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55章 铺十里红妆娶你可愿

温心然气得咬牙,“流、氓。”

莫向南竟然也不反驳,悦耳的嗓音中透着股子认真劲儿,“全世界,能让我莫向南有流、氓冲动的女人,只有你一个。”

哪怕是现在,两人都到了离婚的边缘,温心然每当回忆起他说过的这句话,她依旧怦然心动。

她想,那时的莫向南是真的喜欢她的鱿。

那时那刻,温心然坐在车后座,面对他突然而来的告白,虽然说出来的话不带一点诗情画意,甚至很糙,糙得让她脸红,但依旧让她的一颗心,如春日里的花,一瓣一瓣,缓缓展开。

脑子是一片空白的,连自行车停下来她都没感觉到。

直到莫向南的声音再次传来,她才惊然抬头,这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

“你……”

将她一脸的慌乱和羞涩尽数收入眼底,莫向南斜勾着唇角,“舍不得下车,嗯?”

“啊……”

温心然抬头四下一看,竟然已经到了吃饭的地儿,连忙从车上跳下去,站在原地窘迫得不行。

莫向南将车子停在一旁,然后走到她面前,径直牵了她的手,朝餐馆走去。

他牵上她的那一刻,温心然如同触了电,立马甩开。

她抬头看他一眼,眼神依旧慌乱,什么都没说,直接跑开了。

莫向南站在原地,看着她逃开的身影,原本染上不爽的眸色渐渐散开,脑子里回响着莫卿的话……

“然然这座山头可不是那么容易攻下的,她特别保守而且还是个乖宝宝,她曾经跟我说过,她爸妈不同意她在大学谈恋爱……”

这一刻,莫向南不禁在想,是不是得先攻下岳父岳母那座山头,才能将她全部拿下?

温心然一头冲进餐馆,还没来得及抬头呢,就听见莫卿的声音传来,“然然,你和我哥也太慢了吧?我们都等饿了。”

坐在一旁的肖简忍不住看她一眼,唇角扯了扯。

能饿到哪里去?

刚在路上她嘴可没闲着,路边小摊,看见什么吃什么,玉米棒、糖糕、烤肉串……

肖简忍不住懊恼,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纵容她了?

温心然连忙走到她身边坐下来,什么都没说,将头垂得低低。

众人很快发现了她的异样,然后是她通红的耳根出卖了她。

还是莫卿嘴快,忍不住打趣道,“你和我哥不会是干什么坏事了吧?”

温心然一听急了,连忙将头抬起来否认,“没有没有……”

“小师妹,要是受欺负了跟师哥说,我肯定替你讨回公道。”

齐大鹏一边说着一边撸袖子,一副势必要大干一架的架势。

“你确定?”

一道清冽的嗓音自他头顶响起,吓得齐大鹏立马回头,当看到不声不响出现在他身后的莫向南时,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靠,你跟个鬼似的,怎么连点声音都没有。”

莫向南淡淡睨他一眼,随即在温心然身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他一坐下,温心然就不自觉地朝莫卿那边靠了靠,肖简看在眼里,忍不住出声调侃道,“你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看把人吓得,跟老鼠见了猫似地。”

莫向南当然感觉到了温心然对他的抗拒,好看的眉心微微一皱,但紧接着舒展开,抬眸扫视一圈,将大家都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好半响,才开了口,“想知道?”

众人皆点头。

一旁的温心然听了,立马抬头瞪他,眼里满是警告。

莫向南看她一眼,唇角扯了扯,一把拿过一旁的点菜单,“饿了,吃饭。”

温心然这才收回瞪他的眼神,紧张的情绪也落了下来。

其他人皆失望得不行,吴铁气得咬牙,“将大家的好奇心都勾了出来,却又不说,这种行为叫什么。”他拿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齐大鹏,示意他接着说。

齐大鹏表情严肃义正言辞,“无耻!”

温心然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

轻笑出声,不光是将莫向南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其他人也都看向她。

餐馆内,明亮的灯光,照在她白皙绯红的脸颊上,竟是如凝脂般通透滑嫩;剔透的眼眸,笑成了两道弯月,更让人炫

目的是,她嘴角镶嵌着浅浅梨涡。

莫向南脑子里晃过四个字:一笑倾城。

肖简最先回过神来,见身边的莫卿竟然也看得连眼都不眨,没好气地一把扳过她的脑袋,“口味太重的女人我不喜欢!”

莫卿傻傻地问,“谁口味重?”

“你说呢?”

莫卿有些气恼,“我口味是重,喜欢吃辣又喜欢吃甜的,可这也能成为你不喜欢我的理由?”

肖简无语地看她一眼,随即调转开目光。

鸡同鸭讲,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他这样莫名其妙,弄得莫卿的心情特别不好。

她从来不是个矫情的女孩子,家庭环境的原因,虽然出身莫氏家族,但除了大姐莫想之外,其余都是男孩子。

她就是跟着哥哥们的屁股后面长大的,这也就直接影响了她的性子。

从小就性格开朗大方,不拘小节,没有女孩子特有的娇娇弱弱任性矫情,想笑就笑,想哭就哭。

她性格好,并不代表她就没心没肺。

她也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的疼不完爱不完的小公主,不管是哥哥也好,还是比她年龄小的弟弟,没有不喜欢她的。

可是,只有眼前这个小贱男,一次又一次的伤她的心。

他就仗着她喜欢他,肆意地践踏她对他的一颗真心。

思及此,莫卿有些恼,一抬眼,就看到对面的齐大鹏和吴铁一副口水横流地对着她身边的温心然看得两眼痴迷。

于是,立马揉了一团纸,砸了过去,“还看,口水都成河了。”

被砸到的两人猛然回神,顿时尴尬得不行,抬手挠着后脑勺,偷偷地看向一旁的莫向南,只见他一双眼睛跟冒了火儿似地,不知何时已经盯上了他们。

“嘿嘿,嘿嘿,小师妹笑起来真美……”吴铁一边傻笑着一边拿胳膊肘去捅齐大鹏,示意他接上。

齐大鹏连忙一把抹去嘴边的口水,一边猛点头,“跟仙女似的。”

“只可远观,不可……”吴铁梗了梗,一把抓过一胖的菜单,低头对齐大鹏说,“鸟,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今天有喜事,咱老大请客。”

大鸟摩拳擦掌,“那我就不客气了,先来盘卤猪蹄子……”

温心然一直低着头,耳根一直都发烫,脸颊一直保持着发烧的势头,直到莫卿和她说话,才将她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

这个小餐馆是她和莫卿经常来,就在离学校不远的护城河边,老板娘是个极其爱干净的女人,这里虽然不大,只有几张木桌板凳,但相比较那些到处都是油乎乎的餐馆,这里干净得让人放心。

她喜欢吃辣,莫卿也恰好喜欢,而这家餐馆是学校附近所有川菜中味道最棒的一家,没有之一。

饭菜很快就端了上来,菜大部分都是莫向南点的,他像是知道她的口味似地,上的每一道菜几乎都是她爱吃的。

她和莫卿之所以在短短一个学期就能成为好朋友,其中有个重要原因就是,两人都喜欢吃。

所以,当菜上齐后,莫卿埋头苦吃的时候,温心然也静静地吃着。

男生们要了酒,碰杯的声音和他们的交谈声在耳边一直响着,其中当数吴铁和齐大鹏最能说,从今天的篮球赛不知不觉就料到了乔丹。

她突然记起,莫卿曾跟她说过,她二哥最喜欢的明星是乔丹,他的球衣也是23号呢。

不自觉偏头,她朝他看了过去……

明亮的灯光下,他的侧面轮廓竟是迷人的好看,棱角分明又拥有着不属于东方人的深刻和冷硬,犹如来自神的精雕细刻,性感完美至极。

此刻,他正和肖简说着话,两瓣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似乎在讨论什么愉快的话题,唇角微勾,透着一股子不羁的味道。

正看得入迷之际,原本说着话的他突然偏转视线,朝她看

过来,顿时吓了一跳,她连忙收回视线,想要拿起杯子喝口水企图掩饰自己的尴尬,但不知道怎么搞的,手里的筷子竟然又掉了。

温心然赶紧弯下腰,刚想伸手去捡,一只大手也伸了过来,却不是去捡筷子,而是握住了她的手。

‘轰’的一声,温心然只觉得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唯一的感觉就是,他的大手越来越紧的包裹着她的手,掌心的温度,如烙铁一般,是滚烫的。

直到,他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响起,“光看我不吃饭,我又那么秀色可餐,嗯?”

回过神来的温心然,极力维持着镇定,挣脱开他的手,索性也不去捡筷子了,低低回他一句,“不要脸。”便直起了身子。

他随后也坐直了身子,看她一眼,唇角含着笑,抬手冲一旁的老板娘喊了一声,“麻烦,再拿一双筷子。”

“好勒。”

老板娘将筷子拿过来,递给了莫向南,转身离开。

莫向南转手递给身边的她,温心然伸手去接,可谁知,他竟然拽着不松。

抬眸,对上他的眸子,那一双清眸间都是捉弄她的得意之色。

温心然轻轻咬着唇瓣,索性放了手,正想问老板娘再要一双,他这才将筷子塞进她手里,“小笨蛋。”

温心然拿起筷子握在手里,恨不能拿筷子戳爆他的脑袋,想象着他被她戳得脑浆迸裂的模样,她就觉得开心。

因为是周五,明天没课,本来吃饭就晚,又加上吃得很慢,一直吃到学校大门落锁之前才回了学校。

一进学校,莫卿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使劲地拽着肖简往篮球场的方向去,嘴里一个劲儿地嘟囔着,“小贱男,咱们

今天必须把话给说清楚了。”

吴铁和齐大鹏喝得有点多,早就骑着车子跑得飞快,一瞬间就没了影。

温心然依旧坐在莫向南的车后座上,他骑得很慢,她没出声催促,而是抬眸凝着他的背。

他的后背宽厚结实,再加上挺直的脊背,给人第一感觉就是,特别有安全感。

有那么一刻,她突然有股子想靠上去的冲动……

恰这时,迎面来了一阵风,吹散了她的发丝,她的头发很长,长及腰际,有那么一缕不受控制地缠上他的手臂。

温心然见了,想用手挑过来,谁知,刚碰上,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别动,就这样。”

犹豫了几秒,她最终是将手缓缓收了回来,脸颊又一次开始发烫。

这种感觉,嗳M中还带着股子甜腻腻的犹如棉花糖的味道。

突然间,几句诗不期然闯进她的脑里……

“时待我发齐腰长,愿与梦郎诉衷肠,半生缠绵报君享,此情绵绵意长长;时待我发齐腰长,轻舞霓裳意飞扬,襄王

神女应无恙,巫山*梦得偿。”

最美不过中国古词诗文。

妈妈是大学古文学老师,不到两岁,别的小盆友都在学唱‘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她就会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从小,妈妈就致力将她培养成她文学上的接、班人,虽然温心然喜欢中国古文学,但她更喜欢新鲜的事物,比如英文和法文。

填报志愿的时候,妈妈虽然有心让她选择汉语言专业,但她依旧执意选了法文。

她的愿望是,做一名外文翻译,将中国最美的句子,一句一句翻译成外文,讲给外国人听。

就在她思绪纷飞之际,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她连忙四顾,却发现不知何时他竟将她载到了学校的小河边,她连忙跳下车子,却忘了,她的长发依旧缠着他的手臂,一扯之下,疼得她忍不住叫了一声,“啊……”

莫向南连忙下了车子,随手将自行车丢在一旁,因害怕再一次扯疼了她,与她靠得极近。

见温心然试图去弄缠住的头发,他连忙说,“你别动,我来。”

温心然没敢再乱动,便乖乖地站着,任由他的手指挑开缠绕的发丝。

两人挨得极近,她甚至听见他强有力的心跳以及喷

洒在她头顶属于他的炙热呼吸。

心,早已跳得乱了方寸。

突然,她听见他在她耳边低低地说,“你长发及腰,青丝绾正,我铺十里红妆娶你可愿?”

心跳一滞,温心然猛然抬头,却不料,他的下巴恰好就在她的头顶……

下一秒,她的头顶撞上了他的下巴,两人同时痛呼出声。

一片旖、旎被突然发生的一切搅得烟消云散,她捂着头,他捂着下巴,大眼瞪小眼。

温心然气呼呼地开了口,“莫向南,你下巴是用铁做的吗?怎么这么硬,疼死我了。”

“恶人先告状。”莫向南一边揉着下巴一边不爽地说,“到底是你头硬还是我下巴硬?你摸摸,是不是撞碎了。”

说着,他就真的将下巴凑到温心然面前。

温心然吓得后退一步,晶莹剔透的眸子愈发瞪得老大,“碎了活该,谁让你心思不单纯的。”

莫向南直起身子,斜勾着唇角睨着她,“你是怎么知道我心思不纯的?”

“你说要娶我……”

这句话,绝对是冲动的产物。

所以,一开口,温心然就后悔了,立马用手捂住了嘴。

莫向南笑了,而且笑得张扬而大声,看到四下有偷偷约会的情侣他这样的笑声惊得都朝这边看过来,吓得温心然立马松开捂着自己嘴的手,连忙踮起脚尖去捂他的。

莫向南没有躲开,甚至是配合她的动作,微微弯了弯腰,好方便她捂住他的嘴。

终于捂上了,小声戛然而止,温心然终于松了口气。

环顾四周一圈,见之前被他们打扰到的情侣们都回归各自约会中去,她这才放下心来。

抬头,重新看向他,小声说,“大半夜的,你这样会吓着别人。”

莫向南没出声,而是深深地凝着她,俊美的脸上,一片温柔。

他眸子里的颜色是温心然从未遇见过的深情,犹如一道天网,将她结结实实地网住,甚至连呼吸都忘了。

直到,掌心传来一道湿热的触感,一下子惊到了温心然。

猛然回神,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想收回自己的手,却被他的大手一把握住。

他的大手,恰好紧紧地将她的包裹了进去,干燥而炙热,温度高得让温心然浑身像着了火。

挣扎着想要抽开自己的手,但他却偏偏不允许她抽开,紧紧地握着她的,犹如铁爪一般,让她抽不动丝毫。

就在她懊恼咬唇之际,只见他微微低头,紧接着,他的吻一个一个接着一个落在她的掌心,那感觉犹如电流窜过,从手心直抵心脏。

这种让人心悸的感觉,如同洪水般蜂拥而至,让从未有过这种体验的温心然,发出一声轻轻的低叫声,如果不是一只大手及时地圈住了她的腰肢,她就真的被这股子陌生的情潮搅得腿一软,就出了糗。

莫向南也没想到她的反应会是这样大,他不过是亲了亲她的手掌心。

如果不是他及时地伸手圈住了她,他不敢保证她就这样瘫软了下去。

不过,见她对他有这么大的反应,莫向南唇角的弧度更大,眸底的颜色更深。

看着她在他怀里脸颊绯红双眼迷离的动人模样,莫向南体内涌出一股子冲动来,这股子冲动夹杂着一股子燥热,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而她刚刚那一声低叫,如同一道催化剂,直接让他整个身子变得紧绷起来。

他的自控力一向不错,但此时此刻,全线崩溃。

微微用力,他更紧地将她圈进怀里,低头,看着那一抹粉嫩的唇瓣,缓缓凑了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