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52章 不想让她挺着大肚子去上课

此时此刻,在温心然眼里,莫向南无疑是这个世上最不要脸的男人。

气极之下的反击无疑是致命的,她根本就是把他当做了色郎来踹,即便是她今天穿着裙子,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发挥,一个高抬腿,直直地顶向了他的双、腿之间……

一声闷哼传来,莫向南随即将她放开,紧接着蹲下了身子瞬。

趁他无暇顾及之际,温心然转身拧开门,跑了出去鱿。

害怕莫向南会追上来,温心然只顾闷头朝楼下跑着,因此也没注意经过她身边三个表情异样的男生。

看着从身边跑过去的女生,只觉得背影挺熟悉,便忍不住问了一句,“哎,跑过去的谁呀,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吴鹏漫不经心看了一眼,随即瞪大了眼睛,“我靠,那不是外语系的那朵婉约的花么?”

一向高冷的肖简也回头看了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走廊尽头那间敞开的办公室,“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吴铁和齐大鹏齐齐收回视线,两人相对看了一眼,恍然大悟,笑得一脸猥琐,“哦,我明白了。”

……

莫向南根本没料到温心然也会来这招,所以,当她顶上来的时候,他根本没有一丝防备。

第一次被女生当色郎给顶了,痛不欲生的同时,他又觉得有些恼怒。

从上幼儿园起,他的身边围绕着各种各样的女生,燕环肥瘦高的矮的长相出众的身材倍棒的,只有他无视她们,却从来没有哪一个女生不仅对他无视,更重要的事,她竟然敢……

顶他的命根子!

她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难道就不怕两人在一起之后,他给不了她想要的X福?

更让他愤怒的是,他当时都疼成那样了,她竟然不管不顾就这样跑了?

就在他暗自愤慨之际,一道戏谑的嗓音传来,“怎么了这是?肚子疼?”

抬头,莫向南看着站在门口的三个人,暗暗咬了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

吴铁见他一脸痛苦的样,赶紧走了进去,貌似一脸关切地问,“老大,你没事吧?要不咱去医院看看?”

莫向南睨着他眼底幸灾乐祸的笑,转身走到桌子前坐下,“想笑就笑,别憋出毛病来。”

吴铁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一旁的齐大鹏特好奇地问,“我刚看温美人从这里跑出去了,你把人家咋地了?我看着好像在哭。”

听了他的话,莫向南唇抿得很紧,什么也没说。

倒是一旁的肖简,看到地上有几页纸,弯腰捡了起来。

看了几眼,忍不住点头,“写得不错,你不要?”

莫向南起身,大步走到他面前,一把夺了过去,随即冷冷出声,“你们很闲?”

肖简将双手抄在口袋里,淡淡地开口,“我们刚从大礼堂回来,忙了一上午;不像某人,留在这里吹着风扇谈个恋爱,可比我们舒服多了。”

莫向南睨着他,“下次莫卿再问我,我不建议将你家地址给她。”

肖简一听,脸色大变,转身就走,“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温心然一口冲到一楼,回头看了一眼,见没人追来,一刻慌张的心总算慢慢落了下来。

紧张过后一松懈下来,便感觉到了疲惫。

她没再疾行,而是挑了一条幽静的小路慢慢地朝宿舍走去,一路上,她心头纷乱不已,时而咬唇懊恼,时而蹙眉轻叹,又时而微微红了脸颊;经过她身边的男生,都忍不住回头看她几眼,不明白温美人今天是怎么了?要知道,她一

向都是清清淡淡,不管是面对谁,从没有过这么多生动的表情。

一路回到宿舍,恰巧舍友都在,见她进来,莫卿立马扑上去,无比激动地问,“稿子通过了么?”

温心然茫然地看着她,“什么稿子?”

“你说什么稿子?你不是去学生会投稿去了么?”

经莫卿这一提醒,温心然终于回过神来,看着两手空空的自己,表情一下子变得挫败起来。

要命!

她只顾着逃,却将稿子落在办公室了!

怎么办怎么办……

她现在是一点也不想投那个劳什子稿了,她想拿回来,以后再也不和学生的任何人打交道了。

莫卿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一会儿懊恼一会儿气愤最后又变成后悔,忍不住轻声问,“你怎么了这是?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温心然没时间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握紧了她的胳膊,轻轻地哀求着,“卿卿,你能不能去趟学生会办公室,帮我把稿子拿回来。”

“既然已经送过去了,还拿回来干嘛?”

温心然神情不自在,眼睛不敢看莫卿,轻轻地说,“我没投,只是落在那儿了。”

莫卿突然之间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将她拉到一旁,笑嘻嘻地轻声问道,“你是不是遇到我哥了?”

“没有!”

没有一丝犹豫,温心然否认极其快速。

正因为如此,反而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莫卿嘿嘿地笑着,抬起手指挑着她的下巴,色眯眯地说,“妞,给本大爷老实交代了,你俩是不是偷偷摸摸做了什么,嗯?”

当莫卿的手指挑起她下巴的那一刻,莫名其妙地,温心然就想起莫向南的手指捏着她下颔骨那一刻的其妙感觉。

原本绯红的脸颊忍不住又红了几分,窘迫不已的她,抬手拍掉莫卿的手指,气呼呼地说,“你到底帮不帮我拿?”

“啧啧啧,恼羞成怒了。”莫卿抚着下巴,笑得贼满意,“要拿也可以,你晚上请我吃饭。”

一听她答应去帮她拿回稿子,温心然立马点头,“没问题,想吃什么都可以。”

“好,我这就去给你拿。”

莫卿转身就走,一旁梳头发的林灵一把抓住了她,问,“什么投稿?我怎么听不懂?”

莫卿摸摸她的头,“乖,别光顾着谈恋爱,有时间也关注下校园动向嘛。”

坐在一旁看书的田茜茜忍不住解释道,“学生会要几篇关于歌颂咱学校的稿子,要求咱们全校总动员,积极投稿。”

“姐最痛恨就是写作文,毛线的稿子,不感兴趣,我还是看好我家亮哥哥是正事。”

众人齐呕不止。

……

莫卿之所以答应温心然去拿稿子,目的当然是十分的不单纯。

她就是想知道,送稿子送了这么久,她家然然和她的二哥在办公室究竟都干了啥。

只是,一进学生会所在的楼层,就遇上了从一旁办公室出来的肖简。

肖简之于莫卿,那如同干柴遇见了烈火,立马都能点燃十二分的狂热;但莫卿之于肖简,却是如同冰遇见了火,生死不相容。

见到她上来,肖简佯装没看到她,一边低头翻阅手里的课本一边朝楼下走去。

好不容易遇上他,莫卿哪能就这么放过他,胳膊一张,直接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当肖简抬头看她时,立马笑嘻嘻地问,“贱哥哥,你要去哪儿?”

每次听到她叫他‘贱哥哥’,肖简都忍不住皱了眉头,“教室!”说完,他抬脚就想绕开她下楼。

莫卿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仰着巴掌大的小脸笑眯眯地说,“我陪你一起去。”

看着她扒着他胳膊的手,肖简的眉皱得更紧了,一把将她手扒开,淡淡丢下一句,“别跟着我。”便快步下了楼去。

那模样,就跟后面有狼似地,惹得莫卿十分不开心。

“哼,看在你从小救了我的份上,我暂且不和你计较,等到本姑娘拿下来,咱再算账。”

转身去了主席办公室,莫向南还在,见她进来,没有一丝意外,自顾自地地忙着自己的事。

莫卿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嬉笑着问道,“哥,咋样?”

莫向南头也不抬,“什么?”

“我瞅着然然情绪不对劲,她还让我过来拿稿子,说吧,你又把她怎

么了?”

“莫向南伸手将放在一旁的稿子递到莫卿面前,“拿回去,让她改改。”

莫卿伸手接过,打开一眼,吓了一大跳,“不会吧,批注得这么仔细?哥,我都要嫉妒了。”

“她是你嫂子,你有什么好嫉妒的。”

莫卿撇撇嘴,不以为然,“哥,你是不是太自信了点?然然这座山头可不是那么容易攻下的,她特别保守而且还是个乖宝宝,她曾经跟我说过,她爸妈不同意她在大学谈恋爱,毕业后让她回老家,找个本地男人嫁了。“

莫向南抬头,看她一眼,跳了挑眉梢,“那又如何?”

被他莫向南看上,她温心然这辈子休想逃脱他的手掌心。

对她,他势在必得。

听着他霸气的反问,莫卿忍不住朝他竖了竖大拇指,“哥,牛,那我就等着吃你和嫂子的喜糖喽。”

“嗯,提前备好红包,我打算毕业就结婚。”

“你毕业还是她毕业?”

“当然是她毕业。”莫向南唇角轻扯,“我可不想她到时候挺着大肚子去上课。”

莫卿,“……”

她家二哥想得好长远。

……

稿子是拿回去了,但当温心然看着上面大半篇的批注和建议时,忍不住皱了秀眉。

“他这是什么意思?”

莫卿坐在一旁啃苹果,“意思很明显,他让你按照他的意思改了,然后再送去。”

“我才不要!”温心然将稿子一把塞进抽屉,“他想得倒美,我凭什么要听他的。”

莫卿将吃剩的苹果核丢在一旁的垃圾篓里,一边用毛巾擦着手一边说,“他还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你。”

“什么?”

“咳咳,”莫卿学着莫向南说话的语气,缓缓地开了口,“温心然,你最好麻利地改了给我送过来,不然,我不介意履行另外一个选择。”

‘轰’的一下,犹如一下子着了大火,温心然的脸颊立马变得通红一片。

她咬着唇儿,又羞又恼,“混蛋!”

这是她能够想到的最具有攻击力的骂人方式。

莫卿瞅着她不断变化的表情,好奇地问,“然然,什么另外一种选择?你和我哥到底做了什么选择?咱俩关系这么好,你跟我说说呗。”

温心然咬牙切齿,“没-有!”

转身坐在书桌前,顺手拎起一本书,将自己的发烧的脸埋进去。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选择,但看着温心然此刻的模样,莫卿也知道,肯定是二哥又使了什么坏招欺负人小姑娘呢。

再一想到二哥对温心然的势在必得,莫卿忍不住为她掬了把清泪,在心底默默地说,“然然,你已经被狼盯上了,逃不了了,认命吧。”

……

犹豫再三,温心然还是将稿子按照莫向南的意思修改了,然后送了过去。

原是想让莫卿再跑一趟,但又害怕送过去,她还得再跑一趟,索性拿了稿子亲自送了过去。

一上到学生会所在的楼层,就遇上了吴铁。

见她过来,立马笑眯眯地迎了上来,十分礼貌而客气地问,“小师妹,是来找我们老大的吧?”

温心然立马摇头,“我是来送稿子的,交给你行吧?”

这稿子的事,交给谁都一样,但谁让交稿子的对象是老大倾心的美人呢,她的稿子他可不敢收。

“这一次的稿子非同寻常,都是由老大把关的,你得交给他,我不能收。”

“那,你能不能帮我交给他?”

面对小美人这点小小的要求,吴铁是恨不能赶紧一口答应下来,但一想到老大那阴郁的脸色,他立马怂了。

“别,老大特意交代了,你来,就得亲自过去找他。”

温心然咬着唇儿,十分不情愿地抬脚朝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走去。

莫向南,他就是故

意的。

磨蹭蹭地走到门口,犹豫了下,正要抬手敲门,门突然被拉开,莫向南就这样出现在门口。

没料到他会出来,温心然吓得连忙后退一步,剔透的眸子透着一抹慌张,“你……”

莫向南看她一眼,转身走了进去,“进来。”

温心然犹豫了半秒,跟着走了进去。

莫向南看了她身后一眼,淡淡出声,“把门关上。”

“不要!”

“你就这么喜欢被人偷kui?”

他话音未落,门外立马‘扑通扑通’跌倒了一片,吴铁的声音幽幽传来,“老大,你这属于用词不当,我们是光明正大的看好吗?”

莫向南根本没理他,而是淡淡地睨着温心然,沉默不语。

温心然根本没料到门外有人在偷看,听到吴铁的声音时,这次不待莫向南再次开口,她立马转身将门紧紧地闭上。

再次转身看向他,才发现他唇角微扯,漆黑的眼眸间透着几分揶揄,“要是每次都这么乖,我也就省心了。”

知道从他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温心然也不想和他久待在一起,上前几步,将手里修改过的稿子放在他面前,“看看吧,不行的话,我再改。”

莫向北伸手拿过,一目十行看过之后,指着其中一处说,“这里为什么没改?”

温心然凑上去,看了一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感觉不好。”

莫向南抬眸凝着她,淡淡出声,“温心然,你以为你是在写诗?要这么诗情画意做什么?”

“它在我心里就是一首诗!”她抬眸与他相对,毫不退缩,“看得上你就用,看不上你就还我,反正我不想再改。”

莫向南眸色变得清冽,薄唇微微抿着,好半响才开了口,“就知道在我面前犯倔。”

他的语气虽然清冷似带着不悦,但温心然怎么听,怎么觉得有股子宠溺的味道掩在其中,让她莫名的有些脸红。

加上这一次,两人总共不过见了三面,

但每一次,莫向南给她的感觉,就像她是他的某件所有物似的,不管说话也好还是做事,他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又霸道。

没遇上他之前,温心然多安静清淡的性子啊?

只从遇上他之后,温心然发现自己,动不动就想冒火,看着眼前那张棱角清朗的脸,她恨不能拿一本书拍过去,看着

他被她欺负得死去活来的样,她才会高兴。

见她倔强地瞪着他就是不吭声,莫向南至觉得一阵挫败,将稿子收了放进一旁的抽屉,然后起身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眼眸渐渐变得深沉。

每次见她,她都穿着裙子。

棉麻布裙,像是量身定做一般,恰好地包裹着她玲珑的曲线,愈发显得腰肢纤细,臀部圆翘。

浅蓝颜色,清雅得很,倒是很配她婉约的气质。

她的脸型稍圆,并不是时下流行的瓜子脸,但当精致的五官镶嵌在那圆圆的小脸上时,便会给人一抹惊艳。

最让莫向南满意的是,她那双剔透纯净的眸子,让他不自觉会想到天山之巅的最纯净的雪水,干净而清澈。

每次她这样看着他,哪怕是生气地瞪他,都会让他心动不已。

没遇上她之前,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有一天会为了追求一个女生会如此的厚脸皮。

他挨得她极近,属于他的气息再次钻进她的鼻孔,让她心跳再一次失去了正常的频率。

他的目光,深邃而透亮,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温心然脸一红,强忍住乱了节奏的心跳,低声说了一句,“没事的话,我走了。”

说罢,她转身想离去,却被他的大手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臂。

他掌心干燥而炙热,犹如一块烙铁,烫得温心然下意识地想要甩开。

“别动。”

他在她耳边说,呼吸喷洒过来,她整个人犹如着了火。

微微用力,他便将她扯了回去,毫无防备,一下子就撞上了他坚硬的胸膛,疼得温心然忍不

住痛呼出声,“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