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1:我想吃你!

厉墨成完全无视沈佳人的怒火,甚至连眼睛都没睁一下,长臂一伸,将沈佳人拖进怀里抱住,困顿的说了句:“别闹,再陪我睡一会。”

沈佳人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这个家伙将她当什么?什么叫再陪他睡一会?!

“厉墨成,你把我当什么?我不是三陪,没义务陪你睡觉!”沈佳人生气的踢了厉墨成一脚,说道:“给我滚下去!”

她都不知道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跑来的,睡了一觉起来,床上就多了个男人,这种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

尤其是,沈佳人现在看到厉墨成,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两个人今天早上在厨房里差点擦枪走火的事,尴尬的要死。

厉墨成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沈佳人,染着血丝的眸子情绪有些低落,起来一件件的将衣服穿上之后,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沈佳人有些傻眼,厉墨成这是又在闹哪样?不会是梦游来的吧?

因为被厉墨成给折腾了一下,沈佳人整个下午都有些神不守舍的,所以,晚上的时候,厉墨成打电话来说,要带她去海上餐厅吃饭,沈佳人犹豫了一会之后,才开口拒绝。

“我晚上有事。”

“那算了!”厉墨成那边音色淡淡,挂断电话。

沈佳人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有些气不过的嘀咕:什么叫算了?怎么就这么算了?

厉墨成那个家伙到底是在闹哪样?请人吃饭一点诚意也没有!

一连几天,厉墨成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打电话过来,也都无一例外的遭到了沈佳人的拒绝,然后厉墨成也都很痛快的挂断电话,并不纠缠,这反常的行为,让沈佳人一度认为,厉墨成就是专门打电话过来找虐被拒绝的!

“厉墨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有一次,沈佳人终于沉不住气,问厉墨成。

“约你吃饭。”厉墨成那边没什么情绪的声音传来,刻板冷漠的像是机器人一样。

“我都说了不会去,你干嘛每天还打过来?”她每次都拒绝的很直截了当,而且会直接告诉厉墨成,她这一整天,一段日子都不会有空,都不想跟他去吃饭,可是厉墨成挂电话挂的很痛快,却还是早中晚三次的打过来,时间准确的像是上班打卡一样,给人一种,完全就是例行公事的感觉,让沈佳人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的莫名的很堵心。

“不去就算了!”厉墨成丢下一句话,照旧又是果断的挂断电话。

“神经病!”沈佳人气不过的对着手机大骂。

转眼到了傅氏与明诚签约的日子。

几天不见厉墨成,沈佳人害怕厉墨成会跟以前一样,霸道的不分场合,做出些让人尴尬到无地自容的事情来,所以,在她抱着文件夹在电梯里偶遇厉墨成的时候,一直戒备的站在角落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完全出乎沈佳人预料的,厉墨成像是没看到她一样,将她当成隐形人,电梯里空气一时间静默的让人觉得无比压抑,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是沈佳人却有种要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几天没见,沈佳人发觉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越发的冷漠了。

不过,这才是传闻中厉家大少应该有的样子,不是么?

“沈佳人!”就在电梯快要到达顶层的时候,厉墨成突然开口喊沈佳人的名字。

“嗯?”正在走神的沈佳人意识瞬间归拢,戒备的盯着厉墨成的背影应了一声。

“中午一起吃饭。”厉墨成没什么诚意的邀约,甚至是没有转过身来看沈佳人一眼。

“我没时间!晚上也没时间。”沈佳人果断的回绝,她是真的没时间,中午要回公司收拾东西,办理辞职手续,晚上,公司有庆功宴,她也不想参加,跟包贝贝约好了带着弟弟佳宇去吃海鲜大餐庆祝一下。

“……”厉墨成没有再说什么,电梯里又恢复沉闷。

沈佳人看着电梯上一个个不断跳动的数字,觉得这电梯今天运行的简直是龟速。

好不容易熬到顶层,沈佳人刚想暗暗的松一口气,就听厉墨成说:“什么时候,你有时间了,就告诉我,一起吃饭。”

“厉总,我说了,我没有时间。”沈佳人再次强调。

厉墨成没有回应,长腿迈了出去。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走远,松了一口气。

傅氏与明诚首次合作,各方都很关注,签约现场来了不少媒体记者,沈佳人坐在一边拿着优盘的手有些紧张的收紧,一会,她要将自己的作品做一个简单的展示解说,第一次面对这么多媒体,她真的有些激动,生怕自己出什么状况。

“下面,就请我们这次的设计师沈佳人小姐向我们展示她的作品,并为我们解说一些,她此次的设计理念。”

主持人报幕之后,所有的闪光灯都打在沈佳人的身上,闪得沈佳人有些眼花。

沈佳人垂下眼帘,扯出一个笑容,走上展示台,将优盘插入,点开文件夹,拿着电子笔刚想开口,在看到屏幕上的画面的时候,一张脸瞬间血色全无,身体像是被人定在那里似的,完全僵掉。

台下原本静待沈佳人解说的人骚动起来,闪光灯闪烁的比之前耀眼十倍不止,一些为了抢头条的记者甚至挤上展示台来,相机对着沈佳人拍个不停。

“沈佳人,你在发什么呆!”傅少卿冲到沈佳人面前,将沈佳人护住,挡住那些疯狂的记者,不悦的说道:“别拍了!都别拍了!”

跟傅少卿一起来的冯杰也快速的上台,将沈佳人的优盘直接拔下,然后关掉投影仪,跟傅少卿一起挡住那些记者。

“沈佳人小姐,请问刚才画面里的女人是你吗?”

“沈佳人小姐,请问画面里的那些男人都是谁?”

“沈佳人小姐,请问你跟傅总离婚后关系怎么样?为什么会有你跟傅总拥抱在一起的照片,是属于朋友的拥抱还是情人的?”

“沈佳人小姐,请问前面几张照片里的那个男人是谁?你跟他一起从酒店出来之后又去了哪里?”

“沈佳人小姐,之前有传闻你会嫁进莫家,请问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什么时候喝你跟莫少的喜酒?”

“沈佳人小姐……”

一个个问题爆炸式的响在耳边根本让人应接不暇,沈佳人被傅少卿与冯杰拖着往外退,表情麻木,眼神有些空洞。

明明里面放的是她的设计稿,为什么会变成那么多不堪的照片,傅少卿跟莫晨的那些还不算什么,从照片上看来,顶多也就是一个拥抱,而前面的那几张照片,沈佳人一时间大脑充血,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偷拍的,甚至是也不知道照片里的男人是谁!完全没印象。

不知道是因为光线的缘故还是因为角度的问题,那几张照片里的男人都让人看不清楚,但是绝对不是一个,而沈佳人的样子却分外清晰,先是带着眼镜的,后面几张是摘掉眼镜的,脸上醉意明显,笑容也有些……放浪!

如果不是照片上的画面太清晰,沈佳人几乎要认为,上面的女人不是她!

“都滚开!别再拍了!”记者的行为,终于让一向以儒雅著称的傅少卿也忍不住当众发飙,抢过当前一个记者的相机用力的砸到地上。

只是那些记者根本不买账,又借题发挥,将矛头对准了傅少卿。

“傅总,你是因为什么跟沈佳人离婚?”

“是不是因为沈佳人真如传说中的不检点,给你戴绿帽子,让你忍无可忍?”

“傅总,刚刚曝光的照片日期是几天前的,请问你是不是准备跟沈佳人旧情复燃,方便透露一下,沈佳人现在跟你是什么关系吗?前妻?朋友?还是情人?”

“傅总,你与楚家大小姐的婚约还有效吗?”

“傅总……”

所有的记者将沈佳人与傅少卿跟冯杰三个人围在中间,噼里啪啦问个不停,闪光灯也没有一刻停止过闪烁,精准的捕捉她们每一个表情。

“无可奉告!”傅少卿不断的重复着这几个字,冷脸面对媒体。

“各位,今天签约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但是,明显的,这是有人蓄意陷害,想要破坏我们跟明诚的签约,这种不正当的竞争行为我们应当坚决抵制,我们傅氏保留对此次行为的法律权利,一旦查明幕后主使,将诉诸法律,绝不姑息!”冯杰一边挡着媒体的摄像机,一边大声说道。

“沈小姐,最近有传闻您跟明诚的总裁厉总关系暧昧,这次傅氏与明诚这么快签约,是不是因为这个?”

可惜记者并不买账,冯杰企图转移话题焦点的行为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媒体仍旧紧揪着沈佳人的事情不放手。

厉墨成?!

沈佳人在听到记者的话之后,猛地转头朝厉墨成看去,发现此刻厉墨成像是被人遗忘似的,坐在签约席上,皱眉看着展示台,虽然上面已经没有画面,但是厉墨成仍旧固执的看着。

厉墨成,他看到那些照片了吧?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她!

沈佳人神色黯然的收回目光,被傅少卿拉着有些机械的开会移动,躲避着记者的闪光灯,在一阵阵耀眼的强光刺激下与无数尖锐问题的轰炸下,沈佳人开始觉得有点头昏眼花。

就在沈佳人觉得听力跟视力都麻木的出了问题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住了她,周围的一切也在这一刻瞬间静止了。

“跟我走!”沈佳人一愣神,抬头就坠入厉墨成深邃的眼波里,她傻傻的看了厉墨成好久,都忘记该怎么反应,直到厉墨成伸出手来,要带她走。

沈佳人情不自禁的抬起自己的手,却在快要碰到厉墨成的手的时候,忽然猛地往回一收,只是厉墨成却不给她犹豫反悔的机会,也好像是早就预料到沈佳人的动作一样,抢先一步抓住沈佳人的手,将沈佳人拽进怀里。

“厉墨成,你放开我。”沈佳人沙哑着嗓子开口,语气带着几分急不可查的哽咽,像是只受了委屈的小刺猬,明明知道不敌,却仍旧倔强的竖起自己的刺儿来。

“别闹!”厉墨成霸道的开口,他将沈佳人的脑袋压在胸口,揽在她腰间的大手又紧了几分。

这霸道的语气,让沈佳人突然有种熟悉的心安,她将脑袋深深地埋进厉墨成的怀里,此刻竟然觉得对他的怀抱有种眷恋的味道。

看着这对相拥在一起的男女,周围一下子变得过分安静,傅少卿看着紧紧贴在厉墨成怀里的沈佳人。垂在身侧的手指用力的卷曲起来,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从来没有像在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跟厉墨成的差距,他被这些记者逼迫的像是过街老鼠,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而厉墨成一出现,那些记者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不动。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记者都是这样,只是刚有一个不识趣的记者拿起相机拍了一下厉墨成英雄救美的画面,就被厉墨成的目光吓得魂飞魄散,而他身边跟他一起的一个记者则是麻利的将他手里的相机抢过来,取出交卷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

其他的媒体看到这种情形,更加不敢造次。厉墨成的气场太强大,名声太响亮,脸色太冷酷,他们根本不敢得罪。

“我不管你们看到什么,拍到什么,今天的这件事,我不想在任何杂志媒体看到一个字。”厉墨成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一圈,在几个人的身上一落,被他看到的那几个人,瞬间觉得脊背冷汗淋漓。

“成山,炫耀,星图……”厉墨成嘴角带着冷意,说了几家杂志社的名字,“将收到明诚的律师函!”

刚才他表面上看起来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也不做表态,任由事态发展的模样,但是他其实已经看透那几家煽动闹事的杂志社,并让人很快的做了调查,查到这几家杂志社最近都有一笔来历不明的资金流入。

“厉少,我们只是做了身为媒体记者该做的事。”被点名的那几家杂志社弱弱的为自己开脱。

就算是明知道,厉墨成当众说出来要发律师函,将他们告上法庭,弄垮他们,让他们在业界无法立足,他们也心虚的不敢与厉墨成正面对上,辩白的语气都带着哀求。

“沈佳人,是我的女人!”厉墨成没有去浪费时间跟这些人去讨论什么是媒体该做的事,只是霸道的一句话,就将这些人所有的侥幸都打回原形。

躲在厉墨成怀里的沈佳人在听到厉墨成的话之后一愣,随即恨恨的咬牙,这个家伙真的是一点没变,当着这么多人说这样的话,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沈佳人的小手游弋到厉墨成的腰间,在他的腰上恨恨的掐了一把,用来宣泄自己的不满与抗议,谁知道厉墨成却将那只暗中行凶的小手当众从自己的腰间拉出来,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别闹,上次弄出来的伤,还没好。”

这暧昧不明的话语,让沈佳人脸色瞬间涨红,她生气的瞪着厉墨成,紧紧咬着唇,生怕自己忍不住,在这个家伙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什么叫上次弄出来的伤还没好?她上次什么时候弄伤他了?沈佳人瞪着厉墨成生气的吐槽,却不经意间看到厉墨成脖子上一圈若隐若现的牙印状的痕迹,气势顿时弱了下来,这都多少天了,这个家伙脖子上的伤怎么还没好?

厉墨成低头看着沈佳人,伸手将沈佳人被虐的唇解放出来,然后手指在沈佳人饱满的唇瓣上摩挲着,旁若无人的当众*。

沈佳人的脸色又红了红,耳朵已经红的充血,抓住厉墨成的手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脑袋已经一团浆糊,半晌才问:“中午吃什么?”

话一出口,就见厉墨成眼中划过一丝亮色,沈佳人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可是不等她反悔,厉墨成就问:“吃什么都可以?”

“嗯。”这次的事情,多亏这个家伙出面,怎么说她也欠了厉墨成一个人情,请他吃一顿好的,就当是答谢了。

请人吃饭,当然是客随主便了,厉墨成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只是希望他不要狠宰她才好。沈佳人很为自己的小荷包担忧。

虽然,明诚的案子拿下,她将有一笔不小的进账,但是钱还是要省着点花。

“那就这么说定了!”厉墨成脸色又好看了几分,转头看着傅少卿说:“关于此次签约,傅总还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希望傅氏与明诚这次能合作愉快。”傅少卿一直在一边冷眼看着厉墨成与沈佳人之间的互动,在厉墨成问话的时候,立刻恢复常态,非常官方的回应。

“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厉墨成赶人的态度非常明确。

没事的人可以清场了,别打扰他跟小兔子的约会。

记者媒体早就想离开了,有了厉墨成的这句话,立刻蜂拥般的离开,傅少卿看着那些将厉墨成当成洪水猛兽避之不及的记者,想起刚才他们被这些记者狼狈的围追堵截,眼里划过一抹阴鸷,他看了一眼沈佳人与厉墨成,转身大步离开。

厉墨成交代了几句,带着沈佳人离开,一路上沈佳人都在忐忑的担心着自己的荷包,谁知道厉墨成却径直将车子开到他住的公寓。

“厉墨成,不是说要去吃饭?”沈佳人坐在车上不肯下来,有些防备的看着厉墨成。

“不是说吃什么都可以?”厉墨成皱眉,看着沈佳人问。

“你就不怕我做的饭把你毒死?”沈佳人想起上一次的乌龙,有点幸灾乐祸的问。

厉墨成一挑眉,“快点!”

沈佳人下车,跟着厉墨成上楼,一进门,就被厉墨成抵在门板上。

“厉墨成,你做什么!放开我,我去做饭!”沈佳人看着厉墨成幽深的眸子,心里一慌。

“不是说吃什么都可以?”厉墨成低醇的声音响起,灼热的气息逼近沈佳人,暧昧的吐出四个字:“我想吃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