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9:鸿门宴,教训渣女

沈佳人像是没听到莫晨的话,没看到这个人似的,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生气了?”莫晨拦住沈佳人,好脾气的道歉:“昨天晚上是我不对,不该就那样离开,不过如果我不走,恐怕局面更加难以收拾,厉墨成的脾气,你应该知道,我跟他起冲突,最有可能受伤害的就是你。”

沈佳人终于肯看着莫晨,猜测莫晨话里的真假,但是在那张笑得完全无懈可击的脸上,沈佳人看不出任何的其他信息来。

“贝贝昨天找不到你,跟傅少卿起了冲突,将我们的婚事当众公布出来了。”莫晨像是随口一说,就避开沈佳人探寻的目光,语气中颇有点儿无奈。

“所以?”沈家人深吸一口气,问道。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差不多吧。”莫晨一耸肩,算是肯定了沈佳人的猜测!

沈佳人垮下脸,“这个包贝贝,怎么这么大嘴巴!根本没影的事,她也敢拿出来说!”

“贝贝也是情急,想要让对方有所忌惮。”莫晨连忙为包贝贝开脱,“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你昨天晚上确实是答应我的求婚了,只不过是时间延后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我那是……”沈佳人气结,但是看着莫晨却说不出利用两个字,只得板起脸来,故作冷漠的说:“昨天情况特殊,我被吓坏了,脑袋不清醒,完全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了。”

从莫晨丢下她离开的那一刻,她对这个男人的信任就已经大打折扣,如今想让她承认婚事,呵呵,没门!

“这是准备反悔?厉墨成强迫你了?”莫晨问道。

“他没有强迫我,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就算是要嫁人,她也不会找这些豪门大户的少爷们,门当户对,还是十分必要的,高门大户,庭院深深,她一个小虾米,只会显得格格不入,她不想再重复上一段婚姻的悲剧。

“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就算你要拒绝,能不能放到明天,我妈为了今天晚上的家宴,大清早就开始准备,已经忙活了一天了。”莫晨十分绅士的开口。

“莫少,有些事,不给于希望,就不会失望,很多伤害都是因为一时的不忍,我想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沈佳人并没有因为莫晨的亲情牌而动容,拒绝的反而更加彻底。

感情的事,就要快刀斩乱麻,给予的希望越大,最后造成的伤害越是没法弥补。

“好吧,看来,还是贝贝了解你,我又输了!”莫晨听了沈佳人的话,脸上的笑容有点无奈。

“什么意思?”沈佳人不解的看着莫晨,心里猜测这对不靠谱的兄妹又在搞什么飞机?

“还是让贝贝跟你说吧,省的你以为我为了骗你回家又耍什么花招。”莫晨礼貌的笑笑。

“嗨,佳人,我在这里!”莫晨的话刚说完,背后就露出个脑袋来,笑得一脸山花灿烂,不是包贝贝是谁?

“包贝贝,你个大嘴巴!我正要找你算账呢!”沈佳人一看包贝贝,就忍不住磨拳霍霍。

“佳人,我那也是一时情急,一时情急!”包贝贝又躲回莫晨的背后,缩着脖子看着沈佳人可怜巴巴的解释:“昨天找到你之后,我哥已经让人将消息压下来了,不然,今天的娱乐头条肯定都是你们订婚的消息,你哪里还能这么清闲的在这里上班?”

“哼!饶你一次!”沈佳人听了包贝贝的话之后,悬着的心放下来,不过仍旧板着脸问:“那刚才你们又拿我打什么赌?”

“就是我跟他说,你这个人死脑筋呗,我说不管他怎么说,你都肯定不会去莫家吃饭的,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拒绝,这家伙不信,所以就输了呗!”包贝贝洋洋自得的说着,上前搂着沈佳人的肩膀说:“走,去吃饭去!”

“包贝贝,你别闹!我是不会去你们家吃饭的!”沈佳人拿开包贝贝的爪子,严肃的说。

“瞧把你吓得,我们去醉仙居,我早在那里订好桌了,全是你爱吃的,给你压压惊。”包贝贝说着,脸色一变,紧紧抱着沈佳人哽咽着说道:“都是我不好,昨天非要拉你去那个什么破宴会,结果差点害了你,佳人,幸好,幸好你没事,不然我真是死一百次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沈佳人没想到包贝贝说哭就哭,感觉到脖子上有点潮,连忙安抚的拍着包贝贝的肩膀,故作轻松的说:“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都过去了!没事了!”

“佳人,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呜呜~你要是出事了,我该怎么办?呜呜~”包贝贝紧抱着沈佳人不肯松开,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流了一大堆。

昨天晚上她担心死了,尤其是追到小木屋发现沈佳人那些碎了一地的衣服的时候,她真的是怕极了,好在后来大白跟她说,厉墨成出现的很及时,沈佳人没有遭受到实质的侵犯,就是衣服被撕了,受了惊吓,她这才放下心来。

“贝贝,这么多人看着呢,别哭了!”莫晨见包贝贝哭的惨烈,一时间有些束手无措,求救的看着沈佳人。

沈佳人也对包贝贝十分无语,这妞就这样,感情来得快去的快,爆发的时候从来都是不顾及场合,看着周围人好奇的目光,沈佳人无奈的拧了拧包贝贝的腰,冷着脸说:“包贝贝,你别以为你哭一哭闹一闹就没事了,不是说要请我吃好吃的压压惊吗?还不快走!今天我不吃死你,我就不姓沈!”

“没问题!”包贝贝听了沈佳人的话,立刻松开沈佳人,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然后拉着沈佳人欢快的走向莫晨的车子,边走边说:“沈佳人,随时欢迎你把我吃死,姐姐别的不多,就钱多!不怕你!”脸上那得意劲儿,哪里像是刚才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女人?

沈佳人无语,这货收放自如的本事又精进了!

莫晨十分绅士的给沈佳人打开车门包贝贝把沈佳人塞进车里之后,对着莫晨调皮的一眨眼,小手比划了个V字,莫晨笑着对包贝贝竖起大拇指。

两兄妹这几个小动作,坐在车里的沈佳人,当然没有看到!

莫晨开车离开后,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也都七七八八的散了,楚思雨看着已经开的没影了的车子,拿着手机,看着手机上的那张照片,楚思雨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因为错位的关系,照片上的莫晨跟沈佳人姿势特别暧昧,尤其是莫晨脸上的笑容,带着几许纵容,特别的惹人遐想,将照片看了又看,楚思雨从通讯录里找出厉墨成的号码来,点了发送。

沈佳人,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女人水性杨花勾三搭四,我看你能嚣张的几时!

“小雨,你怎么在这里?”就在楚思雨得意的时候,傅少卿突然走过来,看着她问。

“少卿,我,在等你。”楚思雨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化,恢复了以往的柔弱。

“怎么在这里,风这么大,也不上去!”傅少卿看着楚思雨一如既往温柔的脸,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刚刚一定是他的错觉。

“我——”楚思雨眼中划过一丝黯然,随即便掩饰过去了,笑着说:“这里也一样啊,而且我怕我上去会打扰到你。”

“说什么傻话!”傅少卿心疼的将楚思雨搂进怀里,在感受到她身体上的寒意的时候,越发的心疼:“下次不要再这么傻了,你把自己折腾病了,我会心疼。”

“少卿……”楚思雨窝在傅少卿的怀里,欲言又止,泪水盈盈。

“别说了,我都知道,是我不好,以后不会了。”傅少卿摸着楚思雨的头发说:“我只是不想委屈你!”

昨天晚上,沈佳人发生那种事,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心情跟楚思雨两个恩爱,现在想想,难怪小雨多心了,她在家里一向被欺负,太敏感了,昨天晚上自己的表现,很容易让她胡思乱想。

楚思雨听了傅少卿的话,冷冷一笑。

她可不认为傅少卿说不想委屈她是因为心里太在意,通常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这样的话,不过是他心思动摇的托词罢了。

沈佳人跟着包贝贝和莫晨到了醉仙居,那两个人说要先去停车,给了沈佳人房间号,让她先进去。

沈佳人一进包厢看着里面满满一屋子人愣了一下,随即道歉说:“抱歉,走错门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你就是沈佳人?”里面的人显然也因为沈佳人的突然闯入愣了一下,见沈佳人如此反应,不禁有些好笑,坐在首位上的一个老者开口问道。

沈佳人转身,没有说话,狐疑的看着对方,确定自己真的不认识对方后,礼貌的回答:“我是沈佳人,请问您是……”

不知道为什么,沈佳人此刻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她总觉得自己面前好像有一个大坑。

“我是莫晨的爷爷,你也喊我一声爷爷好了,过来坐,别见外!”老人看着沈佳人,笑眯眯的开口。

扑通一声,沈佳人听到自己掉进坑里的声音。

包贝贝这个不靠谱的,竟然骗她!说什么给她压惊请她吃饭,根本就是一场鸿门宴!

“佳人啊,快过来坐,经常听贝贝提起你,说你千好万好的,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莫老爷子下首的一个贵妇人见沈佳人站着不动,起身走过来,亲热的拉着沈佳人的手说。

“哪,哪有!贝贝说话就是太爱夸张了。”沈佳人被拉住手,有些不自在,但是看着人家笑面,又不好意甩开,呐呐的开口。

“那个臭丫头,要是有你一半聪明稳重,我就天天给祖宗烧高香!”一个中年男人冷哼一声,说道。

“那你还是别烧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下辈子你提前跟阎王爷打好招呼,别让我再投胎做你的种!我还不乐意呢!”那男人的话刚一说完,就听包贝贝火药味十足的开口。

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老头子在背后编排她,自然气不过的顶嘴。

“瞧瞧,瞧瞧,我说一句,她十句在那里等着,个死丫头!真是被惯坏了!”中年男人长吁短叹的说。

“茹姨,你听听,他又骂我!”包贝贝委屈的走到贵妇人身边,抱着她的胳膊撒娇。

“孩子好不容易一起吃顿饭,你就不能收收你那脾气!回头把贝贝气走了,你就自己后悔去吧!”贵妇人心疼的看了包贝贝一眼,然后生气的对着中年男人训斥着。

“得!你们都是一条心,我在这个家里就是多余的!”中年男人看了一眼贵妇人,又看了一眼包贝贝以及包贝贝身边的莫晨,突然孩子气的说。

“很多余!”包贝贝不客气的落井下石,而且还对着中年男子做了个鬼脸。

沈佳人总算听出来了,这中年男人,就是包贝贝嘴里的那个便宜爹,莫骢,只是这个贵妇人……沈佳人一时间不敢确定身份。

“我是莫晨的妈妈,你跟贝贝一样,叫我一声茹姨就好了。”薛水茹看出沈佳人的疑惑,笑着自我介绍。

“茹姨好。”沈佳人礼貌的打招呼。

这包贝贝跟莫晨的妈妈关系好的让她惊诧,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哎!好好好,快别站着了,过来坐过来坐。”薛水茹亲热的拉着沈佳人的手,舍不得放开,一直拉着沈佳人做到她身边的位置。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莫晨跟贝贝的爷爷,你也跟着喊爷爷就好。”贵妇人拉着沈佳人给她做介绍。

“莫爷爷好。”沈佳人特地加上姓,恭敬的喊了一声。

这位,可是当年扛过枪打过鬼子的英雄人物,教科书上都留下过名字,她尊敬着点,没错。

莫老爷子听着沈佳人恭敬有余亲热不足的称呼,目光审视的看了沈佳人一眼,点点头。

“这位是莫晨的小叔,你也跟着喊叔叔好了。”薛水茹像是没看到沈佳人的刻意疏离一样,仍旧亲热的为她介绍。

“莫叔叔好。”沈佳人抚了抚眼镜,客气的打招呼。

“今天没别的意思,就是听说贝贝昨天晚上瞎折腾,差点让你出了岔子,家里人过意不去,一起吃个饭,当做是赔罪,你也别拘着,放开点就好。”莫远看到沈佳人明显的不安,温和的说。

“对对对,就是这么个理,佳人啊,都是一家人,你别拘着,有什么说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们莫家人,都很好相处的,没有别家那么多规矩。”薛水茹接过莫远的话,笑着说。

“嗯,不会的!”沈佳人嘴里这样应着,脑门却滑下三道黑线。

一家人!

这莫晨的妈妈真是热忱的让人招架不住。

沈佳人几次想要开口找个借口开溜,都被薛水茹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尤其是,莫家人心里显然是已经将她跟莫晨两个速配成对了,言语间少不了打趣,更是弄的沈佳人尴尬不已,简直是如坐针毡。

“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就在沈佳人下定决心,快到斩乱麻想要说明一切的时候,沈佳宇走了过来,看到沈佳人,高兴的上前问道。

沈佳人这才发现,原来这间包厢是个套房,里面还有一间,刚刚佳宇就是跟大白两个在套房里玩,所以她没有看到人。

“哇,贝贝姐果然点了我爱吃的蟹黄酥。”沈佳宇一看到桌子上的蟹黄酥,就开心了起来,身手想要去拿,却被沈佳人一下拍开。

“饭前要怎么做?”沈佳人看着面带委屈的弟弟板着脸问。

“饭前先洗手!”沈佳宇明白过来,然后一溜烟的跑去卫生间了,不一会之后,跑出来,将两只手伸到沈佳人的面前,说道:“姐姐,你看,我洗的干净吧,现在可以吃了吧!”

“快吃吧,快吃吧!”薛水茹一下夹了两个蟹黄酥放到沈佳宇的面前,然后又对沈佳人说:“男孩子就是这样,莫晨这小子小时候,比佳宇还皮实。现在他可是长身体的时候,不经饿的,我记得莫晨那会,一放学回家就嚷着饿,我在厨房做饭,他就经常等不及,跑到厨房偷这吃!”

薛水茹简直是三句话不离莫晨。

沈佳人尴尬的笑了笑,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不管她说什么,薛水茹都能将话题引到她儿子身上,沈佳人觉得,薛水茹这口才,不去做媒婆真是可惜了。

饭吃到一半,沈佳人就已经完全招架不住莫家人的热情,恰巧手机响了,她看也没看,抓起手机对着众人说了声抱歉,就快步走出包厢接电话去了。

“你看看你们,就不能矜持点,看吧人家孩子吓得,恨不得拔腿就跑!”沈佳人一离开包厢,坐在首位上的莫老爷子就不满的发话了。

“就是,你们也太夸张了,我都坐不住了!”包贝贝也跟着莫老爷子一个口径。

“贝贝,你说,佳人不会讨厌我们了吧?”薛水茹一听包贝贝的话,立刻担忧的问,说完,又生气的瞪了一眼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莫晨:“都怪你,一晚上跟个木头桩子似的,一点也不会哄人家佳人开心,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今天怎么变哑巴了?”

“……”莫晨苦逼的看了自己老妈一眼,然后又看向自己的老爸,发现老爸也不给他好脸色,他又看向莫家老爷子,老爷子直接给他来了一句:“我们这么多人帮你,你可不准输给厉家那臭小子!”

莫晨脸上的笑容更苦,最后看着莫远,莫远安抚的对他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比莫晨的好看不了多少。

沈佳人走到外面,才发现电话是厉墨成那个家伙打来的,她想也不想的就摁断通话,这一顿饭吃的她就够憋闷的了,再加上一个厉墨成,她肯定会消化不良。

“我最近这是怎么了?霉气冲天啊!”沈佳人苦逼的抓了抓头发,说道。

“霉气?”一个声音突然问道。

“当然是霉气,被厉墨成那个霸王暴君盯上已经够惨了,又来莫晨这样一只笑面虎,再加上里面那一屋子,不是霉气是什么?咦!厉墨成?!你怎么在这里!”沈佳人发完牢骚,却猛然发现身后站着的厉墨成,惊讶的问。

“霸王暴君?”厉墨成冷嗤一声,“我再晚一步,你什么时候被莫家人卖了都不知道!”

“厉墨成,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这是我自己的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沈佳人今天原本就心情不好,厉墨成这一出现,让她的心情更加糟糕透顶!

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这个男人,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阴魂不散!

“小兔子!”厉墨成突然靠近沈佳人,高大的身躯直接将沈佳人环住抵在墙上。

“厉墨成,你做什么?!”随着厉墨成的头一点点的逼近,沈佳人不安的双手用力撑着厉墨成的胸膛,问。

这个男人总是不按理出牌,让人无法招架。

“等会我再跟你算账!”厉墨成的唇,在距离沈佳人的唇还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的时候,才停下,欣赏够了沈佳人脸上的不安,突然轻笑了一声,放开沈佳人转身推门进了包厢。

厉墨成离开后,沈佳人的突然有些腿软的扶住墙,刚刚厉墨成那个家伙又笑了?尼玛!这个男人最近内分泌失调吗?完全跟变了性一样!

厉墨成进了包间,沈佳人就更不想进去了,她索性在走廊上玩起手机游戏来。

“沈佳人,你倒是很有闲情逸致!”再次被不速之客打断,沈佳人看着根本像是在她周围潜伏很久的楚思雨,眉头皱了皱,没说什么,又继续玩游戏。

楚思雨这种女人,她根本没心情搭理。

“沈佳人,你果然好手段,同时让两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为你团团转,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就不怕被噎死?”楚思雨被沈佳人的无视给刺伤了,连平素的伪装都维持不了,表情阴狠的低吼。

“如果这也算本事,那我肯定没有你楚大小姐勾搭男人的本领高强,毕竟,在傅少卿身上,我输得一败涂地不是?”沈佳人头也懒得抬,随口就给了楚思雨这么一句。

“你……”楚思雨气结,她深吸一口气,看着沈佳人的头顶恶毒的说:“沈佳人,你以为你自己有多有本事,你以为莫晨是真的喜欢你?莫家人是真心的不计较你的身份而接受你?呵呵,你大概不知道吧?莫家人之所以能接受你,是因为他家里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厉墨成就算喜欢你又怎么样?你永远不可能嫁进厉家,充其量不过就是做个厉墨成养在外面的情妇而已,永远的见不得光!”

“我就是做厉墨成的情妇又怎么样?总好过有些人送上门去想做个见不得光的女人人家都不屑一顾!”沈佳人抬头直视着楚思雨,轻蔑的说。

这个女人,今天终于不再伪装,露出她尖酸恶毒的真面目来了?果然,外表乔装的越是美丽,内里就越是丑陋不堪!

“沈佳人,你敢侮辱我!”楚思雨被沈佳人一下踩中痛点,气的失去理智,抬手就要给沈佳人一巴掌。

沈佳人没防备楚思雨竟然敢撕破脸公然动手,一时间反应不及,眼看,楚思雨的一巴掌就要落到她的脸上,她条件反射的闭上眼。

耳边传来刺耳的尖叫声,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沈佳人诧异的睁开眼,就对上厉墨成冒火的眸子,“沈佳人,你是傻子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被人掌掴?”

“你才是傻子呢!我怎么知道,她会突然动手!”沈佳人弱弱的反驳,然后歪头去看楚思雨,发现楚思雨此刻已经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一只手无力的垂着。

她刚才好像听到骨头错位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没想到厉墨成竟然废了楚思雨的一只手。

“怎么回事?小雨!你怎么了?”在包厢里的傅少卿听到声音出来,看到楚思雨跌坐在地上,立刻上前将她拉起来,却不小心碰到楚思雨受伤的手,引得楚思雨又是一阵疼苦的尖叫。

“小雨,你的手怎么了?”傅少卿一看楚思雨的手,脸色就变了,生气的瞪着沈佳人与厉墨成说:“厉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该给我个解释?”

女朋友被人打了,身为男人,自然要讨回个公道。

“解释?厉墨成玩味的说了一句:”你怎么不问你女朋友,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还用问?分明就是你们欺负她!”傅少卿搂着楚思雨生气的说。

沈佳人看着傅少卿,突然就想笑,而她也就真的笑了,听说爱情会使人麻木变傻,看来是真的,傅少卿现在在她眼里,就是个被楚思雨玩的团团转的傻子!

“沈佳人,你笑什么!思雨她性子柔,不喜欢与人争,你少欺负她!”傅少卿被沈佳人笑的心烦气躁,不悦的说。

“所以,我性子狠,专门喜欢强取豪夺,欺负柔弱?”沈佳人盯着傅少卿问,然后不等傅少卿回答,她又开口说:“傅少卿,你不是问我笑什么吗?我告诉你,我笑你眼瞎!”

楚思雨明明就是盘踞在娇花下的毒蛇,偏偏傅少卿拿她当高洁的天山雪莲,早晚有一天,他会为自己的盲目,付出代价的!

“少卿,我手好疼,你先送我去医院,好不好?”傅少卿还想说什么,却被楚思雨给拉住,双眼含泪的说道。

“好,你忍一忍,我这就送你去医院!”傅少卿说着,返回包厢去拿车钥匙,临走的时候,丢下一句狠话:“厉少,这笔账,我记下了!”

“这是打算跟我讨医药费?”厉墨成冷笑一声,“刚好我也想知道,楚大小姐好好的怎么就一下子摔倒地上去了?”

“是我自己不小心!不管他们的事!”楚思雨深吸一口气,说道。

“小雨,你……”傅少卿没想到楚思雨会这样说,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她。

“少卿,我们走吧!”楚思雨看着傅少卿的目光,近似于哀求。

“等等!”傅少卿跟楚思雨刚迈开步子,就被厉墨成突然喊住。

“厉少还有什么赐教?”傅少卿生气的看着厉墨成质问。

“沈佳人永远不可能做见不得光的情妇,她只会是厉太太!”厉墨成根本无视傅少卿的叫嚣,目光冷冷的看着楚思雨说:“今天的事,再有下次,你知道后果!”

敢侮辱他的小兔子,就要有勇气承受后果!

“厉少,我明白了!”楚思雨那只完好的手,紧紧的揪着衣服,低眉顺眼的说,然后又抬头看着傅少卿,说:“少卿,我们走。”

“小雨,刚刚为什么要那样做?”等医生处理好楚思雨的手之后,傅少卿终于忍不住问,他始终认为,是厉墨成他们有错在先,欺人太甚,而楚思雨委曲求全。

“少卿,明诚的案子还有几天就要签约了,我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事情闹大了,我不能帮你,可是也不能扯你的后腿,这点小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楚思雨看着傅少卿,说的无比真诚。

“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傅氏做的再大,底蕴也远不及厉家跟莫家,所以在S市,他们傅家永远低厉家跟莫家一头。

“这不怪你!也是我不好,我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关心一下佳人,无心的问了一句有关绑架的事,就引来那么大的怨恨,现在想想,真的是我的错,不该去提醒沈佳人想起被人轮女干那样可怕的事情。”楚思雨诚心忏悔道。

“轮女干?”傅少卿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问道。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或许做不得数,我听说沈佳人昨天晚上被四个绑匪绑架,等厉少赶去的时候,她已经……”楚思雨难过的说不下去。

“轮女干?!”傅少卿突然腿软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眼中情绪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还听说,这样的绑架,对于沈佳人来说不止一次,不过,他们有可能都是瞎说的,你也知道这些人整天最爱八卦了。”楚思雨看着傅少卿失神的双眼,心中冷笑,继续将沈佳人说的不堪。

楚思雨再说什么,傅少卿已经听不到了,他看着楚思雨一张一合的唇,脑中被轮女干跟不止一次这样的讯息塞满,再也装不下其它。

傅少卿跟楚思雨离开后,沈佳人也想离开,却不想刚挪动步子,厉墨成大山似的身子就压了下来,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还以为厉墨成又打算占她便宜呢,刚想将人推开,就听到厉墨成再她耳边呢喃;“小兔子,送我回家。”

沈佳人这才闻到厉墨成身上的酒味,她用力的推了推厉墨成的身子,不满的抱怨:“厉墨成,你少在这里借酒装疯,我是不会上当的。”

他才进去多大一会?就能喝醉?那他的酒量也太差劲了点吧?

“难受!”厉墨成的头压在沈佳人的肩膀上不肯起来,他难受的撸了撸袖子,沈佳人吃惊的发现厉墨成的胳膊上起了一排排的小红疙瘩,再看他的脸,上面也隐隐有要起疙瘩的样子,脖子上面已经有了,这是——过敏?

“厉墨成,你这是怎么回事?我送你去医院!”眼看着这样好好一张脸,就要被红疹毁了,沈佳人终究还是有点于心不忍。

“他们,让佳宇给我吃了蟹黄酥,过敏……不去医院,家里有药,带我,带我回家。”厉墨成再沈佳人的耳边吐着酒气,说道,声音里有刻意压制的,说不出的难受。

“那我先送你回去。”沈佳人一听说厉墨成家里有药,立刻就答应下来,扶着厉墨成除了醉仙居,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昨天晚上住的那栋公寓。

一路上,厉墨成除了非要靠在沈佳人身上外,都算安静,沈佳人肩膀被他压得感觉都要垮了,但是一看到他身上的红疹,也就没说什么,懒得跟病人计较。

“厉墨成,你的药呢?在什么地方?”好不容易将厉墨成扶到床上躺下,沈佳人揉着酸软的肩膀,问道。

“客厅,柜子里。”厉墨成说完,难受的去扯自己的衣服,很快的将上衣扒掉,露出满是红疹的山半身来,沈佳人拿了药回来之后,就发现厉墨成身上只剩下一条内内,一身红疹的躺在床上,脸色难受无比。

“赶紧把药吃了!”沈佳人看着厉墨成那一身可怕的红疙瘩,简直有点惨不忍睹,好在,厉墨成的脸上还没怎么起,不然这么一张脸,被毁容了太可惜了。

伺候厉墨成吃了药,沈佳人看着安静的躺在床上的厉墨成几次想要离开,但是却始终迈不开步子,总觉得将厉墨成一个人丢在这里自生自灭,有点不大地道,挣扎了好久,她最终告诉自己,算了,就当是感谢他刚才帮她教训楚思雨好了。

厉墨成生病后,比平时老实了很多,除了老是要用手去挠那些红疹外,倒是没做什么不规矩的事,也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三两下就把红疹处的皮给挠破,连忙过去阻止,拿开他的手说:“厉墨成,你忍一下,忍一下就好了。”

“难受。”厉墨成紧皱着眉头,不舒服的呢喃。

“难受也不能挠,会留下疤的!”沈佳人强硬的阻止。

“嗯。”

原本还以为要跟厉墨成做一番斗争,没想到厉墨成竟然这么乖巧的就答应了,倒是让沈佳人诧异了一下,这家伙喝醉后比醒着好对付多了。

“厉墨成,你说我是谁?”沈佳人试探的问。

“小兔子。”厉墨成说着,用力一拉,将沈佳人拖进怀里,抱紧,“我媳妇儿。”

谁特么的是你媳妇!沈佳人在心里暗骂一句,挣扎着要起来,没有成功后,也就放弃了,又试探的问:“你跟楚思雨,认识?”

“嗯。”厉墨成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忍痛的发出一个单音节,让沈佳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你喜不喜欢她?”

“不喜欢!”非常肯定的回答,“楚家的女人个个不要脸,都是狐狸精。”

沈佳人抬头看着厉墨成的脸,一时间也判断不出厉墨成话里的真假,不过着假话让她听着耳朵舒服,就先信他一会。

“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让人害我?”沈佳人又试探着问了厉墨成好几个看起来无关紧要的问题,在得到厉墨成还算满意的答案之后,最终问道。

“我没有!”厉墨成否认,语气有些烦躁。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在花园里跟别的女人偷情,那个女人喊得也是你的名字。”沈佳人将心里的疑问问出来。

“不是我。”厉墨成否认。

“不是你又是谁?别骗我,我看到你了。”沈佳人语气加强了些。

“是敌人。”厉墨成难过的将脸在沈佳人的脸上蹭了蹭,说道。

敌人?沈佳人听了有些莫名其妙,再问厉墨成,那个家伙却睡着了,一个字也问不出来了。

不过,厉墨成的否认,让沈佳人心里释怀不少。

最终,沈佳人就这样睡在厉墨成的怀里,等她均匀的呼吸传来,比她先睡着的厉墨成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的这张干净的小脸,露出个计谋得逞,心满意足的笑容来。

------题外话------

今天要去长沙了,嘿嘿,好开心,美妞们,谢谢嫩们的花花票票跟支持,没领奖的美妞2、姒僾姝祂

5、20078058快点冒泡领奖喽。

没中奖的美妞也不要灰心,以后这种活动还会举行的,敬请留意,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