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0:沈佳人,对不起!

早上沈佳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厉墨成的怀里,她连忙爬起来,刚想抱怨,却发现厉墨成睡得很香甜,身上的红疙瘩消退了不少,但是看起来还有点触目惊心,一张脸虽然没有变成痘痘脸,但是却红红的,沈佳人试了试他的额头,果然是有点发烧了。

这个家伙!

将被子给厉墨成重新盖好,沈佳人揉了揉有些酸软的胳膊,暗自恼恨,她昨天晚上怎么就这么睡着了呢?

看厉墨成这个家伙的样子,这次真的是被佳宇害惨了,只是这个家伙,明知道吃蟹黄酥过敏,干嘛还吃?

真笨!

肚子有些饿,沈佳人想起昨天晚上她去厨房找水,发现厨房里还有一些面条,于是想着早上做个清汤面垫吧垫吧,谁知道一打开冰箱,沈佳人彻底愣住了。

这冰箱里满满的食材是什么时候放上的?明明昨天晚上她看的时候还只有一扎面条!

难道是她看错了?

沈佳人纠结,一直到做出了两菜一汤后还在纠结,昨晚到底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的事。

端着做好的菜走进餐厅,沈佳人发现厉墨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坐在餐厅里,一副等着开饭的姿态。

“厉墨成,你什么时候醒的?”沈佳人将饭菜放下,看着脸带倦容的厉墨成问。

厉墨成没回答,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沈佳人做的开胃小菜,放到嘴里,皱了下眉头,然后嚼了几下,咽下去后又紧接着盛了一碗汤,猛地喝了一口,那脸色,变得跟个调色盘似的看着沈佳人,最终没说什么,又将汤也咽下去了。

“厉墨成,你什么意思?嫌我做的难吃就别吃!一副吃了毒药的模样,以为我愿意做给你吃?”沈佳人因为厉墨成的表现,很受伤的说。

“好吃!”厉墨成看着沈佳人,深吸一口气说。

“哼!算你识相!”沈佳人说完,拉了椅子坐下,然后就去拿着碗去盛汤。

“这个我的!”厉墨成将沈佳人眼前的汤端走,放在自己面前,说道。

“这么多呢!你一个人喝的完吗?”沈佳人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问道。

“当然!”厉墨成的声音微带沙哑,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

沈佳人狐疑的看了厉墨成一眼,总觉得厉墨成这个家伙有点口不对心,不过一碗汤而已,他喜欢喝就喝吧。

沈佳人想着,又身手去夹那盘开胃小菜,同样的,筷子还没碰到菜呢,那菜就被厉墨成抢到自己面前,“这个也是我的!”

“厉墨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沈佳人无语的看着厉墨成质问。

“这些都是我的!”厉墨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那两菜一汤都拢在自己面前,半点不给沈佳人吃。

“厉墨成,你幼不幼稚!”沈佳人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你吃的完那么多吗?”

堂堂的厉大BOSS这么护食,传出去,要笑掉别人大牙吧?

厉墨成将另外一道菜吃了一口,同样的皱眉,然后将它推给沈佳人,一副大发善心的模样。

沈佳人吃了一口被嫌弃了的那道菜,觉得味道不错啊,真不知道厉墨成那个家伙为什么这么挑三拣四!

一顿饭,吃的也算和谐,尤其是厉墨成,吃的好像很满足的样子,将那一菜一汤几乎全部消灭干净了,这让沈佳人心里舒服了很多。

“今天还要去上班?”吃完饭,厉墨成问。

“嗯。”沈佳人点点头。

其实她不想去,但是她需要一个借口离开这里。

厉墨成现在的状态比昨晚好了很多,她也算是仁至义尽。

厉墨成如墨的眸子看了沈佳人好一会,突然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收拾干净!”然后迈步回到自己的卧室,砰地一声,甩上门,那摸样看起来像是在赌气。

“又发什么神经!”沈佳人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想起厉墨成的话,郁闷的嘟囔:“混蛋!竟然把我当成佣人使唤!”

不过抱怨归抱怨,沈佳人还是把剩下的残羹冷炙收拾进厨房,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沈佳人在将厉墨成吃的那道剩菜倒掉之前,伸手捏了一小块尝了尝,然后很不幸的,沈佳人被甜倒了,对着垃圾桶吐了好一会,然后又用清水漱了口,仍旧觉得嘴巴里有一股甜腻的感觉,她又舀了一勺那道汤,小心翼翼的舔了一下,然后又飞快的拿起水杯,一个劲儿的漱口,晕死了,这汤怎么这么咸!

她之前做这两道菜的时候一直走神,好像把糖跟盐弄混了,而且还不加了不止一次。

看着那所剩无几的一菜一汤,沈佳人心里五味陈杂,厉墨成那个家伙的舌头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将这么难吃的东西吃的津津有味的,真是……白痴!

因为心里有愧疚,沈佳人又做了一大碗的肉丝鸡蛋面,在尝过确定口味没问题之后,端着去敲厉墨成卧室的门。

“进来!”敲了好一会之后,里面才传出来厉墨成有气无力的声音,沈佳人推门进去,发现厉墨成倚在床头坐着,脸色比之前还要红,眼圈也有点泛红,显然是吐过,心里越发的愧疚,她把肉丝鸡蛋面往床头柜上一一放,在厉墨成不解的目光注视下,没好气的数落:“厉墨成,你是傻子吗?明明难吃的要死,还吃那么多,你就不怕毒死!”

“你第一次给我做饭,就算是被你毒死,我也乐意。”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语气认真。

“你……”沈佳人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别扭的抬高声音:“那你把这碗面吃了,吃干净了,一根也不许剩下,我今天不但要毒死你,还要撑死你!”

“好,保证完成任务!一根也不剩下,就算是撑破肚皮,也不剩下!”厉墨成看了那一大碗面,目光灼灼的看着沈佳人说。

“神经病!最好撑死你这个祸害!”沈佳人被厉墨成看得不自在,丢下一句话就气冲冲的离开了,关上门后,她倚在门上,摸着自己有些发烧的脸,想着刚刚厉墨成说的话,竟然有种喜悦的感觉从心底冒了出来。

这个……混蛋啊!

过了不一会,厉墨成就将那一大碗肉丝鸡蛋面解决干净,端着碗出来,看到沈佳人在门口发呆,他把碗底给沈佳人看了看,然后将碗塞进沈佳人的手里,说:“我吃完了。”

“哦!”沈佳人机械的点点头,然后拿着碗进了厨房,将碗洗干净放好之后,一转身发现厉墨成竟然在身后,她吓了一跳,没好气的说:“厉墨成,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吃完了!”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我看到了!”沈佳人嘟囔:“我又不是瞎子!不用这么一遍遍的提醒我!”

“奖励。”厉墨成又吐出两个字来。

奖励?!

沈佳人抬头看着厉墨成,面带不解,什么奖励?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那一副迷糊样儿,心里一紧,低头就不客气的封住了沈佳人的小嘴。

小兔子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那就做到她明白为止。

沈佳人没想到厉墨成竟然突然发情,伸手想要将他推开,却被厉墨成的身体向前一压,直接抵在盥洗台上,唇齿间激烈的纠缠,让沈佳人避无可避的被迫迎合着厉墨成的索取,直到她觉得自己腿上一凉,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厉墨成抱坐在盥洗台上,长裤被扯掉了,两条腿曝露在空气中,有点儿冷飕飕的。

“厉墨成,你……住手!”沈佳人面红心臊的拉住厉墨成不安分的大手,双腿并得死紧,呼吸急促的阻止他再进一步,“住手!”

厉墨成的呼吸也很急促,气息粗重,被沈佳人阻止后,带着点儿不解与难以纾解的烦躁看着沈佳人。

“放我下去!”沈佳人红着脸推了推厉墨成*的胸膛,却在感受到上面的火热温度后,像是被烫到般,快速收回手,尴尬的不敢去正视厉墨成的眼睛。

她们刚才,差一点,差一点就在厨房里……

真是丢死人了!

原本沈佳人以为,按照厉墨成这么霸道的性子,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她,两个人都做到这一步了,厉墨成肯定不会放手,就算是用强的,他也会坚持到底,看到他此刻紧绷的身体,还有……沈佳人再傻也看得出来,厉墨成忍得很辛苦。

可是出乎沈佳人意料的,厉墨成竟然干脆的放开了她,转身回到了卧室,那么的干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泼皮无赖,让沈佳人禁不住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转性了,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蔓延,像是……失落……

沈佳人,你在想什么?!真是丢死人了!

整理好衣服,沈佳人羞窘的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跑出了厉墨成的家。

外面的风有点冷,沈佳人却喜欢这种能让她头脑清醒的感觉,在路上漫无目的走了好长一段,直到自己彻底清醒过来,才上了公交车。

傅氏她今天不想去,反正去了也没有什么事,她现在不想做事,就等着与明诚的合约一签,她就将辞职书递上去,与傅少卿楚思雨这些人离得远远的,最好此生都不再相见。

想起自己当初挤破头也要到傅氏上班,以为自己这辈子只要做个平凡的仰慕者,默默的看着傅少卿幸福就好,沈佳人不禁为自己当初单纯的想法觉得好笑。

有些人,只有真正相处后,才会发现,远没有想象中美好。

以前,她的感情世界里所有都是傅少卿,他的一颦一笑,一个简单的小动作,一个淡淡的眼神,都让她觉得心跳加速,而现在,沈佳人失笑,她当初不顾一切,飞蛾扑火般的勇气到底是哪里来的?

真傻!

从厉墨成那里回来,这一路,沈佳人都在为自己的过去不值,走到家门口,她刚刚想要找钥匙开门,身体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

“厉墨成!你够了!”沈佳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厉墨成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悄悄跟过来了。

傅少卿紧紧的抱着沈佳人,在听到沈佳人的话之后,脸色一变,一股酸涩的感觉,直冲大脑。

“沈佳人,难道你心里,现在就只有厉墨成?”

沈佳人听到傅少卿的话,大吃一惊,傅少卿,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又想做什么?为楚思雨报仇?

“傅少卿,你做什么?放开我!”沈佳人用力的挣扎,脱离了傅少卿的怀抱后,转过身戒备的盯着傅少卿:“你怎么在这里?”

“你一晚上没回家,去哪里了?”傅少卿没有回答沈佳人,反而看着沈佳人反问道:“你跟厉墨成,同居了?”

最后一句,声音难掩晦涩。

沈佳人抬头看着傅少卿,这个家伙怎么知道自己一晚上没回家?

“你竟然真的跟厉墨成同居了?!”傅少卿看着沈佳人,脸上露出怒气。

“傅少卿,我再重复一遍,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该不会不知道什么叫离婚了吧?”沈佳人看着傅少卿,脸上带了一丝嘲弄:“离婚了就是说,从此我们两个人路归路桥归桥,形同陌路婚嫁各不相干,所以,你的问题,我没必要回答你,我跟厉墨成两个是不是同居,你无权过问!”

“沈佳人,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我吗?难道你的喜欢,就是这么随意?”

“我的喜欢,从来不随意,我喜欢一个人,是发自真心,哪怕他不知道,哪怕明知道他不喜欢我,我也还是会喜欢,因为喜欢一个人,是我自己的事,与我喜欢的人无关!但是傅少卿,我的喜欢不是让人用来践踏挥霍的!我没有那么下贱,下贱到被别人一次次伤害,一次次的踩在脚底还不动摇,我对你的喜欢,早在那一次次伤害冷漠中消磨光了,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结这个话题,很可笑,你知不知道?”

沈佳人,说完,嘲讽一笑。

她真不明白,为什么她感觉离婚之后,傅少卿反而比之前关注她了?

他不是已经得到梦寐以求的楚思雨了?还在纠结过去算个什么事?

“对不起!”傅少卿被沈佳人说的无言以对,看着沈佳人镜片后那双美丽的眼睛,他有种想要将那副眼镜拿掉的冲动,却深知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这样做的资格,他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沈佳人,紧得像是要将沈佳人融入身体里,在沈佳人耳边道歉:“沈佳人,对不起!对不起!”

一想起楚思雨昨天在医院里说的的话,傅少卿就愧疚的要死,一想到沈佳人曾经不止一次的被人绑架,被人……傅少卿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昨天他把楚思雨送回家之后,就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里,一直等到很晚,都没有等到沈佳人回来,但是他不想离开,越是等不到,越是想要等下去,他不相信沈佳人会一直不回来,这一等就是等了一夜。

这一晚上,傅少卿想了很多,他有想过沈佳人回跟厉墨成在一起,也有想过沈佳人是不是又遇到什么危险,但是他反反复复的将沈佳人的手机号码看了很多遍,却始终没有勇气拨出去。

如今,看到沈佳人回来,他放下心的同时,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什么,傅少卿不敢去深究。

沈佳人说得对,他是没有资格要求沈佳人在受过那么多伤害之后,还一如既往的喜欢他,她会像现在这样厌恶他,排斥他,都是他咎由自取。

沈佳人因傅少卿这突如其来的道歉愣住了,很快又反应过来,生气的一把推开傅少卿,冷冷的说道:“傅少卿,你又在玩什么花样?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是不会上当的!”

傅少卿怀里一空,有些不自然的收回胳膊,看着沈佳人充满防备的神色,苦涩一笑,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莫名其妙!”沈佳人在傅少卿离开后,忍不住嘀咕:“今天这都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不正常,神经病!”

让沈佳人意料不到的是,今天不正常的人,远远不止厉墨成跟傅少卿两只。

“阿姨,家里没有什么好喝的,只能请你喝白开水了。”沈佳人尴尬的将一杯白开水放到茶几上,对着坐在沙发上的薛水茹不自然的笑了笑。

她回到家刚想补个觉,就听到有人敲门,穿好衣服开门一看,直接就愣住了,而薛水茹就在她这一愣神的功夫,大大方方的登堂入室。

“佳人啊,你就别忙活了,我跟贝贝两个出来逛逛,走到这边,听贝贝说你住在这里,就上来看看,昨天晚上,你饭吃到一半,没打个招呼就走了,阿姨这心里一直放心不下,是不是阿姨说错什么了,惹你生气了?”薛水茹趁势拉住沈佳人的手,让她坐在身边的沙发上,担心的问。

“没有。”沈佳人连忙否认,然后看着一边的包贝贝打了个眼色说:“贝贝,我昨天不是发信息给你,让你跟大家说我有点事先回去了,你怎么没跟大家说?”

“啊?有吗?我怎么没收到信息?”包贝贝被沈佳人问的一愣,没反应过来,傻傻的回应。

“没有吗?嗯~”沈佳人满是威胁的看了包贝贝一眼。

“有吗?”包贝贝不解的眨眼,皱眉苦苦的思索。

“没有?!”沈佳人眯着眼又问。

“哦~有……”包贝贝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只是刚说完,就听薛水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包贝贝看看薛水茹又看看沈佳人,瘪瘪嘴说:“有,有的吧?”

一边沉默的大白在看到包贝贝这副左右逢源的模样的时候,嘴角溢出一丝笑纹。

虽然是模棱两可的答案,但是也达到了沈佳人想要的效果,她看着薛水茹淡淡一笑说:“贝贝这个家伙就是这么不靠谱,也是我不好,我应该自己过去说明白状况的,但是昨天晚上的确是事出有因……”沈佳人有些为难的说。

包贝贝想要反驳,却被沈佳人凶狠的目光一瞪,她立刻就心虚的低下头,好吧,她其实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听不靠谱的。

“贝贝这孩子有的时候是有点迷糊,但是迷糊的可爱。”薛水茹拍了拍包贝贝的手,笑着说,而后又一脸关切的问:“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听说你跟楚家的孩子起了冲突,她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我没事!”沈佳人一愣,没想到自己跟楚思雨的事连薛水茹都知道了,不过一想也就觉得释然了,酒店里那么多双眼睛那么多张嘴巴,这种八卦瞒不过也正常。

“没事就好,没事我就放心了,楚家那些人,不好交往,你以后再碰上,可要留个心眼。”薛水茹嘱咐着。

“嗯,我知道了,谢谢茹姨。”沈佳人有些感激的说,不管是薛水茹出于什么目的过来,但是至少她感觉得到,她此刻对自己说这些话,是发自真心的。

“谢什么谢!你跟贝贝是好朋友,说这些就太见外了!”薛水茹佯装生气的抱怨,突然话锋一转:“佳人,你可不知道,你昨天离席后,厉家那小子又过去了,跟莫晨两个喝了不少酒,我瞧着那孩子跟佳宇两个关系挺好的,佳宇也挺喜欢他的,还给他吃了不少蟹黄酥……”

可不是嘛,吃的起了一身红疹子,现在还在家里出不了门。

沈佳人在心里默默吐槽,然后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闲听薛水茹拉家常的姿态。

“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两个人就激将起来了,厉家那小子气冲冲的就走了,搅得我这心里,一直不安生……”薛水茹一边试探,一边看着沈佳人的脸色。

“茹姨,昨天晚上我跟厉少在一起。”沈佳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薛水茹的试探,既然她对莫晨没有意思,也不想配合他演戏,索性将话挑明了说。

“你们,在一起?”薛水茹像是有些不明白在一起是什么意思似的,又问了一遍。

“嗯,在一起。”沈佳人点头承认,“实际上,我也是才从厉少那里回来不久,前脚刚进门,你们后脚就来了。”这样说,薛水茹应该明白了吧?

“……”薛水茹没想到沈佳人竟然会这么直白,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看着沈佳人脸上坦然的表情,又觉得有怨气也发不出来。

其实,她跟包贝贝两个早就来了,还没下车,就看到傅少卿从沈佳人住的这栋楼走出去,脸色有些灰败,她当时心里就有些想法了,傅少卿大清早的从前妻的房子里走出来,不管是做没做什么,这种藕断丝连的状态,也会让人有不好的想法。

沈佳人在上流社会的传言,她不是没听过,但是一直以来,包贝贝都坚持说那些是诬陷,她想想傅家人跟楚家人,也就没往心里去。原本她是不想上来的,但是包贝贝说肯定是傅少卿又来找沈佳人麻烦了,不放心,一定要上来看看,她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跟着上来了。

进来之后,在沈佳人的房间里参观了一圈,没有发现有男人过夜的痕迹,薛水茹这才释然,然后又开始试探沈佳人的态度,却没想到沈佳人竟然这么直白的告诉她,她昨天晚上跟厉墨成两个在一起,而且听话里的意思,她再傻也明白,这在一起究竟是指的什么!

“佳人,你这样说,让阿姨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半天,薛水茹才像是缓过劲儿来似的,带着些叹惋开口说。

“茹姨,我跟贝贝情同姐妹,我也一直将您当成可尊敬的长辈,我只是不想欺骗你。”沈佳人将薛水茹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坦诚的说。

“我知道了。你这孩子,真是的!”薛水茹看着沈佳人,有点可惜的说。

其实,起初对于沈佳人,她并没有多少看中,只不过,莫晨跟包贝贝的状况,让她也没得选择,所以,就算是沈佳人名声真的像传言中的那么不堪,她也认了,不过这两次相处下来,薛水茹发现沈佳人竟然心思玲珑,一点就透,而且不像是那种喜欢攀高枝的女人,倒是挺适合进她们家门的,所以就想极力促成她跟莫晨的事,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结果。

将话说开了,沈佳人觉得轻松了,薛水茹又拉着沈佳人聊了一会家常,终究是话不投机,不一会后,起身告辞。

沈佳人将人送到楼下,找了个机会拉包贝贝到一边不解的问:“包贝贝,你个家伙怎么跟莫晨的妈感情这么好?”

她昨天就奇怪这两人的关系了,一直没机会问。

“我跟她关系好,是因为她是莫晨的妈!”

“那你对你爸怎么又是那种态度?”

“我对他不好,是因为她是莫晨的爸!”

沈佳人无语,好吧,这团关系她理不清。

“我跟莫晨不可能的,你别再乱折腾了。”

“我知道了,其实,佳人,你真的可以试着跟他相处相处,我敢保证,你嫁给他之后,他会对你很好的。”包贝贝仍旧不舍弃的劝说。

沈佳人心中苦笑,看着包贝贝眼中那一丝深藏的黯然,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厉墨成了?”包贝贝又问。

“我哪有!”沈佳人条件反射的一下子抬高了声音。

包贝贝了然的看了沈佳人一眼,没有说什么,上了车。

沈佳人有些心虚的目送包贝贝的车子开出去好远,才恹恹的往回走,她刚刚的反应,是不是太大劲儿了?

包贝贝上了车之后,就一直沉默的想心事,大白先把薛水茹送回莫家,然后又开车送包贝贝去做护理,一边开车一边有些担忧的时不时的看着身边的包贝贝。

这个女人平时一向活跃惯了,突然间安静下来,真让人有些适应不了。

将车子停好之后,包贝贝坐在车上半天没下车,大白也就陪着她坐在车上。

“大白。”不知道过了多久,包贝贝突然开口。

“嗯。”

“其实,我突然觉得,佳人跟厉墨成在一起,也挺好,那个男人,应该会保护好她的吧?”为了沈佳人竟然调动军队,还将楚思雨的手废了,也难怪,沈佳人会喜欢上他。

“嗯。”

大白又是简单的应了一声。

如果那个人保护不了沈佳人,那么在S市,还有谁能保护的了她?

“佳人这次运气还不错,总算是喜欢对了人!”又是好大一会沉默之后,包贝贝说道。

而被包贝贝认为好运的沈佳人,此刻正怨气冲天的指着床上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男人怒吼:“厉墨成,谁准你进来的?你给我滚出去!”

------题外话------

在长沙,呜呜,没有存稿的大婶苦逼的眼泪汪汪的说,今天就这么多存货,回家后补上,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