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十二章 出事了?二更

可偏偏两人又如此的像,小的这个简直就像是照着她的样子活生生刻出来的一样。澹台玥冷声依旧,再多分强硬道:“我不管他颠不颠簸,也不管你到底感不感兴趣,既然我父亲要见你,你就必须跟我回去。不然,我真弄出一张通缉令来,在南耀国上下通缉你,就算你真的能逃掉,也绝不会好过,相信你应该不想天天都过逃亡躲避般的日子吧?”

“是吗?这样的日子真有那么不好过?那本宫倒真有兴趣好好尝试尝试了。”

“你……”澹台玥瞪眼,“我劝你还是别试的好。”

“那好,那本宫现在也将话明明白白烙在这里了,你父亲若真想见本宫,那就请他亲自到下一座城来找本宫。要本宫回去见他,他还不够这个资格。当然,澹二公子也是,想请动本宫,你似乎还缺点诚意。身下这匹马就先当是来给本宫‘送行’的礼物好了。”说完,夭华一个飞身上前,就一掌毫不留情地击向澹台玥,在澹台玥本能般的飞速后退离开骏马之际一个翩然落下,就策马绝尘而去,一系列动作利落干脆,一气呵成。

躲避开的澹台玥落下地来,看着前方夺马而去的人,气得恨不得咬牙切齿。

下一座城中,夭华没有任何躲闪,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入酒楼吃饭。

奉乌云的命令一直跟着的影,依旧在暗中密切监视着。

酒楼的雅间内,夭华一人便叫了一桌子丰盛午餐,将手中的小奶娃暂放到一旁的椅子上。

小奶娃撅着一张小嘴,还在继续睡,便是外面天塌下来了恐怕也影响不到他。

夭华心情还不错,就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对于外面跟踪的人,要瞒过其他人还有可能,但是对上夭华,夭华又岂会毫无所觉,不然也实在太没用了一点,只是一直故意装不知而已,因为现在还有些不到时候。那朵乌云,明郁是她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救出来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能性。

而对于容觐那边,夭华岂会看不出来今时今日的容觐早已经不是当年刚出魔宫时的容觐了。他心中已然有了情,尽管卓池对他的伤害至今还在,可其他人毕竟还是不一样的,做起事来在很多时候依旧有些优柔寡断,正如眼下这次一样。不过,也正如他心中所想,那萧黎确实是救了他一命。她当时离开的时候没发信号强行命他出来,几乎又是一次纵容,只希望他最后千万别坏了她的整体布局才好。

与此同时,夭华此刻正在想的容觐,已暂时出林子,到外面与夭华汇合,准备向夭华禀告情况。

但容觐没有想到的事,夭华已经先一步走了,只在原地看到一个夭华留下的记号而已。这也就是说,她允许他暂时留下来了?卓池是卓池,萧黎是萧黎,两人完全不同,他不想萧黎有事并非因为其他,只是因为萧黎曾救过他一命,这几天来也一直陪着他与帮他找夭华而已。

下一刻,既然夭华已经允了,容觐立即重新进入林中再去找萧黎。

林子深处距离溪水潭不是很远的一处山洞内,再度昏迷过去的萧黎悠悠转醒,一边揉自己头一边坐起身来。

“公主,你醒了。”一直守在一旁的夏侯赢立即走近,蹲下身来对萧黎关切地询问道。

萧黎当然是有见过夏侯赢的,此刻一对上面,自然就认出来了。

只是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夏侯赢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现在这又是在哪?为什么周围都有些昏昏暗暗的?萧黎一时间真的是一头雾水,并且感觉身上很热很热。

对了,她记起来了,她好像被一个带着半张面具的黑衣男人给抓了,那个男人一直泡在水潭中,又不让她走,真的是大怪人一个。后来,他又一次沉下水去,她气恼得看着,心中仍不断想怎么逃离。再后来,只见沉下去的人又一次破水而出,之后她就再没有印象了。

夏侯赢接着道:“公主,你被人给抓了,幸好我及时出现,从他手中救下了公主。只是公主,你怎么会一个人出城,在这外面的?还有抓你的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抓公主你?”

“原来是你救了我啊。”萧黎听夏侯赢这么说,有些明白过来了,原来是这样,但庆幸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失落,怎么不是容觐及时出现来救她,不知道容觐现在回路边了没有,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会不会担心她?

夏侯赢点头,天知道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衣袖下的手握得有多紧,整个人又有都克制才没一把将面前的萧黎直接压倒。

萧黎没有多怀疑,夏侯赢是夏侯渊晋的儿子,也是朝中的人,他救她是应该的,“对了,现在这是在哪?”

“在林子中的一处山洞内。公主,我虽救下了你,但那个劫持公主的人人多势众,我们必须先避避才行。”夏侯赢说得面不改色,整个人一忍再忍,不能忍也要继续忍,必须忍到萧黎主动贴上来为止。

这样一来,他就是“迫不得已”才碰她的。事后,她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再怎么后悔,也不能说什么。

当然了,回去后他还可以趁机让夏侯渊晋去皇帝萧恒那里提亲。要是能顺利娶到萧黎,别说是他了,就是整个夏侯府的地位都会一下子提高,整个南耀国上下谁人不知萧恒对萧黎的宠爱程度。至于娶萧黎和爱不爱萧黎这个问题,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她一天还是公主,他至少能保证一天会对她好,绝不会让她比在皇宫过得差。

萧黎点了点头,真希望容觐能够快点到来。体内刚醒来时的那股灼热,在这一期间明显越发攀升,萧黎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怎么了,总之就是一个劲觉得热,还越来越热。

片刻的安静后,萧黎忍不住扯了扯自己的衣服领口,在察觉到夏侯赢看过来的目光时又连忙将衣领拉回去,故作镇定地想站起身到外面看看。

夏侯赢阻拦了一把,先一步道:“公主,还请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外面看看。”说着,夏侯赢就起身往外走,到了外面后当然不像话中所说的查看,而是再耐心地忍忍,忍到里面的萧黎彻底药性发作。当时,想到这一计的他,飞射出一滴水滴瞬间点了她的昏穴,她才会又突然昏迷过去。之后,他便上岸喂她喝下了他的血,他既然中了媚药,体内的血液中自然多多少少也会有一点,然后脱下自己身上穿在外面的黑衣与戴在脸上的面具,就带着她找到眼下这处山洞。

洞内的萧黎看着夏侯赢出去后,手又忍不住拉扯起自己身上的衣服,真的太热了,可这种热又与夏日里的那种酷热有所不同,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像已经有些变得怪怪的,好像很想要什么。

可到底想要什么,萧黎又说不上来。

一会儿后,外面同样已经快坚持不住,这次真的已经到极限的夏侯赢,重新往山洞中内走。

在一脚刚踏进去之际,还未看清洞内的情形,一具娇躯就已经扑了上来,夏侯赢立即伸手抱住主动“投怀送抱”上来的萧黎,压抑着已然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口道:“公主,你……”

“我……我好热……好难受……”此时此刻的萧黎,在完全发作的媚药下已然有些神志不清,本来只是想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走,没想到才走了几步就撞入了恰好走进来之人的怀中。

夏侯赢的唇角,不觉缓缓勾了起来。

半个时辰左右后——

侍卫们终于找到溪水潭这边来,容觐也一道找寻过来。

在溪水潭边的地面上,刚一停下脚步的容觐,便蓦然一眼看到了落在地面上的那根发簪。

侍卫们随后也看到了,并且一眼就认了出来是萧黎今天出来时戴的。其中一名侍卫便立即快步走了过去,捡起来拿到容觐面前。

容觐伸手拿过来,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已然紧握成拳,同时心底的那股浓烈不安越发快速蔓延,“找,再找,定要……”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人从前方一路往这边跑过来,身上明显的狼狈,还一边跑一边抹眼。

容觐一眼看过去,心刹那间沉入谷底,人僵硬在原地。

渐渐跑近的萧黎,红着双眼看了容觐一眼后,从容觐身旁跑过,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跑。

侍卫们连忙追上去。

容觐闭了闭眼,依旧僵在原地,无法动荡,握着发簪的手同样已紧握成拳,发簪上几处尖锐的地方深深扣入掌心亦毫无所觉。

傍晚时分,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突然毫无征兆的下起雨来。

下一座城中的酒楼内的夭华,还在等着。桌子上吃过的饭菜已经撤下去,改为几盘点心。

容觐终于到来,已经找到夭华掉的东西了,浑身*地推开的酒楼雅间的门走进去,将东西交到夭华的手中。

夭华接过,稍微看了看后便收入衣袖中,接着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眼眼下的这个样子的容觐,抿了抿唇后语气淡然地问开口道:“后面的情况如何?”

“一切如公主所算计的,不过并没有被人当场抓住,夏侯赢提早带着萧黎离开了。”容觐平静地回道。

“这么说来,那萧黎出事了?”从容觐的样子中,夭华已清清楚楚看到这几个字。

容觐没有说话,他当时并没追上去,但一切已再清楚不过。

夭华沉默下来,这可真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特意摆下这一局就是为了对付夏侯赢,从而对付夏侯府与夏侯渊晋那只老狐狸。现在落空了,看来她还得另想办法。至于面前的容觐,夭华又是片刻沉默,“如果你实在心有愧疚,可以回去补偿,反正她那么喜欢你,本宫绝不强留。心不在这的人,本宫留着躯体也没用。”话落,夭华转过身去,走回到窗边往看向窗外,指尖有一下无一下的轻敲了敲窗棱。

容觐没有说话,对萧黎确有愧疚,他当时真该一直留在那里看着的,至少不让夏侯赢带萧黎走,或至少在夏侯赢伤害萧黎的时候及时出现与引侍卫们过去。

被放置在椅子上的小奶娃,在这时小手揉着眼睛醒了过来,好奇得左看右看。

由于突然下雨的缘故,今日的天色黑得要比平日来得早。

当夭华正要命小二送上饭菜时,两名不束之客突然到来。

夭华看着,挑了挑眉后让没有回去找萧黎的容觐先到外面去等着。看来澹台荆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找她,不然不会在澹台玥没有将她“请”回去的情况下真的亲自到来,这还真是有些让人意外,没有料到。

澹台荆踏入房间后,示意澹台玥也先到外面去等着,没有他的叫唤不许进来。

澹台玥有些不放心,深怕夭华会吃了澹台荆似的,“父亲,我留在这里陪你,免得这妖女她……”

“为父让你出去,你就出去。”澹台荆沉了沉声。

澹台玥还是不放心,犹豫了片刻后才缓步退出去。

“把房门带上。”澹台荆在澹台玥身后补上一句。

澹台玥听着,不甘心得回过身来关门,在就要关上之际明显瞪了眼夭华,那眼中的警告之意显而易见,让夭华千万别轻举妄动伤澹台荆半分,不然绝对对她不客气。

夭华笑着回了眼澹台玥。

片刻的时间,整间雅间内便只剩下了夭华与澹台荆,及椅子上还盯着夭华看的小奶娃。

夭华走回到桌边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没兴趣招待澹台荆,喝了一口茶后直截了当开口,也懒得拐弯抹角,“直接点,说吧,澹台大人大驾光临,不惜亲自到来,究竟找本宫何事?”

“老夫现在就想当面问你几个问题。”澹台荆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在夭华的对面坐下,面对面看向对面的夭华。

夭华挑眉,“哦?那不知你想问什么?”

------题外话------

离明郁归来已进入倒计时!那个萧黎下一章再见嘿嘿,不急!

关于昨天13号的活动奖励:

1昨第1、88、222、666个订阅的亲为“tygbnm、aqou9697、袁惟仁、ONQe42296”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昨投月票前三名亲为“那一年幸福时光、9888888、37197393108”,第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姜挪、528394”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烟雨江畔,听雨潇潇、hawk1013和北方★雪儿”

4长评分别为“hawk1013”

所有奖励,都会在留言送出,谢亲亲们的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