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十六章 又伤一次,汇面(二更)

一刹那,萧黎突然很想哭,也很想离去的人能够回头,哪怕只是一眼。

寒风萧萧,月光如水一样冰凉。

萧黎闭了闭眼,忍不住双手紧抱住自己的膝盖,将头埋进去,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自己此时此刻的模样。

其实说起来,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在一厢情愿,也是她自己送上门去给他利用的,是她自作自受,他只是从一开始的拒绝到现在没有推开她而已。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第一次如此主动的想要留住他……眼眶不知不觉有些酸涩起来,萧黎不由将头埋得更低,双手也抱得更紧。

萧恒那边,对于容觐的离去,暗中监视的人一眼看到后立即回去向萧恒禀告。

萧恒听后,命人暗中跟着,不得有误。另外,在有可能的情形下,直接将人除去,做得干净利落些,别留痕迹。

容觐出了宫后,立即出城,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乌云约定的地方。对于身后跟踪的人,先不动声色地装作不知,慢慢再想办法甩掉。

夭华那边,还住在原先的客栈中,等明天一早再前往不迟。

小奶娃不知何时早已经睡着了,睡得很沉很香,小嘴微微一张一合,身上穿上的衣服歪七扭八的。

对夭华来说,能给小奶娃穿上衣服就已经相当不错了,谁管穿得怎么样。

夭华起身,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烛光下,夭华面色沉凝,思量了一会儿后,用手粘了点杯中的水,在桌面上一一写道,萧恒怀疑她的身份,所以澹台荆亲自找上她,对于萧恒怀疑她身份的原因暂时不知。她设下媚药这一计来对付夏侯赢,竟被一个洞悉她和容觐一举一动的神秘人给搅了局,依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个神秘人显然是要救萧黎,萧黎乃是南耀国皇氏中人,对她保护最大从明面上来看第一个非萧恒莫属。

这样一番思量,这人就又转回到了萧恒身上。

而如果真的是萧恒的话,也确实解释得过去。

这般想着,夭华沾了茶水的指尖便不觉慢慢圈住了桌面上写下的“萧恒”两个字。

片刻后,夭华倒洒杯中的水,将桌面上的字全部抹掉,起身走回到床榻边看向睡得很香甜的小奶娃,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颚后一拂衣袖合衣在外侧躺下,对于桌上的火烛反手一掌熄灭。

第二天,天色开始渐渐泛白。

闭了一夜眼,但并没有真正睡着的夭华忽然感觉到一只小手摸上她的脸,在她的脸上摸来摸去,胡作非为。

夭华没理会,姑且忍他一下。

醒过来的小奶娃,一眼看到夭华睡在自己身边,就立即兴奋不已,嘴角还直接流出了口水,笑个不停。骚扰了半天也不见夭华有任何反应后,小奶娃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另一只手也努力朝夭华伸去,片刻后忽然一个翻身被他给翻了过去,就努力朝夭华的身上爬,一双小手顷刻间已经将夭华的整张脸“轻薄”了个遍。

夭华在这时忽然恼羞成怒,一把抓住小奶娃的其中一只小手,就将小奶娃整个人给用力往外甩了出去。

一切来得太快,也太突然,如一道无声无息的影子一般而时刻在外监视的影眼看着小奶娃就这样被甩出去,电光火石间根本容不得他多思考,小奶娃的安危俨然悬在一线,顾不得其他的就立即从窗户飞身进去,于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接住小奶娃,动作快如电闪。

而影的速度快,夭华的速度自然也不慢。

几乎在影接住小奶娃的刹那间,瞬间近到影后方的夭华便点了影的穴道。

影惊觉上当,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身后之人竟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引他现身。如果他刚才没有飞进来接人,此刻小奶娃必然已经重重被甩在地上,结果不堪设想。她的变脸速度,简直比翻书都来得快。

点了影穴道的夭华,不紧不慢地点燃桌子上的火烛,让房间内的光线更加明亮后,缓步从影的身后方走上前,在影的面前站定脚步,似笑非笑一声,“这两天,跟踪监视得很爽?”

影没有说话。成王败寇,他无话可说。

“放心,本宫暂时还不想杀你,也不想伤你。”伴随着话,夭华的手轻佻地覆上影的侧脸,笑着缓缓将他脸上的蒙布给扯了下来,“其实拿镜子看看,你长得也不错,身体也不错,如果你能识时务,转而投靠本宫,本宫不会亏待你的。”

影还是没有说话,浑身上下动荡不得,双手手臂还僵硬地抱着接住的小奶娃。

“相信你跟在那朵乌云身边也不少时间了吧,几次关键时刻都是你在他身边,就好像那次在瀑布,那他难道就没有对你说过本宫向来喜欢嘴硬,身体更硬的人?你越是不说,越不肯投靠本宫,本宫对你就越有兴趣。”说话间,夭华的手还覆在影的侧脸上,这次没有隔着蒙布,布已经被扯下。

影怀中接住的小奶娃,此刻已经小脸发白,浑身不停地颤抖,不敢看面前的夭华,刚才那一下显然被吓到了。

夭华继续借着房间内的烛光打量眼前的影,对于小奶娃的吓白了脸余光收入眼底。别怪她,要怪就怪他自己为什么会是那朵云生的,还有面前这个人也是那朵云派来的。现在这个时间段,也是时候敢去会面的地方了,最后对影再留下一句道:“在这里等着本宫,等本宫办完了事,会回来带你走的。这世上能让本宫上心的人可不多,你可千万别辜负了本宫的一番好意。”

说完,夭华伸手直接从影的怀中拎过小奶娃,就带着小奶娃在影的眼前扬长而去。

影监视了这么久,不成想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立即努力运功冲起穴道,希望能将身上的穴道给冲开。

被夭华带走的小奶娃,第一次明显抗拒起夭华,在夭华的怀中不断挣扎,眼中与脸上都充满了害怕,想要夭华放开他。

夭华对小奶娃的这点力道根本不放在眼里,简直如蚂蚁在挠似的,“怎么,不想见那朵大云了?本宫现在可是好心带你去见他,你这朵小乌云。”

小奶娃依旧抗拒,在怎么也推不开夭华后忽地忍不住哭了起来。

夭华大手一把捂住小奶娃的小手,这么早的天,天色都还没有大亮,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一个人,静得都能听到人回音,她可不想这么招摇的让他的哭声惊醒城中百姓,引来城中的百姓观看。

一个多时辰后,一望无际的海岸边。

朝阳刚刚初升,光线若千丝万缕的金线从海平面折射而起,美轮美奂。

到来的夭华,从马车上下来,反手丢给车夫一定银子后,就对车夫摆了摆手,示意车夫离去。

车夫拿着银子咬了咬,确定手中接住的这一大定银子是真的后,就高高兴兴地驾着马车快速离去,没想到一大早就能赚这么多钱,要是以后能再来几次就太好了。

夭华站定脚步往前看去,一袭红衣被迎面而来的海风吹起,衣袂飘飘。

小奶娃脸上全是泪,眼眶明显红红的,虽然还是很怕夭华,但已经不敢挣扎,甚至连动都不敢再动一下。

不久,容觐策马到来,在一眼看到海岸边已经先一步到的夭华后慢慢放缓速度,然后跃身下马,丢下手中的缰绳,一路往夭华走过来,对夭华道:“宫主。”

“抱着他。”夭华直接将手中的小奶娃往容觐一丢。

容觐连忙伸手接住,这才看到小奶娃的异样,确实可怜得让人心疼。

小奶娃被这么一丢,尽管只是近距离的,也尽管容觐很稳地马上接住,可先前的阴影还在,顿时又被吓了一跳,小脸上的面色愈发一白。

容觐不知道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但不用想也知道绝不会是好事。这么多年了,什么都变了,就连以前同意冷漠无情的乌云也有了软肋,对小奶娃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呵护,而他也是一样,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如今得优柔寡断,已完全不似当年,可就是面前的夭华没有变,七年如一日。有时候他甚至也会想,她的心是不是已经冰封了?难道明郁当年的消失对她的打击真的就这么大?或许这世上真的只有明郁才能改变她,希望明郁这次真能出现。

时间流逝。

整整一个时辰后,一辆大马车缓缓到来。

夭华没有侧头看。抱着小奶娃的容觐侧头看过去,只见马车停下来后,掀起的车帘下,一袭白衣的乌云从马车内缓步走下来,“风姿卓越”几个字用在他身上显然更适合不过。至于他的身后,并没有其他人跟着下来,不知道明郁仍呆在车厢中,还是他压根就没有将明郁带来。

小奶娃一眼看到乌云,立即像看到了救星一般,拼命朝乌云摇手,想要到乌云怀中去。

乌云经过身边人的讲解,再加上自己敏锐地察觉,对前方一切已了如指掌,抬了一下手示意身旁与身后的人全都留在原地等着后,独自一人缓步朝前方走去,走向容觐怀中朝他摇手的小奶娃。

小奶娃继续摇着,这一刻只想要乌云。

夭华在这时也抬了一下后,乌云是从她右后方一路走过来的,示意容觐带着孩子退到她的左侧去。

容觐点头,可刚抱着小奶娃往夭华左侧走,就听怀中的小奶娃哭了出来。

容觐脚下的步伐顿时不由微微一顿,但接着还是继续往夭华左边走,右边靠近往这边走来的乌云,要是乌云突然出手抢小奶娃,情况会有些不妙,在夭华左边则保险些。

乌云自然听到了小奶娃的哭声,衣袖下的手微微紧了紧后,停在原地。

夭华不用看也知道乌云没把人带来,冷笑一声,“看来,祭祀大人今天是不准备将孩子换回去了。”

“不,是你不记得我说过的话了。我说过,你若伤孩子半分,我定在明郁身上百千倍要回来。或许,你现在可以先先看看他的一只手或一只脚,我立即让人送来。”在来的路上,冲开穴道的影已经与他汇合,将房间内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对他说了一遍。真好,她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逼人现身。

夭华当时故意没有杀影,而是就这么留影一个人在客栈中,当然不是像话中所说的那样等完事后去带他走,事实上就是有意留给乌云的,让乌云知道这件事,从而让乌云清楚被以为她不会下狠手,她保证说到做到,“祭司大人,本宫的耐心再好,也还是有极限的。今日本宫若一个时辰见不到明郁,就断孩子一只手,手没了就脚补上。本宫究竟等多久,就看你这孩子能坚持多久了。”

“是吗?”乌云冷冷反问一句,面容阴鸷难辨。

------题外话------

求月票!之前的奖励,都已在留言中送出,没有留言的亲亲可以补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