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9:你,就是沈佳人?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眼中逼人的墨色压得沈佳人有种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就在沈佳人以为,厉墨成又要做出些什么轻佻的举动,暗暗戒备的时候,厉墨成却突然转身,大步离开了!

直到房门被砰地一声甩上,沈佳人才反应过来,手放在心口上,拍了拍,松了口气。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光是这样看着你,就有种让人感觉脖子被掐住要窒息的感觉,这样的男人绝对不是自己能轻易招惹的人,她做得很对,这样危险的人物,就该避而远之,有多远躲多远。

又看了一眼那扇被甩上的门,沈佳人心想,终于,结束了。

厉墨成这样的男人,自尊心必然是极强的,也极为好面子,自己这么不识抬举的屡次拒绝,想必彻底惹恼了他,她们今后,应该不会再有任何交集才对!

这样,就很好!

沈佳人又在心里重复一遍,然后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转身去了沈佳宇的房间。

爱情,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婚姻——沈佳人想到嫁给傅少卿的那一年时光,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只有佳宇才是她的唯一。

沈佳宇半夜里醒了过来,看到守在自己床头的沈佳人,喊了一声:“姐姐。”

“佳宇醒了!”沈佳人高兴的摸摸弟弟的头,“已经不烧了,这下姐姐就放心了。”

“姐姐,哥哥呢?”沈佳宇在房间里搜寻了一圈,没有看到厉墨成,有些失落的问。

“佳宇渴不渴?姐姐给你倒水喝。”沈佳人说完,掖了掖佳宇身上的被子,站起来给沈佳宇去倒水了。

沈佳宇真的是渴了,只是喝完水之后,又看着沈佳人问:“姐姐,哥哥呢?为什么哥哥不见了?”不是说好要陪着他不离开的吗?沈佳宇眼里的光彩暗淡下来:“是不是佳宇不听话,生病了,所以哥哥不喜欢佳宇了?”

“怎么会!”沈佳人揉了揉弟弟的头发,不知道该怎么跟弟弟解释,她能说,厉墨成是被她给撵走的吗?

“真的?”沈佳宇看着沈佳人,紧张的问。

“嗯,我们佳宇这么可爱懂事,怎么会有人不喜欢?”沈佳人没想到弟弟会这么在意紧张厉墨成,心里不禁有些酸溜溜的,这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佳宇,很喜欢厉……哥哥?”沈佳人试探的问。

“嗯!”沈佳宇用力的点头,“喜欢!哥哥是个很厉害的人!”

提起厉墨成,沈佳宇的眼里亮晶晶的,全是崇拜。

沈佳人听了沈佳宇的话,笑了笑,“那傅,傅哥哥也是个很厉害的人,为什么佳宇不喜欢他呢?”在沈佳人的记忆力,佳宇对傅少卿向来是存有敌意的,从来没有给过傅少卿好脸色。

“那不一样!”沈佳宇一听到傅哥哥三个字,小脸上立刻露出气愤来,“他不喜欢佳宇,佳宇为什么要喜欢他?他还欺负姐姐!”说到这里,沈佳宇的小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还是哥哥好,他说他喜欢佳宇,会跟佳宇一起保护姐姐的。

沈佳人因为弟弟的话,沉默了。

虽然傅少卿并没有对佳宇做什么,也没有因为佳宇的敌意斤斤计较,但是佳宇虽然是小孩子心性,却也异常敏感,谁对他好对他不好,他心里都清楚着呢。

“姐姐,我们去找哥哥好不好?哥哥说我们可以跟他在一起的。”沈佳宇拉着姐姐的胳膊央求。

“佳宇,天黑了,要好好睡觉了,姐姐好累啊,你看……”沈佳人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苦着脸说。

她这并不是在欺骗弟弟博取同情,她是真的好累了,这两天发生太多事,心情大起大落的,就没有平静过,她早已经疲惫不堪,在这里守着佳宇,也是硬撑着。

“那姐姐快去睡觉,等姐姐休息好了,我们再去找哥哥好不好?”沈佳宇一边催促沈佳人,一边还不忘记去找厉墨成。

沈佳人扶额,看着弟弟脸上的期待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最后只得推说有什么事等明天睡醒觉再说,然后在弟弟殷切的目光注视下落荒而逃。

这个混蛋厉墨成,什么时候把佳宇的魂给勾走了?张口闭口的就是哥哥哥哥哥哥的,气死她了!

但愿佳宇明天睡醒觉的时候忘了厉墨成那个混蛋,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佳宇解释,唉!

自从上次跟厉墨成划清界限,已经九天了,那个男人果然也没有再出现在她的面前来搅乱她的生活,就连弟弟佳宇也从一开始缠着她去找哥哥哥哥的,到后来渐渐的也不再提了,小孩子忘性大,沈佳人觉得,佳宇这也是将厉墨成那个家伙给忘记了。

日子渐渐恢复平静,沈佳人又过起她单调而又充实的小日子,上班,照顾佳宇,整天忙忙碌碌的像是只勤劳的小蜜蜂。

包贝贝那个女人打电话过来对相亲的事狠狠的惋惜了一顿,沈佳人想到厉墨成跟她说的包贝贝跟莫晨之间的关系,也没说什么,就推说自己对莫晨没感觉,也不想再嫁进豪门,只想找个门当户对,老实本分的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佳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莫晨这样的男人,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我敢打包票,他是真的会娶你的!找什么门当户对啊,当然是要找个比傅少卿还优质的男人,闪瞎傅家跟楚家那些人渣的狗眼啊!”包贝贝听了好友的话,忍不住抓狂。

“贝贝,日子是自己过的,我跟他们已经没关系了,为什么还要因为赌一口气,而牺牲自己的幸福?这才是得不偿失。”沈佳人耐心的解释,她羡慕包贝贝这种不肯服输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劲儿,但是她知道,冲动只能坏事,她必须理智,她人生已经踏错一步,她决不允许自己再次犯同样的错误。

“好吧好吧,人各有志,我说不过你。”包贝贝的语气听起来有些郁闷,没说几句就挂断电话。

沈佳人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转身朝公交车站牌走过去。

一辆越野停在沈佳人身边,车窗放下,一个黑色墨镜遮住半张脸的高大男子从车上下来,倚在车门上问:“你,就是沈佳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