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5:嫁还是娶?

“我两个都不选!”沈佳人看着厉墨成又认真的重复了一遍她的答案。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心里微微一叹,果然是个例外!

如果今天换成是其他的女人,听到自己的求婚,恐怕会兴奋的忘乎所以,甚至是昏厥过去,也只有面前的女人,会这么理智冷静的拒绝他,沈佳人这个例外果然总是让她意外!

虽然心里早就知道要降服沈佳人这个女人不会太顺利,但是厉墨成生平第一次求婚就被对方想也不想的一口拒绝,还是多少伤了他的男性自尊。

“既然你两个都不选,那么我只好实行最后一个了!”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眼神幽暗如墨。

“什,什么?”沈佳人防备的看着厉墨成,有种被猎人盯上了的感觉。

“强回来!”厉墨成咬牙切齿的说完,一下将沈佳人扑倒在床上。

一张俊颜突然放大在自己眼前,沈佳人的呼吸窒了窒,虽然以前见过厉墨成几面,也知道厉墨成颜值爆表,但是她知道厉墨成最讨厌女人看着他发花痴,所以从来没有敢认真的看过他的长相,如今,这样一张脸直逼眼球,沈佳人才惊觉这个男人简直俊美的过分,不同于傅少卿表面上看起来的温润儒雅,厉墨成是冷酷的,眉峰凌利,眼神犀利,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仿佛你心中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鼻子英挺,嘴唇,嘴唇——

“不要!厉墨成,你不能这么做!”沈佳人看到两片菱唇向自己的眼睛压过来,惊呼一声,用力的推着厉墨成说道。

“不能?”厉墨成危险的看着沈佳人问:“那你是准备嫁给我还是让我娶你?”

“我,我说了那两个都不选,厉墨成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干嘛逼我!”沈佳人生气的吼道。

“我——乐——意!”厉墨成冷哼一声,一字一顿的说道,对着沈佳人露出森森白牙,“最后问你一遍,嫁给我还是我娶你?”

“我说了我两个都不选——唔!痛啊!厉墨成你属狗的啊,你这个混蛋!”沈佳人冷不丁的被厉墨成咬了一口,愤怒的大叫。

“还真被你说对了,我还就是属狗的,专门啃你这块硬骨头!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牙齿硬!”厉墨成双眼一眯,说道。

“你,无耻!”沈佳人被厉墨成堵得无话可说,只得恨恨的骂道。

谁知道,厉墨成根本不在意沈佳人的恶劣态度,又惩罚性的在沈佳人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别,别咬那里,让别人看到了,我还怎么做人!”沈佳人护着脖子抗议。

谁知道她越是不让厉墨成咬,厉墨成越是咬的起劲,不一会,就将沈佳人的脖子给“啃的”青一块红一块的,气的沈佳人忍不住破口大骂:“流氓!土匪!强盗!”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男人贱性无敌,要是平时,别人敢这么骂厉墨成,厉墨成肯定早就将人打的爹妈都不认识了,可是被沈佳人这么骂着,厉墨成竟然觉得很受用,尤其是看着沈佳人这张被她撩拨的气急败坏又拼命隐忍的脸,厉墨成就觉得特别有成就感,特别来劲儿!

“厉墨成!你够了!”沈佳人最终还是敌不过,红着眼睛瞪着厉墨成吼,此刻沈佳人眼里的泪水蓄满了眼眶,在里面要落不落的,带着几分分外惹人怜爱的倔强,让厉墨成不自觉的放柔了动作。

“厉墨成,我已经结过一次婚,还刚刚被人甩了,算命先生都说我是孤煞命,从小克父母双亲,出嫁克夫家,不吉利,是大凶之人,且不安于室,你这样的男人,只要招招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偏偏要为难我?”沈佳人看着厉墨成认真的说,只是那声音带着几分自嘲与哽咽:“你不会真的看上傅少卿不要的破鞋了吧?”

现在整个上流社会,恐怕都知道她沈佳人是个什么样的可怕女人,避之如蛇蝎,她已经“祸害”了傅家,可不想再“祸害”一个厉家。

“这种鬼话你也相信?沈佳人,亏你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学的知识都喂了猪?”厉墨成听了沈佳人的话,不悦的皱眉:“还有,你是不是破鞋,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谁再敢这样说你,我替你灭了他!”

这些谣言,他多少也听过一些,但是只是一笑置之,他从来不相信这种无中生有的东西,不过,现在听沈佳人说出来,厉墨成突然觉得心被拧的有些疼。

一个女人,是被逼到什么样的绝境,才会去做那种检查?

“总之,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对你有好处。”沈佳人幽幽的说:“我不想祸害你。你应该娶一个像楚思雨那样的名门千金,才称你的身份。”

厉墨成的话,让沈佳人心里十分感动,可是越是这样,她越是更要跟厉墨成划清楚界限。

因为一场车祸,她父母双亡,上初中的她跟弟弟两个一夜之间成了孤儿,弟弟因为亲眼目睹父母死亡,精神受到刺激,智商停留在了五岁,她为了给弟弟治病,轻信了亲戚的话,被骗的连父母留下的房子都没守住,带着弟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三餐不继的过了好些年,嫁给傅少卿的第二天,公公傅易恒就去世了,婆婆在公公的葬礼上当着众人的面扇了她一个耳光,指着她的鼻子骂“沈佳人,你这个扫把星,带着你的智障弟弟从这个家里滚出去!”有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真的是个不祥之人。

“如果,我说我根本不怕被你祸害呢?还有,别拿楚思雨跟自己比,她不配!”厉墨成用手指拂去沈佳人眼里的泪水,语气难得的温柔:“想哭就哭出来,这里没外人!”

沈佳人倔强的看了厉墨成一眼,垂下眸子,沉默不语,心里却在腹诽,你丫的可真自来熟!你不就是外人?!

厉墨成像是有透视眼,能看清楚沈佳人脑子里的想法似的,动了动身子,无耻的一笑,说道:“我当然不算外人,我现在是”内“人!”

沈佳人又羞又恼,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不过她聪明的选择无视厉墨成的话,男女力量悬殊,他们已经这样了,她还能怎么样?

“你说的,一人一次,扯平了!”

厉墨成没想到沈佳人竟然在这种美好的气氛下还能跟他平静的讨价还价,气急败坏的低吼道:“沈佳人,你够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