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零二章 九死一生,救了夭华

见小奶娃痛苦难受,哭个不停,乌云又拿出了银针,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而这个时候,必然需要有个人按住小奶娃的身体,不能让小奶娃乱动。见想了片刻的乌云终于对着她开口的夭华,止不住若有若无地勾了下唇,一副略有兴致之态,他这是开始准备求她了?还是又准备威胁她?不过,不管哪种,她都挺期待的。

乌云出口两个字后,突兀地停顿了下来。

烛光照在他脸上,依稀可看出他还有些犹豫,显然对要夭华过来帮忙还是有些不放心,可他又不能告诉夭华孩子的真正身世。这多年来,在魔宫中,他几乎还从来没有见她思念过孩子半分,都快以为她是不是连这都忘了,又或者是连这都不想想起来,尽管他什么也不能告诉她。但他告不告诉,与她想不想根本是两回事,虽然他也不想她为了此伤心难过。

夭华耐心等着,索性先给自己倒了杯茶。

小奶娃还在难受与哭,挣扎着想将自己的手从乌云的手中抽出来,不想被乌云这么握,只想要乌云抱他。

乌云宁愿小奶娃身上的痛都转到他身上。

又一次为小奶娃把了把脉后,时间已不容耽搁,必须得先尽快稳定住小奶娃的身体才行,乌云终对着夭华接下去道:“宫主,还请你帮个小忙。不过,我话可说在前头,若你敢再伤孩子半分,或打他的主意,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祭司大人什么时候对本宫留过情面了?那本宫可要先好好想想了。”又是威胁,又是这种语气,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夭华笑着故意拖延起时间,反正现在痛苦难受的人可是他的心肝宝贝,看谁比较急。

乌云岂会听不出来夭华这是故意的,纯粹是为了拖延时间来反击他。虽然他刚才的话确有威胁的成分在,可也是为了确保孩子的安全,他知道她绝不会放过这个这么好的机会。

下一刻,为了小奶娃着想,不存在什么能屈能伸的问题,乌云立即后退了一步,当即一改语气,砍掉后面那句,“举手之劳的事,还请宫主务必帮这个小忙,我将感激不尽。”

“这样说来才对嘛。只是,祭司大人准备如何感激本宫?有些事,还是说在前头比较好。”与乌云的急切,及这么轻易就退让相比,夭华与乌云可以说形成鲜明对比。说着,夭华还不徐不疾地喝了口茶。

乌云再秉着最后一点耐心,又往后退一步,“宫主想要我如何感谢,我便如何感激,都听宫主如何?”

“那能跪下来道个谢吗?”话语顿时直冲而去,虽然一副询问的口吻,但眼角的笑意实在难掩。夭华一边说,一边继续喝着茶,慢条斯理之态,俨然有意挑战乌云的耐心极限,对小奶娃的痛苦视若无睹。

“你别太过分了!”乌云的面色霎时一变,既气恼夭华竟故意开出这么刁难的条件,更气恼孩子一直在她面前痛苦难受的哭,她竟然还如此冷漠与无动于衷的样子跟他慢慢开条件,即便他已经这么放软了语气还是在这里继续拖延。连孩子都有血浓于水的天性存在,一开始就对她亲近与喜欢的紧,她就算毫不知道孩子是她的,难道就从没有一丁点喜欢?

夭华有时候确实冷漠得无人能及,嘴也特毒,跟心一样无情,“祭司大人这话可就不对了,难道你这宝贝孩子的命竟还比不上屈膝一跪?到底是祭司大人你的尊严重要,还是你这宝贝孩子的性命重要?”

“……那好,我答应你,这样行了吗,宫主?”乌云暗暗握了握拳,迫使暂时屈服,一切都等先稳住小奶娃的身体再说。

夭华显然还不满足,再度得寸进尺,心中岂会不明白乌云此刻的答应纯属敷衍了事,等小奶娃的身体稳定下来后他会依言给她下跪才怪,“可是,本宫要如何相信祭司大人呢?”

“那你还想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思来想去之下,为保险起见,还是请祭司大人先履行了话,如何?只要祭司大人对本宫跪下,别说是帮一个小忙了,就是十个百个本宫也很乐意助人为乐。”微微一顿,又很快衔接上,“祭司大人,要知道本宫可从来不助人为乐的,这天底下也就只有你有这份荣幸。”

“夭华,你真的别欺人太甚了!”自进入魔宫以来,乌云顿时首次连名带姓地叫夭华,足显乌云此刻的恼怒程度已经到达边缘。

夭华可不怕,乌云这语气与这样子也就吓吓别人还行,在她这里可行不通,“本宫也是为防万一而已,谁知道祭司大人是不是言而有信与说到做到的正人君子?或者,给本宫点时间,让本宫先考察考察?”

“你……”这下子,便是神也有火了,还有比这更可恨的妖女吗?乌云猛然松开小奶娃的手站了起来,怒发冲冠。

被松开了小手的小奶娃,顿时双手抹眼泪,眼睛都已经很红肿很红肿了,深怕松开他手站起身的乌云会不要他离开,同时显然已经感觉到了乌云与夭华两个人之间的“争吵”。这样的争吵让小奶娃心底不免越发地害怕,哭得也就越来越凶。

夭华还是好整以暇地坐着,笑看乌云的恼羞成怒。

乌云衣袖下的手忍不住紧握成拳起来,节骨“咯咯”作响,手背上青筋暴露,一张脸在烛光下更是已然黑沉如墨。

这时,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房间内的硝烟越攀越高,就要彻底爆发的千钧一发之际,一名婢女忽然火急火燎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冲进来的婢女,由于事情实在太过紧急与事态严重,所以才顾不得先停下来在敞开的门外请示一声就直接往里冲。

等冲快进来的婢女一个急刹车般的在房间内两个人的中间停下,张嘴就欲向房间内的乌云与夭华一同禀告的时候,这才蓦然后知后觉地感觉到房内的气氛不对,霎时整个人有些被吓得僵在原地,随即忍不住就想转头往外逃。

“何事?如此慌慌张张的。”将婢女害怕与想逃的神色尽收眼底的夭华,不紧不慢开问,唇角甚至还带着笑。这笑无形中显然又是在挑衅对面的乌云,也在挑衅房内的气氛,明显不将乌云放眼里。

婢女都已经有些双腿发软,真后悔刚才贸然冲进来。可现在就算想逃也已经来不及了,坐着的红衣女子都已经开问了。虽然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可直觉害怕,就连那些把守别院的人和夏侯渊晋的人都好像很怕她,全都已经听她的命令行事。快速深吸了口气后,婢女终硬着头皮开口,“不……不好了,他们全都知道厨房没有食物了,现在都闹起来了,还有人打了起来,场面很混乱。”

夭华眉宇一皱,这才一改之前的神色,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走,马上去看看。”

“在没有我的允许之前,你休想踏出这里一步。”显然也都听在耳内的乌云,在这时直接一掌袭过去,强劲的掌力就如一阵飓风一样一下子重重甩上了房门,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剧烈声响。现在,小奶娃还在哭,身体都还没有稳定下来,他哪还管得了其他人。那些人闹就让他们闹去,打也让他们打去,如果小奶娃真有什么意外,就算那些人彻底毁了刚挖到一半的密道他也不管。

“你……”这下子转为夭华恼了,猛地怒看向乌云。

桌子上的火烛,已然在乌云的这下子中倏然熄灭。这一刻的房间内,黑得几乎已经如墨一般。

进来禀告的婢女身体被乌云的掌力擦过,身体一个不稳重重跌倒,头磕地上,已然晕了过去。

“你要么马上过来按我说的话做,按住孩子的身体,让我先想办法尽快稳定住他的情况,然后从这里走出去。要么别想从这里踏出一步。我的话现在放在这里,你大可以试试。”

“你……”

“我的话,别让我说第二遍,宫主!”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咬着音从乌云的口中吐出。

夭华心中顿时那叫一个气,这么黑的光线虽丝毫看不见乌云此刻脸上的神色,但想想都不难想到。而被困在这里之前,已经与乌云这厮交过一次手,两人都平分秋色,短时间内根本分不出胜负。如果这个时候再动起手来,先不说耽搁时间,还不知道要耽搁到什么时候去,并且让其他人看到了后也只会以为他们也是为了出去的事争执,绝对会影响人心。要知道,人心一旦影响了,要想再改回来比什么都难,届时整个场面将会越发难以控制。到那时,没有人再接着挖那密道,他们就真要被活活困死在这了。

小奶娃依旧什么也听不懂,光线突然这么一黑,不免害怕至极。

另外,黑暗中,只听到夭华与乌云两个人的声音,只觉两个人“吵”得更厉害了,小奶娃不由就哭得又更加厉害,声音仔细听都已经明显有些沙哑了,一张小脸在黑暗中全都是泪,不断擦眼的小手上也全是,从未有过的不安。

夭华知道乌云不是在开玩笑。出去固然重要,安抚好那些挖密道的人同样重要,可一旦小奶娃出了事,恐怕乌云也就什么都顾不得了,甚至会要所有人陪葬也不一定。勉强按压下怒气,快速审时度势与冷静地思量了一番后的夭华,虽很不甘心,但这个时候也只能先退一步,又让对面那朵云给得逞了,很快皮笑肉不笑地道:“那好,就依祭司大人的。其实,本宫还是很有爱心的。”爱心几个字,要有多假就有多假,“刚才只是跟祭司大人开个玩笑而已,看祭司大人当真的。”

乌云不揭穿夭华的话,只要她先过来按住孩子,先让他稳住小奶娃的身体就行,其他他都可以不计较。

夭华随后动手将桌子上面的火烛重新点燃起来,不理会晕倒在地上的婢女,抬步朝对面的乌云和床榻走过去。几步之遥的距离虽然走得不快,但还是很快就到了乌云跟前。

乌云一拂衣袖,就又坐了下来,口头上再最后提醒一遍,同时也是严重警告夭华,“孩子现在的身体比你想象中还差。你若敢在这个时候动什么心思,孩子一旦有什么意外,我全都唯你是问。”

夭华心底确实有动心思,就在刚才走过来的这一过程中,还忍不住想借机将小奶娃抢到手。

一旦等小奶娃到手后,用小奶娃来做威胁,还不将乌云威胁得死死的,就是要乌云打开门送她出去也不在话下。

可现在乌云这话,再看看小奶娃的样子,确实很不乐观,乌云并不像是在故意恐吓。另外小奶娃的身体如果不是真的很危急,乌云刚才也不会那么紧张。如此一来,那她如果真在这个时候将小奶娃抢走,小奶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乌云还不和她拼命?在这种时候与这种地方,可实在非她所想。

这么看来,她似乎只能先乖乖地不动什么心思了。

眨眼间心底便多番思量的夭华,想得越清楚就不免越发不甘心,在极为不甘心中在小奶娃的头这边坐了下来。

小奶娃原本一把拉住坐下来后乌云那重新伸过来的手的小手,在眼泪汪汪地看到夭华也坐下来后,立即松开乌云,一双手努力朝头顶这边伸,需要夭华抱他,整个人都已经哭得一抽一抽的,“娘……娘亲……”

夭华伸手过去,不过并不是抱小奶娃,而是直接一把将小奶娃的双手按在小奶娃身体两侧,对乌云催促道:“祭司大人既然这么急,那可要抓紧时间了,也别耽搁了本宫的时间。”

“那你可按好了。”乌云虽然心疼,可也没有其他办法,说完后一只手掀开小奶娃身上的被子,解开小奶娃的衣服,再覆上小奶娃的胸口,另一只手就拔出打开的那盒银针里面的其中一根,对准了小奶胸口的穴道下针。

被强按住双手的小奶娃,顿时痛得直踹脚,一双手也努力挣扎。

夭华感觉到小奶娃的动荡,双手按得更紧,眸光不动声色地看起对面已经埋头施针的乌云。

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动手,突然偷袭他,直接杀了他的可能性倒是不大,相信乌云在这个时候仍旧会有所防备,但重伤他的可能性还是很大。不过,还可以肯定的是,若她真的偷袭了,先不说能不能一下子灭了乌云,手下的小奶娃必然危险了。到时候,乌云这厮还不拼着一口气也要与她同归于尽。这样算起来,还是和之前一样,也就是说她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能动手。

乌云接着第二针下去。

小奶娃痛得愈发直哭,哭得更加更加厉害,极为可怜,可又被按着不能动,就连脚也都被被子给压着,心中一时间只觉乌云与夭华两个人联合起来欺负他,一颗颗眼泪一连串一连串地从眼角中滚出来,又沿着眼角滑落,头发与下面的枕头都已经湿了一大块。

思忖过后确定不能贸然动手的夭华,双手继续感觉到小奶娃的挣扎后,这才低头看向被按着的小奶娃,对上小奶娃红通通的双眼,确实是可怜了,也不知道是乌云有病,还是生下他的那个女人有病,竟让他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忍受这痛苦,并且还脚也有问题。

泪眼朦胧,声音沙哑,过了有一会儿后才得看到夭华终于低头看他的小奶娃,用力眨了眨眼,想将夭华看得更清楚,哭声还是不断。

夭华对其挑了挑眉,张嘴无声说了两个字“坏蛋”,当然这两个字是指乌云的。

小奶娃看着,渐渐的,注意力不知不觉有些被转移,虽然还是哭,但隐约可以感觉到似乎并没有乌云刚下针的时候哭得那么厉害了。

乌云自然感觉到了,什么也没说,趁这个时候继续一针一针下去。

房门外面,在这时又有婢女到来禀告,同样匆匆忙忙,慌慌乱乱,脚步声越来越近。等终于跑到门前,在到来的婢女就要扬起手快速敲门的时候,房门猛然一震,一股劲力隔着房门猛地袭向外面,就将外面到来的婢女给震飞了出去,重重跌倒在外面的地上。

婢女吃痛,一时间都快有些爬不起来,只觉自己身上的骨头都已经跌断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房门里面怎么就会突然有那么大股强的力气推出来一样?还有,之前来禀告的那名婢女呢?她那么久没有回去,她只能再跑过来禀告,那边都已经全部打起来了,场面越来越糟糕。

夭华自然也听到了房外传来的脚步声,从到来之人的急切中不难猜测那边的情况。而乌云显然不想被人打扰,那边再怎么样也没有他眼下的这个宝贝孩子重要,可她不一样,“祭司大人,不知还要有多少时间?你倒是快点,没听到你孩子一直在哭吗?”当然,说孩子哭不过是夭华催促乌云的一个借口。

乌云继续专心致志下针,对于夭华的话本不欲回应,可突然想起什么,冷冰冰地吐出一句,“只要你安抚好孩子,让他不怒不闹,我自然可以更快点,不耽搁宫主的宝贵时间。”

“祭司大人这要求可有点高,本宫可自认没这个本事。”要她哄小奶娃?简直笑话!

“那就耐心等着。”声音明显一沉,乌云不再多废话。

“你……”夭华怒。

小奶娃泪眼汪汪地直看着夭华,身体还一抽一抽,都已经快哭得没力气了。

夭华没有再看小奶娃一眼,撇开头去,真是从来也没有想到过现在这一幕。

再过了半响后,只见夭华手下的小奶娃已经哭得不知不觉睡过去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哭晕了。乌云终于开始拔针。

夭华的目光在这时不动声色地又转了回来,准备在乌云拔出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动手,这个时候将小奶娃抢过来应该不成问题了。

乌云对夭华的心思岂会不知。

当乌云的手覆上小奶娃身上的最后一根银针之际,乌云另一只手手中的银针就瞬间飞射向对面的夭华,在夭华眼疾手快地闪躲中一把将最后一根银针拔出来,就要先带小奶娃到自己这边来。

闪躲开的夭华,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本已经没有机会,毕竟乌云的速度实在太快,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手,小奶娃一双被夭华按住的双手,小手紧紧拽牢了夭华的衣袖。

可能是疼的,也可能是害怕夭华会走,小奶娃的小手拽得很紧很紧,原先擦眼沾上的眼泪都沾湿了夭华的衣袖,在血红色的衣袖上十分明显。

这一情况乌云也没有料到,以致将小奶娃带过来的举动,因小奶娃的手紧拽不放而明显耽搁了一下。

夭华在这时反击,几乎是毫不留情地一掌就击向小奶娃的身体,在察觉到掌风的乌云飞快电光火石间急忙出手救小奶娃时反手一掌,就重伤乌云,一把将小奶娃整个人拽入了自己怀中,然后迅疾起身一闪,就去到了门边,一系列动作快而又狠,一气呵成。

小奶娃在这样的动静下睁开眼又醒了过来,尽管身体还很虚弱,力气也都已经被哭完了,可一眼对上夭华这张近在咫尺的脸,还是很高兴,一双小手虚弱地就缠抱上夭华颈脖,将小脑袋搁在夭华的颈脖上,很小声的沙哑道:“娘……娘亲……痛……”

夭华一怔,刚才急于将小奶娃带入怀中,丝毫没考虑过抱小奶娃的姿势,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对眼下这结果倒有些始料不及。而若非贴得近,几乎听不到小奶娃轻若无声的声音,心底刹那间不知怎么的,竟瞬间闪过丝什么。

乌云在这时刹那间近上前来,欲夺回被要花抢到手的小奶娃。

夭华随即反应过来,急急忙忙侧身一避,才险险避开近前的乌云,险些被他暗算了。

“将孩子还给我。”乌云紧追不放,小奶娃的身体现在才稍微稳定下来,经不起任何折腾,落入夭华手中委实让令乌云不安,刚才事态紧急还以为她真的伤孩子,没成想只是虚幻一招。不过要是再来一次,他或许还是会这么做,断不能拿小奶娃的性命来赌,只是悔让小奶娃又落入了夭华之手。

“祭司大人,你……”

就在这时,屋顶上方的破口,突然毫无征兆地落下来一大块巨石,砰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震得整个地面都剧烈一震,几乎一半瞬间埋入地下。若非夭华开口之际敏锐地察觉到,立即先带着小奶娃飞快闪躲,此刻恐怕已经被大石压在下面,成为一滩肉末了。

劫后余生的夭华,不觉抬头看去,这上面要坍塌了?看来此地已不宜久留,必须先马上离开这里才行。

蓦然意识到这种可能性的夭华,顾不得其他,就要先带着怀中的小奶娃出去。

这时,上方一块又一块的巨石砸落下来。

飞身到一半的夭华只得又落下来,看来只能从房门那边走了。可是乌云还挡在房门那里,她要是过去……

“快走!”不等夭华想完,房门口处的乌云已经急忙一掌打破了房门,快速对夭华道。

这时,接连落下来的大石都已经砸在地上,时间已刻不容缓。

就算乌云耍诈,夭华这时也只能从房门那边走了。夭华顿时飞快飞身向房门,就要从坍塌掉的房门飞身出去。

房门外面,同样有大石落下。飞身出去的夭华一时察觉到,本能地抬头往上看时,时间已被耽搁,再想闪躲已根本来不及,眼看着就要被大石砸中。

一发千钧之际,后方乌云一把带上夭华,迅速飞身而出,先离开这再说。

------题外话------

关于昨天5号的活动奖励:

1昨第1、88、222、666个订阅的亲为“三朵花儿、iris1234、偝對ミ背拥抱、820073614”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昨投月票前三名亲为“极品笑笑、汤汤来了、378192739”,第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yyiv、妖邪芈”各一票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北方★雪儿、hawk1013、______中意你”

4长评分别为“______中意你、雪儿、谢金燕”

以上亲亲,昨天有留言的,我更新完后会在留言中逐一奖励,亲们明早可查看留言区与查自己账号看520小说币有没有多起来。昨天没留言的亲请今留言一下,我会补送奖励。

之前还好些亲都没留言,请留言哈,我会补上!望所有亲们多多冒泡、留言、继续支持,求月票。

每条订阅、每条留言、每张月票都是大爱!

上一章
下一章