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十三章 雨中真情

“你是不是姓‘皇甫’?”澹台荆也不拐弯抹角,话越说越直接,脸上的面色罕见的严肃,直盯着夭华。

夭华眸中瞬间闪过丝锐光,但又稍纵即逝,快得不容人察觉。

其实,这么多年来她也一直有怀疑那老头子很有可能就是这南耀国当年的四大世家中的皇甫世家家主,与这南耀国一定有着某种关系,所以始终放不下南耀国。当萧恒的皇后带着儿子小岩找上他的时候,更是马上飞鹰传书给她,匆忙把她给叫了过去,还要她日后帮那小岩,并且为了那小岩还不惜亲自踏足之前从未踏足过的地方去找她。

只是这些她从没对任何人说起过,这次也是她第一次来这南耀国,不知道对面的澹台荆为何会突然这么问,并且还为了此不惜亲自到来,模棱两可得敷衍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或许,老夫应该先给你看看这样东西。”

澹台荆说着,从衣袖中取出带来的那只小小锦盒放在桌面上,然后平直往对面的夭华那边一推,“如果你爷爷与你父亲都还活着,将这东西亲手交给他们,他们看到后自然就明白了。”说完,澹台荆便起身准备离去。但在走出了几步后,似乎又有所犹豫般的,澹台荆又转回身对夭华补上几句。

“二十年前的事,皇甫世家一夕间倒塌并消失在南耀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场灾难。”

“如今,时过境迁,不管新帝眼下怎么对付澹台家与夏侯家,至少对你们皇甫世家来说是一个洗雪翻身的机会。”

“老夫与你父亲和爷爷在当年也算有点交情,当时没能救皇甫世家一直令老夫心有愧疚,老夫今日特意让玥儿请你回去也是为了此。”

夭华听在耳内,并不急着打开澹台荆给她的锦盒,第一次有种听不懂人话的感觉,并且从澹台荆的这些话与举动中几乎可以肯定他似乎已经完全认定了她的身份,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来认定的,“那不知本宫能否先问上一句,你是如何怀疑本宫姓‘皇甫’的?本宫之前可是一直在澹台大人的府上住了多日,澹台大人那时一心只想让本宫替嫁,其他的可从来没有多说过一字半句。”

“因为皇帝如今正在查你的身份。”

“皇帝?萧恒?就因为他在查本宫的身份,所以你就认定本宫姓‘皇甫’了?还一下子弄出来这么多事,不惜亲自赶来这见本宫?”夭华闻言,都忍不住有些想笑,只是那萧恒是如何怀疑她身份的?

“没错,确实是这样,不过这其中应该不会有错了。若非老夫今天一早得到风声,真是此刻也有些没有想到。这样一来也好,既然皇帝关心你的身份,皇甫世家翻案的机会就更大了,你可以先马上随老夫回都城去,也可以先回去告知你爷爷与你父亲,然后你们几人一道回南耀国。这对皇甫家来说,真的是个难得的机会。”萧恒虽城府极深,深不可测,但他澹台府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也不是白费的,在宫中自然也会有一些眼线,尽管这些眼线自萧恒登基为帝以来死的死,消失的消失,一直呈直线下降,可至少还有个把能用。

对于今天早上突然传来的消息,他听到后的第一反应也有些难以置信。之后认真想想,定然是昨日面前之人从那别院底下上来后公然落入众人视野的时候,也落入了萧恒的眼,从而才引起萧恒怀疑的。而在昨天之前,都城上下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她也一直都替演了他女儿澹台雅的身份呆在澹台府中。

至于萧恒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怀疑面前之人姓“皇甫”的,澹台荆眼下还不清楚,只知道萧恒现在怀疑她姓“皇甫”这一结果而已,并且应该不会有错了。

夭华沉默良久,在昨天之前她都没有公然露过面,虽然有进宫过一趟,可当时毕竟带着蒙布,还是完全不透明的那种,并且又有澹台荆和澹台玥两个人一直在身边,萧恒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该怀疑她的身份。那这么说来,萧恒是在她昨日公然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后开始怀疑她的?并一下子怀疑起她姓“皇甫”,还让澹台荆都深信不疑了?

说实话,关于二十年前皇甫世家发生的事,夭华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了解,也没有任何兴趣陷入其中去调查,就好像她一直以来虽有怀疑那老头子是这南耀国皇甫世家的人,可却从没有付诸行动去查一样。因为,她对这些一点也不感兴趣。

对她来说,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那魔宫老宫主已经去世。老头子虽然是爷爷,可与她的感情其实并不是那么深,能答应他帮那小岩一把,还在走后将整个魔宫都拱手送给那小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除此之外,她只想做三件事,那就是从乌云手中救出明郁,然后杀了乌云,最后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

现在萧恒怀疑她的身份,到底是好意还是歹心,是真的想为皇甫世家翻案,还是另有目的,实际上还不好说。那日在皇宫的初见还历历在目,对那萧恒的印象也很深,的确是个极具城府的人,她并不想给自己节外生枝,在这种时候给自己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转眼间夭华脑海中已闪过诸多思量,最后对澹台荆笑了一笑,反手一把将桌子上的锦盒甩还给澹台荆,要有多云淡风轻就有多云淡风轻,“澹台大人,有时候揣摩上头的心思是对的,也是必须的,尤其是对你们这些做大臣的来说。可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又不是一般的身份,总不能像那些初出茅庐的小官员一样见风就是雨。只能说,你现在已经揣摩过度了,萧恒怀疑是他自己的事,本宫断不姓什么皇甫,也与你所说的那皇甫世家没有任何关系。你的这样东西还是好好自己留着,他日有机会给真正姓皇甫的人吧。好走,不送。”

“这么说来,你现在是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了?”

“本来就不是,何来承认?”

澹台荆听到这里,亦沉默良久,以为告诉面前之人这件事,她会高兴才是,对皇甫世家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可没想到她竟然会不承认,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顾忌,“今日老夫特意来这里的话已经说完,也确实是念在当年与你爷爷和父亲的交情上才会这么做。可你不承认,老夫也没有办法。不过有一点老夫必须提醒你,老夫能知道皇上怀疑你是皇甫世家之人这件事,其他人同样有机会知道。那些同样善意的,或是心怀不轨的,只能你自己去认真判断了。”

话落,澹台荆将接回来的锦盒往衣袖中收回去,便打开房门离去。

外面一直不发一言等着的澹台玥与容觐,两人一听到开门声就立马不约而同地看向打开的房门,及看向走出来的澹台荆与还留在里面的夭华。

“走,回去。”澹台荆对澹台玥吐出三个字,就越过澹台玥下楼。

澹台玥有些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放过雅间内的人,看了看澹台荆下楼去的背影,又再看向房内已朝他笑的夭华,跺了跺脚后快步下楼跟上去与澹台荆并肩而行,还企图说服澹台荆,“父亲……”

澹台荆没有听,没有理澹台玥。亲自来这一趟,他对皇甫世家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房内的人不领情他也没办法。

容觐在澹台荆与澹台玥都离开了后,抬步进入雅间中,反手合上雅间的房门,“宫主,那澹台荆亲自来找你……”

“看来,有些人对本宫的身世很感兴趣,也确实很有手段,还效率高得令人吃惊。”夭华当然知道容觐想问什么,在房门关上之际脸上的笑顷刻间消失殆尽,面色明显有些低沉地打断容觐回道,对于萧恒怎么会一下子怀疑她姓“皇甫”这件事上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看来,那个萧恒,比她想象中还来得不简单。而当日皇后带着小岩去岛上找那老头子一事,萧恒又到底知不知道?

容觐有些没听懂,怎么有人怀疑夭华的身世吗?二十年前魔宫老宫主突然来到魔宫,之后不久就一举坐上了魔宫宫主的位置。对于夭华这个唯一的女儿,他一直保护得很好,并没有让夭华在魔宫中长大。这些在魔宫中只要稍一打听就能知道,他几乎在进入魔宫跟着魔宫老宫主的第一天就知道这些事了。而魔宫老宫主去世前夕,夭华回来魔宫,他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第一次正面见到夭华,在那之前就算在江湖中相遇也绝认不出来。除此之外,夭华还有其他身世?怎么可能?

夭华眼下暂时还是不想理会这个问题,等她办完想做的两件事,再离开这里后,一切就都与她无关了。随即重新将白天一事思忖了一下,对白天之事的结果相当不满意也不甘心的夭华,片刻后最后交给容觐一个任务,“本宫又认真回头想了想,即便没有当场抓住,但你还是可以在那萧黎面前指认夏侯赢。你既然如此舍不得她,这也算是给她报仇了,也不至于让她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当然了,对本宫来说,这也是个补救的好机会。能不能让萧黎相信,并恨不得亲手杀了夏侯赢,让萧恒铲除夏侯府,就看你的了。”

“这……”

“怎么,你不愿意?不想为那萧黎报仇了?还是说,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本宫,夏侯赢也只是被设计的,对付夏侯赢对你来说没什么意义?”

说到这里,笑又回到了夭华脸上,夭华对着容觐笑着挑了挑眉,情绪不辨。

容觐自然不敢这么想,只是他真的已经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那萧黎,夭华却还要他回去。除了夏侯赢外,其实他也是罪魁祸首。

“若你真的不愿意,本宫绝不勉……”强……

“好,我去,一定不让宫主失望。”容觐打断夭华,对夭华拱了拱手,便即刻出发。

被冷落在一旁的椅子上许久无人问津的小奶娃,一直睁着眼好奇地看着,小手的手指已不知不觉塞入小嘴中吸允,椅子底下不知何时已经滴了一小滩“水渍”。

夭华走回到窗边,站在窗边低头往下看,看着下楼的容觐当即冒雨回南耀国都城去。

一会儿后,徒然听到小奶娃的哭声,夭华不紧不慢地关了窗户回头看去,这才一眼看到小奶娃所躺的那张座椅下面那一滩明显的“水渍”,谁能告她这算怎么回事?她可没兴趣,也从没想过给他换尿布与衣服。

小奶娃这次哭得并不厉害,一边哭一边小嘴还吸允着手指,一双眼也还直直地看着夭华,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尿湿了难受,又或者只是想引起夭华的注意力。

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后,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夭华已带着小奶娃暂入住进一家客栈中。

光线明亮的房间内,不一会儿后后,原先还在哭的小奶娃已经浑身上下光溜溜的趴着床榻上,活像刚被人剥开壳的鸡蛋。

别问夭华怎么处理小奶娃尿湿的,直接命小二送盆温水上来,剥光了小奶娃的衣服像洗东西一样将小奶娃在盆子里涮上两下拎出来往床榻上面一丢了事。至于衣服,小二已经去买了,还没买来。

小奶娃在床榻上努力地想爬,还想“玩水”,浑然没觉得夭华刚才将他丢盆子里面是像洗“东西”一样将他随随便便涮了两下,只觉得很好玩,身上的水渍在动来动去的过程中都已经被身下的被子给吸干了,除了背上还有点湿。

夭华面色低沉地在床边坐下,还在想着萧恒怀疑她身世一事。虽然并不关她的事,她也没什么兴趣陷入其中,可萧恒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怀疑的?今夜一过,距离乌云那厮所约定的时间就又近了一天,同时距她和通讯器那头的人约定的时间又少了一天,她必须得抓紧时间了,这次务必一举救出明郁。

小奶娃努力爬了半天后,还是在原地呆着,但这并不妨碍小奶娃笑嘻嘻地一把拽住夭华的衣摆。

夭华没理会小奶娃,直接无视小奶娃的“骚扰”,继续自己的思量。不过思来思去还是那句话,救出明郁,杀了乌云,离开这里,一切就都与她无关。

小奶娃一点也不气馁,继续一下又一下拉夭华的衣摆,“骚扰”夭华,要夭华低头看他跟他玩。

夭华仍旧没有理会,将小奶娃忽略得相当彻底。对于容觐,原本她还想在离开后将小岩交给他的,因为他比东泽与于承两个人都更有能耐,也更让她放心,可上次他并没有选择与她一道回魔宫,她也就不强求了。如今,又经历了这么些事,看来她还是仍然不勉强的好。那他日后怎么样对她来说也无所谓了,只要他办好她这次交代的最后一件事。

容觐那边,此时容觐还在赶回南耀国都城的路上,一路上马不停蹄,冒雨回去。

皇宫中,萧黎住的寝宫内,整个宫殿灯火通明,如同白昼。

萧黎一回来后就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中,洗了半天的澡,并且谁也不见,任宫女们与太监们怎么敲门都不应,原本她还以为容觐会追上来的,可没想到他现在既然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萧恒在这一期间以及几次三番派宫女过来看过。在同样都没有见到人,没办法知道房间内的情况下,心下担忧的萧恒亲自过来,挥退身后的宫女太监后亲自在萧黎门外敲门,“黎儿,是大哥,快开门。”

“大哥?你怎么来了?我没事,你回去吧,不用理我。”诧异了一下的萧黎,很快隔着房门对外面的萧恒回道。

萧恒自然不会就这么走,“朕数三下,你若再不开门出来,朕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大哥,我真的没事,你让我一个人休息下……”

“一……”

“大哥……我真的真的没……”

“二……三……”伴随着三字落下,萧恒便一把用力推开门走进去。

房间内,只见萧黎一个人缩在床榻上,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换了,乍一看下确实没有什么问题。萧恒一边看一边走过去,直接在床榻边坐下,“告诉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大哥为你做主。”

“真的没事啊,大哥。”萧黎立即扬起一抹笑,不想萧恒担心,并快速从床榻里面出来一点,明显靠近萧恒一步,拉住萧恒的手。

“真的?”萧恒还是有些不放心。

萧黎用力点头,接着便靠上了萧恒的肩膀,和小的时候很多次一样。

而关于白天在山洞内发生的事,萧黎其实真的不想对任何人说起,实在是太丢人了,可见萧恒还是不放心,以为她只是在装没事,便只得硬着头皮将白天在洞中发生的事都对萧恒简单讲述一遍,“其实,真的差点就出事了,幸好最后时刻有人及时出现打晕了夏侯赢,并给我们两人都服下了解药。”

“解药?”萧恒拧眉。

萧黎点了点头,耳后止不住一红,又十分气恼的样子,“是夏侯赢救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中了媚药了,然后……然后还主动对那夏侯赢……后来他也中了媚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吻……吻了他的缘故。我们……我们差点……好丢人,真的好丢人,幸好最后有人出现。”

只是,尽管如此,毕竟衣服也都已经扯了,吻也都吻了,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直接一阵后怕与胆战,服下解药后就匆匆忙忙地往外跑了,都忘了问救她的那个人是什么人了,也没有多感谢几句。

等跑出一段距离后才终于看到容觐与侍卫们,有些气恼容觐怎么不早点找来,他知不知道她差一点就……于是故意没有理他,也有些没有脸见他,跑近他的过程中一再捂着脸,并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就从他旁边跑开了,还以为他会追上来,可想到他竟然连人影都没有了,让侍卫们回去找也找不到他。

萧恒听到这里,伸手拍了拍靠在他肩膀上的萧黎的肩膀,“没事就好,下次绝不能再出宫去。”

“可是大哥,我……”

“怎么,朕的话你不听?”萧恒故意面色一沉。

萧黎其实也不是不听,眸光一转后趁机对萧恒道:“大哥,你看我才一出去就遇到了危险,外面的坏人真的好多,并且还是在有那么多侍卫保护我的情况下。那皇后与小岩呢?他们岂不是更危险?大哥,马上派人去把他们找回来吧,不能再让他们流落在外了。你看你刚才有多担心我,你难道忘了你以前也是这么担心皇后与小岩的?”

萧恒闻言,没有说话。

萧黎似乎都已经有些习惯了自己每次说到皇后与小岩,萧恒都往往如此沉默,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大哥,这世上最爱你的人,黎儿从来只敢认第二,皇后才是那个第一。黎儿真的不想大哥和其他帝位一样,一旦功成名就,就杀害发妻,做那种冷血无情的人。”说到这里,萧黎直起身来,正对上萧恒的双眼,“大哥,你就答应我吧,黎儿就这一件事求你。”

“这件事,大哥心里有数。你既然真的没事,就好好休息,以后没朕的允许不许出宫一步,不然朕一定拿你宫中的这些太监宫女治罪。”听到这里的萧恒,突地起身,一边说一边头也不回地离去。

萧黎有些没有想到萧恒说走就走,还是说她刚才的那些话触动到他了?

萧黎立即下床就紧追出去。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夜幕下,纷飞细雨被吹上走廊。

“大哥你等等,我话还没有说完……”萧黎继续紧追,只见前方的萧恒越走越快。

萧恒始终没有回头,萧黎说的这些他岂会不知,毕竟那个人是他结发多年的妻,也正如萧黎所说他们多年来一直同甘共苦风雨同舟的走过来,还有自己唯一的儿子。只是,一切都非表面看到的这样。皇后的娘家,她的父亲,当年是有暗助皇甫世家那几个人逃走的,这件事他一直都知道,也曾不止一次旁敲侧击想问出那几个人的下落,可是始终问不出来,最终只得用这一招让皇后的父亲真的以为他忘恩负义,要将他们铲草除根,从而使他最终告诉皇后,让皇后去找他们帮忙,最终通过皇后找到皇甫家的那几个人,必须斩草除根不可。一旦这件事结束,他自然会接皇后与小岩回来,一切也自然会恢复到以前一样。不过现如今已经失去皇后与小岩两个人的下落很久了,对于他们的安危他又岂会不担心,只是还不能表现出来。

另外,昨日出现的那个红衣女子,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与皇甫世家有关。

他故意放出消息去让澹台荆知道,还让澹台荆以为他有意为皇甫世家犯案,从而使澹台荆去留那个红衣女子,不知道澹台荆那边现在如何?一旦那个女子相信了,并留下了,那相信皇甫世家当年的家主,还是他儿子几人也定会出现。要是最终能引得唐莫自投罗网,自然再好不过。

萧黎追了片刻后,只见萧恒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中,根本追不上,最后只能放弃。

这时,有一名侍卫匆匆到来,所说容觐在外求见,让不让他进来?

萧黎一怔,紧接着一喜又一恼,恼道:“不见。”

侍卫领命,就要转身下去传话。

萧黎说得乃是气话,当然不是真的,见侍卫一点也不会察言观色,真的就要下去传令,又连忙叫住侍卫,故意绷着一张脸道:“让他进来。”

侍卫愣了愣,没想到萧黎会变化这么快,“是,属下这就去。”

片刻后,只见容觐一路走进来,雨幕下浑身上下全都用已经湿了。一直站在屋檐下没有动的萧黎看着,心中暗怪侍卫怎么也不给容觐一把伞。

容觐快走近后停了下来,站在夜幕下,继续淋着雨,有些愧对萧黎,不知道怎么面对萧黎,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萧黎看着,难道他真的以为她已经那什么了?他在为自己没能及时救了她感到歉意?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想,萧黎心头的恼顷刻间烟消云散。

半响,容觐终于开口,“对不起。”

萧黎不知道容觐的道歉是为了算计她一事,还以为他是在道歉没能够救了她,眸光转了转后,挥退周围的所有人,神色十分黯然地问道:“你会不会嫌弃我了?”

容觐只是愧疚,与嫌弃没有任何关系,浑然不知到萧黎话中其实含着另一层含义,不想再度打击刚受“伤”的萧黎,便摇了摇头。

萧黎有些难以置信,男子不都喜欢冰清玉洁的女子吗,他在误会她已经那什么了的情况下,竟然还不嫌弃她,接着又故意问道:“你是不是很后悔,很懊恼,很气自己没有及时救了我?”

容觐此刻的心确实这样。或许夭华的感觉全都正确,他确实已经不是当年的容觐了,因为他已然动情,尽管那卓池最终伤得他体无完肤,可并不想对其他人那么恩将仇报,这几日的相处尽管萧黎总是会时不时讲条件般的让他答应娶她,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萧黎对他没有半分恶念,还一直在尽心尽力的帮她。面对萧黎的这番话,容觐顿时再度道歉,“对不起。”

“我就知道你心中也是有我的。”萧黎忽地忍不住想笑出来,但眼眶却又有些酸涩酸涩的,就快步跑下去,一下子抱住容觐的身体,也不管淋不淋雨了,“有你刚才的那些话,就够了。你要是早点说喜欢我,多好。”

“公主……”容觐想要推开萧黎,可一想到她在自己的算计下刚刚遭遇了那些,又有些不忍心推开,手上的力道最终终没有加大,任由萧黎暂时这么抱着。当然,容觐心中自然还记得夭华的吩咐,沉默了半响后尽管明知道再提起白天发生的事会再伤到萧黎一次,但还是慢慢开口道:“公主,其实今天白天那个带着半张面具的人,就是夏侯赢。”

“是他?不是他救了我吗?”萧黎诧异地抬起头来看向容觐。

“他救了你?不,一定是他设计骗了你,那个人确实就是他,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不,我相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没想到他心计这么沉,先是抓了我,又佯装救了我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还要我感激他,害得我差点……差点……”想到这里,原本对夏侯赢还有点感激,不想再提起白天发生的事,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萧黎不免气不打一处来,她非要那夏侯赢好看,杀了那夏侯赢不可。

“差点?”容觐敏锐地抓住这几个字。

萧黎在这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显然已经有些着凉了,自己身上这么一会儿功夫也都已经湿透,就拉着容觐先回自己的寝宫中,让宫女快点送干衣服过来。

------题外话------

这两天的更新有些不稳定,实在很抱歉。另外明天的更新应该会在下午或也是这个时候,我下周一定恢复过来,实在很抱歉,望亲们见谅。

下面为14号的活动奖励,所有留言与奖励马上去回复和在留言中送出:

1第1、88、222、666个订阅的亲为“一笔风情、528394、羽柔47392、yy26846”为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投月票前三名亲为“wqioruwr、exnj3163、28947832”,第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wqioruwr、错的时间遇上”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hawk1013、花落戏拜一场空、了了314、北方★雪儿、1564566”

4长评分别为“______中意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