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2:这次,你没机会反悔了

“佳人,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少卿,你快帮我跟佳人解释呀。”楚思雨拉着傅少卿的胳膊委屈的说,一副生怕沈佳人误会的模样。

“有什么好解释的?难道这不是事实?”傅少卿冷冷的不屑的看了沈佳人一眼,压低了声音警告道:“沈佳人,我不追究你今天的不请自来,但是我劝你适可而止,好自为之!不要惹恼了我,否则……”

否则怎么样,傅少卿顿住没说,但是眼里那些明晃晃的威胁,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

“不请自来?”沈佳人好看的眉头微微向上一挑,继而好笑的看了楚思雨一眼,说道:“关于这一点……”她拖了一个长音,也故意顿住不说下去。

“少卿,你误会佳人了,是我请她来的!”楚思雨看着傅少卿的黑脸,有些为难,幽幽的开口,“我只是,只是觉得如果你们还能做朋友,我心里能好受一点。”

“你呀!总是这么喜欢替人着想,可惜有些人不值得,像这种处心积虑的坏女人,你还是离她远点!”傅少卿搂着楚思雨,心疼的说。

“可是我觉得佳人真的不是那种处心积虑的坏女人!”楚思雨窝在傅少卿的怀里说。

“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你别被这个女人骗了!”傅少卿理了理楚思雨的头发说:“走吧,还有那么多客人等着我们敬酒!别为这种不相干的女人浪费时间了!”

处心积虑?

好一个处心积虑!

不相干的女人?

好一个不相干!

沈佳人听了楚思雨跟傅少卿的话,又想大笑了,不过这次,她忍住了。

“嗯。”楚思雨柔顺的回答,跟着傅少卿离开了,只是走出去几步之后,她又轻轻扭头看向沈佳人,嘴角笑意深深。

沈佳人心里一阵,顿时觉得有无数的风刃从脸上刮过,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苦笑,原来,这就叫笑里藏刀啊!

“啧啧,要是我,怎么还好意思出现在这里?宁可躲到火星上去也不来这里丢然现眼!”

“就是,一个没教养的破落户,哪能跟楚家大小姐相提并论?是个男人就知道该怎么选!”

“听说她是大着肚子进门的,没多久孩子就流了,据说不是傅少卿的,整天勾三搭四的,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纠缠不清,简直就是恬不知耻。”

“可不是!克死父母,又克死公公,谁家敢娶这种灾星?哪个男人瞎了眼才会要这种女人!”

楚思雨跟傅少卿两个刚离开,周围那些原本看热闹的人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言语中全是对沈佳人的攻击。

沈佳人不理会,又独自坐回角落默默喝酒,她不能跟那些人去理论,也不屑!

清者自清,当真的话,她就输了。

可是,她又不可能真的不生气,她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像是爱上了杯子里那些猩红的液体晃来晃去的样子,沉溺其中,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情绪,对于别人的指责,她像是默认又像是无声的对抗。

好在,沈佳人这样的小角色,那些豪门太太们也不会过分的去赏脸在意她,有些话说过一遍就算了,很快就注意力就被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耳边终于清静下来,沈佳人一口将酒杯里的红酒喝掉,喝的太快,呛得她一阵咳嗽,忍了许久的眼泪,也咳了出来。她就说她喝不惯这种上流社会追崇的洋玩意的,在她看来,这东西还不如二锅头喝起来够辣够有劲儿呢!果然,这东西也跟她有仇!

其实,沈佳人之前完全可以离开的,反正,她已经露了个脸,但是骨子里的那些小倔强让她怎么也迈不开脚步,她没有做错事,没理由落荒而逃!

放下酒杯,沈佳人站起来,脑袋有晕,走起路来感觉有点儿脚步虚浮,她努力的眨眨眼,再眨眨眼,终于分辨出来门口的方向,慢悠悠的晃了过去。

“嘭!”沈佳人一个没注意一头撞到墙上,原本就不太灵光的脑袋这下更晕了,她摸摸头,继续往前走,结果没走几步又“嘭!”的一声撞到墙上了,沈佳人轻轻的甩甩头,稳住自己摇摇晃晃的的身子,努力睁开眼,拍了拍眼前的墙,咕哝道:“这是哪里?怎么四处都是墙!”

沈佳人迷迷瞪瞪的转了一圈又往前走,结果不出意外的又撞到墙上了,这次撞得有点狠,疼的她龇牙咧嘴的,“丫的!老娘就不信了!今天非走出去不可!”沈佳人倔强脾气又上来了,但是紧接着又嘭嘭嘭嘭的撞了四五回,一下比一下狠,撞得她眼冒金星,彻底没力气了之后,沈佳人终于放弃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就落下来。

“都欺负我!就我好欺负!都特么的来欺负我!我只不过是想要回家,有这么难吗?”

厉墨成头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只不过是去了个卫生间,刚出来就被人撞了,看着这个满身酒味的女醉鬼,厉墨成有种要将之狠狠拍飞的冲动,可是不等他发作,那个女人就又卯足了劲儿一头撞过来了,还一撞再撞,气的厉墨成简直抓狂,刚想将这个找死的女人给甩开,却在看清楚这个女人的脸的时候,又生生忍住了。

竟然是她!

难得看这个女人哭,让厉墨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好在,沈佳人哭的很安静,抱怨了一句之后就默默的站在那里吧嗒吧嗒掉眼泪,没有呼天抢地的让厉墨成难以承受,最终他看着像是只被遗弃的流浪狗似的沈佳人无奈的叹一口气,说:“不是说要回家吗?我送你回家!”

厉墨成的突然出声,让沈佳人受了不小的惊吓,她飞快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企图掩饰自己此刻的狼狈,然后才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有点儿面熟,但是却想不起究竟是谁来,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沈佳人上前揪住厉墨成的衣服冲动的问:“处女你要吗?”

厉墨成听了沈佳人的话眉心一皱,看着沈佳人迷离的眼神,眸光转冷。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沈佳人没有发现厉墨成眼中的冷色,还以为厉墨成不相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拍在厉墨成的胸口上说:“如假包换!要吗?”

厉墨成低头看了那张纸一眼,上面明晃晃的几个大字尤为突兀:处女膜无破损与修复迹象,确诊为处女。他嘴角禁不住一抿。

“原来,你也跟傅少卿一样,你们都不行!”没有等到厉墨成的反应,沈佳人嘲弄的笑笑,松开厉墨成,然后后退几步,准备继续“撞墙”。

不行?!

厉墨成眉峰一挑,在沈佳人又撞过来的时候一把揽住她的身子,语气认真而又危险:“这次,你没机会反悔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