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祭司,你这么喜欢本宫?

音落,只见乌云的面容顷刻间比下来时还冰冻三次,并且一股弑人黑气不断从周身散发出来,阴鸷得仿佛要吃人。

小奶娃原本缩在乌云的怀中一动不敢乱动,在听到夭华声音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后又急忙缩回到乌云的胸膛,小身子还有些不停的颤抖,如今已是明显害怕夭华。就算再怎么没有记性,也就算再怎么小,可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伤害,也已然生生地记住。

明郁在小奶娃抬头的一刻一下子看清了小奶娃的小脸,面色不由隐隐一变,可接着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当年乌云离开时带走的那个孩子即便有幸活了下来的话,如今也应该有八、九岁了,绝不可能这么小。如果是夭华在这一两年生的话,不,也不可能,乌云已经清楚知道自己与夭华乃是亲兄妹的身份,他不会再和夭华在一起的,也不可能让夭华与其他男人在一起。再看夭华此刻看着乌云与乌云手中的孩子时几乎都没有一点感情,或许这孩子根本就与夭华无关。只是,要真无关,怎会如此像夭华?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一时间,明郁心头已闪过诸多思量,就连握着夭华的手腕,为夭华输内力的手也不由紧了紧。

夭华自然感觉到了,但并不准备向明郁多解释什么。

四周的空气转眼间丝丝缕缕的冻结下来,低沉压抑得几乎让人难以喘息。

容觐在乌云的身后紧追进来,带着伤同样很快到达底部,一眼将底部的情况都尽收眼底,目光最终落向玄铁笼中关押的明郁。看来他就是那名剑山庄的少庄主明郁了。“君子如玉,风度翩翩,韶华其实”十二个字显然用来形容他更适合不过,只见他尽管被囚禁在这里已经整整七年,但一点也没有颓废的样子,还沉稳有度,一袭青衣更显得他如竹一般气质卓越。换而言之也就是说,七年的囚禁生涯丝毫没有压垮他什么,也没有改变他什么,或许在这一刻已经能理解夭华当年为什么会喜欢上他与嫁给他了,也能理解夭华这么多年来为何始终放不下他。

夭华眼下暂时没时间追究容觐的罪责,让他好好看着小奶娃,还明确对他说了小奶娃现在是他们手中唯一的筹码,可他竟然还是让乌云将人给救了回去,“祭司大人,若是本宫现在以宫主的命令命令你,放了本宫的夫……”

“我数三下,你最好给我马上从这里出去。不然,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如铡刀猛然砍下来一般,乌云终于出声,一字一顿骤然打断夭华,声音冷得仿佛从冰层最底部破裂出来。

夭华失笑,这样一句话竟也想吓唬住她,他真是越来越好笑了,也越来越不将她放在眼里了,“那本宫倒要好好看看祭司大人到底怎么个不留情法了。”

“那好,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今日,你要想将他从这里带出去,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囚禁明郁,却没有杀了明郁,只是想折磨他,让他永远不能再见天日,但现在看来真是他的又一失策,不过现在来杀也不晚,明郁必须得死!

“祭司大人的尸体本宫早就想踏了,那好,今天终于有幸,本宫绝不辜负祭司大人的这番‘好意’。”音落,夭华反手将明郁扣住她手腕与输内力给她的手推了回去,就一掌毫不留情地先一步袭向对面的乌云。

乌云还击,两个人很快在岛屿底下的囚室内大打了起来。

容觐忍着身上的伤看了会儿后,趁机查看起这底下的囚室与周围的石壁,看看有没有办法打开囚禁明郁的囚笼。相信如果有明郁相助,夭华一定能打赢乌云。

小奶娃害怕得愈发紧缩在乌云怀中,一双小手拽紧了乌云胸前的衣袍。

周围一圈包围着囚笼的石壁,在夭华与乌云交手所波荡开的内力震击下,石块不知不觉一块块破裂下来,镶嵌在上面的夜明珠也随之掉落。

容觐找了半天,依旧找不到任何打开囚笼的机关,没办法将囚笼打开。

明郁始终注视着交手的夭华与乌云,短短时间内已不难看出夭华与乌云的对立,并且程度还在他预料之上,这对他而言明显是好到不能再好的好消息。而夭华眼下尽管重伤,与乌云交手亦如此激烈,乌云刚才那句话更是冷到极点,但明郁还是并不担心夭华的性命,要知道口头上说与实际上做完全是两码事,乌云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真的伤夭华的性命的,这点在无论什么时候都毋庸置疑。

渐渐的,周围石壁上的石块越掉越多,并越掉越快。

再数十个回合后,整个底部的囚室都不觉剧烈一震,显然整个岛的底部都开始不稳起来。

夭华感觉到了,乌云亦感觉到了,当然明郁与容觐也感觉到了,这明显是个不好的征兆。

另外底部一圈包围着囚笼的水,那水中的鱼在持续不断的震动中也都已经开始不安地游来游去,有的甚至跃出水面,水不断的波荡。

乌云皱了皱眉后,忽然不动声色地一路引着夭华往上面打上去。

容觐担忧,必须尽快打开囚笼,救里面的明郁出来才行,不然照夭华与乌云这个样子和程度继续这么打下去,整个底部非坍塌了不可。而囚笼是完全镶嵌在底部的地面上的,要真坍塌了,整座岛沉入水底,里面出不来的明郁必死无疑。

夭华不知乌云的心思,只觉乌云似乎开始有意想退,步步紧逼地追上去,不知不觉一路上阶梯,打到上面去。

脚下的阶梯,在夭华与乌云的一路打斗中同样被不断波荡开的内力震裂,一块块或如瓢泼大雨,或如蒙蒙细雨一般密密麻麻地不断往下落,所过处没有一处完整。

与此同时,底部的囚室在这一刻光线已然越来越暗,石壁上的夜明珠也已掉落得十有五六。

明郁自然也担心整座岛会坍塌,从而彻底沉到湖底去。而到那时,他依然被困住在囚笼中出不去,又与底下的石壁地面连在一起,绝对必死无疑。通过这一点再来看一路往上打上去的乌云和夭华,不难看出乌云这是有意想将夭华给引出去了,从而再弄沉了这整座岛,将他彻底淹死在这。

想到此,明郁心下快速思量一番后,暂收回视线,快速联合在囚笼外努力的容觐,先一起破解起囚笼来。

突的,夭华不顾重伤未愈的身体,运足十成内力的一掌就倏然抓住时机击向乌云,欲一掌夺了乌云的命。

乌云一时有些退无可退,又要护着怀中的小奶娃安全,电光火石间霎时与当日在海岸边有些不尽相同的,被迫一掌朝夭华全力迎上去。

一刹那,浑厚的内里如同数吨火药猛然炸开一般波荡向阶梯中部的周围一圈的石壁。

再结实坚硬的石壁,一时也抵挡不住如此猛烈地波荡,石块刹时猛然向四周破裂开去,好像一个很很长很高的瓶子中间一圈骤然向四周破开。

下一瞬,整个岛屿若地动山摇一般一震,外面的湖水疯涌一般的狂涌进来,一边泰山盖顶般朝断裂的底下半段盖下去,一边汹涌澎湃地朝上面半段涌上来,一下子包围上夭华与乌云,同时没有了底部支撑的上半部分岛屿整个往下沉,场面惨烈而又壮观。

夭华没料到会这样,下半身,尤其是还站在断裂残垣阶梯上的双脚,刹那间被涌上来的水给包围浸湿。

乌云也没想到会这样。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一圈断裂处不断汹涌进来的水即将淹没夭华整个人的一瞬间,乌云顾不得刚才那一掌交手下来的受伤,就一把扣住夭华的手腕,连拖带拽地紧拉着夭华急速往上面半段阶梯而去。

从三步并作两步到三四步并作一步,争分夺秒,一路往上越跑越快,俨然像在跟死神赛跑一般,乌云心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不能让夭华有事,也不能让怀中的小奶娃有事,他们必须马上出这里。

夭华上次在海岸边的时候,还挨了突然冒出来的一身黑衣的百里清颜一掌,伤得绝对比乌云来得重,刚才那一张下来后虽然不久前有明郁输的内力,但还是有所不济,此刻在一时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情况下几乎被乌云一直拉着往上,而每一步往前时落在后面的那只脚就被底下涌来的水给淹没。

整个岛的上半段,还在继续往下沉着。乌云拉着夭华往上,它则一直往下,并且乌云拉着夭华的手往上跑得多快,它往下沉的就多快,已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等终于到达顶部时,乌云快速松开夭华的手腕,打开上面的出口。

上半段岛此刻都已经沉在水中。出口一大开,湖水就从上面的出口往下面狂涌进来,如天王盖顶一般一下子猛然盖在乌云的身上。

乌云已经尽量将小奶娃都按在自己怀中,打开出口的那只手随即再反手一把扣住夭华的手腕,就带着夭华从湖水狂涌进来的出口泼水而出,猛然穿过上半段岛已经沉下来的这数米深的水出去。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一掌毫不留情地落在乌云的后背上。出手的人不是夭华,还能有谁。夭华心底不知怎么的,在乌云如此拉着她拼命逃命之时,竟不觉闪过一丝异样,甚至瞬间闪过九年前那抹身影,手在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朝乌云打了出去。

乌云顿时抑制不住吐出口血来,但扣着夭华手腕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强带着夭华一路飞过水面回到岸边去。

当双足落地,乌云反手一把用力挥开手中的夭华,就带着怀中的小奶娃后退了数步,快速将小奶娃从怀中放开来,拍了拍小奶娃的小脸。

小奶娃尽管被乌云护得很好很好,但这么穿过数米深的湖水出来,浑身上下还是湿透,同时也有被水呛了两口,被乌云放开不再闷着后,猛地一下子大哭特哭起来,声音响亮,比之之前晕厥与浑身无力无形中好像好了一点,至少有力气哭了,但小奶娃煞白得如张白纸,吓得不轻,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还不断咳嗽。

等候在岸边的随乌云一起来的两个人,霎时急急忙忙飞身上前,对乌云唤道:“少主。”刚才那一刻,等候在岸边的他们只见岛屿周围的水面湖水一圈圈不断往外波荡开,然后整个岛剧烈一震,紧接着还没有看清楚情况就见整个岛屿突然往下沉了下去,顷刻间沉入水底。当他们就要跳入湖中去看看情况与接应的时候,幸好见乌云猛地破水而出,出来了。

此刻再向湖面看去,整座岛都已经沉没不见。

还在岛岸边的老头子与王婆子,同样看着这一幕,没想到整座岛会突然沉没,早已经目瞪口呆,整个人傻了。

夭华随即回头看去,看到的也是一样的场面,整个岛都已经沉没得无影无踪,可明郁和容觐还在下面。容觐倒是可以游上来,可明郁还被困住囚笼中,囚笼又与底部的石地连在一起,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没办法将整个囚笼连同底部的庞然巨石一起带出水面,几乎已经只有死路一条。

乌云已快速解开小奶娃身上的衣服,并命上前来的两人马上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一接过后就快速包裹住小奶娃的身体,浑然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快速为小奶娃把脉。若不是将他交给其他人不放心,他不会带他一道下去,本来是想将夭华给引出来后再弄浓岛屿,让明郁死在下面,可没想到中途会使整个岛屿在中间断开,可见夭华要杀他之心的强烈,尤其是他救她出来的一刹那她仍不错过时机对他出手。七年的时间,或者也可以说是九年的时间,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走到今时今日这一步。可如果没有明郁当年将夏侯渊晋给引来,他就不会知道他与她的身份,也不会被夏侯渊晋要挟,最后以反要挟的手段拿到解药,却被迫离开她。明郁该死!甚至当年还整整骗了他一年,他直到他与夭华成亲前夕才知道这个秘密。

夭华的目光一时间快速在湖面与乌云之间流转,刚才那一瞬的异样来得快,去得也快,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留一丝痕迹。到底是趁机再接再厉除了乌云,还是先下水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救明郁,不免有些难以抉择,但最终终是选择了后者,先救明郁,就要飞身回岛屿沉没的位置下水去。

“拦住她。”乌云几乎在夭华飞身而起之际咬牙切齿般吐出三个字。

飞身近到乌云身旁的两人领命,立即二话不说朝夭华而去,在半路挡住夭华,对夭华出手。

隐藏在暗处的百里清颜,在刚才岛屿突然沉没了一刹那几乎差点从暗处走出来,没想到整个岛竟然会沉,好在下一刻看到乌云泼水而出。但他的出来竟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一袭红衣的女人,并且当日他就是因为她伤了这个红衣女人不惜想要她的命的,害得她被百里西给舍弃,还差点死在萧恒的手中,心头的气顿时简直不往一处来,忍不住暗暗握拳,美眸中倏然闪过一丝阴翳。

夭华被乌云的人给成功拦回来,与乌云的两个人在岸边交起手来。要是放在平时,她绝对几招就将他们给解决了,但现在竟然有些不敌,在两人训练有素地不断围攻下竟有些节节败退。

老头子与王婆子两个人在回过神来后,早已经往后退到老远去,尽量远离岸边,免得被祸及。

突地,拦截夭华的两人中的其中一人,一掌打在夭华肩膀上,迫使夭华又往后退了数步,然后如人墙一般并列挡在夭华与湖面之间,不让夭华过去。

夭华喉间一甜,一口血就涌了上来,但又硬生生咽下,看着面前被挡的架势暗暗喘了喘息,心头担忧水下面还没有上来的容觐,尤其是明郁,可也清楚自己暂时恐怕是过不去了,目光随即倏地落向乌云,怒极反笑,笑中含冰,“祭司大人,你就真这么喜欢本宫?在本宫大婚之夜抓走本宫的夫君,囚禁了他整整七年还不够,还非要杀他不可?”

------题外话------

关于昨天的奖励,晚上十二点左右更新时,与今天的奖励一同公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