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7:冲冠一怒为红颜

“就是这个女人?”盆景后的男人走出来,看着倒在地上的沈佳人,问道。冷冽的眉眼中带着几许轻蔑。

“就是她!”又一道人影从盆栽后走出来,看着沈佳人,脸上带着扭曲恨意。

“带走吧,做的漂亮点!”男人冷淡的说。

“我要让这个女人再也没有脸活在这个世上。”女人看着男人,带着讨好的开口要求。

“随意。”男人随口应下,对着手下摆摆手。随意的像是处理一团垃圾。

看着沈佳人被人带走,女人得意的笑了。

沈佳人,这是你自找的!

厉墨成开着车子在夜色里疾驰,迎面一辆车子开过来,强光刺眼,他不耐烦的眯了眯眼睛,车灯照耀下,他冷峭的眉眼更显凌厉。

京牌……

只不过是女儿的生日宴,竟然弄这么大的排场,宁浩宠女儿还真是跟传闻一样。

“我只想给你给你宠爱,这算不算不算爱,我还还还搞不明白……”手机铃声响起,厉墨成一直紧绷的脸色突然放柔,他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小兔子三个字,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这是他为沈佳人特定的手机铃声。

小兔子这是准备来负荆请罪了?

算她识相,今天晚上的惩罚可以打个八折!

“快乐的事想跟你分享,难过想给你肩膀,第一次为一个人紧张……”

清了清嗓子,厉墨成滑动了下手机,接通电话,在听到对面传来的声音的时候,瞬间变色,一个急刹车,调转车头,就朝着之前与他打了个照面的车子追去。

“沈佳人不见了,找遍整个宴会现场都没见到人,在花园里发现了她的手机,应该是被人带走了……”

被人带走了!被人带走了!这个时间从山上别墅下来……

直觉告诉厉墨成,就是刚刚那辆车……

大白拿着手机,皱眉听着对面刺耳的车轮摩擦声,直到,对面传来通话结束的嘟嘟声,他仍旧僵直着身子站在院子里。

“控制宁家!”厉墨成简短的命令,炸响在耳边。

控制宁家!

大白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吗?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样了啊?”包贝贝见大白拿着手机半天不说话,急的在旁边直跳脚,摇着大白的胳膊问:“佳人到底去哪里了?是不是又被人绑架了?大白你哑巴了?快说话啊倒是!”

“……”大白看着揪着自己衣袖的两只小手,眼中情绪微动,还不等他开口,就有一只大手横过来,将包贝贝的小爪子收了回去。

“贝贝,你别添乱。”莫晨将激动的包贝贝抱在怀里,淡淡的看了大白一眼。

“被抓了。”大白与莫晨相视一眼,然后简短的丢下三个字,就去一边打电话去了。

“大白,你这不是说废话吗,是个人都知道!赶紧想想办法啊!这佳人手机也不在身边,绑架他的人想要勒索联系谁去?他们该不会……”撕票吧?!包贝贝说道这里,眼中露出惊恐,后面三个字怎么也不敢说出口,生怕自己乌鸦嘴,一语成谶!

“不会的!”莫晨安抚的拍了拍包贝贝的后背,掏出手机来刚要打电话,就听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夜色中越来越清晰,几乎是眨眼间,整个宁家大宅就被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宁浩听到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外面齐刷刷的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脸色大变,但是他毕竟也是从部队里走出来的,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对着为首的人问。

“执行命令!”为首的人严肃的吐出四个字,便不再搭理宁浩,对着手下的人说:“一只苍蝇也不要放出去!”

“是!”整齐划一的声音在夜空中格外嘹亮。

“这是怎么了?”宴会上的宾客也被惊动了,都走了出来,看到外面的阵仗都变了颜色,担忧的问。

只是,外面那些严阵以待的士兵,根本没有人肯站出来做出解释,这种沉闷威严的气氛,让人心里更加惶惶不安。

“严连长,我想你应该适当的解释下你们的行为,毕竟你执行公务也不能引起民众恐慌不是?”莫晨看着严肃,无奈的开口。

这严肃,人如其名,是部队上有名的冷阎王,他手下的这一支属于红狼特种兵,直接隶属上峰,鲜少有人能调动,除了……

莫晨心里不由失笑,他对沈佳人已经认真到这种程度了吗?只不过是普通的绑架案,竟然连特种兵都出动了,他就不怕这件事闹大了,被追究起来,连累整个厉家吗?

“我们在附近拉练,接到消息说这里发生绑架案,前来协助调查。”严肃很给莫晨面子的开口说明原委。

“绑架案?谁被绑架了?”傅少卿从人群中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包贝贝,发现她身边没有沈佳人,心里一突,对着包贝贝问:“沈佳人呢?”

“傅少卿!你个伪君子!”包贝贝正担忧的情绪无法排解,看到傅少卿,立刻像是见到仇人似的冲了过去,二话不说就给了傅少卿一个响亮的耳光。

“啊!”尖叫声响起,包贝贝这一巴掌没有打到傅少卿,却结结实实打在了今天晚上寿星的脸上。

“包贝贝,你疯了!”傅少卿一把抓住包贝贝还想继续行凶的手,眼中喷出怒火,他侧脸看着为自己挡了一巴掌的宁馨问道:“你怎么样?”

“我没事。”宁馨对着傅少卿摇摇头,然后捂着脸看着包贝贝委屈的开口:“贝贝姐,你,你怎么能打人!”

“谁让你冒出来的?多管闲事!”包贝贝眉眼一横,瞪了宁馨一眼,吓得宁馨缩了缩脖子。

“贝贝,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动手!”宁浩见宝贝女儿被打,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是她自己硬要凑过来!”包贝贝生气的一指傅少卿:“我原本要打这个人渣!”

“包贝贝,你撒什么泼!”傅少卿冷声说。他堂堂傅氏的总裁,被人当众指着鼻子骂人渣,脸都丢光了。

“傅少卿,骂你人渣都抬举你了!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为什么离婚了还不肯放过沈佳人?是你做的,肯定又是你做的!你说,你把沈佳人弄到哪里去了?你把她还给我们还给我们!”包贝贝一边说,一边对着傅少卿拳打脚踢。

傅少卿不耐烦的看着包贝贝,偏偏又拿包贝贝的胡搅蛮缠没办法,他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要风度的对包贝贝动粗吧?

“包贝贝,什么叫又是我做的?我根本从来没有对她怎么样!你不要无理取闹!”傅少卿头疼的向莫晨投去求助的眼神,可惜莫晨却假装看不懂,半点没有上前阻止包贝贝的意思,完全持放任的态度,由着包贝贝折腾。

“你还狡辩!别人不知道,你当我也不知道吗?沈佳人自从嫁给你,霉运就没断过,不是被抢劫,就是莫名其妙的被绑架丢在陌生的犄角旮旯里自生自灭,这些都是拜你所赐,好不容易,她终于跳出你们傅家那个火坑了,要过回平静的日子了,你为什么还是揪着她不放?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包贝贝生气的大吼。

“包贝贝,你别血口喷人!我根本什么都没对她做过!”傅少卿黑着脸说。记忆中,沈佳人是有几次狼狈的回来,他那个时候根本就不关心这个女人,所以对她的一切都选择漠视,现在听包贝贝这么一说,傅少卿突然觉得心虚。

他一直自负的以为,沈佳人嫁给他嫁进傅家,是她梦寐以求的事,原来,他一直不知道,她嫁进傅家后,还遭受过这些!脑中突然想起沈佳人今晚上对他说的话,嫁给你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事!傅少卿脸色抽动,为什么,那个女人从来不对他说这些!

“傅少卿,我警告你,沈佳人这次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傅家!你给我等着!”包贝贝打累了也骂累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放狠话。

“现在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沈佳人到底被什么人绑架了?”一把扯掉被包贝贝弄乱的领带,傅少卿烦躁的问。

好端端的,怎么会被绑架?那个女人,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这应该问你!”包贝贝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包贝贝,我不想跟你吵架!”傅少卿郁闷的开口,“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沈佳人,你对我的成见,能不能先放下,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哼!你会帮忙?你不在背后插刀,我就已经阿弥陀佛了!傅少卿,你要是真的关心沈佳人的生死,真的还有那么一点点良心感到愧疚的话,就打电话告诉那些歹徒,快点把沈佳人放回来!我保证,她再也不会成为你跟楚思雨之间的绊脚石,因为沈佳人今天已经答应嫁给莫少了,她如今是莫家罩着的人,要是她少了一根寒毛,莫家绝对跟你势不两立!”包贝贝当着众人的面,嚷嚷道。

这话一出口,一下子引来众人关注的目光,很多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莫晨想要证实包贝贝说的是不是真的,莫家的少爷,怎么会娶沈佳人那个扫把星做媳妇?

莫晨也没料到包贝贝会在这种场合将这件事大肆宣扬出来,不过一看包贝贝那哭过的红红的眼圈,也就释怀了,清了清嗓子,对着众人说:“嗯,佳人今晚上已经答应我的求婚。所以,她要是有什么事,我们莫家绝对不会放过背后主使。”

“这,这不可……”能!傅少卿万万没料到莫晨会如此大方的承认,想也不想的就反驳莫晨的话,却在莫晨的注视下,生生的将后面没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莫晨一直是低调和善的一个人,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对谁都谦谦有礼,十分随和,他一度认为,在莫晨的脸上永远不会出现负面情绪,却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么可怕的时候,刚刚他那一眼,眼波幽深,像是风暴中的两个黑洞,带着冷酷的死亡气息,让人心战。

莫家的人,又怎么会简单!

傅少卿别开眼,心里十分复杂,沈佳人真的答应莫晨的求婚了?她到底为什么会被绑架?难道真的跟自己有关?

想起刚才包贝贝的话,傅少卿的手暗自扭曲起来,不是第一次了……

楚思雨的电话打过来,才将傅少卿从这一团纷乱的思绪中拉回来,他看着手机上跳跃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种不想接通的念头,不过,最终,傅少卿还是点了接通。

“少卿,宴会还没有结束吗?我在家里一个人等的好无聊,你快点回来陪我好不好?”楚思雨温柔的声音响起来,带着几许娇嗔。

“没有,出了点事情。”傅少卿有些无力的开口,忽然想到白天沈佳人跟楚思雪的过节,眼前一亮,急切的问道:“小雨,佳人被绑架了,你打电话问问是不是思雪做的,如果是她,让她赶快放人,不要将事情闹大了。”

“佳人被绑架了?”楚思雨眼里闪过惊讶,随即全是幸灾乐祸,但是嘴上却是委屈的替楚思雪辩驳:“少卿,思雪也就是小孩子心性,她怎么会让人绑架佳人!这事肯定不是她做的,虽然她任性了点,但是到底还是有分寸的,绑架可是犯法的。”

傅少卿皱眉,对于楚思雨的袒护,有些不耐烦,“佳人已经同意嫁给莫晨。”这句话,傅少卿也分不清楚他是对楚思雨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什么?这么快?!佳人不可能这么快就变心,会不会有什么隐情?”楚思雨也因为傅少卿的话明显一愣,佯装关心的问。

怎么又扯进一个莫晨来?这件事,厉墨成知道吗?

“不清楚,不过莫少刚才已经当众证实,如果这事跟思雪有关,你还是劝劝她,不要跟莫家为敌。”是呀,沈佳人怎么会这么快变心?真的有隐情?

“我知道了。”楚思雨应付了一句,就挂断电话,嘴角却是向上翘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

傅少卿打完电话,发现现场已经有警察在进行排查,而包贝贝跟莫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他找了一圈,发现他们正上车准备离开,行色匆忙,像是知道了什么消息,傅少卿连忙跟过去,却在宁家大门口被人拦住了。

“你不能出去。”

“为什么?”傅少卿烦躁的问。

“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人没有找到之前,不准离开这里。”严肃冷漠的回答。

“那为什么他们可以!”傅少卿指着已经上车的莫晨等人生气的问。

“他们不一样!”严肃面无表情的回答,然后看了一眼还心有不甘的傅少卿说:“再冥顽不灵,就以共犯处理。”

傅少卿凶狠的瞪了严肃一眼,“我记住你了!”说完,又折回宴会。

严肃看着傅少卿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轻蔑,这种人怎么能跟那个人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厉墨成一路风驰电掣,紧紧盯着前面那辆黑色的轿车不放,当然,为了不打草惊蛇,惊动了对方,厉墨成与他们一直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沿路他又打了几个电话,很快的,路上又出现了几辆各式车子,向着同一个方向行驶。

“那辆车被甩开了,看来是我们多心了!”黑色轿车内,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瘦脸男人说。

“小心点好。”开车的胖子放慢车速,又仔细的看着身后那几辆各式各样的车,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大哥,准备怎么处理那个女人?”气氛轻松下来,瘦子的脸上露出一丝淫笑。

“这还用问!”胖子白了瘦子一眼。

“就是,老三,你要是舍不得,就在一边看着,我们把你那一份也做完了!咱们兄弟之间不用客气!”后排一个人大笑着说。

“滚!谁他妈的跟你们客气!”瘦子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快点开车,我他妈的早已经等不及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废话!”后排上一直不做声的那个男人催促道。

“小五,你这旗杆竖得挺早啊!”坐在后排的老四,看着小五的裤裆调侃道。

“废话!老子他妈的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快点开车!”

“哈哈!看吧小五急的,那一会你先来!”坐在开车的胖子笑着说。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谁跟我抢,我他妈的跟谁急!别怪我翻脸啊!”小五听到老大这么说,立刻接话。

“哈哈……”

他的话一说完,就引得车里的人又一番大笑。

沈佳人醒来时候,感觉浑身酸痛,周围一片漆黑,颠簸的她胃都要扭曲起来了。

毫无疑问,她又被绑架了!

脑袋里一片混沌,想起她昏迷前那个熟悉的眼神,沈佳人突然有种心如死灰般的感觉。

她还真不知道,她这样一个女人,究竟有什么魅力,让厉墨成这么大费周章的来算计她!

厉墨成……一想起这个男人,沈佳人的心,就觉得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似的,疼!

包贝贝她们也不知道发没发现她不见了,她昏迷前故意将手机丢掉,想要给他们留下点线索,这点小动作也不知道,被这些人发现了没有,如果包贝贝她们找到她的手机,那么就应该知道,她遇到麻烦了,会想办法来救她的吧!

虽然经历过不止一次这样的绑架事件,但是沈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一次跟以往的不同,她这次,危险了。

就在沈佳人快要被颠簸的再次晕过去的时候,车子终于停下来了,她连忙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假装仍在昏迷。

“大哥,这小娘们还没醒,该不会是被憋死了吧?”小五挤到前面,身手试了试沈佳人的呼吸,发现她还有气后放下心来,手不老实的顺势在沈佳人的脸上捏了一把。

“老大,你看把小五给猴急的!”身边的老三跟老四看到这一幕,笑了起来。

“你们不着急,一会就别打扰我,让我好好享受!”小五丝毫不觉得尴尬,伸手将沈佳人从后备箱里拖了出来,抗着朝山头的小木屋大步走了过去。

“那哪行?有好东西当然要兄弟们一起分享!谁也不能独吞!”老四紧跟上小五的脚步,说道。

“就是,谁他妈的想独吞,老子弄死他!”老三也快步跟了过来,显然也早已经是急不可耐。

沈佳人听到这些人的话,心惊胆战,她眼睛偷偷打开一条缝,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发现四周黑漆漆的,只有手电筒那点微光,什么都看不清楚,根本不知道被带到那里了,只是能感觉到这是在往高处走。

手指紧紧的攥着裙摆,沈佳人心里慌乱成一团,这些人明显的是想……她该怎么办?

想从这几个大男人手里逃脱,明显是不现实的,她只是个弱质女流,没有那种飞天遁地,以一敌众的本事,可是难道就这么坐以待毙?

更不现实!

直到进了小木屋,被丢到一张大床上,沈佳人也没有想出任何办法来,她心里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这次真的是欲哭无泪!

“我先把这个娘们弄醒,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个尤物,今天一定要玩尽兴了!”小五兴奋的走到沈佳人身边,将一瓶矿泉水朝着沈佳人的头倒了下去。

“啊……”冰凉的水刺激着毛孔,沈佳人情不自禁的尖叫一声,一睁眼,就看到四张满是*的脸。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你们要做什么?”沈佳人快速的退到床脚,惊恐的问。

“我们是谁,这里是哪里都不重要!重要是我们都他妈的想干你!”小五看着像是只惊恐的小兔子似的沈佳人,眼里露出凶光,淫邪的笑着说。

“你别过来!你们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们,只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沈佳人吓得大哭,一边哭一边求饶。

“你只要乖乖配合,让我们兄弟乐呵了,就能少受点罪,不然,别怪我们兄弟不怜香惜玉!”小五一边说一边已经在解衣服的扣子了!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可以给你们钱,很多钱……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沈佳人继续求饶。

“放心吧,只要你乖乖的,把兄弟们几个伺候舒服了,我们不会伤害你,只会让你欲仙欲死……哈哈……”小五像是很享受沈佳人此刻惊恐的模样,禁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

“我,我害怕,你们,你们能不能一个个的来,不,不要一起,我,我还是呜呜……第一次……我怕……”沈佳人微微抬着头,眼帘低斜,怯生生的看着小五,“求求你……”

“我擦!”小五一愣,随即骂了一句脏话,但是明显的,脸色更加愉悦了!

“求求你……”沈佳人此刻太感谢包贝贝在她脸上下的这番功夫了,她很清楚,自己善用这张脸,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老大,你怎么说,兄弟跟你混这么多年,还没碰到过这么漂亮干净的娘们呢!今天这是他妈的要做新郎入洞房的节奏啊!你成不成全兄弟!”小五显然是对沈佳人的提议十分心动。

“小五,你说什么呢?好东西可不能独吞!”老四显然是不同意,看着沈佳人的眼睛放着狼光,这会沈佳人虽然头发湿了,黏在脸上,但是一张小脸却平添了几分弱不禁风的感觉,楚楚可怜的让他现在就想忍不住扑上去,这样的女人,他妈的谁不想弄。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先出去,让我享受一把新郎的待遇。”小五立刻解释,说完又征询的目光看着胖子,“老大,反正这夜还长着呢,到时候,兄弟们几个一起尽兴。”

“你这小子!平时就你花样多!”胖子猛吸一口烟,然后将烟蒂丢到地上,狠狠的碾了碾,看了惊恐的沈佳人一眼,招呼老三老四说:“走,我们先出去,听听小五的墙角!”

“老大,够义气,兄弟我没跟错人!”小五一听胖子同意了,立刻高兴的眉开眼笑。

“你小子,可别让我们等到天亮!”老三见老大发话,也没说什么,嘱咐了一句。

“兄弟我是那样的人嘛?谢谢哥几个成全!”小五嬉笑着开口,将几个人送了出去,然后关上门,迫不及待的就朝沈佳人扑了过来。

“啊……”沈佳人被他抓住腿,吓得尖叫一声,引来外面几个人的淫笑。

“小娘们,今个爷几个可是对你特别优待,一会要是发现你他妈的不是个处,看爷几个不弄死你!”小五一边说,一边快速的将外套脱下来,丢到一边,刚想脱里面的,就听沈佳人怯怯的小声说:“我,我帮你脱。”

小五解衣服的手一顿,有些狐疑的看着沈佳人。

“我,我听说第一次,很,很疼,要,要流很多,很多血,你,你对我好点,我,我什么都听你的。”沈佳人说着,眼里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了下来,连声音都因为惊恐,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

她用那双湿漉漉的蓄满泪水的眼睛,紧张的,可怜兮兮的看着小五,怯怯的,生怕被拒绝的模样分外惹人心疼,就连一向心狠的小五,也不由得心软了下来,张开胳膊对着沈佳人说,“你来!”

沈佳人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挪过来,小手颤抖的去解小五衣服上的纽扣,还时不时的抬头看小五一眼,生怕惹小五不高兴的模样。

“小五,你他妈的不会是不行吧?半天没点动静!”外面的人显然等的有些发急,催促道。

“老子他妈的折腾一晚上都没事,你们就请好吧!”小五扭头对着门外吼了一嗓子,然后看着磨蹭了半天才解开两个纽扣的沈佳人不耐烦的催促着:“快点!”

沈佳人被小五这一呵斥,吓得身子一颤,腿发软,直接倒在小五怀里,她挣扎着要起来,却被小五一下顺势抱住,“娘们果然都是磨磨唧唧的,脱个衣服磨蹭半天,看我的……”

说完,刺啦一声,将沈佳人的小礼服从后面撕裂了。

“啊……不要!”沈佳人条件反射的在小五怀里挣扎,却被小五直接压倒在床上,低头就朝沈佳人的嘴亲了过来。

沈佳人脑袋一偏,又惊叫一声,引得外面的人哈哈大笑,其中还夹杂着几句荤话,听不真切。

“臭娘们,你躲什么躲?”小五没亲到沈佳人,有些生气,脸上的横肉狰狞起来,抬头瞪着沈佳人。

沈佳人吓得脑袋缩了缩,然后带着讨好的勾着小五的脖子,主动凑近他的唇,小五没想到沈佳人还会这样,一愣神,随即就明白过来,得意的不动,等着沈佳人主动送上门来。

沈佳人慢慢的闭上眼睛,靠近小五的唇,因为害怕,睫毛颤抖不已,就在两个人呼吸几乎相接的那一刻,沈佳人忽的一下睁开眼睛,眼里那些分外明亮的光晃得小五眼花,紧接着,他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床上,抽动了几下之后,不再动弹。

沈佳人带着哭音尖叫一声:“啊……疼!疼!呜呜……”

外面吹冷风的三个人又是一阵大笑,沈佳人急促的深呼吸了几下,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自己另外一只手,看着上面的血迹,手颤得更厉害了。

她,杀人了?!

看着倒在一边的小五,沈佳人吓得不敢去试他的鼻息,她的目光在小五后颈上插着的领带夹上一落,又飞快的移开,指甲深嵌进肉里也完全没有知觉,刚才她佯装害怕,倒进小五怀里,趁机从小五的领带上摘了领带夹攥在手心里,然后又迷惑他,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候,趁机下手……

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后脑跟脖子连接的部位是人体最暴露的死穴之一,却没想到,今天竟然亲自实践了一把……

又急促的叫了几声,沈佳人开始打量这间小木屋,寻找逃生路线,可是越看越心凉,这栋小木屋只有一道门,连个窗户都没有,难道,她今天真的是要死在这里吗?

那几个人要是发现了她杀了他们的兄弟,肯定不会饶了她的。

怎么办?

像一开始那样,故技重施,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又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沈佳人下了床,腿软的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她在小木屋里四处搜寻着可以防身的东西,却发现,没有一件杀伤力大可以用的东西。

原本以为,可以再拖延点时间,等待包贝贝他们的救援的,可是沈佳人低估了外面三个人的警觉性。

“他妈的,不对!怎么光听那个女人叫唤,半天没听到小五的声音?那小子做事的时候不是最喜欢嗷嗷叫?”老四丢了烟头,身手去推门:“小五……”

被老四这么一说,另外两人也意识到不对,三两脚就把门踹开,一眼看到在地上的沈佳人和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小五。

“妈的!臭娘们!”老三大骂一声,朝着沈佳人冲过来,亮出匕首就要捅沈佳人。

“老三!”胖子一把拉住老三,然后对老四使了个眼色,老四到床边看了下小五,松了口气:“昏过去了!”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还跟这臭娘们客气什么?干翻她!”老三说着,一把揪过沈佳人,用力一扯,就把沈佳人原本堪堪挂在身上的衣服又撕了道口子。

“放开我!别碰我!”沈佳人惊恐的大吼。

“爷们今天玩死你!”老四跟胖子也朝着沈佳人走过来,脸上带着狰狞而又淫荡的笑意,身手来扯沈佳人的衣服。

“不要!别碰我!别碰我!”沈佳人吓得哭喊着,可是这不但没有让这些人停下来,反而更刺激了他们。

最后一件衣服被撕碎,不知道是谁的身子压了过来,沈佳人心里已经彻底绝望,“不要……不要……”

“小兔子!”厉墨成将沈佳人紧紧搂在怀里抱紧,心里后怕不已,幸好,幸好他及时赶来了,要是再晚一步,他的小兔子……

“不要!不要!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沈佳人还处于惊恐的状态,完全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她拼命挥动着双手,用力的挣扎反抗,尖尖的指甲在厉墨成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痕迹,要不是厉墨成躲避及时,恐怕脸上也早挂了彩。

“小兔子是我!看清楚,是我!厉墨成!”厉墨成心疼的抱着沈佳人,将披在她身上的外套裹得又紧了些,生怕她抓伤自己。

“厉墨成?!”这三个字让沈佳人的意识渐渐清明,在她看清楚眼前男人的模样的时候,突然搂着他的脖子放声大哭起来。

“别怕,都过去了!别怕!是我不好,下次不会这样了!”厉墨成抱着沈佳人,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温柔的安抚着。

正清理战场的人,在听到厉墨成的话之后,都禁不住生生打了个冷战。

厉少也有这么柔情似水的时候?

太不正常了!

好、可、怕!

包贝贝跟莫晨大白三个人冲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沈佳人在厉墨成的怀里哭得惊天动地的,跟沈佳人认识这么久,在她眼里沈佳人一直是乐观的无敌铁金刚,从来没有见到过她哭得这么狠,吓得包贝贝都不知所措了,她冲过去,拉着沈手,哭着说:“佳人,都过去了!你现在没事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看佳人这副模样,又哭得这么伤心,应该是被人给……

包贝贝看着被打翻在地上制住的胖子等人,突然抢过一根警棍,发了狠的朝着那几个人身上打去,一边打还一边哭着喊着:“我打死你们这些畜生!我打死你们这些畜生!让你们欺负佳人!看你们还敢不敢欺负佳人!打死你们!打死你们这些畜生!畜生!去死!去死!”

包贝贝这毫无章法的一顿狂虐,让胖子几个人结结实实的吃了一顿苦头,小木屋里惨叫声不断,让人惊悚的声音划破夜空。

直到包贝贝打累了,没力气了,莫晨才上前把包贝贝圈进怀里,小声的安慰着,包贝贝将警棍一丢,扑在莫晨的怀里,也忍不住大哭起来。

如果她今晚上不强迫沈佳人去参加那什么破宴会,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事,都是她的任性害了沈佳人!

厉墨成抱着沈佳人,看了一眼不远处抱着包贝贝的莫晨,然后目光在门口处垂首站着的大白身上一落,收了回来。沈佳人哭够了,哭得没力气了,在厉墨成的怀里一抽一抽的,心情仍旧很激动,整个身体放松不下来的紧绷着。

刚才吓死她了,她以为这次真的死定了,现在真有劫后重生的感觉。

意识完全回笼,沈佳人这才察觉她跟厉墨成的姿势说不出的暧昧,此刻她身上除了厉墨成宽大的外套,什么也没有,她猛地一把推开厉墨成,在对上厉墨成不解的目光的时候,她又快速的搂紧厉墨成的脖子,然后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下低头在厉墨成的脖子上狠狠地,狠狠地咬了一口。

厉墨成闷哼一声,没有将沈佳人推开,反而将她抱得更紧,脖子上湿黏的感觉告诉他,小兔子这一口绝对是发了狠的,见血见肉!

不过,谁让他没有把人保护好的?只要小兔子觉得解恨,再多咬几口也没问题!

嘴里的血腥味,让沈佳人觉得恶心,她松开厉墨成的脖子,然后直视着厉墨成的眼睛,挣扎了下说道:“放开我!”

“别乱动,这次是我不好,等我处理好这里的事,就带你回去。”厉墨成怎么可能放手,这一屋子男人,他可不想自己的女人走光!

沈佳人没有再理会厉墨成,而是转身看着不远处的莫晨,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语气平缓的开口:“莫少,你今天对我说的那些,现在还作数吗?”

莫晨明显的一愣,低头看了怀里的包贝贝一眼,然后又看着沈佳人,脸上露出招牌笑容来,说道:“我说过的话,向来算数。”

“那好!”沈佳人像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表情却有种说不出的悲戚,她微垂了眼帘,对着莫晨说:“我答应你的求婚,现在,带我离开这里!”

小木屋里顿时鸦雀无声,空气骤然紧张的像是要把人憋死。

“沈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厉墨成的声音,不似以往的清冷,而是带着几许前所未有的温柔,像是真的没有听明白沈佳人刚刚说的话似的,温柔的,询问。

沈佳人低头不语,她此刻被困在厉墨成的怀里,清楚的感受到厉墨成身上横冲直撞的怒气,像是地底下涌动奔腾的岩浆,挤压着在寻找一个爆发的缺口。

“告诉我。”同样温柔的声音,但是听在耳朵里却让人莫名的一阵阵心悸。

沈佳人揪紧身上的衣服不说话,对厉墨成的排斥,是个人就能看出来!

莫晨松开包贝贝,走上前,对着厉墨成伸出手,笑得一脸和煦:“厉少,请将我的未婚妻还给我!”

------题外话------

求首订,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