能跟包贝贝说实话,不然包贝贝这个大广播还不得闹得人尽皆知!

“看起来条子挺正的嘛!”包贝贝对着海盗男的背影发了一会花痴。

沈佳人再次翻白眼,转过身继续欣赏风景,不跟包贝贝讨论这种无聊的话题。

“我说,沈佳人,你真够可以的你!”包贝贝花痴够了,也上前学着沈佳人的样子趴在栏杆上看风景,“你竟然就这么拒绝了厉大少的求婚,你说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明知道不可能,还硬扯在一起做什么?”沈佳人没有去看包贝贝那张义愤填膺的脸,幽幽的说:“贝贝,我已经犯过一次错,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厉墨成是好,但是我们两个不适合。”

“有什么不适合的?他乐意娶你,你就偷着笑吧!矫情个什么劲儿你!”包贝贝气呼呼的责备。

“结婚不是单纯的两个人的事,就算我同意了,厉家能接受我这样一个女人吗?”沈佳人苦笑,“贝贝,我已经过了天真做梦的年纪了,现在我只想跟佳宇两个脚踏实地的过日子,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我不会去奢想。”

“算了,我就知道说不过你,可是佳人,万一厉家人不像你想的那样呢?或许他们跟莫家人一样,不介意你的坏名声呢?”包贝贝问。

“贝贝,你说茹姨是真心接受我的吗?”沈佳人轻笑一声,看着岸上越来越远的灯火,问道。

包贝贝转头看着沈佳人完美的侧脸,心虚的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底气的垂下眼帘。

佳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在外面吹着冷风,各自想着心事,没有人开口打破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佳人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冷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厉墨成专属的那个船舱找件衣服穿上,身上就多了一件厚实的大衣,立刻的,一股暖意包裹住了她。

“你……”沈佳人转身,就看到厉墨成站在之前包贝贝站的地方,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默默吐槽,包贝贝那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自虐完了没?”厉墨成看着沈佳人冻得红通通的鼻子跟小脸,不悦的问。

“啊?”沈佳人不解的看着厉墨成,什么意思啊?

“跟我回去!”厉墨成将披在沈佳人身上的外套紧了紧,大手抓住她的小手说。

这小手也这么冰,如果他不过来,他真怀疑小兔子今天晚上就要在甲板上风干了。

“我不要!”沈佳人用力的往回抽手,“厉墨成,我是认真的!你应该找一个跟你门当户对家世相当的女人做你的妻子,我虽然,我们……那个……哎呀,总之,我就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赖上你怎么样,今天下午的事,还有,还有之前的,你就当,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

沈佳人磕磕绊绊的总算是将一句话给说完了,也不知道厉墨成究竟有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他那么聪明,应该,很明白了吧?

厉墨成冷冷的看着沈佳人,双眼微眯。这个女人就这么怕跟他扯上关系?什么叫从来没想过要赖上他?什么叫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难道今天又没有*?”就在沈佳人被厉墨成看的窘迫的不知所措的时候,厉墨成突然皱眉问。

“什么?!”沈佳人明白厉墨成的意思,傻傻的问,但是很快的,她就回过味来,一张脸又羞又气的,红的像是个大番茄!

“厉墨成!你个臭流氓!”沈佳人气的一脚踢在厉墨成的小腿上,然后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跑。

她再也不要跟厉墨成说话了,这个男人简直不能愉快的交流!

“船上乱,别瞎跑!”厉墨成上前抓住沈佳人的胳膊,将人拽进怀里抱紧。

“厉墨成,你放开我!混蛋!臭流氓!我不要跟你说话!不要跟你说话!”沈佳人恼羞成怒的在厉墨成的怀里挣扎,该死的!这个男人怎么力气这么大!两条胳膊跟钢铸的似的。

“五句了。”厉墨成将胳膊收紧,看着沈佳人提醒。

“……”沈佳人紧紧的闭上嘴,然后死死的瞪着厉墨成,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恨了!有必要数的这么清楚吗?

见沈佳人终于安静下来,厉墨成低头看着沈佳人,认真的说:“我没有那么滥情。”

“?”沈佳人眼中带了丝疑问。

她也没说这家伙滥情啊?

“我也没有那么*。”

“……”沈佳人无语,她什么时候说过这个家伙滥情*了?顶多是无赖加无耻下流罢了。

“沈佳人,我这辈子只想睡一个女人,至于你说的门当户对,我没那么好的精力,睡别人一家子。”

沈佳人吐血!

厉*oss你的脑部纹路到底是怎么长的?她只不过是说了句门当户对,怎么到他的思维里就成了要睡别人一家子了?

真是有理说不通!

沈佳人原本就没什么力气,这么一折腾,很快的就又软趴趴的了,厉墨成毫不费事的将人给抱起来,回到他的专属房间。

一路上沈佳人都气愤的瞪着厉墨成,一声不吭。她说了不会跟厉墨成说话就绝壁不会再跟这个家伙说话。

厉墨成看了一眼沈佳人倔强的眉眼,忍不住笑了笑,走的更快。

“你说,厉墨成那个家伙不会把佳人怎么样吧?没想到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厉大少竟然是这么猥琐的一个人!”等厉墨成跟沈佳人离开,船舱里突然冒出一颗脑袋,一个含着三分担忧七分兴奋的声音响起。

大白看了包贝贝一眼,没有说话。

还有谁能比这个女人更猥琐?竟然躲在这里看好朋友被人欺负非但不上去帮忙还一脸兴奋的拍照留念?

“大白,你那是什么表情?很过分啊你!”包贝贝感觉到大白的鄙视,不高兴的戳了戳大白的胸膛。

大白看了一眼包贝贝嫩白的手指,抿了抿春,没说话。

包贝贝讪讪地收回手指,忽然变了张脸,讨好的拉着大白的衣袖说:“大白,你说我平时对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大白一看包贝贝这样子,就知道肯定没好事,冷着脸不客气的回答。

“喂,大白,你这话太让我伤心了,简直没人性啊!平时有好吃的好喝的,姐姐我什么时候少了你?你说这话太让我寒心了你!”包贝贝生气的用力拽了拽大白的衣袖。

“你是说刚刚你逼我吃的那大半盒冰激凌?”大白眉毛一挑,问道。

这个女人明知道他讨厌吃甜食,竟然把吃了一半的冰激凌硬塞给他,还非要他吃完,到现在他嘴巴里还一股甜腻的味道,很不舒服!

“你别不知好歹哦~那可是我最喜欢的口味,要不是怕吃掉一个会长肉,丢掉又可惜,我才不会给你!”包贝贝秀气的翻了个白眼,一副你赚大发了的表情。

大白强迫自己做了个深呼吸,所以说,这个女人是把他当成垃圾桶了?

“大白,你就帮我个忙嘛!”包贝贝见大白不为所动,又换用撒娇战术。

“说。”大白受不了包贝贝这副狗尾巴样,最终妥协。

包贝贝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然后拉着大白猥琐的笑着说:“其实这事对于你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只要你出手,肯定手到擒来。”

“说重点。”大白脑门滑下三条黑线,这女人笑得这么没节操,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事。

包贝贝被呛了一句,假装轻咳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偷偷去厉墨成的船舱,偷拍几张照片回来,我要知道我好朋友跟厉墨成在一起,性福生活到底有没有保障,这可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大事,一点也不能马虎!”

大白真是想拍飞包贝贝这个女人的心都有了,他就知道,这个女人的节操早就喂狗了!竟然让他去拍厉墨成跟沈佳人的艳照!真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里整天都装着些什么!

“不去!”大白想也没想的一口回绝。

“为什么啊?”包贝贝郁闷的问,然后又开始不遗余力的给大白洗脑:“不用拍很多啦,就一张,一张就可以……要不你就去录个音,录个音也成……”

“大白,你就去嘛!”

“不去!”

“真不够意思!你为什么不去啊!”

“我怕死!”

大白丢下三个字,索性转过脸去不再搭理包贝贝,这次,任凭包贝贝说破了天,他也不会答应的,他之前真是太纵容这个女人了!越来越让她无法无天。

“……”包贝贝听了大白的话,想起厉墨成那双冷酷的眼睛,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可是,如果不抓住这个家伙的一点把柄,她以后不是要永远在他面前矮一头?

“哼!你不去拉倒!我自己去,我还就不信了!”包贝贝拿着手机生气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指控大白:“白眼狼!没义气!不就是让你去拍几张照片吗?有什么大……”不了!

“拍什么照片?要不要我帮你?”一道带着寒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包贝贝从角落里走出来,在看到面前的人的时候,顿时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似的,一动不动。

“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厉墨成,此刻他就抱着沈佳人站在拐角背光的地方。

“包贝贝,你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沈佳人看着包贝贝,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刚刚包贝贝跟大白的话,她全听到了,有这么个朋友,她真是欲哭无泪。

“那个,佳人,这完全是误会,误会,我就是跟大白两个闹着玩的,你也知道,大白这个家伙平时就是太木讷了,天天顶着一张扑克脸,我这不是无聊嘛,嘿嘿,真的,真的!”包贝贝顺风转舵的速度特别快。

沈佳人已经不想跟这个没节操没下线的女人理论了,索性闭上嘴不说话。

“佳人,你跟厉大少去忙你们的,我跟大白去看看佳宇去,你们忙你们忙!”包贝贝见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都冷着张脸,立刻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我也去!”沈佳人一听包贝贝说要去找佳宇,才想起佳宇一个人在船上,尤其是想起佳宇上次被人推倒海里的事,一阵后怕,她这个做姐姐的真的是越来越不称职了。

“不用不用,你们忙你们忙,我跟大白去就OK了。”包贝贝一听沈佳人要跟着,立刻拒绝,在看到厉墨成脸色好了一丁点的时候,立刻狗腿的笑了,很快的,她脸色又一变,对着还在一边的大白呵斥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当电灯泡是不道德的?这么没眼色,小心我扣你工资!”

“……”大白默,这女人感情不但当他是个垃圾桶,还当他是个受气包出气筒呢!

“等等我!”沈佳人挣扎着要从厉墨成的怀里下来,但是奈何,厉墨成根本不让,她又赌气的不想跟厉墨成说话,只是气鼓鼓的瞪着厉墨成,示意厉墨成放开她!

厉墨成假装看不懂沈佳人的意思,仍旧抱着沈佳人紧紧的。

眼看着包贝贝跟大白走远了,沈佳人挣扎的更加用力,她瞪得眼睛都要脱窗了,恨不得再在厉墨成的脖子上咬一口。

“别惹火。”厉墨成低头逼视着沈佳人的眼睛,手指在沈佳人紧紧闭着的小嘴上拂过,低低的问:“这么挑逗我,是又想要了?”

沈佳人气的吐血,张口就要去咬厉墨成的手指,却被厉墨成飞快的躲开,看着她目光充满暧昧的挑逗。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厉墨成一个人自说自话,“这次我会更加卖力,一定要让你……”

沈佳人终于忍不住,打断厉墨成的话,生气的咆哮:“厉墨成,你到底放不放我下来?”

再让这个家伙说下去,她真怕自己的耳朵又要遭受荼毒。

这个男人真的是什么都敢说的!

厉墨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看着沈佳人的眼睛说:“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我才没有你这么无聊!快点放我下来!我要去找佳宇!”沈佳人脸色微赧,别扭的说。

厉墨成将沈佳人放下来,然后紧了紧沈佳人身上的大衣,将扣子给她扣好,说:“在音乐餐厅。”

沈佳人一获自由,就立刻跑开了。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的背影,叹了口气。

“大哥。”厉墨阳十分不情愿的出现在厉墨成的身边,硬着头皮开口。

“洗一个月马桶!”厉墨成脸色一寒,冷冷的说。

“大哥,不要啊!”厉墨阳一听厉墨成的话,就忍不住哭丧着脸尖叫:“大哥,能不能换个惩罚?你让我这么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大美男去洗马桶,太不人道了!”

“不人道?”厉墨成转头看着厉墨阳,问道。

“不是,不是,大哥咱能不能换个惩罚?”厉墨阳一脸讨好的看着厉墨成:“你让我上刀山下油锅都行,就是别去洗马桶!”

“可以。”厉墨成非常痛快的回答,然后就在厉墨阳暗暗松一口气,准备了无数溢美之词准备巴结厉墨成的时候,就听厉墨成又慢慢的补充了三个字出来:“两个月。”

“啊~大哥,不带这么没人性的!我可是你亲弟弟啊!”厉墨阳惨叫一声。

“再废话就三个月!”厉墨成冷哼一声。

“是!”厉墨阳突然变得无比严肃起来,“大哥,这是下面的人刚刚查到的,那三家报社之前都有跟一个人联系过。”

说完,厉墨阳将一张照片递给厉墨成。

厉墨成接过照片,在看到照片上的人的时候,眉心一皱,脸色更加冷酷。

楚思雨!

“大哥,我觉得这件事不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我总感觉那些人是故意的。”故意想让他们将矛头对准楚家。

“有什么关系!”厉墨成冷笑一声,反正楚思雨那个女人不能留,早晚的事而已。

“大哥,你知道的,老爷子那边不希望我们跟楚家有任何接触。”厉墨阳听了厉墨成的话,有些为难的开口。厉家跟楚家之前有过渊源,但是后来发生一些事,爷爷就明令禁止厉家人跟楚家有所来往。

“要我教你?”厉墨成挑眉看着厉墨阳,看来最近这个小子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泡妞上了,脑袋都生锈了!

“明白,明白!”厉墨阳头皮一紧,立刻说道。心里却在默默的吐槽,大哥,你这么阴险,为什么一个沈佳人都搞不定?

沈佳人去了音乐餐厅,果然看到弟弟沈佳宇在里面玩的不亦乐乎,他仍旧穿着天使的衣服,不知道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得特别开心。

看着弟弟脸上纯净的笑容,沈佳人突然觉得特别羡慕,甚至觉得,弟弟要是一直这样长不大,过着单纯快乐的日子,没有那么多的烦恼,其实也挺好的。

当然,前提是她足够强大,可以给他完全无忧的生长环境的话。

“佳宇。”沈佳人推门进去,喊了沈佳宇一声。

“姐姐!”沈佳宇看到沈佳人,眼中闪过惊喜,不过随即脸色又暗淡下来,有些小心翼翼的问:“大哥哥找到你了吗?姐姐,你是不是生佳宇的气了?”

“姐姐怎么会生佳宇的气!”沈佳人走上前安抚的摸了摸弟弟的头,“姐姐永远不会生佳宇的气,不论佳宇做了什么,姐姐都不会生佳宇的气。”

“真的?”佳宇小心的确定。

“嗯!真的!”沈佳人肯定的点头。

“姐姐,你真好!”沈佳宇突然兴奋的大叫。

这样的话,那他就可以不用跟姐姐汇报大哥哥说的要让姐姐给他生一个小外甥出来的事了,他就可以像大哥哥说的那样,保留这个小秘密了!

沈佳人看着弟弟孩子气的脸,不禁失笑。佳宇心性单纯,一点点的事情就可以让他开心好久。

“姐姐,我今天又认识了位新朋友哦!”沈佳宇兴奋过后,拉着沈佳人说,然后指着音乐餐厅的一角说:“他在那里!咦……人呢?刚刚明明在那里的!”

沈佳人顺着沈佳宇的手指看去,角落里空无一人,但是在罗马柱后面一道身影渐渐远去,沈佳人看着那个背影皱眉,是那个穿海盗服的男人。

今天她碰到这个男人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点?这个人究竟是谁?想要做什么?

“佳宇,以后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说话,有的时候,陌生人对你好,并不是真的对你好,说不定是为了降低你的警惕,伤害你。”沈佳人不放心的叮嘱沈佳宇。

不管那个男人出于什么目的,佳宇都跟他少接触为妙。

“嗯,佳宇知道了,就像是那个人贩子给佳宇好吃的好玩的,其实是为了把佳宇卖掉,对不对?”沈佳宇明白的点点头说。

“嗯。不是所有对你好的人都是好人。”沈佳人的手指怜惜的抚着弟弟脖子一侧的一道淡的几乎看不到的疤痕,说道。

那是几年前,沈佳人差点被人贩子拐卖的时候留下的。

“姐姐,已经不疼啦,佳宇都听姐姐的,以后不会再跟陌生人说话了。”沈佳宇拉着沈佳人的手,笑着说。

“姐姐知道佳宇最乖了。”沈佳人疼惜抱住弟弟。

“姐姐,这里的曲子都换了哦,每一首都是佳宇喜欢的呢,你听听。”沈佳宇没有那么多伤感的情绪,将面前的一个叉子拿起来,立刻就有好听的音乐响起来,他脸上绽放出笑容来。

“还有这个……这个也很好听。”沈佳宇又接着移动了好几个身边的餐具,不同的音乐响了起来,此起彼伏。

沈佳人也是第一次见识到音乐餐厅的神奇,跟沈佳宇一起玩了起来。

包贝贝跟大白两个找到沈佳宇的时候,就发现两姐弟在里面玩的特别开心,沈佳人脸上的笑容是她这些年少见的发自内心的开怀,她停下脚步,说:“其实我特别羡慕,沈佳人有佳宇这样的弟弟。”

大白眉头一皱:“你有哥哥。”一个把她宠的无法无天的哥哥。

包贝贝眉眼一横,瞪着大白说:“你不扫兴能死?再这样我真扣你工资!”

大白耸耸肩,完全不以为意,他原本就没看中那点工资,再说了,无论包贝贝克扣他多少,都有人加倍给他补上。

包贝贝在门外看了一眼里面玩的忘乎所以的姐弟两个,突然转身往回走:“幼稚!让她们姐弟两个折腾吧,我去宴会上吃点东西!”那语气里分明带着几分羡慕。

大白也看了一眼里面的姐弟两个,然后跟着包贝贝默默的离开。

傅家大宅里,楚思雨正在陪着傅少卿的妈妈梁桂芬看电视,两个人时不时的针对电视剧里的人物讨论一番,其乐融融的。

电视剧完结,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的位置,梁桂芬看了一眼门口,有些不耐烦的抱怨:“这少卿今天这是怎么了?都这个点了还没回来!思雨啊,你现在跟少卿一起工作,少卿没跟你说他今晚上要去做什么?”

“梁姨,少卿今天签了明诚的那个案子,说是带下面的人一起去庆祝,可能是大家太开心了,就玩的晚了些。”楚思雨眸子里划过一丝暗色,然后温婉的说道。

“你呀,应该跟着他一起去的,省的公司里那些不长眼色的小狐狸精不安分。”梁桂芬听楚思雨这样说,立刻说道:“尤其是那个沈佳人!”

“梁姨,你也知道,我先前在公司里跟佳人闹得不愉快,这种场合,我还是避开的好,省的公司里的人说闲话,对少卿的影响也不好,再说了,我也不愿意去那些吵闹的场合,还是这样在家里陪着梁姨看喜欢的电视剧好。”

“你呀,就是太知书达理太善良了!”梁桂芬听了楚思雨的话,拉着楚思雨的手说道:“不过你今后也要多个心眼,别太好说话了,省的沈佳人那个小贱人再出什么幺蛾子。不行,这事我得跟少卿好好说道说道,既然明诚的案子都已经签下来了,那么就立刻把沈佳人打发走,让她一点儿念想也没有!”

楚思雨微垂了眼帘,掩下心中的嘲讽,梁桂芬这个老女人真是太拿自己的儿子当回事了,现在的沈佳人攀上了高枝,根本完全不拿傅少卿当回事,也只有她还在这里一厢情愿的自我感觉良好。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楚思雨面上仍旧露出为难之色:“梁姨,工作的事还是让少卿来定夺吧,我相信少卿对我的感情。”

“少卿对你那可不是说的,当初他爸逼着他娶沈佳人,他差点跟他爸闹翻了,要不是他爸身体不好,他也不至于妥协,那孩子就是太孝顺了,这一年,阿姨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的,少卿可是一直为你守身如玉,都没正眼瞧过那个小贱人,完全没有给她近身的机会。少卿心里,只有你一个!”梁桂芬听了楚思雨的话,连忙为自己的儿子说好话。

“梁姨,我知道的!”楚思雨故作娇羞的说,心里却忍不住冷嗤,心里有他又怎么样?她楚思雨终究还是接手了一个二手男人,傅少卿对沈佳人不屑一顾?她可不这么认为,至少现在不是!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楚思雨见梁桂芬面露倦色,根本已经是在强打着精神陪自己,于是体贴的说道:“梁姨,你先去睡觉吧,我来等少卿就好。”

梁桂芬其实早就支持不住,听楚思雨这么说,立刻说道:“那阿姨就先上去了,这人年纪大了,就是精神头跟不上了,你也别熬着了,累了就上楼睡觉,别等了。”

“我没事,我等着少卿回来,怕他喝醉了,没人照料。”楚思雨柔声说道。

“你这个孩子,就是贴心!比沈佳人那个扫把星,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少卿娶了你,真是有福气了!”梁桂芬又禁不住把楚思雨夸了一通,这才起身上楼去休息了。

客厅里只剩下楚思雨一个人,她无聊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手里的手机,昏暗的灯光下,她脸上的神色看不十分清楚,但是与她平时表现出来的美好有很大的出入。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楚思雨划开屏幕,看到有一条信息,是个视频,她点开之后,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生气的将信息关掉,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厉墨成竟然煞费心思的像沈佳人那个贱人求婚,而沈佳人那个贱人竟然还拒绝了!

真是岂有此理!

就在楚思雨气愤不已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她看了下来电显示,深吸几口气之后,点了接通。

“什么事?”

“视频看了?”那边的男人玩味的问。

“看了。”楚思雨佯装镇定的回答,“你发给我那个,什么意思?”

“你说呢?楚大小姐?”男人的笑声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暧昧。

“我不明白。”

楚思雨手指收紧,力持平静的开口。

“厉墨成对你不屑一顾,现在却被沈佳人当众拒婚,有没有种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男人的笑声又清晰了几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没什么事的话,我挂电话了!”楚思雨说着,就要去摁断通话。

“楚思雨,或许我们可以合作,我今天突然觉得,沈佳人那个女人很有个性,值得一玩!”男人玩世不恭的开口。

楚思雨挂电话的手一顿,然后冷冷的说:“那是你的事。”

“先别急着拒绝,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会同意的!”男人自信的说。

楚思雨挂断电话,然后生气的将手机丢到沙发上。

沈佳人!

院子里有汽车的灯光打进来,让楚思雨此刻脸上的狰狞彻底曝露在明处,可惜没有人看到。

冯杰架着喝的醉醺醺的傅少卿进来,在看到客厅里的楚思雨的时候,明显的一愣。

倒不是冯杰惊讶楚思雨出现在这里,而是他觉得今天晚上的楚思雨让他觉得有些很不一样。

“少卿怎么喝了这么多!”楚思雨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柔,看着醉醺醺的傅少卿连忙上前帮助冯杰搀着他,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抱怨冯杰:“你也真是的,怎么也不看着点,让他喝这么多,明天肯定要头疼了。”

冯杰打量了楚思雨一眼,发现楚思雨还是跟之前一样,尤其是她对傅少卿的关切,一如既往,禁不住开始怀疑之前是自己的错觉。

“我哪能劝住了,这个家伙今天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斜了,谁敬酒都喝,不醉才怪!”冯杰也忍不住抱怨,“害得我这么晚了还得把人送回来,明天我上班准迟到!”

其实,做为傅少卿的好朋友,他当然知道傅少卿今天为什么喝这么多,身为男人,能有几个能受得了白天那样*裸的打击?可是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懊悔也不管用,更何况,这里还有个楚思雨。

“算了吧,先把人弄到卧室,我先去给他盛一碗醒酒汤。”楚思雨也不深究,帮冯杰将傅少卿扶上楼之后,就去厨房了。

冯杰将傅少卿放到床上,大冬天的愣是让这个家伙给折腾出一身汗来。

“喝,接着喝!今天不醉,呃~不归!都给我喝!”傅少卿躺在床上,翻个身,仍旧说着醉话。

“你这个家伙,喝死你!”冯杰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看到楚思雨端着醒酒汤上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人就交给你了,我回去了!”

楚思雨点点头,走上前扶着傅少卿喝醒酒汤,冯杰看了眼,没自己什么事了,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将门给关上了。

“喝,让我喝,都别拦着我!一醉方休!”傅少卿挥舞着双手,皱着眉头吐着酒气说。

“少卿,来,把醒酒汤喝掉。”楚思雨扶着傅少卿的头,将盛着醒酒汤的碗送到傅少卿的嘴边。

傅少卿还以为是酒,低头喝了一口,发现味道不对,一把推开碗,生气的说:“混蛋!竟然拿这么劣质的东西来骗我!我要解雇你!我傅少卿这辈子最恨被人欺骗!”

被傅少卿这么一推,一碗醒酒汤都撒在了楚思雨的衣袖上,她生气的看着自己被弄脏的衣袖,看着仍旧发着酒疯说着醉话的傅少卿,眼中有着深深的不耐烦!

最恨被人欺骗是吧?

楚思雨看着傅少卿突然冷笑一声,伸手去脱掉自己的外套丢在地上,然后又伸手去解傅少卿的衣服。

“少卿,别闹,我帮你脱掉衣服,你好好睡一觉。”楚思雨趴在傅少卿的耳朵上,轻声的说,手指开始不停的忙碌。

“嗯~”傅少卿喉咙里发出一个单音节,“给我酒,让我喝酒!让我喝酒!让我喝!”

“少卿,抬胳膊。”楚思雨一边说一边扯着傅少卿的外套。

“滚开!别碰我!”傅少卿一把将楚思雨推开,生气的说:“给我酒!”

楚思雨没有防备,被傅少卿推了个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疼的她直皱眉,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她爬起来,走到床边,生气的给了傅少卿一个巴掌,厉声说道:“傅少卿,你看清楚我是谁?”

傅少卿脑袋有了几分清醒,但是双眼仍旧迷蒙,他看着怒气冲冲的站在自己身边的楚思雨,突然一个用力将楚思雨拉进怀里,一个翻身,将楚思雨压在身下,急切的寻找着楚思雨的唇。

“少卿,别这样,先,先把衣服脱掉!”楚思雨没想到傅少卿竟然突然变得这么狂野,有些招架不住,一边躲避着傅少卿的亲吻一边说。

傅少卿这次倒是很配合,直起身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又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楚思雨身上的障碍,再次低头堵住楚思雨的唇,饥渴的像是个在沙漠中困顿了好多天终于找到水源的旅者。

“少卿,你轻点!”楚思雨受不了傅少卿的野蛮,疼的皱着眉头抗议,身体却诚实的迎合着傅少卿紧紧的跟他帖子一起。

傅少卿醉了更好,省掉她很多麻烦!

“好。”傅少卿随口答应,但是手劲却丝毫不减,待到那一刻之后,楚思雨不适的紧皱着眉,刚想要抱怨几分,却听到傅少卿在她耳边说:“佳人,佳人,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弄疼你,再也不会伤害你。”

楚思雨像是吞了一只苍蝇般的恶心,她条件反射性的想要将傅少卿推开,但是最终却是用力抱紧了傅少卿,指甲狠狠的在他的后背上留下痕迹。

------题外话------

小修修,偶的小苹果是吉萍啊,吼吼。

推荐脆脆心妹纸的《骗婚之大叔请合作》

蓝芊芊:小强一样的女主。结婚当天,新郎逃婚,好不容易骗到男主假结婚之后竟反被男主骗财骗色。她发誓要再度逆袭,压倒男主。

顾辰风:深藏不露的男主,扮猪吃女主。可是结婚才半年,竟蹦出个三岁萌娃叫她妈妈。

婶可忍叔不可忍。

顾辰风一朝变脸,霸道总裁模式开启。蓝芊芊逆袭之日遥遥无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