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2:蛊惑

我……想……吃……你……

四个字,在沈佳人的耳边盘旋不去,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傻傻的看着厉墨成,在厉墨成的唇一点点逼近,两人气息勾缠的纠缠在一起,眼看就要贴上的时候,沈佳人才终于反应过来,推拒着厉墨成的胸膛说:“我不……唔~”

拒绝的话被厉墨成直接堵住,两片唇被紧紧的压住,整个身体也被紧紧的挤压在厉墨成的胸膛与门板之间,厉墨成的身体重的像是座铁塔,让沈佳人觉得自己胸腔里的空气全部被挤压了出来,像是条极度缺氧的鱼,无力的任人宰割。

她被迫的刚一张嘴呼吸,就被厉墨成侵入,熟悉的霸道气息,让她的脑子有一瞬间的停顿,反抗也不似之前坚决。

“厉,厉墨成,不,唔~不要!”沈佳人脑袋缺氧,昏昏沉沉的说着拒绝的话,两只小手却仅仅的揪住厉墨成胸前的衣服不放开,看在厉墨成的眼里,完全是欲拒还迎的姿态。

在沈佳人觉得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厉墨成终于肯放开那两片被蹂躏许久的唇瓣,他眸光幽深的看着沈佳人含着水汽的迷离双眼,呼吸又不可自已的急促了几分,抱起沈佳人就朝卧室走去。

沈佳人趴在厉墨成的怀里,大口大口的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等她脑袋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厉墨成放在了床上,而那个害她差点窒息而死的始作俑者,此刻却在不客气的脱她的衣服。

“厉墨成,你放手!你做什么?我不会……”沈佳人紧紧的护着自己胸前的衣服,气愤的瞪着厉墨成,这个家伙脑子里就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了。

厉墨成拉扯沈佳人的手停下来,眼中划过一丝幽暗的光芒,看着沈佳人一动不动,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缓,面色也冷酷了几分。

沈佳人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点儿没着没落的,想起厉墨成最近那些越来越没有诚意的邀约,突然觉得有些烦躁,这个男人高深莫测的让人根本看不透。

果然,厉墨成像是最近被沈佳人拒绝后那样,不再纠缠,放开沈佳人,直起身看着她。

沈佳人避开厉墨成的目光,心里有点儿庆幸的同时还有些类似与失落的情绪悄悄的滋长出来。

是她最近魅力不够,对厉墨成失去吸引力了,还是这个男人的忍耐性超乎常人想象?她之前明明被哪里咯得有些难受。

就在沈佳人胡思乱想防备松懈的时候,厉墨成却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再次迅速将沈佳人的身体给压住,然后在沈佳人惊愣的当口三两下扯掉沈佳人身上碍事的衣服,直奔主题。

“厉墨成,你混蛋!”沈佳人难以适应的皱着眉大吼,声音里带着丝妩媚的哭音,又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她刚才真是将这个混蛋想的太善良了,还以为他转性了,谁知道这一切根本就是他的伪装罢了!

外面狂风肆虐,房间里却热情如火,等厉墨成终于折腾完了肯放过沈佳人,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天,到了晚上七点,而沈佳人早已经体力不支,窝在厉墨成的怀里睡得死死的。

厉墨成抱着沈佳人,餍足的看着沈佳人这张满是倦色的小脸,伸出手指抚了抚她卷翘起来的睫毛,眼神柔软的像是能拧出水来。

他原本只是想吃一次就放过这只小兔子的,谁知道小兔子的肉太过鲜美,让他着魔,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天知道,他最近这几天是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来管住自己的腿不跑去找她,就连每次通电话,他都不敢多说一个字,生怕自己一见到她,一听到她的声音,就像今天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受不了这只小兔子的诱惑,将这些天欲擒故纵的计划破坏掉。

又在沈佳人的唇上轻轻的亲了几下,厉墨成抱着沈佳人满足的笑了笑,看来老三那家伙也不是完全的不靠谱,至少追女人还是有一套。

如果不是沈佳人的手机响个不停,厉墨成根本不愿意从床上起来,交了一下午公粮,他也想搂着小兔子好好的睡一觉。

“佳人,你到底怎么回事?我跟佳宇都等你半天了,说好的海鲜大餐呢?你不会又放我们两个鸽子吧?我告诉你沈佳人,你这次再出尔反尔一毛不拔,我就跟你绝交!绝交你懂么!”电话一接通,不等厉墨成开口,那边就传来包贝贝不耐烦的咆哮声。

“她在睡觉。”厉墨成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冷声说道。

包贝贝这个女人,真是聒噪!

“你,你是……厉墨成?!”那边的包贝贝消音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开口问,显然是还没有从厉墨成话里透过来的强大的信息量里完全回过神来。

“嗯。”厉墨成简单的应了一声。

“啊~”包贝贝尖叫一声,“沈佳人在睡觉?你们两个做什么了?她,她跟你上床了?”包贝贝的声音里有几分不敢置信,更多的夹杂着激动兴奋与好奇。

“海上餐厅!”厉墨成怎么会傻得跟包贝贝这个女人讨论他与沈佳人的私事,丢过去四个字就挂断电话,让包贝贝那个女人去自行想象去吧!

“喂喂喂!这个混蛋厉墨成!睡了我的好姐妹竟然还敢挂我电话!真是岂有此理!”包贝贝对着手机喊了半天,那边都是忙音,气的她不满的大吼。

包贝贝身边的沈佳宇跟大白相视一眼,然后又默契的移开目光,像是没有看到抓狂的包贝贝似的,继续该干嘛干嘛!

“我说大白,佳宇不明白也就算了,你怎么也一点反应都不给?”包贝贝生气半天,发现自己身边的两个人完全没有反应,不满的质问。

“男欢女爱,情理之中。”大白看着包贝贝,淡淡的说。

“什么叫情理之中?或许佳人根本就是被迫的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厉墨成那个家伙有多么的霸王,他要是强迫沈佳人,沈佳人那小胳膊小腿的根本反抗不来好不好?”包贝贝越说越觉得自己分析的有道理,“沈佳人一定是被厉墨成欺负了!”

“……”大白看着包贝贝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个女人还敢再不靠谱一点么?明明是为好朋友鸣不平的语气,为什么表情却这么的猥琐?

“大白,你说,沈佳人那货到底能不能适应厉墨成的尺寸?我看厉墨成那模样,好像很有料哦~”包贝贝猥琐起来,是完全没有下限跟节操的。

“你想试试?”大白的脸色瞬间黑沉了下来,声音发冷发沉。

包贝贝为大白突然转变的情绪有些发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生气的瞪着大白说:“你瞎说什么?朋友夫不可欺,我包贝贝是那种下贱的女人吗?我只是怕沈佳人那小身板儿被厉墨成欺负的太惨而已!”

包贝贝理直气壮的嚷嚷着。

“哥哥不会欺负姐姐!”一直在一边不做声的沈佳宇突然开口,很认真很认真的说:“哥哥说了,他喜欢姐姐,他要跟姐姐和佳宇在一起,哥哥才不会欺负姐姐!”

“你这臭小子,什么时候被厉墨成那个臭家伙收买了?我告诉你,你姐姐现在就被你嘴里的那个好哥哥给欺负了,而且欺负的很惨很惨!”包贝贝气不过的故意逗沈佳宇。

“你骗人!”沈佳宇激动的大吼:“哥哥说要跟佳宇一起保护姐姐的,哥哥说佳宇要快点长大,只有长大了,佳宇才能像个男子汉一样的保护姐姐,佳宇很听话,佳宇已经在很努力的长大了!”沈佳宇因为激动,眼圈有点发红,两只手紧紧的攥成拳头,郑重的强调:“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欺负姐姐的!”

包贝贝因为佳宇的激动情绪吓了一跳,她连忙安抚着沈佳宇说:“贝贝姐跟你开玩笑的,佳宇说得对,你那个哥哥不会欺负你姐姐的,他刚才还说,让我们去海上餐厅,他会带你姐姐一起过去,不信你打电话问问他!”

包贝贝说完,就再次拨通了沈佳人的手机塞进沈佳宇的手里,然后幸灾乐祸的想着,厉墨成那个家伙竟然敢让她被佳宇嫌弃,她就给他捣乱,坏他跟佳人的好事,把他从美人窝里拉出来,哼哼!

厉墨成看了一遍来电显示,发现又是包贝贝的,不耐烦的接了起来,问:“还有什么事?”声音冷漠。

沈佳宇从来没有听过厉墨成这么冷漠的声音,拿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说话,脸上委屈的像是要下雨,呼吸也委屈的带着几分哽咽。

厉墨成敏锐的察觉到对面气息不对,眼眸一深,清了清嗓子,柔和的开口:“是佳宇吗?”

熟悉的声音让沈佳宇好受了一些,但是他仍旧有些后怕的担忧着开口:“哥哥,贝贝姐说你欺负姐姐了,把姐姐欺负的很惨很惨……是不是真的?”说道后面,声音带着明显的焦急。

“没有。哥哥跟姐姐这里还有些重要的工作要处理,不能被打扰,一会哥哥就跟姐姐去海上餐厅,你让大白先带你过去,我们今天就在那里吃饭好不好?”厉墨成回头看了一眼仍旧在床上睡得香甜的沈佳人,轻声跟沈佳宇商议着。

“好啊好啊!这次佳宇一定不会乱跑,不会再掉到水里去。”沈佳宇一听要去海上餐厅吃饭,立刻高兴起来,而且跟厉墨成保证自己会乖乖的,因为这段时间,他曾经跟沈佳人不止一次的提起过要去海上餐厅玩,沈佳人不批准,次数多了,沈佳人就对沈佳宇说,怕他在跟上次一样掉到水里去,又要去医院打针。

沈佳宇害怕去医院,害怕打针,虽然心里很渴望,但是却不会再不懂事的缠着沈佳人非要去了。

“不怕,有哥哥在,哥哥保护你,不会让你再掉进水里的。”厉墨成听了沈佳宇的话,有些自责的说。

“嗯!那我去海上餐厅等着哥哥姐姐!”沈佳宇高兴的回应,说完之后,又小心的问:“贝贝姐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吗?”刚才哥哥说让大白带他去,好像并没有邀请贝贝姐呢?

“佳宇喜欢带谁就带谁。”

“嗯,谢谢哥哥!我们去海上餐厅等着你跟姐姐哦,你们要快点来!”沈佳宇高兴地说。

厉墨成挂断电话,看着仍旧睡得死死的沈佳人,皱起眉头来,小兔子这副模样,该怎么出门呢?

沈佳人又做了那个荡秋千的梦,梦里她裙角飞扬,欢乐的笑声洒满整个院子。

“爸爸,妈妈,再高一点,再摇高一点。哈哈~”

“好啊,爸爸给小佳人再摇高一点,抓稳喽,要起飞喽~”

“哇,好高啊,好高啊,飞起来啦~哈哈~我要飞起来了~”

“你们两个慢点,别摇这么高,当心摔了!佳人,你抓稳了,抓稳了!”

“没事的妈妈,我还想要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哈哈~”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我们的小佳人摔了的!”

“有爸爸在,佳人不怕!哈哈~啊——”小孩的话刚说完,手上没抓稳,整个人就飞了出去:“爸爸——”

沈佳人身体不断下坠,吓得哇哇大叫,眼前是她爸爸妈妈焦急的脸,他们朝自己跑过来,却不知道中间被什么阻挡住了,怎么也跨越不了,沈佳人眼看着自己距离自己的父母越来越远,惊恐的不断大喊:“爸爸,妈妈——爸爸,妈妈——”

“佳人!佳人!”厉墨成将沈佳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呼唤,“沈佳人,你醒醒,佳人,你醒醒。”

小兔子又做噩梦了,像上次来船上的时候一样,梦到她的父母了。

“爸爸!妈妈!啊……”沈佳人忽然从梦里惊醒,脸上泪水横流,带着深深的恐惧。

“别怕!有我在!有我在!”厉墨成一边轻拍着沈佳人的背一边温柔的说。

沈佳人因为那个梦,惊出一身冷汗,半晌仍旧搞不清楚状况,神色有些呆愣,“厉墨成?”

房间内有些昏暗的灯光,让厉墨成脸上的温柔迷离温暖的不真切,沈佳人试探的问。

“是我。别怕!”厉墨成的指腹在沈佳人的脸上轻轻的拂过,将她脸上的泪水抹去。

沈佳人定定的看着厉墨成,好大一会后才搞清楚状况,垂下眼帘说道:“我做噩梦了。”

厉墨成将沈佳人的小脑袋摁在胸前,抱着她的胳膊又紧了紧,说道:“不怕,过去了,都过去了。”

沈佳人将脸贴在厉墨成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一颗心也渐渐的平复下来,语气有些哽咽:“厉墨成,我刚才梦到我爸爸妈妈了,我们明明很近,可是我却怎么也抓不住他们的手。”

想起那个梦,沈佳人仍旧有些心有余悸,“爸爸说会接住我的……”

“傻瓜!只是个梦!”厉墨成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然后说道:“你还有我,今后我会紧紧的抓住你的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放开。”

厉墨成以为自己从来不会甜言蜜语,但是这个时候,这些话像是根本没有经过大脑,本能的脱口而出。

说不感动,是假的,女人就是容易被男人的甜言蜜语蛊惑,沈佳人也不例外,这样的厉墨成,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信任,想要依靠,哪怕只是一刻也好。

“厉墨成,今天,那些照片,我……”想起上午签约的事情,沈佳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解释,只是话只说了一半,就被厉墨成轻轻地吻住。

这一吻,不像是厉墨成以往的霸道,很轻柔,带着说不出的怜惜。

“我都知道。”厉墨成一笑,为沈佳人的态度。

沈佳人不解的看着厉墨成,他都知道?

“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你是什么样的女人,还有谁比我更清楚?”想到自己是沈佳人的第一个男人,厉墨成就一脸自得。

沈佳人被厉墨成这么一说,也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糗事来,忍不住脸上一热,然后挣脱厉墨成的怀抱,不想让厉墨成看到自己红透的脸,谁知道脚一沾地,腿就软的不听使唤,直接跌坐在地摊上。

想起白天厉墨成的孟浪,沈佳人有些恨恨的瞪着他,这个家伙真是太过分了!完全不顾她的意愿,把她当机器人一样操练。

厉墨成摸了摸鼻子,弯腰将沈佳人抱起来,“先去吃饭。”

被厉墨成这么一提醒,沈佳人这才觉得自己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没有力气,她索性窝在厉墨成的怀里,任由厉墨成抱着她往外走,反正这个男人决定的事,她反抗也没有用,何必白费力气,再说了,她现在身上每一根骨头都是软的,也根本没有力气反抗。

只是,等厉墨成抱着沈佳人出了船舱,沈佳人这才发现不对劲,“厉墨成,我们什么时候到这里了?还有,你给我穿的这是什么?!”

------题外话------

嘿嘿,厉少究竟给佳人穿了什么呢?甩节操了!

推荐好友心静如水的新文《强婚之首席专宠》http://www。520xs.com/info/699765。html

有人指她鼻子骂:“你知不知道六年前,如果不是我三哥为了你跪在家门口三天三夜,你以为我们封家会任你为所欲为吗?”

*

当层层真相揭开,她只想逃得远远的……

封擎之很早前就知道这女人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但他对这个时时都在算计自己的女人食髓知味,步步引诱,只为把她收入腹中。

*

后来她说:“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们重新开始。就当做你不认识我,我没见过你,由此时此刻开始,我们彼此一见钟情。”

“……”他从没对她说过,他的一见钟情早就给了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