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二十六章 温情,独处

上面,当明郁上来之时,早已经空空如也。

这已点明郁怎么也没有想到。

而整整七年的囚禁,此刻骤然出水,重见光明,即便外面已是阴云天气,光线并不是很刺眼,明郁依旧有些承受不住,忍不住伸手挡了挡眼,然后一边挡着眼睛一边落向空荡荡的岸边。

就连那老头子与王婆子两个人,在这一刻也早已经离去,马匹什么的也都一并消失。

游到另一个方向,从下水的那个地方悄然上来的百里清颜,快速往之前的岸边看去,准备好好看接下来这场好戏的时候同样没有想到岸边已经空了,连个人影都已经没有,难道那红衣女人与容觐在她下水后很快就输了,就被乌云带走了?那他们未免也太没用了点。

一时间,百里清颜不由气恼地跺了跺脚。

明郁已经暂时闭上眼睛,用耳朵来听周围的动静,负到身后的手紧握成拳。不管他将她带到哪里去,也不管他想怎么藏住她,他既然出来了,就一定会找到他们。夭华是他的,没有人可以在他得到手后从他的手中抢走。还有,虽说当年确实是他先在背后搞小动作,将夏侯渊晋引了来,但这七年囚禁之仇,他依旧不会善罢甘休。

片刻后,百里清颜缓步走出去,走到明郁的身前,既然岸边都已经没有人了,也不必担心被人看到,“看来,我们还是晚了一步。你那妻子,已经被那白衣男子给带走了。对了,你似乎还没有告诉我那个白衣男子他叫什么名字?”

“怎么,你竟然连他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明郁不冷不热地反问一句,依旧闭着眼,但对周围的一切都感觉得清清楚楚,包括百里清颜刚才的一步步走近。

“怎么,不可以吗?”百里清颜也反问,虽然确实有些好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名字。

“乌云,他叫乌云。或许我们还可以好好地‘合作合作’。”

“这个名字倒是挺……”微微一顿,百里清颜不由小小地诧异了一下,倒是有些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名字,并且一时也有些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名字比较好,最后勉强衔上道:“挺特别的!是真名?”

“我没必要拿这个来骗你。”

“那好,说说看怎么个‘合作’法?也要我感兴趣与对我有利才行。”

“那么,你的名字呢?我从不和还不知道名字与身份的人合作,要合作就要最好保险一点,相信你也希望这样。”

百里清颜笑了笑,笑容美靥如花,随便编个名字还不容易,自然不可能告诉面前之人她真正的身份,相信他也是一样,就算告诉了她他的名字与身份,也不可能完全是真的。

待互相报上名字与各自的身份后,两人很快在原地洽谈起所谓的合作。至于报上的名字与身份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恐怕也只有各自自己心里清楚了。

另一边,乌云的人押着双手被绳索牢牢反绑在身后,并且已经被硬生生封住了身上所有内力的夭华与容觐,跟着前方带路的影迅速离去。

乌云抱着小奶娃走在最后面。

如果没有影的出现,他们的确会像百里清颜下去时所料想的那样还要打上一段时间,难分胜负。但影出现了,这并不在百里清颜的预料之内,整个局面自然也随之转变。

对于当日萧恒派人送来的那个血淋淋的首级,乌云本来就有所怀疑,并没有信。

所以当一直跟踪夭华和容觐到达净城湖的影传消息回去告诉他说“看到了百里清颜”时,他一点也不诧异,还让影给他好好地监视好。看来萧恒绝对是看上百里清颜的武功与能力了,想留在身边为他所用。

而影并不是百里清颜的对手,当影向他禀告说“百里清颜突然下水去了”时,后面的一切情况都必须先提前预料,所以他更要尽快离去,不然那百里清颜一旦真的救明郁,并且成功助明郁逃出囚笼,明郁再真的活着上来的话,情况将会对他相当不利。百里清颜这个女人,到目前为止已经几次三番坏了他的好事,搅乱他的局,相信这次夭华会来这里也肯定与她和那萧恒脱不了干系。这一笔笔账,他一定会好好记下,一切还是得他自己来出手。

故有了后面这一幕,当明郁上来时,湖岸边已经空空如也。

一行人,一路朝着雪山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而去。

夭华越想越恼,当日在客栈中真该直接杀了这黑衣人影的,不然今日的局面也不会突然转变成这样。明郁现在还被困在水底的囚笼中,不知道凭他自己之力到底能不能逃脱出来,出不来就死定了。

同样被押的容觐,面色苍白,身体虚弱得不免有些喘息,同样担心水底还没有出来的明郁。

入夜时分,一行人终于快到达雪山。一眼看去,只见风雨欲来的昏暗阴沉光线下,那高耸入云的雪山高高伫立在那里,远远地就已经能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乌云这个时候带小奶娃回雪山也是迫不得已,一来不能再让小奶娃受一点点寒,二来必须尽快找雪莲,用雪莲才能最有效地暂时稳定住小奶娃的身体,让眼下已经又沉睡过去的小奶娃尽快醒过来。不然,时间耽搁下去,照小奶娃现在的身体,小奶娃恐怕永远也不会再醒来。

夭华不觉颤抖了一下,自九年前浑身是血的雨中泡了一天一夜后,就一直比较怕冷,再加上被人一路这么押着实在舒服不起来,但还是有些笑得出来,反正哭这个字眼是永远不会出现在夭华身上的,“祭司大人,怎么,来到这里就能救你怀中的孩子?”

乌云没有说话,短暂地停了一刻后,命两人继续押着夭华与容觐赶路。

雪山虽然已出现在眼前,看着也已经很近了,但实际上还离得很远。整整一个时辰后,直到月上中梢时,一行人才终于到达雪山山脚。

站在山脚下借着月光往上看,几乎看不到雪山的顶,逼人的寒气在这一刻尤显得清晰,换若一下子进了冰窖!

“你们四人全都马上去找雪莲,两个两个一起,一经找到就马上回到下来,我在那边的那个山洞中等你们。容觐,她现在可在我手中,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不然,别怪我对她不客气。”乌云随即下令。当然,要容觐也一起去找实在迫不得已,因为眼下没有多余的人,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尽快找到雪莲才是当务之急,小奶娃拖不起。至于夭华,最狡猾与最诡计多端的就是她,并且也只有她一个不会认真与真心寻找,让她去只会得不偿失与被她逃走,就给他好好留在他身边。

容觐闻言,担忧地看向夭华。

押着夭华和容觐的两人领命,影也领命,就催促容觐快点。

容觐心中其实也是有些担心小奶娃的身体的,将小奶娃苍白沉睡的模样都收入眼底,在影的催促中对夭华道:“宫主,我去去就回,你等我。”说完,又警告般地对乌云补上一句,尽管在眼下这样的局面下丝毫谈不上什么气势,“你最好保证宫主没事。”

“只要你不耍花招,她自然不会有事。快点,别耽搁时间,找到就回来。”

容觐再看了一眼夭华,强撑着身体跟上影,与影一组。

夭华笑着看在眼里,不置可否。

“走,去那边的山洞。”乌云随即对夭华命令,一边说一边往所说的那个山洞方向而去。

但直到乌云走出了好几步,也没听到夭华跟上来的脚步声,乌云停下脚步冷冷回头,声音上的冰冷不亚于雪山上的雪,“我的话别让我再说一遍,快点。”

“看来祭司大人对这里很熟悉嘛,刚到这山脚下,看都没有怎么看就知道哪里有山洞。”夭华还是不动,面朝转身回头的乌云,脸上似笑非笑,有生以来哪有像现在这样双手被反绑过。

乌云面无表情,还是那句话,“我的话,别再让我说一遍。”

夭华脸上的笑顿时加倍,甚至有些笑出声来,“祭司大人,你现在似乎已经再说一遍了。”

“看来,你是要我再动手了,那好……”伴随着话,乌云就要动手。

“别,本宫遵命就是。”不到最后一刻总要逞口舌之快,但到了最后一刻立即识时务为俊杰的夭华,变脸速度堪称翻书,立即“毫无骨气”般的屈服了下来,但脸上依旧笑着。

乌云一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对她就必须要用强的,她绝对有将人气疯的本领,她最好别再考验他的忍耐力,他现在已经对她忍到极点,一笔笔账都还压着没跟她算,“跟上。”

夭华挑了挑眉,缓步跟上去。如果明郁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必然已经死了,那她再多的担心也已经没用,赶回去也已经无济于事。如果明郁已经出来,那她与他之间就此了结,以后没必要再见,就算在她离去之前也是一样。当然了,就算明郁没事,她也定要灭了乌云不可。明郁要是要是有事的话,就更要灭乌云不可。

乌云对雪山早已经再熟悉不过,就算双眼无法视物,同样能准确无误地对准方向走到所知道的那个山洞洞口,抱着怀中的小奶娃弯腰走进去。

洞内漆黑一片,跟在后面的夭华停顿了一下后,也弯腰进去。

乌云随后拾了几根散落在洞内的树枝与柴木,用身上的火折子将树枝点燃,让怀中的小奶娃暂时取取暖。

夭华借着亮起的火光环视了一眼后,走到乌云的对面装备坐下。但就在这时,只见乌云的面色倏然一变,反手一把拂灭了洞内刚刚点燃的火烛,并眼疾手快地点了夭华身上的穴道,包括哑穴在内。

夭华顿时无法出声,亦动荡不得。

下一刻,只听外面传来数道马蹄声,并且那马蹄声由远及近,显然是冲着这雪山来的。

夭华挑眉,看来乌云点她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她要不是被他完全封住了武功,又身体重伤的缘故,也能第一时间就听到,不知道此刻外面到来的会是些什么人,怎么这么“巧”的他们前脚刚到,他们就来了。

没有了火光的山洞内,顷刻间重新陷入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夭华渐渐适应了黑暗后,狠狠瞪了眼乌云。

乌云抱着小奶娃已经重新坐下,对夭华的那道目光直接无视,当做没感觉到。

时间流逝,乌云一直不断地为小奶娃把脉,同时留意外面的动静,隐约不难猜到会是谁的人马,看来他还是有些小觑那百里清颜与萧恒了。

大约一个多时辰后,上雪山去找的四个人还是没有回来,反倒感觉到有几道另外的脚步声朝这边越走越近。

乌云蹙了蹙眉后,忽然于黑暗中一把拎起夭华,就带着夭华飞上洞的顶部,暂时若壁虎一般贴在顶部的石壁上。

下一刻,洞外隐约有亮光传来,紧接着只见两个举着火把的人从洞口探了进来,往洞内查看了一下。

洞内常年没有人,各种生活在雪山中,适合雪山环境的蛇虫鼠蚁自然会有。

在两个查看的人出去,火光彻底消失在洞外后,乌云带着怀中的小奶娃还有手中的夭华落下地来,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暂时不想节外生枝,依旧只想等着人将雪莲找来。

夭华落地后的面色变得相当古怪,或许更准确地说在被乌云拎着上去贴上顶石壁的后一刻就已经这么古怪了,但可惜动不动,口不能言,双眼十分恼怒得于黑暗中狠狠瞪向乌云,恨不得在乌云身上活活瞪出个洞来。

乌云感觉到夭华目光的变化,依旧不予理会,直到过了片刻后感觉夭华的目光甚至还越瞪越厉害,眉宇一拧后,小声开口道:“我可以解开你的哑穴,但你若是敢贸然出声,可就别怪我。或者你也可以试试,是你引外面那些人来的速度快,还是我先对付你的速度快。”

夭华的目光都已经快喷出火来。

乌云说完,这才不紧不慢地伸手解了夭华身上的哑穴。

夭华哑穴一解,就近乎咬牙切齿的开口,声音虽轻,但绝对每一个字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你这该死的乌云,刚才有虫子落本宫颈脖上了,现在都爬入本宫背上了。”可恶啊可恶,她竟然也会落到这一步,不但让虫子落到身上,还一动不能动的让虫子从她颈脖一路爬到她后背上,现在还在她后背上咬着她,也不知道是什么虫,痛死她了,她真非宰了面前这个该死的乌云不可。

乌云闻言,倒是有些没有想到,可又不可能解开捆住夭华双手的绳子,免得夭华又耍花招,但雪山虽冷,各种毒蛇与毒虫也不少,要如果是毒虫就不好了,一番快速考虑后问道:“现在在哪?”

“怎么,你不准备解开本宫手上的绳索,你还准备伸手进来给本宫取?”痛归痛,恶心归恶心,头皮发麻也归头皮发麻,夭华从乌云这话中忍不住挑眉,千万别她想得这样,她可真没这兴趣。

“当然,你可以选择让它继续留在你背上。”乌云也不想碰夭华,自当年清楚身份的那一刻起也不能再碰,可她要是在这个时候跟他耍花招,惊动外面的人,最终只会影响到小奶娃的医治,一来没办法继续在这里等着上去的四个人找雪莲下来,二来还要躲避外面那些人的追杀,甚至明郁也有可能在外面,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但也不得不考量。

夭华咬牙,“你……好好,算你狠,在本宫后腰处,快点。”

乌云没有再说话,直接上前一步动手解开夭华的腰带,然后手从夭华松散开的衣服穿进去,覆上夭华光裸的背后。

夭华已经快翻白眼,这要是在之前,便是做梦也不会梦到这样的场景,但又还不得不提醒乌云,“祭司大人,请你的手别乱摸,在左侧呢。”

乌云绝对没想乱摸,是她自己不说清楚。

而触手处的细滑紧致肌肤,几乎一如当年,乌云的思绪不由倏然一乱。

但很快又被乌云强拉了回来,强行克制住,乌云冷硬地覆上夭华身后左侧的腰身,准备将夭华所说的那条虫给拂掉。可在乌云没有想到的是,当乌云的手刚一触上去时,手指反被还停留在夭华后腰上的虫给狠狠咬了一口。

乌云的面色霎时一变,已然知道是什么虫了,是雪山中极为罕见的“血蜘蛛”,剧毒无比,即便他当年在雪山呆了整整一年也只见到过一次。

夭华倒吸了口气,感觉咬住她的那什么虫在动荡的一刹那几乎将她的肉都给硬生生撕咬了下去,尽管只是那处那一点点,忍不住催促乌云,“你倒是快一点。”

乌云几乎在夭华再开口的时候已经再次动手,快速将夭华后腰上的血蜘蛛给直接取了出来,反手一掌用力甩在石壁上面,直接硬生生甩死,随即快速褪下夭华身上的衣服,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必须马上吸出夭华身上的毒才行。

“你干什么?祭司大人,你该不会突然想对本宫用强吧?祭司大人……”

“喂,你这朵死乌云,你脱本宫衣服做什么?”

“祭司大人……”

随着衣服快速被脱下,最后几乎像扒皮一样被扒到身后,露出裸露的上半身,当然前面还有肚兜挡着,后背已经光裸裸的夭华,神色不由一变再变,黑暗中虽然看不清,但从一再变化的语气中也不难听出来。

夭华一时实在不知乌云突然发什么疯了,她虽然一再取消过他喜欢她,囚禁明郁这一点上似乎也已经证实了,但心底其实从未真的这么想过,只觉得他还有其他的目的。这要是传出去,外面的人到底是会相信乌云强了她呢,还是相信乌云被她给强了?貌似以她在外的那些臭名,后者可能性更大。

乌云紧接着快步走到夭华的身后,迫使夭华弯下腰去。

夭华远比还不觉得怎么样,但这一弯腰,眼前忽然一阵眩晕,身体一个不稳就朝地上倒去。

乌云眼疾手快地一把拦腰搂住夭华的腰身,将倒下的夭华拉回来。

夭华意识一失,下一瞬闭上眼竟晕了过去。

片刻后,为夭华吸出毒血的乌云这才顾得上自己,快速封住自己右手的穴道,强撑住眼前的那丝眩晕,将毒素一点点逼出去。

黑色的毒血一时从乌云的指尖一滴一滴滴落下来,滴的地面上。

接着再暗暗运了运功后,本该马上将夭华身上的衣服为夭华穿回去的乌云,不知怎么的,手竟然没有动,拦着夭华的腰身将后背来裸露的夭华揽入怀中,或许只有在这一刻,在她晕厥的这一刻才能将心底的感情流露出来。本该对她狠心,本该气恼她所做的一切,可在她有事时,心中的担忧与急切已经证明了一切,他对她依旧如初,再多的气恼与说再多的狠话也骗不了自己的心。

难得的温情,一时流荡在漆黑的山洞内,当然这只是对乌云而言的,也是乌云这整整九年来第一次在夭华跟前流露。她可知道当年那一刻他有多想杀了夏侯渊晋,多想将夏侯渊晋千刀万剐,为什么她偏偏会是他的妹妹,还是在他爱上了她,与她成了亲,甚至已经有了孩子的情况下知道。

------题外话------

关于昨天的奖励,下一章更新时公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