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十九章 明郁归来(中)

出去的百里清颜,在房门关上后,背对着房门止不住缓缓勾了勾红唇。

不得不说,她这趟出去收获还不小。

另外,刚才故意问房间内的人“他还没有其他人,要不要她帮忙通知他的人过来”,其实就是想趁机了解与掌握更多有关房间内之人的一切。尽管最后被他一口拒绝了,但百里清颜心里很清楚房间内之人必然会自己想办法尽快通知人来,那声“不用”绝不是不需要人。她接下去只要换身衣服,守株待兔的在这外面等着就能到他通知人的方法,及顺藤摸瓜查到他手中的势力了。

只要她愿意,没有人可以逃得过她的手掌心,也没有她查不到的事情。

她现在对他的兴趣真的很大,也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这么有兴趣,因为他是第一个让她看上的男人,也是第一个对她美貌无动于衷与不将她看在眼里的男人,她绝对要将他的一切都查得一清二楚不可,同时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加容易与有把握地掌控住他。

大概一个多时辰后——

大致运功调息了一遍的乌云,起身走向窗边,对外发出信号。

没多久,一个穿着黑衣的人迅速到来,从窗户进入房间,对已经在桌边坐下的乌云拱手道:“少主。”

乌云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对到来的人秘密对吩咐了几句,让他立即想办法进宫去见皇帝萧恒,告诉萧恒他现在愿意见他一面,并告诉萧恒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另外,通知完之后,让他不必急着回来,先留在萧恒那里,清楚此刻外面那个百里清颜定然会想办法趁机跟踪与调查,断不能让她查到更多,相信那萧恒也定想不到百里世家里面竟然出了这么个武功高手,还是个女子。

到来的人领命,将乌云的吩咐一一记下后就快速去办,转身离去。

竹林外面,已经换好衣服在特意等着的百里清颜,将这一切全都都看在眼里,不但亲眼看到竹林中传出一道信号,还亲眼看到不久后有人到来,飞快进入竹林中。

片刻后,等着进入竹林的人领了房间内之人的命令出来,带着命令快速离开竹林的时候,百里清颜就不动声色地悄然尾随上去。

领了乌云的命令离去的人,尽管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毫无所觉,一路以最快速度往都城内的皇宫方向而去。

山脚下,其实萧恒的人也一直有在暗处密切监视着,只是离得不是很近,免得被山上竹屋内的人发现。对于看到信号后急忙赶来与上了山的人,萧恒派来监视的人自然也看到了,并且已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回去,在看到人不久后下来时也悄然跟了上去,同样没有察觉到一样跟着的百里清颜。而对于乌云早上的离开与百里清颜个把时辰前带着乌云回来一事,监视的人并没监视到,还浑然不知乌云出去一趟后又回来了。

南耀国的都城,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不已。

越靠近皇宫,人流越渐少去,四周也越渐安静下来,空气中都能渐渐感觉到一股肃沉与庄严之气,街道也比其他地方来得宽敞。

整个皇宫上下,更是处处守卫森严,用“铜墙铁壁”四个字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萧恒派去负责监视的人,其中那个前两日曾亲自出面去见乌云,向乌云送过萧恒书信的黑衣人——樊禹,此时已经收到消息。此刻在乌云的人刚刚到来,还在宫门外面想着怎么成功进入皇宫时,已经在御书房中向萧恒禀告,将事情快速对萧恒陈诉一遍。

萧恒听后,看着樊禹沉默了一下,神色难辨。

“皇上,那现在怎么处理?”樊禹等了片刻依旧听不到萧恒开口后,不由小声问道。

“马上去通知影卫,让影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人进来。”除了侍卫在明面上把守外,宫内各处其实还有影卫在暗中把守着,并且这影卫才是关键所在。任何人想进宫的人,就算能躲避开侍卫,也绝对躲不开影卫,他倒要看看竹林内的人在这个时候突然派人前来皇宫找他到底所谓何事。转眼的时间,萧恒心中已多番思量,并做下决定。而此刻宫外到来的这个人,他收到信号进入竹林,从竹林出来后就来了皇宫,如何还能看不出来就是特意冲他萧恒来的。

樊禹愣了一下后快速拱手领命,就立马去办。

宫门外,奉乌云的命令前来的人,在外面稍微查看了一番后,因没有多余的时间再查看下去,就立即贸然进宫,尽量躲开侍卫。

暗处的影卫已经收到樊禹亲自传来的命令,对进来的人只是不动声色地暗暗监视,并不现身捉拿。

没多久,成功找到御书房的奉乌云命令的人,就从窗户那边闪身进去。

萧恒还在御书房中批阅奏折,对到来的人已经知道,自然没有任何意外,也几乎没有任何神色变化,不紧不慢地抬起头看去,等着到来之人先行开口,说清楚来这的目的。

奉乌云命令到来的人随即扯下脸上的面具,直截了当开口,最后附上乌云所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再补上一句道:“我家少主说了,去不去随便皇上。只是错过了这次,恐怕以后不会再有下次了。”

萧恒没有马上说话,他几天前才派人去见他,想要约见他,可是被他拒绝了。现在短短几日,他便有如此大的变化,这其中有没有炸,他不得不防。不过关于他的一切,他萧恒又确实很想查清楚,任何一个掌权者都不可能放任一股自己不知道的势力在暗中存在,这样的势力俨然如同一把不知名的火,随时有可能威胁到他,只有彻底除去才是最安全之举。

片刻后,萧恒看着面前到来传信之人道:“那好,朕同意了,你可以先回去回复他。”

“不,少主让我不必回去。如果皇上答应了去,我便留在这里等皇上,然后随皇上一起前去。”奉乌云命令到来之人再拱了拱手,不亢不卑地回道。

萧恒意外,黑眸中闪过丝锐光,但说话的语气还是一样,“这又是为何?难道他还担心朕会出尔反尔?”

“不,我家少主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家少主说有人会在暗中跟着我,尽管我来的一路上已十分小心,可少主确实是这么说的,所以让我不必急着回去,以免暴露更多,之后可随同皇上一起前往汇面的地方。”

“这么说来你家少主心里很有把握,料定了朕一定会同意见面?”

奉乌云命令到来之人对此不答,没有说话。

“那好,要留也可以。来人,先带他下去。”萧恒已经是肯定的语气,到来之人不答也没关系,并不追问,就唤来守在窗外的人进来将人带出去,之后立刻重新叫来先前的樊禹,问道:“在刚才那个人后面,可有其他人进宫来?或是从山脚下一路跟踪刚才那个人回城来的人,可有发现什么?”

“没有。除了刚才那人,没有任何人进来,不然影卫不可能不知道。从山脚下一路跟踪他回来的人也没有任何发现。”樊禹摇头,回答得很肯定利落,不知道萧恒为何会突然这么问。

萧恒皱了一下眉,到底是真的有人跟踪刚才那人,连影卫都没发现,还是刚才那人故意说谎?可是,他故意说谎留下来的原因又是什么?或者说,竹屋内的人故意让刚才那个人这么说又是为什么?

百里清颜其实早已经一路跟进皇宫,虽然没有靠近御书房,可也已经远远地亲眼看到奉了竹屋内之人的命令出来的人进入了御书房中。对于此,百里清颜有些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竹屋内之人竟然会与皇帝萧恒有联系,他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而照这么看来,萧黎上次收到的有关那处别院有问题的消息,会不会就是出自萧恒之口?至于暗中的影卫,由于百里清颜经常进宫来见萧黎的缘故,每次进进出出当然不可能毫无所觉,也自然有不动声色地察看,再加上对整个皇宫已经很熟悉,武功又远在任何影卫之上,要躲避开影卫的眼睛也不是太难的事。

眼下,百里清颜就在暗处耐心等着奉竹屋内之人的命令前来见萧恒的人出宫,一起回去。或跟踪奉竹屋内之人的命令进宫之人,从而一路查下去查到竹屋内之人的身份与势力。

时间飞快流逝。

大约过了个把时辰后,还是不见进入御书房之人出来,百里清颜不由了蹙蹙眉。

夜幕降临,就在百里清颜的耐心快要耗尽之时,远远地只见御书房的房门打开了,萧恒从御书房中走出来,身边还跟着几个人。

之后不久,只见萧恒带着人秘密出了宫,那个奉乌云命令进宫来的人也在一起。

百里清颜不觉翘了翘唇角,立即不动声色得跟上去,或许今天能让她查到更多。

对于萧恒,其实百里清颜也十分好奇,一直以来也都很想多了解了解。可未免让萧恒察觉到,另外百里西那边也一直有派人秘密监视萧恒,她要是对萧恒调查的话也势必会惊动百里西那边,到时候没办法解释,所以在萧恒身上只能尽量收敛。

萧恒出了宫后,便带着人直接前往乌云约定的地方。

乌云已经在约定之地等着。

月光下,昏暗中,都城东城门出去的十里坡处,简陋的凉亭中,白衣如雪,对饮一人。

到来的萧恒,远远地看到,虽然之前并没有与乌云正面见过一次,但想来就是此刻凉亭中之人,不会错了,脚下的步伐一时不免微微一顿,随后继续往前走,一袭普通布衣依旧难掩一身与生俱来的帝王之气,俊美年轻的容颜又为这帝王之气徒添了一股尊华贵气,让人不免侧目。

待走近,一直跟在萧恒身后的奉乌云的命令进宫见萧恒的人,立即快步上前几步,超过走在前方的萧恒先一步进入到凉亭中,对凉亭中的乌云拱手禀告道:“少主,人已经来了。”

乌云早已经听到,摆了一下手道:“到远处去等着。”

“是。”话落,人就转身出凉亭,头也不回地走远去。

萧恒听在耳内与看在眼里,在这时摆了下手,示意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停下,在原地等着。

樊禹有些不放心萧恒就这么一个人走入凉亭,与凉亭中的人这么近距离相对,连忙在萧恒身后小声对萧恒道:“皇上,要小心,还是让属下等一起……”

“不必,全在这等着。”如果他怕,今晚就不会前来赴约了,这点胆量自然还是有的,也不信亭中人真能对他怎么样,边说边继续往前,就走入了凉亭。

“请坐。”乌云淡淡吐出两个字,继续慢条斯理地喝着茶。一切果不出他所料,在他召来的人见完他,带着他的命令出竹林后,百里清颜就暗中跟了上去,这个百里清颜想查他的心倒是丝毫不亚于萧恒。不管她怎么假装自己是在半路上救了他,然后将他送回了竹林,都骗不了他当时那个人绝对就是她。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伤夭华,那一下他虽然看不见,但通过空气中的声音还是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

萧恒在乌云的对面直接坐下,虽然没有任何烛光与火光,但借着外面斜射进凉亭的月光还是可以看清对面之人的样子,与他听樊禹的描述所画出来的那张画像上的人一致,“不知道朕是不是该谢谢你当年暗中出手助了朕一把?”

“如果皇上愿意谢,我自然愿意接下。如果皇上不愿意,也无妨,不过就是我当年一时多管闲事而已。”因为就算没有他的出手暗助,萧恒也同样可以顺利登基与掌控局面,只是要稍微多花点时间而已,所以根本谈不上谢与不谢,乌云也从没放在心上,只是萧恒这么多年来一直想找到他。而对于萧恒的做法,他也很了解,换做是他也会一样,绝不可能容忍一股自己不知道的势力存在,这样的势力俨然如同一个隐形的炸弹,随时有危险,让人坐立不安。

萧恒笑了一声,“那不知阁下能否说说助的原因?”

“只因为很看不过一个人,很想杀了他,想借你的手压制住他,让他没办法再那么嚣张,这样的原因够吗?”这也确实是他当时助萧恒的真实原因,为了对付夏侯渊晋与压制夏侯渊晋,让夏侯渊晋没那么好过,其他的并没有多想。

萧恒不知道信了没有,“那不知朕的登基,已经压制了你想对付的那人没有?”

“你已经压制了很多人。”乌云的话四两拨千斤。

萧恒心中了然,对面之人这是不想让他知道他真正想对付的人,从而又一条线索可以查下去。可以说,为了登基,为了夺到皇位,他已经处心积虑地谋划了很多年,也准备了很多年,暗中的势力更是培养了很多年。对面之人在那时助他,现在看他的年纪也与他差不多,这也就是说他应该和他一样很早就开始培养势力了,现今自然也早已经更胜当年,同样和他一样,“那好,其他多余的话朕也就不多说了,不如开门见山说说你今日突然约见朕所为何事?”

“在你一心想查我的时候,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其实暗中还有一股势力存在。我对你的皇位没有半点兴趣,对你的南耀国更没有兴趣,但那股势力可就不一样了。”

“哦?是吗?还有一股势力?那你可要好好说说看了。”萧恒流露出兴趣,姑且不论是真的意外,还是故意装意外。

乌云当然不相信萧恒会对百里世家毫无所觉与毫无警惕,只是百里清颜这么个世家千金竟会有那么高的武功,还时常和他最宝贝的妹妹萧黎在一起,相信他怎么也想不到,指尖在石桌的桌面上缓缓写出两个字。

萧恒借着月光看得清清楚楚,对面之人写了“百里”。

对于百里世家,尤其是那百里西,萧恒当然不可能毫无所觉,他可绝对比澹台荆与夏侯渊晋难对付多了,他这么多年来只是暗中密切查看,并没有摆明面上来,看来对面之人确实有所了解,但口中却是出口不信的语气,“百里?你可是说那百里世家?这恐怕是你想多了吧?”

“是与不是,当场试试不就知道了。你说,此刻在暗中监视我们的,会是百里世家哪个人?”那百里清颜此刻必然就在周围,乌云没有察觉到,但就是十分肯定。另外,越是没有察觉到,越是得让人小心。

“你在开玩笑?”萧恒这下明显不信,周围绝对没有其他人,不然他不可能没察觉到。再说,就算那百里西不简单,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地派人跟踪他与监视他,除非他已经不在意暴露了。

------题外话------

今天出了点意外,没有万更,明郁也没有出来,实在抱歉!明郁只能明天出来了,明天一定出来,亲亲们晚安!

关于18号的活动奖励:

1第1、88、222、666个订阅的亲为“徐斌秉、mm289442、lingkinggg、oairo”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投月票前三名亲为“kdjfkds、傲世风华华、15012526”,第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hawk1013、lingkinggg”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hawk1013、1564566、北方★雪儿与□゛Tiлɡ。”

所有奖励,都会在留言送出,谢亲亲们的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