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一十章 媚药,意外

萧黎很快就走到了容觐面前,脸上的笑有增无减,第一句话就不动声色地诈容觐的话,“她都已经亲口对我承认了,你们确实不是夫妻,你只是她的手下而已。容觐,你可真是好样的,这样来骗我。”

容觐不知道萧黎这话是真是假,不过是真是假都已经无所谓了,“是吗?”

“怎么,你还不信?要不要我马上让人请她过来,让她当着你的面再亲口承认一遍?”萧黎依旧面不改色。

容觐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考虑萧黎的话到底可不可信,又似乎在想怎么道歉,目光越过面前的萧黎看了看萧黎刚才下来的那辆停在那不动的马车后,又收回视线重新看向面前近在咫尺的萧黎,当即对萧黎道歉,变相的承认道:“公主,对不起,我昨日并非有意骗你,还请你大人有大量,让你的侍卫放她和孩子过来,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

“这么说来,你也承认了?”果然让她给诈出来了,原来的确是真的,他和马车内的那个人确实不是夫妻,他骗得她还真苦,得亏她现在用这样的方式,不然还不知道要被他骗到什么时候去。

容觐默认,再道:“请公主放他们过来。”

“这就不急了。再说,就算我现在放他们过来了,你也没办法带他们走。”微微一顿,萧黎又是一声笑,“因为你的故意欺骗,我今天压根就没想放你们离开。至于以后,就得看我的心情了,千万别忘了这里可是南耀国的地方,也是我的地方。皇宫内,我所住的宫殿中,所有的住所都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你那间房间还是之前的模样。怎么样,你现在是要乖乖跟我一起回去呢,还是要我命侍卫们动手,请你回去?”

容觐的面色一沉,“还请公主莫要为难。”

“你昨天骗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不要骗我’几个字?现在这个时候了让我别为难,不觉得已经有些晚了吗?”萧黎说着,笑着绕着容觐走了一圈,天知道刚才听到他亲口道歉与亲口承认他确实是骗了她的时候,她心中有多高兴。他是她第一个救回皇宫的男人,也是第一个吻她的男人,更是第一个让她有种怦然心动的男人,尽管他当时刚被她所救,意识还不太清楚,迷迷糊糊的,现在也丝毫不记得那时的情形了,可她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只是这样的话自然不好说出来。

容觐对当时的情形确实一点印象都没有,睁开眼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在皇宫中了,第一个看到的便是面前这个救了他的萧黎,第一句问的便是“夭华在哪”。可她就只救了他一个,并没有看到其他人,以致他心中十分担忧,始终努力想找夭华,确定夭华的安危。

听萧黎这么说,已然摆明了作对似得,容觐不由越发沉下脸,声音严肃,“公主,我最后再说一遍,还请你莫要为难。今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必须离开。”说着,容觐大步越过面前的萧黎,就欲往马车那边走去。

萧黎快速退后两步,再一个侧身,继续挡在容觐面前,不让容觐过去。

“公主,还请你别逼我动手。”容觐拧了拧眉。

萧黎当然不怕,何况她身后还有那么多带来的侍卫,再者不知怎么的总觉得面前之人应该不会真的伤她,“那你就动手看看。你要是真的伤了我,我也就没办法再保证侍卫们会不会伤了马车中的人为我报仇了,尤其是我哥哥那里。他要是一旦生了气,你们可就真没好果子吃了。”

“你……”

“所以,你还是乖乖地跟我回去比较……”好……

“吁——”就在这时,一声骏马嘶鸣声骤然响起,一下子打断了萧黎还没有说完的话。

萧黎一愣,话语戛然而止,就本能地转身回头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在她走到这边来的时候还留在马车中的红衣女子,也就是容觐这段时间来一直在找的人,此刻不但已经从马车中出来,还已经从侍卫那里夺过一匹马,并跃身上马,一扬马鞭,带着怀中的小奶娃绝尘而去。

对于这一幕,萧黎委实有些反应不过来,整个人明显呆愣了一下。

容觐自然也看到了,立即迅速转身走回到自己准备好的马车边,就欲驾马车去追离去的夭华。

萧黎在这时反应过来,连忙跑到容觐的马车前方,双手一张挡住马车,急切地道:“她骑走的,可是皇宫中的骏马,你以为你驾着这么一辆破马车能追到?虽然我还不知道刚才出了什么事,但你放心,我会陪你一起追,一定会把她追回来的,用那边的马。”

容觐考虑一下,时间自然在容觐的考虑中耽搁,尽管这考虑的时间只是很小的片刻而已。

容觐随即一个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就又快速朝车队那边走去。

萧黎这次没有阻拦,快步跟上去。

侍卫们听从萧黎的吩咐,其中一人立马将自己手中的骏马牵给容觐,另一人则牵给萧黎。

萧黎的武功平平,不怎么样,即便一个普通侍卫也打不过,但比那些养在深闺中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还是好很多,骑马之类的都难不倒她,就和容觐一前一后跃身上各自手中接过来的马,一起紧追而去。

侍卫们自然在后面快速跟上,时刻保护萧黎的安全。

片刻的时间,原地便只剩下两辆马车和留下来的两三名侍卫而已。其中一人在看着人马远去后,快速回宫去向皇宫中的萧恒禀告情况。

藏匿于暗处,一早就已经在城外埋伏的夏侯赢,已然带着人先容觐和萧黎一步往离去的夭华紧追而去,只想速战速决地解决掉夭华,然后回去向夏侯渊晋复命。乌云当日算计他那笔账,他当然不会就那么善罢甘休,不报仇他就不叫夏侯赢,亲手杀了夭华也算是先给他的一份份小小“回礼”。

夭华骑着马越跑越快,转眼间已远在数里之外,将在原地耽搁过的容觐和萧黎都甩得老远。

忽然,前方突地冒出来一大批黑衣人,各个黑巾蒙面,杀气腾腾。

骏马上的夭华,顿时猛然一把勒住缰绳。

夏侯赢随即出现,从一行黑衣人后方缓步走上前来,脸上还带着当日那半张面具,面具下的脸没有一丝表情,“好久不见了,这么急是想去哪?”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吧,夏侯二公子。”夭华冷哼一声,说完后便倏然调转方向,骑着马一路往左手边的山坡上而去,在马鞭狠狠朝身下的马挥下之际不动声色的丢下一块小玉佩。

夏侯赢自然继续紧追。夭华越是逃,那种越将人逼入死角的优越性就越大,从而越要追。

没多久,一路朝山坡上不断策马而去的夭华,便被身后穷追不舍的夏侯赢给逼到了一处树林外。夭华要是再想逃,除非弃马进入林中。

夭华顿时再度猛然勒马停下,调转马头冷冷地转回来。

“怎么,逃累了,不继续往下逃了?”这次换成夏侯赢冷笑一声,已然将夭华逼到绝路上似的。

夭华的脸不由越发冷下来,一恼羞成怒的模样,但唇角却是几不可查地微微一勾,“夏侯赢,现在这可是你逼本宫的,那可就别怪本宫不念情面了。”

“我们之间还有情面?”夏侯赢哼笑一声。

“那这么说来,本宫就更不需要留情面了。你是要一干人先说,还是所有人一起来,决定吧,爽快一点,别耽搁本宫的时间。”

“好大的口气。那好,就如你的意。”夏侯赢说着,就命所有黑衣人动手。

黑衣人领命,就二话不说训练有素地飞身包围向骏马上的夭华。

夭华怀中的小奶娃还沉沉地睡着,丝毫不受影响。

夭华几乎在黑衣人包围上来的同一时刻一个飞身而起,手中原本用来策马的马鞭就暂时充当了兵器。

片刻后,在半空中围杀夭华的一干黑衣人,一个个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吐血不止。即便全部人联手,也即便夭华手中还护着个小奶娃,可也仍不是夭华的对手。

待最后一个黑衣人落下,半空中的夭华也翩然落了下来,悠然落回到先前坐的骏马上,挑衅般地回视对面的夏侯赢,“怎么,夏侯二公子就带这么些废物也想截杀本宫?会不会也太不自量力……”了……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完,面色突然一变,夭华眼中瞬间闪过丝难以置信。

夏侯赢将夭华脸上的变化都悉数看在眼里,忍不住算计得逞般地笑了笑,“忘了告诉你了,黑衣人手上和剑上面都涂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你在与他们交手的时候已然不知不觉中毒还浑然不知。妖女,还没有讲完的话,你要不要接下去讲?我洗耳恭听。”

“你……”夭华面色顿时又是一变,目光快速转了一圈后,就要越过挡在前方的夏侯赢,回去与容觐汇合。

夏侯赢自然不会让夭华如意,今日既然这么做了就有绝对的把握拿下对面之人。

林子外的场面,一夕间很明显短暂地僵持了下来。

后方一路紧追而来的容觐与萧黎,容觐一边追的同时,也有一边留意前方的地面,按照约定夭华会留下记号给他。

忽然,眼尖地一眼看到前方地上那一小块熟悉的玉佩,容觐立即不动声色地朝旁边一直并驾齐驱的萧黎身下的骏马脚跟射出一只很小的暗器。

暗器瞬间过去,快得根本不容人看到,刹那间准确无误得打在萧黎身下的马蹄上。

骏马吃痛,刹时蓦然停了下来,双蹄骤然腾空而起,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鸣声。

萧黎不料,霎时被腾空而起的骏马给狠狠甩了出去,整个人重重跌在后方的地上。

后面紧跟的一行侍卫,同样完全没有想到,电光火石间别说是出手救萧黎了,就连自己身下的马也来不及勒住,眼看着就要从被甩出来后跌在地上的萧黎身上踏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容觐一个快若闪电地扑身上前,搂着萧黎在地上一滚,就滚到一旁去。

一行侍卫刹时从容觐和被容觐救了的萧黎旁边插身而过,带起尘土飞扬,直到再往前一段距离后才勉强停下,接着急急忙忙跃身下马跑回来,胆战心惊地在萧黎面前单膝下跪,向萧黎请罪。

萧黎并非无理取闹之人,也并非乱发脾气之人,当然知道刚才的一切怪不得他们。不过,尽管如此,那样的惊险到现在还有些让萧黎心有余悸,整个心跳说不出的快,难以马上平复过来,并且靠在容觐怀中还明显有些浑身发软,绝非装的。而刚才若非他及时出手救了她,她此刻恐怕都已经被一行侍卫的马给踩踏成肉泥了。看来,他还是有些在乎她的,这么危险的时刻也奋不顾身地扑过来救她。

“公主,你没事吧?”一切都源于他刚才射出的那只暗器,容觐表面上没有流露丝毫,故作关切地对怀中的萧黎问道。

萧黎笑着摇了摇头,尽管浑身上下都已经痛得快散架了,那样从马上跌下来怎么可能没事。

“那就好。”说着,容觐松开萧黎站起身来,然后弯腰扶萧黎。

萧黎慢慢起身,忍不住闷哼了声。

容觐在这时故意装一眼看到地面上那块玉的样子,就又松开萧黎,快步朝地上的玉佩走过去,将玉捡起,然后目光环视一眼四周。

萧黎不但浑身痛,脚还扭伤了,一瘸一拐地走近,朝容觐手中的玉佩看去,从容觐的神色中已不难猜测出这块玉佩是谁的了。而他们已经追了好长一段路,别说是追到人了,就连个人影也没再看到,说不定她后来根本没往这条路走。

容觐随即快步往左边的山坡走去,在山坡上面发现不少马蹄印,脱口而出道:“一定是那些仇家找上门来了,她一定往这边去了。”话落,顾不得身后受伤的萧黎,容觐就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而去。

萧黎也想去,但才大步追出两步,就痛得直咬牙,根本没办法再追。可听容觐刚才的话,说有什么仇家找上门来,心中岂能放心容觐就这么一个人去,还有他后面要是直接离开了怎么办,她要上哪去找他,就立马命侍卫们也一起去,听从容觐的命令,务必将人都安然无恙地带回来。

侍卫领命,留下两人在原地照顾萧黎后,就全都紧跟容觐而去。

容觐没有回头,不一会儿时间便消失在了前方的山坡上,一干紧跟容觐去的侍卫也是一样。

萧黎耐心等着,脑海中止不住再闪过刚才容觐奋不顾身救她那一幕,唇角不知不觉有些抿起来,似乎连身上的痛都有些抛之脑后了。对了,他刚才那么救她,他没有受伤吧?该死的,她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怎么就没有问问他。

想到此,萧黎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等容觐回来的时候定要马上问他不可。

林子外,夭华与夏侯赢还僵持着。

倒了一地的黑衣人已差不多一个个咬牙爬起来,勉强站稳回到夏侯赢身后。

忽然,一路来此的那个方向传来声音,所有黑衣人都不觉本能地回头看去。

夏侯赢自然也是一样,听到声音后回头看去一眼,没想到都已经拐到这边来了,那容觐竟然还能找来,并且身边还带着萧黎的那些侍卫。而他,断然不能让这些侍卫看到他与认出来他的身份来,好在夭华已经中了毒,对付一个中了毒的夭华他还绰绰有余。

想到这里,趁着到来的容觐与侍卫还没有近到跟前来之际,夏侯赢就倏然对前方的夭华出手,欲速战速决地立即对付了夭华,或是抓住夭华,然后迅速离去,尽量不与萧黎的这些侍卫正面交手。

夭华薄唇一勾,在夏侯赢飞身上前来之际,自己一个飞身直线往后退,就带着怀中直到现在仍睡得很安稳的小奶娃退入后方的林中。

夏侯赢毫不犹豫地紧追进去。

一行黑衣人倒也想追,可刚一使力,一口血就又忍不住吐出来。

带着侍卫到来的,已经看到前方情形的容觐,顿时撇下一干侍卫,先一步迅速飞身上前,很快也进入了林中。

而此时的林子内,就这么一转眼的时间,原本欲杀夭华的夏侯赢竟已然被夭华点了穴,只听夭华对着夏侯赢道:“你知道你犯的最大的错是什么吗?就是太自信,太轻敌了。就算本宫真的中了毒,你也不该如此心急与大意。如此高手,三两下败在本宫手中,也确实是可惜了。”

伴随着话,夭华还伸手拍了拍夏侯赢的脸,有意羞辱四个字显而易见。

夏侯赢气急,怎么也没有想到夭华竟然是装的,她根本没有中毒,他确实是太过心急与大意了,着了她的道,可恶。

容觐看着这一幕,速度放慢下来,缓步走近,将衣袖中在出城前买的那包“媚药”递给夭华。

夭华不接,让容觐亲自喂夏侯赢吃下去。

夏侯赢眯了眯眼,不知道容觐手中拿出来的这包东西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面前这夭华究竟想搞什么鬼?那日去澹台府的时候,真的没有认出来蒙着脸的人竟然会是她,而根本不是什么澹台雅,并且还竟然对她起了一点点心思,现在回头想想简直更加觉得可气。

容觐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并没有说什么,在夭华的目光下将手中的媚药都强喂夏侯赢服了下去。之后,再按照夭华的吩咐,容觐从另一个方向出去,迅速返回到萧黎留在那里的那处路上,然后用石块点穴的方法在萧黎和两名侍卫都还没看到他的情况下飞出三块小石块,直接点了三人的穴道,令三人当即晕睡过去,最后上前将晕睡过去的萧黎给掳到树林。

夭华在这一期间已然带着夏侯赢到林子中的不远处的另一处地方,等着容觐带萧黎过来。

先前被容觐扔下的那一干侍卫,在这个时候已经全部冲进林中,不过并没有在林中找到任何人影,不知道先他们一步进入林中的人都去哪了?一时间只能暂时分头在林子中寻找起来。

不远处等着的夭华,很快便等到了去带萧黎的容觐回来。

夏侯赢冷眼看着这一幕,越发不知道夭华想打什么主意,同时体内明显升起一股陌生的热气,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应该与夭华命容觐喂他服下的那包药有关。

“怎么,你很想知道本宫刚才让你服下的到底是什么?很想知道本宫后面想做什么?”将夏侯赢脸上的神色都看在眼里的夭华挑眉。

夏侯赢冷脸不语。

“难道你不想知道?那好,还省得本宫费力气了。”说着,夭华示意容觐放下萧黎,就与她一道离开。等夏侯赢体内的媚药发作,自然会让他冲开身上的穴道,然后面前又只有萧黎这么一个女人,即便她是公主又如何,哪有他自己命来得重要,然后一切再被那些寻找的侍卫给抓个正着,夏侯府还不死定了。

容觐点头,将萧黎放下后便与夭华一道离开,只是在走出了几步后忍不住回头再看了眼萧黎。

夭华不知道容觐到底在犹豫什么,又不是真的让夏侯赢就这么强上了萧黎,关键时刻那些侍卫都会出现的,“走吧,别耽搁时间。”

容觐没有说话,之后没有再回头。

片刻后,等从另一边出了林子,夭华蓦然发现掉点东西,面色一变,虽有些不合时宜,但还是让容觐马上回去找找,尤其是刚才放下萧黎,让萧黎与夏侯赢在一起的那处地方,务必将东西给找到。

容觐点头,迅速回去。可意外的,原地已然没有夏侯赢与萧黎的身影,而侍卫们又都还没有找来,容觐的面色不由刹那间一变,心底徒然闪过一丝不安……

------题外话------

关于10、11号两天的活动奖励:

1第1、88、222、666个订阅的亲为“blanche2009、来自星星的妹妹、金果饮、246238746”,“hellocici、wriwur12113、iwr9248、15021691292”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投月票前三名亲为“古道鳯、小白虎不游泳哇、uyjj”“氷氷氷氷氷、大大花骨儿、852789”,第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hawk1013、小駑駑”、“氷氷氷氷氷、363756873”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hawk1013、北方★雪儿、了了314”,“hawk1013、北方★雪儿、笑如此牽強ミ”

4长评分别为“烟雨江畔,听雨潇潇、北方★雪儿”

所有奖励都会在留言中送出!

昨晚再次抱歉,下午五点半左右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