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8:我来接我的未婚妻下班

厉墨成的脸色瞬间铁青,他抿着唇,双眼微眯,看着莫晨,没有说话,抱着沈佳人的胳膊没有松开,反而越收越紧。

紧的像是要将沈佳人的腰给肋断,嵌进身体里。

沈佳人难受的皱眉,她被迫紧贴着厉墨成的胸膛,感受到她缓慢却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竟然不知道为什么,一时眼睛发酸。

如果,没有发生今天晚上的事,她想她或许不会走到这一步,或者说是不会这么快走到这一步,可是宁家花园里她的所见所闻,让她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这一刻的心痛,让她明白,她对厉墨成,远没有表面上所表现的潇洒。

“厉少,请将我的未婚妻还给我。”莫晨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沈佳人,仍旧面带微笑,对着厉墨成又重复了一遍。

小木屋里的气压低的让人窒息,就连始作俑者沈佳人也因为厉墨成此刻可怕的脸色而心生惧意,但是莫晨却像是根本看不到厉墨成的黑脸似的,依旧笑得……欠扁!

“你的未婚妻?”厉墨成冷嗤一声。

“对,我的未婚妻!”莫晨嘴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着厉墨成:“厉少刚刚不是也听到了?佳人已经同意要嫁给我!那么她现在自然就是我的未婚妻!”

“我同意了么?”厉墨成冷笑一声,问道。

“厉墨成,我的事,什么时候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沈佳人被厉墨成的话刺激的头脑发胀,气不过的脱口而出。

这个男人真是霸道的让人抓狂!

“很好,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是你什么人!”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突然二话不说,低头就攫住了她的唇瓣。

一股血腥味窜入鼻息间,这是他的血,厉墨成单手扣住沈佳人的脑袋,毫不留情的在沈佳人的唇上咬了一下,血腥味又浓了一些,厉墨成才算满意,他喜欢这种血液相容的感觉。

沈佳人痛的尖叫一声,在一边的包贝贝受不了的要冲过来,却被身后的大白一把扯住,“你放开我!”包贝贝气呼呼的扭动着胳膊,她今晚上犯的错已经不可饶恕,不能让沈佳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再受欺负,管他什么厉家大少还是李家大少的,欺负佳人就是不行!

“别添乱!”大白手上一用力,就不费劲的将包贝贝给拖了回来,然后在包贝贝的后颈上轻轻一敲,包贝贝就软绵绵的倒在他怀里。

那个人今晚上已经在爆发边缘,如果包贝贝再上去不知死活的添一把火,他敢保证,今晚上这事,非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可。

沈佳人拼命的反抗,不但没让厉墨成停下来,却让他动作更加的狂野,就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直到她无力的放弃反抗,厉墨成才肯停下来,他用手指抹了一下唇上的血色,双眼一眯,定定的看着沈佳人吐出两个字:“做梦!”

想要嫁给别人,做梦!

除了他,他不允许沈佳人再冠上任何男人的姓!

莫晨,也不行!

“你这个混蛋!”沈佳人被彻底的刺激到了,对着厉墨成拳打脚踢,又撕又咬,使尽浑身解数:“凭什么你说不许就不许,我就是要嫁给莫晨!就是要嫁给他!厉墨成,你以为你是谁?你把我当什么?我的事凭什么要你说了算?你想要就要,不要就把我丢给别人,我不是你手里的玩物!”沈佳人哭喊:“为什么你要来救我?我不要你救!不要你这么假惺惺!你以为,你这样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我就会从此对你死心塌地吗?你做梦!你才是做梦!我喜欢上谁,都不会喜欢你!你这个伪君子!我讨厌你!恨你!”

更恨自己!

竟然明知道不可以,还对这样一个男人动心,明明是云泥之别,却还是不由自主的陷进去!

幸好,她还陷得不深,幸好,她发现的及时!

沈佳人现在脑子里一团乱,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哀悼!

“厉少,我再说一次,请把我的未婚妻还给我!”莫晨因为沈佳人的情绪爆发愣了下,看沈佳人的眼神有点儿意味深长。

第一次有人敢这样触怒厉墨成还能毫发无损,沈佳人果然是不同的。

“再说多少次也是这样,做梦!”厉墨成看着莫晨,不客气的回答,然后低头看着沈佳人说:“我什么时候把你当成玩物了?还是你想要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对待玩物的?”

前面一句是质问,后面一句绝对是……威胁!

沈佳人对上厉墨成的目光,心里一缩,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门口被制服的四个歹徒,紧咬着唇,不说话。

刚刚发泄了一通,她的身体已经彻底酸软,使不出半分力气,底气不足,其实不管什么时候,对上这个男人,她都是吃瘪的份!好委屈!

“厉少,你不要忘记,厉家欠了莫家什么,旧债未了,你难道打算再添一笔?”莫晨依旧是笑,只是此刻的笑容,让人看了莫名发冷。

“陈年旧事,我不想管,但是她,我不会放手!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厉墨成因为莫晨的话,眸色一暗,眼底有抹复杂的情绪一闪即逝,快的让人抓不住。

“厉少这是说什么也不会放人了?”莫晨再次问道。

“你今晚废话太多!”厉墨成的声音又冷又沉,对于莫晨的纠缠,明显露出不耐烦。

“只不过是确认仔细了,免得去厉家要人的时候,再次师、出、无、名!”莫晨玩味一笑,然后看着沈佳人说:“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我接你去莫家见见我父母。”

沈佳人瞠目结舌,才刚定下来,这就要见家长?她根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而莫晨显然也不给沈佳人开口拒绝的机会,说完直接转身就走,在看到倒在大白怀里的包贝贝的时候,脸色一沉,二话不说上前抱起包贝贝就离开了。

“厉墨成,我们莫家的债,可是不好欠的!”

大白对着厉墨成点点头,然后也跟着离开了。

小木屋里的气氛仍旧很压抑,沈佳人拘谨的紧揪着身上的衣服,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身上冷,心也是凉的!

莫晨在宴会上才言辞凿凿的说会帮她摆脱厉墨成,结果现在还不是丢下她一个人。

男人,都是这么的靠不住!

“厉少,这几个人怎么处理?”一个声音打断了沈佳人的思绪,她转头看了一眼被绑着的那四个劫持她的匪徒,心里仍旧有些后怕的别开脸。

“是谁?”厉墨成扫了一眼那四个匪徒,问道。

那四个人暗中交换了个眼色,为首的胖子开口说道:“你们最好放了我们,不然……”

话还没说完,胖子的心口就被人踢了一脚,疼的他面色扭曲,冷汗直冒,差点晕过去,后面的半截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你们别白费心机了,老子死也不会说出来的!”小五见胖子被打了,一脸狰狞的发狠话。

说出来,就真的离死期不远了,至少面前这个人,不敢真的要他们的命,S市的人再牛,怎么能跟京都的人比?

厉墨成看了一眼小五,没有再说什么,抱起沈佳人就朝门口走去。

“厉少,这几个人……”身后的人再次小心翼翼的请示,刚刚厉墨成跟莫晨两个针尖对麦芒,虽然没动粗,但是那两人的气场都太可怕,他现在根本无法捉摸厉墨成的心意。

“你没听他说死也不会说出来?那就死!”厉墨成不悦的开口。

“是!”得到厉墨成的明确指示,那人放心的抹了把汗。

沈佳人吃惊的看着厉墨成,不敢相信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直到上了车后,她再也忍不住,开口问:“厉墨成,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你不会真的把人杀了吧?”

“他们该死!”厉墨成冷冷的说。

他们的确该死,这一点,沈佳人一点也不觉得不对,她很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对敌人善良就是对自己残忍,可是这些人不该死在厉墨成的手上!

“过河拆桥,利用完了就丢掉,厉墨成,你果然无耻的让人无话可说!”沈佳人厌恶的说。

“什么意思?”厉墨成将车里的暖气开到最大,转头看着沈佳人问。

“你自己心知肚明!”沈佳人冷笑一声。

“小兔子,别阴阳怪气的,把话说清楚,还有你之前说我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不要我来救你?难道你不知道你之前有多危险?那四个人,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人命!”厉墨成将之前的疑问,一一问出来。

他总是觉得,小兔子对他的排斥,有些突然的莫名其妙,从今天下午就开始有些不对劲了,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难道英雄救美也有错?小兔子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他,白天她在警局里少不了吃苦头,那些人虽然不会对她动粗,但是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把人逼疯,而晚上要不是他及时出现……厉墨成脑海中浮现出他闯进小木屋时候的情形,一想到小兔子被人剥的赤光给压在身下,差点就被侵犯的事,厉墨成额头上的青筋就忍不住暴跳起来。

那些人,死一万遍也不足惜!

“哼!”沈佳人冷哼一声,窝在车座上不说话。

他要装就装吧,反正他是个什么人,她心里清楚明白着呢,今后就算他演的再像,她也不会上当了!

厉墨成看着一脸倦色跟泪痕的沈佳人,也不打算究根问底,至少现在不会究根问底,小兔子今天晚上被吓坏了,他还是先把人带回去,让她好好洗个澡,休息下再说。

打定注意,厉墨成直接将车子开去了他距离这里最近的一栋公寓,沈佳人却死活不下车,嚷嚷着非要回家。

“沈佳人,你以为,你那个地方现在还能住人?难道要我大晚上的再去救你一次?”厉墨成被沈佳人的不合作搅得头疼,最终冷着脸说。

沈佳人气结,她有今天,还不都是这个男人害得?

最终,沈佳人是被厉墨成给抗进电梯的,好在这个点很晚了,没碰到什么人,不然准吧厉墨成当成坏人。

进了公寓,厉墨成把沈佳人放到卧室的床上,然后拿了自己的一件浴袍丢给沈佳人,指了指浴室的方向,说:“去泡个热水澡。”

说完,自己先开始脱衣服。

“厉墨成,你做什么?”沈佳人见厉墨成脱衣服,立刻开始戒备惊慌起来。

“当然是洗澡,那地方脏死了!”厉墨成厌恶的一皱眉,那间小木屋里又脏又乱,要不是因为小兔子,他哪里能在那里呆这么长时间,身上都一股馊味。

“我不要跟你洗!”沈佳人说着,跑到床的另外一边去。

“我去外面的浴室洗。”厉墨成因为沈佳人的担忧有点哭笑不得,但是在看到沈佳人听了他的话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有些气恼,看着沈佳人邪恶的说:“当然了,你要是想要我帮忙,也没问题,我保证把你洗的干干净净~”

“谁要你帮忙了?滚出去!”沈佳人被调戏,生气的丢过来一个枕头。

厉墨成看了一眼在自己身边掉落的枕头,默默点头,不错,能丢这么远,看来小兔子的精神恢复不少,至少自己洗个澡应该没问题。

其实,他原本也不想这么麻烦的去外面的浴室洗澡,但是一起洗,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将小兔子给扑倒,小兔子今天晚上精疲力竭,需要好好休息。

脱了衬衫,露出精壮的上身,厉墨成又开始解皮带,只是还没打开呢,就听沈佳人尖叫:“厉墨成,你这个暴露狂!不要脸!”

这个家伙竟然当着她的面这么旁若无人的脱衣服,真是够了!

厉墨成回头看着一惊一乍的沈佳人,眉头微挑:“我还有什么是你没看过的?还是,你已经都忘记了?我不介意再帮你回忆一遍。”

沈佳人恨恨的咬着唇,却不小心碰到唇上的伤口,疼的她倒吸一口气,生气的瞪着厉墨成,无声抗议。

厉墨成则是我行我素的继续脱衣服,而且这次是正面对着沈佳人,长裤脱完又脱内内,气的沈佳人双手捂着眼死死的将脑袋埋在膝盖里,生怕看到不该看的东西长针眼!

厉墨成对沈佳人的表现很无语,他拿了一套浴袍,起身走出卧室。

直到关门声响起来,沈佳人才将脑袋抬起头来,她起身甩掉厉墨成的外套,抓起浴袍正准备去洗澡呢,卧室的门却又突然被打开了,*的身子再一次毫无遮拦的暴露在厉墨成的眼前。

“厉墨成,你做什么?!”沈佳人慌乱的用浴袍遮住身子,气吼吼的质问。

厉墨成眼眸一暗,将手中的一瓶红花油放到桌上,说道:“一会洗完澡别忘记擦一下。”

之前有衣服掩盖住,他看不真切,现在才发现小兔子身上多处淤青,看来他对那些人太过仁慈了。

沈佳人看着那瓶红花油眼圈一热,又忍不住想要咬唇,却听厉墨成说:“别咬了,嘴上有伤,再咬下去,要好几天才能好。”

沈佳人恨恨的瞪了厉墨成一眼,心想,要你假惺惺,还不都是你咬的!

厉墨成再次看了沈佳人一眼,不放心的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厉墨成,你不无耻会死吗?我自己能搞定,你快给我出去!”沈佳人低吼。

“……”看来小兔子又误会了,他其实是想帮她擦药油而已。

等厉墨成出去之后,沈佳人快速的关好卧室的门,落了锁才放心的拿起浴袍去洗澡,她可不想洗澡洗到一半,再被厉墨成那个家伙找借口进来看光光。

沈佳人将身体仔仔细细的清洗了好几遍之后,实在没力气了,趴在浴缸里盯着那瓶红花油发呆。

水汽朦胧,沈佳人觉得自己的脑袋也有些浆糊,她实在不明白,厉墨成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可以一边对她痛下杀手,一边又对她这么的无微不至?

她沈佳人何德何能,让堂堂的厉家大少大费周章,做出这么人格分裂的事情来?

她想破了脑袋,也始终想不通!

厉墨成这一个澡,洗的并不顺畅,中途接了好几个电话,被打断好几次。

“厉墨成,你给我解释,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平时不是这么冲动的孩子,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让你竟然调动红狼!”厉老爷子鲜少用这么气急败坏的语气跟厉墨成说话,这种待遇,一向都是厉墨阳享有的。

“爷爷,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你不用担心。”厉墨成面对厉老爷子的怒火,面不改色的回应。

“爷爷知道你会处理好,但是爷爷不同意你的做法,墨成,你给我说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刚刚莫老头打电话过来说,你抢了他们莫家的孙媳妇,是不是真的?你真的为了一个女人,不管不顾头脑发热的调动军队?”厉老爷子的语气缓和了些,但是仍旧怒气不减,这三个孙子,个个都很优秀,尤其是厉墨成,从小到大就没让他们操心过,今天晚上的事,他怎么也想象不到是厉墨成会做出来的,要是墨阳那小子,他倒是还能接受一些。

莫晨的嘴还真是快,这么快就发难了!

厉墨成心中冷笑,别说是请了莫老爷子出面,就是天王老子,也别想跟他抢人!

“爷爷,这件事,电话里一时间说不清楚,今天晚上的事,我都会处理妥当,别人说什么,你就当没听到就好了。”厉墨成说道。

“又让我装聋作哑?”厉老爷子不满说,语气中带着浅显易懂的抱怨。

“不聋不哑不做家翁。”厉墨成很淡定的说。

“哼!装聋作哑可以,别当我老头子好糊弄!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给我看看,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把你小子的魂都给勾走了!”厉老爷子不满的嘟囔,这其实才是他打电话的真正目的。

“早晚的事。”厉墨成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说道。

“这种事,赶早不赶晚,你可不要给我们厉家人丢脸,我老头子就是看不惯莫老头那嚣张劲儿!”厉老爷子哼哧哼哧的说,显然是跟莫老爷子的通话很不愉快,不然也不会这么大晚上的不睡觉给他打电话。

“我知道。”不管怎么说,现在人都已经住进他的地盘来了,应该会很快吧?

厉老爷子对厉墨成的答复还算满意,挂断电话继续睡觉去了。

“儿子,晚上又跟媳妇一起睡不会来了?”厉雪舞的电话紧跟在厉老爷子后面打过来,一开口就是这个。

“妈……”厉墨成脸色有些复杂,动了动唇,最终压下到嘴边的话。

“没出什么事就好,我听你莫叔叔说,你跟莫晨两个闹得不愉快,打电话来问问,不管你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厉雪舞虽然看不到厉墨成的样子,但是从他的语气中也能听出来几分他此刻的心情,安抚的说。

“妈,其实,我想莫叔叔或许不会介意当年的事。”厉墨成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妈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说这些做什么?你赶紧的把媳妇搞定,妈现在就盼望着你快点成家立业。”厉雪舞嗔怪的说,然后又把话题绕了回来。

“嗯。”厉墨成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什么。

“厉少,人已经处理好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倒是其中一个匪徒,后颈上受过伤,在致命穴位上,只是力道欠火候,在木屋里还找到一个染血的领带夹。”下面的人打电话过来汇报,绕了一个大圈子就是不敢说猜测的重点。

小兔子做的?他只知道小兔子脾气倔强,却没想到这只兔子竟然还长着獠牙!

不过,长着獠牙的兔子,更适合他!

厉墨成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一点,不过一想到小兔子身上的伤,眼中又射出冷光,“查清楚是谁做的没有?”

“暂时没有!”电话那头的人一阵心虚。

根本就是毫无线索可查,他们也头大呢。

“继续!”厉墨成丢下两个字,生气的挂断电话。

京牌!

其实不用查,他心里也十分清楚,今天晚上的事,绝对跟那个人脱不了干系。如果是那个人,那么小兔子今晚上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也就有合理的解释了!

而被厉墨成怀疑的那个人,此刻身边正美女环绕,享受着美酒佳肴,看着手上一份资料。

沈佳人是吧?他原本以为是个无趣的花瓶,谁知道她今天晚上的表现却让他刮目相看。

色诱,趁其不备的暗杀!厉墨成看上的女人,果然有趣。

等厉墨成洗完澡想要去看沈佳人的情况,却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了,厉墨成哭笑不得,这小兔子是有多防备他,真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了!

去拿了备用钥匙开锁,打开卧室的门之后,发现沈佳人并没在房间里,他心急的冲进浴室,却发现小兔子趴在浴缸上睡着了,浴缸的水已经有些凉,而她的头发也没吹干,湿湿的垂着,还在滴滴答答的落着水。

这个女人!

厉墨成将沈佳人从浴缸里抱起来,在看到沈佳人身上那些还没消退的红痕的时候,脸色暗了暗,他用一条大浴巾温柔的将沈佳人裹住,将她裹在自己怀里,拿了吹风机,给她把头发吹干,将人给整理清爽了,才带出去,放到卧室的床上,给她擦药油。

沈佳人睡得迷迷糊糊的,觉得身上一阵酸痛一阵灼热的,难受的要命,可是她又累的没有力气睁开眼睛,还以为自己发了一场噩梦。

“热~”小嘴呢喃出诱人的句子,让正在给她擦药油的厉墨成浑身燥热的不行,手上的动作不由的加快了些。

“疼~”沈佳人皱眉。

厉墨成也跟着皱眉,手上的动作变得轻柔,口干舌燥,明明是冬天,他却热的满头大汗,像是在过酷暑。

“渴~”沈佳人烦躁的翻了个身,干干的咽了口口水。

厉墨成也跟着吞了吞口水,他也渴的不行,不光是口渴,身体每一个毛孔,都强烈无比的渴望。

拿起床头上的水恨恨的灌了几大口,厉墨成看着床上还在喊着口渴的小兔子,突然脑中灵光一现。他喝了一口水,对着沈佳人的小嘴哺了过去。

睡梦中的沈佳人,像是干渴的小树苗,卖力的吸吮着水源,喝完一口还不满足的咂吧着小嘴,明显是还想再要的意思。

于是,厉墨成又好心的给沈佳人喂了好几口水,当然了,也趁机索吻,讨要了点服务费。

等厉墨成将沈佳人折腾舒坦了,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他也有些疲累,直接倒在床上,抱着沈佳人一起沉入梦乡。

厉墨成一直是个警觉的人,所以虽然很累,但是在沈佳人醒来的时候,他也跟着醒了,只是闭着眼睛不想动。

沈佳人小心翼翼的搬开身上厉墨成的胳膊,刚想溜下床,却被厉墨成长臂一伸又捞了回来,抱在怀里,“别走。”

沈佳人脊背一僵,看着仍旧闭着眼睛没有醒过来的厉墨成,一时间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真睡还是假寐。

“厉墨成?”沈佳人试探的戳了戳厉墨成的胸膛,小声的喊他。

厉墨成皱眉,没有回应,将胳膊收的更紧了些。

“厉墨成?”沈佳人又喊了一声,发现厉墨成还没有反应,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其实,醒来发现自己跟厉墨成两个*的睡在一起,她吓坏了,好在身体没有什么异样,让她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没有被这个家伙侵犯。

再次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沈佳人好不容易搬开厉墨成的胳膊,想要下床离开,谁知道又被厉墨成给轻而易举的再次拉进怀里。

只不过这次,她一抬头,就对上厉墨成亮的异常的双眼,这双眼睛,哪里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又被这个混蛋耍了!

“厉墨成,你放开我!”沈佳人被子下的腿,不老实的踢腾。

“要去哪?”大清早,厉墨成的嗓音有些沙哑,但是不难听,反而带着点儿蛊惑人心的性感,“想要一声不吭的溜了?我伺候了你一晚上,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沈佳人脸色涨红,什么叫他伺候了她一晚上?太容易让人乱想了好不好?

分明是,占了她一晚上便宜!

“厉墨成,你怎么会睡在这里?”沈佳人生气的质问。

“这里是我的卧室,当然是睡在这里,不然还能去哪?”厉墨成眼底略过一丝笑纹,面带不解的回答。

“可是,可是我昨天晚上明明是将门锁好了的!”沈佳人狐疑的看着厉墨成,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我有备用钥匙。”厉墨成不想告诉沈佳人,就算是没有备用钥匙,一扇小小的门也拦不住他。

“如果,我不进来,沈佳人你是打算在浴室泡一晚上吗?洗个澡都能睡着,你平时都是怎么照顾自己的?”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厉墨成身手试了试沈佳人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我的事,不要你管!”沈佳人不领情的打掉厉墨成的手,生气的说。

“那要让谁管?莫晨?”厉墨成生气的问。

“让谁管都不会让你管!”沈佳人完全无视厉墨成的黑脸,不怕死的说。

她早就应该料到莫晨那个家伙也跟包贝贝一样,是个不靠谱的,现在根本不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别越帮越忙就不错了!

“再说一遍!”厉墨成生气的扣住沈佳人的手,沉声说:“再说一遍!”

“再说一百遍也是这样,要谁管都不要……唔……”沈佳人模仿着厉墨成昨天对莫晨说话的语气,只是还没说完,唇就被厉墨成封缄!

“厉,厉墨成,你,放开我,嗯~混蛋,呜呜~”沈佳人挣扎,可惜身体被厉墨成一座山似的身子紧紧压住,那些花拳绣腿的,根本无处施展。

“再说一遍!”厉墨成喘着粗气,盯着沈佳人的眼睛问。

“再说一百遍,也是,也是这样,要谁……啊!厉墨成,你混蛋!”沈佳人话还没说完,胸前被厉墨成咬了一口,气得她恼羞成怒的大吼。

“再说一遍!”厉墨成盯着沈佳人的眼睛又问。

“说多少遍,也是这样,要谁,唔……”沈佳人倔脾气上来了,一再挑衅厉墨成的底线。

“很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到底,该由谁来管!”厉墨成忍了一晚上,身上本来就邪火旺盛,哪里经历得起沈佳人一再挑衅,再加上,早上的男人本来就危险。

当沈佳人意识到厉墨成想要做什么的时候,那边已经兵临城下,沈佳人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下来,看着厉墨成倔强的问:“厉墨成,你,也要像他们一样,强奸我吗?”

厉墨成的身形一顿,看着沈佳人明明很害怕却又倔强的硬撑着的样子又心疼又可气,不过最终没有再进一步,他压着沈佳人,等身体里的那股子血气完全被理智控制住之后,才翻身下来,躺在一边长长的舒了口气。

沈佳人几乎是身体一获得自由就想要逃开,只是却又被厉墨成给抓回来,紧紧的困在怀里。

“厉墨成,你放开我!”沈佳人生气的反抗,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她要逃得远远的。

“别乱动,我就想安静的抱着你,就一会。”厉墨成叹一口气说道。

“我不要,我要起来了!”沈佳人拒绝,两个人这副样子,抱在一起,就是没发生什么,也别扭的要命好不好!

再说了,这个男人当她是三岁小孩子吗?男人嘴上都是说的好听,什么就这样抱着你,什么也不做,实际上就是麻痹对方,找机会下手而已。

“再乱动,我就继续刚才的事!”厉墨成扣住沈佳人的手拉向身下,“也省的我忍得这么辛苦!”

沈佳人的脸一下子红的像是起了场大火,她甩开厉墨成手,恼羞成怒的咆哮:“厉墨成,你下流!”

厉墨成捏了下沈佳人红的像是小滴出血来的耳朵笑了,笑得那么得意,好像沈佳人刚才说的话不是骂他,而是表扬他似的。

沈佳人有些呆愣的看着兀自笑得欢畅的厉墨成,看着他脸上冷硬的线条一下子变得柔和,像是个完全无害的大男孩般,这个男人笑起来,真是不一般的……好看!

老天爷真不公平,这家伙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财权势都占了全,还长得这么招蜂引蝶,好事全让他一人占了!

等沈佳人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发现厉墨成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她白了厉墨成一眼,身体越发僵硬的在他怀里不敢乱动,只是她不动,厉墨成的某地儿却一刻也不老实,弄得沈佳人又羞又恼,尴尬不已。

“厉墨成,你够了!你有自虐倾向吗?放开我!”实在是被那家伙弄的难受,沈佳人怕厉墨成突然再次狼变,生气的说。

明明就是忍的很辛苦,偏偏还不肯放手,不是自虐是什么?

“下次不准再说那样的话!”厉墨成也为自己薄弱的意志力暗自羞愧,装模作样的警告了沈佳人一句,也不等沈佳人回答,就松开了困住沈佳人的胳膊。

看得到吃不着,却又偏偏不想放手,小兔子说的没错,他就是在自虐!

沈佳人一溜烟的跑进浴室,砰地一声关上门,将门锁得死死的。

厉墨成听到落锁的声音,看着自己的兄弟,苦笑不已。

早饭很丰盛,但是沈佳人根本没什么胃口,因为餐桌上的气氛太奇怪了,虽然现在两个人都衣冠整齐,但是沈佳人就是觉得跟厉墨成单独相处,别提有多别扭了。她甚至不敢去看厉墨成一眼,低着头努力的吃饭,生怕厉墨成的一个眼神,就让她想起两个人之前还赤身*的抱在一起的样子。

吃完早饭,沈佳人坚持要去上班,厉墨成拗不过她,只好开车送她去傅氏。

这次又是这样,沈佳人刚一到办公室,就被请上了顶楼,她一离开后,那些不明所以的同事个个面面相觑,脸色沉重。

从沈佳人跑顶楼的频率来看,怎么让他们有一种弃妇要翻身的感觉?

“沈佳人,你昨天,有没有怎么样?”傅少卿一早就起来了,确切的说是昨天晚上一夜都没睡好。

昨天晚上,原本是他跟楚思雨两个的浪漫一晚,这个夜晚,他已经期待很久了,但是昨天晚上,他跟楚思雨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次不是楚思雨拒绝,而是他发现他根本完全提不起兴致来,脑中老是不断重复着包贝贝说的话,沈佳人不止一次被绑架,还有沈佳人说的那句,嫁给他是她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事!最终,他只是抱着楚思雨睡了一晚上,精心布置的激情一夜,化为泡影。

“傅总想问什么?我的私事没有向你汇报的必要吧?”沈佳人冷笑。

她真是有些看不懂傅少卿了,他的高冷呢?都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离了婚后,她发觉傅少卿却反而对她的事越来越上心了?

男人果然都是贱骨头,受虐体!

傅少卿被沈佳人噎得够呛,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过分情绪外露了,他眯眼看着沈佳人问:“包贝贝昨天在宁家当众说你答应莫晨的求婚了,沈佳人,你这是故意打我脸吗?”

“我答应谁的求婚,跟你有关系吗?我现在是单身,总好比某些人婚内出轨,还没离婚就筹办下一任的婚礼好吧?”沈佳人实在不想看到傅少卿这张自以为是的嘴脸了,丢下一句“上班时间不谈私事。”就离开了。

这一天上班都没什么事,感觉办公室的气氛也好了很多,没什么人来烦她,就连一向跟她不对盘的胡丽丽都规矩了很多。

沈佳人混了一天工,熬到下班的时间就收拾东西离开,她一走,办公室的人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也放松下筋骨,跟着下班。

沈佳人一出公司门口,就被早就等在那里的莫晨给堵住了,她抬头看着莫晨笑得如沐春风的脸,听到他说:“我来接我的未婚妻下班!”

------题外话------

昨天首订谢谢大家支持,奖励已经发出,还有两位中奖的美妞没有冒泡领奖,请看一下评论区置顶的评论,赶紧冒泡了哦。

谢谢美妞们的票票花花钻钻打赏五星票,感觉自己好幸福,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